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精品圖文回顧

1949年:毛澤東回答有關(guān)新中國的幾個(gè)問(wèn)題(下)
來(lái)源:《黨史博覽》  作者:楊明偉  點(diǎn)擊次數:


毛澤東所著(zhù)《論人民民主專(zhuān)政》

■回應外國勢力干涉:搞清楚反動(dòng)派的邏輯和人民的邏輯,“丟掉幻想,準備斗爭”

如何認清外部勢力干涉中國內政的本質(zhì),如何在西方侵略者慣用的謊言手段面前教育人民搞清真相、分清敵友,這是創(chuàng )建新中國的時(shí)候我們黨面臨的又一個(gè)重大問(wèn)題。在重大的歷史關(guān)頭,總會(huì )存在有模糊認識的人,甚至“有錯誤思想的人”,而這些人大多存在于知識界。對這樣一些人,需要“進(jìn)行說(shuō)服工作”。

毛澤東在宣布“中國人民站起來(lái)了”的時(shí)候就指出:“帝國主義者和國內反動(dòng)派決不甘心于他們的失敗,他們還要作最后的掙扎。在全國平定以后,他們也還會(huì )以各種方式從事破壞和搗亂,他們將每日每時(shí)企圖在中國復辟。這是必然的,毫無(wú)疑義的,我們務(wù)必不要松懈自己的警惕性?!边@種“破壞和搗亂”,在新中國成立前后,從來(lái)就沒(méi)有停止過(guò)。為此,毛澤東告誡那些干涉中國內政的外國政府,“從中國事變中吸取教訓”,“應當著(zhù)手改變他們干涉中國內政的錯誤政策,采取和中國人民建立友好關(guān)系的政策”。

恰恰就在此時(shí),美國國務(wù)院于19498月發(fā)表了《美國與中國的關(guān)系》白皮書(shū)和美國國務(wù)卿艾奇遜為發(fā)表白皮書(shū)給美國總統杜魯門(mén)的信。白皮書(shū)特別詳細地敘述了抗日戰爭末期至19495年間,美國實(shí)行扶蔣反共政策,千方百計反對中國人民革命,最后遭到失敗的經(jīng)過(guò),公布了若干反對中國人民革命的真實(shí)材料。但卻把美國侵略中國的政策說(shuō)成“對中國的關(guān)切”,“對中國的友誼”;還公開(kāi)聲稱(chēng)要鼓勵中國的“民主個(gè)人主義者”“再顯身手”,推翻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人民民主專(zhuān)政的政府,擺脫“蘇聯(lián)的控制”。

這份白皮書(shū),實(shí)際上是美國對華政策失敗的真實(shí)記錄,從另一方面展示了美帝國主義者侵華的罪行,是一本絕妙的反面教材。為了幫助黨內外人士提高警惕,并說(shuō)服一些思想糊涂的人甚至“有錯誤思想的人”,毛澤東通過(guò)修改或起草新華社社論等方式,親自做工作,并號召:“先進(jìn)的人們應當利用白皮書(shū),向一切這樣的人進(jìn)行說(shuō)服工作?!?/span>

經(jīng)毛澤東安排部署,中國共產(chǎn)黨從19498月中旬至9月中旬,連續以新華社社論形式,發(fā)表了《無(wú)可奈何的供狀》《丟掉幻想,準備斗爭》《別了,司徒雷登》《為什么要討論白皮書(shū)?》《“友誼”,還是侵略?》《唯心歷史觀(guān)的破產(chǎn)》等6篇評論。這6篇評論,后5篇是毛澤東撰寫(xiě)的。這些重頭社論文章,回應和回答了美國對華政策的真正面目,揭露了美國對華政策的侵略實(shí)質(zhì)及其對中國革命的仇視,批評和教育了國內一部分知識分子對美國不切實(shí)際的幻想。

在撰寫(xiě)的《丟掉幻想,準備斗爭》這篇社論中,毛澤東揭露了美國對華政策的帝國主義本質(zhì),批評了國內一部分具有“民主個(gè)人主義思想”的人對美的幻想,警告說(shuō):“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滅亡——這就是帝國主義和世界上一切反動(dòng)派對待人民事業(yè)的邏輯,他們決不會(huì )違背這個(gè)邏輯的?!彼嵝讶藗儯骸岸窢?,失敗,再斗爭,再失敗,直至勝利——這就是人民的邏輯,他們也是決不會(huì )違背這個(gè)邏輯的?!?/span>

在撰寫(xiě)的《別了,司徒雷登》這篇社論中,毛澤東揭露了美國試圖變中國為美國殖民地的侵略政策,明確表示:“我們中國人是有骨氣的?!彼赋觯骸爸袊€有一部分知識分子和其他人等存有糊涂思想,對美國存有幻想,因此應當對他們進(jìn)行說(shuō)服、爭取、教育和團結的工作,使他們站到人民方面來(lái),不上帝國主義的當?!?/span>

在撰寫(xiě)的《為什么要討論白皮書(shū)?》這篇社論中,毛澤東針對美國國務(wù)卿艾奇遜罵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政府是“極權政府”的話(huà),指出:“這個(gè)政府是對于內外反動(dòng)派實(shí)行專(zhuān)政或獨裁的政府,不給任何內外反動(dòng)派有任何反革命的自由活動(dòng)的權利。反動(dòng)派生氣了,罵一句‘極權政府’。其實(shí),就人民政府關(guān)于鎮壓反動(dòng)派的權力來(lái)說(shuō),千真萬(wàn)確地是這樣的。這個(gè)權力,現在寫(xiě)在我們的綱領(lǐng)上,將來(lái)還要寫(xiě)在我們的憲法上。對于勝利了的人民,這是如同布帛菽粟一樣地不可以須臾離開(kāi)的東西。這是一個(gè)很好的東西,是一個(gè)護身的法寶,是一個(gè)傳家的法寶,直到國外的帝國主義和國內的階級被徹底地干凈地消滅之日,這個(gè)法寶是萬(wàn)萬(wàn)不可以棄置不用的。越是反動(dòng)派罵‘極權政府’,就越顯得是一個(gè)寶貝。但是艾奇遜的話(huà)有一半是說(shuō)錯了。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人民民主專(zhuān)政的政府,對于人民內部來(lái)說(shuō),不是專(zhuān)政或獨裁的,而是民主的。這個(gè)政府是人民自己的政府。這個(gè)政府的工作人員對于人民必須是恭恭敬敬地聽(tīng)話(huà)的。同時(shí),他們又是人民的先生,用自我教育或自我批評的方法,教育人民?!?/span>

在撰寫(xiě)的《“友誼”,還是侵略?》這篇社論中,毛澤東回應美國對中國的所作所為是“友誼”還是侵略的問(wèn)題時(shí),尖銳地指出:“艾奇遜當面撒謊,侵略寫(xiě)成了‘友誼’?!彼信e了1840年以后美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歷史事實(shí),指出:“美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歷史,自從1840年幫助英國人進(jìn)行鴉片戰爭起,直到被中國人民轟出中國止,應當寫(xiě)一本簡(jiǎn)明扼要的教科書(shū),教育中國的青年人。

在撰寫(xiě)的《唯心歷史觀(guān)的破產(chǎn)》這篇社論中,毛澤東回答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來(lái)到中國之所以發(fā)生這樣大的作用”的原因在哪里的問(wèn)題。毛澤東深刻地指出:自1840年到1919年間的70多年中,在帝國主義侵略中國引起的反抗中,“中國人沒(méi)有什么思想武器可以抗御帝國主義。舊的頑固的封建主義的思想打了敗仗了,抵不住,宣告破產(chǎn)了。不得已,中國人被迫從帝國主義的老家即西方資產(chǎn)階級革命時(shí)代的武器庫中學(xué)來(lái)了進(jìn)化論、天賦人權論和資產(chǎn)階級共和國等項思想武器和政治方案,組織過(guò)政黨,舉行過(guò)革命,以為可以外御列強,內建民國。但是這些東西也和封建主義的思想武器一樣,軟弱得很,又是抵不住,敗下陣來(lái),宣告破產(chǎn)了”。毛澤東明確告訴人們,是自1917年俄國革命以后,喚醒了中國人,“中國人學(xué)得了一樣新的東西,這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中國產(chǎn)生了共產(chǎn)黨,這是開(kāi)天辟地的大事變”?!皬拇艘院?,中國改換了方向?!痹诨卮稹榜R克思列寧主義來(lái)到中國為什么會(huì )發(fā)生這樣大的作用”問(wèn)題時(shí),毛澤東認為,是因為中國的社會(huì )條件有了這種需要,是因為同中國人民革命的實(shí)踐發(fā)生了聯(lián)系,是因為被中國人民所掌握了。因此,他提出:“任何思想,如果不和客觀(guān)的實(shí)際的事物相聯(lián)系,如果沒(méi)有客觀(guān)存在的需要,如果不為人民群眾所掌握,即使是最好的東西,即使是馬克思列寧主義,也是不起作用的。我們是反對歷史唯心論的歷史唯物論者?!泵珴蓶|還批評說(shuō),“艾奇遜胡謅了一大篇中國近代史,而艾奇遜的歷史觀(guān)點(diǎn)正是中國知識分子中有一部分人所同具的觀(guān)點(diǎn),就是說(shuō)資產(chǎn)階級的唯心的歷史觀(guān)”。毛澤東在文章中用大量的事實(shí)和嚴密的邏輯說(shuō)明:“自從中國人學(xué)會(huì )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以后,中國人在精神上就由被動(dòng)轉入主動(dòng)。從這時(shí)起,近代世界歷史上那種看不起中國人,看不起中國文化的時(shí)代應當完結了。偉大的勝利的中國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大革命,已經(jīng)復興了并正在復興著(zhù)偉大的中國人民的文化?!?/span>

通過(guò)這些回答,一步步剝開(kāi)問(wèn)題的內核,毛澤東清楚地告訴世人:對帝國主義侵略的本質(zhì),要有清醒的認識;對帝國主義者不能抱有任何幻想;我們要建立的新中國,是一個(gè)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家,是一個(gè)完全獨立自主的主權國家;中華民族被人壓迫和侮辱的日子,將永遠成為過(guò)去,我們已經(jīng)站起來(lái)了;由于有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指導,中國人在精神上才由被動(dòng)轉入主動(dòng),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才有了可能;在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下,一個(gè)全新的中國,已經(jīng)翻開(kāi)了“從此站起來(lái)了”的時(shí)代篇章。

■回應黨和政府與人民群眾的關(guān)系:“人民的國家是保護人民的”,“人民萬(wàn)歲”

新中國與舊中國最本質(zhì)的區別,是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人民民主專(zhuān)政的國家。“人民”二字被赫然寫(xiě)在這個(gè)國家的國名上。那么,什么是“人民”呢?這個(gè)國家的領(lǐng)導者與人民有什么樣的關(guān)系呢?這也是建立這個(gè)新國家首先需要回答清楚的重大問(wèn)題。

對于中國共產(chǎn)黨與人民群眾的關(guān)系,毛澤東早在各個(gè)歷史時(shí)期的理論論述和實(shí)踐探索中,都作過(guò)清晰的回答。在這些回答中,人民立場(chǎng)是我們黨的根本的政治立場(chǎng);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wù),是我們黨的根本宗旨;真正代表人民大眾的利益、完全徹底地反映人民群眾的呼聲,就是這個(gè)黨“人民性”的體現,也是這個(gè)黨建立政權的根基和出發(fā)點(diǎn)。毛澤東還特別強調過(guò),除“理論和實(shí)踐這樣密切地相結合,是我們共產(chǎn)黨人區別于其他任何政黨的顯著(zhù)標志”外,“我們共產(chǎn)黨人區別于其他任何政黨的又一個(gè)顯著(zhù)的標志,就是和最廣大的人民群眾取得最密切的聯(lián)系。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wù),一刻也不脫離群眾;一切從人民的利益出發(fā),而不是從個(gè)人或小集團的利益出發(fā);向人民負責和向黨的領(lǐng)導機關(guān)負責的一致性;這些就是我們的出發(fā)點(diǎn)”。

建立一個(gè)與舊中國完全不同的新中國,毛澤東認為,更應該把“人民是什么”這個(gè)問(wèn)題講清楚,把領(lǐng)導者與人民的關(guān)系搞清楚。因此,在《論人民民主專(zhuān)政》這篇文章中,他深刻闡釋了“人民”概念,回答了“人民是什么”的問(wèn)題。他說(shuō):“人民是什么?在中國,在現階段,是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城市小資產(chǎn)階級和民族資產(chǎn)階級?!彼貏e強調了人民民主政權對待人民和對待反動(dòng)派截然不同的態(tài)度:“我們對于反動(dòng)派和反動(dòng)階級的反動(dòng)行為,決不施仁政。我們僅僅施仁政于人民內部,而不施于人民外部的反動(dòng)派和反動(dòng)階級的反動(dòng)行為?!睂τ谌嗣駜炔康拿?,“我們在這方面使用的方法,是民主的即說(shuō)服的方法,而不是強迫的方法”。

值得注意的是,在《論人民民主專(zhuān)政》等文章中,毛澤東在解釋清楚了“人民是什么”的概念后,還反復提到“中國平民”“一般平民”的問(wèn)題。在談到中國人民特別是“一般平民”長(cháng)期以來(lái)所受封建地主階級、官僚資產(chǎn)階級即壟斷資產(chǎn)階級等的專(zhuān)政工具壓迫的情形時(shí),他指出:“蔣介石背叛孫中山,拿了官僚資產(chǎn)階級和地主階級的專(zhuān)政作為壓迫中國平民的工具。這個(gè)反革命專(zhuān)政,實(shí)行了22年,到現在才為我們領(lǐng)導的中國平民所推翻。”毛澤東所表達的這種人民立場(chǎng),以及人民意識、平民意識,恰恰反映了中國共產(chǎn)黨的立場(chǎng)和宗旨意識。

在中國共產(chǎn)黨即將走上全國執政的政治舞臺時(shí),毛澤東更加堅定地認為,中國共產(chǎn)黨人必須進(jìn)一步清晰地表達自己執政的根本立場(chǎng)和根本宗旨。因此,他在《論人民民主專(zhuān)政》一文中,還特別講清楚了這樣一個(gè)道理:我們要建立的是人民的國家,我們的政權是人民民主專(zhuān)政的政權。也就是說(shuō),我們這個(gè)黨,主張的是“黨性”和“人民性”的高度統一。

中國共產(chǎn)黨歷來(lái)強調,人民立場(chǎng)是其根本的政治立場(chǎng),為人民服務(wù)是其根本宗旨。真正代表人民大眾的利益、完全徹底地反映人民群眾的呼聲,就是這個(gè)黨“人民性”的體現,也是這個(gè)黨建立政權的根基和出發(fā)點(diǎn)。正如毛澤東所說(shuō):我們的一個(gè)重要的出發(fā)點(diǎn),就是“向人民負責和向黨的領(lǐng)導機關(guān)負責的一致性”。在中國共產(chǎn)黨建立和發(fā)展的各個(gè)歷史時(shí)期,始終貫穿著(zhù)人民立場(chǎng)和人民情懷;在中國共產(chǎn)黨取得全國政權的時(shí)候,更要明確而深刻地回答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政權采取什么樣的態(tài)度對待人民的問(wèn)題。毛澤東明確指出:“人民的國家是保護人民的。有了人民的國家,人民才有可能在全國范圍內和全體規模上,用民主的方法,教育自己和改造自己?!?/span>

有了這樣的宗旨理論和思想基礎,當真正面對人民的時(shí)候,特別是人民由衷地歡呼擁護自己的時(shí)候,毛澤東等黨和國家領(lǐng)導人沒(méi)有被勝利和擁護沖昏頭腦。1949101日下午,在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典禮上,當毛澤東向全世界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之后,“站起來(lái)了”的人民群眾,在游行時(shí)歡呼雀躍地喊出“毛主席萬(wàn)歲”的響亮口號。面對這一場(chǎng)景,毛澤東保持著(zhù)一種思想上的冷靜,他回應人民群眾有關(guān)“毛主席萬(wàn)歲”口號時(shí),連呼:“同志們萬(wàn)歲!”“人民萬(wàn)歲!”喊“同志們萬(wàn)歲”,就是想表明我們的成就歸功于大家;喊“人民萬(wàn)歲”,就是想表明我們的政權是人民的。在新中國和舊中國交替這種被稱(chēng)為“改朝換代”的歷史當口,毛澤東喊出的“人民萬(wàn)歲”,恰恰體現了他思想中的核心觀(guān)點(diǎn)。這既是毛澤東徹底的唯物史觀(guān)的真實(shí)體現,也是新中國與舊中國的根本區別,它代表著(zhù)一個(gè)真正由人民當家作主的新時(shí)代的來(lái)臨。

■表明共產(chǎn)黨人的胸懷和格局:“要搞五湖四?!?,“打破關(guān)門(mén)主義”

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chǎn)黨成了全國執政的大黨,肩負著(zhù)帶領(lǐng)全國各族人民(包括各民主黨派和各界群眾)完成祖國統一,實(shí)現國家富強、人民幸福、民族復興的歷史重任。

早在中共創(chuàng )建和發(fā)展過(guò)程中,毛澤東就多次強調過(guò),我們的黨組織不是一個(gè)狹小的圈子,不是一個(gè)“烏合之眾”的黨。延安時(shí)期,他曾說(shuō):“依照老百姓的意見(jiàn),也要我們大,因為他們到處找共產(chǎn)黨找不到,我們的黨大起來(lái)了才好找?!弊鹬厝嗣竦囊庠负鸵?,我們黨逐步從一個(gè)狹小圈子中走出來(lái),成為有戰斗力的全國性的大黨,帶領(lǐng)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勝利。在建立新中國的過(guò)程中,人們仍在觀(guān)察這個(gè)黨的胸懷和格局。為此,毛澤東主動(dòng)回應、回答了來(lái)自方方面面的一些疑慮。僅在1949年我們隨處可以找到毛澤東回應這一問(wèn)題的一些片段:

一是回應非黨人士疑慮的片段。毛澤東提出“中國永遠是黨與非黨的聯(lián)盟”,“要搞五湖四?!?。就在開(kāi)國大典后不久,毛澤東于1024日在中南海菊香書(shū)屋與綏遠軍區負責人傅作義等作了一次長(cháng)談,回答了對國民黨起義部隊的團結改造以及同非黨人士長(cháng)期合作的問(wèn)題。

毛澤東清醒地指出:現在共產(chǎn)黨成了全國性的大黨,又有了政協(xié)全國委員會(huì ),我當主席有責任使各方面都有利,使別的黨派也有利,否則會(huì )引起不滿(mǎn),會(huì )被人罵,甚至會(huì )被推翻。中國永遠是黨與非黨的聯(lián)盟,長(cháng)期合作。談到合作的意義,毛澤東強調指出:“實(shí)現合作。這一步很重要。其意義何在?一切都是為了人民的利益?!薄拔覀儗ζ鹆x人員的方針是又團結又改造。只有團結,沒(méi)有改造不行。從改造中逐步肅清過(guò)去反動(dòng)派的一切遺跡和對他們的政治影響,以馬列主義思想代替國民黨的反動(dòng)思想。不能用粗暴的方法,要像下小雨一樣,才能滲透進(jìn)去。要按照他們的具體情況和能夠接受的程度進(jìn)行思想政治教育,不能強迫灌注?!敝v到如何看待對方的干部,毛澤東指出:“雙方要把干部都當成自己的干部看,打破關(guān)門(mén)主義。這次政府的名單中,共產(chǎn)黨人和進(jìn)步人士還是一半一半好,要搞五湖四海。中國已歸人民,一草一木都是人民的,任何事情我們都要負責并且管理好,不能像踢皮球那樣送給別人去。國民黨的一千萬(wàn)黨、政、軍人員我們也要包起來(lái),使所有的人都有出路?!?/span>

同一天,毛澤東在政務(wù)院財政經(jīng)濟委員會(huì )黨組會(huì )議上,還批評了黨內一些干部對民主人士不放心和怕麻煩的現象,說(shuō):“現在黨內同志不懂得如何與黨外人士合作。這個(gè)問(wèn)題不簡(jiǎn)單,眼光要看到全國與全面?!?/span>

二是回答如何解決民族問(wèn)題的片段。毛澤東提出:“要徹底解決民族問(wèn)題,完全孤立民族反動(dòng)派,沒(méi)有大批從少數民族出身的共產(chǎn)主義干部,是不可能的?!?/span>19491114日,就大量吸收培養少數民族干部問(wèn)題,毛澤東致電彭德懷和中共中央西北局,提出:“省委地委縣委集中注意做艱苦的群眾工作,在一切工作中堅持民族平等和民族團結政策外,各級政權機關(guān)均應按各民族人口多少,分配名額,大量吸收回族及其他少數民族能夠和我們合作的人參加政府工作。在目前時(shí)期應一律組織聯(lián)合政府,即統一戰線(xiàn)政府。在這種合作中大批培養少數民族干部。存在地方的地委,都應開(kāi)辦少數民族干部訓練班,或干部訓練學(xué)校。

三是應對親友們工作請求的片段。毛澤東斷然拒絕,“任何無(wú)理要求不應允許”。在舊制度下,“皇親國戚”皆沾光,“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而新中國是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建立的真正由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家,黨和國家領(lǐng)導人僅僅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wù)的人民公仆。毛澤東在對待自己的親屬朋友問(wèn)題上,提倡秉公辦事,不徇私情。他首先從自身做起。比如,孩子的舅舅楊開(kāi)智等親屬欲進(jìn)京謀事,他得知此事后,嚴肅地批評說(shuō):“楊開(kāi)智等不要來(lái)京,在湘按其能力分配適當工作,任何無(wú)理要求不應允許?!辈⒅码姉铋_(kāi)智:“不要有任何奢望,不要來(lái)京。湖南省委派你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一切按正常規矩辦理,不要使政府為難?!睂ζ渌恍┯H友故交,毛澤東也一律采取“按正常規矩辦理”的原則,拒絕了眾多欲進(jìn)京沾光謀事的人?!?/span>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3年第10期)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