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外交風(fēng)云

新中國第一位女大使丁雪松二三事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19年第2期  作者:張 兵  點(diǎn)擊次數:

2011529日,新中國第一位女大使丁雪松走完了她93年的革命人生,為她的親人、朋友和熟識她的人留下了無(wú)盡的思念……

■“啤酒大使”■

1979年到1984年,丁雪松先后在荷蘭和丹麥做大使。時(shí)值改革開(kāi)放之初,中央領(lǐng)導已明確提出,要設法利用外國資金及引進(jìn)先進(jìn)技術(shù),以促進(jìn)國內建設事業(yè)的發(fā)展。丁大使想,時(shí)代不同了,作為使館的一把手,不僅要抓政治,而且要下大力氣抓經(jīng)濟。她采取“請進(jìn)來(lái)、走出去”的辦法,加大經(jīng)濟調研力度。當時(shí),丹麥對外貸款數額雖不大,但對急需資金的中國來(lái)說(shuō)不無(wú)小補。中國駐丹麥使館積極為國內各省市牽線(xiàn)搭橋。

黑龍江省在丁雪松的幫助下,利用第一筆無(wú)息貸款,在安達建起了一座乳品廠(chǎng)。兩年后,安達牌奶粉即上市,并受到消費者的歡迎。胡耀邦專(zhuān)門(mén)批示道:“做得很認真。與外資合作門(mén)路和同第二世界國家合作門(mén)路還很多,希望努力打開(kāi)新局面?!?/span>

與此同時(shí),引進(jìn)丹麥嘉士伯啤酒生產(chǎn)技術(shù)一直縈繞在丁大使的心頭。1980年,丁雪松在北京報紙上看到一個(gè)耐人尋味的標題:“借問(wèn)啤酒何處有?”當時(shí),人們?yōu)榱四芎鹊揭稽c(diǎn)啤酒,抱著(zhù)暖瓶,端著(zhù)罐子,頂著(zhù)烈日在飯館門(mén)前排長(cháng)龍。她還聽(tīng)說(shuō),時(shí)任國務(wù)院副總理的萬(wàn)里對北京人喝不上啤酒很生氣,曾過(guò)問(wèn)此事。

經(jīng)丁大使國內國外多次奔波,穿針引線(xiàn),反復磋商,終于有了令人滿(mǎn)意的結果:北京將建一座年產(chǎn)10萬(wàn)噸的啤酒廠(chǎng)。丹麥提供優(yōu)惠貸款,并在關(guān)鍵車(chē)間開(kāi)展丹中經(jīng)濟技術(shù)合作。同時(shí)還提供一筆無(wú)息貸款用來(lái)建造一個(gè)食品研究中心。至此,一個(gè)中國當時(shí)最先進(jìn)的北京華都啤酒廠(chǎng)終于破土動(dòng)工了。3年后,正式出酒,北京啤酒奇缺的問(wèn)題終于解決。為此,丹麥啤酒廠(chǎng)的老總詼諧地稱(chēng)丁雪松為“啤酒大使”。

■見(jiàn)證友誼的船舶“圣母”■

在歐洲,人們把新建船舶的下水看作一個(gè)嬰兒的誕生。每逢此事,往往要請一位德高望重的社會(huì )知名女士為它主持下水儀式。屆時(shí),這位“圣母”將手中的一瓶香檳酒擲向船頭,酒瓶撞得越碎越吉利。

19821019日,丹麥BW造船廠(chǎng)給中國建造的第四艘遠洋輪“臺洲?!碧柵e行下水儀式。丹麥工業(yè)大臣伊布·斯泰特和丁雪松大使先后致詞,都為兩國卓有成效的經(jīng)貿合作感到高興,也為“臺洲?!钡恼Q生祝福。當丁大使緊握著(zhù)拴有紅絲帶的香檳酒瓶用力甩出后,酒瓶如離弦的箭迅速飛向船頭,只聽(tīng)嘩的一聲,香檳酒花四濺。頓時(shí),船上、岸上響起一片掌聲和歡呼聲。站在甲板上的幾十名中國船員尤為高興,因為這象征著(zhù)“臺洲?!表樌Q生了,它將一帆風(fēng)順航行在波濤洶涌的大海上。

20世紀80年代,在國際航運市場(chǎng)運價(jià)低、柴油費用上漲的情況下,這種遠洋經(jīng)濟型船舶具有較強的競爭力。當時(shí),上海造船廠(chǎng)及其鎮江柴油機分廠(chǎng)利用丹麥先進(jìn)技術(shù)和為中國培訓技術(shù)人員等合作方式,已建造出低速船用柴油機,并用于中國出口的船舶?,F在,中國的造船業(yè)已取得長(cháng)足進(jìn)展,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但我們不應忘記丹麥這位啟蒙老師。作為彼時(shí)的中國駐丹麥大使丁雪松,對此也備感欣慰。

在丁雪松離任時(shí),丹麥最大的國際貿易公司總經(jīng)理為她餞行時(shí)說(shuō):“丁大使把高雅的風(fēng)度與職業(yè)的外交和卓越的才能結合得天衣無(wú)縫?!蓖饨淮蟪紡┥瓌t表示:“您在哥本哈根留下了令人尊敬的聲譽(yù),這不僅指您的精力和能力,而且還有您與你們高度文明國家相稱(chēng)的老練的工作?!迸醅敻覃愄卣f(shuō):“在您的任期中,丹中兩國關(guān)系越來(lái)越好,而且兩國合作項目還在繼續增加?!?/span>

■曾長(cháng)期從事民間外交■

丁雪松的外交才干不是一日之間形成的,早在20世紀50年代,她同丈夫鄭律成從朝鮮歸來(lái)后,就進(jìn)入外交領(lǐng)域了。從中央對外聯(lián)絡(luò )部到國務(wù)院外辦,她先后在王稼祥和周恩來(lái)身邊工作?!拔母铩逼陂g,她被從干校召回,到對外友協(xié)工作,先后任秘書(shū)長(cháng)和副會(huì )長(cháng),直到后來(lái)做大使。

在“文革”那個(gè)非常時(shí)期,官方外交受到很大干擾。周恩來(lái)苦撐危局,最早恢復了對外友協(xié)工作。以民代官,以民促官,在外事交往中,友協(xié)起到了不同尋常的作用。

從中國到朝鮮,從延安到平壤,多年的革命歷練,已鑄就了丁雪松鋼鐵般的意志和融化在血液中的革命信仰。她以周恩來(lái)為楷模,以極大的熱情和仔細的工作態(tài)度開(kāi)始了踏踏實(shí)實(shí)又風(fēng)風(fēng)光光的民間外交工作。

她接待過(guò)許多重要的外國客人,其中有不少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如著(zhù)名的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夫人、杜波伊斯夫人、史迪威將軍的女兒、加拿大的文幼章、盧森堡的弗朗克、荷蘭著(zhù)名導演伊文斯、英籍華裔女作家韓素音等。在周恩來(lái)和鄧穎超的直接關(guān)懷下,她承辦了斯諾的骨灰安葬儀式。她陪伴鄧穎超接受過(guò)斯諾夫人捐獻的斯諾保存了40年之久的紅軍八角帽。她按周恩來(lái)的教導,要給朋友看好的一面,也要看差的一面,使客人對中國有全面的了解。她率團或隨團出訪(fǎng),足跡遍及亞、歐、北美和拉丁美洲,為祖國贏(yíng)得了鮮花、榮譽(yù)和掌聲。

粉碎“四人幫”后的1977年,丁雪松首次帶團出國。那是1973年經(jīng)周恩來(lái)批準而被拖延下來(lái)的一項文化協(xié)定——派上海芭蕾舞團訪(fǎng)問(wèn)法國和加拿大。團長(cháng)原來(lái)是“四人幫”委派的,后領(lǐng)導決定換丁雪松為團長(cháng),丁深感任務(wù)艱巨,責任重大。要帶好這個(gè)團,就必須充分做好準備工作,包括節目和演員的敲定、文字資料、思想動(dòng)員、組織工作、國內外的協(xié)調等等,特別繁雜瑣碎。演出非常成功,“整個(gè)巴黎為之鼓掌”,“加拿大沸騰起來(lái)了”,“受到國賓紅地毯接待”。一位加拿大外交官稱(chēng):“從他們的行動(dòng)中,看到一個(gè)從容、安詳的北京政權的某些征候?!痹L(fǎng)問(wèn)法、加后不久,丁雪松又奉命率中國藝術(shù)團訪(fǎng)問(wèn)北歐五國,訪(fǎng)問(wèn)同樣獲得成功。丹麥一位大臣風(fēng)趣地說(shuō),現在丹麥內閣成員都在“排著(zhù)隊等候訪(fǎng)華”。在出訪(fǎng)歸來(lái)的總結報告中,丁雪松適時(shí)提出了引進(jìn)北歐先進(jìn)技術(shù)的建議,使藝術(shù)團的訪(fǎng)問(wèn)成了中國對外尋求經(jīng)濟技術(shù)合作的先導。

■金日成家的座上客■

1945810日、11日,延安八路軍總部連續發(fā)布了七項命令,其中第六號是朱老總頒布的:“為配合蘇聯(lián)紅軍進(jìn)入中國及朝鮮境內作戰,解放朝鮮人民,我命令:現在華北對日作戰之朝鮮義勇軍司令武亭,副司令樸孝三、樸一禹即統率所部,隨同八路軍及原東北軍各部向東北進(jìn)兵,消滅敵偽,并組織東北之朝鮮人民,以達成解放朝鮮之任務(wù)?!?/span>

丁雪松的丈夫鄭律成自小離開(kāi)朝鮮到中國參加抗日斗爭,現在曙光已來(lái)臨,他希望雪松與他同行,迎接朝鮮解放。以解放全人類(lèi)為己任的丁雪松二話(huà)沒(méi)說(shuō),向邊區政府提出了申請。194512月,丁雪松帶著(zhù)幼女,從延安出發(fā),隨愛(ài)人鄭律成加入朝鮮義勇軍的隊伍中。一路風(fēng)餐露宿,經(jīng)過(guò)3個(gè)多月的輾轉,終于到了朝鮮。他們將中國共產(chǎn)黨黨籍轉為朝鮮勞動(dòng)黨黨籍,并立即投入到朝鮮土地改革等工作中。

1946年初,金日成到海州視察工作時(shí),見(jiàn)到了丁雪松夫婦。不久,金日成交給丁雪松一項重要任務(wù):回中國北滿(mǎn)找中共中央東北局負責同志,請求支援一些糧食。因金日成了解她在延安的表現,特安排他們住在他的家里。丁雪松回到東北后,見(jiàn)到了時(shí)任東北局副書(shū)記的高崗,也見(jiàn)到了西滿(mǎn)分局書(shū)記李富春和蔡暢。當時(shí),糧食極端匱乏,盡管如此,東北局還是竭盡所能地支援了朝鮮。金日成對丁的工作很滿(mǎn)意,贈她一個(gè)戰利品——降落傘作紀念。

后來(lái),丁雪松和鄭律成二人被調到平壤工作。丁先后被朝鮮勞動(dòng)黨中央任命為僑務(wù)委員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朝鮮華僑聯(lián)合總會(huì )委員長(cháng)。中國東北行政委員會(huì )則任命她為駐朝鮮商業(yè)代表,新華社任命她為平壤分社社長(cháng)。鄭律成則創(chuàng )建了朝鮮人民軍協(xié)奏團,創(chuàng )作了《朝鮮人民軍進(jìn)行曲》《圖們江》《東海漁夫》等10余部大型音樂(lè )作品,成為朝鮮軍隊中的專(zhuān)業(yè)音樂(lè )工作者。

金日成曾誠懇地對丁雪松說(shuō):“朝鮮革命是中國革命的繼續,中國的解放也是朝鮮的解放?!倍⊙┧煞驄D為中朝的解放事業(yè)并肩作戰,立下了汗馬功勞。

■和丈夫鄭律成生死相依的愛(ài)情■

1976127日,鄭律成從外地趕回北京。他準備譜寫(xiě)有關(guān)周恩來(lái)的組歌,以紀念這位在國家多難之秋,殫精竭慮,力挽狂瀾的中流砥柱。第二天,作為中國人民友好代表團團長(cháng),丁雪松將訪(fǎng)問(wèn)羅馬尼亞和南斯拉夫。一個(gè)作曲,一個(gè)搞外事工作,兩駕馬車(chē)鼓足了勁兒向前奔跑。然而悲劇恰恰就在這時(shí)發(fā)生了:鄭突發(fā)腦溢血,永遠離開(kāi)了這個(gè)世界。

在鄭律成突然離開(kāi)的那段日子里,丁雪松一直在痛苦的回憶中煎熬。鄭生前曾對丁開(kāi)玩笑說(shuō):“你是家庭中的官僚主義者?!彼麄儚奈匆黄鸬酵獾匦菁倩蚵眯?,總把這一天留到遙遠的將來(lái)。然而,這一切美好的憧憬都因鄭律成的驟然病逝戛然而止……

1938年春,丁雪松與鄭律成相識在延河畔。那時(shí),丁在抗大五大隊女隊學(xué)習,鄭還是魯藝音樂(lè )系學(xué)生。在后來(lái)的交往中,二人彼此傾慕。鄭向丁講述了自己?jiǎn)始沂㈩H有些傳奇色彩的身世,使丁對鄭產(chǎn)生了深深的同情。原來(lái)鄭的父親及三個(gè)哥哥和姐姐都是抗日的積極分子、愛(ài)國者。他被三哥從朝鮮帶到南京朝鮮革命軍事政治干部學(xué)校學(xué)習,后在上海學(xué)習音樂(lè ),同時(shí)參加進(jìn)步青年活動(dòng)。1937年,上海戰事危急,鄭決定去延安。19391月,鄭在抗大加入了中國共產(chǎn)黨。1938年和1939年,是鄭律成音樂(lè )創(chuàng )作的巔峰期,《延安頌》《延水謠》《保衛大武漢》《生產(chǎn)謠》《八路軍大合唱》等一首又一首激昂澎湃的樂(lè )曲從他筆下流出來(lái),在古老的延安城里回蕩。但恰在此時(shí),紛紛傳說(shuō)他政治上有問(wèn)題,組織上也正在審查。丁和鄭的戀愛(ài)受到了嚴峻的挑戰??鐕橐?,3年苦戀,歷經(jīng)磨難,但兩個(gè)人還是終成眷屬?;楹蟀肽甓?,因整風(fēng)運動(dòng)等原因,鄭律成去了前方,且一年多杳無(wú)音信。

為了喂養不足月的女兒,丁雪松賣(mài)掉了鄭律成的小提琴,換了一只母羊,擠奶喂孩子。為此,她給孩子取名小提。當鄭律成返回延安時(shí),孩子已快滿(mǎn)1周歲了。

丁雪松夫婦在朝鮮工作5年,經(jīng)周恩來(lái)批準,并征得金日成同意,他們又相繼返回中國,重新恢復了中國共產(chǎn)黨黨籍,鄭律成也正式加入中國國籍……

提起鄭律成,丁雪松總是愧疚難當,自己整天忙忙碌碌,竟沒(méi)有能多抽出點(diǎn)時(shí)間來(lái)照顧他,此恨綿綿無(wú)絕期。但她也為他驕傲,為他自豪。在19761217日的追悼會(huì )上,胡耀邦說(shuō):“鄭律成是一個(gè)好同志。他是仇視林彪、‘四人幫’的,是愛(ài)憎分明的。在延安時(shí)期,他的歌達到了高峰。他對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yè)和革命斗爭作出了很大貢獻?!弊髑姨圃X稱(chēng):兩個(gè)國家(指中國和朝鮮)的兩首軍隊進(jìn)行曲(指《中國人民解放軍進(jìn)行曲》和《朝鮮人民軍進(jìn)行曲》,出自一位作曲家之手,這在世界音樂(lè )史上恐怕也是極為罕見(jiàn)的。1981年,王震為《作曲家鄭律成》紀念文集作序稱(chēng):“他是當年繼聶耳、冼星海之后,又一位杰出的優(yōu)秀作曲家,是中國無(wú)產(chǎn)階級革命音樂(lè )事業(yè)的開(kāi)拓者之一?!背r人民沒(méi)有忘記他,1991年,大型彩色故事片《音樂(lè )家鄭律成》在平壤正式上映。鄭律成是音樂(lè )家,也是革命者,親身參加了中朝兩國的民族獨立運動(dòng),走過(guò)了崎嶇不平的路。但不管是鮮花怒放還是布滿(mǎn)荊棘,丁雪松作為他的愛(ài)人、革命伴侶,一直陪伴在他身旁。

■從抗大高才生到李鼎銘的秘書(shū)■

1918527日,丁雪松出生于重慶木洞鎮。聽(tīng)著(zhù)川江的號子,送走了苦澀的童年,她來(lái)到重慶市區求學(xué)。1936年,18歲的丁雪松在《商務(wù)日報》上吶喊“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次年當選為重慶婦女救國會(huì )常委。1937年底參加中國共產(chǎn)黨,并奔赴延安。19381月到達延安,投身革命的洪流。當聽(tīng)到“黃河之濱集合著(zhù)一群中華民族優(yōu)秀的子孫”的抗大校歌時(shí),丁潸然淚下。她終于走進(jìn)了抗大。她聆聽(tīng)了毛澤東、周恩來(lái)、劉少奇、朱德、彭德懷、賀龍、羅榮桓、博古等人的演講,還受過(guò)“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氣節教育,軍事課程也占相當比重。后來(lái)又參加生產(chǎn)自救運動(dòng),開(kāi)荒種地,十八般武藝樣樣都學(xué)。1939年初,中央作出了加強婦女工作的決定,創(chuàng )辦女子大學(xué)。丁雪松被分到女大高級班學(xué)習,并成為這支英姿颯爽的娘子軍的大隊長(cháng),故又有“女大俠”的綽號。

1941年底,邊區參議會(huì )開(kāi)幕。高崗被選為議長(cháng),謝覺(jué)哉、李鼎銘被選為副議長(cháng)。李鼎銘目睹邊區遇到的嚴重困難,想到毛澤東在開(kāi)幕式上講的“我們不怕說(shuō)出自己的毛病,我們一定要改正自己的毛病”,從而增強了勇氣和信心,提出“實(shí)行精兵簡(jiǎn)政,避免入不敷出,經(jīng)濟紊亂之現象”。李鼎銘的議案得到毛澤東的支持。后經(jīng)毛澤東提名,李鼎銘當選為邊區政府副主席,林伯渠為主席。丁雪松被派去給李當秘書(shū)。李鼎銘從米脂縣舉家遷往延安,并把全部家產(chǎn)捐給了邊區政府。從此,他專(zhuān)心干起了邊區政府副主席的工作。英國記者斯坦因曾采訪(fǎng)過(guò)他,并提了個(gè)敏感的問(wèn)題:“你是個(gè)非共產(chǎn)黨員,你在邊區政府真能起作用嗎?”李驕傲地說(shuō),毛主席對他的“精兵簡(jiǎn)政提案”很感興趣,并被推選為邊區副主席。李經(jīng)常說(shuō):“一生中我從來(lái)沒(méi)有這樣快樂(lè )過(guò)。自從辛亥革命,我對社會(huì )改革發(fā)生興趣以來(lái),這是我第一次見(jiàn)到真實(shí)的進(jìn)步?!薄拔蚁M貞c方面知道,為什么我這樣的紳士會(huì )以邊區為自豪?!笔潞?,斯坦因見(jiàn)到邊區秘書(shū)長(cháng)羅邁(李維漢)時(shí)承認:“李鼎銘副主席真正有職有權,他在回答我的問(wèn)題時(shí),面笑心也笑?!?/span>

丁雪松在回憶延安八年時(shí)曾說(shuō):“那是我一生中的重要歷程,承前啟后,為未來(lái)的發(fā)展,打下了堅實(shí)基礎?!?/span>

■晚年的特殊貢獻■

200743日,沐浴著(zhù)和煦的春光,外交部機關(guān)黨委副書(shū)記符華強、離退休干部局副局長(cháng)陳綺曼、機關(guān)婦工委主任劉霞等,陪同中國婦女兒童博物館籌建工作顧問(wèn)馬延軍和文物征集部工作人員,看望新中國第一位女大使丁雪松,并接受丁的文物捐贈。

丁雪松此次捐贈的珍貴文物共計10件,其中有1984年丹麥外交大臣贈送的禮物——紀念丹麥女王瑪格麗特二世登基10周年,由皇家瓷廠(chǎng)特別燒制的精美大瓷缽(缽底印有金色皇冠并有女王二世的縮寫(xiě)字母,編號為1686,共燒制2000件);有1982518日,丹麥宮廷侍從迎接丁大使前往皇宮遞交國書(shū)時(shí)的照片和當時(shí)穿著(zhù)的禮服;有20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參加外事活動(dòng)時(shí)的照片以及《中國第一位女大使丁雪松回憶錄》等。這些彌足珍貴的文物是丁從事外交事業(yè)所作貢獻的見(jiàn)證,有重要的歷史研究?jì)r(jià)值。

馬延軍代表婦聯(lián)感謝丁雪松的慷慨捐贈,已近九十高齡的丁雪松用顫抖的聲音說(shuō):“都是應該的?!薄?/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