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將帥風(fēng)采

劉華清與海軍裝備現代化
來(lái)源:黨史博覽  作者:吳殿卿  點(diǎn)擊次數:

1982年8月,劉華清由解放軍副總參謀長(cháng)任上調任海軍司令員。

履任甫始,劉華清即在海軍黨委擴大會(huì )上開(kāi)誠布公地表示:“是不是一支現代化海軍,有一個(gè)非常簡(jiǎn)明的物質(zhì)標準,就是看你是否具有現代化武器裝備?!薄爱斔玖畹娜艘欢ㄒパb備,不然拿什么去作戰!”正是在這種理念指導下,在掌管海軍五年多(1987年11月調任中央軍委副秘書(shū)長(cháng))時(shí)間里,劉華清大抓海軍裝備建設,使海軍部隊實(shí)現了現代化轉型,并為由此始直至21世紀初葉中國海軍部隊的大發(fā)展,奠定了堅實(shí)的基礎。

■抓住契機,建立海軍裝備論證機構■

■“難度肯定有,我們可以統籌規劃,多方面做做工作”■

1975年,時(shí)任海軍司令部副參謀長(cháng)的劉華清已敏銳地看到了海軍裝備建設中存在的嚴重問(wèn)題。離開(kāi)海軍前,他在向軍委領(lǐng)導呈送的《關(guān)于海軍裝備問(wèn)題的匯報》中寫(xiě)道:“海軍這樣復雜的軍種不重視技術(shù)建設是不堪設想的。我們搞了多年海軍還是陸軍概念多,對海洋不研究,不學(xué)基本知識,又不到實(shí)踐中去,加上腦子里形而上學(xué)的東西多,就不可能把海軍的事情辦好。我們應很好總結自己的經(jīng)驗,接受教訓,今后十年不能再走大彎路,小彎路也不應走,也不應走老路?!?/span>

不走彎路,從根本上解決問(wèn)題,就是要加強技術(shù)建設,要有專(zhuān)門(mén)機構對海軍裝備建設做系統論證研究。遺憾的是,這一意見(jiàn)在當時(shí)沒(méi)有引起足夠重視。離開(kāi)海軍后,他先是任總參謀長(cháng)助理,繼而任副總參謀長(cháng),分工負責全軍裝備工作。因此,接手海軍工作后,他的第一個(gè)想法就是:抓住軍隊體制改革、精簡(jiǎn)整編的契機,盡快把海軍裝備論證機構建立起來(lái)。

1982年9月29日上午,劉華清以海軍司令員身份第一次主持召開(kāi)了海軍首長(cháng)集體辦公會(huì ),議題為傳達軍委新頒布的軍隊體制改革、精簡(jiǎn)整編方案,研究海軍精簡(jiǎn)整編方案。會(huì )議結束后,他將分工負責精簡(jiǎn)整編工作的副司令員楊國宇留下,開(kāi)門(mén)見(jiàn)山地問(wèn)道:“以現在的方案,能不能在大格局不變的情況下,在海軍機關(guān)增編一個(gè)直屬單位,負責海軍裝備論證工作?”

楊國宇問(wèn):“什么級別?多少人?”

劉華清說(shuō):“把現有分散的幾個(gè)裝備研究所、室統起來(lái),軍級?!?/span>

楊國宇說(shuō):這是件大事。前兩年,葉飛司令員也考慮過(guò)這個(gè)問(wèn)題。當時(shí)曾多次向國務(wù)院、軍委機關(guān)請示,成立一個(gè)裝備研究機構,同時(shí)建議將第七研究院的艦船總體論證部劃歸海軍建制??陬^反映與正式呈文,加起來(lái)有七八次,最后機構沒(méi)有批,只是從七院調給海軍幾個(gè)人,陸續成立了海軍武器裝備系統研究所、雷達聲吶裝備研究所、特種飛機研究所等幾個(gè)單位?,F在來(lái)看,八九個(gè)所、室各自為政很難發(fā)揮作用,非常需要有一個(gè)機構統管起來(lái),只是這次部隊精簡(jiǎn)幅度大,增加這一機構會(huì )更加困難。

劉華清說(shuō):“難度肯定有,我們可以統籌規劃,多方面做做工作。你考慮一下,我們再安排時(shí)間議議?!?/span>

10月5日,劉華清主持海軍首長(cháng)集體辦公會(huì )議,研究成立海軍裝備論證機構問(wèn)題。開(kāi)始,多數海軍領(lǐng)導不贊成。大家比較一致的看法是,海軍需要這樣一個(gè)單位不錯,但現在成立不是時(shí)候。理由很明白:此次全軍部隊大裁減,原大軍區級別的炮兵、裝甲兵、通信兵機關(guān),均降格為總參的二級部,鐵道兵、工程兵幾十萬(wàn)部隊從建制上撤銷(xiāo),官兵轉業(yè)地方。海軍部隊員額也減少近1/4,相當一批單位要分別降格、縮編、撤編。這種情況下,在精簡(jiǎn)重點(diǎn)的海軍機關(guān)增編一個(gè)純研究性質(zhì)的軍級單位,軍委同意的可能性很小。

大家發(fā)表意見(jiàn)后,劉華清作了說(shuō)明:這件事確有難度,但需要,再難也要辦!海軍裝備技術(shù)復雜,隨著(zhù)科學(xué)技術(shù)的進(jìn)步今后會(huì )越來(lái)越復雜。單憑經(jīng)驗和主觀(guān)感覺(jué)下決心、拍腦袋作決策,無(wú)論如何是不行的。我們馬上要進(jìn)行裝備清理整頓,制定裝備發(fā)展規劃,許多課題都需要論證。這個(gè)機構不能再拖了!最后,他綜合大家的意見(jiàn),提出:一是總部規定的精簡(jiǎn)員額不變,新建機構人員在海軍定編員額內解決;二是以現有的幾個(gè)裝備研究所、室為基礎,選調真正能干事、有研究能力的技術(shù)力量充實(shí),搞一個(gè)軍的架子管起來(lái)。大家一致贊同這一意見(jiàn)。最后,關(guān)于機構名字,劉華清說(shuō),可以暫定“海軍裝備論證研究中心”(以下簡(jiǎn)稱(chēng)“論證中心”),不準確以后可以改。


1987年10月,劉華清(左二)在東海艦隊視察

■“盡快下發(fā)組建命令,爭取下半年正式投入工作”■

會(huì )后,海軍機關(guān)業(yè)務(wù)部門(mén)成立了論證中心方案擬制小組,展開(kāi)工作。數日后,劉華清召見(jiàn)了小組成員,聽(tīng)取他們的匯報并作了具體指示。當匯報人員談到機關(guān)很大一部分人對成立論證機構不理解,覺(jué)得在部隊機關(guān)大精簡(jiǎn)的時(shí)候耗費精力搞這樣一個(gè)上不管飛機上天、下不管艦艇出海的純研究機構,意義不大。有人甚至認為是為安置超編的軍、師級干部。劉華清嚴肅地指出:這些言論是缺乏戰略眼光的表現!作為海軍機關(guān)的干部,特別是司令部、裝備部的同志,尤其不應有這樣的想法。但這些想法很有代表性,海軍機關(guān)有,總部機關(guān)也會(huì )有。他說(shuō):你們要把這些思想反映梳理一下,在呈報方案時(shí)作重點(diǎn)說(shuō)明。必要時(shí),專(zhuān)門(mén)去總參業(yè)務(wù)部門(mén)作個(gè)匯報。

此后不久,劉華清到總參謀部,將成立裝備論證機構的意圖、方案,向主管精簡(jiǎn)整編工作部門(mén)領(lǐng)導作了說(shuō)明,向軍委首長(cháng)作了匯報。征得總部機關(guān)基本認可后,海軍黨委向軍委呈報《海軍體制改革精簡(jiǎn)整編方案》時(shí),一并呈報了《關(guān)于成立海軍裝備論證研究中心的請示》,還成立了由楊國宇、李景兩位副司令員分別任組長(cháng)、副組長(cháng)的籌建領(lǐng)導小組,啟動(dòng)籌備工作。

1983年2月13日,總參謀部在下達《關(guān)于海軍體制改革精簡(jiǎn)整編方案的批復》的同時(shí),批復同意了組建海軍裝備科研論證機構的請示:“同意將現有的武器裝備系統研究所等科研單位合并成立海軍裝備科研論證機構,暫稱(chēng)‘海軍裝備論證研究中心’,為相當軍級單位?!薄岸c(diǎn)在北京市,并同意將撤編的海軍司令部通信團機關(guān)及直屬隊調歸論證中心?!苯拥轿募?,籌備小組立即電話(huà)報告給在部隊視察的劉華清。他當即指示:“抓緊籌建工作,盡快下發(fā)組建命令,爭取下半年正式投入工作?!?/span>

由于籌建工作領(lǐng)導小組提前進(jìn)入,各方面準備比較充分,論證中心組建工作進(jìn)展很快。4月8日,由海軍裝備技術(shù)部主持,在海司通信團禮堂召開(kāi)了“通信團精簡(jiǎn)整編暨與論證中心交接大會(huì )”。會(huì )上,公布了海軍根據總參謀部批復下達的通信團撤編命令,履行了將營(yíng)房、裝備等移交論證中心的手續,公布了論證中心編制方案及其機關(guān)各大部第一批干部任職命令。至6月底,論證中心機關(guān)技術(shù)部、政治部、后勤部等機關(guān)各大部,艦艇論證研究所和戰役戰術(shù)論證研究室的領(lǐng)導干部基本配齊。難度最大的科技干部選調工作,由于劉華清明確表態(tài)“論證中心調人,只要看準、確實(shí)需要,機關(guān)、院校都必須支持,其他部隊、地方的,也要積極協(xié)商”,進(jìn)展也比較順利。各研究所所長(cháng)、副所長(cháng)配的都是科技干部,研究人員中很大一部分是海軍各院校學(xué)術(shù)骨干。通過(guò)海軍首長(cháng)出面協(xié)調做工作,擔綱中國第一臺軍用電子數字計算機研制的國防科技大學(xué)教授柳克俊,也被調到論證中心任總工程師。

很快,中央軍委頒發(fā)命令,任命籌建辦公室負責人余淼為論證中心主任,海軍司令部機要局局長(cháng)俞俠為政治委員。在海軍機關(guān)各大部積極支持下,論證中心機關(guān)辦公室、宿舍用房、科研設備,在原通信團和幾個(gè)研究所營(yíng)房基礎上通過(guò)突擊整修,也因陋就簡(jiǎn),基本就緒。

7月5日,論證中心在機關(guān)臨時(shí)辦公地點(diǎn)舉行了成立暨第一次工作會(huì )議。會(huì )議明確了論證中心機關(guān)和各研究所、室的使命任務(wù)、職責分工,并部署了下半年工作。9日,劉華清與海軍政委李耀文等海軍首長(cháng)及海軍司、政、后、裝等各大部領(lǐng)導,一起來(lái)到論證中心臨時(shí)辦公地點(diǎn),接見(jiàn)了出席會(huì )議的全體人員。劉華清說(shuō),論證中心是海軍的高級技術(shù)智囊,是海軍黨委、機關(guān)的咨詢(xún)機構?,F在剛開(kāi)始組建,人力不足,設備不全,困難很多,有些論證研究一下子都搞起來(lái)不可能。但不要等,要邊組建邊工作,逐步發(fā)展。同時(shí),他向在場(chǎng)的海軍機關(guān)各大部領(lǐng)導提出,都要各盡其責、各盡所能支持論證中心的工作。海后、海裝要認真研究,合理使用裝備費、科研費和工程費,支持論證中心盡快搞好基本建設。

成立大會(huì )后,論證中心以綜合辦公大樓為主的基建工程先后啟動(dòng),購置儀器、設備等業(yè)務(wù)也全面展開(kāi)。按照邊建邊干的精神,部分急需課題的論證研究率先上馬。經(jīng)過(guò)半年多突擊工作,至1984年1月,論證中心基本建設、業(yè)務(wù)建設初步就緒。第二代導彈核潛艇、第二代驅逐艦及輕型護衛艦等多種裝備的戰術(shù)技術(shù)論證或補充論證任務(wù),以及“七五”計劃裝備建設規劃制定等任務(wù),先后展開(kāi)。在此后兩年多時(shí)間里,論證中心各研究所、室先后承擔了220多項論證研究課題,完成了護衛艦艇、潛艇、快艇,以及多型導彈、魚(yú)水雷、電子對抗、艦艇動(dòng)力等18項武器裝備發(fā)展體制系列、型譜的論證研究。至1985年底,論證中心已有5項研究成果獲國家科技進(jìn)步獎,17項獲軍隊級科技獎。051型驅逐艦加裝直升機系統工程等裝備改進(jìn)提高應用課題,也圓滿(mǎn)完成任務(wù)。

論證中心工作走上正軌后,海軍于1985年7月報經(jīng)中央軍委批準,成立了海軍軍事學(xué)術(shù)研究所。同時(shí),海軍黨委作出決定,海軍各院校要發(fā)揮在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師資力量和教學(xué)科研設施等方面的優(yōu)勢,建成科研基地,既搞教學(xué)又搞科研,在培養軍事人才的同時(shí),協(xié)同論證中心結合專(zhuān)業(yè)教學(xué)開(kāi)展科研工作。至此,加上由離退休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骨干為主成立的海軍學(xué)術(shù)研究委員會(huì )、科學(xué)技術(shù)研究委員會(huì ),海軍裝備論證研究已形成一個(gè)學(xué)科齊全、分工明確、相互支持的完整體系,海軍裝備發(fā)展、海軍建設進(jìn)入了科學(xué)決策的軌道。

■按“頂用”標準,大刀闊斧清理整頓裝備■

■“像這樣的艇還留它干什么?”■

接手海軍工作不久,劉華清即結合視察部隊對海軍艦艇裝備進(jìn)行了一次全面考察。他意識到,近些年海軍的艦艇裝備雖然有了不小發(fā)展,但長(cháng)期存在的一些問(wèn)題、弊端,卻依舊沒(méi)有解決。特別是艦艇部隊中,輔助船只數量大(占全部艦艇的61%),戰斗艦艇少,而戰斗艦艇中性能低下的小艇多,有新技術(shù)含量的主力戰艦少;航空部隊中,作戰半徑有限的一般飛機多,適應??兆鲬鸬奶胤N飛機少;等等。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這些問(wèn)題顯得越發(fā)突出。多年后談起當時(shí)的感受,劉華清說(shuō),一路走著(zhù),看到一些軍港碼頭上幾十艘、上百艘小艇像一群小鴨子一樣破破爛爛擺在那里,心里很不是滋味??窟@樣的裝備怎能打得了現代化的戰爭?由此,劉華清下定決心:結合部隊編制體制調整對海軍艦艇裝備進(jìn)行一次全面的清理整頓。

1983年1月,海軍黨委五屆五次全會(huì )在北京召開(kāi)。根據劉華清的提議,會(huì )議專(zhuān)題研究了艦艇裝備清理整頓問(wèn)題,并決定將其作為當年海軍裝備建設的中心工作。劉華清在全會(huì )上說(shuō),鄧小平主席指示“建立一支強大的具有現代戰斗能力的海軍”,強調部隊要頂用、有戰斗能力,能夠在近海范圍作戰。怎樣才能達到這個(gè)目標?要達到這個(gè)目標,軍隊就要有與當代科學(xué)技術(shù)水平相適應,能擔負相應作戰任務(wù)、與具有現代化裝備的敵人作戰的武器裝備?,F代化的武器裝備是現代化海軍最簡(jiǎn)明的物質(zhì)標準。按照這個(gè)標準,我們的裝備差距還很大。由于國家經(jīng)濟能力和技術(shù)水平的限制,我們部隊目前艦艇裝備水平還比較低,相當一批艦艇噸位小、試航性差,在近岸活動(dòng)馬馬虎虎,真正出海作戰不行。我們必須下大決心,盡快改變這種局面!但當前,國家經(jīng)濟正在調整時(shí)期,撥給國防建設的經(jīng)費不多,分配給海軍的更少。這就要求我們必須區分輕重緩急,把有限的經(jīng)費切實(shí)用好,搞好主戰裝備建設。為此,海軍年內要對現役艦艇裝備進(jìn)行一次全面的清理整頓,一些無(wú)力承擔戰斗執勤任務(wù)的老、舊、雜、小艇船及相關(guān)裝備,該淘汰的淘汰,該退役的要退役。如老式護衛艦和獵潛艇等,長(cháng)期出不了海但又占兵員又占修理費,要堅決淘汰報廢。

遵照這一指示精神,海司、海裝的業(yè)務(wù)部門(mén)于1983年初就組織人對各艦隊艦艇裝備進(jìn)行了全面的調查摸底,并據此提出了淘汰一批艦艇裝備的初步意見(jiàn)。文件尚未上報,機關(guān)議論就來(lái)了。有的干部提出:“許多艦艇使用時(shí)間不長(cháng),淘汰掉太可惜了!”也有人擔心:“一次退役這么多艦艇,沒(méi)有新裝備替補,有了戰事怎么辦?”很快,艦隊、基地業(yè)務(wù)部門(mén)反映,部隊官兵中類(lèi)似看法也不少。獲悉這些反映,劉華清在海軍機關(guān)各大部領(lǐng)導參加的大交班會(huì )上專(zhuān)門(mén)講了裝備清理整頓問(wèn)題。他說(shuō):“軍隊歷來(lái)講‘兵貴精不貴多’,在現代條件下,這話(huà)尤其正確。有部分艦船使用年限不長(cháng),退役淘汰好像是浪費,很可惜,但如果保留下來(lái),承擔不了訓練執勤任務(wù),常年駐泊在碼頭上,管理需要人,維修需要錢(qián),是更大的浪費?!彼M(jìn)一步指示:“對這些思想反映要加強教育,裝備整頓工作要繼續做好。要把工作做細些,把情況切實(shí)弄清楚,排排隊。聽(tīng)說(shuō)有的基地近鄰的兩個(gè)碼頭就有十幾條小艇??吭谀抢?,出不了海已多年了,但還要按時(shí)機械檢試。像這樣的艇還留它干什么?”

經(jīng)過(guò)各艦隊研究核實(shí),海軍于1983年9月16日報經(jīng)中央軍委、總參謀部批準,集中淘汰、退役老式獵潛艇、護衛艇、各種輔助船等各型艦艇(船)179艘。這次退役處理的艦艇,基本上都是長(cháng)期停泊不動(dòng)的小艇(船),部隊減輕負擔,普遍反映較好。接下來(lái),隨著(zhù)部隊編制體制改革深化、全軍百萬(wàn)大裁軍,海軍先后又報請軍委、總參批準,進(jìn)行了四次較集中的艦艇裝備清理:第一次是1984年9月9日、10月13日,分別報廢飛機119架,退役艦艇(船)41艘;第二次是1986年6月6日,退役艦艇(船)338艘;第三次是1987年3月21日,退役艦艇(船)243艘;第四次是1988年1月5日,退役艦艇(船)47艘。在劉華清的領(lǐng)導下,5年多時(shí)間里,海軍先后5次退役、淘汰各型艦艇(船)總計達848艘,各型飛機119架,另有配套裝備及各型老式火炮若干門(mén)。這些艦艇裝備退役,緩解了碼頭泊位的緊張狀況,節省了數目可觀(guān)的維修經(jīng)費。同時(shí)騰出大量兵員,在保證主戰艦艇齊裝滿(mǎn)員的基礎上,將部分干部戰士送進(jìn)海軍院校培訓,為艦艇升級換代、接收新的艦艇裝備儲備了技術(shù)骨干。

與此同時(shí),海軍各部隊按照海軍統一部署對“文化大革命”期間按照臨戰精神和“山、散、洞”要求建設的各種洞庫與艦艇基地、碼頭、泊位,也進(jìn)行了清理整頓。部分缺乏戰略設想和長(cháng)遠規劃,布局不合理,無(wú)法停泊大型艦艇、飛機的碼頭、機場(chǎng),堅決停工下馬。節省下來(lái)的經(jīng)費,有計劃地轉移到關(guān)鍵性建設項目和補缺配套工程建設上。

■ “要進(jìn)行一次裝備建設總動(dòng)員” ■

為深入搞好裝備清理整頓,開(kāi)創(chuàng )海軍裝備建設新局面,海軍于1984年1月6日至11日在北京召開(kāi)了裝備技術(shù)工作會(huì )議。會(huì )前,劉華清明確指示,這次會(huì )議的目的就是“要進(jìn)行一次裝備建設總動(dòng)員”?;诖?,出席會(huì )議人員有海軍各級裝備系統的干部,軍以上單位、直屬院校和海直機關(guān)各大部領(lǐng)導。另外,還邀請了總參謀部、國防科工委有關(guān)部門(mén)領(lǐng)導蒞會(huì )指導。11日,劉華清作總結講話(huà),進(jìn)一步明確了海軍裝備工作的主要任務(wù)和工作重點(diǎn)。他指出,海軍裝備建設正處在過(guò)渡階段,還不能搞大發(fā)展。一是經(jīng)濟條件不允許,國家拿不出很多錢(qián)來(lái)搞新武器裝備研制;二是有許多關(guān)鍵技術(shù)需要組織攻關(guān)。因此,1990年前海軍裝備工作的重點(diǎn)是打好基礎,準備發(fā)展。當前生產(chǎn)的裝備(包括裝備部隊的)算作第一代。下一步,要集中抓好第一代裝備的補缺、配套、齊裝,以及有重點(diǎn)地改進(jìn)提高,同時(shí)著(zhù)手研制第二代裝備。不管是改裝還是研制,都要充分考慮近海作戰的需求。以潛艇和飛機為主力,戰斗艦艇作戰半徑要加大,主戰裝備在戰役戰術(shù)上要形成體系。導彈、魚(yú)雷等武器系統要一彈(雷)多用,形成系列,與電子系統配套。他強調:當前的重點(diǎn)是抓好現役裝備的改進(jìn)。常規潛艇要改進(jìn)、發(fā)展,核潛艇要加以完善,作為執行戰略任務(wù)的力量。要發(fā)展海軍特種飛機,包括岸基殲擊轟炸機、巡邏預警機和艦載直升機。先解決空中加油技術(shù),以加大海軍航空兵作戰半徑,配合海上輕型兵力作戰。對于水面艦艇,要求護衛艦和驅逐艦在齊裝配套的基礎上改進(jìn)武器,提高技術(shù)水平。同時(shí),要注意掃獵雷、布雷、登陸艦及輔助船舶的相應配套發(fā)展。此次會(huì )議議題集中,任務(wù)明確具體,真正起到了“裝備建設總動(dòng)員”的作用。

同年5月,海軍黨委把這次裝備會(huì )議確定的海軍裝備建設任務(wù)、要求,作為整黨措施列入工作日程:根據國內已有的先進(jìn)技術(shù)和技術(shù)儲備,在兩三年內,對海軍現有艦艇主戰裝備進(jìn)行加裝、改進(jìn),以適應當前戰備急需。經(jīng)報總參謀部批準,051型國產(chǎn)驅逐艦加裝艦載直升機系統工程,于5月16日從廠(chǎng)修的某部“105”艦開(kāi)始,在某造船廠(chǎng)正式啟動(dòng)。通過(guò)科研機構、工廠(chǎng)專(zhuān)家、技術(shù)人員等各方面協(xié)力攻關(guān),至1985年底,整個(gè)加載改裝工程勝利完成。此次改進(jìn)工程,不僅加裝了艦載直升機、加載艦空導彈發(fā)射系統,改進(jìn)了綜合通信系統,而且改善了艦員的居住生活條件?;诖?,在護衛艦、潛艇等在艦艇上進(jìn)行武備、通信等系統加裝、改進(jìn)工程,也相繼展開(kāi)。在劉華清領(lǐng)導下,海軍裝備技術(shù)部依靠總部業(yè)務(wù)部門(mén),先后從西方引進(jìn)多項關(guān)鍵的武器系統與電子系統,以及特種動(dòng)力推進(jìn)系統,海軍的驅逐艦、潛艇、特種飛機的戰術(shù)技術(shù)水平,都得到較大提高。這一舉措,對海軍主戰裝備在戰役戰術(shù)上形成體系,導彈、魚(yú)雷等武備形成系列并與電子系統配套,發(fā)揮了巨大促進(jìn)作用,海軍裝備現代化程度“不動(dòng)聲色”地上了一個(gè)臺階。

1984年10月,劉華清與海軍裝備技術(shù)部領(lǐng)導一起,連續幾天出席由國防科工委主持召開(kāi)的第二代導彈驅逐艦方案論證審查匯報會(huì ),參與設計方案的研究決策。在會(huì )上,他立足海軍裝備建設需要和國家經(jīng)濟、技術(shù)能力現實(shí),對設計單位、承建單位、海軍三方各持己見(jiàn)、久議不決的艦載直升機問(wèn)題、配裝艦空導彈系統問(wèn)題,多次發(fā)表看法。他的意見(jiàn)和建議既實(shí)事求是又顧全大局、富有遠見(jiàn),得到各方的一致贊同和支持,從而大大加快了第二代驅逐艦的研制進(jìn)度。1991年,第二代驅逐艦首艦建成下水。經(jīng)試航驗證,其設計要求達到國際上20世紀80年代初的水平。隨著(zhù)首艦“哈爾濱”號列編,后續艦陸續下水,第二代導彈驅逐艦成為海軍戰斗力的中堅,擔負起戰備、訓練、出國訪(fǎng)問(wèn)等重大任務(wù)。

■面向未來(lái),“三步并作一步走”■

■ 要變“數量建軍”為“質(zhì)量建軍”,實(shí)現由“近岸防御”到“近海防御”的轉變 ■

劉華清清楚,海軍大系統裝備,無(wú)論艦艇還是飛機,包括艦用導彈、魚(yú)雷等大型武器,從研制建造到列裝服役,一般都需要10~20年的周期。因此,他高度重視海軍裝備建設規劃擬訂工作。1982年9月,劉華清在接任海軍司令員當月,即著(zhù)手抓了正在進(jìn)行的《海軍現代化建設規劃綱要》和2000年前即“六五”后三年和“七五”,乃至“八五”“九五”海軍裝備發(fā)展規劃的編制工作。此后兩年多時(shí)間里,他多次聽(tīng)取海司、海裝業(yè)務(wù)部門(mén)進(jìn)展匯報,對規劃、計劃內容調整修改作指示,至1985年上半年,《海軍現代化建設規劃綱要》及“七五”等幾個(gè)階段裝備建設計劃已基本定稿?!捌呶濉庇媱澮言跈C關(guān)、部隊分別征求過(guò)意見(jiàn),進(jìn)行過(guò)幾次修改。但就在這時(shí),劉華清關(guān)于海軍裝備建設的思路,發(fā)生了顛覆性變化。

1985年5月23日至6月6日,中央軍委擴大會(huì )議在北京召開(kāi)。此次會(huì )議,中央軍委根據鄧小平關(guān)于世界大戰在短時(shí)期內打不起來(lái)的科學(xué)論斷,作出了兩項重大決策:一是裁軍百萬(wàn),對部隊再次進(jìn)行精簡(jiǎn)整編;二是軍隊建設指導思想從臨戰狀態(tài)轉移到和平時(shí)期建設的軌道。這兩大決策引起了劉華清對海軍裝備建設問(wèn)題的思考:既然大戰短期內打不起來(lái),海軍裝備建設怎么辦?還要不要生產(chǎn)那么多技術(shù)上已經(jīng)落后的裝備?新的裝備,特別是艦艇、飛機研發(fā)如何進(jìn)行?最現實(shí)的問(wèn)題是已基本定稿的“七五”以及“八五”“九五”,三個(gè)五年裝備建設計劃怎么辦?

經(jīng)過(guò)反復思考,劉華清在當年12月召開(kāi)的海軍裝備技術(shù)工作會(huì )議上的講話(huà)中,提出了關(guān)于海軍裝備建設規劃的新的構想。即改變原先2000年海軍裝備建設規劃按五年計劃分段規劃的做法,通盤(pán)考慮“七五”“八五”“九五”三個(gè)五年計劃的時(shí)間和經(jīng)費,重新編制海軍裝備發(fā)展規劃,用15年左右的時(shí)間,使海軍武器裝備向世界先進(jìn)水平大跨一步。針對部分領(lǐng)導的不同認識,劉華清作了說(shuō)明。他說(shuō),有的同志認為2000年前幾個(gè)階段的裝備建設規劃,現已搞得差不多了,從征求意見(jiàn)的反映看,機關(guān)部隊都認為不錯,比較符合實(shí)際,沒(méi)有再變的必要了?!败娢?、總部沒(méi)有新的要求,軍隊其他大單位都只搞五年規劃,海軍也不應另搞一套?!边@種看法是片面、缺乏遠見(jiàn)的。海軍兵種多,裝備復雜,裝備研發(fā)周期長(cháng),與兄弟軍種完全不同。這就要求我們制訂裝備建設規劃必須想得深些、看得遠些,要立足現實(shí)看到未來(lái)。每走一步,不僅僅為應付當前,而是要想到20年、30年,甚至50年以后。我們前邊編制的裝備建設規劃,總的指導思想是立足現有裝備打仗,是以“臨戰”為前提搞的?,F在黨中央、中央軍委洞察國際戰略格局新的態(tài)勢,科學(xué)地分析國際形勢,決定把國防建設的基礎轉到以現代化為中心的軌道上來(lái)。既然如此,我們?yōu)槭裁床蛔プ∵@個(gè)機會(huì )把裝備搞上去呢?這次裝備建設規劃方案的變化,是海軍裝備發(fā)展戰略的變化,是面向未來(lái)、著(zhù)眼21世紀海軍發(fā)展,為若干年后海軍發(fā)展、現代化建設打基礎。

會(huì )議認真討論了劉華清的設想,一致贊成這一改變。1986年1月,海軍黨委常委擴大會(huì )正式作出決定,停止正在進(jìn)行的“七五”“八五”“九五”裝備發(fā)展計劃的編擬修改,按照“三步并作一步走,15年向前跨一大步”的構想,重新編擬《海軍2000年前裝備發(fā)展規劃》以及《海軍2000年前發(fā)展設想和“七五”建設規劃》《2000年的海軍》(以下簡(jiǎn)稱(chēng)“三個(gè)規劃”)。

劉華清晚年在回憶錄中說(shuō):編制“三個(gè)規劃”,是我在海軍領(lǐng)導崗位上抓的一件大事。

1986年元旦前后,劉華清陪同中共中央總書(shū)記胡耀邦視察了南海艦隊。1月6日,他返回北京一上班就給海司辦公室主任王力交代重新編擬裝備發(fā)展規劃的問(wèn)題。他告訴王力,裝備規劃制定是海軍現代化建設中帶有戰略性的大事,是近期機關(guān)一項重要工作。你不僅要參加文件起草,還要注意掌握全面情況。他還具體提出,文件起草要以“近海防御”戰略為指導,充分體現幾條基本原則,具體說(shuō)就是正確處理好五個(gè)關(guān)系:一是當前與長(cháng)遠的關(guān)系。先研制21世紀初期所需要的武器裝備,然后再考慮下一步的發(fā)展。二是軍事理論與武器裝備發(fā)展的關(guān)系。把未來(lái)海上作戰理論的研究與新裝備長(cháng)遠規劃緊密結合起來(lái)。三是裝備數量與質(zhì)量的關(guān)系。堅持“多研制、少裝備”,從抓武器裝備的物質(zhì)儲備轉為抓技術(shù)能力儲備。四是裝備需要與可能的關(guān)系,綜合考慮先進(jìn)性、經(jīng)濟性和可靠性,注重軍事效益。五是平臺與負載的關(guān)系。把型號研制和武器、電子系統研制結合起來(lái),突破關(guān)鍵技術(shù),加強薄弱環(huán)節,提高裝備現代化水平。

1月8日,劉華清聽(tīng)取海軍裝備論證研究中心主任余淼、政委俞俠的工作匯報,與他們一起探討重新編制海軍裝備發(fā)展規劃問(wèn)題。他要求論證中心一定要重視這次裝備規劃編制工作。他說(shuō),這些年來(lái),我們的裝備技術(shù)被落得太遠了,必須抓住這個(gè)機會(huì )趕上去。從現在起到2000年,海軍裝備發(fā)展15年作一步走,不要“七五”一段、“八五”一段、“九五”一段,各自分開(kāi)走,而且一段完不成就往下一段推,這樣推下去不行。他強調,我們裝備建設方針還是以潛艇、導彈艦艇和海上特種飛機為重點(diǎn),相應發(fā)展其他裝備。裝備建設指導思想,要變“數量建軍”為“質(zhì)量建軍”,實(shí)現由“近岸防御”到“近海防御”的轉變,發(fā)展與近海作戰相適應的中、大型艦艇,不再大量造小型艦艇。不打仗,不大量生產(chǎn)裝備?,F有裝備,要保證一定數量,能保證部隊作戰訓練就可以了。集中力量開(kāi)展新裝備、主戰裝備研發(fā)。當新世紀到來(lái)時(shí),我們同世界先進(jìn)水平之間的差距即可以縮短5~10年時(shí)間。

■ “搞航空母艦和戰略導彈核潛艇的預研,為21世紀海軍裝備發(fā)展預做準備”■

關(guān)于裝備建設規劃內容,劉華清指出:千萬(wàn)不要搞或少搞過(guò)渡性裝備,避免影響主戰裝備的發(fā)展速度;要逐步形成自己的裝備體系和系列,為實(shí)現有重點(diǎn)按比例均衡發(fā)展創(chuàng )造條件;要以自力更生為主,引進(jìn)為輔,不斷提高自己的開(kāi)發(fā)能力和水平;要拉開(kāi)裝備層次,做到新舊并存、梯次更新,改變海軍裝備質(zhì)量差、老、舊、雜,輔助艦船、小型艦船和一般飛機所占比例過(guò)高的問(wèn)題;要從長(cháng)遠考慮,抓住帶根本性主要裝備的研制與發(fā)展,為21世紀海軍裝備發(fā)展創(chuàng )造條件,為今后搞航母和新的戰略導彈核潛艇預研、建造,乃至形成綜合作戰能力奠定基礎。據此,他提出,裝備規劃編制一定要根據海軍兵力結構測算,把裝備科研規劃及裝備發(fā)展系列充分考慮進(jìn)去,把今后5年、15年內搞什么裝備列清楚,重點(diǎn)是2000年前能拿到的裝備。至于“七五”期間要建造多少艘艦艇、多少架飛機及相應的雷彈和配套裝備,要根據經(jīng)費來(lái)決定。但一定要把裝備規劃與后勤、修理、工程建設相配套,不能因保障設施配套滯后使新裝備列編后短期內難以形成戰斗力??偲饋?lái),就是要樹(shù)立三個(gè)觀(guān)念:一是要在15年中集中財力、物力,搞出新一代主戰裝備。二是新裝備一定要齊裝配套,且自動(dòng)化程度要高,不能鑼齊鼓不齊。三是在役艦船改裝、修理,要注意吸收、采用新技術(shù),搞到什么程度,要根據經(jīng)費情況定,“看菜吃飯”。最后,劉華清再次強調,海軍裝備技術(shù)復雜,要求高,一型裝備從立項、預研、設計、建造到試驗定型,往往要十幾年甚至二三十年時(shí)間。沒(méi)有技術(shù)儲備,到需要時(shí)臨時(shí)想突擊發(fā)展是不可能的。要有超前意識。對一些有戰略作用的武器裝備,如航母、艦載飛機、新一代潛用彈道導彈、艦用巡航導彈等,要提前考慮,提前做一些資料搜集、技術(shù)儲備和研究工作。這個(gè)問(wèn)題要在裝備發(fā)展規劃中體現出來(lái)。

1986年2月15日、3月11日,劉華清分別召見(jiàn)海軍裝備技術(shù)部部長(cháng)鄭明、海軍后勤部部長(cháng)李春明,聽(tīng)取他們關(guān)于適應戰略思想轉變的設想及對重新編制“七五”規劃的意見(jiàn)。鄭明、李春明均贊成重新編制“七五”規劃,并表示要拿出業(yè)務(wù)骨干全力參與工作。劉華清對他們說(shuō),裝備發(fā)展規劃是比較實(shí)際的東西,是海軍發(fā)展設想和部隊全面建設規劃的主要內容,對部隊全面建設起著(zhù)牽引和制約作用。機關(guān)各大部都要充分認識這次裝備規劃改變的重大意義,按照軍委提出的“縮短戰線(xiàn)、突出重點(diǎn)、狠抓科研、加速更新”的方針,把裝備發(fā)展規劃搞好,搞出一個(gè)科學(xué)、可行、有戰略眼光的現代化海軍裝備建設規劃。

3月下旬,海軍司令部綜合海裝、海后、論證中心等各單位意見(jiàn),擬定了關(guān)于海軍裝備“七五”發(fā)展規劃和此后十年發(fā)展設想的提綱。24日,劉華清與副司令員張連忠、李景,參謀長(cháng)安立群一起聽(tīng)取了他們的匯報。一天下來(lái),執筆起草的海司裝備計劃部、軍事研究室領(lǐng)導等分別匯報了規劃的主要內容、基本框架。由于第二天劉華清要出席六屆全國人大四次會(huì )議開(kāi)幕式,匯報會(huì )暫停。26日,匯報繼續,原則通過(guò)規劃的基本內容和框架。最后,劉華清對其中的幾個(gè)主要問(wèn)題,再次作了指示。

劉華清說(shuō),這次“七五”裝備建設規劃和此后十年發(fā)展設想,是海軍將三個(gè)五年計劃的時(shí)間和經(jīng)費捆起來(lái)做通盤(pán)考慮的首個(gè)規劃。既要把時(shí)間和經(jīng)費作為一個(gè)近、中期的打算和規劃,同時(shí)還要把“七五”期間這五年的海軍裝備發(fā)展規劃好,不僅要立足現實(shí)需要,還要著(zhù)眼未來(lái)和長(cháng)遠發(fā)展。海軍是一個(gè)技術(shù)復雜的軍種,海軍建設是一個(gè)龐大的系統工程,不能各行其是,零打碎敲,必須進(jìn)行全面規劃。裝備發(fā)展規劃編擬一定要按已確定的方針和原則,在充分考慮未來(lái)海上作戰的特點(diǎn),以及作戰環(huán)境、條件的同時(shí),結合國家財力和科學(xué)技術(shù)水平,認真規劃90年代乃至21世紀作戰使用的新一代武器裝備。要真正把需求和可能、先進(jìn)性和可靠性、數量和質(zhì)量等關(guān)系處理好,使海軍的武器裝備逐步走上良性發(fā)展的軌道。裝備現代化是海軍現代化的基礎,也是物質(zhì)標準。這次把組織編擬《海軍2000年前發(fā)展設想和“七五”建設規劃》《2000年的海軍》與《海軍2000年前裝備發(fā)展規劃》同步進(jìn)行,也是基于這一考慮。

會(huì )后,經(jīng)過(guò)一個(gè)月的突擊工作,4月下旬拿出了《海軍2000年前發(fā)展設想和“七五”建設規劃》第一稿。25日,海軍黨委召開(kāi)常委擴大會(huì )議進(jìn)行了討論。與會(huì )人員一致認為,整個(gè)規劃稿貫徹了集中使用人力、物力、財力,“三步并作一步走”的思想,整體框架可以,只是部分內容尚需進(jìn)一步細化。劉華清對海軍主戰裝備研發(fā)型號、技術(shù)攻關(guān)方向等問(wèn)題,再次作了指示,對文字表述也提了具體要求。隨后,海軍黨委先后召開(kāi)常委擴大會(huì )、海軍首長(cháng)辦公會(huì ),對《海軍2000年前發(fā)展設想和“七五”建設規劃》以及《海軍2000年前裝備發(fā)展規劃》《2000年的海軍》一起進(jìn)行討論、修改。1986年12月底,海軍黨委常委會(huì )審定通過(guò)。之后,劉華清對文稿逐句逐段地作推敲。1987年2月2日,劉華清與李耀文聯(lián)署簽發(fā),以海軍黨委的名義將“三個(gè)規劃”報送總部機關(guān)并軍委首長(cháng)。

“三個(gè)規劃”在“近海防御”戰略思想指導下,從海軍部隊軍政建設、裝備發(fā)展、后勤保障等方面,對80年代末直至21世紀初葉的中國海軍作了有理有據的設計和預測,完整地繪出了新世紀海軍現代化建設的宏偉藍圖。特別是關(guān)于裝備建設部分,不僅具體提出了海軍裝備發(fā)展的戰略方針、基本原則,謀求主攻方向,而且對海軍裝備建設的規模,各型艦種、機種、技術(shù)裝備及相應部隊的發(fā)展規模和素質(zhì)要求等,都作了具體規劃??紤]到海軍建設投資可能,規劃中做了幾個(gè)方案,并將“設想用15至20年左右時(shí)間,搞航空母艦和戰略導彈核潛艇的預研,為21世紀海軍裝備發(fā)展預做準備”的思想作為重要建議,寫(xiě)入其中。

總部機關(guān)和軍委首長(cháng)肯定了海軍的規劃。其中所列的新型艦艇、飛機、武器系統,大都獲得黨中央、國務(wù)院和中央軍委的支持和批準,被納入了國家和軍隊的建設規劃。至21世紀初,伴隨著(zhù)國家經(jīng)濟和科學(xué)技術(shù)的發(fā)展,各型具有現代化水平的艦艇、飛機相繼問(wèn)世,中國第一艘航空母艦列裝,劉華清“三步并作一步走,15年向前跨一大步”的構想變?yōu)楝F實(shí)?!叭齻€(gè)規劃”中提出的海軍裝備發(fā)展方針,此后若干年里仍然在海軍現代化建設中發(fā)揮著(zhù)指導作用。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