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精品圖文回顧

1949年:毛澤東回答有關(guān)新中國的幾個(gè)問(wèn)題(上)
來(lái)源:《黨史博覽》  作者:楊明偉  點(diǎn)擊次數:

1949年,以毛澤東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chǎn)黨人帶領(lǐng)人民經(jīng)過(guò)28年苦苦追尋和浴血奮戰,迎來(lái)了一個(gè)由人民當家作主的全新的歷史新紀元。同年930日,在中國人民政治協(xié)商會(huì )議第一屆全體會(huì )議閉幕式上,通過(guò)了一份由毛澤東起草的《中國人民政治協(xié)商會(huì )議宣言》,其中明確寫(xiě)道:“中國的歷史,從此開(kāi)辟了一個(gè)新的時(shí)代?!弊鳛橐I(lǐng)這個(gè)時(shí)代的偉大人物,站在歷史的轉折點(diǎn)上,毛澤東關(guān)注、思考并回應、回答了一系列關(guān)系全局的重大理論問(wèn)題和實(shí)踐問(wèn)題。


1949年7月5日,新政治協(xié)商會(huì )議籌備會(huì )常務(wù)委員合影

■回答經(jīng)濟悲觀(guān)論調:“善于建設一個(gè)新世界”,“將活得比帝國主義國家要好些”

進(jìn)入1949年,面對歷史的大轉折、大變革,正在中國共產(chǎn)黨著(zhù)手籌建新中國的時(shí)候,社會(huì )上基于主客觀(guān)因素特別是對我們黨即將建立的新社會(huì )的經(jīng)濟基礎和所要采取的經(jīng)濟戰略不清楚,出現了一種經(jīng)濟悲觀(guān)論調。這種論調很快傳到黨內,就像毛澤東指出的:“在理論和原則性的問(wèn)題上,黨內是存在著(zhù)許多糊涂思想?!边@種“糊涂思想”,將從根基上嚴重影響即將來(lái)臨的新中國建設。毛澤東清楚地看到了這個(gè)根本性的問(wèn)題,并決定親自作出回答:“這個(gè)問(wèn)題應當怎樣來(lái)回答呢?我們認為應當這樣地來(lái)回答”。這就是黨的七屆二中全會(huì )要重點(diǎn)解決的問(wèn)題。

194935日至13日,中共中央在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召開(kāi)了新中國成立前的最后一次中央全會(huì )。從這次會(huì )議上毛澤東分別在開(kāi)幕時(shí)的報告和閉幕時(shí)的結論中,可以看出他對我們黨和即將成立的新中國的深邃思考。概括起來(lái)說(shuō),毛澤東在會(huì )上提出了促進(jìn)革命迅速取得全國勝利和組織這個(gè)勝利的各項方針;說(shuō)明了在全國勝利的局面下,黨的工作重心必須由鄉村轉移到城市,城市工作必須以生產(chǎn)建設為中心;規定了黨在全國勝利以后,在政治、經(jīng)濟、外交方面應當采取的基本政策,特別著(zhù)重地分析了當時(shí)中國經(jīng)濟各種成分的狀況和黨所必須采取的正確政策,指出了中國由農業(yè)國轉變?yōu)楣I(yè)國、由新民主主義社會(huì )轉變?yōu)樯鐣?huì )主義社會(huì )的發(fā)展方向;等等。

這次會(huì )議為我們留下了一份極為寶貴的精神財富,即后來(lái)無(wú)論在任何國內外形勢復雜變化中,我們全黨都必須保持的清醒頭腦,保持的一種堅定的思想狀況和精神狀態(tài):“務(wù)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fēng),務(wù)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fēng)?!?/span>

也恰恰在這個(gè)時(shí)候,黨內出現了兩種比較明顯的思想傾向:一種是驕傲自滿(mǎn)、功成名就的思想,一種是本領(lǐng)恐慌、畏懼悲觀(guān)的“糊涂思想”。兩種思想狀態(tài)都不利于我們黨即將面臨的偉大時(shí)代。

對前一種思想狀況,毛澤東語(yǔ)重心長(cháng)地告誡大家:“我們很快就要在全國勝利了。這個(gè)勝利將沖破帝國主義的東方戰線(xiàn),具有偉大的國際意義。奪取這個(gè)勝利,已經(jīng)是不要很久的時(shí)間和不要花費很大的氣力了;鞏固這個(gè)勝利,則是需要很久的時(shí)間和要花費很大的氣力的事情。資產(chǎn)階級懷疑我們的建設能力。帝國主義者估計我們終久會(huì )要向他們討乞才能活下去。因為勝利,黨內的驕傲情緒,以功臣自居的情緒,停頓起來(lái)不求進(jìn)步的情緒,貪圖享樂(lè )不愿再過(guò)艱苦生活的情緒,可能生長(cháng)。因為勝利,人民感謝我們,資產(chǎn)階級也會(huì )出來(lái)捧場(chǎng)。敵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們的,這點(diǎn)已經(jīng)得到證明了。資產(chǎn)階級的捧場(chǎng)則可能征服我們隊伍中的意志薄弱者??赡苡羞@樣一些共產(chǎn)黨人,他們是不曾被拿槍的敵人征服過(guò)的,他們在這些敵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稱(chēng)號;但是經(jīng)不起人們用糖衣裹著(zhù)的炮彈的攻擊,他們在糖彈面前要打敗仗。我們必須預防這種情況。奪取全國勝利,這只是萬(wàn)里長(cháng)征走完了第一步。如果這一步也值得驕傲,那是比較渺小的,更值得驕傲的還在后頭。在過(guò)了幾十年之后來(lái)看中國人民民主革命的勝利,就會(huì )使人們感覺(jué)那好像只是一出長(cháng)劇的一個(gè)短小的序幕。劇是必須從序幕開(kāi)始的,但序幕還不是高潮。中國的革命是偉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長(cháng),工作更偉大,更艱苦?!泵珴蓶|這里特別提醒大家:“這一點(diǎn)現在就必須向黨內講明白?!边@就是毛澤東給全黨的回答,因此才有“兩個(gè)務(wù)必”的告誡和提醒,才有“繼續地保持”兩種作風(fēng)的交代。

■以“一總七分”的方式回應經(jīng)濟上的悲觀(guān)論調

對后一種思想狀況,主要反映在即將接管城市帶來(lái)的一系列困惑上。因為這種困惑,引發(fā)了經(jīng)濟上的悲觀(guān)論調。這種悲觀(guān)論調,被毛澤東稱(chēng)為“理論和原則性的問(wèn)題上”的“糊涂思想”。對此,毛澤東在講話(huà)中用了較大的篇幅專(zhuān)門(mén)回答這個(gè)問(wèn)題,概括起來(lái),就是“一總七分”。

一總,即總體上的回答,主要針對的是那種認為中國工業(yè)現代性不足的顧慮。毛澤東指出:“中國的工業(yè)和農業(yè)在國民經(jīng)濟中的比重,就全國范圍來(lái)說(shuō),在抗日戰爭以前,大約是現代性的工業(yè)占百分之十左右,農業(yè)和手工業(yè)占百分之九十左右。這是帝國主義制度和封建制度壓迫中國的結果,這是舊中國半殖民地和半封建社會(huì )性質(zhì)在經(jīng)濟上的表現,這也是在中國革命的時(shí)期內和在革命勝利以后一個(gè)相當長(cháng)的時(shí)期內一切問(wèn)題的基本出發(fā)點(diǎn)。從這一點(diǎn)出發(fā),產(chǎn)生了我黨一系列的戰略上、策略上和政策上的問(wèn)題。對于這些問(wèn)題的進(jìn)一步的明確的認識和解決,是我黨當前的重要任務(wù)?!被卮疬@一問(wèn)題,毛澤東指出了我們黨認識問(wèn)題和解決問(wèn)題的出發(fā)點(diǎn),也明確了我們黨“當前的重要任務(wù)”。

明確了我們黨在經(jīng)濟戰略和策略上的重要任務(wù)以后,毛澤東分別從七個(gè)方面批評了“左”和右的觀(guān)點(diǎn),闡明了我們黨領(lǐng)導新中國經(jīng)濟走向“現代化發(fā)展的可能性”問(wèn)題。

第一個(gè)方面,毛澤東認為,中國共產(chǎn)黨產(chǎn)生和發(fā)揮領(lǐng)導作用,有堅實(shí)的經(jīng)濟基礎。中國已經(jīng)具有的大約10%的、具有進(jìn)步性的“現代性的工業(yè)經(jīng)濟”,這是無(wú)產(chǎn)階級政黨產(chǎn)生的基礎,也是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中國人民革命的資格。

第二個(gè)方面,毛澤東指出,我們黨領(lǐng)導的土地所有制改革,正在進(jìn)一步鞏固我們的基礎。中國還有大約90%的分散的、個(gè)體的、具有落后性的農業(yè)經(jīng)濟和手工業(yè)經(jīng)濟,但是,我們黨領(lǐng)導進(jìn)行的土地所有制改革,“取得了或者即將取得使我們的農業(yè)和手工業(yè)逐步地向著(zhù)現代化發(fā)展的可能性”。

第三個(gè)方面,毛澤東肯定地指出,國營(yíng)經(jīng)濟將是“整個(gè)國民經(jīng)濟的領(lǐng)導成分”。中國的現代性工業(yè)的產(chǎn)值中,最大的和最主要的資本是集中在帝國主義者及其走狗中國官僚資產(chǎn)階級的手里,沒(méi)收這些資本歸無(wú)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的人民共和國所有,就使人民共和國掌握了國家的經(jīng)濟命脈,使國營(yíng)經(jīng)濟成為整個(gè)國民經(jīng)濟的領(lǐng)導成分。這一部分經(jīng)濟,是社會(huì )主義性質(zhì)的經(jīng)濟,不是資本主義性質(zhì)的經(jīng)濟。

第四個(gè)方面,毛澤東提出,可以利用資本主義,但必須受限制,不能任其泛濫,要有利于國民經(jīng)濟的向前發(fā)展。中國的私人資本主義工業(yè),占了現代性工業(yè)中的第二位。在革命勝利以后一個(gè)相當長(cháng)的時(shí)期內,還需要盡可能地利用城鄉私人資本主義的積極性,以利于國民經(jīng)濟的向前發(fā)展。但是中國資本主義的存在和發(fā)展,不是如同資本主義國家那樣不受限制任其泛濫的。它將被限制地發(fā)展。限制和反限制,將是新民主主義國家內部階級斗爭的主要形式。

第五個(gè)方面,毛澤東提出,對占絕大多數的個(gè)體農業(yè)和手工業(yè),必須加以引導,組織合作社,不能放任自流。占國民經(jīng)濟總產(chǎn)值90%的分散的個(gè)體的農業(yè)經(jīng)濟和手工業(yè)經(jīng)濟,是可能和必須謹慎地、逐步地而又積極地引導它們向著(zhù)現代化和集體化的方向發(fā)展的,任其自流的觀(guān)點(diǎn)是錯誤的。必須組織生產(chǎn)的、消費的和信用的合作社,和中央、省、市、縣、區的合作社的領(lǐng)導機關(guān)。這種合作社是以私有制為基礎的在無(wú)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的國家政權管理之下的勞動(dòng)人民群眾的集體經(jīng)濟組織。中國人民的文化落后和沒(méi)有合作社傳統,可能使得我們遇到困難;但是可以組織,必須組織,必須推廣和發(fā)展。單有國有經(jīng)濟而沒(méi)有合作社經(jīng)濟,我們就不可能領(lǐng)導勞動(dòng)人民的個(gè)體經(jīng)濟逐步地走向集體化,就不可能由新民主主義社會(huì )發(fā)展到將來(lái)的社會(huì )主義社會(huì ),就不可能鞏固無(wú)產(chǎn)階級在國家政權中的領(lǐng)導權。國營(yíng)經(jīng)濟是社會(huì )主義性質(zhì)的,合作社經(jīng)濟是半社會(huì )主義性質(zhì)的,加上私人資本主義,加上個(gè)體經(jīng)濟,加上國家和私人合作的國家資本主義經(jīng)濟,這些就是人民共和國的幾種主要的經(jīng)濟成分,這些就構成新民主主義的經(jīng)濟形態(tài)。

第六個(gè)方面,毛澤東果斷地提出,新生的人民共和國,要采取內外貿方面節制和統制的基本政策。人民共和國的國民經(jīng)濟的恢復和發(fā)展,沒(méi)有對外貿易的統制政策是不可能的。對內的節制資本和對外的統制貿易,是這個(gè)國家在經(jīng)濟斗爭中的兩個(gè)基本政策。

第七個(gè)方面,毛澤東進(jìn)一步批駁經(jīng)濟悲觀(guān)論者,明確指出,不能只看到中國經(jīng)濟的落后一面,更主要的是要看到中國共產(chǎn)黨的領(lǐng)導和中國人民的奮斗精神。中國的經(jīng)濟遺產(chǎn)是落后的,但是中國人民是勇敢而勤勞的,中國人民革命的勝利和人民共和國的建立,中國共產(chǎn)黨的領(lǐng)導,加上世界各國工人階級的援助(主要提到了蘇聯(lián)的援助),中國經(jīng)濟建設的速度將不是很慢而可能是相當地快的,中國的興盛是可以計日程功的。

最后,毛澤東肯定地回答說(shuō):“對于中國經(jīng)濟復興的悲觀(guān)論點(diǎn),沒(méi)有任何的根據?!?/span>

有了上述科學(xué)、求實(shí)和充分自信的分析,毛澤東才堅定地提出,在革命勝利以后,我們就能夠迅速地恢復和發(fā)展生產(chǎn),使中國穩步地由農業(yè)國轉變?yōu)楣I(yè)國,把中國建設成一個(gè)偉大的社會(huì )主義國家。毛澤東自信地說(shuō):“我們能夠學(xué)會(huì )我們原來(lái)不懂的東西。我們不但善于破壞一個(gè)舊世界,我們還將善于建設一個(gè)新世界。中國人民不但可以不要向帝國主義者討乞也能活下去,而且還將活得比帝國主義國家要好些?!?/span>

■講清政治制度構架:“集中到一點(diǎn),就是工人階級(經(jīng)過(guò)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以工農聯(lián)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zhuān)政”

19496月,新的政治協(xié)商會(huì )議共同綱領(lǐng)已見(jiàn)雛形,建立新中國的步伐也日益緊促。站在歷史的轉折點(diǎn)上,在中國共產(chǎn)黨即將走向全國執政、建立新政權的時(shí)候,必須清楚地回答我們將要建立的是一個(gè)什么樣的政權,建立一個(gè)什么樣的政治制度。全面、系統地回答這個(gè)至關(guān)重要的問(wèn)題,毛澤東是通過(guò)撰寫(xiě)文章的形式來(lái)解決的。他曾經(jīng)對秘書(shū)胡喬木提出:“寫(xiě)一篇紀念‘七一’的論文?!北鞠胱尯鷨棠境袚@個(gè)任務(wù),但胡喬木的初稿起草出來(lái)后,沒(méi)有達到毛澤東的要求。后來(lái),胡喬木回憶這件事時(shí)說(shuō):“稿子寫(xiě)出以后,結果沒(méi)有用。毛主席自己寫(xiě)了紀念‘七一’的文章,這就是著(zhù)名的《論人民民主專(zhuān)政》?!?/span>

后來(lái),胡喬木在回憶毛澤東時(shí)說(shuō):“在政治方面,國體政體是建立新中國時(shí)首先要回答的問(wèn)題?!薄霸?/span>19491月會(huì )議上,毛主席對人民民主專(zhuān)政的含義作了進(jìn)一步的解釋。”“這是基本問(wèn)題,必須講清。講清就有主動(dòng)權,否則就沒(méi)有主動(dòng)權,沒(méi)有道理好講。半年以后,毛主席自己動(dòng)筆寫(xiě)了《論人民民主專(zhuān)政》,把這個(gè)道理講給全國人民聽(tīng)?!薄瓣P(guān)于政體問(wèn)題,毛主席一直堅持《新民主主義論》和《論聯(lián)合政府》中提出的主張,認為人民民主專(zhuān)政國家應該采取民主集中制的各級人民代表會(huì )議制度,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都應當由各級人民代表大會(huì )選舉?!泵珴蓶|之所以要“把這個(gè)道理講給全國人民聽(tīng)”,就因為這些基本問(wèn)題涉及中國共產(chǎn)黨人及其領(lǐng)導的國家安身立命的基礎,這些問(wèn)題如果不從政治高度和理論深度上講清楚,就會(huì )出現混亂。毛澤東通過(guò)這樣一篇重頭文章給予回答,從總結黨的歷史經(jīng)驗的角度出發(fā),把一些重大而基本的問(wèn)題講清楚了。

1949630日,新華社全文播發(fā)了毛澤東撰寫(xiě)的《論人民民主專(zhuān)政》;71日,在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28周年的日子,由《人民日報》頭版整版刊出。這篇文章總結了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以后領(lǐng)導民主革命的基本經(jīng)驗,闡述了人民民主專(zhuān)政的基本思想。其中明確指出:“中國人民在幾十年中積累起來(lái)的一切經(jīng)驗,都叫我們實(shí)行人民民主專(zhuān)政?!薄皩θ嗣駜炔康拿裰鞣矫婧蛯Ψ磩?dòng)派的專(zhuān)政方面,互相結合起來(lái),就是人民民主專(zhuān)政?!蔽恼绿貏e強調:“總結我們的經(jīng)驗,集中到一點(diǎn),就是工人階級(經(jīng)過(guò)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以工農聯(lián)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zhuān)政。這個(gè)專(zhuān)政必須和國際革命力量團結一致。這就是我們的公式,這就是我們的主要經(jīng)驗,這就是我們的主要綱領(lǐng)?!薄拔覀兺耆梢砸揽咳嗣衩裰鲗?zhuān)政這個(gè)武器,團結全國除了反動(dòng)派以外的一切人,穩步地走到目的地?!?/span>

毛澤東在撰寫(xiě)這篇重要文章時(shí),貫穿了問(wèn)題意識,許多地方是從回應和回答問(wèn)題的角度著(zhù)眼的。比如,在回應那些“外國反動(dòng)派”所誣稱(chēng)中共所要建立的制度為“獨裁”時(shí),毛澤東干脆利落地說(shuō):“可愛(ài)的先生們,你們講對了?!彼寡?,實(shí)行人民民主專(zhuān)政,就是“人民民主獨裁”,“就是剝奪反動(dòng)派的發(fā)言權,只讓人民有發(fā)言權”。這一回答,充分反映了毛澤東在制度設計上的高度自信。他明確指出: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下,“團結起來(lái),組成自己的國家,選舉自己的政府,向著(zhù)帝國主義的走狗即地主階級和官僚資產(chǎn)階級以及代表這些階級的國民黨反動(dòng)派及其幫兇們實(shí)行專(zhuān)政,實(shí)行獨裁,壓迫這些人,只許他們規規矩矩,不許他們亂說(shuō)亂動(dòng)”。他特別強調了這種制度對反動(dòng)派“實(shí)行專(zhuān)政,實(shí)行獨裁”,而“對于人民內部,則實(shí)行民主制度”的內容;強調了“人民民主專(zhuān)政的國家制度”,這樣的制度,與那些“罵我們實(shí)行‘獨裁’或‘極權主義’的外國反動(dòng)派”的制度恰恰相反,“他們實(shí)行了資產(chǎn)階級對無(wú)產(chǎn)階級和其他人民的一個(gè)階級的獨裁制度,一個(gè)階級的極權主義”。

對于為什么要叫“人民民主專(zhuān)政”這個(gè)概念,毛澤東在1949年初接見(jiàn)來(lái)華了解中國革命進(jìn)展和即將建立新政權情況的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米高揚時(shí),作過(guò)這樣的解釋?zhuān)?/span>“這個(gè)政權的性質(zhì)簡(jiǎn)括地講就是在工農聯(lián)盟基礎上的人民民主專(zhuān)政,而究其實(shí)質(zhì)就是無(wú)產(chǎn)階級專(zhuān)政。不過(guò)對我們這個(gè)國家來(lái)說(shuō),稱(chēng)為人民民主專(zhuān)政更為合適、更為合情合理?!泵珴蓶|還說(shuō)明,這個(gè)政權的組成必須是個(gè)聯(lián)合政府,但國家政權的領(lǐng)導權是在中國共產(chǎn)黨手里的。中國共產(chǎn)黨是核心、是骨干。這樣的新政權建立后,需要不斷加強和擴展統戰工作。

除了在理論上講清楚人民民主專(zhuān)政的問(wèn)題,毛澤東還特別關(guān)注實(shí)踐的發(fā)展。就是在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后,毛澤東隨時(shí)注意地方各級人民政權的建設,發(fā)現并總結推廣了一些地方的基礎民主建設經(jīng)驗。比如,他推廣過(guò)華東地區的經(jīng)驗,19491013日,為轉發(fā)上海附近松江縣(今松江區)創(chuàng )造的召開(kāi)全縣各界人民代表會(huì )議的經(jīng)驗。毛澤東起草了給各中共中央局負責人的電報,提出:“請即通令所屬一律仿照辦理。這是一件大事。如果一千幾百個(gè)縣都能開(kāi)起全縣代表大會(huì )(應為代表會(huì )議)來(lái),并能開(kāi)得好,那就會(huì )對于我黨聯(lián)系數萬(wàn)萬(wàn)人民的工作,對于使黨內外廣大干部獲得教育,都是極重要的。務(wù)望仿照辦理,抓緊去做。并請你們選擇一個(gè)縣,親自出席,取得經(jīng)驗,指導所屬?!彼€要求華東各地省委、區黨委、地委負責同志,“親自出席若干縣,取得經(jīng)驗,以利推廣”。再比如,他也推廣過(guò)華北地區的經(jīng)驗。1030日,他就華北經(jīng)驗要求各中央局和分局:各城市強調各地召開(kāi)城市各界代表會(huì )議,一般都以當前生產(chǎn)上的重要問(wèn)題為議題;推選代表既要有嚴肅性,又要有廣泛的代表性。每次會(huì )議,應抓緊解決為廣大群眾所迫切要求解決的一兩個(gè)問(wèn)題。決議后一定要貫徹執行,不能執行的不要決定;決定了但行不通的,應向代表和群眾說(shuō)明道理,加以解釋?zhuān)允拘庞谌嗣?。使每個(gè)代表都有發(fā)言的機會(huì ),是開(kāi)好代表會(huì )議的關(guān)鍵。各界代表會(huì )議一定要和當前實(shí)際工作密切結合。又比如,他還推廣過(guò)華南地區的經(jīng)驗。1127日,他要求把廣東的經(jīng)驗推廣到華中局、華東局、西北局等地,提出:必須將這種市的縣的各界人民代表會(huì )議看成團結各界人民,動(dòng)員群眾完成剿匪反霸、肅清特務(wù)、減租減息、征稅征糧、恢復與發(fā)展生產(chǎn)、恢復與發(fā)展文化教育直至完成土地改革的極重要的工具,一律每三個(gè)月召開(kāi)一次。要求各級領(lǐng)導機關(guān),必須充分注意給予指導,按時(shí)召開(kāi),總結經(jīng)驗,交流經(jīng)驗。

總之,回答這個(gè)問(wèn)題,毛澤東既有頂層設計上的思考,又有基層探索的總結。其中表達的主題,就是共產(chǎn)黨人的制度自信,向世人昭告中國共產(chǎn)黨帶領(lǐng)人民在制度選擇上的堅定性。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