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世紀回眸

黨的六大——復興中國革命(下)
來(lái)源:《黨史博覽》  作者:胡湘君  點(diǎn)擊次數:


瞿秋白

■米夫建議:中央委員會(huì )的人數不宜太多

1928618日下午1時(shí),中國共產(chǎn)黨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正式召開(kāi)。大會(huì )開(kāi)幕式由向忠發(fā)主持,出席開(kāi)幕式的代表共142人,其中有選舉權的代表84人。此外,共產(chǎn)國際代表、少共國際代表、赤色職工國際代表,以及意大利、蘇聯(lián)等國共產(chǎn)黨的代表也出席了開(kāi)幕式。

在雄壯的國際歌中,大會(huì )正式開(kāi)始。大會(huì )主持人宣布:向中國革命中死難的烈士默哀三分鐘。

接著(zhù),大會(huì )通過(guò)了主席團、正副秘書(shū)長(cháng)、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huì )名單。

然后,由瞿秋白代表第五屆中央委員會(huì )致開(kāi)幕詞。他說(shuō):“我們都知道,中國的革命在我們黨的第五次和第六次大會(huì )的中間,轉變到一個(gè)很?chē)乐氐奈<睍r(shí)期?!薄拔覀冊袩o(wú)數同志領(lǐng)導工農戰士以全力與敵人奮斗,而致?tīng)奚?,他們流下?lái)的血創(chuàng )造了偉大的歷史光榮?!?/span>

致開(kāi)幕詞后,共產(chǎn)國際、少共國際、意大利和蘇聯(lián)共產(chǎn)黨的代表,及共青團中央代表關(guān)向應、全國總工會(huì )代表蘇兆征等分別向大會(huì )致賀詞。瞿秋白代表大會(huì )主席團致答謝詞。

大會(huì )第二天,共產(chǎn)國際代表布哈林作了《中國革命與中國共產(chǎn)黨的任務(wù)》的報告。20日,瞿秋白代表第五屆中央委員會(huì )作政治報告:《中國革命與共產(chǎn)黨》。然后分組討論這兩個(gè)報告。討論十分激烈,主要集中在中國革命的性質(zhì)、任務(wù)、要不要進(jìn)行合法斗爭、革命的高潮與低潮等問(wèn)題上。630日和73日,周恩來(lái)分別作了組織問(wèn)題報告和軍事報告,布哈林作了政治報告的結論,蔡和森、王若飛、張國燾等作了長(cháng)篇發(fā)言。大會(huì )還通過(guò)了《政治決議案》《土地問(wèn)題決議案》《農民問(wèn)題決議案》《職工運動(dòng)決議案》等十幾個(gè)決議案,通過(guò)了中國共產(chǎn)黨黨章第四次修正案。

六大的最后一項議程是選舉產(chǎn)生第六屆中央委員會(huì )。74日,大會(huì )主席團召開(kāi)第十一次會(huì )議,討論新一屆中央委員會(huì )的產(chǎn)生辦法。會(huì )上,共產(chǎn)國際代表米夫建議說(shuō):在黨的工作處于秘密條件下,為了工作的方便,中央委員會(huì )的人數不宜太多,應該比上一屆的人數少一些。至于選舉辦法,米夫提議先由選舉委員會(huì )提出一個(gè)40人的名單,征求各代表團的意見(jiàn),再由選舉委員會(huì )歸納出候選人的名單,提交大會(huì )。會(huì )議采納了米夫的建議,決定由蔡和森、李立三、瞿秋白、蘇兆征、項英、余茂懷和一位國際代表組成選舉委員會(huì )。會(huì )議同時(shí)決定第六屆中央委員會(huì )由21名中央委員和11名候補中央委員組成。

710日上午,召開(kāi)大會(huì )主席團第十六次會(huì )議和各省代表團書(shū)記聯(lián)席會(huì )議,周恩來(lái)報告了51名候選人預選的結果。米夫提出了正式委員21人、候補委員11人的名單。會(huì )議討論這些名單時(shí),瞿秋白提議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各增加2人。經(jīng)過(guò)充分討論,采納了瞿秋白的意見(jiàn)。

710日上午,大會(huì )正式選舉第六屆中央委員會(huì )。結果,聯(lián)席會(huì )議通過(guò)的名單上的人選全部當選,共選出中央委員23人,候補中央委員13人。

711日,大會(huì )舉行閉幕式,周恩來(lái)等致詞。周恩來(lái)說(shuō):“這次大會(huì )是空前未有的,過(guò)去的大會(huì )非常簡(jiǎn)單,討論很少。這次大會(huì )卻不同了。為求得革命的真理,得到了很多的批評。我們不要以為有了爭論就是不好的,因為只有在批評討論之下,才能得到正確的道路?!毕蛑野l(fā)致閉幕詞后,在《國際歌》和《少年先鋒隊歌》的歌聲中,六大完成了預定的議程,勝利閉幕。

719日,第六屆中央委員會(huì )舉行第一次全體會(huì )議,選舉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常委。布哈林和米夫都出席了六屆一中全會(huì ),足見(jiàn)他們對選舉工作的重視。

會(huì )議開(kāi)始時(shí),有人提出,應淘汰原有的政治局委員,另行選舉新人參加。理由是原有的政治局委員都犯有嚴重錯誤,而且彼此不和洽。布哈林不同意這個(gè)意見(jiàn),起而回答說(shuō):犯有嚴重錯誤的同志,仍是黨內最好的同志,除沒(méi)有參加大會(huì )的人(指陳獨秀),只好置之不論外,其余的都有資格參加政治局。

接著(zhù),進(jìn)行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常委的選舉。選舉結果是政治局委員7人:蘇兆征(22票)、項英(22票)、周恩來(lái)(21票)、向忠發(fā)(21票)、蔡和森(16票)、瞿秋白(16票)、張國燾(10票)。候補委員7人:關(guān)向應(22票)、李立三(22票)、羅登賢(18票)、彭湃(17票)、楊殷(17票)、盧福坦(14票)、徐錫根(14票)。政治局常委會(huì )委員是向忠發(fā)、周恩來(lái)、蘇兆征、項英、蔡和森,常委會(huì )候補委員是李立三、楊殷、徐錫根。

720日,中央政治局召開(kāi)會(huì )議確定分工,決定向忠發(fā)任中央政治局及常委會(huì )主席(習慣上仍稱(chēng)之為總書(shū)記),周恩來(lái)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秘書(shū)長(cháng)兼中央組織部部長(cháng),蔡和森為中央宣傳部部長(cháng)兼中央黨報主筆,楊殷為中央軍事部部長(cháng),蘇兆征為中央職工運動(dòng)委員會(huì )書(shū)記,李立三為中央農民運動(dòng)委員會(huì )書(shū)記,張金保為中央婦女運動(dòng)委員會(huì )書(shū)記。

向忠發(fā)是湖北漢川人,原是武漢碼頭工人,參加過(guò)京漢鐵路大罷工,192610月?lián)螄顸h漢口市黨部工人部長(cháng),湖北省總工會(huì )委員長(cháng),在武漢碼頭工人中有一定的影響。但此人在中央的實(shí)際工作中無(wú)法起到主導作用,因此,六大后的一段時(shí)間內,黨的實(shí)際負責人是周恩來(lái)。

六大召開(kāi)時(shí),毛澤東正致力于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鞏固工作。井岡山處于偏僻之地,交通不便,因而毛澤東未能參加六大。盡管如此,毛澤東在六大上仍當選為中央委員。

■六大的路線(xiàn)基本是正確的

黨的六大是一次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會(huì )議。這次會(huì )議是在大革命已經(jīng)失敗,黨領(lǐng)導的土地革命剛剛興起的關(guān)鍵時(shí)刻召開(kāi)的。它認真地總結了大革命失敗以來(lái)的經(jīng)驗教訓,對于有關(guān)中國革命的一系列重要而黨內又存在爭議的問(wèn)題,作出了基本正確的回答。

一是正確分析了大革命失敗后中國社會(huì )的性質(zhì)和中國革命的性質(zhì)。大會(huì )認為,大革命失敗后,中國真正的統一并未完成,中國并未從帝國主義的鐵蹄下解放出來(lái),國家政權依然為帝國主義支持下的豪紳地主買(mǎi)辦資產(chǎn)階級所掌握;地主階級的土地剝削制度并沒(méi)有廢除,封建余孽也未肅清。因此,中國仍然是一個(g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huì )。

中國社會(huì )的性質(zhì)決定了中國革命的性質(zhì)。大會(huì )通過(guò)的《政治決議案》明確提出:“中國革命現在階段底性質(zhì),是資產(chǎn)階級民主革命。如認為中國革命目前階段已轉變到社會(huì )主義性質(zhì)的革命,這是錯誤的,同樣,認為中國現時(shí)革命為‘不斷革命’,也是不對的?!币虼?,中國革命現時(shí)的中心任務(wù):一是“驅逐帝國主義者,達到中國底真正統一”。二是“徹底的平民式的推翻地主階級私有土地制度,實(shí)行土地革命”;三是“力爭建立工農兵代表會(huì )議(蘇維埃)的政權,這是引進(jìn)廣大的勞動(dòng)群眾參加管理國事的最好的方式,也就是實(shí)行工農民主專(zhuān)政的最好的方式”。

二是正確指明了當時(shí)的政治形勢和黨的策略路線(xiàn)。大會(huì )指出:“第一個(gè)革命浪潮已經(jīng)因為歷次失敗而過(guò)去了,而新的浪潮還沒(méi)有來(lái)到,反革命底勢力還超過(guò)工農?!爆F時(shí)的形勢,一般說(shuō)來(lái)是沒(méi)有廣泛的群眾的革命高潮,中國革命運動(dòng)發(fā)展的速度是不平衡的,這就是現時(shí)形勢的特征。大會(huì )又指出,新的廣大革命高潮是不可避免的。因為中國的反動(dòng)統治階級并沒(méi)有能力徹底地消滅中國革命,革命力量不僅保存下來(lái),而且繼續發(fā)展。同時(shí),引起革命的社會(huì )矛盾一個(gè)也沒(méi)有解決,由于帝國主義、國民黨反動(dòng)派統治的加緊,這些矛盾繼續加深,必將促進(jìn)革命的發(fā)展。根據這樣的政治形勢,六大確定黨在現階段的總任務(wù)不是進(jìn)攻,不是普遍地組織起義,而是爭取群眾,迎接新的革命高潮到來(lái)。

黨的六大指出,必須努力擴大農村革命根據地,發(fā)展紅軍,實(shí)行土地革命,建立蘇維埃政權。農村豪紳地主階級是革命的主要敵人,無(wú)產(chǎn)階級在鄉村中的基本力量是貧農,中農是鞏固的同盟者。大會(huì )糾正了192711月中央臨時(shí)政治局擴大會(huì )議關(guān)于在土地革命中應“沒(méi)收一切土地”的錯誤主張,指出應無(wú)代價(jià)地立即沒(méi)收豪紳地主階級的土地財產(chǎn),沒(méi)收的土地歸農民代表會(huì )議(蘇維埃)處理,分配給無(wú)地及少地的農民使用;并且要保護工商業(yè),反對均分小資產(chǎn)階級財產(chǎn)的傾向。對于富農,則要根據其對革命的不同態(tài)度予以區別對待。在富農繼續同軍閥地主豪紳斗爭時(shí),要爭取它。黨在目前階段中的任務(wù),是使這種富農中立,以減少敵人的力量。

三是總結了過(guò)去斗爭的經(jīng)驗教訓,強調反對“左”傾盲動(dòng)主義。大會(huì )認為,大革命失敗的主要原因,就是當時(shí)黨的機關(guān)的機會(huì )主義政策。這種機會(huì )主義的政策,最先便是由于中央委員會(huì )對于中國革命性質(zhì)及聯(lián)合戰線(xiàn)的任務(wù),有不正確的觀(guān)念,不能保持共產(chǎn)黨的獨立性,不能對于革命同盟者實(shí)行階級的批評,不去動(dòng)員革命力量,準備群眾力量,有時(shí)候,反而去阻止群眾運動(dòng)的發(fā)展,以遷就自己對于聯(lián)合戰線(xiàn)的不正確的觀(guān)點(diǎn)。同時(shí),當時(shí)中國共產(chǎn)黨指導機關(guān),不去發(fā)展土地革命和群眾的階級斗爭,卻只做上層勾結功夫,蒙蔽階級的矛盾,不去爭取軍隊,不去武裝工農,不能利用參加政權機關(guān)的機會(huì )去為群眾謀利,所以在緊急關(guān)頭不去打破敵人的包圍,而被敵人包圍——實(shí)際上是斷送了無(wú)產(chǎn)階級的領(lǐng)導權。

大革命失敗后,盲動(dòng)主義一度給革命帶來(lái)很大的危害。大會(huì )通過(guò)的《政治決議案》指出,盲動(dòng)主義從理論上講,就是以少數人去進(jìn)攻顯然占著(zhù)絕對優(yōu)勢的敵人,而不斷地實(shí)行武裝斗爭,不要群眾、不顧群眾的盲亂瞎干,其方法是不去教育說(shuō)服群眾,而是指揮、強迫群眾的命令主義。為此,六大明確提出,當前“最主要的危險傾向就是盲動(dòng)主義和命令主義,他們都是使黨脫離群眾的”。這是黨的工作方針的一個(gè)重大轉變。由此可見(jiàn),六大的路線(xiàn)是基本正確的。

但是,這次大會(huì )也有其缺點(diǎn)。比如,對中國社會(huì )的階級缺乏準確的分析,否認中間營(yíng)壘的存在,把民族資產(chǎn)階級當作最危險的敵人。

大會(huì )也沒(méi)有認識到中國革命的長(cháng)期性和復雜性,仍把城市工作放在中心地位,對建立農村革命根據地的重要性認識不足。

此外,在組織上片面強調黨員成分的無(wú)產(chǎn)階級化和“指導機關(guān)之工人化”。黨的六大一方面強調,“現在,黨在失敗之后,受著(zhù)損喪而減低了戰斗力,黨的主要任務(wù)就是加強自己的戰斗力及黨的無(wú)產(chǎn)階級化”,這是正確的。但是另一方面,又過(guò)于強調“繼續引進(jìn)工人同志的積極分子加入黨的指導機關(guān),務(wù)使指導機關(guān)工人化”。在這種思想指導下,六大代表和六大選舉產(chǎn)生的中央領(lǐng)導機構都存在片面“工人化”的問(wèn)題,在有選舉權的84名代表中,工人占了41人;在六大選舉產(chǎn)生的36名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中,工人占了21名。

之所以有如此高比例的工人當選,完全是共產(chǎn)國際的意圖。六大期間,共產(chǎn)國際領(lǐng)導人片面地認為,中國革命老出錯誤,總有問(wèn)題,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擔任領(lǐng)導工作的知識分子不堅定,具有兩面性。因此,要多推舉工人黨員進(jìn)入黨的高級領(lǐng)導機關(guān)。周恩來(lái)回憶:“布哈林在大會(huì )上做報告罵張國燾和瞿秋白同志,說(shuō)他們是大知識分子,要讓工人干部來(lái)代替他們?!薄坝捎谔珡娬{工人成分,很多較好的知識分子干部參加中央工作就受到了限制,如劉少奇同志只被選為審查委員會(huì )的書(shū)記,沒(méi)有被選為中央委員。惲代英同志也沒(méi)有選上,到二中全會(huì )才補上。這和后來(lái)中央很弱是有關(guān)系的?!毕蛑野l(fā)成為中央政治局及常委會(huì )主席,可以說(shuō)是六大“唯成分”論的副產(chǎn)品。

總之,六大的路線(xiàn)基本是正確的。此后一段時(shí)間,按照六大確定的路線(xiàn)方針,中國革命走向復興。繼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創(chuàng )立之后,黨在全國各地相繼建立了若干農村革命根據地。其中比較大的有中央(由贛南、閩西兩根據地組成)、湘鄂西、鄂豫皖、湘鄂贛、贛東北、左右江、東江、瓊崖等根據地。此外,在川東、蘇中、浙南、河北阜平等地,也建立過(guò)短期的蘇維埃政權。到1930年上半年,全國已建立了大小十幾塊農村革命根據地,紅軍發(fā)展到了近10萬(wàn)人。白區黨的組織也逐漸恢復發(fā)展。到19296月,全國黨員已增加到近7萬(wàn)人;到19309月,發(fā)展到12萬(wàn)余人。遭受重挫的國民黨統治區的工人運動(dòng),也有了一定的恢復與發(fā)展?!?/span>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12期)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