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紅墻紀事

葉劍英晚年的政治智慧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3年第11期  作者:舒云  點(diǎn)擊次數:

20世紀60年代中期,時(shí)任中共中央書(shū)記處書(shū)記、中央軍委副主席兼軍委秘書(shū)長(cháng)的葉劍英主持軍委日常工作。在“要不要黨的領(lǐng)導”“要不要穩定軍隊”等問(wèn)題上,他與江青等人針?shù)h相對,多次面對面斗爭,甚至拍斷過(guò)遠端掌骨。江青幾欲置葉劍英于死地,而葉劍英憑借他的政治智慧,屢屢涉險過(guò)關(guān)。1976年10月6日,葉劍英出謀劃策,以華國鋒為首的黨中央沒(méi)費一槍一彈,僅用一個(gè)小時(shí),就終結了“四人幫”的政治生命。


1966年11月26日, 葉劍英陪同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mén)廣場(chǎng)接見(jiàn)外地來(lái)京的師生和紅衛兵

     葉劍英兩次在十萬(wàn)人大會(huì )上公開(kāi)講話(huà)

1966年國慶節,第二軍醫大學(xué)群眾組織“紅縱”頭頭在天安門(mén)城樓上向毛澤東告狀,說(shuō)軍隊與地方提法不同,搞了許多條條框框,鎮壓群眾等。經(jīng)毛澤東同意,中共中央批發(fā)軍委、總政《關(guān)于軍隊院校無(wú)產(chǎn)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緊急指示》。這個(gè)《緊急指示》 的真正起草者是陳伯達、江青、康生、張春橋等人。他們公然提出取消軍隊院校黨委領(lǐng)導,導致軍隊院校造反派外出串聯(lián),沖擊軍事機關(guān),揪斗軍隊負責干部。進(jìn)入11月,聚集在北京的軍校師生達10萬(wàn)人。葉劍英等人緊急磋商,決定動(dòng)員他們返回軍校鬧革命。

11月13日,軍隊院校和文體單位十萬(wàn)來(lái)京人員大會(huì )在北京工人體育場(chǎng)召開(kāi)。陳毅、葉劍英等人在會(huì )上講話(huà),強調穩定軍隊,軍隊不能亂。葉劍英說(shuō):“有的干部心臟病都發(fā)了,倒下了,還要抓人家斗,還不讓人家走。我對這件事很憤恨!這些人沒(méi)有無(wú)產(chǎn)階級的感情,不是人民軍隊的軍人!”“我們的最高統帥是毛主席,軍委主席也是毛主席,但是一小撮人煽動(dòng)一部分群眾到毛主席辦公的地方猛沖、猛打,這行嗎?你們如果不改,就是廢品,將來(lái)不能用的。有人說(shuō)我挑動(dòng)群眾斗群眾,不是!我不敢挑動(dòng)群眾斗群眾。這樣的人不是群眾,是廢品,要洗刷!有人沖我們的國防部,這是個(gè)大錯誤,嚴格講是反革命,還有比這嚴重的錯誤嗎?”

11月29日,在第二次十萬(wàn)人大會(huì )上,葉劍英再次發(fā)表長(cháng)篇講話(huà)。葉劍英在兩次十萬(wàn)人大會(huì )上公開(kāi)批評“文化大革命”的錯誤做法,遭到中央文革小組和造反派的強烈抵制。毛澤東要陳毅、葉劍英“檢討一下,了結此案”。12月31日,葉劍英在軍隊院校革命師生大會(huì )上違心地作了檢討,但江青等人仍不甘心,煽動(dòng)軍內造反派召開(kāi)“批判資產(chǎn)階級反動(dòng)路線(xiàn)大會(huì )”。大會(huì )定在1967年1月5日召開(kāi),大多數人收到的是“到會(huì )指導”的通知,而陳毅、葉劍英收到的是“到會(huì )接受再教育”。周恩來(lái)接到葉劍英報告后,連續兩個(gè)晚上接見(jiàn)軍隊院校群眾組織代表,說(shuō)陳毅、葉劍英等幾位老帥是擁護毛主席的,你們把他們作為軍隊“資產(chǎn)階級反動(dòng)路線(xiàn)”的代表,是“不符合實(shí)際的”,“1月5日的會(huì ),我們不贊成”!周恩來(lái)的及時(shí)制止,保護了陳毅、葉劍英等老帥免遭批斗。

葉劍英認為,“穩定軍隊是黨和國家的根本利益”。他拿著(zhù)全國軍分區以上單位受沖擊的統計表指給江青看,全國13個(gè)軍區,有7個(gè)軍區在搞運動(dòng),全軍157所院校都在搞運動(dòng),到處抓“反動(dòng)路線(xiàn)”的代表人物,目標就是抓各個(gè)軍區、軍種兵種的領(lǐng)導人。三個(gè)總部,總后癱瘓了,總政幾乎癱瘓,總參部分癱瘓。海軍癱瘓了,空軍癱瘓了。凡癱瘓了的單位,所有的辦事機構、會(huì )議室、招待所全部被造反派占領(lǐng)。領(lǐng)導人來(lái)一個(gè)抓一個(gè)。葉劍英質(zhì)問(wèn):“現在空軍指揮所只好轉移到戰備工事中去。如果全國空中有什么事,指揮中斷了,事情誰(shuí)去辦?”在周恩來(lái)支持下,1月14日,中共中央發(fā)出《關(guān)于不得把斗爭鋒芒指向軍隊的通知》。

1月19日,中央軍委擴大的碰頭會(huì )在京西賓館召開(kāi),江青逼迫總政治部主任蕭華當晚到十萬(wàn)人大會(huì )上“說(shuō)清問(wèn)題”。散會(huì )后,葉劍英立即打電話(huà)報告毛澤東、周恩來(lái),要求制止批斗蕭華。周恩來(lái)說(shuō):“沒(méi)有我的命令,蕭華不能去大會(huì )檢查?!碑斖?,軍內造反派抄了蕭華的家。1月20日上午繼續開(kāi)會(huì ),江青坐在葉劍英左側,幸災樂(lè )禍地說(shuō):總政治部主任失蹤,到哪里去了?……葉劍英大聲回答:“他昨天半夜里跑到我那里去了,是我把他收留下來(lái)的,如有窩藏之罪,我來(lái)?yè)?!”葉劍英憤怒至極,猛拍桌子,導致右手掌骨遠端骨折。

在討論軍隊是否開(kāi)展“四大”(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時(shí),江青等人以“軍隊不能特殊”為由,鼓吹軍隊應和地方一樣搞運動(dòng)。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三位軍委副主席堅決反對。他們認為軍隊是無(wú)產(chǎn)階級專(zhuān)政的柱石,軍隊一亂,將無(wú)法擔負保衛國家、抵御外敵入侵的重任。毛澤東表示贊同軍隊應保持穩定的意見(jiàn)。

1月28日,經(jīng)毛澤東批準,以穩定軍隊為主要內容的中央軍委《八條命令》下發(fā)。

      江青派造反派抄了葉劍英的家

1967年2月11日和16日,周恩來(lái)主持召開(kāi)中央政治局碰頭會(huì )。會(huì )上,葉劍英站起來(lái),指著(zhù)康生、陳伯達、張春橋一伙說(shuō):你們把黨搞亂了,把政府搞亂了,把工廠(chǎng)、農村搞亂了!你們還嫌不夠,還一定要把軍隊搞亂!這樣搞,你們想干什么?會(huì )后,陳毅對葉劍英說(shuō):“劍公,你真勇敢!”

2月19日,毛澤東召集中央政治局會(huì )議,嚴厲批評2月16日譚震林、陳毅、葉劍英等人在懷仁堂碰頭會(huì )上的發(fā)言。會(huì )議決定讓他們“請假檢討”。2月25日至3月18日,在懷仁堂召開(kāi)七次政治局生活會(huì ),江青等人猛烈攻擊他們是“資產(chǎn)階級復辟逆流” (后稱(chēng)“二月逆流”)。此后,中央政治局停止活動(dòng),由中央文革小組取代。

康生在群眾大會(huì )上氣勢洶洶地搖晃著(zhù)葉劍英修改的中央軍委致成都造反派的公開(kāi)信,指責它充滿(mǎn)“國民黨語(yǔ)言”,是“鎮壓群眾”的文件,誣蔑葉劍英“抓軍隊反對中央文革”“搜集黑材料反對文化大革命”。江青則在中央會(huì )議上突然發(fā)難,誣陷葉劍英“要搞政變”。葉劍英當即予以反擊。會(huì )后不久,江青派人在北京街頭貼出“打倒葉劍英”“斬斷葉劍英的黑手”等大標語(yǔ),散布惡毒攻擊葉劍英“兵變”“逆流”“沖擊事件”等謠言。江青還派人抄了葉劍英在北長(cháng)街81號的家。抄走葉劍英的大量手稿、機密文件、信件等,甚至挖開(kāi)地板,檢查有無(wú)武器、電臺。葉劍英被剝奪了工作權利,停發(fā)中央文件,身邊工作人員被遣散。葉劍英的幾個(gè)子女、親屬、保姆被關(guān)進(jìn)監獄。

4 月中旬,軍委擴大會(huì )議批判“帶槍的劉鄧路線(xiàn)”,葉劍英等人被迫檢討。之后全軍文革小組改組,蕭華被打倒,總政治部被“砸爛”……

1968年3月,葉劍英等幾位老帥被誣為“楊余傅的黑后臺”,處于被打倒或半打倒狀態(tài)。江青等人仍不甘心,繼續瘋狂搜集所謂“黑材料”,要置葉劍英于死地,誣陷葉劍英曾“被俘”“企圖投敵”。毛澤東批示“老一套謠言”,下令禁止,并在天安門(mén)城樓上當面向葉劍英澄清此事,江青等人才被迫罷休。

1969年1月3日,毛澤東在軍委辦事組的一份簡(jiǎn)報上批示:“所有與二月逆流有關(guān)的老同志及其家屬,都不要批判,要把關(guān)系搞好?!贝汗澠陂g,毛澤東找葉劍英等老帥談話(huà),要他們到工廠(chǎng)蹲點(diǎn),做點(diǎn)調查研究。葉劍英被指派到新華印刷廠(chǎng)。10月,葉劍英被戰備疏散到湖南長(cháng)沙,后又輾轉到岳陽(yáng)、湘潭、廣州等地。

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周恩來(lái)主持中共中央、國務(wù)院的工作,葉劍英重新主持中央軍委日常工作。江青等人把攻擊的主要矛頭對準周恩來(lái)、葉劍英,大造輿論,處處為難作對。葉劍英既堅持原則,又講究策略的靈活性,同江青等人苦苦周旋,極力維護軍隊的穩定。

      葉劍英給毛澤東寫(xiě)信表示接受江青等人的“幫助”

1973年8月,在中共十屆一中全會(huì )上,葉劍英當選為中共中央副主席。

11月17日,毛澤東根據不可靠的匯報,誤認為周恩來(lái)對基辛格講錯了話(huà)。11月21日至12月初,中央政治局連續開(kāi)會(huì ),江青等人圍攻周恩來(lái)、葉劍英,說(shuō)他們“喪權辱國”、搞“投降主義”,甚至提出“第十一次路線(xiàn)斗爭”,誣蔑周恩來(lái)是“錯誤路線(xiàn)的頭子”,“迫不及待”要代替毛主席。之后江青要求增補她和姚文元為政治局常委,毛澤東明確表示“不要”。12月9日晚,毛澤東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先后同周恩來(lái)、王洪文等人談話(huà),說(shuō)這次會(huì )開(kāi)得好,就是有人講錯了兩句話(huà)?!暗谑淮温肪€(xiàn)斗爭”,不應該那么講,實(shí)際上也不是;另一個(gè),周總理不是“迫不及待”,她(江青)自己才是“迫不及待”。

1974年1月4日晚,毛澤東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聽(tīng)取周恩來(lái)匯報后說(shuō),江青沒(méi)有多少學(xué)問(wèn),又撈了一個(gè)“左”派的名聲,我看也不大好。

江青一伙并不甘心失敗,借口葉劍英沒(méi)有在軍隊具體布置批林批孔,說(shuō)“軍隊最難辦”,“要放火燒荒”。1月25日,江青等人在首都體育館召開(kāi)中央直屬機關(guān)和國務(wù)院各部門(mén)批林批孔動(dòng)員大會(huì ),將批林批孔與批判修正主義教育路線(xiàn)、批判軍隊系統對于批林批孔無(wú)動(dòng)于衷和批判“走后門(mén)”聯(lián)系起來(lái),矛頭指向周恩來(lái)、葉劍英等人,并影射攻擊葉劍英在批林批孔中“走后門(mén)”。毛澤東得知后很不滿(mǎn)意,指示大會(huì )講話(huà)整理稿和錄音不要下發(fā)。

1月30日,葉劍英給毛澤東寫(xiě)信,表示接受江青等人在批林批孔中對他的“幫助”。他提出把在空軍34師當飛行員的孩子調回原部隊,下放農村勞動(dòng)鍛煉,孩子已表示聽(tīng)主席的話(huà)到農村中去。2月15日,毛澤東批示:“劍英同志:此事甚大,從支部到北京牽涉幾百萬(wàn)人。開(kāi)后門(mén)來(lái)的也有好人,從前門(mén)來(lái)的也有壞人?,F在,形而上學(xué)猖獗,片面性。批林批孔,又夾著(zhù)走后門(mén),有可能沖淡批林批孔?!业囊庖?jiàn)如此?!泵珴蓶|又一次拯救了葉劍英,粉碎了江青等人妄圖利用批林批孔拿葉劍英開(kāi)刀的陰謀。

張春橋無(wú)奈地說(shuō):“用檢討的辦法來(lái)告狀,這也是一大發(fā)明?!?/span>


晚年葉劍英

     毛澤東第一次提出“四人幫”的問(wèn)題

1974年3月20日,毛澤東復信江青:“不見(jiàn)還好些。過(guò)去多年同你談的,你有好些不執行,多見(jiàn)何益?有馬列書(shū)在,有我的書(shū)在,你就是不研究。我重病在身,81(歲)了,也不體諒。你有特權,我死了,看你怎么辦?你也是個(gè)大事不討論,小事天天送的人。請你考慮?!苯嗖坏貌唤o毛澤東寫(xiě)檢討信:“你的批評是及時(shí)的,是一劑對癥的良藥。我的頭腦開(kāi)始清醒一些了,我確實(shí)是用一些小事干擾主席而不覺(jué),我記起主席曾批過(guò):‘小事,不理?!┤惶幹??!^(guān)察一下形勢?!偨Y經(jīng)驗?!鹊?。發(fā)起渾來(lái),就忘了,總是得你大喝一聲,我才醒來(lái)?!?月22日,毛澤東批示:“已閱”。

但實(shí)際上,江青等人仍然無(wú)事生非,在軍隊制造事端。他們煽動(dòng)部分群眾到總參謀部、總政治部“揭蓋子”“打維持會(huì )”;支持解放軍報社造反派奪權,迫使《解放軍報》停止發(fā)稿178天,指使總政治部文化部負責人奪權,竭力反對八一電影制片廠(chǎng)恢復黨委制……

葉劍英堅決予以抵制和反擊。他要求總參謀部、總政治部按中共中央、中央軍委的指示辦事,牢牢掌握斗爭大方向。他堅定支持八一電影制片廠(chǎng)取消革委會(huì ),恢復黨委制。江青十分不滿(mǎn),半夜把正在開(kāi)軍委辦公會(huì )議的葉劍英、李德生等拉到八一廠(chǎng),大吵大鬧。葉劍英以沉默表示抗議。

7月17日上午,毛澤東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主持召開(kāi)中央政治局會(huì )議,批評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自批林批孔以來(lái)的一系列幫派活動(dòng)。毛澤東說(shuō):她算上海幫呢!你們要注意呢,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呢。江青同志,你要注意呢!別人對你有意見(jiàn),又不好當面對你講,你也不知道。不要設兩個(gè)工廠(chǎng),一個(gè)叫鋼鐵工廠(chǎng),一個(gè)叫帽子工廠(chǎng),動(dòng)不動(dòng)就給人戴大帽子。不好呢,要注意呢。你也是難改呢。毛澤東在會(huì )上兩次當眾宣布:她并不代表我,她代表她自己??偠灾?,她代表她自己。圍繞四屆人大和國務(wù)院人事安排,毛澤東多次批評江青,“不要動(dòng)不動(dòng)就扣帽子”,“不要搞四人小宗派”。葉劍英打電話(huà)給王洪文,要他站穩立場(chǎng),與江青劃清界限,不要同她搞到一起。王洪文聽(tīng)不進(jìn)去,認為這是挑撥他和江青的關(guān)系。

10月18日,江青派王洪文到長(cháng)沙向毛澤東告狀。毛澤東聽(tīng)后,批評說(shuō):“有意見(jiàn)當面談,這樣搞不好!要跟小平同志搞好團結?!庇终f(shuō):“你回去要多找總理、劍英同志談,不要跟江青搞在一起,你要注意她?!?/span>

10月20日,毛澤東讓王海容、唐聞生回京向周恩來(lái)和王洪文轉達他的意見(jiàn):總理還是我們的總理。如果他身體可以,由他和洪文同志一起跟各方商量,提出一個(gè)人事安排的名單。鄧小平做第一副總理兼總長(cháng),這是葉劍英的意見(jiàn),我贊成照他的意見(jiàn)辦。還說(shuō),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三人不要跟在江青后面批東西。

11月,江青托人向毛澤東轉達她的意見(jiàn),要王洪文當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副委員長(cháng)。毛澤東說(shuō):“江青有野心。她是想叫王洪文做委員長(cháng),她自己做黨的主席?!?/span>

12月23日至27日,周恩來(lái)、王洪文到長(cháng)沙,四次向毛澤東匯報四屆人大的籌備工作。毛澤東說(shuō)“四人幫”不要搞了。中央就這么多人,要團結。不要搞宗派,搞宗派要摔跤的?!嘤幸靶?。你們看有沒(méi)有?我看是有。我在做江青的工作,勸她三不要:一不要亂批東西,二不要出風(fēng)頭,三不要參加組織政府(組閣)。對江青當然要一分為二,她在批劉少奇、批林彪的問(wèn)題上是對的,說(shuō)總理的錯誤是第十一次路線(xiàn)錯誤就不對了。這是毛澤東第一次稱(chēng)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為“四人幫”,要他們作自我批評,并要求王洪文在長(cháng)沙即寫(xiě)出書(shū)面檢查。毛澤東談到批林批孔時(shí)說(shuō):批林、批孔、批走后門(mén),成了三個(gè)主題,就搞亂了,也不告訴我。有人說(shuō)批林容易批孔難。世界上的事,說(shuō)起來(lái)難,做起來(lái)并不難?!f(shuō)批林批孔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是不對的。

12月30日,江青給毛澤東寫(xiě)信,表示29日晚政治局開(kāi)了會(huì ),會(huì )上由總理、洪文同志傳達了主席指示和對我的批評。我完全擁護主席的指示和批評。我希望人大之后離開(kāi)北京,更希望能看到主席。

1975年1月4日,毛澤東閱后批示:“江青:不要來(lái)看我。有病文件可以少看?!?/span>

1月13日,四屆全國人大一次會(huì )議在北京開(kāi)幕。葉劍英被任命為國防部部長(cháng),繼續主持軍委日常工作。江青等人“組閣”破產(chǎn)。1月下旬,江青找王海容、唐聞生談話(huà),貶低中央政治局一些成員,并要王、唐向毛澤東報告她的看法。毛澤東說(shuō):江青看得起的人沒(méi)有幾個(gè),只有一個(gè),她自己。將來(lái)她會(huì )跟所有的人鬧翻?,F在人家也是敷衍她。我死了以后,她會(huì )鬧事。

2月5日,經(jīng)毛澤東批準,中共中央發(fā)出關(guān)于取消中央軍委辦公會(huì )議,成立中央軍委常委會(huì )的通知。新的中央軍委常委會(huì )成員是葉劍英、王洪文、鄧小平、張春橋、劉伯承、陳錫聯(lián)、汪東興、蘇振華、徐向前、聶榮臻、粟裕,葉劍英為軍委常委會(huì )主持人。他全力支持鄧小平對國民經(jīng)濟各條戰線(xiàn)進(jìn)行整頓。

4月23日,毛澤東在姚文元報送的請示報告上批示:“……我黨真懂馬列的不多,有些人自以為懂了,其實(shí)不大懂,自以為是,動(dòng)不動(dòng)就訓人,這也是不懂馬列的一種表現。此問(wèn)題請提交政治局一議。為盼?!?/span>

4月27日,中央政治局會(huì )議討論毛澤東的批示。會(huì )上,鄧小平、葉劍英等批評江青、張春橋等大反經(jīng)驗主義的錯誤,并質(zhì)問(wèn)江青提出所謂“第十一次路線(xiàn)斗爭”、在批林批孔運動(dòng)中以個(gè)人名義送材料和進(jìn)行“四人幫”宗派活動(dòng)等問(wèn)題。江青被迫檢討。

5月初,江青給毛澤東處打電話(huà),要工作人員轉告中央政治局會(huì )議對她進(jìn)行“圍攻”,并說(shuō)這是1970年廬山會(huì )議的再現。毛澤東則說(shuō):這個(gè)會(huì )有成績(jì),把問(wèn)題擺開(kāi)了。批評江青還是第一次,她這個(gè)人只能批評別人,很兇,別人不能批評她。批林批孔,什么叫孔老二她也不懂,又加了走后門(mén),幾十萬(wàn)人都走后門(mén),又要這幾十萬(wàn)人批林批孔,很難。有走前門(mén),就有走后門(mén),幾萬(wàn)年還會(huì )有。

5月3日晚,毛澤東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主持召開(kāi)中央政治局會(huì )議,說(shuō)現在我們的一部分同志犯了錯誤要批評?!叭R發(fā)”,批林、批孔、批走后門(mén)。我說(shuō)的是安定團結?!泷R列主義,不要搞修正主義;要團結,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陰謀詭計。不要搞“四人幫”,你們不要搞了,為什么照樣搞呀?為什么不和200多個(gè)中央委員搞團結?搞少數人不好,歷來(lái)不好。這次犯錯誤,還是自我批評……

5月21日,周恩來(lái)在同鄧小平、葉劍英、李先念等商量后,致信在京中央政治局成員,說(shuō)明前一時(shí)期江青、張春橋、姚文元提出“反經(jīng)驗主義”的經(jīng)過(guò),點(diǎn)明了即將召開(kāi)的批評“四人幫”的政治局會(huì )議的主題,提出:“如大家同意,并請將此信轉主席一閱?!?/span>

5月27日、6月3日,經(jīng)毛澤東同意,鄧小平主持召開(kāi)中共中央政治局會(huì )議,討論毛澤東5月3日講話(huà),批評“四人幫”。鄧小平在會(huì )上說(shuō):主席這篇講話(huà),對于我們黨非常重要,因為主席是對政治局講的。主席提出要政治局安定團結,“三要三不要”,聯(lián)系批評宗派主義、“四人幫”。這是很重要的原則問(wèn)題,需要好好討論。鄧小平強調有三件事需要講清楚:一是前年12月會(huì )議上提出“第十一次路線(xiàn)斗爭”,二是批林批孔中又批“走后門(mén)”,三是學(xué)理論又提出批“經(jīng)驗主義”。鄧小平說(shuō):“你們批總理,批葉帥,無(wú)限上綱,當面點(diǎn)了那么多人的名?!苯嗾f(shuō)鄧小平對她搞“圍攻”和“突然襲擊”。

葉劍英則全力支持鄧小平,指名批評江青等人:“你們幾乎重大的問(wèn)題都不請示,主席、小平同志的批評是完全對的。你們要正確對待個(gè)人和組織的關(guān)系問(wèn)題,以后凡是重大問(wèn)題,都要提交政治局討論?!眳堑?、李先念、陳錫聯(lián)等相繼發(fā)言。王洪文、江青、張春橋、姚文元被迫檢討。

6月28日,江青向毛澤東和中央政治局提交書(shū)面檢討,檢查了自己一年多來(lái)所犯的錯誤。其中包括:提出“第十一次路線(xiàn)斗爭”,批林批孔中搞“三箭齊發(fā)”,“個(gè)人自作主張送材料”,以及講“主要危險是經(jīng)驗主義”等。經(jīng)在京的中央政治局成員傳閱后,毛澤東圈閱。

      葉劍英謀劃,終結“四人幫”的政治生命

1975年6月24日至7月15日,葉劍英、鄧小平主持召開(kāi)中央軍委擴大會(huì )議。70多位軍隊負責人參加,議題是軍隊整頓和“消腫”問(wèn)題。雖然由于江青等人的干擾破壞,會(huì )議決定的各項改革和整頓措施未能實(shí)現;但在會(huì )議期間,葉劍英在一些小組會(huì )上打招呼,點(diǎn)出個(gè)別中央領(lǐng)導人不通過(guò)組織,個(gè)人發(fā)指示、搞運動(dòng),這是不正常的。中央軍委是毛主席領(lǐng)導的,今后不論是誰(shuí),凡不經(jīng)過(guò)軍委直接向部隊發(fā)指示、送材料的,你們都有權抵制,都可以不執行。我們一定要聽(tīng)毛主席的話(huà)。葉劍英還采取個(gè)別談話(huà)的方式,向出席會(huì )議的大多數高級干部打招呼,把毛澤東對江青等人的批評,一條一條講給他們聽(tīng),要求高級干部聽(tīng)從毛主席、中共中央、中央軍委的指揮,要注意形勢,掌握動(dòng)向,站穩立場(chǎng),看清方向。平時(shí)要注重策略,行事謹慎,少說(shuō)話(huà),不授人以柄。會(huì )后,葉劍英又留下各大軍區負責人,同他們個(gè)別談話(huà)。葉劍英在大會(huì )小會(huì )、會(huì )上會(huì )下、會(huì )前會(huì )后做了大量的工作,統一了高級干部的思想,對粉碎“四人幫”起了重要作用。

12月10日,毛澤東對毛遠新說(shuō):江青當了政治局委員,什么也不懂,還板著(zhù)面孔訓人,架子那么大,要人家當奴隸。

1976年1月8日,周恩來(lái)與世長(cháng)辭。在江青等人的眼中,妨礙他們奪權的,也是他們最害怕的有兩個(gè)代表人物,一個(gè)是代表周恩來(lái)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堅持“全面整頓”的鄧小平,另一個(gè)是主持中央軍委日常工作的葉劍英?!八娜藥汀痹诏偪衿群︵囆∑降耐瑫r(shí),把矛頭也指向葉劍英。他們誣蔑鄧小平是“至今不肯改悔的最大的走資派”,葉劍英是“軍內資產(chǎn)階級”的“黑干將”,搞“修正主義”,“復辟資本主義”。

2月2日,經(jīng)毛澤東提議,中共中央發(fā)出一號文件,由華國鋒代理國務(wù)院總理,并主持中央日常工作。鄧小平被迫停止中央的領(lǐng)導工作,只管外事。一號文件同時(shí)附上重要通知,借口葉劍英生病,由陳錫聯(lián)負責中央軍委日常工作。

葉劍英其實(shí)并未生病。他極為關(guān)注天安門(mén)廣場(chǎng)悼念周恩來(lái)的活動(dòng),每天派人去了解情況,抄錄詩(shī)詞,倍加贊賞。他還親自乘車(chē)到天安門(mén)廣場(chǎng)觀(guān)看。

4月5日,悼念周恩來(lái)的天安門(mén)事件被江青等人鎮壓下去,全國爆發(fā)了更大的抗議活動(dòng)。

4月7日上午,毛澤東聽(tīng)取毛遠新匯報時(shí)說(shuō):開(kāi)除鄧小平的一切職務(wù),保留黨籍,以觀(guān)后效。以上待三中全會(huì )審議批準。毛澤東并要毛遠新約幾個(gè)人談一下華國鋒任國務(wù)院總理的問(wèn)題。同日中午,毛遠新向毛澤東匯報政治局討論的意見(jiàn),毛澤東又提議由華國鋒任黨的第一副主席。下午5點(diǎn)半,毛澤東審閱中共中央關(guān)于華國鋒任中央第一副主席、國務(wù)院總理的決議稿,批示“照發(fā)”。

9月8日夜,處于彌留狀態(tài)的毛澤東與在京的中央政治局委員握手告別。他與葉劍英握手的時(shí)間,比其他人都長(cháng)一些。后來(lái),葉劍英在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書(shū)記處聯(lián)席會(huì )議上說(shuō):我們排著(zhù)隊一個(gè)一個(gè)見(jiàn)主席,“退回休息室,護士又把我叫到主席面前。當時(shí)主席看了我一眼,說(shuō)不出話(huà)來(lái),我又退了出來(lái),不久主席心臟就停止跳動(dòng)了。當時(shí)我想,主席為什么要第二次看我呢?還有什么囑托?”

9月9日,毛澤東逝世。9月19日,江青打電話(huà),要華國鋒召開(kāi)緊急政治局常委會(huì ),卻不要葉劍英參加。會(huì )上江青提出由毛遠新清理毛澤東檔案,華國鋒沒(méi)有同意,決定毛澤東檔案由汪東興封存。9月29日,江青在中央政治局會(huì )議上大吵大鬧,攪散了會(huì )議。會(huì )后江青向汪東興索要毛澤東的文件,汪東興問(wèn)葉劍英怎么辦,葉劍英回答“堅決頂住”。

葉劍英與聶榮臻等人交談,交換對形勢的看法。他與鄧小平、陳云、譚震林、李先念、鄧穎超、康克清等人也談過(guò)。葉劍英認為要結束江青等人的政治生命,首先要取得華國鋒的支持,這也是合法解決“四人幫”的必要條件。葉劍英親自到史家胡同華國鋒住處,與華國鋒、汪東興磋商,決定在國慶節后十天左右,以開(kāi)會(huì )形式隔離審查“四人幫”,由汪東興負責具體落實(shí)。事情定下來(lái)后,葉劍英以加強戰備為由,與楊成武、梁必業(yè)等個(gè)別打招呼。他認為這樣重大的政治行動(dòng)必須嚴密組織,妥善安排,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則一著(zhù)不慎,可能滿(mǎn)盤(pán)皆輸。

國慶節后,葉劍英根據江青等人的動(dòng)向,認為不能再等了,提議10月6日或7日“除四害”。10月6日晚,僅用一個(gè)小時(shí),以華國鋒為首的黨中央就終結了“四人幫”的政治生命。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