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知情者說(shuō)

蕭克回憶錄中的彭德懷和林彪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14年第5期  作者:許人俊  點(diǎn)擊次數:
      蕭克是解放軍能文能武、智勇雙全的高級將領(lǐng),參加過(guò)北伐戰爭和八一南昌起義,轉戰于井岡山和湘贛根據地,歷任紅軍排長(cháng)、連長(cháng)、營(yíng)長(cháng)、參謀長(cháng)、師長(cháng)、軍長(cháng)等職。作為紅軍指揮員,他曾率領(lǐng)部隊參加過(guò)中央蘇區第一、二、三、四、五次反“圍剿”斗爭,多次浴血奮戰,多次受傷,并參加過(guò)長(cháng)征。
     蕭克革命資歷深,閱歷豐富。共和國的許多高級將領(lǐng),都是他患難與共的戰友,他們彼此熟悉,相互了解性格、習慣。新中國成立后,他曾先后同兩任國防部長(cháng)彭德懷、林彪共事多年,經(jīng)歷了許多鮮為人知的事情。他記憶力強,喜歡寫(xiě)作,晚年曾將有關(guān)故事和感慨,通過(guò)《蕭克回憶錄》作了記述。人們通過(guò)他的親身經(jīng)歷和親身感受,可以實(shí)事求是地了解彭德懷和林彪的功過(guò)是非。


■彭德懷足智多謀,忠誠于黨■

      蕭克與彭德懷相識于1928年12月。當時(shí),彭德懷和滕代遠率領(lǐng)紅五軍沖出重圍擺脫了強大的敵人后,到達井岡山與紅四軍會(huì )合。那時(shí),蕭克是紅四軍營(yíng)黨代表,正在井岡山一個(gè)名為新城的地方,組織大家排練節目,搭建舞臺,張貼標語(yǔ),準備開(kāi)大會(huì )歡迎紅五軍的新同志。蕭克回憶,當時(shí)陳毅還寫(xiě)有一副對聯(lián),上聯(lián)是:“在新城,演新劇,歡迎新同志,打倒新軍閥?!毕侣?lián)蕭克已不記得。上聯(lián)寫(xiě)得很有意思,用4個(gè)“新”字把整個(gè)形勢和任務(wù),都描繪出來(lái)了。聯(lián)歡會(huì )開(kāi)得很成功,蕭克聽(tīng)到彭德懷講話(huà)鏗鏘有力,很有軍人作風(fēng)。
      紅五軍上山后,敵人發(fā)動(dòng)“會(huì )剿”的風(fēng)聲更緊了。井岡山地勢險要,易守難攻。紅軍指揮部打算讓紅五軍留在山上守衛,紅四軍派出主力部隊由毛澤東、朱德率領(lǐng)下山出擊,引誘敵人上山予以殲滅。
      彭德懷深知兩軍相對智者勝的道理。他上山后整天四處轉悠,察看地形,找老百姓交談,搞調查研究,把山上道路情況搞得一清二楚,準備部署兵力。
       指揮部開(kāi)會(huì )研究兵力部署時(shí),部分同志認為紅五軍留6個(gè)連就可以守住井岡山陣地。彭德懷不同意,他認為“這樣不行,兵力不夠”。大家說(shuō):“五軍有6個(gè)連,加上本地武裝,怎么不夠?”
      有的同志胸有成竹地表示:“井岡山上有5條路,5個(gè)哨口筑好工事,各放一個(gè)連就能守??!”
      彭德懷說(shuō):“你們錯了,上井岡山的路不止5條,實(shí)際有9條路?!苯又?zhù)他一條一條說(shuō)了出來(lái)。過(guò)去,那些老人在井岡山住了近一年,居然不知道有9條路,甚至被井岡山群眾稱(chēng)為“山大王”的王佐也不知道,聽(tīng)后,大吃一驚。原來(lái)彭德懷上山后,將上井岡山的所有路都調查清楚了,所以發(fā)表意見(jiàn)時(shí)頭頭是道,很有說(shuō)服力。大家很快一致同意他的兵力部署方案。
      散會(huì )后,二十八團的黨代表何挺穎興奮地對大家說(shuō):“彭德懷這個(gè)人不簡(jiǎn)單,是個(gè)好軍長(cháng)!”
      何挺穎在井岡山部隊看人很準,威信很高,深受大家信賴(lài)。他都佩服新上山的彭德懷,贊揚他是好軍長(cháng),大家自然都很高興。在那四周都是白色恐怖時(shí)期,多一個(gè)好軍長(cháng)上山,怎么不高興?!
      以上是蕭克在回憶錄中記述的在井岡山上見(jiàn)到彭德懷的第一印象。
      后來(lái),隨著(zhù)反“圍剿”戰斗次數不斷增加,蕭克對這位湖南老鄉、戰友的指揮才能越來(lái)越了解,印象很好,他深切感到彭德懷是一位足智多謀、忠誠于黨的軍事帥才。


■與彭德懷在思想感情上產(chǎn)生縫隙■

      1950年4月,蕭克受命組織成立解放軍軍訓部,承擔制訂全軍軍事訓練計劃,組織編寫(xiě)軍隊條令條例,籌備組建陸軍大學(xué)等工作。
      主持中央軍委工作的軍委副主席周恩來(lái)責成蕭克制訂具體方案,交聶榮臻審定。
      經(jīng)過(guò)蕭克近5個(gè)月的籌劃,1950年9月,軍訓部成立。隨后,蕭克組織專(zhuān)業(yè)人員搜集翻譯蘇軍的條令、條例,同時(shí)布置大家查找各國軍事圖書(shū)資料加以參考(主要是以蘇軍條令為藍本),結合中國歷史上一些好的軍隊管理辦法,加上自己的優(yōu)良傳統和經(jīng)驗,很快擬寫(xiě)出解放軍三大條令初稿,并報送中共中央審定。
      周恩來(lái)收到蕭克報送的三大條令后,隨即指定劉伯承審閱。
      1951年2月下旬,彭德懷從朝鮮前線(xiàn)回來(lái),蕭克把幾個(gè)條令的稿本拿給他看。蕭克說(shuō):“我們把條令搞出來(lái)了,從華北軍區調一個(gè)連隊給你演示一下吧?”彭德懷說(shuō):“好!”
后來(lái)蕭克從華北軍區調一個(gè)連隊,按照條令規定從立正、稍息到連的隊列動(dòng)作,一項一項地演練,只用兩個(gè)小時(shí)就把條令的主要內容演示完畢了。彭德懷看了很高興地說(shuō):“可以,就這樣搞!”
      1955年4月,解放軍訓練總監部成立,負責統管全軍的軍事訓練,由劉伯承任部長(cháng)。由于劉伯承在南京軍事學(xué)院主持工作,就由軍委副主席葉劍英代理。
      1957年底,葉劍英因忙于籌建軍事學(xué)院的工作,中央確定蕭克接任訓練總監部部長(cháng)和黨委書(shū)記。
      新中國成立后,解放軍正規化建設都是向蘇軍學(xué)習的,大批蘇聯(lián)顧問(wèn)和專(zhuān)家來(lái)到中國幫助工作,使解放軍的正規化、現代化建設取得了不俗的成績(jì)。同時(shí),因強調蘇軍的經(jīng)驗,學(xué)習中也出現了一些問(wèn)題。
      1956年6月,中央號召學(xué)習5個(gè)文件。學(xué)習文件過(guò)程中,大家回顧新中國成立以來(lái)學(xué)習蘇聯(lián)經(jīng)驗的情況和問(wèn)題,絕大多數同志認為:軍訓工作成績(jì)是主要的,缺點(diǎn)、問(wèn)題是前進(jìn)中的支流,也是能很快糾正的。但也有少數同志認為教條主義是主要傾向。起先,大家并沒(méi)有把反教條主義作為中心議題。毛澤東在成都會(huì )議上也說(shuō):“軍事工作中搬了一部分教條,但建軍基本原則堅持了,還不能說(shuō)是教條主義?!彼?,大家便沒(méi)有把反教條主義作為主題。
      但此后在北京的軍事機關(guān)中,反教條主義的空氣日趨濃厚。在一次會(huì )上,蕭克聽(tīng)到彭德懷講過(guò)這樣一段話(huà):“有些話(huà)我現在不想說(shuō),因為我出身寒微,沒(méi)有上過(guò)學(xué),不是學(xué)術(shù)權威;我也不是老資格,既不是南昌起義,也不是秋收暴動(dòng)的;要查黨齡,我都不如人家?!薄坝柨偝妨宋覈啦块L(cháng)的職,我進(jìn)不了訓總的大門(mén);南京軍事學(xué)院又有土專(zhuān)家,又有軍事權威,我不敢進(jìn)去?!迸淼聭褞в星榫w,話(huà)中有話(huà),使蕭克震動(dòng)。
      1958年5月22日,中央軍委擴大會(huì )議召開(kāi)。軍委擴大會(huì )開(kāi)了兩個(gè)星期,反教條主義就成了會(huì )議的主題。隨后,毛澤東又發(fā)出新指示,軍委擴大會(huì )馬上按照毛澤東的新指示進(jìn)一步擴大范圍,而且轉移到中南海懷仁堂召開(kāi)。毛澤東講話(huà)說(shuō):“現在學(xué)校奇怪得很,中國革命戰爭經(jīng)驗不講,專(zhuān)門(mén)講十大打擊,而我們幾十次打擊也有,卻不講……不知道軍事學(xué)院、訓練總監部到底有多少馬克思列寧主義。馬列主義本來(lái)是行動(dòng)的指南,而他們當作死教條來(lái)啃馬克思、列寧的話(huà),一定批評他們是教條主義?!泵珴蓶|在結尾還不適當地評價(jià)劉伯承。由于當時(shí)主持會(huì )議的人向毛澤東反映:蕭克抵抗反教條主義運動(dòng),拒不檢討。毛澤東便說(shuō):蕭克是壞人,是資產(chǎn)階級隊伍的人。
      隨后,軍委擴大會(huì )議逐步升溫,采取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等方式,批判教條主義資產(chǎn)階級軍事路線(xiàn)、反黨宗派活動(dòng)等等,會(huì )上先后點(diǎn)了蕭克、粟裕、葉劍英、劉伯承的名。更令蕭克寒心的是,當時(shí)劉伯承身體不好,眼壓較高,正在外地住院治療,接到開(kāi)會(huì )通知,竟冒著(zhù)失明危險帶病前來(lái)出席會(huì )議,他是讓人攙扶著(zhù)走上臺檢討的。他的檢討實(shí)事求是說(shuō)明情況,也有違心的自我批判。他除迫于壓力外,更重要的是想盡快平息這件事,保護一批同志。
      后來(lái)總政治部派工作組介入運動(dòng),總政有些領(lǐng)導人附和彭德懷的觀(guān)點(diǎn),支持“訓練總監部是教條主義司令部”“軍事學(xué)院是教條主義大本營(yíng)”的觀(guān)點(diǎn),于是運動(dòng)出現了一邊倒的現象。
      對此,蕭克不贊成。他認為軍隊的訓練方針,是經(jīng)過(guò)軍委審定、批準的,而且是葉劍英提出并由軍委正式頒布的。他對彭德懷等人的看法表明了意見(jiàn)。但那時(shí)黨的生活很不正常,已無(wú)民主可言。有些人說(shuō)“共同條令是反黨反中央,反對軍委、反對軍委正確路線(xiàn),企圖改變我軍面貌的綱領(lǐng)”。蕭克等人只能坐在被告席上挨批斗,根本沒(méi)有說(shuō)話(huà)的權利。
      軍事學(xué)院訓練部部長(cháng)蔡鐵根在會(huì )上申辯說(shuō)“共同條令是經(jīng)過(guò)彭老總修改和毛主席批準的”,話(huà)未說(shuō)完,就被人連轟帶扭,當場(chǎng)帶走關(guān)押。
      蕭克在回憶錄中寫(xiě)道:“這是我入黨以來(lái)在黨的會(huì )議上從未見(jiàn)過(guò)的事,既感到震驚,又感到痛心。更讓我無(wú)法接受的是他們逼我承認反黨……幾十年來(lái),為了黨的事業(yè)置生死于度外……即使在長(cháng)期工作中有很多缺點(diǎn)錯誤,也絕不會(huì )反黨?!?br />


■陳云提出為彭德懷平反昭雪,蕭克最先表示同意■

      1958年,軍委擴大會(huì )從5月開(kāi)到8月,連續4個(gè)月批斗,用高壓政策逼蕭克檢討。那段時(shí)間,他常徹夜難眠,眼望天花板,一直到天亮。他多次對大家說(shuō):“自己是在革命最困難的時(shí)候入黨的,從入黨時(shí)起,決心永遠站在黨的立場(chǎng)上?!?br />       蕭克有時(shí)連晚上也不能休息,身心十分疲憊,加上精神緊張,心中窩火,積郁成疾。有一次懷仁堂會(huì )議批斗結束,蕭克從禮堂回辦公室,路程并不遠,但走到半路忽覺(jué)胸口難受,就蹲在路邊大口大口吐血?;氐郊抑杏滞铝瞬簧?,醫生看了難受,就端了吐滿(mǎn)血的痰盂給有關(guān)人員看。他們不但毫無(wú)同情心,反而給醫生扣上同情反動(dòng)分子、立場(chǎng)不穩的帽子。
       無(wú)奈之下,蕭克只有作違心的檢討,交上去才算過(guò)關(guān)。有一次開(kāi)會(huì ),蕭克遇到彭德懷,彭德懷對他說(shuō):“你這個(gè)人還經(jīng)得起斗?!辈恢脑?huà)是貶還是褒。
      1958年秋,彭德懷主持軍委開(kāi)會(huì )討論蕭克錯誤問(wèn)題的決定,蕭克心里不服,當時(shí)聶榮臻、葉劍英、徐向前等幾位老帥都沒(méi)有表態(tài),但是那個(gè)決定就算通過(guò)了。
      1959年5月14日,中共中央批轉了總政治部《關(guān)于以蕭克同志為首的資產(chǎn)階級軍事路線(xiàn)和反黨宗派集團活動(dòng)的報告》。蕭克等一大批軍隊領(lǐng)導干部被打成“反黨分子”。蕭克被從軍隊調到農墾部任副部長(cháng)。
      1959年,彭德懷因為在廬山會(huì )議上給毛澤東寫(xiě)信實(shí)事求是反映農村情況,被打成“右傾機會(huì )主義反黨集團”,并被撤銷(xiāo)國防部長(cháng)等職務(wù)。接著(zhù)召開(kāi)軍委擴大會(huì )議批斗他。會(huì )議規模、人數、形式,與當年批斗蕭克時(shí)一模一樣。只不過(guò)會(huì )議主持人由新任國防部長(cháng)林彪代替了彭德懷,批斗對象由蕭克換成了彭德懷,批斗火力很猛。
      此情此景,讓蕭克心情十分復雜。一方面批斗彭德懷使蕭克出了怨氣;另一方面對黨內搞階級斗爭,不講道理、不分是非,把大批贊成、同情他思想的人,荒唐地扣上“右傾機會(huì )主義反黨集團”“資產(chǎn)階級軍事俱樂(lè )部”等莫須有的罪名,殘酷斗爭,無(wú)情打擊,斗來(lái)斗去。蕭克深感痛心。
      彭德懷被罷官后,對自己過(guò)去“左”的錯誤有了認識,并深感懺悔,生前曾囑咐侄子彭起超在他死后一定要找到蕭克代為道歉,轉達他的原話(huà):“1958年的事,讓你們受苦了,對不起同志們!”
      “文化大革命”后,蕭克聽(tīng)了這話(huà),心情非常激動(dòng),深感“彭老總不愧是一個(gè)真正的共產(chǎn)黨員,光明磊落,坦坦蕩蕩。他既在自責,也是一個(gè)老革命家對黨內斗爭這個(gè)問(wèn)題的深刻思考”。
       粉碎“四人幫”后,中共中央撥亂反正,陳云提出為彭德懷平反昭雪,將其骨灰安放八寶山,蕭克最先表示同意。當時(shí)很多人感到驚奇,而蕭克認為對待任何事情都要采取歷史唯物主義態(tài)度。不論彭德懷過(guò)去對自己怎么樣,廬山會(huì )議批判他“右傾機會(huì )主義”,“文革”中又置他于死地,都是黨內“左”傾錯誤造成的冤案。既是冤案,就該昭雪。


■感到林彪有兩個(gè)缺點(diǎn)■

      蕭克與林彪早就相識。蕭克回憶說(shuō):“我對他比較了解。從井岡山起,我當連長(cháng)、營(yíng)長(cháng)、縱隊司令,他都是我的直接上級。我還先后兩次當過(guò)他的參謀長(cháng)。第一次是1929年,他任紅四軍縱隊司令員,是年秋我調任縱隊參謀長(cháng);第二次是解放戰爭南下進(jìn)軍中南,他是四野司令員,我又當了近一年的參謀長(cháng)。有人說(shuō)是林彪點(diǎn)名要我的,我不清楚。后來(lái)我調北京工作,有人又說(shuō)是林彪擠走的,我也不清楚。反正都是軍委的命令,我歷來(lái)認為任何工作都是黨中央安排的,我的性格是為黨工作,也不屑為個(gè)人驅策?!薄霸谶M(jìn)軍中南過(guò)程中,我和林彪合作是好的,他在工作上、業(yè)務(wù)上對我是信任的,雖然有過(guò)爭論,但總的說(shuō)來(lái)關(guān)系是好的。1950年春天,我在漢口接到調任軍委訓練部長(cháng)的命令,林彪夫婦曾在東湖公園為我和夫人餞行。林彪平時(shí)言語(yǔ)不多,很少流露感情。那天,他說(shuō)了一些勉勵的話(huà),看來(lái)他與我在軍事上配合得不錯,林彪對我比較滿(mǎn)意?!?br />

       蕭克評價(jià):“林彪還在革命陣營(yíng)時(shí),我認為他政治上開(kāi)朗,有軍事指揮才能。同時(shí)也感到他有兩個(gè)缺點(diǎn),一是過(guò)分自尊,二是不大容人,性格上偏于沉默寡言,城府很深。1949年進(jìn)軍中南過(guò)程中,我就看到他的老毛病——過(guò)分自尊。當時(shí)他是四野司令員,指揮部隊集中優(yōu)勢兵力,抓住敵人弱點(diǎn),向駐守湖南寶慶、衡陽(yáng)的白崇禧國民黨軍隊發(fā)動(dòng)猛力進(jìn)攻。那一仗打得好,打得對,中央軍委指導正確,林彪指揮靈活。衡寶戰役成功結束時(shí),我情報部門(mén)尚未查明戰果,沒(méi)有掌握殲敵準確數目,林彪就上報殲敵第七軍全部加上四十六軍的三十八師(實(shí)際是一個(gè)團)。不久,我們發(fā)現那里仍然有三十八師的敵人活動(dòng),林彪知道后仍不改正。他夸大戰果以邀功,查明情況后仍不改正以保面子,我認為這太不老實(shí)!”

      盡管如此,1993年有人求教蕭克:“湖南衡寶戰役怎么寫(xiě)?”蕭克說(shuō),應該實(shí)事求是寫(xiě),功是功,過(guò)是過(guò),功過(guò)分明。
      回首種種往事,蕭克說(shuō):我與林彪多次共事,無(wú)論在井岡山紅四軍,還是第四野戰軍,我自信對他的領(lǐng)導沒(méi)有不尊重,與他合作也是好的。


■“九一三”事件后,下決心在軍政大學(xué)徹底清除林彪“空頭政治”的流毒■

       對于毛澤東發(fā)動(dòng)的“文化大革命”運動(dòng),蕭克很不理解?!拔母铩背跗?,周恩來(lái)為了保護蕭克,曾秘密安排他到北京飯店躲了一個(gè)月。但是,隨著(zhù)林彪、康生、江青等煽動(dòng)的無(wú)政府主義思潮愈演愈烈,蕭克還是被農墾部的造反派揪到機關(guān)批斗,有些人讓他頭上戴高帽子、掛牌子,拉他到大街上游街。蕭克極為憤慨,心想:當年土地革命時(shí)期,毛澤東發(fā)動(dòng)貧苦農民用這種辦法斗土豪劣紳,新中國成立10多年后,林彪、江青等人竟把這種辦法用到革命者身上,真是太荒唐!
       蕭克回憶道:“那時(shí)候,我們這些人(王震、蕭克、陳漫遠)雖然還是中央委員,但是已完全被剝奪了發(fā)言權。我是欲哭無(wú)淚,欲訴無(wú)門(mén)。除了把憤怒和焦慮深深埋在心底外,我們又能做什么呢?!”“然而我深信多行不義必自斃,社會(huì )主義社會(huì )既然是人民的天下,終究要按照人民的意愿行事?!?br />       后來(lái),有一次機關(guān)造反派召開(kāi)批斗會(huì ),誣蔑蕭克一貫反對林彪,說(shuō)他在四野和中南軍區擔任參謀長(cháng)時(shí),就不尊重林彪的領(lǐng)導,不與林彪配合,結果被攆出四野部隊云云。有人來(lái)核實(shí)蕭克反對林彪之事,蕭克說(shuō):“在軍隊里像我這樣的干部,工作安排是由中央軍委和毛主席決定的,不是哪個(gè)人可以‘召之即來(lái),揮之即去’的,他林彪當時(shí)還不是副主席呢,要不要我在四野和中南軍區當參謀長(cháng),只有黨中央、中央軍委、毛主席才能決定!”
       1969年林彪一號令下達后,中央機關(guān)的領(lǐng)導干部被疏散離開(kāi)北京。農墾部也不例外。蕭克、陳漫遠等一大批部、局級干部,被送到江西云山“五七”干校。
       “九一三”事件后,1972年1月16日,蕭克返回北京。4月,中央決定他到解放軍軍政大學(xué)工作。
       林彪主持軍委工作后,一直以“突出政治”為名,制造軍政對立,強調政治可以沖擊一切,“突出政治”的觀(guān)點(diǎn)成為全面建設部隊的指導思想。所謂突出政治,其實(shí)就是搞階級斗爭。在這種政治壓力下,廣大指戰員心有余悸,顧慮重重,自然不敢抓軍事訓練。蕭克認為軍隊畢竟是軍隊,不抓軍事訓練算什么軍隊。所以,蕭克決心在軍政大學(xué)徹底清除林彪“空頭政治”的流毒,重新確立軍校工作以軍事教學(xué)為中心,要把軍政大學(xué)辦成像南京軍事學(xué)院那樣培養文武雙全之才的全軍最高軍事學(xué)府,并推動(dòng)全軍軍事訓練。
        后來(lái),蕭克和唐亮等經(jīng)過(guò)不懈努力,終于完成這項艱巨使命,實(shí)現了劉伯承等老一輩革命家的夙愿。
       有人問(wèn)蕭克:林彪的歷史應怎么寫(xiě)?他回答說(shuō):實(shí)事求是,從歷史實(shí)際出發(fā),功是功,過(guò)是過(guò),尊重歷史事實(shí)。他主張撰寫(xiě)歷史的人必須“譽(yù)人不增其美,毀人不益其惡”。要尊重歷史,功過(guò)分明。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