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一代風(fēng)流

焦裕祿到蘭考赴任始末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8期  作者:賈關(guān)青  點(diǎn)擊次數:

今年是焦裕祿誕辰100周年。作為黨和人民公認的好干部,50多年前,焦裕祿在帶領(lǐng)蘭考人民與自然災害作斗爭的過(guò)程中,用自己的生命鑄就了一座永恒的豐碑。但是,黨組織為什么要選派焦裕祿到蘭考?關(guān)于他的任命為什么會(huì )一波三折?他在生命的最后時(shí)刻心里又想的是什么?這些都鮮為人知。本文立足于大量史料,力求真實(shí)地還原這段歷史。


1962年,焦裕祿服從組織安排又從工業(yè)戰線(xiàn)調回農業(yè)戰線(xiàn)。圖為焦裕祿(前排左四)1959年調到生產(chǎn)調度科時(shí)與工友合影

■建功洛礦引起省委書(shū)記劉建勛的注意■

劉建勛,1913年生,河北滄縣人,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曾任中共晉中特委副書(shū)記,中共榆社縣委書(shū)記,中共太行第三地委副書(shū)記,中共湖北省委副書(shū)記,中共中央書(shū)記處第二辦公室副主任,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部副部長(cháng),中共廣西省委、廣西壯族自治區區委第一書(shū)記等職。因成功解決廣西饑荒問(wèn)題,19617月被中央任命為中共河南省委第一書(shū)記。

劉建勛到任之前的河南,由于長(cháng)期受“左”傾錯誤和三年自然災害的影響,糧食產(chǎn)量下降,群眾的生活十分艱難。為了解決群眾的吃飯問(wèn)題,劉建勛到河南后,先后制定了三項政策:一是發(fā)動(dòng)黨員領(lǐng)導干部利用一切關(guān)系四處“化緣”,請求兄弟省份提供力所能及的糧食支援;二是要求全省所有的火車(chē)站免費對災民開(kāi)放,允許他們去外地投親靠友;三是向中央提出了一份《關(guān)于河南實(shí)行借地度荒問(wèn)題的報告》,允許各地把集體的部分土地借給群眾耕種,且不計口糧,不計征購。這三項政策的出臺,大大緩解了河南的災情,后來(lái)被群眾形象地稱(chēng)為“救命政策”。然而,由于受之前各種政治運動(dòng)的影響,很多干部都受到了沖擊,劉建勛深刻地認識到要想從根本上解決河南的問(wèn)題,就必須解決好重災縣的干部選用問(wèn)題,以加強黨對農村工作的領(lǐng)導。當年,劉建勛到洛陽(yáng)礦山機器廠(chǎng)視察,焦裕祿的表現讓他眼前為之一亮。

洛陽(yáng)礦山機器廠(chǎng),是“一五”時(shí)期蘇聯(lián)援建的156個(gè)項目之一。焦裕祿于19536月調到洛礦,歷任籌建處資料辦公室秘書(shū)組副組長(cháng)、一金工車(chē)間主任、生產(chǎn)調度科科長(cháng)、廠(chǎng)黨委委員等職,不僅全面參與了洛礦的建設,而且在這一過(guò)程中成長(cháng)為一名出色的黨員領(lǐng)導干部。在《洛陽(yáng)礦山機器廠(chǎng)廠(chǎng)史》的記載中,有一段針對焦裕祿本人的情況介紹:“3年時(shí)間完成2米以上大型提升機460臺,為我國礦山采掘提供了提升礦石、煤炭的能力,解決了當時(shí)礦山的急需;為了實(shí)現高產(chǎn),在組織生產(chǎn)提升機方面采取三項措施:(1)組織產(chǎn)品批量生產(chǎn),縮短生產(chǎn)周期。之后,生產(chǎn)調度科科長(cháng)焦裕祿同志進(jìn)一步發(fā)展,將不同型號提升機同類(lèi)零件和各種型號橋式起重機通用零件,組織一起生產(chǎn),工效成倍提高。(2)大型提升機減速器機蓋,法蘭盤(pán)(關(guān)鍵件)一模多鑄,效率提高2~3倍。(3)節假日不休息,延長(cháng)工作時(shí)間?!边@段介紹高度肯定了焦裕祿在洛礦所作的貢獻。

回到省里后,劉建勛就立即召集有關(guān)部門(mén)研究干部的選拔問(wèn)題,計劃從之前充實(shí)到工業(yè)戰線(xiàn)的青年干部中挑選一批優(yōu)秀的干部充實(shí)到農業(yè)戰線(xiàn)。1962325日至42日,河南省委召開(kāi)工作會(huì )議。其間,劉建勛專(zhuān)門(mén)向參加會(huì )議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wù)院副總理李富春和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書(shū)記陶鑄匯報了省委關(guān)于從洛陽(yáng)各大工礦企業(yè)調出原由地方支援工業(yè)的25名干部,以加強重災縣的領(lǐng)導工作的想法,得到了中央領(lǐng)導的支持。焦裕祿就名列其中。同年6月,根據河南省委的統一安排,焦裕祿被正式調回尉氏縣,任尉氏縣委書(shū)記處書(shū)記,主抓農業(yè)農村工作。

■一波三折的任命■

尉氏縣曾是焦裕祿離開(kāi)老家山東到河南后最早工作過(guò)的地方,他曾經(jīng)在這里領(lǐng)導過(guò)剿匪反霸、土地改革等工作,對這里的情況有一定的了解,因此回來(lái)后很快就進(jìn)入了工作狀態(tài)。半年之后,焦裕祿又被調到蘭考主持工作,但并沒(méi)有被直接任命為縣委書(shū)記。這中間到底經(jīng)歷了什么?關(guān)于這個(gè)問(wèn)題就不得不提到一個(gè)人,他就是時(shí)任開(kāi)封地委書(shū)記的張申。

張申是河南信陽(yáng)人,19382月參加革命,新中國成立前后曾長(cháng)期在尉氏縣工作。早在194811月,焦裕祿帶領(lǐng)尉氏縣大營(yíng)區群眾支援淮海戰役的時(shí)候,張申就是尉氏縣支前總隊的負責人。后來(lái)焦裕祿又歷任尉氏縣大營(yíng)區副區長(cháng)、青年團尉氏縣工委副書(shū)記等職。其間,張申是尉氏縣委書(shū)記。所以,張申對焦裕祿非常了解,知道他特別能吃苦,并且腦子活,無(wú)論交給他什么工作,他都能不折不扣地完成,是個(gè)能干事、會(huì )干事的好干部。焦裕祿到洛礦后,張申也經(jīng)常多方打聽(tīng),關(guān)注著(zhù)他的成長(cháng)。1962年,正是蘭考“三害”(風(fēng)沙、鹽堿、內澇)最為嚴重的時(shí)候,但張申在蘭考調研時(shí)卻發(fā)現,當時(shí)蘭考縣委主要領(lǐng)導的問(wèn)題很大,所以他就想重新選一個(gè)人來(lái)領(lǐng)導蘭考的工作,可是接連選了幾個(gè)人都不滿(mǎn)意。這個(gè)時(shí)候,張申就想到了剛回尉氏的焦裕祿,想讓他擔任蘭考縣委第一書(shū)記,并將請示于19621031日報送到了河南省委組織部。然而,對焦裕祿的任命并不順利。

116日,河南省委組織部干部處在研究開(kāi)封地委《關(guān)于×××、焦裕祿兩位同志任免調動(dòng)的請示》時(shí),內部發(fā)生了嚴重的意見(jiàn)分歧,主要原因是大家普遍認為,焦裕祿離開(kāi)農村工作已經(jīng)將近10年,這期間農村工作發(fā)生了很大的變化,而他回來(lái)熟悉工作的時(shí)間卻只有短短幾個(gè)月,能否勝任這么重要的職務(wù),需要認真考慮。于是,干部處就在審批表上這樣寫(xiě)道:“該同志據說(shuō)已離開(kāi)農村十年了,剛又回到農村才兩三個(gè)月,馬上任第一書(shū)記,需考慮?!彪S后,經(jīng)省委組織部研究,拿出了最終意見(jiàn):“采取兩步走的辦法,先任第二書(shū)記,待熟悉一段后再任第一書(shū)記為好?!焙髞?lái),雖然張申還是積極爭取,但省委組織部仍然堅持自己的意見(jiàn)。時(shí)間不等人,考慮到蘭考的實(shí)際情況,張申最終不得不作出妥協(xié)。1962122日,根據省委的決定,開(kāi)封地委明確焦裕祿代理蘭考縣委第二書(shū)記,主持縣委工作,即日赴任。得到消息后,焦裕祿并沒(méi)有因為自己被任命為第二書(shū)記并且還是代理而有任何怨言,反而向組織表態(tài),不改變蘭考的面貌,自己決不離開(kāi)。

126日,焦裕祿到蘭考后就立即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中。通過(guò)調查研究,焦裕祿深刻地認識到蘭考的首要問(wèn)題是干部的思想問(wèn)題,制約蘭考發(fā)展的根本原因是千百年來(lái)形成的“三害”。干部的思想問(wèn)題不解決,“三害”不徹底根除,蘭考將永無(wú)寧日。于是,一張關(guān)于解放干部思想、發(fā)動(dòng)群眾與“三害”作斗爭的宏偉藍圖,開(kāi)始在他的心中醞釀。為此,他一方面組織縣委領(lǐng)導干部到火車(chē)站調研,和大家一起學(xué)習中央的文件精神以及毛澤東《為人民服務(wù)》《愚公移山》等文章,鼓舞大家戰勝困難的決心和信心;一方面按照省委的指示精神,組織干部四處購買(mǎi)代食品,將勸阻災民外流辦公室改為除“三害”辦公室,暫時(shí)解決群眾的吃飯和出路問(wèn)題。但是,焦裕祿初到蘭考,組織上對他能否真正帶領(lǐng)蘭考人民根除“三害”并沒(méi)有十分把握。19633月,為了徹底解決蘭考的問(wèn)題,更重要的是為了進(jìn)一步考察焦裕祿,河南省委第二書(shū)記何偉帶著(zhù)蘭考周邊4個(gè)縣的縣委書(shū)記到蘭考調研,研究關(guān)于把蘭考一分為四的可行性。聽(tīng)到這個(gè)消息后,焦裕祿不僅堅決反對,還立下了3年改變蘭考面貌的“軍令狀”。何偉對他的態(tài)度十分滿(mǎn)意,表示會(huì )全力支持蘭考的工作。

1963329日,鑒于焦裕祿已經(jīng)熟悉了蘭考的工作,并且很快就穩定住了蘭考的局面,開(kāi)封地委再次報請河南省委組織部:“原縣委第一書(shū)記×××有錯誤,需處理調動(dòng);該同志(指焦裕祿)現已在蘭考縣委負責,有能力可以勝任該職?!?/span>425日,河南省委組織部經(jīng)過(guò)研究,取消了焦裕祿的“代理”,改為“任命”,但仍然堅持要“分兩步走”,繼續考察。對于上級這樣的安排,焦裕祿不僅沒(méi)有感到失望,相反還把這看作組織對自己的信任和考驗。從此,他開(kāi)始以更大的熱情投入到蘭考的除“三害”工作中。其間,在焦裕祿的提議下,蘭考縣不僅成立了除“三害”調查隊,歷時(shí)3個(gè)多月徹底掌握了“三害”的分布情況,而且從群眾中間找到了很多治理“三害”的辦法,在此基礎上還制訂出一份《關(guān)于治沙、治堿、治水三五年的初步設想(草案)》,一場(chǎng)轟轟烈烈的除“三害”運動(dòng)隨即在蘭考全面展開(kāi),且很快就取得了成效。


開(kāi)封地委關(guān)于提請任命焦裕祿的文件

19639月,蘭考縣委給開(kāi)封地委和河南省委上報了《關(guān)于排澇治水的報告》,匯報了治澇成效。1214日,蘭考縣委給開(kāi)封地委和河南省委上報了《關(guān)于鹽堿地的普查報告》,匯報了治堿成效。這年底,經(jīng)過(guò)系統治理,蘭考縣夏糧產(chǎn)量比上年翻了一番多,秋季雖然遭受罕見(jiàn)洪澇,但全年糧食仍然增產(chǎn)37%。河南省委和開(kāi)封地委主要領(lǐng)導在蘭考考察期間,不僅充分肯定了焦裕祿帶領(lǐng)蘭考人民所取得的成績(jì),還將其稱(chēng)為“蘭考新道路”,號召其他縣區學(xué)習?!逗幽先請蟆芬沧髁讼嚓P(guān)報道,并配發(fā)了社論。蘭考的工作由后進(jìn)變先進(jìn),這是蘭考廣大干部群眾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其間,1124日,開(kāi)封地委再一次報請省委:“蘭考縣委缺書(shū)記,該同志去蘭考這一段時(shí)間搞得尚好,可以勝任書(shū)記職務(wù)?!?/span>1964127日,鑒于焦裕祿在蘭考的出色表現,河南省委正式任命他為蘭考縣委書(shū)記(此時(shí)已取消第一書(shū)記一職)。而此時(shí),離焦裕祿去世只剩下3個(gè)月零17天。

■生命最后的牽掛■

1964年初,由于長(cháng)期的操勞,焦裕祿的身體狀況開(kāi)始每況愈下。無(wú)論是開(kāi)會(huì )還是下鄉調研,他身邊的干部總能看到他左手緊緊頂住肝部,滿(mǎn)頭大汗的樣子。大家勸他去醫院好好檢查檢查,他總是以種種理由推托。但這年春節前后,也許是有了不好的預感,他開(kāi)始安排自己身后的一些事情和工作。

211日至28日,焦裕祿專(zhuān)門(mén)請假帶家人回山東老家探親,這也是他最后一次回家鄉。對于這件事情,他的愛(ài)人徐俊雅回憶道:“1964年春節前,那天我正在做飯,老焦一進(jìn)門(mén)就高興地對我說(shuō):‘組織上批準我探家了,咱們可以回山東老家過(guò)年了。這么多年,也該帶著(zhù)你和孩子們回家看看’?!苯乖5?/span>1948年初隨軍離開(kāi)老家山東,南下來(lái)到河南,在長(cháng)達16年的時(shí)間里,由于工作繁忙,他很少回家鄉,在生命倒計時(shí)的最后時(shí)刻,對家鄉親人的思念也許是他最難以割舍的牽掛之一。

臨行前,為了讓自己看起來(lái)不那么寒酸,焦裕祿特意向縣長(cháng)程世平借了300元錢(qián)?;氐郊亦l以后,焦裕祿在陪伴家人之余,還一家家一戶(hù)戶(hù)走訪(fǎng)了自己的親鄰故舊,并按照中國人的年節習俗,領(lǐng)著(zhù)全家老少到墳地里給逝去的親人們燒紙磕頭。離開(kāi)前,他還繞著(zhù)村子轉了一大圈,似乎是在作最后的告別。

春節剛過(guò),焦裕祿就回到了工作崗位上,又開(kāi)始了一如既往的忙碌,但他并沒(méi)有對組織隱瞞自己的身體情況。在314日召開(kāi)的縣委常委生活會(huì )上,他說(shuō):“我個(gè)人的思想是,在蘭考一天就要干一天工作,集中力量把工作做好。但最苦惱的是自己的身體不好,肝子疼,扁桃體腫大,現在又多了個(gè)腿疼。身體不好,工作搞不上去。生活上問(wèn)題不大,春節回老家借了300塊錢(qián),這個(gè)月可還100,爭取3個(gè)月還清。工作上有些急躁,有時(shí)對下邊的同志批評不夠恰當……”但為了與死神搶時(shí)間,他開(kāi)始更加拼命地工作。


20世紀70年代初,劉建勛(中間穿白襯衣、未戴帽子者)視察蘭考時(shí),在焦桐前閱讀有關(guān)介紹

315日上午,焦裕祿繼續主持縣委常委會(huì ),組織大家學(xué)習毛澤東的《常委會(huì )工作方法》,下午陪同開(kāi)封地委領(lǐng)導下鄉查看泡桐長(cháng)勢,晚上召開(kāi)縣委委員、公社書(shū)記座談會(huì )討論擴大泡桐種植事宜。316日上午,焦裕祿主持召開(kāi)縣委常委擴大會(huì ),介紹城關(guān)鄉的工作經(jīng)驗,晚上他又忍著(zhù)病痛在家寫(xiě)材料。317日下午,焦裕祿參加公社黨委委員以上干部、縣直全體黨員會(huì )議,深入分析當前工作中存在的問(wèn)題,鼓勵大家再接再厲做好下步工作。320日上午,焦裕祿主持召開(kāi)縣委常委會(huì ),研究干部調整問(wèn)題。321日,焦裕祿到三義寨公社調研,這也是他最后一次下鄉。這天,他的肝病突然發(fā)作,幾乎暈倒。經(jīng)醫生診斷是肝病急性發(fā)作,必須馬上轉院。得知情況后,322日,蘭考縣委立即決定派專(zhuān)人護送焦裕祿去開(kāi)封,但是他卻改變了日程。這天,焦裕祿安排完縣委的工作,晚上又強忍著(zhù)病痛,打算把一年多來(lái)的工作總結一下,可是剛寫(xiě)完標題和提綱,就再也無(wú)法壓制住疼痛,寫(xiě)作被迫中斷。323日,焦裕祿不得不離開(kāi)蘭考。不承想,這一走竟是永別。

焦裕祿病重住院的消息牽動(dòng)著(zhù)各級領(lǐng)導的心,其中就包括開(kāi)封地委書(shū)記張申。躺在病床上,焦裕祿強撐著(zhù)身體對前來(lái)探望的老領(lǐng)導張申說(shuō):“蘭考的工作正在‘爬坡’,非常需要我回去,兩三天醫院診斷清楚以后,我就可以回去了?!比欢?,1964514日,無(wú)情的病魔還是奪走了焦裕祿的生命,此時(shí)他年僅42歲。臨終前,他心中牽掛的還是蘭考的工作。他用盡最后一點(diǎn)力氣對守在身邊的省委、地委領(lǐng)導同志說(shuō):“我活著(zhù)……沒(méi)有治好蘭考的沙丘……死后,希望把我……埋在蘭考的沙丘上……死了,也要看著(zhù)蘭考人民……把沙丘治好……我死后,不要多花錢(qián)……”不久,聽(tīng)到焦裕祿去世的消息后,張申感到心痛欲裂。多年以后,他回憶起這段往事時(shí),內心仍然感到無(wú)比的沉痛和內疚。他說(shuō):“他沒(méi)有給我說(shuō)自己有病,說(shuō)了我不會(huì )派他去?!边@就是焦裕祿,一個(gè)“心中裝著(zhù)全體人民,唯獨沒(méi)有他自己”的優(yōu)秀共產(chǎn)黨員?!?/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