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將帥風(fēng)采

秦基偉在上甘嶺戰役中(上)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1年第10期  作者:吳東峰  點(diǎn)擊次數:

抗美援朝戰爭中著(zhù)名的上甘嶺戰役,震撼世界,揚名天下,志愿軍英雄事跡幾乎家喻戶(hù)曉。但由于歷史原因,志愿軍指揮員的事跡則披露不多。秦基偉不但指揮了上甘嶺戰役,而且還為后人留下了寶貴的上甘嶺戰場(chǎng)日記。本文以秦基偉日記為經(jīng)線(xiàn),以上甘嶺戰役親歷者的口述為緯線(xiàn),史實(shí)與細節互證,展現一代名將秦基偉在上甘嶺戰役中鮮為人知的心路歷程。

提出建立突不破的防御陣地的作戰方案

上甘嶺,是位于朝鮮五圣山下的一個(gè)只有十幾戶(hù)人家的小村子,位于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之間。再往前便是美軍控制的平康、金化、鐵原(美軍稱(chēng)“鐵三角”)地區。

抗美援朝第五次戰役后,朝鮮戰場(chǎng)出現了一種從未有過(guò)的平穩狀態(tài)。第五次戰役后,敵我雙方的戰略思想均發(fā)生一些根本性的轉變,但在斷斷續續的談判中,雙方仍然對峙。此后,雙方統帥的戰略視點(diǎn)都不約而同地投向了“鐵三角”地區,投向了五圣山下的那兩個(gè)小高地。


秦基偉

1952年初春,秦基偉率志愿軍第15軍接替第26軍的防務(wù)。在“鐵三角”地區約30公里寬的正面擔任防御作戰任務(wù),并歸屬第3兵團指揮。在部署作戰任務(wù)時(shí),彭德懷司令員明確指示:五圣山是朝鮮的中線(xiàn)門(mén)戶(hù),一旦失掉,我們將后退200公里無(wú)險可守。誰(shuí)丟了五圣山,誰(shuí)就要對朝鮮的歷史負責。 

秦基偉對彭德懷的指示印象很深,但他并不知道,進(jìn)入8月后,美軍已經(jīng)開(kāi)始實(shí)施進(jìn)攻五圣山的計劃了。時(shí)任美第8集團軍司令兼“聯(lián)合國軍”地面部隊總司令的范佛里特曾3次到雞雄山視察,把目光投向了五圣山。范佛里特制訂了一個(gè)名為“攤牌作戰”(“金化攻勢”)的計劃,揚言:“不付出過(guò)大的犧牲就能拿下一些陣地?!?/span>

志愿軍部隊完成布防后,秦基偉起草了一份報告,提出建立突不破的防御陣地的作戰方案。

敵人是佯攻還是主攻?

激烈的戰斗在五圣山的前沿陣地全線(xiàn)展開(kāi)了,敵軍在一個(gè)同一的時(shí)間向我軍80華里的正面進(jìn)犯,但不論敵軍的兵力大小毫無(wú)例外的被打得落花流水……

從黎明的前后,美七師偽二師抽集三個(gè)團的步兵在大炮三百余門(mén)、飛機五十余架、戰車(chē)四十七輛掩護下向我上佳山、芝林南山(新占 陣地)及419、597.9、537.7等陣地進(jìn)攻,其中以五圣山前沿597.9537.7高地為最激烈。

——摘自秦基偉19521014日日記

195210144時(shí)30分,秦基偉突然被一陣猛烈的轟炸聲震醒。他騰地坐起,伸手抓起電話(huà),問(wèn)值班參謀是怎么回事。值班參謀回答:“估計是五圣山方向的炮聲……”

他立即披衣起床,迅速趕至15軍作戰室了解前沿動(dòng)向。

“聯(lián)合國軍”攻勢兇猛。戰斗第一天,他們就向這兩個(gè)僅有3.7平方公里的小山頭發(fā)射炮彈30余萬(wàn)發(fā),投擲炸彈500余枚。

15軍參謀長(cháng)張蘊鈺回憶,當時(shí)計算美軍放炮總量,是用在碗里丟豆子的辦法統計,敵炮聲響一下,統計員就往碗里丟一粒豆子。還有按響點(diǎn)做記錄,作為補充判斷。這個(gè)統計法,雖然不能百分之百準確,但基本上不會(huì )有大錯。

15軍軍部駐地道德洞(朝鮮一個(gè)村名)離五圣山20多公里。15軍作戰室是一處四周用圓木支撐,頂部用鋼板覆蓋厚土的隱蔽部。

秦基偉進(jìn)去后,問(wèn)作戰參謀桑傳寶:“今夜炮打得特別激烈,敵人是佯攻還是主攻?”

桑傳寶說(shuō):“五圣山方向落彈密集。軍長(cháng),我看不像佯攻,美國人是想偷襲我們的冷門(mén)?!彼貞浾f(shuō):敵人突然猛攻上甘嶺,秦軍長(cháng)確實(shí)有點(diǎn)意外,但他并沒(méi)有驚慌失措,而是沉著(zhù)冷靜應對。

102日,南朝鮮軍第2師一個(gè)參謀越過(guò)火線(xiàn)投誠,供稱(chēng)美軍第7師和李承晚部第2師準備向五圣山方向進(jìn)攻。45師遂將防守兩高地的兵力分別增加至1個(gè)營(yíng)。

五圣山前沿易守難攻,后方均為山地,敵人對這彈丸之地傾以全力,大舉進(jìn)攻。此時(shí)秦基偉并不完全明白敵人的戰略意圖,但他的反應是敏捷而果斷的。這么大規模的進(jìn)攻,肯定是主攻。

秦基偉說(shuō):“敵人拉開(kāi)了大打的架勢,我們要做好長(cháng)打的準備?!?/span>

一會(huì )兒,副軍長(cháng)周發(fā)田、參謀長(cháng)張蘊鈺、政治部主任車(chē)敏瞧都來(lái)了。

經(jīng)研究,大家一致認為:這是敵人經(jīng)過(guò)長(cháng)期準備而發(fā)動(dòng)的一次軍事行動(dòng)。敵人進(jìn)攻的目標,是易守難攻的五圣山前沿,企圖打我一個(gè)措手不及,拿下五圣山,進(jìn)而中間突破,長(cháng)驅直入,奪取平壤,妄圖得到他們在談判桌上得不到的東西……

秦基偉召集大家簡(jiǎn)短商量一下,迅速作出決定:1.立即向兵團、志司報告,調整第45師部署,停止對注子洞南山的反擊,集中兵力、火力于五圣山前沿——上甘嶺方向。2.各級指揮所前移:第45師指揮所前移至德山峴,第133團指揮所前移至上所里北山。3.135團團長(cháng)張信元負責指揮597.9高地戰斗,由133團團長(cháng)孫家貴負責指揮537.7高地北山戰斗;第134團團長(cháng)劉占華在師指揮所待命,隨時(shí)準備投入戰斗;師炮兵群由第45師副師長(cháng)唐萬(wàn)成及軍炮兵室副主任靳鐘統一指揮。

向守志率44師駐守在五圣山以西的西方山。此處是15軍防守的戰略重點(diǎn),當天夜里平安無(wú)事。秦基偉打電話(huà),叫向守志密切注意平康口子的情況:“只要你們那個(gè)口子不出事,上甘嶺的仗就好打!”

敵人要打多久,我們就跟他們拼多久

1014日拂曉,“聯(lián)合國軍”進(jìn)攻的重點(diǎn)集中到五圣山前沿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上。美軍2個(gè)營(yíng)、南朝鮮軍4個(gè)營(yíng)的兵力發(fā)起了猛烈的進(jìn)攻,15451、3營(yíng)各一個(gè)排的陣地官兵,從拂曉進(jìn)入戰斗,抗擊到天明。他們激戰至午前,仍在與敵反復爭奪。

“聯(lián)合國軍”由兩個(gè)營(yíng)增加到兩個(gè)團,再加上坦克、大炮的支援,戰斗異常慘烈。到了下午1時(shí),在與敵人反復爭奪后,451、3營(yíng)傷亡極其慘重。

中午12時(shí),守備五圣山兩個(gè)高地的官兵,與十倍于己的敵人進(jìn)行了30余次的反復爭奪,因傷亡太大,不得不退至坑道堅守,五圣山表面陣地丟失。此時(shí),“聯(lián)合國軍”占了537.7高地北山的表面陣地,597.9高地被占了1/3,而主陣地仍在志愿軍手中。

45師師長(cháng)崔建功趕忙向秦基偉報告表面陣地丟失的情況。秦基偉說(shuō):“急什么?丟了,再想辦法奪回來(lái)!”他對崔建功說(shuō):“敵人的攻勢不同尋常,估計會(huì )出動(dòng)兩三個(gè)師的兵力,看來(lái)要打幾個(gè)星期以上,我們可要做好打大戰打惡戰的準備?!碑斖?/span>7時(shí)左右,第45師以1353個(gè)連另2個(gè)排的兵力,對立足未穩之敵分4路實(shí)施反擊,在坑道部隊的配合下,全部恢復陣地。

1015日夜,秦基偉在日記中寫(xiě)道:“在過(guò)去兩天的戰斗中從主觀(guān)上檢查缺點(diǎn)乃至錯誤甚多?!薄叭绻覀兏骷壷笓]上注意戰術(shù)技術(shù),尤其組織各兵種的協(xié)同和準確適時(shí)有力,我們的傷亡會(huì )大大減少?!?/span>

崔建功回憶,自14日以后,秦基偉幾乎不間斷地與自己通電話(huà),了解情況,部署任務(wù),提出建議。他一針見(jiàn)血地提出了我們幾天來(lái)作戰中存在的問(wèn)題。他對崔建功說(shuō):“這兩天我們有些發(fā)燒,你們師里也有些發(fā)燒。一想到敵人占領(lǐng)陣地就不冷靜了,恨不得一巴掌把敵人打下去?!?/span>

19521017日,正在15兵團參加理論訓練班的45師政委聶濟峰和29師政委王新急匆匆趕至15軍軍部。

聶濟峰回憶了戰役爆發(fā)之初見(jiàn)到秦基偉的情形:“他眼睛有點(diǎn)發(fā)紅,已經(jīng)幾晚沒(méi)有睡了,見(jiàn)到我們很高興。他說(shuō),他要休息一下,也叫我們休息一下?!?/span>

聶濟峰等人沒(méi)有睡,他們到作戰室了解情況,并給所在部隊打電話(huà)吹風(fēng)。

秦基偉“迷糊”一陣后就出來(lái)了。聶濟峰說(shuō):“秦基偉很樂(lè )觀(guān)。他這個(gè)人作為高級指揮員的特點(diǎn)是,打仗歷來(lái)不緊張,腦子又非常之清醒。他睡醒后跟我們談話(huà),不是先講當下戰況,而是先從國內、國際形勢講起?!?/span>

秦基偉說(shuō):“我們這一仗打得可不簡(jiǎn)單,對手是‘聯(lián)合國軍’,以美國為首的16個(gè)仆從國。其他國家不愿出兵,不愿拿錢(qián),但因為9月聯(lián)合國要開(kāi)大會(huì )了。所以美國打這個(gè)仗,就是要壓著(zhù)仆從國出兵出錢(qián)?!?/span>

最后,他大聲說(shuō):“你們45師、29師有仗打了,準備拼老命吧!現在兩個(gè)山頭都被敵人占了,但坑道還在我們手里。我們準備夜間反攻,整個(gè)抗美援朝戰線(xiàn)就看我們這兒了。我們拼老命也要把這一仗打好??!”

秦基偉告訴聶濟峰,志司和兵團的意見(jiàn)是:“敵人要打多久,我們就跟他們拼多久!”

“15軍官兵流血不流淚

我們的四十五師發(fā)揚了高度的艱苦頑強和英勇?tīng)奚膽鸲芬庵?,完全依照。我在該師所號召?/span>“一人舍命,十人難當”頑強性,半個(gè)月的苦戰中,該師傷亡五千余人,許多的連隊打光,有的連隊只剩幾個(gè)人至十余人仍在堅持戰斗;有的連隊戰斗員全部傷亡,干部不下陣地,輕傷不下陣地,重傷不叫苦;舍身炸地堡、舍身堵敵人機槍眼,掩護部隊沖鋒奪取陣地;尤其是堅守坑道的干部戰士數日吃不到水,吃不上飯,得不到主力的支援,獨立的堅守陣地,自動(dòng)反擊,前仆后繼,可歌可泣的事跡是說(shuō)不完寫(xiě)不盡難以形容的。

——摘自秦基偉19521028日日記

45師打得異常艱苦。兩個(gè)山頭,雙方反復爭奪。1015日至20日,45師與美軍在上甘嶺兩個(gè)高地上進(jìn)行了拉鋸式的慘烈大戰。

205時(shí),美軍和南朝鮮軍各以一個(gè)營(yíng)的兵力,在30余架飛機和強大炮火掩護下,瘋狂反撲。雙方激戰終日,反復爭奪40余次。五圣山剛奪回的表面陣地又大部被敵人攻占。45師的參戰連隊大部分傷亡過(guò)半,有的連隊只剩下幾個(gè)人。

秦基偉聞知五圣山表面陣地被敵軍占領(lǐng),立即打電話(huà)給45師師長(cháng)崔建功詢(xún)問(wèn)戰況。

崔建功回憶,我們立即召集作戰會(huì )議,下定決心:“打吧,打剩一個(gè)連,我當連長(cháng),打剩一個(gè)班,我當班長(cháng)。如果我犧牲了,我的第一代理人就是唐萬(wàn)成?!贝藿üυ陔娫?huà)中向秦基偉表態(tài):“一號,你放心,打剩一個(gè)連,我當連長(cháng),打剩一個(gè)班,我當班長(cháng)。只要我崔建功在,上甘嶺就是中國人民志愿軍的!”

一次,597.9高地又失守了。134團團長(cháng)劉占華已無(wú)機動(dòng)部隊可調,就把團部的勤雜人員,包括衛生員、司號員、通信員、宣傳干事等全部組織起來(lái),由他親自帶著(zhù)上了陣地。崔建功攔不住,連忙打電話(huà)報告秦基偉。

秦基偉叫參謀打電話(huà)命令劉占華下陣地。劉占華正在火頭上,根本不聽(tīng)。參謀又報告秦基偉。

秦基偉怕劉占華有閃失,親自?huà)焱藙⒄既A的電話(huà):“劉占華呀,不要沖了。我命令你下來(lái)!”劉占華剛說(shuō)了聲“軍長(cháng)”,便突然痛哭起來(lái),大喊:“軍長(cháng),我一定要把陣地奪回來(lái)!”

不久,秦基偉接到消息,劉占華指揮“雜牌軍”向敵人沖去,硬是把丟失的597.9高地奪了回來(lái)。

崔建功回憶,當時(shí)秦基偉給他打了一個(gè)電話(huà),講了這樣幾段話(huà):“現在整個(gè)朝鮮戰場(chǎng)就是上甘嶺在打,這是15軍的光榮!”“告訴機關(guān)的同志們,15軍官兵流血不流淚。誰(shuí)也不許哭!養兵千日,用兵一時(shí),傷亡再大,也要打下去?!?/span>

在上甘嶺戰役打得最緊張的時(shí)候,秦基偉指示張蘊鈺到上甘嶺了解情況。他向秦基偉匯報時(shí)談到了下面這件事。

45師,作戰科科長(cháng)宋新安向張蘊鈺匯報戰斗情況。他談到有些同志攻上陣地后,一排炮打來(lái),負了輕傷;又一排炮打來(lái),變成重傷;再一排炮打來(lái),便犧牲在陣地上。宋新安說(shuō)著(zhù)說(shuō)著(zhù),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聲淚俱下。

“現在不是哭的時(shí)候,”張蘊鈺既是安慰又是提醒,“我們不能只看到傷亡,要看到傷亡的意義;不能只看到我們的傷亡,要看到敵人比我們付出了更大的代價(jià)?!睆執N鈺嚴肅地說(shuō):“你是一個(gè)指揮員,在戰場(chǎng)上不能老講這些,老聽(tīng)這些,不然,還怎么打仗??!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打下去的問(wèn)題?!?/span>

要用三個(gè)主義打敗一個(gè)主義’”

由于上甘嶺志愿軍傷亡巨大,秦基偉建議45師在兵團學(xué)習的干部回來(lái)參戰。他在對回來(lái)參戰的干部談話(huà)中明確提出:1.陣地全部恢復,寸土不丟;2.殲滅敵人數目大,自己傷亡消耗小,戰斗最后總結達到敵我傷亡31;3.繳獲多,戰果大;4.有嚴格的戰場(chǎng)紀律,克服困難,沒(méi)有軟骨頭。

45師宣傳科科長(cháng)李明天說(shuō),秦基偉在談到上述要求時(shí)講了這樣一番話(huà),令人印象深刻。秦基偉說(shuō):“現在是我們同敵人比賽戰勝困難的關(guān)鍵時(shí)候。敵人軟,我要硬;敵人硬,我要讓他軟。這是我們在強敵面前打勝仗的重要的指導精神原則?!?/span>

秦基偉還說(shuō):“部隊打勝仗,就靠一口氣,勇氣。這就是為國舍命的精神?!庇终f(shuō):“我們要用三個(gè)‘主義’,打敗一個(gè)‘主義’。愛(ài)國主義、共產(chǎn)主義、英雄主義,打敗美帝國主義?!?/span>

秦基偉在日記里記下了前半個(gè)月許許多多的英雄事跡。當寫(xiě)到有的負傷戰士還讓護士轉告軍長(cháng),“趕快派隊伍去將敵人打下去,陣地不能讓美國強盜占去”時(shí),他禁不住流淚了。

抗美援朝中,中國人民志愿軍有12人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授予“共和國英雄”稱(chēng)號,其中有4人參加了上甘嶺作戰。他們是黃繼光、孫占元、邱少云、胡修道,其中3人出自15軍,1人出自12軍。

幾十年后,當秦基偉再次回憶上甘嶺戰役時(shí),補寫(xiě)了在上甘嶺日記中未能記錄的英雄事跡:“我們這支軍隊是什么樣的群體??!烈火燒身而紋絲不動(dòng)直至犧牲者有,用胸膛堵槍眼的有,抱著(zhù)爆破筒與敵同歸于盡的有,用身體給戰友‘當’槍架的有,用身體撲上電話(huà)線(xiàn)的有,把生的希望無(wú)私地讓給戰友,把死的威脅坦然地留給自己的也有?!?/span>

秦基偉言猶未盡,繼續寫(xiě)道:“所有這些,灼痛了西方人的視野。對于中國人,他們應該重新認識了,刮目相看了?!?/span>

學(xué)他個(gè)孫悟空,鉆進(jìn)敵人的肚子里鬧他個(gè)天翻地覆

由于傷亡大,無(wú)論干部還是戰士在心理上都會(huì )發(fā)生變化,其進(jìn)攻的勇氣會(huì )大大不如開(kāi)始,守備坑道里的指戰員同樣會(huì )發(fā)生變化。這些變化有一個(gè)共同之處,就是信心和決心上會(huì )不如頭幾天。這樣就給我們帶來(lái)了新的問(wèn)題,是繼續同敵人拼消耗呢?還是適可而止呢?……我的決心還是繼續打下去,但怎樣打法,值得考慮研究才能決定。

——摘自秦基偉19521023日日記

19521023日晚,45師組織了一次反擊597.9高地作戰。由于炮兵未能壓制住敵人的火力,451348連發(fā)起沖鋒時(shí),被敵人強大炮火覆蓋,140名官兵全部陣亡。

當秦基偉把反擊失敗的報告上報兵團部時(shí),第3兵團副司令員王近山立即打來(lái)電話(huà),提出“撤”與“打”兩種方案讓他選擇。

秦基偉回憶說(shuō):“王近山同志是一員戰將,以戰斗作風(fēng)勇猛、敢打硬仗惡仗狠仗著(zhù)稱(chēng),但在上甘嶺嚴酷的形勢面前,這位硬將軍也有一點(diǎn)躊躇了。他給了兩個(gè)方案讓我選,實(shí)際上是逼我下決心?!?/span>

24日深夜,秦基偉召開(kāi)了一次緊急會(huì )議,決定派人下去了解情況,考慮戰術(shù)指揮的改變問(wèn)題。

25日,秦基偉在指揮所召開(kāi)作戰會(huì )議。鑒于志愿軍部隊的傷亡情況,會(huì )上許多人主張從兩個(gè)高地上撤退。秦基偉不同意上述看法。他說(shuō):“上甘嶺戰斗要堅持打下去,我們就是要和美國人比這個(gè)狠勁兇勁,這是朝鮮戰場(chǎng)全局的需要。我們要堅決打下去,直到贏(yíng)得最后勝利?!彼终f(shuō):“目前,整個(gè)朝鮮的仗都集中在上甘嶺打,這是15軍的光榮。我們已經(jīng)打出了很硬的作風(fēng),咬著(zhù)牙再挺一挺,敵人比不了這個(gè)硬勁。上甘嶺打勝了,能把美國軍隊的士氣打下一大截?!?/span>

志司鄧華代司令員也給秦基偉打去電話(huà)。鄧華問(wèn)秦基偉:“你對這場(chǎng)戰役的發(fā)展如何考慮呀?”

秦基偉扼要地向鄧華匯報了上甘嶺戰況,接著(zhù)提出了自己的分析:“這種拉鋸式的反復爭奪,已進(jìn)行七晝夜了,表面陣地失而復得,多次易手。為決定性的反擊爭取時(shí)間,創(chuàng )造條件,我們的意見(jiàn)是:暫停反擊,前沿部隊轉入坑道,以小分隊活動(dòng)和敵人周旋,把敵人抓住,牽住他的牛鼻子。同時(shí)調整部署,整補部隊,研究戰術(shù),抓緊準備進(jìn)行決定性反擊?!?/span>

鄧華分析了戰場(chǎng)形勢:“目前敵人成營(yíng)成團地向我陣地沖擊,這是敵人用兵上的錯誤,是殲滅敵人的良好機會(huì )。應抓住這一時(shí)機,大量殺傷敵人,我繼續堅決地斗爭下去,可置敵于死地?!?/span>

秦基偉聽(tīng)了鄧華的指示,感到振奮。他放下電話(huà),向周發(fā)田和張蘊鈺傳達后,立即作出決定: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守備分隊全部退守坑道?!?/span>

秦基偉號召45師官兵:“學(xué)他個(gè)孫悟空,鉆進(jìn)敵人的肚子里鬧他個(gè)天翻地覆?!彼瑫r(shí)預見(jiàn)到,堅守坑道的部隊將會(huì )在極度困難的條件下進(jìn)行斗爭。

我們必須做到有備無(wú)患

19524月,第15軍受命開(kāi)赴“鐵三角”地區,接替第26軍進(jìn)行防御作戰。部隊移防前,秦基偉率張蘊鈺參謀長(cháng)和各師團指揮員,用了3天時(shí)間視察了正準備移防的26軍防地。秦基偉看到,原來(lái)守軍使用的是開(kāi)掘式工事,交通壕多數挖在山梁上。


志愿軍第15軍軍長(cháng)秦基偉(右)在聽(tīng)取英雄8連指導員王士根匯報在坑道內堅持斗爭的情況

秦基偉決定,部隊接防后用兩個(gè)月的時(shí)間,突擊挖掘坑道式工事。在有些地方,這等于把山打通,在山里筑城。許多人對此十分不理解。

有人說(shuō)挖坑道是自掘墳墓,被秦基偉大罵了一通。秦基偉耐心做工作,最終說(shuō)服了大家。

1952411日,春雨初霽。秦基偉到45師視察后,召開(kāi)了干部會(huì )議。會(huì )上,秦基偉作了戰斗動(dòng)員,特別提出要構筑坑道式地下城的構想。

秦基偉說(shuō):“帶兵的指揮員一切都應從最困難的情況著(zhù)想?!袀錈o(wú)患,無(wú)備有患;備大患小,備小患大’,這是指導思想上必須明確的原則。雖然我們面對的‘聯(lián)合國軍’戰斗力不算強,但由于西方山兩側都是平地,便于現代化裝備的美軍,尤其是坦克部隊增援攻擊,我們必須做到有備無(wú)患?!?/span>

19529月末,15軍縱深陣地以坑道為骨干支撐點(diǎn)的防御工事基本構筑完成,形成了堅固、完整的防御體系。

1025日開(kāi)始,45師上甘嶺守備部隊轉入了艱苦卓絕的坑道作戰。

轉入坑道作戰,對秦基偉來(lái)說(shuō)是意志的考驗。秦基偉在1110日的日記中寫(xiě)道:“戰斗越往后推,駐守坑道的指戰員就越加艱苦。他們的處境是坐房子的人想象不到的。除在敵人包圍中不能自由活動(dòng)之外,更嚴重的是吃不好、喝不好、無(wú)休息的位置,甚至連坐的位置都沒(méi)有??拥纼冉?jīng)過(guò)受傷的同志和犧牲在坑道內的烈士們的血,和戰友們的大便、小便在坑道內結成一起,這種生活不要說(shuō)已經(jīng)幾天,就是一個(gè)鐘頭都是難受的?!?/span>

部隊在轉入坑道作戰后,秦基偉一邊組織后方部隊“添油”,一邊指揮炮兵打擊已占據表面陣地的敵有生力量,并指揮坑道官兵于夜間出擊,給予敵人以大量殺傷。

秦基偉說(shuō):“坑道仗就是當敵人爬到我們的身體上時(shí),我們卻像《西游記》中的孫悟空,鉆進(jìn)了敵人的心臟里打?!薄翱拥朗窍麥鐢橙?、保存自己的厚盾堅甲。敵人把它看成眼中釘,千方百計地想把它拔掉?,F在,轉入坑道的部隊,將成為鉆進(jìn)鐵扇公主肚子里的孫悟空,攪得她心煩意亂?!?/span>

坑道部隊的頑強堅守,為決定性反擊贏(yíng)得了10天寶貴時(shí)間。經(jīng)過(guò)精心準備,反擊條件逐漸成熟。1027日,志愿軍第15軍召開(kāi)步炮指揮員作戰會(huì )議,確定了作戰方針。

上甘嶺的大反擊開(kāi)始了!

今天志愿軍的防御是打不破的

目前五圣山前沿537.7高地的戰斗進(jìn)行到一個(gè)極其復雜艱難的情況:這樣傷亡大,戰斗不能迅速地結束,而敵人的力量并不大,我們的后續力量即將發(fā)生新的問(wèn)題。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應采取什么樣的戰術(shù)手段和方針必須明確。越在困難的時(shí)候,越要求各級指揮員想辦法、出主意,吸收下面的意見(jiàn),但問(wèn)題恰恰不是這樣,而是提出了許多的問(wèn)號和懷疑,在戰術(shù)思想上有分歧……

——摘自秦基偉19521014日日記

在上甘嶺戰役中,秦基偉成功地運用了“添油”戰術(shù)。

1020日,秦基偉召集了一次軍領(lǐng)導參加的緊急會(huì )議。這次會(huì )議的主題就是專(zhuān)門(mén)研究“如何解決當前困難,保證45師打好仗”。經(jīng)過(guò)研究,秦基偉最后拍板決定:1.由軍直抽出人員補充前線(xiàn)的戰斗部隊;2.對全軍部署作了重新調整,讓擔任防御的部隊和擔任反擊的部隊專(zhuān)門(mén)化;3.集中精力,集中兵力,一切為打好這一仗而奮斗……

根據秦基偉的指示,15軍軍機關(guān)和軍直屬隊抽調了1200多名戰士,為45師補充了13個(gè)連隊。

上甘嶺戰役爆發(fā)后,秦基偉就及時(shí)指示軍政治部把基層干部分三批:一批在陣地上;一批在師、團待命;一批留在軍里集訓,保留一批戰斗骨干,訓練一批戰斗骨干,準備隨時(shí)“添油”,以應付日后曠日持久的大戰。

秦基偉說(shuō):“打仗是要死人的,特別是基層干部傷亡大。打起仗來(lái),戰士要靠干部帶。從這個(gè)意義上講,打仗也就是打干部。這場(chǎng)戰斗會(huì )越打越大。要交代下邊,連隊不能打光了,要注意留‘種子’。要及時(shí)把那些戰斗骨干提起來(lái)。我們的武器裝備雖然不如敵人,但我們的優(yōu)勢是士氣很高,我們的戰士們懂得為誰(shuí)當兵打仗?!?/span>

武器裝備的“添油”也至關(guān)重要。當秦基偉命令司令部要加強對45師的炮火支援時(shí),張蘊鈺提出:運送炮彈困難很大。秦基偉在軍作戰會(huì )議上當場(chǎng)命令29師:“你們抽出3個(gè)營(yíng),由師政委王新帶隊運送炮彈,軍部干部戰士、文工團的男女演員全部參加?!?/span>

當后勤部部長(cháng)尤繼賢向秦基偉談到,后勤部門(mén)官兵為了向上甘嶺“添油”,有時(shí)傷亡比作戰部隊還大時(shí),秦基偉動(dòng)情地對他說(shuō):“打罷上甘嶺,我們要給后勤記頭功!”

警衛連四個(gè)排無(wú)一例外

有一次,從上甘嶺下來(lái)的干部向秦基偉匯報坑道里的情況:數日喝不到水,吃不上飯,得不到主力的支援,獨立地堅守陣地。他立即把放在行軍床下的那筐蘋(píng)果拉出來(lái),叫司令部的同志送到上甘嶺。警衛員說(shuō):“首長(cháng),這蘋(píng)果又大又紅,肯定甜,拿幾個(gè)出來(lái)你留著(zhù)吃吧!”秦基偉擺擺手說(shuō):“一個(gè)也不要動(dòng),到了坑道里,就是救命果??!”

45師宣傳科科長(cháng)李明天在接受筆者采訪(fǎng)時(shí)說(shuō),《上甘嶺》電影中“一個(gè)蘋(píng)果”的故事,并非虛構。但他一直堅持認為,堅守坑道的官兵在路上撿到的那個(gè)蘋(píng)果,就是從秦基偉軍長(cháng)送的那筐蘋(píng)果里漏出來(lái)的。他說(shuō):“因為那時(shí)前線(xiàn)送去的水果大部分是蘿卜,很少有見(jiàn)到蘋(píng)果。不是秦軍長(cháng)那筐蘋(píng)果,那又是從哪兒來(lái)的蘋(píng)果呢?”

在秦基偉號召下,部隊展開(kāi)研究戰術(shù)、戰法的活動(dòng):突擊隊研究在敵炮火下如何運動(dòng);運輸部隊研究如何通過(guò)敵人的炮火封鎖區;堅守分隊研究如何用“小兵群”和“添油”戰法,對付敵人的大集群沖擊;暫時(shí)轉入坑道的部隊,研究如何配合突擊隊反擊……

在上甘嶺戰役中,29師部隊以無(wú)私的品格和無(wú)畏的精神,配合兄弟部隊共同作戰。根據兵力部署要求,他們以一個(gè)團配屬44師,堅守在西方山;以?xún)蓚€(gè)團配合45師,后又配合31師戰斗在上甘嶺。當戰役處于最艱苦的階段時(shí),他們把上萬(wàn)斤的蘿卜、西紅柿送到45師;在大反擊前,王新政委率領(lǐng)兩個(gè)營(yíng),把幾萬(wàn)發(fā)炮彈和手榴彈送上五圣山。

秦基偉把警衛連也送上上甘嶺“添油”了?!斑@是上甘嶺戰斗的關(guān)鍵時(shí)刻的一條大新聞!”時(shí)任15軍《戰場(chǎng)報》記者的李天恩回憶說(shuō),“我們真沒(méi)有想到秦軍長(cháng)會(huì )下這么大的決心,把他指揮作戰的‘老底子’‘貼身兵’都掏出去了。首長(cháng)送警衛部隊上前線(xiàn),這是對一線(xiàn)作戰部隊最大的鼓勵!”

15軍警衛連在朝鮮戰場(chǎng)除日常負責保衛軍部首長(cháng)和機關(guān)外,還要隨時(shí)執行艱巨和復雜的特殊任務(wù)。這是隨秦基偉一起南征北戰、同生共死的“老底子”。

在大反擊前,秦基偉考慮再三,毅然決定,再從軍機關(guān)和直屬分隊組織報名參戰活動(dòng)。他同時(shí)強調:“警衛連四個(gè)排無(wú)一例外!”在踴躍的報名活動(dòng)中,警衛連共抽調了79名戰士去上甘嶺“添油”。這些戰士大多犧牲在了戰場(chǎng)上。

時(shí)任15軍警衛連指導員王六,是秦基偉在太行山區作戰時(shí)的老警衛員,曾在飛機的轟炸中救過(guò)秦基偉,他們感情很深。當秦基偉得知王六也要上前線(xiàn)的心思后,并沒(méi)有阻攔。王六報名后,秦基偉把珍藏了6年的一支派克筆送給他,鼓勵他在戰斗中加強學(xué)習,不斷進(jìn)步。王六最后在戰場(chǎng)上犧牲了。

“添油”變“加油”。部隊越打越精,越打越有辦法。秦基偉很快就把幾個(gè)齊裝滿(mǎn)員的連隊,秘密地運進(jìn)前線(xiàn)的坑道里。597.9高地主坑道原來(lái)是一個(gè)加強排駐守,到大反擊前,坑道里已經(jīng)進(jìn)駐了第一批反擊的3個(gè)連,戰士們隨時(shí)準備聽(tīng)從號令,沖出坑道去?!觯ㄎ赐甏m)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