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知情者說(shuō)

讓“人人當院長(cháng)”的院長(cháng) ——記羅榮桓創(chuàng )辦解放軍政治學(xué)院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14年第6期  作者:王文仲  點(diǎn)擊次數:
      1978年下半年,筆者在解放軍政治學(xué)院宣傳部任干事期間,在張麟部長(cháng)指導下,開(kāi)始接觸包括徐向前、羅榮桓在內的解放軍高級將領(lǐng)的傳記、回憶錄類(lèi)文章的撰寫(xiě)。
      8月26日,張麟部長(cháng)在宣傳部業(yè)務(wù)學(xué)習會(huì )上作出決定,由筆者執筆寫(xiě)一篇《羅榮桓與政治學(xué)院》的文章。后來(lái)筆者才知道,這是李改教育長(cháng)最先提議的。李改曾在羅榮桓創(chuàng )辦的政治學(xué)院任副教育長(cháng)兼訓練部部長(cháng)?!拔母铩敝姓螌W(xué)院被停辦,“文革”后又恢復重建。他覺(jué)得,恢復重建政治學(xué)院,羅榮桓留下的好思想、好傳統應該繼續發(fā)揚和堅持,于是有了寫(xiě)一篇文章的想法。他的這個(gè)想法先在政治學(xué)院常委會(huì )上談過(guò),得到了常委們的認可。常委會(huì )后,他就找政治部主任張少虹和宣傳部部長(cháng)張麟落實(shí)此事。領(lǐng)導們商定后,執筆的擔子就落到了筆者身上。
      筆者對羅榮桓、對老政治學(xué)院的情況知之甚少,要想寫(xiě)好這篇文章,就得先占有資料。于是,筆者就利用空暇時(shí)間,到圖書(shū)館、資料室、檔案館去翻閱資料。除此之外,就是走訪(fǎng)羅榮桓的老部下和政治學(xué)院的老領(lǐng)導。筆者先后走訪(fǎng)了在羅榮桓之后任政治學(xué)院院長(cháng)又到軍委裝甲兵任政治委員的莫文驊,政治學(xué)院原教育長(cháng)馬載堯、副教育長(cháng)袁淵、副教育長(cháng)兼訓練部部長(cháng)李改,政治部原主任彭清云和余潛、副主任范戈和譚佑銘,院務(wù)部原部長(cháng)伍瑞卿,還有郝夢(mèng)筆、狄文蔚、賀長(cháng)青、鄭明等。另外,羅榮桓的夫人林月琴也接受了筆者的采訪(fǎng)。
       這些老領(lǐng)導,雖年事已高,但一聽(tīng)說(shuō)要寫(xiě)羅榮桓,都表現出了很高的熱情,有了這些活的資料庫,讓筆者對完成這項任務(wù)充滿(mǎn)了信心。
      根據查找的歷史文件和大家的回憶,《羅榮桓與政治學(xué)院》這個(gè)題目的內容在筆者腦海中逐步清晰起來(lái)。給筆者留下很深印象的,是羅榮桓辦校的一個(gè)重要思想——“人人當院長(cháng)”。在他心中,這個(gè)“人人”外延很寬,既包括學(xué)院內的學(xué)員、教員、干部、職工,也包括部隊的廣大干部。只要對學(xué)院建設有利,他不分內外,廣納兼聽(tīng)。這個(gè)思想貫穿在他兼任院長(cháng)的實(shí)際工作中。

■一■
為部隊培養政治工作干部進(jìn)言
      隨著(zhù)新中國的成立,人民軍隊也從戰爭時(shí)期轉入和平年代、從偏僻農村開(kāi)進(jìn)繁華都市。羅榮桓很重視這個(gè)轉折。當他聽(tīng)到部隊干部尤其是政治工作干部,有學(xué)習文化、學(xué)習理論的要求后,不失時(shí)機地提出辦一所學(xué)校,給廣大干部提供一個(gè)研究新情況、解決新問(wèn)題的陣地。于是,他便以總政治部主任羅榮桓和傅鐘、蕭華兩位副主任的名義,于1951年12月3日,向毛澤東寫(xiě)了報告。報告全文是這樣的:
主席:
      此次整編部隊,可以節余大量政治工作干部,部隊中亦深感連營(yíng)政工干部質(zhì)量低,為保存與提高政工干部,各大軍區均要求成立一個(gè)能收五百至一千學(xué)員的政治干部學(xué)校,專(zhuān)門(mén)培養連營(yíng)級政工干部,并要求軍委開(kāi)辦一輪訓師團級政工干部的高級政治干部學(xué)校。我們感到此事極為需要,特呈請審核批示。
      這份報告只有百余字,卻解決了人民軍隊建設的一個(gè)重大課題。12月4日,毛澤東便批示“照辦”,并在信封上寫(xiě)了“周、朱、林閱,退蕭華辦”字樣。毛澤東不僅批示“照辦”,還親自為“政治學(xué)院”定名。起初校名叫“政治干部學(xué)?!?,中央軍委會(huì )議討論時(shí)名為“政治大學(xué)”,毛澤東反復斟酌后,定名為“政治學(xué)院”。
     毛澤東的批復傳到總政后,總政立即成立了以羅榮桓、蕭華、王宗槐等七人組成的籌備委員會(huì ),當時(shí)稱(chēng)“七人委員會(huì )”。政治學(xué)院的建設由此拉開(kāi)了序幕。


讓大家選定院址

      投資300多億元(當時(shí)幣值。蕭華的原則是控制在250億元以?xún)?,預算額是318.72億元)、近40萬(wàn)平方米的校舍建在哪兒?在參加籌建的人向羅榮桓請示這個(gè)問(wèn)題時(shí),羅榮桓說(shuō),開(kāi)幾個(gè)座談會(huì )吧,聽(tīng)聽(tīng)大家的意見(jiàn)。
      座談會(huì )上,有人說(shuō),征地時(shí)要考慮到農民剛剛得到土地這個(gè)實(shí)際情況,不要侵占農民利益。這個(gè)意見(jiàn)反映到羅榮桓那里,羅榮桓很重視,說(shuō):好,不要與民爭地。于是,“不要與民爭地”便成了政治學(xué)院選址的一條準則。參加建院的幾位老領(lǐng)導回憶說(shuō),羅帥這個(gè)思想太重要了,而且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越來(lái)越顯現出他的高瞻遠矚。
      按照這個(gè)要求,參加實(shí)際工作的領(lǐng)導帶著(zhù)一些工作人員,到北京郊區察看了許多地方,最后選定西郊公主墳以西的一塊砂石地,這里只有幾戶(hù)農家,還有幾處零散的墳墓。羅榮桓到現場(chǎng)察看時(shí),一看便敲定了。他高興地說(shuō):好啊,我們就是要在這樣的地方建設未來(lái)。隨后,他告訴身邊的人,在我們劃定用地上的“陰宅”要通知其親屬遷出,“陽(yáng)宅”要幫助安排好新居。


快培養人,多培養人

      建設政治學(xué)院的實(shí)際工作展開(kāi)之后,先從哪里入手,先建辦公樓,還是先建機關(guān)宿舍樓、學(xué)員樓,大家看法不一。羅榮桓從大家反映的情況中得到啟發(fā),提出了一個(gè)原則,就是建院速度立足于快培養人,建院規模著(zhù)眼于多培養人。這也是新時(shí)期部隊建設的迫切需要。他這“一快一多”的主張落實(shí)在學(xué)院建設上,就是先建學(xué)員樓,后建辦公樓、機關(guān)宿舍樓。經(jīng)過(guò)三年多的籌建,解放軍歷史上第一所政治學(xué)院掛牌招生,1955年2月19日速成系第一期正式開(kāi)課。
       正式開(kāi)課是個(gè)什么樣?有的領(lǐng)導回憶說(shuō),羅榮桓、譚政、傅鐘、蕭華來(lái)參加開(kāi)課式時(shí)看到,學(xué)員有了住的地方,但上課、吃飯、集會(huì )的場(chǎng)所還沒(méi)有建設好,多在席棚里。羅榮桓看到這種場(chǎng)景,怕學(xué)員適應不了,專(zhuān)門(mén)給大家講了在陜北保安辦紅軍大學(xué)的事。那時(shí),學(xué)員來(lái)了,學(xué)校各級領(lǐng)導還沒(méi)配齊,有些崗位就指定學(xué)員來(lái)兼任;沒(méi)有教員就聽(tīng)毛澤東或中央領(lǐng)導作報告;沒(méi)有住房就自己挖窯洞;沒(méi)有桌子、凳子就自己壘或搬塊石頭坐。即使這樣,大家依然情緒很高,照樣學(xué)到了軍事,學(xué)到了政治,學(xué)到了文化,學(xué)到了馬列主義。他語(yǔ)重心長(cháng)地告誡大家,現在有了高樓,有了教員,千萬(wàn)不要忘記艱苦奮斗的光榮傳統。

■二■
為解放軍政治工作建設服務(wù)
      創(chuàng )辦政治學(xué)院,是廣大政治工作干部的急需與渴望。因此,政治學(xué)院一定要為解放軍政治工作服務(wù),為加強軍隊政治機關(guān)建設服務(wù)。羅榮桓要求政治學(xué)院在教學(xué)和建院工作中都不要離開(kāi)這個(gè)目標。1958年8月24日,中央軍委會(huì )議通過(guò)的《辦院基本方案》,就非常明確地指出了這一點(diǎn)。從此,人們便以此為依據,來(lái)評估政治學(xué)院的作用與未來(lái)。
      羅榮桓對解放軍政治工作作出了卓越的貢獻。古田會(huì )議決議是奠定解放軍政治工作的基礎性文件。羅榮桓隨同毛澤東從調查研究到文件形成,幾乎參加了全過(guò)程。經(jīng)過(guò)幾十年的實(shí)踐、摸索,他對解放軍政治工作的地位和作用,有著(zhù)深刻、獨到的理解。他認為:“軍隊要生存,就要有政治工作?!彼堰@看作無(wú)價(jià)之寶。因此,他十分珍惜它、發(fā)揚它。他說(shuō):如果部隊干部都愿意找政治機關(guān)談心、交心,那政治機關(guān)就能起作用;如果都怕進(jìn)政治機關(guān),“閻王開(kāi)飯店,鬼都不上門(mén)”,那就危險了。
      對此,他要求來(lái)學(xué)院學(xué)習的政工干部,乃至高級政工干部,一定要有清醒的認識;學(xué)院從院長(cháng)到每個(gè)教員、工作人員的思想更要明確,否則就失去了目標和動(dòng)力。政治學(xué)院就是要為實(shí)現這個(gè)目標作貢獻。


在教員身上下功夫

      教學(xué)工作展開(kāi)后,一些學(xué)員反映,教員的授課能力顯得薄弱。有人說(shuō),唱戲要有好角色,看病要有好醫生,上課就得有好教員。在一次畢業(yè)典禮上,在談到教學(xué)經(jīng)驗時(shí),羅榮桓說(shuō):講得少些,自學(xué)多些,看來(lái)是對的;但越講得少,越能考驗教員的真功夫。他說(shuō):要教出好學(xué)生,必須先在教員身上下功夫。
      在羅榮桓倡導下,政治學(xué)院除對教員進(jìn)行忠誠黨的教育事業(yè)的教育外,還采取了許多行之有效的辦法,如開(kāi)學(xué)前先舉辦教員訓練班,讓教員先學(xué)好;有計劃地讓教員進(jìn)大專(zhuān)院?;蜉営柊嗌钤?;一年有一定時(shí)間不擔任教學(xué)任務(wù),讓教員靜下心來(lái)自修、研究問(wèn)題;組織教員到部隊、工廠(chǎng)和農村去調查研究,豐富實(shí)踐知識;建立理論研究組織——毛澤東思想研究委員會(huì ),不定期地召開(kāi)理論研討會(huì );出版理論研究刊物《思想戰線(xiàn)》,給教員、學(xué)員、在職干部提供爭鳴、探討、交流學(xué)術(shù)的陣地;放寬教員閱讀文件的范圍,使教員能及時(shí)了解黨的方針政策;辦好圖書(shū)館、資料室,廣訂報刊、書(shū)籍,為教員博覽群書(shū)創(chuàng )造條件。
      1954年10月中旬,羅榮桓派出了由副院長(cháng)莫文驊率領(lǐng)的26人參觀(guān)團,到南京軍事學(xué)院和總高級步兵學(xué)校學(xué)習取經(jīng),一個(gè)很重要的內容就是如何提高教員的備課、授課質(zhì)量問(wèn)題。在1956年12月召開(kāi)的第一屆全院先進(jìn)教學(xué)工作者會(huì )議上,會(huì )上介紹的經(jīng)驗,有1/3是關(guān)于教學(xué)工作經(jīng)驗的。
      羅榮桓像打仗重視初戰一樣重視教員的第一次上講臺,特別強調幫助教員備好第一課、講好第一課。他曾幫助教員備課,解決教員備課中遇到的難題。他還指派領(lǐng)導干部和教員到朱德、董必武等人那里聽(tīng)黨史、軍史,給教員備課提供真實(shí)而又豐富的歷史資料。這些辦法對提高教員水平,提高教學(xué)質(zhì)量,起了很好的作用。
      羅榮桓為培養教員可以說(shuō)是費盡了心血。一次,他正在住院,聽(tīng)說(shuō)教員在講解古田會(huì )議決議和工農武裝割據問(wèn)題時(shí)遇到了難題,便立即把教員叫到病床前,耐心向他們作了講解。開(kāi)始,醫生只準他講半小時(shí),可他講了半小時(shí)后,又講半小時(shí),一直講了三個(gè)“半小時(shí)”,才在醫生再三勸說(shuō)下停了下來(lái)。停下來(lái)了,他還意猶未盡,連連和教員說(shuō):“以后再談,以后再談!”

■三■
講書(shū)本,不能背書(shū)本
     在一次討論中,有的學(xué)員說(shuō):“教員讓我們聯(lián)系實(shí)際,是改造我們的,他們自己不改造?!绷_榮桓很重視這個(gè)意見(jiàn),并親自抓理論聯(lián)系實(shí)際問(wèn)題。有一次討論毛澤東著(zhù)作《關(guān)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wèn)題》的輔導講稿,羅榮桓第一次聽(tīng)教員試講后,感到?jīng)]有解決聯(lián)系實(shí)際問(wèn)題,就告訴教員在聯(lián)系實(shí)際上再加強些。經(jīng)過(guò)修改補充后,第二次討論時(shí)他又來(lái)聽(tīng),發(fā)現改動(dòng)不大,就說(shuō):你們這樣引證來(lái)引證去怎么行呢?毛澤東思想也是發(fā)展的嘛,為什么不能把它和實(shí)際聯(lián)系起來(lái)呢?他說(shuō):講書(shū)本,不能背書(shū)本,不能從概念到概念。要用理論說(shuō)明實(shí)際,還要用實(shí)踐證明理論,融會(huì )貫通,通俗生動(dòng),才能起到教員應起的作用。在他的關(guān)照下,教員在聯(lián)系實(shí)際上有了很大突破。
      羅榮桓說(shuō):“學(xué)習理論不注意實(shí)踐,一定學(xué)空?!彼寣W(xué)員、教員和干部走出校門(mén),廣泛參加社會(huì )主義建設的實(shí)踐活動(dòng),在接觸實(shí)踐中增長(cháng)感性知識,加深對書(shū)本的理解。1958年至1959年間,政治學(xué)院的學(xué)員、教員、干部多次參加北京十三陵水庫、軍事博物館、西郊機場(chǎng)等建筑工地的勞動(dòng),分期分批參加了湖北孝感、河南商城、北京海淀區等地人民公社的整社活動(dòng),還經(jīng)常參加“三夏”助民等勞動(dòng)。
      在參加十三陵水庫勞動(dòng)中,政治學(xué)院集體創(chuàng )造了工地自施工以來(lái)日最高紀錄,獲總指揮部獎旗一面。在總結授獎大會(huì )上,有24個(gè)單位獲總指揮部獎狀、62人獲獎?wù)?。這不僅是獎賞,在獎賞里面凝結著(zhù)比獎賞更可貴的東西,那就是在課堂上學(xué)不到的知識和對書(shū)本知識新的理解。
      有走出去,也有請進(jìn)來(lái)。依照學(xué)員、教員和廣大干部的要求,政治學(xué)院在建院之初短短幾年,先后請外交部、國家計委、商業(yè)部、農業(yè)部、中聯(lián)部、中央統戰部、全國總工會(huì )等70多個(gè)部門(mén)和單位的人員來(lái)院作報告。鄧小平、彭德懷、賀龍、陳毅、李富春、余秋里、譚震林、耿飚、鄧子恢、羅瑞卿、彭真等來(lái)作報告。他們對形勢的分析,對理論的闡述,對黨的方針政策的講解,深入淺出,具體明了,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1956年7月2日,毛澤東和中央政治局委員在中南海,接見(jiàn)了政治學(xué)院速成系第一期、高干輪訓班第一期學(xué)員和全院校級以上軍官并合影。
      聯(lián)系實(shí)際是多方面的,要聯(lián)系社會(huì )實(shí)際,聯(lián)系軍隊建設實(shí)際,還要聯(lián)系個(gè)人思想實(shí)際。羅榮桓把聯(lián)系個(gè)人思想實(shí)際,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用他的形象說(shuō)法就是“思想回爐”。在“思想回爐”過(guò)程中,克服驕傲自滿(mǎn)情緒,克服以功臣自居情緒,加強黨性鍛煉,戰勝各種非無(wú)產(chǎn)階級思想的侵蝕,保持無(wú)產(chǎn)階級的政治本色。學(xué)院有的領(lǐng)導干部之間產(chǎn)生了摩擦,有驕傲自滿(mǎn)情緒,影響到了班子團結。羅榮桓找他們談心,說(shuō):要團結,要正派,多作自我批評。他還說(shuō),不要驕傲,我們都是在毛主席教導下學(xué)了一點(diǎn)兒東西,有什么可驕傲的。
      羅榮桓強調講書(shū)本,不能背書(shū)本,根本目的是改變脫離實(shí)際的傾向,使教學(xué)為現實(shí)服務(wù),用正確的理論認識世界、指導實(shí)踐,把理論與實(shí)踐統一起來(lái),把世界觀(guān)搞對。
堅持勤儉辦院
      羅榮桓堅持勤儉辦院,給各級領(lǐng)導留下了深刻印象。
      羅榮桓反對把辦公室、宿舍、俱樂(lè )部搞得過(guò)分講究,也反對把家具、設備搞得過(guò)分奢侈。有的領(lǐng)導回憶說(shuō),向羅榮桓請示什么都好辦,就是請示添置設備太難了。羅榮桓曾要求把將軍學(xué)員宿舍的沙發(fā)撤下來(lái),把“學(xué)員入學(xué)就長(cháng)肉”的伙食標準降下來(lái),讓大家過(guò)普通一兵的生活。但是,他對干部、學(xué)員、戰士、職工,包括幼兒園的生活,卻十分關(guān)心。
      羅榮桓提倡艱苦奮斗、勤儉節約、自己動(dòng)手辦自己的事情。他要求大家以“人人當院長(cháng)”的負責精神,出主意,想辦法,為辦好政治學(xué)院貢獻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羅榮桓的作風(fēng)很深入,每次到學(xué)院來(lái),一般不到辦公室,而是直接到學(xué)員隊去聽(tīng)學(xué)員討論,或者到課堂聽(tīng)教員講課。有一次,羅榮桓來(lái)學(xué)院,領(lǐng)導班子成員下樓去接他,他很生氣,說(shuō):你們這是干什么?我是院長(cháng),你們還放下工作來(lái)接我,這樣我就不好再來(lái)了,以后不準這樣搞。在改進(jìn)作風(fēng)上,他要求領(lǐng)導班子成員不要坐辦公室,要深入到課堂聽(tīng)課;少發(fā)些文件,不要增加下面的麻煩。
      1960年前后,中國受災嚴重,人民生活受到影響,羅榮桓曾拖著(zhù)病軀走到教員、學(xué)員中間,走到學(xué)員班、食堂、宿舍噓寒問(wèn)暖,并指示各部門(mén)負責人,要想盡一切辦法,安排好大家的生活。一次,他到剛建起來(lái)的幼兒園去看望孩子們,一名老師向他反映說(shuō),小孩的床沒(méi)有欄桿,容易掉下去。羅榮桓聽(tīng)了,當即把負責這項工作的領(lǐng)導找來(lái),要他盡快給予解決。多少年來(lái),這位領(lǐng)導一直把這件事記在心上,為自己分管這項工作卻沒(méi)有做好而愧疚。
       在筆者采訪(fǎng)過(guò)程中,大家都說(shuō),“人人當院長(cháng)”,是羅榮桓的治校之道,也是他作風(fēng)民主、不搞一言堂的生動(dòng)寫(xiě)照。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