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歷史珍聞

魯迅與陳賡的兩次秘密會(huì )見(jiàn)
來(lái)源:《黨史博覽》  作者:吳 杰  點(diǎn)擊次數:

紅軍時(shí)期的陳賡

1932年,通過(guò)地下黨,魯迅在上海寓所兩次秘密會(huì )見(jiàn)來(lái)上海治療腿傷的紅軍著(zhù)名將領(lǐng)陳賡,聽(tīng)取陳賡介紹鄂豫皖蘇區紅四方面軍的戰斗情況,并讓陳賡畫(huà)了一張《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形勢草圖》。魯迅與陳賡的兩次會(huì )見(jiàn),雖然在兩人光輝的一生中只是一個(gè)插曲,但它深刻反映了魯迅與中共的親密關(guān)系。

   從談反“圍剿”戰斗情況到想寫(xiě)一部革命作品

1932年9月,陳賡隨所在的紅四方面軍從鄂豫皖蘇區突圍去四川途中右腿負了傷。因隨軍行動(dòng)不便,黨組織便決定將他秘密送到上海進(jìn)行治療。陳賡到上海后,住在一個(gè)私人開(kāi)設的醫院里,這個(gè)醫生很同情陳賡,愿意替他醫治。

當時(shí)在上海做地下工作的同志,都很關(guān)心蘇區的情況。陳賡向他們講了紅軍在反“圍剿”中的一些可歌可泣的戰斗故事,那些戰斗的激烈和艱苦,以及他們英勇殺敵的事跡,使在場(chǎng)的同志都很感動(dòng),認為這些超過(guò)蘇聯(lián)作家亞歷山大·綏拉菲摩維奇的《鐵流》中所寫(xiě)的情節。陳賡也有這樣的看法。他說(shuō):“那些戰斗的艱苦和激烈,以及紅軍所表現出的忠誠和勇敢,比起現在那些描寫(xiě)戰爭的作品中所表現的,不知要超過(guò)多少倍。我很希望人民能知道紅軍和革命群眾所經(jīng)受過(guò)的這一切,即使將來(lái)革命勝利了,也永遠不要忘記?!?/span>

當時(shí),在中央宣傳部工作的朱鏡我聽(tīng)了陳賡的生動(dòng)介紹,作了詳細記錄,整理后油印出來(lái)。他同意陳賡的意見(jiàn),認為如果有個(gè)作家能把陳賡談的寫(xiě)成作品,這樣的作品一定能成為不朽之作。大家很自然地想到了魯迅,認為以他的才能、修養,一定會(huì )寫(xiě)得很好,在政治上會(huì )起到很大的宣傳作用。如果他能對陳賡所講的感興趣的話(huà),那該多好。

朱鏡我將油印材料交給了中共江蘇省委宣傳部的馮雪峰,請他去和魯迅先生聯(lián)系。馮雪峰也為這個(gè)材料上寫(xiě)的情節所激動(dòng),也認為應當請魯迅去寫(xiě),才會(huì )產(chǎn)生更為廣泛的影響,于是很快將材料送給了魯迅先生,并提出了大家對他的期望。


魯迅與馮雪峰兩家人合影

  第一次會(huì )見(jiàn)

魯迅看了陳賡的講述記錄后非常激動(dòng),但感到油印的材料過(guò)于簡(jiǎn)單,當聽(tīng)說(shuō)陳賡正在上海治病時(shí),為了更詳細地了解紅軍的戰斗情況,便幾次和馮雪峰講,想邀請陳賡到他家去談?wù)?。黨組織同意陳賡與魯迅會(huì )見(jiàn)。

陳賡一向喜愛(ài)魯迅的著(zhù)作,在去鄂豫皖蘇區之前,就讀過(guò)魯迅的許多作品,對魯迅作品表現出來(lái)的革命性和戰斗性深表欽佩,認為魯迅是一位真正的革命作家。即使在大別山槍林彈雨的戰場(chǎng)上,他的挎包里也時(shí)常裝著(zhù)魯迅的書(shū)。如今不僅能見(jiàn)到這位景仰已久的作家,還聽(tīng)說(shuō)自己的講述打動(dòng)了這位先生,他準備寫(xiě)一部反映紅軍斗爭的小說(shuō),陳賡怎能不興奮呢?

1932年秋的一天,陳賡由馮雪峰陪同到北四川路魯迅的寓所,而魯迅那天興致也特別高,專(zhuān)門(mén)請他的夫人許廣平預備了許多酒菜。他們在魯迅寓所談了一個(gè)下午,直到深夜才離開(kāi)。會(huì )見(jiàn)中,陳賡談得很多,魯迅則講話(huà)很少,他怕打斷陳賡的講述,只是有時(shí)提個(gè)問(wèn)題。陳賡向魯迅介紹紅軍反擊國民黨軍“圍剿”的戰斗,講了許多激動(dòng)人心的英雄故事,揭露了敵人的殘酷罪行,還談到蘇區的人民生活、土地革命和文化建設等情況。

大概是由于非常了解舊社會(huì )農民的悲慘生活,魯迅對蘇區農民的命運表現出深切的關(guān)注。他聽(tīng)到過(guò)去那些受屈辱、受壓迫最深重的人都挺直腰桿站起來(lái)戰斗了,非常高興。于是他問(wèn)了地主怎樣進(jìn)行反抗和農民如何支援紅軍的情況。聽(tīng)到農民送子送夫參軍和召開(kāi)歡送大會(huì )的情況時(shí),他感到特別新鮮。

當陳賡講到蘇區農村有些房子四面都開(kāi)了窗子的時(shí)候,這引起了魯迅的極大興趣。魯迅說(shuō),這是因為農民的生活改善了,已經(jīng)知道注意居住的衛生條件了,四面都開(kāi)了窗戶(hù),空氣一定能流通,這是一個(gè)進(jìn)步。陳賡對此印象深刻,20多年后回憶此事,他猶感歷歷在目。

通過(guò)這次交談,陳賡對魯迅有了進(jìn)一步的了解。當時(shí)在上海那樣白色恐怖的殘酷環(huán)境里,魯迅不顧個(gè)人安危,一定要找陳賡這樣一個(gè)被國民黨反動(dòng)派到處追捕的紅軍將領(lǐng)到他的寓所談紅軍、談蘇區,這表明魯迅非常關(guān)心紅軍,關(guān)心中共領(lǐng)導的革命事業(yè)。由于時(shí)間已晚,魯迅表示再約陳賡前往深談,陳賡也表示極其愿意再次赴約。

   第二次會(huì )見(jiàn)

根據樓適夷的回憶,1932年11月的一天,馮雪峰通知他,因魯迅有意寫(xiě)蘇區紅軍戰爭題材的小說(shuō),約一位從蘇區來(lái)滬治病的負責同志談?wù)?,中共上海臨時(shí)中央宣傳部決定派他去陪同,并告訴他第二天下午由朱鏡我先陪那位同志到他處,然后再由他陪那位同志到魯迅家去。

第二天下午,朱鏡我陪著(zhù)那位同志來(lái)到北四川路公益坊已經(jīng)停業(yè)的水沫書(shū)店樓上,樓適夷已在那里等候。他瞅了瞅這位陌生的同志,感覺(jué)這位同志臉色紅潤,略有風(fēng)霜之色,個(gè)子較高,穿一件灰色線(xiàn)呢單袍,像一位從農村來(lái)的知識分子。這位同志是誰(shuí)?按照黨的秘密工作紀律,上級既然不需要把名字告訴你,你也就不必詢(xún)問(wèn)。朱鏡我把陳賡交給了樓適夷后,便獨自告別先走了。休息一會(huì )兒后,樓適夷便陪他一起去魯迅住的北四川路公寓。

魯迅見(jiàn)到他們,打了個(gè)招呼。樓適夷覺(jué)得魯迅和這位同志仿佛曾經(jīng)見(jiàn)過(guò)面的樣子,并沒(méi)有叫他作介紹。隨后,魯迅把他們引進(jìn)一間既是書(shū)房又是會(huì )客室,同時(shí)也是臥室的屋子里,招呼他倆坐下。陳賡坐在書(shū)桌旁邊的環(huán)臂椅上,魯迅自己坐在書(shū)桌橫頭的藤躺椅上,樓適夷則坐在他們對面的椅子上。

談話(huà)開(kāi)始了,陳賡開(kāi)門(mén)見(jiàn)山地談起紅軍作戰的情況,以及蘇區人民生活和軍民關(guān)系等,其間有許多生動(dòng)的敘述。魯迅靜靜地聽(tīng)著(zhù),不時(shí)插進(jìn)一兩句問(wèn)話(huà)。談到紅軍以劣勢裝備戰勝了強大的敵人時(shí),陳賡描述了紅軍戰士大聲吶喊、勇敢投入白刃格斗的情景。談的人和聽(tīng)的人都興奮起來(lái)。魯迅笑了,問(wèn)道:“是這樣的嗎?”然后,他點(diǎn)了點(diǎn)頭說(shuō):“先聲奪人嘛!”陳賡還談了一位老大娘掩護傷員的故事,談到紅軍司令員坐在田頭和農民一起抽著(zhù)黃煙談家常的情況,這些都引起了魯迅很大的興趣。

那天是陰天,屋子里光線(xiàn)不怎么好。在陳賡談到鄂豫皖革命根據地軍事形勢的時(shí)候,魯迅拿出紙筆請他畫(huà)了一張《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形勢草圖》。陳賡整整談了一個(gè)下午,魯迅一直坐在躺椅上,身子沒(méi)有躺下過(guò)一次,始終很有興味地聽(tīng)著(zhù)、問(wèn)著(zhù),不時(shí)地點(diǎn)點(diǎn)頭。

傍晚時(shí),許廣平走進(jìn)來(lái),邀請客人在廚房邊的一間小屋里吃飯。魯迅親自打開(kāi)一瓶珍藏已久的“三星斧頭牌”白蘭地,大家稍微喝了幾杯酒,飯后又閑談了一會(huì )兒,然后由樓適夷送陳賡下樓出門(mén)。陳賡離開(kāi)魯迅家后雇了一輛車(chē),和樓適夷告別后便獨自回去了。


陳賡為魯迅畫(huà)的《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形勢草圖》

材料藏了很久,“終于沒(méi)有寫(xiě)”

那時(shí),樓適夷從“左聯(lián)”調到中共江蘇省委宣傳部工作,是不常到魯迅家去的,有事大多在內山書(shū)店和魯迅見(jiàn)面,或是通過(guò)馮雪峰聯(lián)系,直接登門(mén)的次數寥寥可數,因此這次去魯迅家,給他留下的印象很深,但是一直不知道他領(lǐng)到魯迅家的來(lái)上海治病的那個(gè)人是誰(shuí)。

后來(lái),在魯迅博物館的陳列品中,樓適夷見(jiàn)到那張《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形勢草圖》時(shí)才恍然大悟,原來(lái)那次由他陪著(zhù)去見(jiàn)魯迅的竟是陳賡將軍,因為那張草圖正是他親眼看見(jiàn)陳賡在魯迅的書(shū)桌上繪制的。

陳賡的談話(huà)給魯迅留下的印象很深,魯迅一直想把它寫(xiě)成小說(shuō)。他曾多次和馮雪峰說(shuō):“寫(xiě)是可以寫(xiě)的?!薄皩?xiě)一個(gè)中篇可以?!薄耙獙?xiě),只能像《鐵流》似的寫(xiě),有戰爭氣氛,人物的面貌只好模糊一些了?!钡撬冀K沒(méi)有寫(xiě)出來(lái)。馮雪峰說(shuō):“他那時(shí)候并不是沒(méi)有創(chuàng )作欲望?!薄敖K于沒(méi)有寫(xiě),顯然由于他不熟悉紅軍及其戰斗的實(shí)際情況,這很難使他形成創(chuàng )作所需要的真實(shí)感?!薄耙舱f(shuō)明了他的創(chuàng )作態(tài)度是嚴肅的?!蓖瑫r(shí),寫(xiě)長(cháng)篇或中篇作品,要有充裕時(shí)間,而當時(shí)蔣介石除用軍隊“圍剿”紅軍外,在上海及全國各地對革命文化界也在組織“圍剿”,作為革命文化界的主帥,魯迅不得不以筆為槍和反動(dòng)當局進(jìn)行短兵相接的戰斗,就很難有時(shí)間顧及其他了。

至于陳賡同魯迅兩次交談的材料,還有油印的那份陳賡談話(huà)記錄,魯迅全都保存了下來(lái)。許廣平也說(shuō)過(guò):“魯迅先生曾經(jīng)把那些材料鄭重其事地藏來(lái)藏去的?!庇写昔斞敢?jiàn)到馮雪峰的時(shí)候,還問(wèn)他:“那些東西要不要還給你?”馮雪峰說(shuō):“不要,你藏著(zhù)如不方便,就燒毀了吧?!笨墒?,魯迅舍不得燒毀,一直珍藏了很久。在白色恐怖籠罩的上海,保存這些東西是很危險的。為了躲避?chē)顸h特務(wù)的檢查,這些材料還得經(jīng)常轉移地方??墒囚斞覆慌嘛L(fēng)險,硬是把這些材料連同陳賡在第二次談話(huà)時(shí)畫(huà)的那張草圖,一直保存下來(lái)了。這些東西現在陳列在上海魯迅紀念館里。

魯迅特邀陳賡兩次到他家中去談紅軍戰斗和蘇區人民的情況,而陳賡在組織的安排下欣然前往,這表明黨組織對魯迅的信任,陳賡對魯迅的崇敬,同時(shí)也表明魯迅對中共所領(lǐng)導的革命事業(yè)無(wú)比欽佩和關(guān)心。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4年第2期)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