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世紀回眸

毛澤東發(fā)展中醫的思想軌跡探尋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4期  作者:本站  點(diǎn)擊次數:
      毛澤東發(fā)展中醫的思想軌跡清晰可循。在井岡山根據地與蘇區時(shí)期,毛澤東因自身患病的求醫經(jīng)歷及中醫為根據地傷病員治療效果不佳的客觀(guān)情況,表現出對西醫的高度關(guān)注,但也沒(méi)有漠視中醫。陜甘寧根據地時(shí)期,毛澤東對中醫有了新的認識,開(kāi)始倡導發(fā)展中醫,但由于客觀(guān)形勢所需,發(fā)展西醫依然在其思想中占據核心地位。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鑒于中醫數量大,是保障人民健康的主要力量,卻備受歧視、限制乃至被消滅的不公正待遇而極力倡導發(fā)展中醫,立足于政治立場(chǎng)從外部打壓、清除反對中醫的勢力,著(zhù)眼于從中醫自身價(jià)值出發(fā)提倡研究中醫,基于經(jīng)濟成本的考慮,成功將中醫改造為農村基本的醫護力量。
■井岡山根據地與蘇區時(shí)期,毛澤東重視西醫,但也不漠視中醫■
      ■ 偏重發(fā)展西醫,有主觀(guān)認識,也有客觀(guān)現實(shí) ■
      關(guān)于中醫與西醫,青年毛澤東于1913年在《講堂錄》中略有評論,沒(méi)有摻雜任何個(gè)人情感因素。他說(shuō):“醫道中西各有所長(cháng)。中言氣脈,西言實(shí)驗。然言氣脈者理太微妙,常人難識,故常失之虛;言實(shí)驗者專(zhuān)求質(zhì)而氣則離矣,故常失其本,則二者又各有所偏矣?!?928年毛澤東在發(fā)表的《井岡山的斗爭》中有一段表述,則表達了其偏向發(fā)展西醫的觀(guān)點(diǎn)。文中寫(xiě)道:“作戰一次,就有一批傷兵。由于營(yíng)養不足、受凍和其他原因,官兵病的很多。醫院設在山上,用中西兩法治療,醫生藥品均缺?,F在醫院中共有八百多人。湖南省委答應辦藥,至今不見(jiàn)送到。仍祈中央和兩省委送幾個(gè)西醫和一些碘片來(lái)?!薄搬t院設在山上,用中西兩法治療,醫生藥品均缺?!边@是對當時(shí)根據地紅軍醫院醫療狀況的客觀(guān)記錄,而“仍祈中央和兩省委送幾個(gè)西醫和一些碘片來(lái)”,是在醫生緊缺的情況下向上級請求的解決辦法。雖然中西醫均緊缺,但毛澤東認為最為緊缺的是西醫而不是中醫,或許是因為西醫在部隊傷兵醫療中是關(guān)鍵主體而中醫不是,或許是因為在當地就可以尋得中醫而無(wú)需向上級黨委申請解決。如果中醫能解決所有的醫療問(wèn)題,毛澤東為何還要請求送幾個(gè)西醫呢?因此,毛澤東不僅偏重于發(fā)展西醫,而且在井岡山根據地與蘇區時(shí)期一直持有這種觀(guān)點(diǎn)。其中有他的主觀(guān)認識,也有當時(shí)中醫不能滿(mǎn)足部隊傷兵治療需求的客觀(guān)狀況。
      青年毛澤東外出求學(xué)期間,其母親患病延請中醫治療,但結果不盡如人意。1918年8月,毛澤東致信七舅父和八舅父,說(shuō)從湘鄉唐家圫舅父家到長(cháng)沙已數日,決定13日動(dòng)身去北京。感謝他們照料患病的母親。說(shuō)鄉中良醫少,特請人開(kāi)來(lái)一藥方為母親治??;如不能愈,到秋收之后,擬接到省城治療。1919年4月,毛澤東從上海返家并把母親接到長(cháng)沙醫治,借住在蔡和森家中,對母親親侍湯藥。治療一段時(shí)間后,其母病情好轉,但返鄉后病情突然加重并于10月5日去世。從文獻記錄可知,毛澤東母親生病期間接受的是中醫治療,但中醫并沒(méi)有完全治愈其母親的病。雖然毛澤東對母親去世極為悲痛,卻也沒(méi)有片言只語(yǔ)表明對中醫心存芥蒂。革命戰爭初期,毛澤東有一段染病后中醫屢治無(wú)效而西醫治療后立竿見(jiàn)影的求醫經(jīng)歷。1929年7月,毛澤東因瘧疾病重,先后到上杭縣蘇家坡、大洋壩和永定縣牛牯撲、合溪等地農村養病,同時(shí)指導閩西軍民的反“會(huì )剿”斗爭和指導當地開(kāi)展土地革命。1929年八九月間到達閩西著(zhù)名的永定金豐大山,住在只有十來(lái)戶(hù)人家的牛牯撲的一個(gè)小竹寮里。在這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里,他除了服藥治病,大量時(shí)間是讀書(shū)看報,批閱戰場(chǎng)上送來(lái)的情報,查看軍事地圖,擬訂作戰方案。1929年10月下旬紅軍攻克上杭縣城后,朱德主持召開(kāi)中共紅四軍第八次代表大會(huì )。當時(shí)毛澤東正發(fā)瘧疾,坐擔架赴會(huì ),但趕到時(shí)會(huì )已開(kāi)完。大家見(jiàn)他身體虛弱,渾身浮腫,讓他繼續養病。10月上旬,毛澤東到永定縣合溪養病,10月10日前后從永定合溪由地方武裝用擔架護送到上杭縣城,同朱德等紅四軍領(lǐng)導人會(huì )合。由于永定農村缺醫少藥,瘧疾一直未治愈,住在臨江樓繼續休養。當時(shí)找到上杭一名西醫治療,經(jīng)過(guò)10多天,病就轉好了。

      毛澤東身患瘧疾三月有余,輾轉多地服藥多日均不見(jiàn)效,直至到達上杭,經(jīng)過(guò)西醫的治療方才轉好。歷經(jīng)整個(gè)治療過(guò)程,毛澤東深有感觸,開(kāi)始對中西醫的療效有一個(gè)粗淺的認識。后期毛澤東身體不適多接受西醫治療,如1932年10月毛澤東到閩西長(cháng)汀福音醫院休養。為了較好地休養,毛澤東接受傅連的建議,長(cháng)期到醫院后面的臥龍北山散步。而福音醫院是家西醫醫院,傅連暲也是一名西醫,后來(lái)負責毛澤東的醫療保健工作。1934年9月底,毛澤東在繁忙的工作中,突然患上惡性瘧疾,高燒數日不退,“人民委員會(huì )主席張聞天得知后,立即派傅連醫生從瑞金趕到于都”。經(jīng)過(guò)治療,毛澤東痊愈。

                                                                     

      ■ 關(guān)注西醫發(fā)展,但也不是完全漠視中醫中藥 ■
      大革命失敗后,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工農紅軍武裝割據,反抗國民黨反動(dòng)派。激烈頻繁的作戰造成大量軍人受傷,同時(shí)身處惡劣的自然環(huán)境,患病者也不在少數,中醫在給傷病員診療中顯得力不從心。這是當時(shí)部隊中的客觀(guān)情況。
      張宗遜回憶道:“在茅坪醫院里,醫生少,醫院的醫生大多是本地的中醫,是袁、王部隊在地方找來(lái)的一些老百姓、土醫生?!奔词乖谌鸾?,醫院里也是中醫多,西醫少。不可否認中醫中藥在中國革命的早期對挽救廣大紅軍指戰員的生命有一定作用,但也要看到中醫中藥也有不足之處,其功固不可沒(méi),但其失也不必掩飾。有紅軍回憶:“剛剛組建的紅軍醫院,設備簡(jiǎn)陋。醫務(wù)人員和藥品少得可憐……受傷和患病的指戰員,只能靠鄉間的郎中(中醫)來(lái)診斷,靠服中草藥來(lái)治病,使一些本應搶救過(guò)來(lái)的傷病員沒(méi)有搶救過(guò)來(lái)?!睆埩畋蛟浭龅溃骸坝械牟菟幨强梢园炎訌椢鰜?lái)的,有的也不行,所以傷亡很大?!编l間中醫在長(cháng)期行醫的過(guò)程中不斷總結經(jīng)驗,對當地常見(jiàn)的多發(fā)病、地方病有一些有效的土辦法,但不能完全應付,對部隊的傷病治療更是顯得力不從心。紅軍隊伍中除一些常見(jiàn)病外,戰爭創(chuàng )傷比較多見(jiàn),如大量出血、顱腦外傷、疼痛休克等需要緊急處理,地方中醫日常少見(jiàn)因而也就束手無(wú)策,如果遇上庸醫、游醫后果更為嚴重。1927年11月,張宗遜在與地主武裝的戰斗中腿部負傷。攻下茶陵后,部隊找來(lái)一個(gè)游醫給他治傷。張宗遜說(shuō):“這個(gè)人也沒(méi)有什么真本事,還鬧了不少笑話(huà)。他說(shuō)什么鴨毛最干凈啦,用冰片撒在傷口上就清涼啦,吹噓他準能治好我的傷口。經(jīng)他這樣一折騰,我的傷口反而越治越壞了?!毙疫\的是,張宗遜后來(lái)在另一個(gè)中醫的治療下痊愈。即使是一些常見(jiàn)病,有時(shí)中醫中藥也難以奏效。1932年冬天,紅四方面軍在根據地留下大批爛腳病員,當時(shí)醫院多用黃碘加白糖調敷或用其他中草藥治療,但效果均不理想。錢(qián)信忠就用鹽水配制一種藥,療效很好,治愈了大批中毒的傷員。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革命根據地都是偏僻地區,經(jīng)濟、文化落后,群眾多愚昧迷信,中醫較少且診療水平較低。紅軍部隊聘請來(lái)的郎中也是良莠不一,中藥采集、晾曬、炮制、研磨、煎熬等制作過(guò)程復雜,耗時(shí)較長(cháng),不利于軍隊對藥材的緊急需求,也不利于戰地急救。當時(shí),中醫缺乏整體的清潔衛生觀(guān)念,診療過(guò)程也不規范。如1929年8月南洋醫科大學(xué)畢業(yè)的孟姓醫生受上級委派到劉家園醫院工作,因看不慣土辦法醫治傷病員,在敵人進(jìn)攻時(shí)逃跑了。孟姓醫生逃跑固然是因為革命信仰薄弱與思想認識膚淺,但總體上看,中醫在醫治軍隊傷病員方面存在缺陷與不足。
      鑒于中西醫治療的切身經(jīng)歷及中醫診療紅軍傷病員的客觀(guān)狀況,毛澤東表現出對西醫更為關(guān)切、重視,這符合邏輯推理,也有事實(shí)依據。雖然毛澤東更為關(guān)注西醫發(fā)展,但也不是完全漠視中醫中藥,在西醫極為緊缺的情況下也提倡運用中醫中藥。毛澤東有一次到蛟洋醫院看望傷病員遇到江醫官,便親切地問(wèn):“同志,辛苦了。工作怎樣,困難嗎?……藥品夠不夠用?要想辦法挖掘民間中草藥喲……”“草醫草藥要重視起來(lái),敵人是封鎖不了我們的?!?/span>
■陜甘寧根據地時(shí)期,毛澤東關(guān)注發(fā)展中醫,但發(fā)展西醫在其思想中占據更重要地位■
      ■ 關(guān)注中醫,對其有了新認識 ■
      中央紅軍長(cháng)征到達陜北后,雖然革命形勢依然嚴峻,但總算有了一個(gè)相對安定的場(chǎng)所。毛澤東領(lǐng)導中國共產(chǎn)黨大力發(fā)展醫療衛生事業(yè),為紅軍與廣大群眾提供基本的治療救助。其間,毛澤東對中醫有了新的認識。

      到達延安后,由于長(cháng)征途中風(fēng)寒侵襲及延安窯洞陰暗潮濕,毛澤東關(guān)節疼痛嚴重,不能動(dòng)手寫(xiě)字,甚至不能下床活動(dòng),經(jīng)西醫治療兩個(gè)月收效甚微。這時(shí),陜北開(kāi)明紳士、著(zhù)名中醫李鼎銘聞?dòng)嵑笾鲃?dòng)請纓并立下軍令狀為毛澤東治療。八路軍衛生部委派的為毛澤東治療的軍醫堅決反對,最終還是毛澤東決定接受李鼎銘的中醫治療,堅持服用李鼎銘親自抓的四服中藥,結果藥到病除,療效神奇。毛澤東逢人便說(shuō):“李鼎銘是名醫,中藥要發(fā)展,中醫一定有前途?!贝撕?,毛澤東在領(lǐng)導全國人民抗擊日軍侵略、瓦解國民黨反動(dòng)勢力的緊張忙碌斗爭中,每遇身染病恙多采用中醫治療。1941年9月22日,毛澤東致信續范亭:“我的風(fēng)濕近日采用洗澡、曬太陽(yáng)、按摩、吃水果諸法,頗有起色,知注敬告?!?2月23日,毛澤東再次致信續范亭:“我臀部十愈五六,是洗澡曬太陽(yáng)之功,再過(guò)一時(shí),或可痊愈。尊恙有起色,大家歡喜。惟不宜急于求愈,不宜即準備行動(dòng)……”1942年12月25日,毛澤東復信續范亭:“大示敬悉。我近日忙著(zhù),你又有病,遲一下我們再談更好。你身體差些,望維持。我右臂比上半年好一點(diǎn),中醫似乎有效。又是一年了,真是‘天增歲月人增壽’吧!其余不盡?!碑斎幻珴蓶|不是完全依賴(lài)中醫中藥,也接受西藥治療。1941年7月8日,他致電周恩來(lái)、廖承志:“我患肌肉性發(fā)炎,需用亞陀方耐爾,延安已無(wú)此針劑,別人亦需用,擬請設法購買(mǎi)若干,如有可能則買(mǎi)五十盒?!?/span>

                                 

      毛澤東對中醫的關(guān)注還源于延安時(shí)期中西醫之間的裂痕。中西醫產(chǎn)生的歷史背景、立論基礎、診斷機理、治療程序等方面皆不相同,其間的差異與矛盾是先天的、必然的。其實(shí)早在井岡山根據地時(shí)期,中西醫之間已出現細微的分歧,但影響微小。井岡山時(shí)期革命形勢極為嚴峻,戰火硝煙不斷,轉移頻繁,醫務(wù)人員隨時(shí)面臨著(zhù)反動(dòng)派武裝的“圍剿”,處于不斷的奔波流離之中,也時(shí)刻面臨著(zhù)救治大量傷病員的巨大壓力。在殘酷的斗爭環(huán)境中,中西醫無(wú)暇顧及彼此的缺陷與不足,唯有相互幫助、攜手合作方能克服共同面臨的復雜難題,互為非難自然不存在。中央蘇區時(shí)期情況則有所不同,革命根據地相對穩定,外部壓力稍有緩解,中西醫有了彼此審視的空間與時(shí)間,其間的矛盾開(kāi)始外顯。賀誠對部分中醫有比較系統的指正:“望而不清,聞而不明,問(wèn)而不辯,切而不出手?!边@也表明中西醫之間的分歧開(kāi)始顯現。延安時(shí)期,革命形勢有了進(jìn)一步的好轉,中共領(lǐng)導的醫療衛生事業(yè)有了規?;陌l(fā)展。陜甘寧邊區共建有11所醫院,如陜甘寧邊區醫院、中央醫院、聯(lián)防軍醫院等,醫學(xué)教育機構有白求恩醫科大學(xué)、護士學(xué)校、助產(chǎn)學(xué)校等,西醫的數量有所增加,其來(lái)源也比較復雜,有共產(chǎn)國際援助的,有白區俘虜,也有懷著(zhù)革命熱情奔赴革命圣地的熱血青年醫生,也有延安培養的西醫。西醫數量的增多提高了醫療救助能力,但同時(shí)也助長(cháng)了對中醫的偏見(jiàn)與歧視??傊?,外界環(huán)境的改善,根據地社會(huì )的穩定,西醫群體力量的增強,中西醫之間沖突的加劇,而以西醫對中醫的排斥為甚,降低了醫療工作的效率,甚至影響了革命事業(yè)有效開(kāi)展。1939年,為了消除中西醫相互輕視的現象,毛澤東對衛生事業(yè)作了“打破宗派主義”的題詞。1940年,在紀念白求恩逝世一周年大會(huì )上,毛澤東再次強調:“必須團結中醫,發(fā)揮中醫的作用?!彪m然發(fā)出了團結中醫、發(fā)展中醫的號召,但是發(fā)展西醫依然是延安時(shí)期醫療衛生事業(yè)的中心任務(wù),毛澤東在多次會(huì )議上表達了這樣的觀(guān)點(diǎn)。
      ■ 發(fā)展西醫在毛澤東的思想中占據更重要地位 ■
      1944年3月22日,毛澤東在《關(guān)于陜甘寧邊區的文化教育問(wèn)題》中談到陜甘寧邊區的衛生工作:“現在應該把醫藥衛生的知識和工作大大推廣一下,想辦法在每一個(gè)分區訓練一些醫藥人才?;蛘呤歉鞣謪^送人來(lái)延安學(xué)習,或者是延安派人去訓練,我看都可以?!?/span>
      1944年5月24日,毛澤東在延安大學(xué)開(kāi)學(xué)典禮上的講話(huà)中說(shuō):“我們邊區政府的副主席李鼎銘同志是中醫,還有些人學(xué)的是西醫,這兩種醫生歷來(lái)就不大講統一戰線(xiàn)。我們大家來(lái)研究一下,到底要不要講統一戰線(xiàn)?我不懂中醫,也不懂西醫,不管是中醫還是西醫,作用都是要治好病。治不好病還有醫術(shù)問(wèn)題,不能因為治不好病就不贊成中醫或者不贊成西醫。能把娃娃養大,把生病的人治好,中醫我們獎勵,西醫我們也獎勵。我們提出這樣的口號:這兩種醫生要合作?!边@是毛澤東從醫學(xué)角度發(fā)出的闡述。如果從毛澤東對醫療衛生事業(yè)的全局性規劃的視角審視,則可以看出他更重視西醫的發(fā)展。5月24日,毛澤東在延安大學(xué)開(kāi)學(xué)典禮上的講話(huà)中又說(shuō):“每個(gè)鄉要有一個(gè)小醫務(wù)所,邊區一共一千個(gè)鄉,一百五十萬(wàn)人里頭找出一千個(gè)人來(lái)學(xué)醫,學(xué)他四個(gè)月、一年也好,然后到醫務(wù)所當醫生?!?月5日,毛澤東再次提出:“在與疾病斗爭的事業(yè)上,更須作極大努力,方能克服‘財旺人不旺’的現象,應在數年內做到每鄉至少有一個(gè)醫生,每區至少有一個(gè)藥店?!痹谕荒甑娜螘?huì )議上,毛澤東都提到同一個(gè)問(wèn)題,就是要在較短時(shí)間內每個(gè)鄉、區或分區配備一個(gè)醫務(wù)所或一名醫生,表明了毛澤東盡快發(fā)展醫療衛生事業(yè)保障邊區人民健康的迫切心理。我們再將目光從發(fā)展衛生事業(yè)的宏觀(guān)部署聚焦于每個(gè)鄉配備一名醫生的細節問(wèn)題,就可以發(fā)現其中的端倪,需要思考的是配備的這名醫生是中醫還是西醫。據時(shí)任邊區政府民政廳廳長(cháng)的劉景范介紹:“據統計邊區各地共有1074個(gè)中醫,54個(gè)獸醫,390個(gè)中藥鋪,西醫有200名,他們是邊區醫務(wù)界的主要力量?!奔热贿厖^已有1000多名中醫,就沒(méi)必要再繼續培訓中醫,否則就不是每個(gè)鄉或區配備一名醫生了,因而只能是訓練、培養西醫,況且在廣大革命根據地都是西醫主導預防治療的任務(wù),訓練的主體也應該是西醫,因此只能是西醫負責培養、訓練西醫充實(shí)到各鄉、區普及醫藥衛生知識。1944年10月30日,毛澤東在陜甘寧邊區文教工作者會(huì )議上發(fā)表的演講就明確說(shuō)明了這個(gè)問(wèn)題。他說(shuō):“在這種情形之下,僅僅依靠新醫是不可能解決問(wèn)題的。新醫當然比舊醫高明,但是新醫如果不關(guān)心人民的痛苦,不為人民訓練醫生,不聯(lián)合邊區現有的一千多個(gè)舊醫和舊式獸醫,并幫助他們進(jìn)步,那就是實(shí)際上幫助巫神,實(shí)際上忍心看著(zhù)大批人畜的死亡?!笔聦?shí)上,邊區的醫學(xué)教育機構如八路軍衛生學(xué)校等大都以近代醫學(xué)技術(shù)為教學(xué)內容。
■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極力保護中醫■
       ■ 立足于政治立場(chǎng)嚴厲駁斥歧視中醫的觀(guān)點(diǎn) ■
       1948年1月15日,毛澤東提到新民主主義革命即將勝利需要建立廣泛的統一戰線(xiàn),要慎重對待知識分子,“對廣大知識分子階層,如學(xué)生、教員、律師、醫生、工程師等要慎重對待。這些人過(guò)去給資產(chǎn)階級服務(wù),現在受革命運動(dòng)影響,經(jīng)過(guò)教育,可以給我們做事”。奪取全國政權以后,中共依此為原則接管了舊中國的衛生機構與衛生技術(shù)人員,但短時(shí)期內難以完全滌蕩殘留在部分醫務(wù)人員思想中鄙視中醫的余毒。而在思想深處對中醫抱有偏見(jiàn)或誤解、已經(jīng)走上領(lǐng)導崗位的一些人的支持下,形成一股曾經(jīng)在民國時(shí)期出現過(guò)的廢除中醫的思潮。個(gè)別領(lǐng)導邀請余云岫等參加新中國第一次全國衛生行政工作會(huì )議,此舉引起許多中醫的不滿(mǎn)。余云岫在會(huì )議上拋出了民國時(shí)期他主張消滅中醫的那一套陳舊的說(shuō)辭,招致與會(huì )中醫的強烈反對,但得到了一些人的暗中支持。當時(shí)有人曾發(fā)表文章,將中醫說(shuō)成是“封建醫學(xué)”,“只能在農民面前起到精神上有醫生治療的安慰作用”。在這些錯誤言論指導下,限制、敵視中醫的力量有發(fā)展之勢。
       面對種種非難,部分中醫也產(chǎn)生一些政治上的誤解。有的中醫說(shuō):“解放后人民翻了身,中醫沒(méi)翻身?!庇腥苏J為“人民政府是要消滅中醫”,“衛生部門(mén)是西醫當權,對中醫專(zhuān)政”。1954年10月26日,中央文化工作委員會(huì )黨組針對改進(jìn)中醫工作問(wèn)題給中央作了書(shū)面報告。報告中談道:“這幾年來(lái)衛生部門(mén)對于中醫雖也做了一些工作,有些成績(jì)。但是,從領(lǐng)導思想上看,卻并沒(méi)有認真地執行中央的團結中西醫的政策,實(shí)際上是執行著(zhù)限制和排擠中醫的政策?!憋@然衛生部違背了中央關(guān)于“團結中西醫”的既定方針。1955年,毛澤東針對當時(shí)衛生部門(mén)和社會(huì )上存在的歧視排斥中醫的錯誤傾向,立足于政治立場(chǎng)給予了嚴厲駁斥:“幾年來(lái),都解放了,唱戲的也得到了解放,但是中醫還沒(méi)得到解放。中國6億人口的健康,主要是靠中醫不是靠西醫,因為西醫的數量很少。中醫對人民健康的作用是很大的,但很少向領(lǐng)導上反應,原因是中醫在野,西醫當權?!床黄鹬嗅t藥,是奴顏婢膝奴才式的資產(chǎn)階級思想?!?955年全國醫藥界開(kāi)展了批判歪曲中醫中藥政策的活動(dòng),為中醫健康發(fā)展提供了和諧的外部環(huán)境。
      ■ 著(zhù)眼于文化遺產(chǎn)保護中醫 ■
      毛澤東酷愛(ài)中國優(yōu)秀傳統文化,對中國優(yōu)秀歷史文化有著(zhù)深刻的研究。他在堅持用馬克思主義指導中國革命與戰爭的同時(shí),不忘運用中國優(yōu)秀文化資源指導這一運動(dòng)。
      1944年7月14日,毛澤東在同英國記者斯坦因的談話(huà)中說(shuō):“我們信奉馬克思主義是正確的思想方法,這并不意味著(zhù)我們忽視中國文化遺產(chǎn)和非馬克思主義的外國思想的價(jià)值。中國歷史遺留給我們的東西中有很多好東西,這是千真萬(wàn)確的?!逼鋵?shí),毛澤東的文化心態(tài)、個(gè)性品質(zhì)、思維方式、行為方式、思想理論,無(wú)不受著(zhù)傳統文化基本特征的影響。因此,他非常自然地提出中醫是歷史文化遺產(chǎn),理應受到尊重、保護。
      1953年12月,毛澤東在同衛生部副部長(cháng)賀誠等人談及衛生工作時(shí)說(shuō):“中醫是在農業(yè)與手工業(yè)的基礎上產(chǎn)生出來(lái)的。這是一大筆遺產(chǎn),必須批判地接受,把其積極的一面吸收過(guò)來(lái)加以發(fā)揮,使它科學(xué)化;另一面,對不合理的要研究,分析批判?!?954年6月5日,毛澤東在同北京醫院院長(cháng)周澤昭等談及發(fā)展中醫的問(wèn)題時(shí),再次將中醫放到文化遺產(chǎn)的高度看待,說(shuō):“對中醫問(wèn)題,不只是給幾個(gè)人看好病的問(wèn)題,而是文化遺產(chǎn)問(wèn)題?!鹬匚覈杏凭脷v史的文化遺產(chǎn),看得起中醫,也才能學(xué)得進(jìn)去。第二,要建立研究機構。不尊重、不學(xué)習,就談不上研究。不研究,就不能提高??傄芯A和糟粕的嘛。這項工作,衛生部沒(méi)有人干,我來(lái)干?!泵珴蓶|強調中醫是文化遺產(chǎn),把中醫提高到文化遺產(chǎn)的高度,其目的就是喚醒人們回顧中醫在歷史上的輝煌與燦爛,希望人們正確看待中醫、認識中醫,希望人們能夠跳出醫學(xué)爭論的怪圈從文化遺產(chǎn)的高度重視中醫、發(fā)展中醫,希望人們從歷史的縱向發(fā)展進(jìn)程中正確認識中醫對人類(lèi)生存繁衍作出的杰出貢獻。毛澤東基于文化遺產(chǎn)提倡重視中醫的思想,超越了兩種醫學(xué)體系之間是非、強弱、科學(xué)與迷信的爭論,從而使人們在思想意識上對中醫產(chǎn)生了全新的認識與認同。當然,毛澤東對這一文化遺產(chǎn)不是全盤(pán)接受、全面保護的,而是堅持用馬克思主義辯證法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并提出西醫學(xué)習中醫,要求西醫以近代的自然科學(xué)知識研究中醫這一中國特有的歷史文化遺產(chǎn)。
      毛澤東從歷史文化遺產(chǎn)的高度看待中醫,發(fā)掘中醫的內在價(jià)值,從中醫的自身優(yōu)勢出發(fā)保護中醫,這既給了中醫一個(gè)準確的定位,也逐漸終止了多年以來(lái)中西醫之間的無(wú)謂爭訟,開(kāi)啟了中西醫攜手發(fā)展、共同進(jìn)步的新征程。
      ■ 基于經(jīng)濟成本主張發(fā)展中醫 ■
      1949年,在中央軍委主持召開(kāi)第一次全國衛生行政會(huì )議期間,毛澤東強調了中西醫團結問(wèn)題,說(shuō):“西醫數量甚少,只有把大量中醫力量發(fā)揮出來(lái),才能擔負起全國人民的衛生保健任務(wù)。今后要團結全國中醫,要幫助中醫提高技術(shù)?!?953年12月上旬,毛澤東聽(tīng)取衛生部副部長(cháng)賀誠等匯報,在談及對衛生工作的意見(jiàn)時(shí),再次提及中醫在人民疾病防治中的重要作用?!拔覀兊奈麽t少,廣大人民迫切需要,在目前是依靠中醫?!敝嗅t是新中國成立初期承擔全國人民醫療衛生任務(wù)的主要力量,但如何把零星散居、遍布各地的舊式中醫改造成為社會(huì )主義服務(wù)的基本醫護力量,是毛澤東一直關(guān)注的焦點(diǎn)。
      但是,直到1964年農村醫療衛生情況仍改觀(guān)不大?!坝捎谛l生部領(lǐng)導長(cháng)期把人力、物力、財力主要用在城市,以致農村缺醫少藥的問(wèn)題,迄今未能很好地解決。據1964年的統計:在衛生技術(shù)人員分布上,高級衛生技術(shù)人員69%在城市,31%在農村,其中縣以下僅占10%?!r村中西醫不僅按人口平均的比例大大低于城市,而且多數人的技術(shù)水平很低?!痹诖吮尘跋?,1965年毛澤東發(fā)出“六二六”指示,要求把衛生工作的重點(diǎn)放到農村去,以平衡醫療衛生資源在城鄉的分布。在“六二六”指示中,毛澤東還說(shuō):“醫學(xué)教育要改革,根本用不著(zhù)讀那么多年……高小畢業(yè)生學(xué)三年就夠了,主要是在實(shí)踐中提高。這樣的醫生放到農村去,就算本事不大,總比騙人的醫生和巫醫要好,而且農村也養得起?!泵珴蓶|明確提出要改革醫學(xué)教育培養模式,對稍有文化的人進(jìn)行簡(jiǎn)單培訓,在實(shí)踐中進(jìn)行鍛煉,開(kāi)展農村常見(jiàn)病、多發(fā)病的治療。既具有農村特色又具有經(jīng)濟適用性,尤其是經(jīng)濟成本低、農村養得起,是毛澤東比較關(guān)注的重點(diǎn)。1965年,衛生部部長(cháng)錢(qián)信忠提出的“半農半醫”的辦法深得毛澤東的認同。他對錢(qián)信忠說(shuō):“過(guò)去農村衛生工作是無(wú)人管的,衛生廳也不大管。你說(shuō)的‘半農半醫’這辦法好。醫務(wù)人員下去三分之一,任務(wù)一是醫療,二是訓練農村醫生。農村衛生員應給點(diǎn)工分?!薄鞍朕r半醫”也就是后來(lái)響徹中國大地的“赤腳醫生”。1965年,這種特殊的醫學(xué)培養模式在上海市川沙縣江鎮公社開(kāi)始推行。1968年9月上旬,毛澤東審閱修改姚文元報送的上海市的調查報告《從江鎮公社“赤腳醫生”的成長(cháng)看醫學(xué)教育革命》。這篇調查報告的主要內容是:一名來(lái)自城市的醫生在川沙縣江鎮公社衛生院工作,訓練“赤腳醫生”,編寫(xiě)簡(jiǎn)易衛生教材,著(zhù)重培養他們診斷、治療、預防農村多發(fā)病、常見(jiàn)病的實(shí)踐能力。毛澤東對此極為贊賞并及時(shí)作出批示,將標題改為《從“赤腳醫生”的成長(cháng)看醫學(xué)教育革命的方向》。這篇調查報告刊登于1968年第3期《紅旗》雜志上。而“赤腳醫生”的主要來(lái)源就是農村的中醫,對農村中醫或略懂醫學(xué)的青年進(jìn)行短期、簡(jiǎn)單的培訓即可派回村集體設置的診所為農民提供基本的診療護理?!俺嗄_醫生”的專(zhuān)業(yè)水平不高,診所條件簡(jiǎn)陋,西藥較少,主要靠銀針、草藥治療一些常見(jiàn)病、多發(fā)病以及負責產(chǎn)婦的接生、疫苗接種、簡(jiǎn)單的外科手術(shù)等,以極低的費用卻極大程度地滿(mǎn)足了農民的醫療需求?!俺嗄_醫生”亦農亦醫、亦中亦西。他們不是正式醫生,國家、集體不付報酬,既要從事農業(yè)勞動(dòng)掙工分,也要從事醫療活動(dòng)。他們只收取極少的費用,在農村艱苦的環(huán)境中承擔著(zhù)醫療衛生工作的重任,是農村養得起的健康“守護神”。
      國家以極少的資金投入成功地把農村原有的中醫轉化為國家醫療體系中的“赤腳醫生”,以極低的成本迅速解決了農村的基本醫療問(wèn)題,中醫也因此獲得了廣闊的生存發(fā)展空間?!?/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