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歲月如歌

習仲勛和常香玉:中共領(lǐng)導人同藝術(shù)家友誼的典范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14年第6期  作者:趙淑杰  點(diǎn)擊次數:
      習仲勛在20世紀50年代曾主管中央宣傳部和政務(wù)院文教委工作。在此期間,他看文藝演出的機會(huì )比較多,對京劇以及豫劇、粵劇等地方劇種產(chǎn)生了濃厚興趣,同戲劇界的藝術(shù)家保持了良好的關(guān)系。在習仲勛交往的眾多戲劇界人士中,有一個(gè)地方劇種的藝術(shù)家和他非常熟悉,她就是被譽(yù)為豫劇五大名旦之一的常香玉。


■常香玉率團義演捐贈飛機,得到習仲勛的大力支持■

      1950年10月,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作戰。次年6月,中國人民抗美援朝總會(huì )向全國人民發(fā)出了為志愿軍捐獻飛機、大炮、坦克的號召,全國人民掀起了轟轟烈烈的捐獻武器運動(dòng)的高潮。已于1950年8月把香玉劇社遷回西安的常香玉知道后,就同丈夫陳憲章商量要為國家捐贈一架飛機。于是,她向中共中央西北局寫(xiě)了一份報告,表達了自己捐獻飛機的愿望。
      時(shí)任西北局書(shū)記的習仲勛知道此事后,充分肯定了常香玉的愛(ài)國義舉。他指示說(shuō):“就用香玉劇社的名義進(jìn)行義演,好!”西北局有關(guān)部門(mén)還在習仲勛的主持下,組織由宣傳部、文化部及西北文聯(lián)等有關(guān)方面領(lǐng)導參加的座談會(huì )研究了這件事情。西北局文聯(lián)主席馬健翎介紹了常香玉的情況。
      習仲勛聽(tīng)完后總結說(shuō):看來(lái),常香玉是來(lái)自人民并深知人民之苦的。人民有恩于她,她用義演來(lái)給災民募集衣食,是一種樸素的階級感情,也是一種愛(ài)國行為。她在解放前同情人民的苦難遭遇,到解放后又熱愛(ài)共產(chǎn)黨、熱愛(ài)新中國,這在邏輯上來(lái)講更是必然的。因此,我們要重視她的愛(ài)國行為。她要用義演來(lái)捐獻一架戰斗機,我們要支持她。事情如果成功,這在西北、在全國可以說(shuō)樹(shù)立了一個(gè)好的榜樣。習仲勛又說(shuō):這件事情,我要向黨中央和毛主席匯報,爭取黨中央領(lǐng)導人的支持。
      在這次會(huì )議之后,為了幫助常香玉搞好義演,習仲勛委派西北局文化部的馬運昌、毛云霄、荊樺三名干部協(xié)助劇社從事捐獻演出工作。西北局宣傳部還通知常香玉,要她把劇團整頓好,并做好動(dòng)員工作,準備募捐演出。這架戰斗機按當時(shí)的幣值是15億元人民幣。常香玉下定決心,并做好了艱苦奮斗的思想準備。
     當時(shí),香玉劇社還是個(gè)民營(yíng)劇團。劇團有一部大卡車(chē),是他們流動(dòng)演出時(shí)拉衣箱的。為了義演,常香玉把它賣(mài)了,把首飾也全部賣(mài)光,以用作演出基金。為了不影響演出,她把三個(gè)不滿(mǎn)10歲的孩子送到托兒所,帶領(lǐng)59名演員踏上了義演募捐的征程,并公開(kāi)宣布:劇社的演職員不拿報酬,所有義演收入全部用于為志愿軍購買(mǎi)飛機。
      捐獻義演自1951年8月5日開(kāi)始,常香玉和香玉劇社的演員們從西安出發(fā),半年時(shí)間里,先后在河南省的省會(huì )開(kāi)封、平原省的省會(huì )新鄉、湖北省的省會(huì )武漢、廣東省的省會(huì )廣州、湖南省的省會(huì )長(cháng)沙等地演出。常香玉帶領(lǐng)劇社終于實(shí)現了捐獻一架飛機的愿望,捐款全部寄到北京的抗美援朝總會(huì )??姑涝倳?huì )會(huì )長(cháng)郭沫若高興地給飛機命名為“常香玉”號。
      常香玉在回憶這段義演經(jīng)歷時(shí)說(shuō):《花木蘭》在西安一炮打響,場(chǎng)場(chǎng)爆滿(mǎn),這可不光是俺常香玉演得好,是黨和政府支持俺的結果。打開(kāi)報紙看,宣傳香玉劇社的文章一篇接一篇;擰開(kāi)話(huà)匣子聽(tīng),每時(shí)每晌都有贊揚俺《花木蘭》的聲音。要不然老百姓有幾個(gè)人知道常香玉演出《花木蘭》呀。打從捐獻義演開(kāi)始就受到黨和政府的關(guān)懷,受到中央西北局書(shū)記習仲勛同志的熱情支持。
       完成捐獻一架戰斗機的任務(wù)后,常香玉于1952年2月回到西安,西北軍政委員會(huì )文化部、西北文聯(lián)專(zhuān)門(mén)為她舉行了慶功大會(huì )。中國人民志愿軍、朝鮮人民軍到西安訪(fǎng)問(wèn)的將領(lǐng),也參加了這次慶功會(huì )。中國人民志愿軍和朝鮮人民軍代表在致辭時(shí),一再贊揚常香玉的愛(ài)國行為。
      為了回顧捐獻義演這段不尋常的歷程,陳憲章向有關(guān)部門(mén)寫(xiě)了一份總結,作為工作匯報。西北局宣傳部部長(cháng)張稼夫把這份總結轉呈給習仲勛。習仲勛審閱了這份材料,在上面作了“愛(ài)國主義的典范”的批示。
      習仲勛還在辦公室親切地會(huì )見(jiàn)了常香玉和陳憲章夫婦。習仲勛對常香玉說(shuō):“你和你的劇社,傾注全力,用自己演出的收入捐獻一架飛機,這對志愿軍、對全國人民都起到了很大的鼓舞作用。香玉同志,你是當之無(wú)愧的愛(ài)國主義的典范。你們的愛(ài)國壯舉,在全國乃至國際,都有很大的影響?!背O阌裾f(shuō):“義演捐獻是我應該做的事。我們不能去前線(xiàn)打仗,但是我們會(huì )演戲,只能用這種方式盡到我們的責任。因為有黨和政府以及廣大群眾的支持,才順利地完成了任務(wù)。謝謝習書(shū)記的鼓勵?!绷曋賱走€說(shuō),他看過(guò)常香玉演出的《花木蘭》《拷紅》,說(shuō)常香玉唱腔好聽(tīng),吐字清晰,不用看字幕就能聽(tīng)明白,夸獎常香玉練出了真功夫。接著(zhù),他又問(wèn)了常香玉的生活情況,問(wèn)了劇社的現狀,說(shuō)有什么困難可以找西北局宣傳部和文化部幫助解決。
      1952年國家正處于經(jīng)濟恢復時(shí)期,尤其是貧窮落后的大西北,需要解決的問(wèn)題很多,作為西北局的主要領(lǐng)導人,習仲勛可謂日理萬(wàn)機,可他還能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關(guān)心常香玉,關(guān)心一個(gè)民間劇團,這種深入實(shí)際、禮賢下士的作風(fēng),讓常香玉十分感動(dòng)。


■在習仲勛的關(guān)懷下,常香玉成為豫劇領(lǐng)軍人物■

      1951年秋,毛澤東提議習仲勛擔任中宣部部長(cháng)。毛澤東在同胡喬木、林默涵談話(huà)時(shí)說(shuō):“告訴你們一個(gè)消息,馬上給你們派一位新部長(cháng)來(lái)。習仲勛同志到你們宣傳部來(lái)當部長(cháng)。他是一個(gè)政治家,這個(gè)人能實(shí)事求是,是一個(gè)活的馬克思主義者?!痹诘弥约杭磳沃行坎块L(cháng)后,習仲勛曾向毛澤東反映,自己難以擔當起領(lǐng)導全國宣傳文教工作的重任。毛澤東講:“關(guān)鍵在于真正謙虛地摸到事物的客觀(guān)規律,任何工作都可以做好!”1952年9月,習仲勛正式調任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cháng)兼政務(wù)院文化教育委員會(huì )副主任、黨組書(shū)記。習仲勛調任中宣部部長(cháng)后,主持制定了“整頓提高、重點(diǎn)發(fā)展、提高質(zhì)量、穩步前進(jìn)”的16字方針,團結了大批的藝術(shù)家。
      1952年10月6日至11月14日,第一屆全國戲曲觀(guān)摩演出大會(huì )在北京舉行。參加會(huì )演的有京劇、評劇、豫劇、河北梆子、晉劇、秦腔、眉戶(hù)戲、越劇、淮劇、滬劇、閩劇、粵劇、江西采茶、湖南花鼓、湘劇、漢劇、楚劇、川劇、滇劇、曲劇、桂劇、蒲劇、昆劇等23個(gè)劇種的37個(gè)劇團、1600多名演職員,共演出82個(gè)劇目,包括傳統戲63個(gè),新編歷史劇11個(gè),現代戲8個(gè)。這是戲曲界有史以來(lái)規模最大的一次交流活動(dòng)。大會(huì )成立了由52人組成的評獎委員會(huì ),對參演的劇目、演員及有關(guān)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人員進(jìn)行了評獎,以推動(dòng)戲曲藝術(shù)的進(jìn)一步改革和發(fā)展。毛澤東為這次全國戲曲觀(guān)摩演出大會(huì )題詞:“百花齊放、推陳出新”。
      這次演出,無(wú)論演出劇種,還是演員總數,正如時(shí)任文化部副部長(cháng)的周揚在大會(huì )總結報告中指出的那樣:“像這樣大規模地把民族戲曲集中展覽,在中國戲曲史上還是第一次?!痹谶@場(chǎng)全國戲劇界的盛事中,剛剛擔任主管黨和國家文藝工作領(lǐng)導人的習仲勛嘔心瀝血,多方協(xié)調,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在觀(guān)摩演出之前,先由各大區舉行會(huì )演選出劇目,再由大區文化主管部門(mén)選出劇目向北京推薦。香玉劇社在北京會(huì )演的劇目是《花木蘭》。該劇是從西北被推薦進(jìn)京的,擔任西北局書(shū)記的習仲勛觀(guān)看過(guò)《花木蘭》并予以高度評價(jià),對常香玉率團進(jìn)京演出也給予支持。會(huì )演結束后,七人獲得全國榮譽(yù)獎,這榮譽(yù)是很高的。在七位入選者中,京劇五人為梅蘭芳、程硯秋、周信芳、蓋叫天和王瑤卿,地方戲二人為常香玉和袁雪芬。當年,梅蘭芳58歲,程硯秋48歲,周信芳57歲,蓋叫天64歲,王瑤卿更是71歲高齡,而袁雪芬只有30歲,常香玉才29歲。常香玉主演的豫劇《花木蘭》榮獲演出獎二等獎。29歲的常香玉和京劇大師們一起獲得全國戲劇的榮譽(yù)獎,這是和習仲勛的關(guān)心愛(ài)護分不開(kāi)的。自此以后,常香玉成為了豫劇界的領(lǐng)軍人物。


■習仲勛拍板決定陳憲章陪同常香玉入朝演出■

     在“常香玉”號戰斗機飛赴朝鮮戰場(chǎng)的時(shí)候,一位名叫常寶昆的藝術(shù)家赴朝鮮前線(xiàn)慰問(wèn)志愿軍時(shí)不幸犧牲。這件事對常香玉觸動(dòng)很大,她和陳憲章商量后,決定向上級提出赴朝鮮前線(xiàn)慰問(wèn)的請求。
      陳憲章解放前曾在國民黨三青團工作過(guò),盡管沒(méi)有任何反革命事實(shí),但還是引起一些人的警覺(jué),具體到赴朝慰問(wèn)演出這樣重大的政治任務(wù)時(shí),陳憲章能否隨團赴朝就成為有關(guān)方面領(lǐng)導頗感為難的一件事。陳憲章開(kāi)始被允許后又被拒絕赴朝,常香玉想不通,于是在1953年3月16日給周揚寫(xiě)了一封信。在信中,常香玉說(shuō):
      我的愛(ài)人陳憲章曾在一九四三年以前在反動(dòng)派三青團做過(guò)三年工作,我們結婚后他就脫離了。我愛(ài)新中國,我愛(ài)共產(chǎn)黨和毛主席,當然他應該向政府把歷史徹底交代清楚,為此他不去,我當然毫無(wú)意見(jiàn)。不過(guò)領(lǐng)導上在事前并不是這樣談的,說(shuō)是為了修建香玉劇院,說(shuō)是建筑很重要不叫他去,而我總認為朝鮮的工作是重要的,我不同意。原因是自香玉劇社成立以來(lái),全部的工作都是他領(lǐng)導。我是社長(cháng),他是副社長(cháng),但我是只演戲不做其他工作的。赴朝慰問(wèn)我認為是我最具體的愛(ài)國表現,更是一件大事,我是下了很大決心的。
      憲章又確實(shí)是我一個(gè)最得力的助手:我的工作靠他安排,我的生活由他護理,我的學(xué)習由他幫助,我的講話(huà)稿和所發(fā)表的文字又都是靠他寫(xiě)的,所以從劇社工作上他是執行副社長(cháng),從我個(gè)人的工作上他是我的助手。為了要把這次的工作盡力做好,所以當時(shí)我曾提出來(lái),叫憲章不搞劇場(chǎng)參加赴朝工作。
      后來(lái),文化局才提出不叫憲章去,是他歷史沒(méi)作結論的原因。但張局長(cháng)和陳若飛科長(cháng)的談話(huà),互不一致,使我思想上很不明白:因為第一次在西北決定赴朝時(shí),劇社只有五個(gè)人,是包括憲章在內,憲章并曾主動(dòng)提出了他的歷史問(wèn)題,領(lǐng)導上仍是決定他去。第二次在北京會(huì )演時(shí),決定去四十三個(gè)人赴朝,又決定他去的,沒(méi)有什么問(wèn)題。在政務(wù)院給毛主席和許多次演出時(shí),憲章也曾主動(dòng)提出來(lái)他的歷史問(wèn)題,經(jīng)西北的干部和政務(wù)院保衛機構聯(lián)系,仍決定叫憲章領(lǐng)著(zhù)去演出,這些都沒(méi)有問(wèn)題,我問(wèn)他們,他們說(shuō)曾提出過(guò)保證。但這一次不叫憲章去,我當時(shí)無(wú)法想明白這個(gè)問(wèn)題。
      周揚收到常香玉的信后,就讓文化部和公安部協(xié)商。在征得文化部批準和公安部同意后,1953年3月22日,周揚將常香玉的信轉給習仲勛,并寫(xiě)上了自己的意見(jiàn):“仲勛同志:常香玉來(lái)信,請閱。關(guān)于她愛(ài)人去朝鮮的問(wèn)題,已商得中央公安部同意,允許他去,并已電話(huà)告西北。特告?!弊詈?,身兼中宣部部長(cháng)和西北局書(shū)記的習仲勛拍板批準香玉劇社編入中國人民赴朝鮮慰問(wèn)文工團第五團(即西北大區慰問(wèn)團),常香玉任副團長(cháng),陳憲章?lián)卧£犼犻L(cháng),一同赴朝慰問(wèn)演出。


■習仲勛和常香玉互相關(guān)心“文革”時(shí)的遭遇,并對即將到來(lái)的黎明充滿(mǎn)了希望■

      在1962年9月召開(kāi)的中共八屆十中全會(huì )上,習仲勛因小說(shuō)《劉志丹》被打倒。在“文化大革命”中,習仲勛又遭到迫害。
     “文革”開(kāi)始后,許多藝術(shù)家受到迫害,常香玉也未能幸免。1966年6月6日,常香玉被批斗。此后,她長(cháng)期被批斗、關(guān)押,就連父親去世都未能見(jiàn)上最后一面。造反派給常香玉捏造了“三反分子”“反革命”“大地主”“大資本家”“大戲霸”“中統特務(wù)”等罪名。常香玉曾經(jīng)從早上6點(diǎn)開(kāi)始被批斗,一直到次日凌晨2點(diǎn)多,站那兒不吃不喝,最后昏死過(guò)去,醫生打針才搶救過(guò)來(lái)。但常香玉心中有一個(gè)信條,那就是戲比天大,自己只要活著(zhù)就不能沒(méi)有戲。
粉碎“四人幫”后,各地紛紛安排布置各種演出慶祝粉碎“四人幫”,常香玉也得到了任務(wù)。恰巧當時(shí)郭沫若發(fā)表了那首傳誦一時(shí)的詞作《水調歌頭·粉碎“四人幫”》:“大快人心事,粉碎‘四人幫’。政治流氓、文痞,狗頭軍師張。還有精生白骨,自比則天武后,鐵帚掃而光。篡黨奪權者,一枕夢(mèng)黃粱。  野心大,陰謀毒,詭計狂。真是罪該萬(wàn)死,迫害紅太陽(yáng)!接班人是俊杰,遺志繼承果斷,功績(jì)何輝煌!擁護華主席,擁護黨中央?!痹陉悜椪碌奶嶙h下,常香玉把這首詞譜成豫劇曲調,四處傳唱。1977年元旦,在北京電視臺(中央電視臺前身)和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舉辦的“迎新春慶勝利”演唱會(huì )上,常香玉再次演唱了這首詞,獲得極大的反響。郭沫若看到這場(chǎng)演出之后,感到十分滿(mǎn)意,寫(xiě)信稱(chēng)贊:真沒(méi)想到,用豫劇的曲調唱這首詞效果會(huì )這么好,這是其他任何曲譜都不可能達到的效果。
      1977年12月27日,常香玉調任河南省戲曲學(xué)校校長(cháng)。而此時(shí)的習仲勛也迎來(lái)了黎明的曙光。1978年2月中旬,在葉劍英和胡耀邦等中央領(lǐng)導的關(guān)懷下,中共中央辦公廳電話(huà)通知中共河南省委,指定由一位省委書(shū)記負責,速將在洛陽(yáng)的習仲勛接回省委,護送進(jìn)京。河南省委迅即派人于當天晚上趕赴洛陽(yáng)。2月22日,習仲勛乘坐火車(chē)離開(kāi)洛陽(yáng),到達鄭州。當晚,他住在中州賓館。同樣尚未完全“解放”的常香玉(1979年3月14日,中共河南省委正式為常香玉平反,因她遭受迫害而受到株連的親屬、干部及文藝工作者也一律平反)特地去看望他。
      常香玉對習仲勛說(shuō):你在洛陽(yáng)這些年,吃了不少苦,受了許多委屈,一定很累吧,身體還好吧?習仲勛說(shuō):累算啥,下去鍛煉鍛煉有好處。身體很好,每天早上跑15里,還能工作。他還問(wèn)起常香玉在“文革”中的遭遇。常香玉說(shuō):挨的批斗,受的折磨就不用說(shuō)了,后期在西華農場(chǎng)住了三年,學(xué)到不少本領(lǐng),知道怎樣給蘋(píng)果樹(shù)剪枝,知道怎樣才能讓它掛果,用架子車(chē)拉土運糞,用巧勁兒才能一下子倒凈。通過(guò)勞動(dòng)鍛煉,才真正知道一粥一飯來(lái)之不易。常香玉表示自己還能演戲,每天都在堅持練功。習仲勛說(shuō):這很好,練功要堅持,藝術(shù)要提高,總的來(lái)說(shuō),要不斷前進(jìn),要向前看。
      后來(lái),習仲勛主政廣東,支持和配合中央的部署,同時(shí)進(jìn)行了經(jīng)濟體制改革的大膽嘗試,付出了艱辛的努力,開(kāi)創(chuàng )了廣東發(fā)展的新局面,開(kāi)啟了改革開(kāi)放的新航程。1980年2月25日,中共中央發(fā)出《關(guān)于為所謂“習仲勛反黨集團”平反的通知》,習仲勛得到徹底平反。


■習仲勛要常香玉寫(xiě)一部回憶錄,拍一部電視劇■

      1981年3月,習仲勛參加中共中央書(shū)記處工作。6月,在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huì )上被增選為中央書(shū)記處書(shū)記。1982年9月,在中共十二屆一中全會(huì )上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shū)記處書(shū)記,負責中央書(shū)記處的日常工作。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習仲勛仍關(guān)注著(zhù)常香玉的藝術(shù)事業(yè)。而此時(shí)的常香玉已重新煥發(fā)出了藝術(shù)的青春。
      1982年1月13日至3月14日,常香玉和鄭州市豫劇團進(jìn)京演出《花木蘭》和陳憲章編寫(xiě)的現代戲《柳河灣》。為了培養青年演員,花木蘭這個(gè)角色是由常香玉和她的學(xué)生虎美玲、王希玲三人共同承擔完成的。一天,習仲勛到劇場(chǎng)看戲,前面的演員他不認識,常香玉在后面的戲不長(cháng),再加上他多年沒(méi)有看常香玉演戲,當時(shí)沒(méi)有認出來(lái),劇終后他即退場(chǎng)。但當隨行人員告訴他最后扮演花木蘭的是常香玉時(shí),習仲勛立即轉身返回,特地來(lái)到后臺向常香玉和學(xué)生們表示祝賀。后來(lái),習仲勛又約見(jiàn)常香玉,提出要她寫(xiě)一部回憶錄,拍一部電視劇。這才有了《戲比天大》一書(shū)和電視連續劇《常香玉》。
     常香玉每次去北京開(kāi)會(huì ),都會(huì )去看望習仲勛和他的夫人齊心。習仲勛也都會(huì )留常香玉一起吃飯。齊心知道常香玉愛(ài)吃青菜,每次都給她做大米稀飯和菠菜湯。
     1990年,河南人民廣播電臺舉行建臺40周年大慶,邀請首都幾位著(zhù)名藝術(shù)家到鄭州參加慶祝演出,其中就有習仲勛的兒媳彭麗媛。彭麗媛離京之前,習仲勛專(zhuān)門(mén)交代她到鄭州后去看望常香玉。彭麗媛此次鄭州之行,排練、演出、參加社會(huì )活動(dòng),日程安排得很滿(mǎn),即便如此,她還是擠出時(shí)間,帶著(zhù)禮物來(lái)到常香玉的家中看望。
     20世紀90年代,有關(guān)部門(mén)約常香玉寫(xiě)一篇紀念習仲勛的文章,常香玉回想起在習仲勛關(guān)懷下成長(cháng)的歷程,感慨道:
     四十多年前,我有幸認識了習仲勛。此后數十年間,我們經(jīng)常有所交往,他對演員的愛(ài)護、對藝術(shù)的重視,他那堅定不移的革命意志、平易近人的作風(fēng),都給我留下了深刻難忘的印象。
     斗轉星移,韶華易逝,轉眼之間,習仲勛已進(jìn)入八十多歲高齡,已在革命道路上馳騁了七十多個(gè)春秋。數十年間,我得到了他給予的許多教誨,獲得了他多次的親切關(guān)懷和大力支持,在這里不能一一盡述。這些都使我銘記在心,難以忘記。我體會(huì )到,習仲勛對我的鼓勵和關(guān)懷,絕不是個(gè)人行為,而是體現了黨和政府對人才的重視,對戲劇事業(yè)的重視。

       2002年,習仲勛逝世。兩年后,常香玉也與世長(cháng)辭。但習仲勛和常香玉的友誼,作為中共領(lǐng)導人同藝術(shù)家友誼的典范將長(cháng)留于世!

      (圖片說(shuō)明:習仲勛親切接見(jiàn)常香玉等參加匯演的演員)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