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史海鉤沉

1951年《毛澤東之歌》驟然停播的緣由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14年第6期  作者:張金菊 文世芳  點(diǎn)擊次數:

     1951年,曾流行一時(shí)的由張春橋作詞、盧肅作曲的《毛澤東之歌》驟然停播,銷(xiāo)聲匿跡。這到底是什么緣由?幾張發(fā)黃的報紙,將這個(gè)疑團慢慢解開(kāi)的同時(shí),那些歷史的細節也令人忍不住發(fā)出聲聲感嘆。


■《毛澤東之歌》驟然淡出歷史舞臺■
      1941年,時(shí)任《晉察冀日報》副總編輯的張春橋創(chuàng )作了《毛澤東之歌》(盧肅作曲)。這首歌問(wèn)世后,曾產(chǎn)生過(guò)比較大的影響,不僅在解放區廣為傳唱,新中國成立后也曾流行一時(shí)。1951年中華全國音樂(lè )工作者協(xié)會(huì )所作的“1950年全國流行歌曲調查”中,這首歌高居排行榜第三位。向延生在《中國近現代音樂(lè )家傳》中也指出:“這年由張春橋作詞、盧肅譜曲的‘獻給中央二十周年’大合唱中的《毛澤東之歌》,是一首優(yōu)秀的頌歌題材的歌曲,演出后很快就在邊區傳唱開(kāi)來(lái)。張春橋一生做了不少壞事,但這首歌詞當時(shí)該算是好的。曲作形象地概括了抗戰的艱苦,深情地歌頌了毛澤東思想的光輝。此后這首頌歌在各解放區和一些國統區的愛(ài)國青年中廣泛流傳,留下它應有的歷史功績(jì)?!?br />       然而,這支曾經(jīng)廣為傳唱的歌曲,在新中國成立初期的1951年,竟然驟然淡出歷史舞臺,竟至銷(xiāo)聲匿跡。這讓很多人感到詫異與驚訝,對其原因也眾說(shuō)紛紜。
      有人回憶延安歲月時(shí),就談到了這樣的細節:“調皮的男孩,有時(shí)唱歌亂改歌詞,他們并沒(méi)有惡意,只是為了好玩。比如唱抗大校歌,‘黃河之濱,集合著(zhù)一群,中華民族優(yōu)秀子孫’,他們解嘲地唱成‘倒霉子孫’。那時(shí),在晉察冀的張春橋寫(xiě)了一首《毛澤東之歌》,歌詞是‘密云籠罩著(zhù)海洋,海燕呼喚暴風(fēng)雨,你是最勇敢的一個(gè)……敬愛(ài)的毛澤東同志,我們光榮地生活在你的年代’,他們改成‘光榮地抽著(zhù)你的煙袋’。歌詞大概是太突出毛澤東個(gè)人了,又不通俗上口,這首歌后來(lái)就沒(méi)有人再唱?!?br />       來(lái)自革命老區的孔昭琪在《老歌的記憶》一文中也回憶道:“這首歌大約是1941年我剛上小學(xué)時(shí)學(xué)會(huì )的,我對它的印象之所以很深,是因為它莊嚴、深沉,贊頌意味很濃,而且學(xué)校每次開(kāi)會(huì ),都唱這首歌作為會(huì )議的首項儀式。那時(shí)太小,還不知道什么詞作者、曲作者之類(lèi)。后來(lái),這首歌莫名其妙地銷(xiāo)聲匿跡了。半個(gè)多世紀以來(lái),我常常想尋覓原因,但一則由于不在我的專(zhuān)業(yè)范圍,故不是很迫切,二則因為也無(wú)從著(zhù)手,所以一直這樣拖著(zhù)。其間,雖然也聽(tīng)到一些只言片語(yǔ),但始終沒(méi)有認真追究?!?br />


■周巍峙點(diǎn)名批評《毛澤東之歌》■

      是因為新歌涌現,大浪淘沙,將《毛澤東之歌》自然淘汰了,還是背后有不為人知的玄機?這就得從周巍峙點(diǎn)名批評《毛澤東之歌》談起。
      1951年2月11日,時(shí)任文化部藝術(shù)局副局長(cháng)的周巍峙在《人民日報》發(fā)表《略談歌頌毛主席的歌曲創(chuàng )作》一文,點(diǎn)名批評《毛澤東之歌》。
     周巍峙在文中指出:“用詩(shī)和歌曲來(lái)歌頌和贊美人民的領(lǐng)袖毛主席,描繪領(lǐng)袖的英雄形象,表達人民對領(lǐng)袖無(wú)限的尊敬與深厚的感情,這是很光榮的但也是很艱巨的任務(wù)?!薄拔覀兊脑?shī)人和音樂(lè )家也寫(xiě)了不少歌頌毛主席的歌曲,這些歌曲有的已在廣大群眾中流行。但在歌頌毛主席的歌曲當中,也還存在一些問(wèn)題,應該嚴肅地認真地加以考慮?!?br />        在文藝創(chuàng )作的內容方面,周巍峙旗幟鮮明地指出,歌曲對毛主席的歌頌,必須正確認識領(lǐng)袖與群眾的關(guān)系,重視人民群眾的力量,嚴肅批評了只見(jiàn)領(lǐng)袖、不見(jiàn)人民的現象。
      他說(shuō):“我看了二十幾個(gè)歌頌毛主席的歌曲,有的是群眾自己的創(chuàng )作,在這些歌曲里最常見(jiàn)的詞句是‘大救星’‘恩人’‘像爹娘’,或者‘北斗星’‘幫助咱們把身翻’‘跟著(zhù)他’,以及‘飲水要思源’等等,僅僅有少數歌子提到人民的力量。這些歌曲雖然反映了群眾對毛主席衷心的敬愛(ài)與感激,卻沒(méi)有充分反映出領(lǐng)袖與群眾之間的正確的關(guān)系,或者反映得還不夠恰當。領(lǐng)袖的偉大就依靠于他是真誠地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善于集中群眾的智慧,發(fā)揮群眾的力量,因此他才能領(lǐng)導群眾在十分艱巨與復雜的斗爭中贏(yíng)得勝利?!薄皠?chuàng )作歌頌毛主席的歌曲本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工作,我們需要更好地去理解人民對領(lǐng)袖的情感,善于選擇某一側面、某一角落來(lái)描繪領(lǐng)袖與人民的關(guān)系,人民熱愛(ài)領(lǐng)袖的情緒?!?br />       上述文字,一方面說(shuō)明了周巍峙批評《毛澤東之歌》的語(yǔ)境和主旨;另外一方面,更為重要的是,體現出了當時(shí)文化界比較民主活躍的氛圍,尤其是對領(lǐng)袖能夠采取比較正確而客觀(guān)的態(tài)度。值得注意的是,《人民日報》開(kāi)辟的《人民文藝》欄目,為文化界這種自由開(kāi)放的文藝批評提供了較為寬松的環(huán)境。
      對于在文藝創(chuàng )作內容上比較好地處理了領(lǐng)袖與群眾關(guān)系的歌曲,周巍峙毫不吝嗇地稱(chēng)贊道:“陜北民間的詩(shī)人孫萬(wàn)福曾用‘高樓大廈平地起,蟠龍臥虎高山頂’這兩句話(huà)歌頌毛主席,‘蟠龍臥虎’要依靠‘高山’,‘高樓大廈’要從‘平地’建起。這樣他就把領(lǐng)袖與群眾的關(guān)系正確地表現出來(lái)了,而不是把領(lǐng)袖寫(xiě)成了‘超人’與‘救世主’?!?br />       筆鋒一轉,對于文藝創(chuàng )作內容上只見(jiàn)領(lǐng)袖、不見(jiàn)人民的現象,周巍峙特別以《毛澤東之歌》為典型進(jìn)行了批評。文章指出:“如由張春橋作詞、盧肅作曲的《毛澤東之歌》。詞中雖也著(zhù)重說(shuō)明了毛主席剛毅的戰斗精神,以及他在革命中的領(lǐng)導作用,但他所選取的形象是暴風(fēng)雨中的‘海燕’,是‘黑暗無(wú)邊,夜霧茫?!?。對偉大領(lǐng)袖與迅速發(fā)展的人民力量缺乏有力的描繪?!薄坝腥苏J為它的情調受了宗教贊美詩(shī)的影響,這不是沒(méi)有原因的。雖然這個(gè)歌曲是十年前的創(chuàng )作,在新解放的城市中,也曾為一部分青年知識分子所歡迎,但從整個(gè)思想情感來(lái)看,卻和現在人民的距離很遠了?!?br />       同時(shí),文章還插入曲譜圖,對《毛澤東之歌》的藝術(shù)表現形式也提出了批評,指出其“曲調過(guò)于平淡,情感沉郁”,“更帶有感傷的成分”。 
      《毛澤東之歌》是否真如周巍峙所言呢?讓歌詞自身來(lái)說(shuō)明問(wèn)題:
      密云籠罩著(zhù)海洋,海燕呼喚暴風(fēng)雨。你是最勇敢的一個(gè),不管黑暗無(wú)邊,夜霧茫茫,從不停息你戰斗的號召,從不收起你堅強的翅膀。
      在南方,在北方,從中原,到邊疆,你響亮的聲音,鼓舞著(zhù)斗爭中的人民,溫暖著(zhù)受難者的心。
      敬愛(ài)的毛澤東同志,我們光榮地生活在你的年代,學(xué)著(zhù)你的榜樣,跟著(zhù)你的火炬,走向光明幸福的新世界。
      敬愛(ài)的毛澤東同志,你是勝利的旗幟,光明的象征,我們光榮地生活在你的年代,學(xué)著(zhù)你的榜樣,跟著(zhù)你的火炬,走向光明幸福的新世界。
       通觀(guān)整篇歌詞,我們不難發(fā)現,確實(shí)都是對毛澤東“宗教贊美詩(shī)”般的虔誠,只見(jiàn)領(lǐng)袖、不見(jiàn)人民,并未“形象地概括了抗戰的艱苦”,周巍峙的“對偉大領(lǐng)袖與迅速發(fā)展的人民力量缺乏有力的描繪”“和現在人民的距離很遠了”的批評是比較公允的。


        ■張春橋對批評的回應■

      對周巍峙的批評,歌詞作者張春橋作何反應?一個(gè)月以后,1951年3月11日,《人民日報》刊發(fā)了張春橋的答復。全文如下:
編輯同志:
      今天讀到《人民文藝》第八十七期所載周巍峙同志《略談歌頌毛主席的歌曲創(chuàng )作》一文。我完全同意他對我和盧肅同志合作的《毛澤東之歌》的意見(jiàn)。他所指出的許多缺點(diǎn),是一九四一年“七一”前寫(xiě)成這個(gè)作品時(shí)我們就感到了的。一九四三年整風(fēng)時(shí),我對這支歌曲也曾進(jìn)行檢討,和巍峙同志這篇文章的意見(jiàn)基本上也是一致的。經(jīng)過(guò)整整十年,每當聽(tīng)到人們還在唱這支歌時(shí),內心實(shí)在不安,它成了我的一個(gè)精神負擔,并且一天比一天沉重。雖然也曾想重寫(xiě)一支新歌,但思想感情很不成熟,始終未敢落筆。我衷心地希望有新的歌曲來(lái)代替它。我想,現在人們還在唱它,并不是因為它好,而是迫切需要一支歌來(lái)表達對領(lǐng)袖的敬愛(ài)。我自己也仍愿在這方面努力。
      這支歌人民廣播器材廠(chǎng)曾灌過(guò)唱片,為了不使它再推廣,我已請人民廣播器材廠(chǎng)停止發(fā)行。謝謝你們。
       從信中,我們可以看出,張春橋不僅“完全同意他對我和盧肅同志合作的《毛澤東之歌》的意見(jiàn)”,并且立即主動(dòng)采取補救措施,“這支歌人民廣播器材廠(chǎng)曾灌過(guò)唱片,為了不使它再推廣,我已請人民廣播器材廠(chǎng)停止發(fā)行”。我們必須承認,當時(shí)已貴為《解放日報》總編輯兼社長(cháng)的張春橋,對和自己職務(wù)大體相當的周巍峙的公開(kāi)批評,并未惱羞成怒,也未大加辯解,其態(tài)度之誠懇,言辭之周全,反應之迅速,足以讓人刮目相看。
      文人相輕,互不服氣,在文壇算不上什么怪事。從這個(gè)角度來(lái)看,張春橋這個(gè)筆桿子對周巍峙這個(gè)筆桿子不留情面的批評所采取的態(tài)度,是相當淡定成熟的。與人們印象中的“文化大革命”時(shí)期的“狗頭軍師張”截然不同,一個(gè)謙虛謹慎、思維縝密的“秀才”形象躍然紙上。這是歷史的事實(shí)!一個(gè)人的性格、人品和命運,很大程度上是個(gè)體內在因素起決定作用的。但是,思想和地位的改變,大環(huán)境大氣候的影響,也起著(zhù)至關(guān)重要的作用。
      從1941年張春橋對毛澤東的個(gè)人崇拜式贊美中,是否可以看出張春橋性格中善于投機、迎合的端倪呢?筆者認為,僅就創(chuàng )作這首歌而言,是投機、迎合的性格使然,還是發(fā)自?xún)刃牡臍J佩,是一個(gè)見(jiàn)仁見(jiàn)智的問(wèn)題?;蛟S只有通過(guò)大量相關(guān)的事實(shí),并和張春橋有相當接觸,對其有相當了解的人才有資格“姑且論之”。
      對于張春橋的來(lái)信,《人民日報》還寫(xiě)了個(gè)編者按:“這個(gè)歌曲,除人民廣播器材廠(chǎng)停止發(fā)行外,各地廣播電臺應即停止播送?!币簿褪钦f(shuō),周巍峙對《毛澤東之歌》“和現在人民的距離很遠了”的批評,不僅張春橋表示認可和贊同,黨的喉舌《人民日報》也深表贊同與支持,說(shuō)明當時(shí)大環(huán)境、大氛圍對文藝批評是包容的,對個(gè)人崇拜是持批判態(tài)度的。
      在刊發(fā)張春橋答復文章的同時(shí),《人民日報》還登載了署名為“中央人民政府公安部公安干部學(xué)校一個(gè)讀者”的來(lái)信。在這封以《歡迎音樂(lè )批評》為題的信中,作者說(shuō):“最近在《人民文藝》上登過(guò)一篇周巍峙同志的《略談歌頌毛主席的歌曲創(chuàng )作》,我看了以后很滿(mǎn)意……我還希望以后在《人民文藝》上能刊登些好的歌,新鮮的有力的群眾的歌,高度的政治性與藝術(shù)性結合的歌?!边@也進(jìn)一步說(shuō)明,正確認識領(lǐng)袖和群眾的關(guān)系,“新鮮的有力的群眾的歌”更受歡迎。以《歡迎音樂(lè )批評》為題,也進(jìn)一步說(shuō)明《人民文藝》對文藝批評的支持態(tài)度。


■《毛澤東之歌》被停播的文藝批評背景■

      作為文化部藝術(shù)局副局長(cháng),周巍峙點(diǎn)名批評《毛澤東之歌》,肯定不會(huì )毫無(wú)緣由。即使他的批評具有某種偶然性,《人民日報》的《人民文藝》欄目也不會(huì )隨意批評一首曾經(jīng)產(chǎn)生過(guò)深遠影響的、歌頌領(lǐng)袖的歌曲。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毛澤東之歌》被批評,并能使張春橋坦然接受呢?這就涉及新中國成立初期文藝批評的大背景。
      文學(xué)藝術(shù)是新中國文化建設一個(gè)十分重要的方面。新中國成立前夕的1949年7月,就召開(kāi)了第一次全國文代會(huì )。毛澤東在代中共中央起草的賀電中指出,“在革命勝利以后,我們的任務(wù)主要地就是發(fā)展生產(chǎn)和發(fā)展文化教育”;號召一切愛(ài)國的文藝工作者進(jìn)一步團結起來(lái),廣泛地發(fā)展為人民服務(wù)的文藝工作,使人民的文藝運動(dòng)大大發(fā)展起來(lái),“借以配合人民的其他文化工作和人民的教育工作,借以配合人民的經(jīng)濟建設工作”。這樣,五四運動(dòng)以來(lái)處于分散形態(tài)的“新文藝運動(dòng)”由此進(jìn)入“新的人民的文藝”時(shí)代。9月,《共同綱領(lǐng)》明確規定:“人民政府的文化教育工作,應以提高人民文化水平,培養國家建設人才,肅清封建的、買(mǎi)辦的、法西斯的思想,發(fā)展為人民服務(wù)的思想為主要任務(wù)?!?br />       進(jìn)入“新的人民的文藝”時(shí)代以后,如何“肅清封建的”思想,如何看待革命年代的文藝創(chuàng )作,如何進(jìn)行新的文藝創(chuàng )作等問(wèn)題,突出地擺在廣大文藝工作者面前。由于認識上的分歧,文藝工作者在文藝創(chuàng )作的許多方面產(chǎn)生了討論和爭鳴。其中,對于抒情歌曲的創(chuàng )作,也因存在認識上的分歧,產(chǎn)生了爭鳴?!度嗣袢請蟆返摹度嗣裎乃嚒窓谀繉⒛承┻^(guò)去戰爭年代創(chuàng )作而在新中國成立初期又一度在群眾中廣泛流傳的抒情歌曲,當作具有傾向性錯誤的例子而給予批評,正是這種討論和爭鳴的一部分。
     《人民日報》幾篇文章的選取,應該是有意識地在文藝創(chuàng )作上營(yíng)造一種良好的氛圍,呼應著(zhù)文藝批評活動(dòng)。
      1951年4月20日,上海音樂(lè )家協(xié)會(huì )就曾召開(kāi)關(guān)于歌頌領(lǐng)袖的歌曲創(chuàng )作座談會(huì ),討論《毛澤東之歌》。
      1954年3月28日,《人民日報》的《人民文藝》欄目發(fā)表呂驥《為創(chuàng )作更多更好的群眾歌曲而努力——談關(guān)于群眾歌曲創(chuàng )作的幾個(gè)問(wèn)題》一文,《毛澤東之歌》再次被當作“靶子”受到批評。不過(guò),這一次有更負盛名的《解放區的天》“陪斗”:“但另一方面,我們也不能否認,有些歌曲,其實(shí)不一定都是抒情歌曲,確實(shí)有些不健康的成分,是以個(gè)人的、陳舊的、輕浮的情感代替了新的、樂(lè )觀(guān)的、健康的人民情緒。曾經(jīng)廣泛流行過(guò)的《解放區的天》《毛澤東之歌》就是明顯的例子。固然缺乏分析地隨便給某些歌戴上小資產(chǎn)階級的帽子是不恰當的,但因此放棄對于有嚴重缺點(diǎn)的作品的批評,同樣是有害的;那樣要造成思想上的混亂,資產(chǎn)階級思想傾向以及各種庸俗的思想情緒就會(huì )得到發(fā)育的溫床,抒情歌曲就有走向灰色的、頹廢的道路的可能?!?br />       這次的文藝批評,與1951年純粹就文藝創(chuàng )作的內容和表現形式的批評不同,明顯帶有當時(shí)政治尤其是文藝逐漸朝“左”轉的痕跡,上升為“資產(chǎn)階級思想傾向以及各種庸俗的思想情緒”的問(wèn)題。這些都說(shuō)明對《毛澤東之歌》的批評不是孤立和偶發(fā)的事件,而是當時(shí)提倡文藝批評背景下的產(chǎn)物。
      至此,我們大致可以得出如下結論,《毛澤東之歌》之所以驟然退出歷史舞臺以至銷(xiāo)聲匿跡,主要是因為“對偉大領(lǐng)袖與迅速發(fā)展的人民力量缺乏有力的描繪”,“和現在人民的距離很遠了”;在文藝創(chuàng )作內容上,沒(méi)能正確反映領(lǐng)袖與群眾的關(guān)系;在文藝創(chuàng )作形式上帶有“曲調過(guò)于平淡,情感沉郁”等缺憾。在提倡文藝批評的大環(huán)境下,這些問(wèn)題和缺憾,不僅引起了以周巍峙為代表的文化界人士的注意和批評,而且以《人民日報》的《人民文藝》欄目為代表的主流文藝也對這種批評持支持態(tài)度。如此一來(lái),《毛澤東之歌》悄然退場(chǎng)也就勢所必然了。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