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軍史縱橫

沙場(chǎng)狙擊 百步穿楊——解放軍歷史上具有傳奇色彩的四大神槍手(下)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4年第1期  作者:陳 輝  點(diǎn)擊次數:

                               魏來(lái)國

神槍手魏來(lái)國:267發(fā)子彈擊斃敵人202名

魏來(lái)國,出生于1925年11月,山東榮成東山鎮干占村人。1942年參加八路軍,次年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

1946年6月18日,國民黨軍54軍從青島登陸后向膠東解放軍駐守的即墨城進(jìn)犯。戰至30日,解放軍在殲敵4個(gè)營(yíng)后主動(dòng)撤出戰斗,敵人只占領(lǐng)了一座空城。

7月9日,國民黨軍54軍攻占即墨城后,以?xún)蓚€(gè)團進(jìn)攻南泉車(chē)站。膠東軍區警備第4旅8團2營(yíng)奮力阻擊。2營(yíng)4連排長(cháng)魏來(lái)國奉命率領(lǐng)全排堅守在東蘭格莊。

敵人用大炮轟擊后,開(kāi)始進(jìn)攻。魏來(lái)國在陣地巡視后,迅速向東南方的阻擊點(diǎn)跑去,他附近是4班班長(cháng)張慶富和戰士潘云亭的陣地。魏來(lái)國望去大約有兩個(gè)連的敵人,小心翼翼向前推進(jìn)。魏來(lái)國把標尺定在400米的距離上,左眼一閉開(kāi)始射擊,一槍一個(gè),彈無(wú)虛發(fā)。潘云亭在旁邊數著(zhù),敵人一個(gè)接一個(gè)倒下。他一邊射擊,一邊數數,擔心一心二用記錯了,便抓起身旁的石子,排長(cháng)打死一個(gè)敵人,他就把一顆石子放在小土坑里。

轉眼的工夫,魏來(lái)國干掉了十幾個(gè)敵人,小坑里也放進(jìn)了10多顆石子。全排戰士同時(shí)向敵人射擊,敵人倒下一片,但潘云亭只數排長(cháng)打死的敵人的數字。敵人進(jìn)攻隊形被打亂,紛紛鉆進(jìn)了高粱地。

潘云亭看到魏來(lái)國順手把槍栓拉開(kāi),在槍膛里滴了幾滴油,又迅速壓上了子彈,嘴里還嘟囔著(zhù):“高粱地能擋住我的子彈,做夢(mèng)!”他不緊不慢地向高粱地里的敵人穩準狠地打去。

身邊的潘云亭又興奮地抓起一把小石子,魏來(lái)國打倒一個(gè)敵人,他在坑里放上一顆石子。

在距陣地前沿200米左右的地方,敵人的尸體橫七豎八躺倒一片。敵人幾乎把所有火力都轉向魏來(lái)國,子彈狂風(fēng)暴雨般地從他頭頂呼嘯而過(guò)。

魏來(lái)國變換了射擊位置,這次他專(zhuān)門(mén)打敵指揮官。敵人靠近陣地時(shí),一個(gè)指揮官一個(gè)勁地搖晃手中的指揮旗,一挺美式重機槍狂叫起來(lái)。魏來(lái)國瞄準敵指揮官,只聽(tīng)一聲槍響,指揮官斃命。接著(zhù),敵機槍手也被擊斃。

隨后,魏來(lái)國繼續尋找敵人指揮官。不一會(huì )兒工夫,又有兩個(gè)指揮官,隨著(zhù)魏來(lái)國清脆的槍聲,倒在了地上。

潘云亭知道這是排長(cháng)平時(shí)給他們傳授的射擊經(jīng)驗:有當官的不打當兵的,有營(yíng)長(cháng)不打連長(cháng),有連長(cháng)不打排長(cháng),專(zhuān)打官大的。

從清晨5點(diǎn)打到黃昏,魏來(lái)國率領(lǐng)全排擊退了敵人5次進(jìn)攻。這天的阻擊戰,魏來(lái)國共消耗子彈135發(fā),潘云亭用石子記錄打死敵人110個(gè)。南泉阻擊戰結束后,魏來(lái)國被山東軍區授予“射擊英雄”光榮稱(chēng)號。這是世界神槍手在一次戰斗中擊斃對手的最高紀錄,至今無(wú)人突破。

1947年4月,在白馬關(guān)戰斗中,時(shí)任華東野戰軍9縱26師77團2營(yíng)4連連長(cháng)的魏來(lái)國負傷仍指揮全連堅持7天7夜,打退數倍于己的敵人7次進(jìn)攻,殲敵500余人。其中,魏來(lái)國以132發(fā)子彈斃敵92人。戰后,4連被華東軍區命名為“白馬關(guān)戰斗模范連”,全連榮立集體一等功。魏來(lái)國榮獲“華東一級人民英雄”稱(chēng)號。

魏來(lái)國在兩次戰斗中,用267發(fā)子彈,打死202個(gè)敵人。華東野戰軍9縱司令員許世友得知后,連聲說(shuō):“好樣的,好樣的。全區都要開(kāi)展向魏來(lái)國學(xué)習的活動(dòng)?!毕鞯饺A東野戰軍司令部,陳毅司令員高興地對副司令員粟裕、副政委譚震林說(shuō):“魏來(lái)國的事跡告訴我們,只要我們的戰士有高度的覺(jué)悟、精湛的技術(shù),就一定能戰勝?lài)顸h?!?/span>

1948年8月,魏來(lái)國出席在華沙召開(kāi)的世界勞動(dòng)青年代表大會(huì )。會(huì )議代表得知魏來(lái)國是代表團中唯一的戰斗英雄后,特地送給他一個(gè)高爾基石膏像,說(shuō)高爾基用筆打敵人,你用槍打敵人,你們都是最光榮的人。

回國后,魏來(lái)國參加了淮海戰役、渡江戰役、上海戰役。上海解放后,魏來(lái)國調任9兵團政治部青年科副科長(cháng)。

1949年9月,作為華東軍區的代表,魏來(lái)國出席了中國人民政治協(xié)商會(huì )議第一屆全體會(huì )議并被選入主席團,見(jiàn)到了毛澤東。陳毅介紹說(shuō):“主席,這位就是我曾向你匯報過(guò)的,用135發(fā)子彈打倒110名敵人的魏來(lái)國?!泵珴蓶|一聽(tīng),向魏來(lái)國伸出了有力的大手,魏來(lái)國連忙緊緊地握住。毛澤東笑著(zhù)問(wèn):“請你談?wù)剬?、國徽有什么意?jiàn)?!蔽簛?lái)國激動(dòng)得說(shuō)不出話(huà)來(lái),毛澤東離開(kāi)時(shí)他很后悔。1950年,魏來(lái)國參加了全國戰斗英雄代表會(huì )議,當選為主席團成員。

會(huì )后不久,魏來(lái)國奔赴朝鮮戰場(chǎng),任志愿軍第20軍58師坦克263團副團長(cháng)?;貒?,歷任27軍79師236團團長(cháng),軍副參謀長(cháng)、副軍長(cháng)。1955年,被授予中校軍銜,榮獲獨立自由獎?wù)?、三級解放勛章、獨立功勛榮譽(yù)章。1985年3月離休。2014年5月16日,魏來(lái)國因病逝世,享年89歲。

 

張桃芳

志愿軍神槍手張桃芳:436發(fā)子彈擊斃敵人214名

張桃芳,出生于1931年,江蘇興化人。1946年,他擔任兒童團團長(cháng),1951年3月參加人民解放軍。

1952年9月,隨部隊進(jìn)入朝鮮戰場(chǎng)的第24軍72師214團3營(yíng)8連戰士張桃芳,立志當個(gè)神槍手,在戰場(chǎng)上苦練射擊本領(lǐng)。

1953年1月,張桃芳來(lái)到上甘嶺陣地的前沿597.9高地,但他的第一戰卻空手而歸。他發(fā)現有兩個(gè)敵人在距他不到100米的地方竄出來(lái),連開(kāi)十幾槍卻一發(fā)未中。位置暴露,他只能撤離狙擊點(diǎn)。連里一名老兵告訴他:射擊不能盲目開(kāi)槍?zhuān)莆找幝?,根據敵情、地形、風(fēng)速有的放矢。

張桃芳從熟悉陣地周?chē)孛蔡卣魅胧?,研究敵人的活?dòng)規律,將敵人經(jīng)常出沒(méi)的道路估測好距離,在戰壕中尋找理想的射擊點(diǎn)。兩個(gè)星期后,張桃芳開(kāi)始顯露水平。在進(jìn)入陣地22天里,他用240發(fā)子彈,擊斃了71個(gè)敵人,成為全連的一號狙擊手。連里的干部發(fā)現張桃芳是個(gè)神槍手的苗子,便選送他到團里舉辦的射擊訓練班深造。然而,到了“神槍手的窩子里”,他就相形見(jiàn)絀了。

在訓練班期間,張桃芳第一次上戰場(chǎng)狙擊臺,一個(gè)連射,一梭子子彈打空了。射擊教員問(wèn)他打著(zhù)沒(méi)有,他臉紅了。教員安慰他說(shuō):“你過(guò)去雖然打中不少敵人,但還沒(méi)有完全掌握打‘活靶’的規律,要想當個(gè)出色的神槍手,必須精通各種復雜情況的射擊本領(lǐng)?!苯?jīng)過(guò)一段時(shí)間的苦練和巧練,張桃芳又走上了戰場(chǎng)。

第二次戰斗開(kāi)始了。山下走來(lái)3個(gè)敵人,張桃芳端起槍射擊第一個(gè)敵人,第一個(gè)敵人沒(méi)打倒,卻擊中了第二個(gè)敵人。這是怎么回事呢?真把張桃芳搞蒙了。教員耐心地告訴他:“敵人是向山下逃,你瞄準第一個(gè)敵人的腦袋卻打著(zhù)了第二個(gè),對下山的敵人要用這種打法?!彼J真聽(tīng),仔細體會(huì )。結果有一天狙擊下來(lái),他撂倒了4個(gè)敵人。張桃芳總算找到了竅門(mén)。訓練班結束,團長(cháng)親自考核張桃芳的槍法。

皮定均聽(tīng)了一級級反映上來(lái)的關(guān)于張桃芳的事跡,半信半疑,特別對71人的數字不大相信。

于是,皮定均找來(lái)作戰處肖參謀,拿出一雙皮暖靴,交代:“你把它帶上,去8連看看那個(gè)張桃芳,一連看他消滅3個(gè)敵人,要是真的,把靴子送給他,要是假的拿回來(lái),處分他的連長(cháng)、營(yíng)長(cháng)、團長(cháng)?!毙⒅\帶上皮暖靴,與攝影記者王紀榮一起到了8連。他們找到張桃芳,說(shuō)明奉首長(cháng)之命,見(jiàn)證他的槍法。于是,他們趁著(zhù)夜色一起秘密來(lái)到前沿陣地。張桃芳把肖參謀和攝影記者安置在一處既隱蔽又便于觀(guān)察的地方,然后迅速進(jìn)入狙擊位置。王紀榮拿起相機抓拍了一張張桃芳準備射擊的照片。

東方剛發(fā)白,對面300米處出現了一個(gè)人影,張桃芳一扣扳機,那家伙一頭栽了下去。

緊接著(zhù),一個(gè)敵人哨兵在180米外被張桃芳的一發(fā)子彈擊中。幾乎同時(shí),一串子彈落在了張桃芳的射擊臺上。敵人狙擊手也盯上了他。王紀榮不敢抬頭,怕暴露目標,又擔心張桃芳的安全,正盤(pán)算著(zhù),突然聽(tīng)到附近一聲槍響,原來(lái)張桃芳轉移了狙擊位置,消滅了第三個(gè)敵人。

肖參謀他們離開(kāi)8連前,搞了一個(gè)“授靴儀式”。戰士們擁坐在坑道里,張桃芳坐在前面的方凳上。肖參謀說(shuō)明了皮暖靴的來(lái)歷,然后把它掛在張桃芳的脖子上。在場(chǎng)的人都注意到了張桃芳腳上那雙用軍用毛毯縫制的已經(jīng)開(kāi)了線(xiàn)的舊棉鞋。

戰士們都知道抗美援朝物資緊張,軍里只配發(fā)少量的皮暖靴。張桃芳沒(méi)舍得穿軍長(cháng)給的那雙靴子,把它當成了勇敢殺敵的動(dòng)力。

此后,張桃芳愈戰愈勇。他每天出戰均有收獲,在志愿軍的狙擊手中嶄露頭角,但敵人也盯上了他。美軍發(fā)現在597.9高地有位志愿軍狙擊手,槍法如神,使他們損失慘重,對張桃芳恨之入骨。為此,敵人專(zhuān)門(mén)調來(lái)了狙擊手,決意要拔掉張桃芳這個(gè)眼中釘、肉中刺。

1953年2月的一天,張桃芳照例一早就上了陣地。他沿著(zhù)交通溝剛走進(jìn)狙擊潛伏點(diǎn),一串機槍子彈貼著(zhù)頭皮飛了過(guò)來(lái)。張桃芳意識到對面敵人在等著(zhù)他。張桃芳用步槍頂起一個(gè)破鋼盔,以前他多次用這種方法引誘對手暴露位置??蛇@次鋼盔晃了半天,對手卻一槍未發(fā),顯然也是一位經(jīng)驗豐富的狙擊手。

張桃芳改變了戰術(shù)。他在交通溝里匍匐前進(jìn),到了交通溝盡頭,突然躥起,幾個(gè)箭步穿過(guò)一段小空地。對面的機槍又是一個(gè)點(diǎn)射,子彈緊追著(zhù)他的腳跟。他雙手一伸,身子一斜,像被擊中似的摔進(jìn)了掩體里。這個(gè)假動(dòng)作也許蒙騙了對手,射擊停止了。張桃芳慢慢地從掩體里探出頭,開(kāi)始搜索對面陣地。他先仔細觀(guān)察了美軍陣地上的機槍掩體,發(fā)現有兩挺機槍正向其他方向射擊。張桃芳沒(méi)有出槍?zhuān)驗樗靼?,這在某種程度上是誘餌。

張桃芳耐心搜索著(zhù),終于在對面山頭上兩塊緊挨著(zhù)的巖石縫隙中,發(fā)現了對手的位置。張桃芳立即出槍?zhuān)瑢尶趯柿藢κ值哪X袋。然而就在他要扣動(dòng)扳機的一剎那,對手也發(fā)現了他,腦袋一偏,脫離了張桃芳的槍口,緊接著(zhù)手中的機槍就吐出了火舌。

有防備的張桃芳躲過(guò)一劫,再次被壓制在掩體內。這一次,對手顯然也意識到了他的厲害,機槍槍口始終對準張桃芳的狙擊臺,幾秒鐘就是一個(gè)點(diǎn)射。張桃芳稍微露頭,立即就會(huì )引來(lái)一個(gè)長(cháng)點(diǎn)射。張桃芳沒(méi)有著(zhù)急,坐在掩體后面,靜靜地觀(guān)察著(zhù)對手的彈著(zhù)點(diǎn)。過(guò)了很長(cháng)時(shí)間,他忽然發(fā)現對手似乎把注意力主要集中在狙擊臺左側,也就是他現在所待的位置,而對狙擊臺右側打的次數不多,并且中間常常會(huì )有一個(gè)間隙。他在沙袋的掩護下,慢慢地爬到了狙擊臺右側,輕輕地把步槍緊貼著(zhù)沙袋伸了出去。張桃芳足足等了10多分鐘。機槍的彈著(zhù)點(diǎn)表明,對手的確沒(méi)有發(fā)現他已變換了位置。

時(shí)機終于到了。當對手剛剛對狙擊臺左側打了一個(gè)點(diǎn)射后,張桃芳猛地站起身,果斷擊發(fā)。幾乎與此同時(shí),對他早有防備的對手,瞬間轉動(dòng)槍口扣動(dòng)了扳機。張桃芳的子彈比對手快了零點(diǎn)幾秒。就是這零點(diǎn)幾秒,決定了兩名狙擊手的生死。張桃芳的子彈穿過(guò)了對手的頭顱,對手點(diǎn)射的子彈卻貼著(zhù)張桃芳身子飛過(guò)。

張桃芳的名氣越來(lái)越大。皮定均軍長(cháng)決定親自深入連隊,對張桃芳的射擊技術(shù)進(jìn)行考核。此時(shí)的8連沒(méi)有在前線(xiàn),距離敵人的陣地有些遠。有人提議用打樹(shù)上的鳥(niǎo)為證,皮軍長(cháng)點(diǎn)頭同意。張桃芳悄悄地來(lái)到不遠處的林中,一會(huì )兒槍響了,打出了6發(fā)子彈,小鳥(niǎo)應聲驚飛。跟隨皮軍長(cháng)的肖參謀連忙跑過(guò)去查看:“報告軍長(cháng),張桃芳6彈打下4只麻雀、1只小鳥(niǎo)!”話(huà)音剛落,在現場(chǎng)觀(guān)看的官兵熱烈鼓掌。

“去車(chē)上把槍拿來(lái)!”皮軍長(cháng)對肖參謀說(shuō)。一支嶄新的蘇制莫辛納甘步槍呈現在大家眼前,皮軍長(cháng)當場(chǎng)贈送給張桃芳。這支槍是祖國慰問(wèn)團贈送的特殊禮物。

1953年3月初,張桃芳已經(jīng)擊斃211個(gè)敵人。

1953年6月,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在北京召開(kāi)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張桃芳受邀出席會(huì )議。皮軍長(cháng)通知宣傳部,叫張桃芳回國前到他那里去一趟。張桃芳接到通知后有些緊張,從床頭上取下皮暖靴,背在肩上上路了。從8連到軍部是步行,每走一步,皮靴里便傳出嘩嘩的響聲,里面裝的是彈殼,張桃芳每打死一個(gè)敵人,就把一個(gè)彈殼裝進(jìn)皮暖靴里。

皮定均的女兒皮衛華回憶:

在軍部,張桃芳由宣傳部部長(cháng)領(lǐng)著(zhù)進(jìn)了父親的那幢貓耳洞式的建筑物。父親正看地圖,當他轉過(guò)身來(lái),看到張桃芳站在面前。他注意到張桃芳肩上的那雙皮暖靴。“你怎么把它背回來(lái)了?”

“首長(cháng)更需要他?!睆執曳及蜒プ臃旁谧郎?,發(fā)出很大的響聲,引起父親的好奇。

宣傳部部長(cháng)在旁邊解釋說(shuō):“這是他打死敵人的記錄。每打死一個(gè)敵人,就把那個(gè)彈殼保存起來(lái)?!?/span>

“一共多少?”父親問(wèn)。

“211個(gè)?!睆執曳蓟卮?。

“你打死了211個(gè)敵人,打得很不錯,可你沒(méi)打出名堂來(lái)?!备赣H說(shuō)。

張桃芳愣住了。

“你們團的番號是多少?”“214團?!薄皩α?。214團,你要打214個(gè)敵人。再打3個(gè),一個(gè)也不要多,一個(gè)也不要少?!睆執曳济靼琢?,呵呵地傻笑。

“現在,把你那雙鞋脫下來(lái),把這雙靴子換上!”

張桃芳猶豫了。

“現在就換?!备赣H命令道。張桃芳脫下了露出棉花的棉鞋,不顧腳臭味,換上了父親獎給他的那雙皮暖靴?;氐?連狙擊陣地后,張桃芳一個(gè)多小時(shí)打死了3個(gè)敵人,返回軍部后把3個(gè)子彈殼放在桌上。至此,張桃芳以436發(fā)子彈,擊斃“聯(lián)合國軍”214人,正好與214團的番號相符。這是志愿軍神槍手單人戰績(jì)的最高紀錄。后來(lái),張桃芳為此榮獲了“特等功臣”“二級狙擊英雄”稱(chēng)號。

1954年,張桃芳被調入空軍,進(jìn)入徐州第5航空預備學(xué)校和濟南空軍第5航校1團學(xué)習。學(xué)習期滿(mǎn)后,在空軍高密第1訓練基地擔任殲擊機飛行員,飛行退役后進(jìn)入濰坊空軍某師擔任政治教導員。

1985年6月,張桃芳退職休養。2007年10月29日,張桃芳因病醫治無(wú)效在濰坊逝世,享年76歲。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4年第1期)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