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軍史縱橫

解放戰爭中被授予光榮稱(chēng)號的那些雄師勁旅(上)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19年第11期  作者:趙延壘 溫喜志  點(diǎn)擊次數:

 

在炮火紛飛的解放戰爭中,人民解放軍能戰之師不計其數,但能獲得光榮稱(chēng)號的卻屈指可數,因此更加顯得彌足珍貴。在所有光榮稱(chēng)號中,以如下9個(gè)被授予團以上部隊者最為著(zhù)名。

■力克魯中堡壘,“濰縣團”首獲殊榮■

“濰縣團”:華東野戰軍第9縱隊2779團。

濰縣位于膠濟線(xiàn)中段,是解放戰爭中國民黨軍在山東腹地的重點(diǎn)設防城市,號稱(chēng)“魯中堡壘”。濰縣分東西兩城,城防極其堅固,擁有以3道防線(xiàn)為主的大縱深工事;城墻高達10米,從上到下火力點(diǎn)密布;城墻之外,土城寨、護城河、布雷區、子母堡群、鹿寨、拒馬、鐵絲網(wǎng)等不計其數。由于工事堅固,濰縣城防號稱(chēng)“固若金湯”。

19484月,在內線(xiàn)反攻的大形勢下,華東野戰軍山東兵團(司令員許世友,政治委員譚震林)把目光投向了濰縣。鑒于濰縣城防堅固,山東兵團對濰縣攻堅戰給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視,總計動(dòng)員部隊多達54個(gè)團,投入數量空前的893門(mén)火炮,明確由擅長(cháng)攻堅的第9縱隊擔負主攻任務(wù)。

48日,山東兵團包圍了濰縣。之后,山東兵團陸續清除濰縣外圍據點(diǎn),并大量挖掘隱蔽工事,僅第9縱隊就挖掘構筑交通溝7.2萬(wàn)米,隱蔽洞2.3萬(wàn)個(gè),地堡400余個(gè)。

一切準備就緒之后,山東兵團于423日黃昏,集中200余門(mén)火炮對濰縣西城展開(kāi)猛烈炮擊。在一陣地動(dòng)山搖中,第9縱隊從北部發(fā)起猛烈攻擊。第9縱隊2779團用連續爆破的手段,突破北門(mén)城墻,795連首先突入城內。濰縣國民黨軍迅速展開(kāi)瘋狂反撲。為掩護后續部隊入城,79團組織精銳力量,在城墻突破口與守軍連續激戰長(cháng)達20個(gè)小時(shí),其間雙方使出全部手段,反復爭奪每一寸城墻、每一尺陣地。在79團的頑強堅持下,解放軍攻城部隊陸續入城,于2420時(shí)解放了濰縣西城,之后又一鼓作氣,解放了濰縣東城。

濰縣攻堅戰標志著(zhù)山東兵團的攻堅能力躍升到了一個(gè)全新的層次,在山東戰場(chǎng)的反攻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為表彰第9縱隊2779團的赫赫戰功,華東野戰軍授予該團“濰縣團”光榮稱(chēng)號。這是解放戰爭中首次授予團級單位光榮稱(chēng)號。

■強攻“臥牛城”,“臨汾旅”爆破建功■

“臨汾旅”:晉冀魯豫軍區第8縱隊23旅。

就在華東野戰軍山東兵團發(fā)起反攻的同一時(shí)期,執行內線(xiàn)作戰的晉冀魯豫軍區部隊,把反攻利劍指向了晉南重鎮臨汾。臨汾為晉南第一大城市,且是同蒲鐵路南段的重要樞紐。

臨汾城建在一個(gè)內高外低的大土丘上,狀似臥牛,有“臥牛城”之稱(chēng),地形特殊,工事堅固。據當地人傳言,臨汾城歷史上從來(lái)沒(méi)有被攻破過(guò),連李自成也曾望城卻步。臨汾守軍為閻錫山部2.5萬(wàn)余人,擁有各類(lèi)火炮590余門(mén),統歸閻錫山的第6集團軍副總司令兼晉南武裝總指揮梁培璜指揮。

19482月,晉冀魯豫軍區專(zhuān)門(mén)成立了前方指揮所,由軍區第一副司令員徐向前擔任司令員。在此之前,晉冀魯豫野戰軍主力已隨劉鄧和陳謝兩路大軍出擊中原,因此能夠用于進(jìn)攻臨汾的野戰部隊嚴重不足,僅有第8縱隊、第13縱隊等部共5.3萬(wàn)余人,各種火炮127門(mén)。

37日,徐向前指揮部隊發(fā)起進(jìn)攻,但由于火力不夠、攻堅經(jīng)驗不足等原因,攻城作戰屢屢受挫。為攻克臨汾,徐向前兩次調整攻城部署,并大規模采取坑道作業(yè)。

410日,雙方以東關(guān)為中心展開(kāi)激烈交鋒。第8縱隊23旅同時(shí)爆破3條坑道,炸開(kāi)2個(gè)大缺口,乘煙霧登上城頭,向縱深勇猛突擊,11日上午攻占東關(guān),取得了臨汾攻堅戰的一大突破。

在此之后,臨汾守軍繼續拼死抵抗,并采取挖掘防御坑道,設置聽(tīng)音缸等手段破壞攻城部隊的坑道作業(yè)。臨汾攻堅戰被迫進(jìn)入坑道對坑道的極端艱苦階段。臨汾久攻不下,一些領(lǐng)導干部逐漸產(chǎn)生了放棄的想法。關(guān)鍵時(shí)刻,朱德對臨汾攻堅戰給予大力支持。他明確提出:“打臨汾決不可自動(dòng)放棄,更不可由后方下命令叫他放棄?!毙煜蚯盎貞浾f(shuō):“朱總司令的果決、信任和支持,給我們很大鼓舞?!?/span>

雙方的較量持續到516日時(shí),攻城部隊全線(xiàn)構筑的24條坑道中有22條遭到破壞,只有第8縱隊23旅的2條坑道成功避開(kāi)深20米的防御外壕,挖到了城墻底部。兩條坑道均長(cháng)110米,分別裝有黑色炸藥6200公斤和黃色炸藥3000公斤。51719時(shí)30分,徐向前親自向23旅下達爆破命令。伴隨著(zhù)驚天動(dòng)地的爆炸聲,城墻被炸開(kāi)了兩個(gè)寬分別為37米和39米的大口子。爆炸的硝煙尚未散去,23旅即登上城垣,沿著(zhù)城墻向北奮勇突擊,迅速占領(lǐng)城池東北角。當日24時(shí),臨汾獲得解放,梁培璜逃出城后被俘。

臨汾攻堅戰是解放戰爭中最艱難的攻堅戰之一,前后長(cháng)達72天,解放軍總計投入約7萬(wàn)部隊,傷亡1.5萬(wàn)余人,斃傷國民黨軍0.5萬(wàn)人,俘敵1.8萬(wàn)余人。單就傷亡數據而言,解放軍竟然高達國民黨軍3倍,戰役之慘烈可見(jiàn)一斑??拥劳七M(jìn)和炸藥爆破是臨汾攻堅戰的兩個(gè)重要特點(diǎn),也是攻堅成功的重要原因,整個(gè)攻堅戰總計消耗炸藥5萬(wàn)余公斤,是遼沈戰役消耗炸藥量的2.6倍。

此次作戰,第8縱隊23旅多次在關(guān)鍵時(shí)刻決定戰局走向,經(jīng)報中央軍委批準,由晉冀魯豫軍區前方指揮所授予“臨汾旅”光榮稱(chēng)號。第8縱隊23旅是解放戰爭中唯一獲得光榮稱(chēng)號的旅級部隊。

■揮師漢水,“襄陽(yáng)特功團”人梯登城樓■

“襄陽(yáng)特功團”:中原野戰軍第6縱隊1749團。

襄陽(yáng)和樊城分立漢水南北兩側,合稱(chēng)襄樊,自古即為兵家要地。羅貫中寫(xiě)的120回《三國演義》中,有多達32回的故事發(fā)生在襄樊,李自成、張獻忠也都曾攻打過(guò)襄樊。襄、樊二城中,襄陽(yáng)三面環(huán)水,一面靠山,尤其易守難攻。東漢末期的名將孫堅曾攻克樊城,但最后卻戰死襄陽(yáng)峴山。國民黨軍在襄陽(yáng)設立第15綏靖區司令部,由蔣介石心腹康澤任司令官。

194877日,中原軍區籌劃已久的襄樊戰役打響,桐柏軍區司令員王宏坤為總指揮,中原野戰軍第6縱隊司令員王近山直接指揮襄陽(yáng)作戰。王近山是中原野戰軍中的著(zhù)名悍將,綽號“王瘋子”,也是電視劇《亮劍》主角李云龍的原型之一。

77日至10日,解放軍對襄陽(yáng)發(fā)動(dòng)猛烈攻擊,第6縱隊1749團連續攻占琵琶山、真武山兩處要點(diǎn),但國民黨軍依靠堅固工事頑抗,解放軍遭受很大傷亡,始終未能拿下虎頭山和羊祜山兩個(gè)主陣地。歷史上,攻襄陽(yáng)者必先攻山,解放軍進(jìn)攻南山失利,標志著(zhù)襄陽(yáng)攻堅戰遭受重大挫折。在此期間,根據國民黨軍華中“剿總”總司令白崇禧的命令,樊城守軍棄城向襄陽(yáng)靠攏,解放軍面臨的形勢因而更加嚴峻。

711日,王宏坤向劉伯承和鄧小平報告攻打襄陽(yáng)的情況,并提議重新考慮進(jìn)攻作戰。后經(jīng)與王近山等人商議,王宏坤改變主意,決定不惜一切代價(jià)拿下襄陽(yáng)。王近山?jīng)Q心打破歷代兵家慣例,改變主攻方向,撇山攻城,直取西門(mén):“城南高地與漢水之間,有一條狹長(cháng)的走廊直通西門(mén),虎頭山、羊祜山主峰敵火力不能直接對它造成封鎖。由于中隔琵琶山、真武山,敵人也不會(huì )傾巢下山反撲。若將攻城重點(diǎn)置于西門(mén),利用已攻占的琵琶、真武二山,切斷主峰守敵下山的通路,打通城西走廊,可一舉直達襄陽(yáng)西關(guān)?!?/span>

根據新的部署,713日,第6縱隊控制了攻擊西門(mén)的唯一通道——西關(guān)大石橋,繼而采用近迫作業(yè)辦法向前推進(jìn)。1520時(shí)30分,解放軍對襄陽(yáng)實(shí)施30分鐘的炮火準備,21時(shí)整發(fā)起總攻。第6縱隊1749團突擊隊在炮火掩護下,采用連續爆破方式將城墻炸開(kāi)一個(gè)缺口,沖至城下架梯登城。

國民黨軍全力反撲,打斷了登城梯,并以密集火力對解放軍實(shí)施殺傷。排長(cháng)李發(fā)科用肩膀架起人梯,在戰友的拼死掩護下,將2名戰士送上城樓。后續部隊奮勇跟進(jìn),控制了突破口,并連續打退國民黨軍10余次反撲,主力部隊趁機入城。雙方激戰至1619時(shí),解放軍獲勝,活捉康澤。

襄陽(yáng)攻堅戰是中原軍區獲得的一次重大勝利,也是王近山在解放戰爭中的得意之作,朱德贊其為“小的模范戰役”。第6縱隊1749團是役戰功卓著(zhù),戰后被中原軍區授予“襄陽(yáng)特功團”光榮稱(chēng)號。為了這一榮譽(yù),第6縱隊1749團付出了十分慘重的代價(jià),團長(cháng)茍在合在琵琶山戰斗中踩響地雷犧牲,年僅34歲。(未完待續)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