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學(xué)習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

【紀念毛澤東誕辰130周年】毛澤東一生中的“12月26日”
來(lái)源:《黨史博覽》  作者:游和平  點(diǎn)擊次數:

1963年12月26日,毛澤東70歲生日與大家在中南海住地合影。

左起:毛遠志(前為毛遠志之女)、王海容、毛澤東、李敏、孔令華


12月26日,是毛澤東的生日。作為黨的領(lǐng)袖,毛澤東生前曾明確要求,不要做壽。偶爾有幾次,身邊的工作人員出于真情,為毛澤東慶祝生日,也只不過(guò)是在原來(lái)的伙食標準上加一兩個(gè)菜而已。黨內外同志提出為毛澤東祝壽,都被他謝絕了。毛澤東以自己的實(shí)際行動(dòng),為全黨樹(shù)立了榜樣。

   葉子龍等人將公歷與農歷對照,核定毛澤東的生日為1226

毛澤東的生日,據《韶山四修族譜》卷十五記載:“清光緒十九年癸巳十一月十九辰時(shí)生?!奔崔r歷十一月十九日生。毛澤東身邊的工作人員葉子龍等人,從歷書(shū)上查對,將公歷和農歷對照,核定毛澤東的生日為12月26日。毛澤東曾風(fēng)趣地說(shuō):“哦,我的那碗面條,此后不在陰歷十一月十九日吃,改在陽(yáng)歷12月26日吃!”

在長(cháng)期的革命斗爭中,逐步確立了毛澤東在全黨的核心地位。1943年3月20日,中共中央在延安召開(kāi)政治局會(huì )議,選舉毛澤東為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央書(shū)記處主席,對書(shū)記處會(huì )議所討論的問(wèn)題,有最后決定權。4月初,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cháng)何凱豐制定了一個(gè)“三宣傳”計劃,即宣傳領(lǐng)袖毛澤東,宣傳毛澤東的思想,宣傳毛澤東的體系。這一年,精力與智慧正如日中天的毛澤東迎來(lái)50大壽,黨內一些同志醞釀為他祝壽。何凱豐提出要借毛澤東50壽辰之際,來(lái)宣傳毛澤東的思想。4月22日,毛澤東復信何凱豐,明確指出:“生日決定不做。做生的太多了,會(huì )生出不良影響。目前是內外困難的時(shí)候,時(shí)機也不好。我的思想(馬列)自覺(jué)沒(méi)有成熟,還是學(xué)習時(shí)候,不是鼓吹時(shí)候;要鼓吹只宜以某些片斷去鼓吹(例如整風(fēng)文件中的幾件),不宜當作體系去鼓吹,因我的體系還沒(méi)有成熟。

當時(shí)擔任中央書(shū)記處三人成員之一的任弼時(shí),也曾鄭重地向蕭三囑咐:“寫(xiě)一本毛澤東傳,以慶祝他的50大壽?!必撠熤醒胄麄鞑抗ぷ鞯暮鷨棠疽矘O力幫助蕭三集中精力寫(xiě)好毛澤東傳記,免除了他的一些工作,希望蕭三在毛澤東50壽辰到來(lái)之際完成。但是毛澤東反對為他祝壽,更反對為他立傳,他主張活著(zhù)的人都不寫(xiě)傳,因而蕭三寫(xiě)的《毛澤東的初期革命活動(dòng)》,拖到1944年7月1日和2日才在《解放日報》副刊上發(fā)表。在毛澤東的堅持下,黨中央和邊區各界都沒(méi)有給毛澤東祝壽。不過(guò),黨內的同志還時(shí)常惦記著(zhù)毛澤東的生日。

1945年冬,葉子龍因病住進(jìn)延安中央醫院。這時(shí),毛澤東剛參加重慶談判回來(lái)不久,因身體不適也在醫院休養。賀龍、張聞天、王觀(guān)瀾等也住在這里。一天,張聞天找到葉子龍,說(shuō):毛主席的生日快到了,是不是要給他寫(xiě)一封祝壽信?后來(lái),葉子龍跟毛澤東講起這件事,毛澤東說(shuō):“有時(shí)間寫(xiě)什么不好,寫(xiě)這個(gè)沒(méi)啥子用嘛!”

1949年春夏之際,中國革命形勢已發(fā)展到一個(gè)歷史大轉折的關(guān)頭,中國共產(chǎn)黨面臨著(zhù)執政的考驗。在中共七屆二中全會(huì )上,毛澤東向全黨發(fā)出警告:“因為勝利,黨內的驕傲情緒,以功臣自居的情緒,停頓起來(lái)不求進(jìn)步的情緒,貪圖享樂(lè )不愿再過(guò)艱苦生活的情緒,可能生長(cháng)……”毛澤東在會(huì )上提出了一系列具體的規定和措施,約束中央,也約束他本人。

1953年8月,在全國財經(jīng)工作會(huì )議上,毛澤東又一次強調了這些規定;“一曰不做壽,做壽不會(huì )使人長(cháng)壽,主要是要把工作做 好。二曰不送禮,至少黨內不要送。三曰少敬酒,一定場(chǎng)合可以。四曰少拍掌,不要禁止,出于群眾熱情,也不潑冷水。五曰不以人名做地名。六曰不要把中國同志和馬、恩、列、斯平列。這是學(xué)生和先生的關(guān)系,應當如此。遵守這些規定,就是謙虛態(tài)度?!笨梢?jiàn),毛澤東是把為自己做壽一事和中國革命的勝利、保持黨的優(yōu)良傳統和作風(fēng)聯(lián)系在一起的。

1967年12月13日,湖南省革委會(huì )籌備小組就慶祝毛澤東塑像落成、韶山鐵路通車(chē)問(wèn)題向中央文革小組并周恩來(lái)請示報告。報告中說(shuō):經(jīng)過(guò)一年的努力奮斗,在韶山建造毛主席塑像和修建通往韶山的鐵路這兩項工程即將竣工,廣大群眾要求在今年12月26 日即毛主席 74壽辰這天舉行隆重的通車(chē)典禮。方案中提出:請中央領(lǐng)導題字,并就大會(huì )的名稱(chēng)提出兩種意見(jiàn):大會(huì )名稱(chēng)為毛澤東塑像落成暨韶山鐵路通車(chē)典禮大會(huì );大會(huì )名稱(chēng)為慶祝偉大領(lǐng)袖毛主席74壽辰大會(huì )。并建議用第一種意見(jiàn)。12月17日,毛澤東在報告上批示:“黨中央很早就禁止祝壽,應通知全國重申此種禁令”,“湖南的集會(huì )應另?yè)袢掌凇?,“我們不要題字”,“會(huì )議名稱(chēng),可同意湖南建議,用第一方案”。21 日,中共中央轉發(fā)了毛澤東的批語(yǔ)和湖南省革委會(huì )籌備小組的報告。

   毛澤東反對別人為他做壽;相反,他卻常記得別人的生日

毛澤東反對別人為他做壽,他自己也不做壽,為全黨樹(shù)立了一個(gè)不慕虛榮、不講排場(chǎng)、樸素務(wù)實(shí)的好風(fēng)氣。但這不是說(shuō),他反對別人做壽;相反,他卻常記得別人的生日,祝賀別人的生日。從下面的一些史實(shí)中,我們可以看到,作為領(lǐng)袖人物的毛澤東,對師長(cháng)、對革命老人、對親屬、對民主人士的款款深情。

每逢“延安五老”徐特立、吳玉章、董必武、林伯渠和謝覺(jué)哉過(guò)生日,毛澤東都必定去參加他們的生日宴會(huì )。

1937年1月13日,是毛澤東的老師徐特立的60壽辰。這天,毛澤東特地寫(xiě)信向徐特立祝壽,他飽含深情地寫(xiě)道:“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現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將來(lái) 必定還是我的先生?!边@幾句名言曾被廣泛傳誦。

1940月1 月15日,在吳玉章60 壽辰之際,毛澤東在延安為他慶賀,并致熱情的祝詞。其中的幾句話(huà),后來(lái)流傳甚廣,成為家喻戶(hù)曉的名言:“一個(gè)人做點(diǎn)好事并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 ”

1946月11 月30日,是朱德60 大壽。雖然延安面臨著(zhù)國民黨飛機轟炸的危險,中央還是照常舉行了祝壽大會(huì ),毛澤東親筆題寫(xiě)了“朱德同志六十大壽 人民的光榮”以示 祝賀。

最令人感動(dòng)的是楊開(kāi)慧犧牲后,毛澤東一直記掛著(zhù)楊開(kāi)慧之母向振熙老人(楊老太太)的壽辰。

1949年8月,長(cháng)沙和平解放后,楊開(kāi)智(楊開(kāi)慧的哥哥)將楊老太太健在的消息電告毛澤東,毛澤東欣慰不已,當即回電致賀。9月,王稼祥的夫人朱仲麗準備回湘省親,毛澤東獲知后,即托她給楊老太太捎去一件皮襖,以抵御風(fēng)寒。

1950年是楊老太太80大壽。同年4月,毛澤東派長(cháng)子毛岸英回湖南給外婆拜壽,并捎去兩顆人參,讓老太太滋養身體。毛岸英臨行前,毛澤東還給楊老太太寫(xiě)了一封信,使 楊老太太獲得很大的安慰。

1960年,是楊老太太90大壽,毛澤東于4月25日給楊開(kāi)慧的堂妹楊開(kāi)英寫(xiě)了一封信,并寄去壽禮,以慰老人,信是這樣寫(xiě)的:

開(kāi)英同志,楊老太太今年九十 壽辰,無(wú)以為敬,寄上二百元錢(qián),煩為轉致?;蛸I(mǎi)禮物送去,或直將二百元寄去,由你決定。勞神為謝!順致問(wèn)候!

毛澤東心中時(shí)刻裝著(zhù)百姓。1943年,毛澤東從楊家嶺遷到棗園。農歷正月十四日下午,毛澤東外出散步時(shí)遇到幾位老人,便親切地同他們談了起來(lái)。毛澤東問(wèn)老人們年齡多大,身體好不好,生活怎么樣。老人們告訴毛澤東,他們的年齡都在60歲以上,棗園村有24個(gè)這樣年紀的老人,其中有兩人還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生日就是正月十五日。毛澤東高興地笑著(zhù)說(shuō),你們年逾花甲,德高望重,應該給你們祝壽!有人嘆了口氣說(shuō):“唉!咱們這號老百姓過(guò)生日,還賀個(gè)啥壽呢!”毛澤東笑了,說(shuō):“如今窮人翻了身,生產(chǎn)又搞得好,真是人壽年豐,應該慶賀。明天是元宵節,我給你們祝壽,請大家都來(lái),千萬(wàn)不要客氣。

毛澤東處理事情從來(lái)都是以黨和國家的大局為重,決不意氣用事。1949年12月,新中國成立不久,毛澤東為和斯大林談判,簽訂《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親自率領(lǐng)代表團第一次出國訪(fǎng)問(wèn)。這次初訪(fǎng)蘇聯(lián),其中一項重要的安排就是為斯大林祝壽。1949年12月21 日,是斯大林的70壽辰。在準備的時(shí)候,毛澤東接受了江青讓自己帶一批生日禮品的建議:山東的土特產(chǎn)大白菜、大蘿卜、大蔥和大鴨梨。為籌辦這些禮品,毛澤東親自起草了電報,要中共山東分局協(xié)助辦理。

1956年11月,在一次政治局常委會(huì )上,毛澤東說(shuō)了一大段話(huà)。他說(shuō),我一生寫(xiě)過(guò)三篇歌頌斯大林的文章。頭兩篇都是祝壽的,第一篇在延安,1939年斯大林60壽辰時(shí)寫(xiě)的;第二篇在莫斯科,是1949年他70大壽時(shí)的祝詞。第三篇是斯大林去世之后寫(xiě)的,發(fā)表在蘇聯(lián)《真理報》,是悼詞。這三篇文章,老實(shí)說(shuō),我都不愿意寫(xiě)。從感情上說(shuō),我不愿意寫(xiě),但從理智上來(lái)說(shuō),又不能不寫(xiě)。而且不能不那樣寫(xiě)。我這個(gè)人不愿意人家向我祝壽,也不愿意向別人祝壽??梢?jiàn),毛澤東完全是以黨和國家的利益為重,排除了個(gè)人感情的好惡。

   1947 年,毛澤東拒絕了為他過(guò)54 歲生日的建議。他說(shuō),才五十多歲,大有活頭

對自己生日持無(wú)所謂態(tài)度的毛澤東,在動(dòng)蕩不安的戎馬生涯中更是無(wú)暇顧及自己的生日。他曾說(shuō),他連自己的40歲生日都忘了!正因為這樣,在他50大壽之前,他歷年的生日是怎么度過(guò)的,幾乎沒(méi)有記載。

1944年4月30日,毛澤東邀請續范亭等五六個(gè)人到他的窯洞小宴。續范亭跟毛澤東攀談時(shí),問(wèn)起生肖,彼此都屬蛇,方知兩人同庚。續范亭感到很奇怪,去年自己過(guò)50大壽時(shí),延安交際處專(zhuān)門(mén)為自己設宴祝壽,照理毛澤東去年也是50大壽,怎么未見(jiàn)報刊上有任何報道呢?毛澤東笑著(zhù)說(shuō):“是我自己決定不做壽!”續范亭覺(jué)得,在今天這個(gè)聚會(huì )上,借以祝賀毛澤東的健康,也是個(gè)好機會(huì ),于是他即席賦詩(shī)一首:“半百年華不知老,先生誕日人不曉。黃龍痛飲炮千鳴,好與先生祝壽考?!焙髞?lái),續范亭作《五百字詩(shī)并序》公開(kāi)發(fā)表,毛澤東的生日“農歷十一月十九日”才漸為人知曉。

1945年1月2日(農歷十一月十九日),正是毛澤東的51歲生日, 50大壽沒(méi)有慶祝,有人便提出要在這天“補”毛澤東那悄然而過(guò)的50大壽。毛澤東拗不過(guò)同志們的盛情, 但提出兩個(gè)條件: 一是無(wú)論如何不能在1月2日為他慶壽;二是要搞一個(gè)“集體祝壽”。毛澤東提議,為楊家嶺50歲以上的同志——從伙夫、 馬夫到主席、總司令集體祝壽。于是,1944年12月16日,在中央大禮堂,56位“壽星”歡聚一堂,集體祝壽。毛澤東因與美國人伯德上校會(huì )談,沒(méi)有出席祝壽儀式。

1947年12月25日至28日,中共中央在陜北米脂縣楊家溝召開(kāi)擴 大會(huì )議。會(huì )議第二天——12月26 日,正是毛澤東54歲生日。參加開(kāi)會(huì )的中央委員和各地方、軍隊的高級干部對毛澤東說(shuō):“我們趕上吃你的壽面了?!?/span>

毛澤東風(fēng)趣地說(shuō):“壽面并不能使人長(cháng)壽啊!吃不吃無(wú)所謂喲。

大家又舉出一些理由:“沙家店戰役勝利結束了,全國進(jìn)入反攻階段,應該慶祝這一勝利,順便為你祝壽?!?/span>

毛澤東謝絕了大家為他祝壽的建議。當時(shí)在毛澤東身邊工作的閻長(cháng)林回憶,毛澤東舉出三條理由: 一是戰爭期間,許多同志為革命流血犧牲,應該紀念的是他們,為一個(gè)人 “祝壽”,太不合理。二是群眾和部隊還缺糧食吃,我們不能忘掉群眾疾苦。三是才五十多歲,大有活頭。

那天晚上,賀龍帶來(lái)了晉綏評劇團在楊家溝演戲。為讓周?chē)鞔遛r民看好戲,毛澤東要求將戲臺搭在村中心的平地上。毛澤東讓衛士給他搬來(lái)個(gè)小凳,悄悄地坐在人群后邊,看起戲來(lái)。戲散后,周恩來(lái)對毛澤東說(shuō):“你的生日就這么過(guò)了?”

毛澤東答道:“這么過(guò)不很有意義嘛!”

1952年12月26日,是毛澤東的59歲生日,毛澤東的女兒李敏回憶:“工作人員在餐桌上擺好了與往日一樣的腐乳、醬菜、辣椒三碟小菜和一碟牛肉。桌上沒(méi)有放往常的米 飯,也沒(méi)有擺炒菜,在白色的搪瓷盆里盛著(zhù)剛剛煮好的面條湯。桌子上還擺著(zhù)高腳小酒杯,里面盛著(zhù)半杯紅葡萄酒?!边@一天,只有一位客人和毛澤東共度生日。這位“客人”就是毛澤東的保健醫生王鶴濱。李敏繼續回憶說(shuō),爸爸醒來(lái)走出臥室,舉著(zhù)酒杯對王鶴濱醫生說(shuō)“王醫生,來(lái),干杯!今天是我的生日。

“祝主席身體健康!”

“王醫生,咱們不祝壽,但可以吃湯面的,是吧?”“做壽是不會(huì )使人長(cháng)壽的,對吧!”“人活百歲就很不得了嘍,哪有什么萬(wàn)歲呀!”

就這樣,王鶴濱陪著(zhù)毛澤東,簡(jiǎn)簡(jiǎn)單單地度過(guò)了他的59歲生日。

  “不如讓時(shí)間偷偷地走過(guò)去,到了八九十歲時(shí),自己還沒(méi)有發(fā)覺(jué)……這多好啊! 

按照中國的傳統習慣,六十花甲應當好好地做一次壽。一些家鄉親友紛紛寫(xiě)信給毛澤東,要求進(jìn)京為他祝壽,毛澤東一概婉言謝絕。1953年10月4日,他在給韶山老地下黨員毛月秋的信中說(shuō):“為了了解鄉間情況的目的,我同意你來(lái)京一行”,而不是“為了祝壽,此點(diǎn)要講清楚”。并囑咐毛月秋,沒(méi)有預先約好的同志一概不要來(lái)。1953年12月 26日,毛澤東只和身邊的衛士們吃了一頓面條。衛士長(cháng)李銀橋對毛澤東說(shuō):“今天是您60大壽,我們衛士組的同志為您祝壽?!泵珴蓶|嚴肅地說(shuō):“中央已有決議,不能祝壽。你們?yōu)槭裁催€為我祝壽啊?”

李銀橋回答道:“這是家常便飯,不過(guò)分,還是可以的。這是我們集體決定的?!?/span>

毛澤東沒(méi)有再責怪的意思,幽默地說(shuō):“哎呀,還集體決定的事呢,那我就不好辦了!好吧,我服從,我們就一起來(lái)過(guò)生日吧。

這一天,毛澤東非常高興,與衛士們一起喝了幾杯葡萄酒。飯后,放起了京劇《霸王別姬》,毛澤東用手拍著(zhù)大腿也跟著(zhù)哼起來(lái),完全沉浸在生日的歡樂(lè )之中。

1957年,毛澤東在北京度過(guò)了他的64歲生日。吃飯時(shí),餐桌上多了幾個(gè)菜,是葉子龍從家鄉帶來(lái)的臘肉、臘魚(yú)等土產(chǎn)烹制的。工作人員為毛澤東過(guò)生日忙碌了一上午,他自己卻忘記了。當大家把毛澤東請到餐桌上,他才恍然大悟,才意識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1958年冬,毛澤東巡視各地,處理人民公社問(wèn)題。65歲生日這天晚上,他要離開(kāi)廣州。中午,他身邊的幾個(gè)工作人員加了幾個(gè)菜,一則為毛澤東祝壽,二則也是餞行。午飯時(shí),毛澤東剛剛入睡,工作人員為了不影響他休息,沒(méi)有叫醒他,因此他  沒(méi)吃這頓午飯。事后,他聞知此事,把有關(guān)同志好好地“剋”了一頓,批評他們不該為他的生日置酒擺宴。

兩年后,毛澤東和全國人民一樣忍受著(zhù)內外交困帶來(lái)的痛苦。1960年12月26日,毛澤東對衛士封耀松說(shuō):“小封,你去把葉子龍、李銀橋、王敬先、高智、林克、汪東興等叫來(lái),今天在我這里吃飯?!辈妥郎?,沒(méi)有酒,沒(méi)有肉,只是多放了一些油。毛澤東把筷子伸向菜盤(pán),沒(méi)等夾菜就又放下了,他的目光掃視著(zhù)工作人員:“現在全國遭災,有的地方死人呀,人民公社、大辦食堂,到底好不好?群眾有什么意見(jiàn)?正確的情況搞不到…… ”

毛澤東要求他們都下到農村去進(jìn)行踏踏實(shí)實(shí)的調查,并對他們下去后應注意的問(wèn)題都作了周到的安排。

這頓飯,毛澤東沒(méi)吃幾口就放下了筷子。他吃不下去,別人也吃不下去,毛澤東的這一次“生日宴”,被賦予了特殊意義。

俗話(huà)說(shuō),“人生七十古來(lái)稀”,祝壽乃人之常情。1963年夏天,程潛對秘書(shū)楊慎之說(shuō):“毛主席快要70大壽了,我想發(fā)起組織一個(gè)詩(shī)社,相約做點(diǎn)詩(shī)詞表示祝賀?!辈㈤_(kāi)列了一份包括郭沫若、陳毅、謝無(wú)量、章士釗等八人的名單。楊慎之立即把程潛的意圖和開(kāi)列的名單向中央統戰部匯報請示。中央統戰部的答復是:毛主席歷來(lái)反對祝壽,郭老和陳總是 共產(chǎn)黨員,不便參加。黨外朋友出于至誠,出于對革命領(lǐng)袖的熱愛(ài),如果有所表示,我們亦不便多加干預。程潛便向其他幾個(gè)民主人士發(fā)出約稿信,后來(lái)又將這些詩(shī)稿精制裱糊為一份冊頁(yè),派人送給毛澤東。

1963年12月26日,毛澤東的女兒李敏。李訥,女婿孔令華都來(lái)了,平時(shí)靜悄悄的深宅大院這時(shí)到處洋溢著(zhù)歡聲笑語(yǔ)。毛澤東身邊的工作人員和警衛同志都提出為他祝壽。毛澤東知道后,對身邊的同志語(yǔ)重心長(cháng)地說(shuō):“大家都不做壽,這個(gè)封建習慣要改。你知道,做一次壽,這個(gè)壽星就長(cháng)一歲,其實(shí)就少了一歲,不如讓時(shí)間偷偷地走過(guò)去,到了八九十歲時(shí),自己還沒(méi)有發(fā)覺(jué)…… 這多好??!”

毛澤東詼諧的勸說(shuō),使身邊的工作同志心悅誠服地放棄了為他做 70大壽的想法。


1964年12月26日,毛澤東71歲生日,在人民大會(huì )堂接見(jiàn)第三屆人大代表。

這是他和錢(qián)學(xué)森親切握手,中間為陳永貴

81 歲生日時(shí),毛澤東、周恩來(lái)的“長(cháng)沙決策”,決定了中國的政治走向

1964年12月26日是毛澤東的71歲生日。與往常不同,他決定請客,請了三桌。參加生日的最引人注目的是導彈專(zhuān)家錢(qián)學(xué)森,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模范邢燕子和董加耕,山西昔陽(yáng)縣大寨大隊黨支部書(shū)記陳永貴,他們被安排在毛澤東那一桌,分坐于毛澤東兩側。

那天,氣氛頗為嚴肅。毛澤東一開(kāi)始便說(shuō):“今天是我的生日,過(guò)了年就七十一歲啰。我老了,也許不久就要去見(jiàn)馬克思,所以今天請大家來(lái)吃飯……”這樣的開(kāi)場(chǎng)白,的確使 客人們的心情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lái)。席間,毛澤東不斷地談著(zhù)國內的階級斗爭形勢以及正在開(kāi)展的“四清”運動(dòng)……

1969年12月26日,毛澤東已在武漢住了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工作人員想搞個(gè)祝壽活動(dòng),可他不同意。大家又出了個(gè)主意,要給他做頓長(cháng)壽面,他愉快地答應了:“尊重群眾的意見(jiàn),大家愿意吃什么就吃什么,吃面也可以,管它長(cháng)壽面不長(cháng)壽面,只要吃得舒服就行。”他與大家一同吃了頓長(cháng)壽面,76歲壽辰就這樣偷偷地過(guò)去了。

“文化大革命”以前,知曉毛澤東生日的人還只限于毛澤東周?chē)娜?。但在“文革”中,毛澤東的生日幾乎家喻戶(hù)曉,每逢12月26 日,人民群眾便自發(fā)組織各種慶?;顒?dòng),并總有不少人給毛澤東送來(lái)禮物,祝賀他的生日。這件事可難壞了工作人員。當時(shí),送來(lái)的東西很多,有的是工業(yè)品,也有的是農產(chǎn)品。生日前后,中南海的各個(gè)大門(mén)的值班室內特別忙碌,要說(shuō)服送禮的同志把東西拿回去,是很不容易的,有的同志放下禮品就走了。 毛澤東總是要求工作人員把東西保存起來(lái),不要損壞。時(shí)間長(cháng)了,送來(lái)的東西也多了,就只好專(zhuān)門(mén)抽出人去整理和保管各種禮品,開(kāi)辟了陳列室,分類(lèi)登記。在禮品中,有的是水果之類(lèi),毛澤東就吩咐工作人員將水果分送給機關(guān)值夜班的同志。同時(shí)經(jīng)常告誡大家要養成廉潔奉公的好作風(fēng),好品德,不許公私不分。

1973年12月26日,是毛澤東80壽辰。這時(shí)的毛澤東,在全世界也享有很高聲望。不僅全國人民關(guān)注,而且世界各友好國家也十分重視。據統計,有120多個(gè)國家和地區的  領(lǐng)導人發(fā)來(lái)賀電、賀信給毛澤東,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首相金日成還特地派人送來(lái)壽禮。由于毛澤東不允許,幾乎所有的報刊、電臺、電視臺都未公開(kāi)宣傳和報道,只有新華社辦的《參考消息》上透露了若干消息。

日歷翻到1974年12月26日,這天是毛澤東81歲生日。新中國成立以后,毛澤東先后多次回湖南,其中有幾次也逢他生日,但他從來(lái)不主張也不接受別人給他做壽。然而,工作人員卻時(shí)刻惦記著(zhù)這一天。在毛澤東的住地,工作人員采來(lái)毛澤東最喜愛(ài)的臘梅和白茶花,點(diǎn)綴在客廳里。茶幾上擺上毛澤東家鄉的特產(chǎn):一盤(pán)燈芯糕、一盤(pán)交切糖、一盤(pán)寸金糖、一盤(pán)麻花條。從北京抱病而來(lái)商議四屆人大事宜的周恩來(lái),和盛情的湖南省委工作人員,悄悄地為毛澤東過(guò)生日。

毛澤東從花瓶里取出一枝臘梅,聞了聞,然后又輕輕地插回原處。工作人員請他品嘗了家鄉的點(diǎn)心,并請他吃了一筷子長(cháng)壽面。朝鮮首相金日成送的蘋(píng)果、葡萄,菲律賓 總統馬科斯送的芒果,他都送給工作人員一飽口福。

晚餐時(shí),周恩來(lái)親自掏錢(qián)請湖南省委負責人及省委接待處工作人員吃飯。席間,周恩來(lái)鼓勵工作人員,要他們照顧好毛澤東的生活,讓主席休養好,保證主席的健康。

當天晚上,毛澤東特地邀請周恩來(lái)進(jìn)行了一次單獨長(cháng)談,主要內容有兩項: 一是四屆人大的人事安排,二是理論問(wèn)題。正是在這個(gè)夜晚,毛澤東提議增補鄧小平為中共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常委。后來(lái),人們把周恩來(lái)長(cháng)沙之行的成果和與毛澤東的談話(huà), 稱(chēng)作“長(cháng)沙決策”,這一決策,決定了未來(lái)中國的政治走向。

1975年12月26日,82歲的毛澤東度過(guò)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個(gè)生日。這一天,朝鮮、阿爾巴尼亞、越南、菲律賓等友好鄰邦的國際友人送來(lái)了各自的禮品。湖南家鄉送來(lái)了包裝精致的名副其實(shí)的長(cháng)壽面,這種面一根的長(cháng)度足有10米,把長(cháng)長(cháng)的壽面盤(pán)成一個(gè)圓形,放在盒子里,家鄉人民還送來(lái)了禮花……

在中南海毛澤東的家中,平時(shí)冷冷清清的院子,此時(shí)顯得熱鬧起來(lái)。除了身邊的工作人員,平時(shí)很難有機會(huì )回家的李敏、李訥,也回來(lái)為爸爸祝壽。

晚上10時(shí),征得毛澤東同意后,工作人員在他的房間外放起了禮花,五彩繽紛的禮花把天空照得絢麗多彩。此時(shí),毛澤東半躺在床上,透過(guò)寬大的玻璃窗,向外望著(zhù)那特意為他燃放的禮花。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