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外交風(fēng)云

陳毅元帥與1961年日內瓦會(huì )議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4期  作者:本站  點(diǎn)擊次數:

陳毅元帥不僅是一位在戰場(chǎng)上縱橫捭闔的軍事家,也是一位在國際交往中揮灑自如的外交家。1954年他擔任國務(wù)院副總理,1958年又兼任外交部部長(cháng),長(cháng)期協(xié)助周恩來(lái)主持新中國外交工作,堅定貫徹執行黨和國家的外交政策,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就。1961年瑞士日內瓦會(huì )議期間,他率領(lǐng)中國代表團運籌帷幄,取得了外交斗爭的重大勝利,既充分展現了鮮明的人格魅力,又展露了卓越的外交才能,同時(shí)還為中國贏(yíng)得了崇高的國際聲譽(yù)。

■“外事工作無(wú)小事”■

19615月在瑞士日內瓦召開(kāi)的國際多邊會(huì )議,主旨是商談老撾獨立和中立問(wèn)題。實(shí)際上,早在19544月,中、蘇、美、英、法及有關(guān)各國就曾在日內瓦召開(kāi)會(huì )議,討論恢復印度支那和平問(wèn)題。經(jīng)過(guò)激烈的外交斗爭,與會(huì )各方最終簽署了印度支那停戰協(xié)定,其中就有涉及老撾獨立的條款。當時(shí),周恩來(lái)率領(lǐng)中國代表團參加了會(huì )議。但是,1954年日內瓦會(huì )議剛剛結束,美國政府就插手干涉印度支那事務(wù),竭力破壞印支停戰協(xié)定在南越、老撾的實(shí)施。他們策動(dòng)老撾文翁-諾薩萬(wàn)集團武力推翻老撾王國聯(lián)合政府,建立了軍事獨裁政權。老撾人民強烈反對美國的干涉和侵略。以富馬親王為代表的老撾中間力量和蘇發(fā)努馮親王領(lǐng)導的老撾愛(ài)國陣線(xiàn)黨聯(lián)合老撾王國聯(lián)合政府中的愛(ài)國力量,反擊文翁-諾薩萬(wàn)集團的進(jìn)攻,取得了一個(gè)又一個(gè)的勝利。在這樣的形勢下,美國及其代理人文翁-諾薩萬(wàn)集團被迫同意召開(kāi)第二次日內瓦會(huì )議,商討如何盡快實(shí)現老撾主權獨立的問(wèn)題。

根據會(huì )前有關(guān)各國的協(xié)商,最終確定來(lái)自14個(gè)國家的17個(gè)代表團參加1961年日內瓦會(huì )議。其中,越南由越南民主共和國和南越兩方分別組成代表團參加;老撾則由左、中、右三方面力量各自組成代表團參加。國務(wù)院副總理兼外交部部長(cháng)陳毅率領(lǐng)中國代表團參加會(huì )議。

                 

陳毅以敏銳的戰略眼光,洞察到這場(chǎng)外交斗爭的復雜性。臨出發(fā)前,他一直和代表團的工作人員認真研究當時(shí)的印支局勢,商討日內瓦會(huì )議期間中方代表團的斗爭策略和工作方案。這些準備工作為代表團抵達日內瓦后的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礎。當時(shí)在老撾國內,以富馬親王為代表的中間力量同以蘇發(fā)努馮親王為代表的左派力量聯(lián)合起來(lái),無(wú)論是在政治上還是在軍事上都對文翁-諾薩萬(wàn)的右派集團占有優(yōu)勢。這對召開(kāi)日內瓦會(huì )議是有利的。但美國及其支持的文翁-諾薩萬(wàn)集團一定不會(huì )甘心失敗,必然千方百計地阻撓日內瓦會(huì )議順利達成協(xié)議。因此,會(huì )議期間的斗爭必定是激烈的。但是也要看到,美國的搗亂、破壞,是不得人心的,即使是它的盟友英、法兩國也不會(huì )完全跟著(zhù)它的指揮棒走。國際監察委員會(huì )3個(gè)成員國中,印度基本上保持中立,加拿大同英國立場(chǎng)相似,波蘭是堅定支持老撾獨立的。緬甸和柬埔寨也是贊成老撾獨立的。至于蘇聯(lián),雖然中蘇之間存在重大原則性分歧,但196081個(gè)共產(chǎn)黨和工人黨剛在莫斯科召開(kāi)會(huì )議不久,還是有希望在《莫斯科聲明》基礎上保持一致行動(dòng)的。

毛澤東、周恩來(lái)一再指示陳毅和中國代表團:要堅持斗爭原則的堅定性和斗爭策略的靈活性相結合,最大限度爭取達成協(xié)議。他們?yōu)榇韴F確定的這一工作方針,對陳毅和中國代表團在日內瓦會(huì )議期間工作的順利開(kāi)展提供了根本遵循。19614月,在日內瓦會(huì )議正式召開(kāi)前,周恩來(lái)和毛澤東先后會(huì )見(jiàn)了訪(fǎng)華的富馬親王和蘇發(fā)努馮親王,公開(kāi)表示支持他們提出的關(guān)于老撾和平、獨立、中立的主張,并且約定雙方代表團在日內瓦會(huì )議期間緊密合作,共同進(jìn)退。

1961510日,陳毅率領(lǐng)中國代表團抵達日內瓦。一到駐地,他就反復向代表團的工作人員強調:“外事工作無(wú)小事?!边@不僅僅是個(gè)人得失問(wèn)題,而且常常關(guān)乎著(zhù)國家的利益和聲譽(yù)。外事工作者對待工作必須嚴肅認真,慎之又慎。遇事必須第一時(shí)間弄清狀況,全面分析研判,及時(shí)請示報告,切不可掉以輕心,自作主張。

陳毅認真聽(tīng)取工作人員匯報情況,常常召集大家一起研究分析新情況、新問(wèn)題,反復思量應對策略,權衡利害得失。他把代表團給黨中央發(fā)電報的時(shí)間都安排在日內瓦時(shí)間的上午,這樣請示報告就可在北京時(shí)間午夜前后到達習慣夜間工作的毛澤東手里。在日內瓦時(shí)間第二天中午之前,代表團就能收到來(lái)自北京的復電。

在中央授權范圍內,陳毅勇于負責,當機立斷,但事后仍及時(shí)將處理結果電告中央。他堅持以身作則,給代表團的其他成員樹(shù)立了嚴守紀律的榜樣。與此同時(shí),陳毅鼓勵大家在授權范圍內積極主動(dòng)開(kāi)展工作,多動(dòng)腦筋,多出主意,而不要縮手縮腳,以致貽誤斗爭時(shí)機。在陳毅領(lǐng)導下,代表團的成員既嚴守紀律,又生動(dòng)活潑,在貫徹執行中央指示時(shí)能夠隨機應變,工作雖然緊張、辛苦,但心情是十分舒暢、愉快的。

日內瓦會(huì )議的整個(gè)進(jìn)程,充滿(mǎn)著(zhù)波瀾起伏的斗爭。會(huì )議的每一個(gè)進(jìn)展,都是沖破美國設置的重重障礙而取得的。會(huì )議原定512日正式開(kāi)始,各方代表團在此之前已陸續抵達,唯獨文翁-諾薩萬(wàn)集團的代表團遲遲不到。他們姍姍來(lái)遲后,又拒絕同老撾愛(ài)國陣線(xiàn)黨代表團一起出席會(huì )議。美國代表團以此為借口,反對會(huì )議按期召開(kāi)。

面對這種情況,陳毅同代表團的成員緊急商量應對方案,最后決定以代表團發(fā)言人記者招待會(huì )的形式,揭露美國的陰謀,給美國代表團來(lái)一個(gè)下馬威。當時(shí)會(huì )議籌備方準備的供各個(gè)代表團召開(kāi)記者會(huì )使用的新聞中心還未投入使用,陳毅遂決定就在中國駐日內瓦總領(lǐng)事館召開(kāi)記者會(huì ),公開(kāi)發(fā)表聲明,譴責美國代表團惡意阻撓會(huì )議如期舉行。

中國代表團義正詞嚴的聲明,立刻傳遍了日內瓦外交界,美國代表團分外狼狽和被動(dòng)。在中國代表團記者會(huì )后不到1小時(shí),美方代表團團長(cháng)臘斯克就匆忙召集了一小批美國記者,竭力否認中方的指責。與會(huì )的各國記者普遍認為,中國代表團先發(fā)制人的做法掌握了外交主動(dòng)權。

516日,日內瓦會(huì )議終于開(kāi)幕。陳毅在開(kāi)幕大會(huì )上發(fā)言,闡明了中國政府的立場(chǎng)和主張,既強調了美國的干涉是老撾問(wèn)題遷延不決的癥結所在,又明確宣布中國政府主張根據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及時(shí)解決老撾問(wèn)題的鮮明立場(chǎng)。為了防止美國進(jìn)一步干涉老撾內政,侵犯老撾主權,陳毅強調指出:老撾問(wèn)題有兩個(gè)方面。國內方面是實(shí)現民族團結,成立聯(lián)合政府,實(shí)行中立政策,這是老撾內部有關(guān)各方能夠自己協(xié)商解決的;國際方面是有關(guān)各國承擔義務(wù),切實(shí)保證老撾的獨立和中立,這是本次日內瓦會(huì )議應當完成的任務(wù)。發(fā)言的最后,陳毅表示:中國政府愿意同與會(huì )各國一起,共同為和平解決老撾問(wèn)題貢獻力量。他的發(fā)言立場(chǎng)鮮明,觀(guān)點(diǎn)明確,給與會(huì )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多家瑞士報紙評論認為,陳毅的發(fā)言是“積極、得體、和解的”。

517日,著(zhù)名的《紐約時(shí)報》發(fā)表了一篇題為《老撾和不幸的城市》的社論文章。文中指出,日內瓦是“一個(gè)不幸的城市”,“1954年,我們美國人曾經(jīng)在這里勉強地同中國共產(chǎn)黨坐在一起開(kāi)會(huì )”。向來(lái)以奉行強硬“遏制”政策著(zhù)稱(chēng)的美國國務(wù)卿杜勒斯,率領(lǐng)美國代表團不得不同周恩來(lái)率領(lǐng)的中國代表團坐在一起開(kāi)會(huì )。在1954年日內瓦會(huì )議的第一天中午,當周恩來(lái)走進(jìn)休息廳同各國代表一一寒暄時(shí),杜勒斯為了避免同周恩來(lái)接觸,趕緊找借口溜了出去。此后,杜勒斯索性再也不到休息廳去了?!爸芏鱽?lái)嚇跑了杜勒斯”——這是當時(shí)傳遍日內瓦外交界的笑話(huà)。

無(wú)獨有偶。在1961年日內瓦會(huì )議的第一天,當中國代表團團長(cháng)陳毅正同各國代表一起坐在休息廳等候會(huì )議開(kāi)始時(shí),美國國務(wù)卿臘斯克為了避免同陳毅和中國代表團碰面,帶著(zhù)美國代表團從會(huì )議室的側門(mén)進(jìn)入會(huì )議廳,坐在空蕩蕩的大廳里靜候會(huì )議開(kāi)始。

■“能下圍棋善做眼”■

1961517日,臘斯克在大會(huì )發(fā)言中提出,要保證“老撾中立”首先就要弄清“中立”的含義。于是,他大談所謂“中立”的定義,并列舉其“要點(diǎn)”,但是緊接著(zhù)又聲明:在老撾境內實(shí)現“有效?;稹敝?,美國代表團不準備進(jìn)入關(guān)于“老撾中立”問(wèn)題的實(shí)質(zhì)性討論環(huán)節。這是美國代表團阻撓日內瓦會(huì )議取得實(shí)質(zhì)性進(jìn)展的連環(huán)套,他們在會(huì )議上輪番使用“中立定義”和“有效?;稹边@兩張牌。

               

臘斯克所謂的“中立定義”,實(shí)質(zhì)是要求成立一個(gè)具有無(wú)上權力的國際監督機構去全面管制老撾內政,鎮壓老撾民族民主運動(dòng)。這種露骨的做法,引起了中立國家代表團的反感,就連英法兩國的代表也沒(méi)有第一時(shí)間附和美方的言論。英國《星期日電訊報》評論說(shuō):臘斯克的“中立定義”,“是已故的杜勒斯慣于非常熱心敲打的那個(gè)破鐘的回聲”。法國《世界報》則評論說(shuō),在對老撾中立實(shí)行國際監察問(wèn)題上,“不能像美國走得那么遠”。陳毅看準了這種情況,在523日會(huì )議第二輪發(fā)言中,風(fēng)趣地說(shuō)“能下圍棋善做眼”。實(shí)際上,陳毅在第一次發(fā)言中已經(jīng)做了一對“眼”,把老撾問(wèn)題分成了國內方面和國際方面。在第二次發(fā)言中,陳毅指出,臘斯克的“中立定義”是“一種強加于人的不道德的中立”。解決老撾問(wèn)題必須以1954年的日內瓦協(xié)議為基礎,尊重老撾的獨立和主權,切實(shí)保證老撾的中立,不以任何形式干涉老撾內政;由老撾人自己解決內部問(wèn)題,與會(huì )各方切實(shí)遵守共同協(xié)議。這些原則為簽署保證老撾真正獨立和中立的國際協(xié)議樹(shù)立了準則,后來(lái)日內瓦會(huì )議就是圍繞上述這些原則展開(kāi)實(shí)質(zhì)性談判的。

至于所謂的“有效?;稹?,則是美國代表團阻撓日內瓦會(huì )議進(jìn)入實(shí)質(zhì)性談判階段的“有效法寶”。在日內瓦會(huì )議舉行的第一個(gè)月,美國代表團多次以老撾沒(méi)有實(shí)現“有效?;稹睘橛?,拒絕討論確保老撾實(shí)現獨立和中立的具體措施。美國代表團無(wú)理鬧三分的做法,引發(fā)了大多數代表團的不滿(mǎn)。陳毅抓住這個(gè)有利時(shí)機,在61日的會(huì )議上集中火力駁斥美國代表的可笑借口。他指出,國際監察委員會(huì )出具的兩次報告,都表明老撾境內已經(jīng)實(shí)現有效?;?,個(gè)別地區仍存的軍事沖突是由于美國向老撾愛(ài)國陣線(xiàn)所屬區域空投叛軍所致。老撾三方組成的軍事談判小組已在逐一討論個(gè)別地區?;饐?wèn)題。問(wèn)題的關(guān)鍵在于美國應立即停止對老撾的軍事干涉。對于陳毅的駁斥,新任美國代表團團長(cháng)哈里曼無(wú)言以對,不置可否。

■“我們有條件能夠最終達成協(xié)議”■

19615月底到6月中旬,日內瓦會(huì )議未能取得絲毫進(jìn)展,有時(shí)甚至因為各種緣故接連休會(huì )多天。但是,在這3個(gè)多星期里,會(huì )場(chǎng)外的斗爭卻在緊張而激烈地進(jìn)行著(zhù)。美蘇兩國首腦在維也納的會(huì )談和老撾三親王在蘇黎世的會(huì )談更是增加了斗爭的復雜性。

63日和4日,肯尼迪和赫魯曉夫在奧地利維也納就當時(shí)的重大國際問(wèn)題和雙邊問(wèn)題進(jìn)行談判,其中涉及柏林問(wèn)題、裁軍問(wèn)題、美蘇兩國關(guān)系正?;瘑?wèn)題。老撾獨立問(wèn)題也是他們會(huì )談的內容之一。美國政府企圖在維也納單方面決定日內瓦會(huì )議的結果。這也正是美國代表團遲遲不肯在日內瓦會(huì )議中展開(kāi)實(shí)質(zhì)性討論的根本原因。蘇聯(lián)方面把寶押在成立老撾聯(lián)合政府上面,有意對美國提出的無(wú)理要求作出讓步,以爭取盡快達成協(xié)議。

陳毅及時(shí)注意到美蘇首腦會(huì )談可能包含的危險性,事先特意囑咐代表團發(fā)言人:如果外國記者問(wèn)及中國對維也納會(huì )談的評價(jià),只能表示有保留地關(guān)心。后來(lái),陳毅離開(kāi)日內瓦歸國途中,在莫斯科會(huì )見(jiàn)赫魯曉夫時(shí),后者毫不掩飾地說(shuō):“我確實(shí)害怕戰爭。星星之火會(huì )導致世界大戰,毀滅整個(gè)人類(lèi)?!碧K方的這個(gè)弱點(diǎn),在維也納會(huì )談中被肯尼迪注意到了。但是肯尼迪“要價(jià)”太高,赫魯曉夫也不敢輕易答應,結果雙方?jīng)]有達成最終協(xié)議。雙方在發(fā)表的聯(lián)合聲明中,對老撾問(wèn)題只寫(xiě)了“支持老撾人自己選擇政府,承認在老撾有效?;鸬闹匾浴边@樣模棱兩可的話(huà)。

在美蘇維也納會(huì )談期間,陳毅利用日內瓦會(huì )議休會(huì )期展開(kāi)了廣泛的場(chǎng)外活動(dòng)。他先后分別同英國、法國、印度、柬埔寨等國的代表進(jìn)行了友好的會(huì )晤,一方面促使會(huì )議及時(shí)轉入實(shí)質(zhì)性討論階段,一方面促成老撾三方領(lǐng)導人實(shí)現會(huì )晤。在會(huì )談中,陳毅態(tài)度鮮明、坦率誠懇、有理有據,給各代表團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維也納會(huì )談結束之后,陳毅又同蘇聯(lián)、越南民主共和國、波蘭等國的代表團會(huì )談,決定繼續堅持之前幾方協(xié)商過(guò)的方案,想方設法迫使美國支持老撾三親王會(huì )晤,并同意日內瓦會(huì )議轉入實(shí)質(zhì)性討論階段。

68日,富馬親王和蘇發(fā)努馮親王同時(shí)抵達日內瓦,給會(huì )議進(jìn)程帶來(lái)了新的推動(dòng)力。陳毅到機場(chǎng)歡迎兩位親王,隨后又專(zhuān)程拜訪(fǎng)富馬親王。美國代表團沒(méi)有到機場(chǎng)歡迎。當美國代表團團長(cháng)哈里曼前往富馬親王住處拜訪(fǎng)時(shí),富馬親王正在同陳毅會(huì )談。哈里曼進(jìn)也不能,退也不是,十分尷尬,只好待在另一間房子里等待陳毅和富馬親王談話(huà)結束。第二天,日內瓦的報紙紛紛報道:陳毅元帥棋高一著(zhù),哈里曼先生遲了一步。

美蘇維也納會(huì )談無(wú)果之后,大家的注意力逐漸集中到老撾三親王會(huì )晤上來(lái)。美國方面竭力阻撓三親王順利會(huì )面,先是指使文翁遲遲不到瑞士來(lái),后來(lái)又要文翁只同意和富馬見(jiàn)面而拒絕和蘇發(fā)努馮會(huì )晤。陳毅以極大的耐心多次同柬埔寨、印度、法國等國代表磋商,爭取他們對三親王會(huì )晤的支持。619日,老撾三親王終于在瑞士蘇黎世碰面。陳毅專(zhuān)門(mén)派了代表團的工作人員前往蘇黎世,同富馬親王和蘇發(fā)努馮親王保持密切的聯(lián)系。三親王在會(huì )談中對成立老撾民族團結政府、實(shí)現老撾獨立和中立等內部問(wèn)題達成了原則性協(xié)議。至此,美方再也沒(méi)有任何借口阻撓日內瓦會(huì )議轉入實(shí)質(zhì)性談判了。

事實(shí)上,從612日開(kāi)始,盡管美國和文翁-諾薩萬(wàn)集團仍然拒絕參與進(jìn)來(lái),但已經(jīng)有多個(gè)代表團先后在會(huì )議發(fā)言中談到了如何保證老撾獨立和中立這一實(shí)質(zhì)性問(wèn)題。當時(shí)擺在與會(huì )者面前的有兩個(gè)草案:一個(gè)是經(jīng)中、蘇、越等國事前協(xié)商而由蘇聯(lián)代表團在大會(huì )上提出的草案,一個(gè)是法國代表團提出的草案。陳毅率先對這兩個(gè)草案發(fā)表意見(jiàn),聲明支持蘇聯(lián)草案,認為它可以作為日內瓦會(huì )議最終協(xié)議的基礎。法國草案擴大了國際監察委員會(huì )的職權范圍,這不符合1954年日內瓦協(xié)議確定的“不干涉老撾內政”的基本原則。

老撾三親王會(huì )晤開(kāi)始后,美國代表看到日內瓦會(huì )議的走勢已不受自己控制,于是就在620日的會(huì )議上拋出了一個(gè)由國際監察委員會(huì )全面接管老撾的新草案。這個(gè)草案是對臘斯克提出的“中立定義”的“要點(diǎn)”的具體化,主張把老撾的外交、內政、軍事和經(jīng)濟都置于一個(gè)所謂的國際機構的管制之下。會(huì )后許多記者詢(xún)問(wèn)美國代表團,美方既然提出了這樣一個(gè)新草案,是否表明美國代表團已放棄了原來(lái)的主張,同意進(jìn)入實(shí)質(zhì)性討論。對此,美國代表團發(fā)言人閃爍其詞,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美方的做法引起與會(huì )各方的嘩然,多個(gè)代表團聲明表示反對。美國由此被迫同意會(huì )議進(jìn)入實(shí)質(zhì)性討論階段。

626日的會(huì )議上,陳毅作第五次大會(huì )發(fā)言。他首先指出,美國提出的新草案侵犯老撾的獨立和主權,使老撾實(shí)際上淪為被保護國,根本不能作為會(huì )議下一步討論的合法基礎。陳毅說(shuō):“在20世紀60年代,難道還有人幻想,用保護的名義來(lái)奴役另外一個(gè)國家?這種做法,是行得通的嗎?”他強調指出:老撾內部問(wèn)題已由三親王達成了協(xié)議。我們各代表團也都同意保留1954年協(xié)議規定的由印度、波蘭、加拿大組成的國際監察委員會(huì )。由該國際監察委員會(huì )按照老撾有關(guān)方面所達成的?;饏f(xié)議,對老撾?;饘?shí)行監督。

最后,陳毅呼吁與會(huì )各方:“我們有條件能夠最終達成協(xié)議。我們應為此而不懈努力?!标愐惆凑涨笸娈惖姆结?,把各方代表發(fā)言中的建設性意見(jiàn)綜合歸納起來(lái),兼收并蓄,得出各方發(fā)言的“最大的公約數”,充分展現了平等協(xié)商的精神,得到了與會(huì )各方代表的普遍好評,從而一掃會(huì )議步履維艱、眾說(shuō)紛紜、莫衷一是的沉悶局面,極大地振奮了與會(huì )者的精神。

■“決定每一個(gè)國家的命運的,歸根到底只能是這個(gè)國家的人民”■

19616月底,日內瓦會(huì )議雖然距離最終達成協(xié)議還有很長(cháng)一段路要走,但由于中國代表團和其他所有希望老撾實(shí)現獨立、和平、中立的代表團的共同努力,終于突破了美國代表團設置的重重障礙,打開(kāi)了簽署最終協(xié)議的大門(mén)。在這種情況下,中共中央指示陳毅暫時(shí)回國處理其他事務(wù),日內瓦協(xié)議具體條款的協(xié)商事宜留給代表團的其他負責同志處理。

確定歸國日期后,陳毅在中國代表團駐地舉行了隆重的招待會(huì ),邀請參加日內瓦會(huì )議的各個(gè)代表團、參加會(huì )議采訪(fǎng)的各國記者和日內瓦會(huì )議的服務(wù)人員參加。文翁-諾薩萬(wàn)集團也派出了代表參加,只有美國代表團缺席。各界來(lái)賓濟濟一堂,受到了中國代表團的熱情接待。陳毅宣布招待會(huì )開(kāi)始后,就四處走動(dòng),與來(lái)賓們熱情交談??腿藗冞B連稱(chēng)贊陳毅和中國代表團為日內瓦會(huì )議順利進(jìn)行作出的重要貢獻。參加會(huì )議采訪(fǎng)的各國記者也紛紛趁著(zhù)這個(gè)難得的采訪(fǎng)機會(huì ),圍到陳毅身邊提出各種各樣的問(wèn)題。陳毅來(lái)者不拒,對答如流。整個(gè)招待會(huì )氣氛熱烈、生動(dòng)活潑,一直持續到深夜,客人們才盡興而歸。這是1961年日內瓦會(huì )議期間舉行的最盛大、最成功的一次招待會(huì )。

73日,陳毅在日內瓦會(huì )議上作最后一次大會(huì )發(fā)言。他誠懇地呼吁與會(huì )各方求同存異,爭取盡快達成相應的國際協(xié)議。第二天,陳毅就乘專(zhuān)機離開(kāi)日內瓦,轉道莫斯科回國了。

在日內瓦期間,陳毅先后參加了27次會(huì )議。他同與會(huì )的除美國和南越外的各方代表團廣泛接觸、友好協(xié)商,多次到各國代表團駐地拜訪(fǎng),同有些代表團的會(huì )談甚至達四五次之多。中國代表團幾乎天天都在接待各個(gè)代表團的來(lái)訪(fǎng)。許多在正式會(huì )議上未能得到解決的問(wèn)題,在會(huì )場(chǎng)外的商談中陸續得到了解決。陳毅以熱情幽默、平易近人的風(fēng)度,贏(yíng)得了與會(huì )人士的普遍尊重。

日內瓦既是一個(gè)國際會(huì )議中心,又是一個(gè)游覽勝地。在日內瓦期間,陳毅仍然像在戰場(chǎng)上打仗那樣,成竹在胸,從容不迫。到日內瓦不久,他就專(zhuān)程瞻仰了列寧在那里的故居。參觀(guān)完后,陳毅還興致勃勃地賦詩(shī)一首。其中寫(xiě)道:“六十年來(lái)變化多,預言一一盡無(wú)訛?!边@首詩(shī)高度評價(jià)了革命導師列寧的思想學(xué)說(shuō)和科學(xué)預見(jiàn),字里行間充滿(mǎn)了革命的樂(lè )觀(guān)主義精神。

五四運動(dòng)后,陳毅曾前往法國勤工儉學(xué)。其間,他閱讀了原籍為瑞士的法國資產(chǎn)階級思想先驅盧梭的大量著(zhù)作。這次到日內瓦,他專(zhuān)程憑吊了羅尼河上以盧梭命名的小島,并寫(xiě)詩(shī)稱(chēng)頌:“……我來(lái)吊汝無(wú)多語(yǔ),雪嶺明湖萬(wàn)古情?!斈曛?zhù)作曾名世,汝是弱者代言人?!?/span>

日內瓦南面是終年積雪的勃朗峰,整座城市是沿著(zhù)風(fēng)景秀麗的萊芒湖湖濱建設起來(lái)的。在繁忙的外交活動(dòng)之余,陳毅擠出時(shí)間同代表團的成員一起泛舟湖上,海闊天空地閑話(huà)古今中外。一張一弛,有勞有逸,陳毅就是這樣帶領(lǐng)中國代表團的同志們在日內瓦工作和生活的。陳毅歸國后,在中國代表團和有關(guān)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日內瓦會(huì )議開(kāi)始對相關(guān)國際協(xié)議的具體內容逐條展開(kāi)討論。最終,會(huì )議通過(guò)了由中、蘇、印、英、法五國代表組成的起草委員會(huì )提出的協(xié)議文本。19627月初,陳毅再次奉命前往日內瓦,出席日內瓦會(huì )議的閉幕大會(huì )。在會(huì )議的最后發(fā)言中,陳毅說(shuō):“在我們這個(gè)時(shí)代,國家不分大小,決定每一個(gè)國家的命運的,歸根到底只能是這個(gè)國家的人民?!边@是對歷時(shí)一年又兩個(gè)月的第二次日內瓦會(huì )議的精彩總結?!?/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