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歷史珍聞

焦裕祿是如何建設家風(fēng)的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0年第1期  作者:賈關(guān)青 張 沖  點(diǎn)擊次數:

焦裕祿十分重視家風(fēng)建設。焦家是一個(gè)大家庭,焦裕祿不僅有六個(gè)孩子需要撫養,還有兩位老人需要贍養,和普通家庭一樣,也要面對吃、穿、住、行和上學(xué)、就業(yè)等問(wèn)題。怎樣對待這些問(wèn)題,建設什么樣的家風(fēng),在成為領(lǐng)導干部以后,這是焦裕祿時(shí)時(shí)刻刻都要思考和著(zhù)力解決的一個(gè)問(wèn)題。他不但經(jīng)常教育孩子們要熱愛(ài)勞動(dòng),時(shí)刻保持艱苦樸素的生活作風(fēng),還決不允許他們搞特殊化,在大家庭內部建立起一種良好的家風(fēng)。

■“不勞動(dòng)就會(huì )忘本”■

熱愛(ài)勞動(dòng)是焦裕祿最接地氣的家風(fēng)。焦裕祿出生于山東省淄博市博山縣北崮山村一戶(hù)貧苦的農民家庭。1938年末,日軍占領(lǐng)博山縣城,16歲的焦裕祿被迫輟學(xué)。其間,焦裕祿先后遭遇了父親上吊自盡、祖父凍餓愁苦而死、嫂子慘遭外辱驚嚇而亡等接二連三的打擊。為了生存,焦裕祿的母親開(kāi)始教他生產(chǎn)和生活的知識,不僅經(jīng)常帶著(zhù)他下地干農活,還在農忙之余教他認識并采挖馬齒莧、灰灰菜等野菜,做成野菜粥充饑。這樣的勞動(dòng)習慣,他一直堅持了很多年。

1962年底,焦裕祿服從組織安排來(lái)到當時(shí)條件艱苦的蘭考主持工作以后,不僅堅持與群眾同吃、同住、同勞動(dòng),還把這種熱愛(ài)勞動(dòng)的家風(fēng)傳給了家人。他常告誡家人:“不能不勞而獲,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睘榱藦男∨囵B孩子們熱愛(ài)勞動(dòng)、珍惜糧食的習慣,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經(jīng)常抽空帶著(zhù)孩子們下鄉參加勞動(dòng),幫助生產(chǎn)隊拾豆角、撿豆子、拾麥穗、刨花生,讓他們知道農民種莊稼的艱辛和糧食的來(lái)之不易。

焦裕祿的大女兒焦守鳳初中畢業(yè)后要找工作,妻子徐俊雅就讓他想想辦法。他說(shuō):“這好辦,可以叫她下農村鍛煉,也可以學(xué)理發(fā),還可以去打掃廁所?!币恍﹩挝恢狼闆r后,主動(dòng)把招工表送到了家里,都是些坐辦公室的好工作,焦裕祿堅決不同意。他說(shuō):“一出校門(mén)就想坐辦公室,不行。年輕人應該干點(diǎn)臟活、累活,找個(gè)體力勞動(dòng)比較重的職業(yè)去鍛煉鍛煉,不勞動(dòng)就會(huì )忘本?!苯故伉P知道后,心中有些不滿(mǎn)。焦裕祿就經(jīng)常教育她說(shuō):“咱家祖祖輩輩受人剝削,沒(méi)有一個(gè)讀書(shū)人,你爺爺因地主催著(zhù)還債,逼得上吊了。爺爺死后,我領(lǐng)著(zhù)全家外出逃荒,那時(shí)全家吃的是清水煮野菜。冬天無(wú)棉衣,你一個(gè)哥哥也在逃荒的路上凍餓病死?,F在你中學(xué)畢了業(yè),成了咱家的‘秀才’,要不好好聽(tīng)黨的話(huà),參加勞動(dòng),你對得起誰(shuí)?”后來(lái),焦守鳳被安排到食品加工廠(chǎng)上班。焦裕祿知道后,特地找到廠(chǎng)長(cháng)張樹(shù)森交代:“我的女兒在這里勞動(dòng),你們不要以為我是縣委書(shū)記就另眼看待。應該對她嚴格要求,請把她安排在醬菜組,這對改造她的思想大有好處?!?/span>

焦守鳳到食品加工廠(chǎng)上班以后,不僅每天要成堆成堆地切菜、腌菜,最讓她難以接受的是還要走街串巷吆喝賣(mài)醬菜。一天,焦裕祿對她說(shuō):“今天爸爸事不多,帶你去賣(mài)醬菜吧?!辟u(mài)醬菜的過(guò)程中,焦裕祿除了帶著(zhù)她沿街叫賣(mài),還教她怎樣挑擔不磨肩,怎么吆喝才能吸引顧客。邊賣(mài)邊教,焦守鳳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心里想:“我一個(gè)小工人,什么都不是,還這么愛(ài)面子,爸爸是一個(gè)縣委書(shū)記,他就沒(méi)有面子了?他怎么能吆喝起來(lái)呀?”她就對爸爸說(shuō):“你回去吧,我以后再也不鬧了,別人能干,我也能干?!?/span>

就這樣,焦守鳳在父親的言傳身教下,慢慢地就接受了這份工作,而且一干就是十幾年。后來(lái),無(wú)論干什么工作,她都是勤勤懇懇,最后辛苦勞動(dòng)了一輩子。

■“跟群眾相比,咱穿得就不錯了”■

艱苦樸素是焦家最鮮明的家風(fēng)。焦裕祿早年家境雖然不好,但穿衣打扮卻沒(méi)有一點(diǎn)落魄相。無(wú)論他何時(shí)從外面回來(lái),母親都會(huì )用一把準備好的小笤帚在門(mén)外把他身上從上到下掃一遍,出門(mén)前也要全身上下再掃一遍。衣服雖然補丁摞補丁,但都洗得干干凈凈。后來(lái),他當了縣委書(shū)記后,這種艱苦樸素的作風(fēng)一直保持著(zhù)。

焦裕祿的一床被子蓋了10多年,里外都是補丁,輕輕一扯就是個(gè)窟窿。他身上的棉衣穿了多年,早已不暖和。一年冬天,組織上看他成天東奔西走,身上的棉衣過(guò)于單薄,便決定照顧他3斤棉花。他知道后開(kāi)口就說(shuō):“那不中?!比缓缶鸵豢诨亟^了。他妻子后來(lái)埋怨他,他總是笑著(zhù)說(shuō):“跟群眾相比,咱穿得就不錯了。比我要飯時(shí)披的麻袋片,住人家屋檐底下避風(fēng)雪那會(huì )兒強多了?!笨磹?ài)人想不開(kāi),他又耐心地解釋說(shuō):“救災物資是給群眾的,這棉花咱不能要。雖然我的棉衣破點(diǎn),還能穿。我是領(lǐng)導,不能特殊?!彼€說(shuō):“蘭考是災區,群眾生活困難,我們不能多占公家一分錢(qián)的便宜,生活上的困難要靠自己省吃?xún)€用去解決?!?/span>

他對自己如此,對家人更是如此。大女兒焦守鳳在10多歲的時(shí)候,穿的還是9歲時(shí)的棉襖,補了好幾個(gè)補丁,袖子接長(cháng)了好幾回,同學(xué)們笑她:“縣里第一大官的女兒穿這種衣服,真丟人?!苯乖5撝懒?,對她說(shuō):“一點(diǎn)點(diǎn)大的年紀居然比起穿著(zhù)來(lái)了,什么是丟人?不好好學(xué)習,不遵守紀律,那才是真正的丟人呢!衣服舊了、破了,洗干凈了,補好了就行了!”在父親的教導下,她那件舊棉襖又穿了兩個(gè)冬天,直到實(shí)在不能穿了,才改了改給小妹妹穿。

焦裕祿去世后很長(cháng)一段日子里,焦家的一家老小全靠徐俊雅每月50多元的工資和13元補助生活。由于生活困難,他們家里沒(méi)有添過(guò)一件新衣服。家里的幾個(gè)孩子正是長(cháng)身體的時(shí)候,實(shí)在沒(méi)有辦法,徐俊雅就含著(zhù)眼淚把焦裕祿生前穿過(guò)的衣服拿出來(lái),縫縫改改給大兒子穿,后來(lái)小了就轉給了小兒子穿。1966915日,焦裕祿的二女兒焦守云在天安門(mén)城樓上與毛澤東合影的時(shí)候,穿的就是大姐焦守鳳穿過(guò)的、改了幾次的衣服。直到今天,焦家兄弟姐妹幾人仍是樸素示人,從不追求奢侈和享受。


焦裕祿去世兩年后,徐俊雅和6個(gè)子女在家門(mén)前合影

■“不要以為爸爸是書(shū)記,光想著(zhù)搞特殊”■

不搞特殊化是焦家最有底氣的家風(fēng)。作為一名長(cháng)期在黨的教育下成長(cháng)起來(lái)、經(jīng)歷過(guò)革命戰爭洗禮的黨員干部,焦裕祿深知領(lǐng)導干部搞特權的危害性。為此,他到蘭考一上任就取消了縣里給領(lǐng)導干部的特殊照顧。

有一次,焦裕祿發(fā)現兒子焦國慶很晚才回家,一進(jìn)門(mén),就問(wèn)他上哪里去了。焦國慶說(shuō):“到禮堂看戲去了?!苯乖5摻又?zhù)就問(wèn)他:“誰(shuí)給你錢(qián)買(mǎi)的票?”焦國慶說(shuō):“誰(shuí)也沒(méi)給我錢(qián),我也沒(méi)有買(mǎi)票就進(jìn)去了。我們幾個(gè)小孩都在戲院門(mén)口擠著(zhù)想進(jìn)去,檢票的叔叔說(shuō):‘你們都是誰(shuí)家的小孩,快回家睡覺(jué)吧?!揖驼f(shuō):‘焦書(shū)記是俺爸爸?!莻€(gè)叔叔一聽(tīng)就讓我進(jìn)去了?!苯乖5撀?tīng)后教育他說(shuō):“國慶,你可知道,劇團的叔叔、阿姨在舞臺上又蹦又跳,那也是勞動(dòng)。如果我們都像你看戲不買(mǎi)票,就等于剝削他們的勞動(dòng)果實(shí)。你今后還看不看白戲?”焦國慶最后說(shuō):“我錯了,今后再不這樣了?!苯乖5撎统鰞山清X(qián)遞給他說(shuō):“從小要養成為人民服務(wù)的好品德,不要以為爸爸是書(shū)記,光想著(zhù)搞特殊。明天上學(xué),路過(guò)戲院門(mén)口,把錢(qián)送給禮堂的叔叔,再認個(gè)錯?!?/span>

焦裕祿臨去世的時(shí)候,還囑咐妻子說(shuō):“俊雅,不要哭。你要堅強,要聽(tīng)黨的話(huà),好好學(xué)習,好好工作。我沒(méi)想到我走得這么快、這么早。這么多年,你跟著(zhù)我沒(méi)少操心、受罪。咱們還有兩個(gè)老人、六個(gè)孩子,這擔子卻壓在你一個(gè)人肩上了。困難會(huì )有的,領(lǐng)導上會(huì )照顧的,但你不要給組織上找麻煩,不要伸手向領(lǐng)導要錢(qián)要東西……”

任何時(shí)候不要向政府要補助、要照顧,不能搞特殊化。這些囑托也成了子女們一生的原則。大女兒焦守鳳家里的條件在幾個(gè)兄弟姐妹中是最困難的。大兒子和兒媳一直沒(méi)有固定工作,后來(lái)大兒子又患病多年,直到幾年前過(guò)世。這些持續多年的艱難困苦,焦守鳳都默默承受,不但從來(lái)沒(méi)有跟政府要求過(guò)幫助和救濟,就連對兄弟姐妹也從不伸手。有困難找政府要求幫助,在焦家沒(méi)有這樣的風(fēng)氣。焦裕祿的三女兒焦守軍任中級職稱(chēng)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干部12年,因軍區檔案館沒(méi)有高級職稱(chēng)指標,面臨退休,總政干部部一位領(lǐng)導得知后,提出給她解決高級職稱(chēng)問(wèn)題,但她婉言謝絕了。她說(shuō):爸爸活著(zhù)的時(shí)候告訴我們不能搞特殊,我不能給爸爸丟臉,不能給他抹黑。焦守云在兒子10歲時(shí)成了單身母親,一個(gè)人挑起了照顧孩子的重擔。后來(lái),兒子考上了中央音樂(lè )學(xué)院,家里的花費特別大。她節衣縮食,省吃?xún)€用,硬是一個(gè)人扛了過(guò)來(lái)。焦家第二代跟所有人一樣,也都面臨著(zhù)孩子、房子、票子等各式各樣的困難和抉擇。焦家第三代的10個(gè)孩子,有一半都在待業(yè)或打工,但誰(shuí)也沒(méi)有搞特殊化、找關(guān)系來(lái)解決自己的問(wèn)題。

總之,活在父輩的光環(huán)下,特權圍繞在身邊,但帶頭吃苦,個(gè)人的路個(gè)人走,不搞特殊化,不躺在父親的功勞簿上讓人看不起,這是焦裕祿同志的家風(fēng)。我們需要弘揚這種家風(fēng)?!?/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