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歲月如歌

金陵女子大學(xué)的地下黨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14年第4期  作者:錢(qián)煥琦  點(diǎn)擊次數:
■一■
      抗戰爆發(fā)后,金陵女子大學(xué)(簡(jiǎn)稱(chēng)“金女大”)由南京遷至成都辦學(xué)。金女大在成都辦學(xué)期間,就曾有學(xué)生參與地下黨的工作。1945年春,成都十幾所大學(xué)的愛(ài)國師生在中共領(lǐng)導下掀起了反蔣的民主運動(dòng)。來(lái)自四川廣安的社會(huì )系學(xué)生張尚瓊由從延安來(lái)成都的共產(chǎn)黨員黃立群(徐特立的外孫女)推薦,加入了地下黨領(lǐng)導的革命群眾外圍組織朝明學(xué)識研究社(朝明社),成為該社的一名積極分子,從此踏上了革命的道路。
      張尚瓊回憶說(shuō):“記得一個(gè)下午,一位在成都《文匯報》《華西晚報》工作的陳子濤同志,經(jīng)我表兄張永烈(中共黨員)介紹,給我送來(lái)一卷包扎好的《新華日報》及其他有關(guān)反蔣的材料,并囑我注意保密,不要遺失,還要盡可能地秘密張貼出去,向公眾進(jìn)行反蔣的宣傳教育。正當我把那卷東西放進(jìn)我的內衣里時(shí),忽然發(fā)覺(jué)離我們約百米遠的兩個(gè)歪戴帽子的可疑分子向我們走來(lái)。我趕緊拿起手中的一本美國畫(huà)報翻閱,并把畫(huà)報上的英語(yǔ)讀了幾句給陳子濤聽(tīng)。而陳似乎來(lái)不及聽(tīng)我說(shuō)什么,卻閃電似的一下子彎下腰來(lái)把我緊緊抱住,并親了我的臉。由于我在此以前從未經(jīng)受過(guò)這樣男女親昵的場(chǎng)面,同時(shí)又感到突然,所以很反感,當即不愉快地給他打去一記耳光??伤坏簧鷼?,仍舊抱著(zhù)我不放。我使勁要推開(kāi)他時(shí),隱隱約約地聽(tīng)到有人在我們背后說(shuō):‘走,走,光天化日下,在談戀愛(ài)嘛!……’陳子濤當即轉身向后一望,立刻放開(kāi)了我,笑著(zhù)對我說(shuō):‘好了,警報解除了?!州p聲細語(yǔ)地對我說(shuō):‘在對敵斗爭中的危急時(shí)刻,我們可以采取迷糊白狗子的特別措施,是有用的。否則今天我們就會(huì )被抓進(jìn)監牢里去了?!衣?tīng)了這些話(huà)后,聯(lián)想到他對我做出的一時(shí)我不理解的突發(fā)行動(dòng),明白了他原來(lái)是一個(gè)機警、老練、靈活、勇敢、沉著(zhù)的革命工作者,一個(gè)優(yōu)秀的可敬可愛(ài)的共產(chǎn)黨員!”
       抗戰勝利結束不久,張尚瓊就隨學(xué)?;氐侥暇?,繼續進(jìn)行反蔣活動(dòng)。


■二■

      抗戰勝利后,金女大從成都遷回南京時(shí)還沒(méi)有黨員,直到1947年吳文安從上海進(jìn)入金女大,才有了第一個(gè)黨員。吳文安居住過(guò)的泰州,曾是新四軍的根據地。已經(jīng)參加地下黨的姑姑常常給她講革命故事,介紹進(jìn)步書(shū)籍??箲饎倮?,吳文安回到上海就讀于省吾中學(xué)。這是圣約翰大學(xué)的中共地下黨員辦的一所進(jìn)步學(xué)校。她的班主任來(lái)自四明山游擊區,鼓勵學(xué)生接受進(jìn)步思想,并動(dòng)員吳文安去解放區。高中畢業(yè)時(shí),已是地下黨員的同學(xué)蔡玲珍建議她報考金陵女子大學(xué)。進(jìn)入金女大后,她一面等待黨派人來(lái)接關(guān)系,一面盡自己所能為黨工作。1947年底,吳文安被正式批準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1948年5月,她發(fā)展了王粹珍和王端一入黨,并于8月底成立了黨支部。王粹珍任支部書(shū)記,吳文安任組織委員,王端一任宣傳委員。
      1948年9月,曹琬進(jìn)入金女大,就讀于社會(huì )學(xué)系。曹琬受父親的影響,于1946年6月在南京參加了隸屬新四軍二師系統的黨的外圍組織“抗日民主青年救國會(huì )”,同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就讀金女大后,金女大地下黨支部派王端一按約定的暗號同她接上關(guān)系,并給她傳達了毛澤東《關(guān)于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wù)》的內容,要求她在一年級學(xué)生中展開(kāi)活動(dòng)。此時(shí)金女大支部已有4名黨員,聯(lián)系金女大支部的是王慧君。
      金女大的學(xué)生大多出身富裕家庭,信奉基督教,都比較單純、善良,富有同情心和正義感。她們最明顯的特點(diǎn)就是埋頭讀書(shū)、不問(wèn)政治,要引導她們關(guān)心國家大事,了解社會(huì )現實(shí),認清國民黨反動(dòng)統治的本質(zhì),樹(shù)立正確的人生觀(guān),可以說(shuō)是相當困難的。
      金女大黨支部根據學(xué)生的不同覺(jué)悟水平組織不同層次的活動(dòng)。一是通過(guò)學(xué)生會(huì )公開(kāi)的活動(dòng),如組織民歌社、出版墻報、開(kāi)辦工友夜校等形式,廣泛吸收學(xué)生參加。二是組織讀書(shū)會(huì ),如實(shí)踐社、拓荒社等。讀書(shū)會(huì )經(jīng)常介紹一些書(shū)籍給大家,如《大眾哲學(xué)》《西行漫記》等一批公開(kāi)出版讀物,并在她們中間秘密傳閱《新民主主義論》《論聯(lián)合政府》等。參加讀書(shū)會(huì )的都是思想比較進(jìn)步的同學(xué),可以從中發(fā)現和培養積極分子。三是有選擇地參加一些宗教“團契”活動(dòng),便于與一部分篤信基督教的同學(xué)聯(lián)絡(luò )感情,打成一片,了解她們的思想動(dòng)態(tài),逐步影響她們。四是推出社會(huì )系的李振坤競選學(xué)生會(huì )主席。李振坤性格開(kāi)朗,聰穎活躍,熱心公共事務(wù),不同信仰的學(xué)生都覺(jué)得她可以信賴(lài)。當時(shí),李振坤要求進(jìn)步,組織上有意識地暫緩吸收她入黨,讓這位大家都能接受的進(jìn)步同學(xué)為黨多做些工作。
除了這些群眾性的集體活動(dòng)外,更多的是進(jìn)行個(gè)別接觸,開(kāi)展談心活動(dòng),交流思想,建立感情。黨支部經(jīng)常分析群眾情況,分工聯(lián)系一些積極分子,時(shí)機成熟時(shí)就吸收入黨。從1947年秋到1949年4月南京解放,金女大中共地下黨支部就先后發(fā)展了白秀珍、李植澄、段玫、何乾三、曾曼西、洪范、何靄兮、魯潔等12人入黨。其中有4人是由吳文安直接介紹入黨的。


■三■

     1948年5月21日晚,中共南京地下黨領(lǐng)導南京各大專(zhuān)院校學(xué)生在中央大學(xué)組織了紀念“五二○”周年晚會(huì )。國民黨特務(wù)在會(huì )場(chǎng)上搗亂,散會(huì )后還抓了金女大和中央大學(xué)的學(xué)生,激起了學(xué)生們的公憤。大家紛紛罷課,游行示威,包圍了國民黨的特務(wù)機關(guān)——青年部,以抗議國民黨特務(wù)的暴行。示威學(xué)生把“中國國民黨執行委員會(huì )青年部”的牌子用黑漆改寫(xiě)成“中國刮民黨暴行委員會(huì )猜■部”,高喊抗議國民黨的口號,高唱“團結就是力量……向著(zhù)法西斯蒂開(kāi)火,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22日,金女大的部分學(xué)生第一次走出校門(mén)參加了游行示威。迫于壓力,國民黨特務(wù)機關(guān)釋放了被捕學(xué)生。
      1948年秋冬,由于國民黨對進(jìn)步學(xué)生進(jìn)行大逮捕,形勢惡化,組織上決定將暴露的黨員和積極分子陸續撤退到蘇北或皖北解放區。王端一和洪范參加的公開(kāi)活動(dòng)比較多,所以組織決定讓她們首批撤退。當時(shí)徐麗麗(徐悲鴻之女,后改名徐靜斐)追求進(jìn)步,要求靠攏組織。1948年底,她母親蔣碧薇要帶她到臺灣去,飛機票都買(mǎi)好了。徐麗麗卻向曹琬表示非常想離開(kāi)這個(gè)家庭。曹琬立即將此情況向組織匯報,決定幫助她撤退到解放區。其時(shí),徐麗麗已隨母親到了上海,但還同曹琬保持聯(lián)系。這時(shí)洪范也被父母帶到上海準備南遷。在王端一撤退前夕,李振坤、吳文安去上海分別通知徐麗麗、洪范秘密回到南京。徐麗麗由曹琬掩護,洪范住在李植澄家。走的那一天,曹琬護送徐麗麗坐三輪車(chē)到中華門(mén)火車(chē)站,與王端一、洪范會(huì )合后坐火車(chē)去蕪湖。當時(shí)統一口徑,如果有人盤(pán)問(wèn),就說(shuō)到曹琬外婆家去玩。她們還約定,必須見(jiàn)到王端一手上拿一張報紙,才可以上車(chē)。她們三人平安地撤退到了解放區。王端一走后,組織上決定由曹接替她的工作,擔任黨支部宣傳委員和學(xué)生會(huì )學(xué)習部長(cháng)。
     經(jīng)過(guò)黨支部的努力,至解放前夕金女大有近三分之一的同學(xué)留在學(xué)校迎接解放。


■四■

      1949年4月1日,南京爆發(fā)了“四一”運動(dòng),學(xué)生們喊出了“立即釋放被捕同學(xué)”“反內戰,要和平,爭民主”的口號。金女大學(xué)生繼1948年“五二○”周年紀念后,又一次走向街頭,投身學(xué)生運動(dòng)?!八囊弧边\動(dòng)開(kāi)始后,王粹珍傳達上級黨組織的意見(jiàn),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犧牲,希望學(xué)生最好在校內活動(dòng)。但以李振坤為首的一批積極分子情緒激昂,決心走出學(xué)校。組織上同意了大家的要求,并指示黨員要積極引導,所以黨員后來(lái)都參加了,而且走在隊伍的前面。同學(xué)們一路上高喊口號,不斷向群眾開(kāi)展宣傳,得到了社會(huì )各界的廣泛同情和支持。游行隊伍回到學(xué)校后,同學(xué)們躺在草坪上,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突然,金陵大學(xué)的同學(xué)傳來(lái)劇專(zhuān)、中大有同學(xué)被打死、打傷的消息。曹琬趕快去找王粹珍,把這個(gè)消息傳達給參加游行的同學(xué),讓大家注意。同學(xué)們很快就組織了慰問(wèn)隊,到鼓樓醫院和中大醫院慰問(wèn)。
     隨著(zhù)解放軍的節節勝利,學(xué)校面臨著(zhù)留與遷的選擇,校長(cháng)吳貽芳最后頂住了蔣介石、宋美齡的壓力留了下來(lái),當時(shí)去臺灣的機票都送給她了。這除了她本人的明智選擇外,也與一些進(jìn)步教師的影響以及他們所做的工作分不開(kāi),如中文系的陳中凡、吳組緗、劉開(kāi)榮,數學(xué)系的李緒文,歷史系的王拭,地理系的劉恩蘭,外語(yǔ)系的潘曜泉等。他們和支部的黨員都有比較好的師生情誼。曹琬參加社會(huì )活動(dòng)缺了很多課,陳中凡老師常常給她單獨補課;支部書(shū)記王粹珍因工作之需,經(jīng)常曠課,按規定學(xué)校要給她除名,通過(guò)這些老師做工作,吳貽芳校長(cháng)收回了成命。
      4月22日,即南京解放的前一天,上級黨組織通知支部準備迎接解放軍入城。為了這一天的到來(lái),她們早就做了準備,如學(xué)扭秧歌、學(xué)打腰鼓、編唱快板等。這一夜,十幾位同學(xué)聚集在劉開(kāi)榮老師家,寫(xiě)標語(yǔ)、做紅旗。后來(lái),她們又集中到南山宿舍,談笑風(fēng)生,一夜無(wú)眠??焯炝習r(shí),她們看到了信號彈,那種激動(dòng)的心情是無(wú)法用語(yǔ)言來(lái)描述的。同學(xué)們一早提著(zhù)糨糊桶,帶著(zhù)標語(yǔ),扭著(zhù)秧歌,呼著(zhù)口號,一路奔到挹江門(mén),迎面遇上了進(jìn)城的解放軍,許多人都流下了激動(dòng)的淚水。
      南京解放后的一段時(shí)期,教會(huì )學(xué)校沒(méi)有被政府接管,黨組織還是在秘密狀態(tài)下開(kāi)展工作。當時(shí)直接領(lǐng)導金女大黨支部的是徐敏(江渭清夫人),開(kāi)會(huì )經(jīng)常都是到她家里去。1949年暑期后,吳文安和李植澄調團市委工作;段玫、何乾三、何靄兮等先后離校、參軍;曾曼西去了北京;王粹珍、白秀珍和曹琬留在了學(xué)校。不久,王粹珍調到北京團中央,白秀珍去金女大附中任教,黨的力量已經(jīng)不能適應形勢的需要。上級領(lǐng)導及時(shí)作出籌建團支部的決定,曹琬擔任了金女大第一屆團支部書(shū)記。在斗爭中涌現的一大批積極分子被吸收入團,這以后許多任務(wù)主要依靠團組織來(lái)開(kāi)展。在參軍參干、抗美援朝、反侮辱、反誹謗等活動(dòng)中,廣大團員發(fā)揮了骨干作用。
      1949年秋,黨支部在金女大公開(kāi)。


■五■

      1950年11月,金女大社會(huì )系教授費睿思(美國人),在批改醫預科一年級學(xué)生李蕓本的英文作業(yè)時(shí),為美國侵略朝鮮辯解。李振坤就此事致信學(xué)校學(xué)生會(huì ),曹琬立即將此情況向學(xué)區黨委和大專(zhuān)分團委作了匯報。不久,在曹琬去參加南京市第一次人民代表會(huì )議期間,市委決定把她抽回學(xué)校開(kāi)展運動(dòng)。因為金女大黨支部是學(xué)生支部,對校方和老師無(wú)法直接開(kāi)展工作,就由市委派出的工作組駐校直接與校方接觸,并統一協(xié)調行動(dòng)。爭取吳貽芳校長(cháng)的工作則是由學(xué)區黨委楊致平親自負責的。
      抗美援朝運動(dòng)開(kāi)展起來(lái)以后,全國各階層人民多數對美國侵略者同仇敵愾,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存在著(zhù)親美、崇美、恐美思想,這在長(cháng)期受美國教會(huì )資助的教會(huì )學(xué)校中表現尤為突出。為了推動(dòng)這場(chǎng)斗爭,金女大組織了控訴團,在全市召開(kāi)了多場(chǎng)控訴大會(huì ),李振坤等人還去外地進(jìn)行控訴。同學(xué)們聲淚俱下的控訴,激發(fā)了大家對美帝侵略罪行的痛恨和高漲的愛(ài)國熱情?!度嗣袢請蟆飞缯搶Υ耸乱沧髁藞蟮溃骸耙越鹆昱游睦韺W(xué)院為前導,開(kāi)展了深入的反侮辱、反誹謗運動(dòng),控訴了美帝國主義的罪惡,批判了親美、崇美、恐美的錯誤思想,提高了自己的政治水平和思想水平?!?br />       在此運動(dòng)的基礎上,金女大開(kāi)展了轟轟烈烈的抗美援朝捐獻活動(dòng),很多同學(xué)把珠寶、黃金首飾捐出來(lái),把家里的金條、銀圓捐出來(lái),場(chǎng)景十分感人。
      1951年3月,曹琬任專(zhuān)職黨支部書(shū)記,不久金女大與金大合并。同年8月底,曹琬奉調到南京市委組織部工作,離開(kāi)了金女大,結束了她的學(xué)生歲月。
     在參與地下黨工作的過(guò)程中,無(wú)時(shí)無(wú)刻不充滿(mǎn)著(zhù)危險,但這些并沒(méi)有阻礙金女大的同學(xué)們對黨的工作的熱情。正如當年的地下黨員魯潔在回憶這一段崢嶸歲月時(shí)所言,書(shū)本和生活賦予她的理性,使她“具有一種膽識,毅然拋棄家庭與學(xué)校為我們所安排的安逸平坦的道路,而行進(jìn)于布滿(mǎn)荊棘的途徑”,使她“有勇氣舍棄自己既得的一切,包括寶貴的生命與安全,準備為大眾的幸福而奉獻一切”。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