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將帥風(fēng)采

大將陳賡赴朝軼事
來(lái)源:《黨史博覽》  作者:尹家民  點(diǎn)擊次數:

陳賡(左一)陪同彭德懷視察志愿軍炮兵陣地


 

■被高崗拉去跳舞的陳賡大喊“救命”


1950年11月1日,陳賡從越南高平啟程回國。不久前,中國人民志愿軍浩浩蕩蕩跨過(guò)鴨綠江,踏上了朝鮮戰場(chǎng)?;貒局械年愘s為此夜不能寐。

11月29日,陳賡來(lái)到北京。他向毛澤東和其他中央領(lǐng)導匯報了在越南期間的工作以后,馬不停蹄,經(jīng)由沈陽(yáng)前去朝鮮戰場(chǎng)。

后來(lái),毛澤東和金日成談話(huà)時(shí),曾說(shuō)道:“陳賡從越南回到北京,向我匯報援越抗法的事情,他提出要求,想去朝鮮。我說(shuō),你陳賡就是好戰,剛聽(tīng)說(shuō)跟美帝打,你就有了精神,病也好了一半。我說(shuō),那你要感謝杜魯門(mén)嘍!”

1951年1月8日,中國人民志愿軍在朝鮮發(fā)動(dòng)的第三次戰役結束,彭德懷召開(kāi)了總結這次戰役作戰經(jīng)驗的會(huì )議,陳賡也參加了。開(kāi)完會(huì ),陳賡到前線(xiàn)去看了幾支部隊,還在宋時(shí)輪的兵團司令部住了幾天。在朝鮮前線(xiàn)和后方兜了一大圈之后,他搭乘火車(chē)返回中國東北。當時(shí)鐵路沿線(xiàn)時(shí)常遭到敵機空襲,每次都要投下大量炸彈,有些炸彈是定時(shí)的?;疖?chē)要經(jīng)常停,等候排除危險后再繼續前進(jìn)。

短短的旅途歷經(jīng)艱險,到達沈陽(yáng)時(shí)已是精疲力盡??善錾狭撕猛娴母邖?,他拉住陳賡,非要停留幾日。時(shí)任中共中央東北局第一書(shū)記、東北行政委員會(huì )主席的高崗,不但好客而且好玩,他專(zhuān)門(mén)以“歡迎陳賡司令員”的名義組織了一場(chǎng)盛大舞會(huì )。

由于在戰爭中雙腿傷殘,陳賡從不跳舞,可是在高崗的盛情邀請下,不得不坐進(jìn)舞廳里“奉陪”。

當音樂(lè )響起時(shí),人們陶醉在柔和細膩的燈光和舞曲中。突然,不知什么地方發(fā)出一聲大叫:“救命??!”

霎時(shí)間,音樂(lè )戛然而止,滿(mǎn)場(chǎng)的舞者停下腳步,驚奇地四處尋找發(fā)出聲響的人。

當人們最終發(fā)現發(fā)出喊聲的不是別人正是舉世聞名的陳賡,而且他正滑稽地面對著(zhù)一個(gè)姑娘時(shí),都忍不住大笑起來(lái)。

誰(shuí)都知道陳賡是個(gè)樂(lè )天派,不管走到哪里,只要他一出現,哪里就會(huì )被他逗得笑聲一片。他急中生智的本領(lǐng)沒(méi)人不服。

這次也是一樣。原來(lái)陳賡一進(jìn)舞池,就被高崗早已安排好的姑娘給纏住了。不管陳賡怎么解釋他的腿連走路都困難更別說(shuō)跳舞了,可姑娘不信,非要跟他跳幾步試一試。陳賡說(shuō)了半天,姑娘就是不饒,說(shuō)不跳高主席定拿她問(wèn)罪。情急之下,陳賡就大叫起來(lái),弄得四座皆驚。

陳賡高聲一喊,姑娘又急又臊,也顧不得高崗的叮囑,早一溜煙跑了,陳賡“罷跳”的目的達到了,安心地坐了下來(lái)。陳賡這次執意不跳,其實(shí)是他很不喜歡在這個(gè)時(shí)候弄這些東西。

1951年1月25日至2月16日,志愿軍進(jìn)行的第四次戰役第一階段雖取得殲敵2.2萬(wàn)余人的勝利,但因砥平里戰斗失利,戰役反擊不順手,戰略預備隊未能趕到,不能擴大戰果,所以也就難以制止敵人的進(jìn)攻。第二番兵團及補充兵員未到,部隊供應正處于青黃不接狀態(tài)。2月19日,彭德懷專(zhuān)程回國,向毛澤東匯報朝鮮戰況和請求援兵。

彭德懷考慮:“堅持兩個(gè)月沒(méi)有問(wèn)題。國內第二番部隊要盡快拉上去,早作準備?,F在只有十九兵團已開(kāi)過(guò)安東(今丹東),還有宋時(shí)輪的九兵團在朝鮮休整后可參加春季攻勢,這樣第二番參戰部隊只有六個(gè)軍,兵力不夠。我建議盡快讓陳賡指揮的三兵團開(kāi)上去,其他如楊成武和董其武兵團也要抓緊準備出國作戰?!?/span>

毛澤東表示同意。

4月25日,陳賡被正式任命為中國人民志愿軍第三兵團司令員兼政委。



■陳賡一句“該吃飯了”替大伙解了圍

1951年5月第五次戰役時(shí),志愿軍一八○師失利。事后,彭德懷便在志愿軍司令部(簡(jiǎn)稱(chēng)志司)所在地空寺洞主持召開(kāi)一個(gè)軍長(cháng)、政委參加的會(huì )議。為了開(kāi)好這次會(huì )議,志司的同志專(zhuān)門(mén)在樹(shù)林里搭了一個(gè)很大的掩蔽棚,很寬,很長(cháng),與會(huì )者都可以坐下。棚子是用粗木搭的,上面蓋上土,搭上樹(shù)枝,從空中看不見(jiàn),可以防敵機掃射。

各兵團的領(lǐng)導和各軍軍長(cháng)、政委相繼到了。開(kāi)會(huì )的前一天,三兵團當時(shí)的主要負責人副司令員王近山還沒(méi)有到會(huì )。到志司來(lái)開(kāi)會(huì )的首長(cháng)們議論紛紛,猜想三兵團六十軍一八○師遭受?chē)乐負p失,彭德懷一定會(huì )找王近山算賬,因此估計他不敢來(lái)開(kāi)會(huì )。

第五次戰役第二階段結束后,由于一八○師在北撤時(shí)沒(méi)有組織好,部隊損失嚴重,主要是因為師領(lǐng)導指揮有誤。但是,三兵團和六十軍沒(méi)有采取積極有效的措施,及時(shí)派得力部隊接應和尋找,也是有責任的。

三兵團的領(lǐng)導來(lái)了,彭德懷走出洞口親自迎接。他見(jiàn)來(lái)開(kāi)會(huì )的是三兵團政治部主任劉有光,第一句話(huà)就問(wèn):“近山同志怎么沒(méi)來(lái)?”

劉有光答道:“他……一八○師沒(méi)打好,他不敢來(lái)見(jiàn)你……”

彭德懷道:“開(kāi)會(huì )是研究經(jīng)驗教訓,一八○師受損失,我也有責任嘛。我們主要不是追查責任,更重要的是找一找教訓,讓我們更聰明些?!?/span>

 

聽(tīng)了彭德懷的話(huà),人們緊張的心弦松了下來(lái)。但彭德懷的嚴厲是出名的,他決不會(huì )放過(guò)任何的失職。會(huì )議開(kāi)始后,當他總結到第五次戰役的經(jīng)驗教訓,講到一八○師的情況時(shí),當著(zhù)眾多軍長(cháng)、政委的面,他把六十軍軍長(cháng)韋杰叫了起來(lái),直接點(diǎn)名問(wèn)道:

“韋杰,你們那個(gè)一八○師,是可以突圍的嘛,你們?yōu)槭裁凑f(shuō)他們被包圍了?他們并沒(méi)有被包圍,敵人只是從他們后面過(guò)去了,晚上還是我們的天下嘛,后面沒(méi)有敵人,中間也沒(méi)有敵人,晚上完全可以過(guò)去嘛,為什么要說(shuō)被包圍了?哪有這樣把電臺砸掉,把密碼燒掉的?”

韋杰低頭不語(yǔ)。

彭德懷火氣上來(lái)了,追問(wèn)道:“你這個(gè)韋杰,軍長(cháng)怎么當的?命令部隊撤退時(shí),你們就是照轉電報,為什么不安排好?”

會(huì )場(chǎng)上頓時(shí)鴉雀無(wú)聲。除了彭德懷的聲音外,再沒(méi)有別的聲音。韋杰一時(shí)也不知說(shuō)什么好,他知道現在任何辯解都無(wú)濟于事,而且說(shuō)什么都可能是火上澆油。于是,他悶聲不響??膳淼聭丫褪遣幌矚g一聲不吭,見(jiàn)韋杰不答話(huà),滿(mǎn)眼冒火,發(fā)作得更加厲害。

這時(shí),志愿軍副司令員鄧華有些著(zhù)急,怕韋杰受不了。他找洪學(xué)智商量,問(wèn):“怎么辦?”洪學(xué)智也很著(zhù)急,想上去勸一下,怕彭德懷火氣更大。這時(shí),他看見(jiàn)陳賡坐在門(mén)口,就對陳賡說(shuō):“陳司令員,你說(shuō)說(shuō)吧?!币驗樗麄兌贾?,陳賡資格老,他講話(huà),彭德懷不會(huì )發(fā)火。陳賡是個(gè)反應極快的人,他站了起來(lái),說(shuō):“老總,該吃飯了,肚子都咕咕叫了……”

彭德懷聽(tīng)陳賡一說(shuō),礙著(zhù)他的面子,不好再說(shuō)什么,看了看表,停了一會(huì )兒說(shuō):“好,吃飯?!?/span>

就這樣,一場(chǎng)雷霆被陳賡一句玩笑話(huà)熄滅了。

說(shuō)老實(shí)話(huà),在這種場(chǎng)合,只有陳賡才敢這么做。

王近山是連毛澤東都開(kāi)玩笑稱(chēng)其為“王瘋子”的著(zhù)名戰將,寫(xiě)過(guò)無(wú)數次戰報,可那都是勝利的捷報,而這次卻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敗績(jì),他內心的痛苦難以用語(yǔ)言表達。不知什么時(shí)候,陳賡悄悄地走近他,問(wèn)道:“大熱天的,關(guān)門(mén)給誰(shuí)寫(xiě)情書(shū)呢?”

王近山扭頭一看是陳賡,把筆重重地放在紙上,大呼道:“陳司令員,都這個(gè)時(shí)候了,你還拿我開(kāi)玩笑!”

陳賡知道他在寫(xiě)檢討,就收起了笑容,說(shuō):“你這個(gè)‘王瘋子’,過(guò)去打仗是只虎,怎么如今變成鼠了,連彭老總都不敢去見(jiàn)?”

王近山唉嘆不已:“不是不敢,實(shí)在是沒(méi)臉去見(jiàn)。你是旁觀(guān)者,你看我們兵團,你不在,我的指揮上到底是個(gè)什么問(wèn)題?”

“我講你受得???”

“你也算是我的上級,上級批評下級有什么受得住受不住。你就敞開(kāi)罵我一頓吧!”

陳賡想了一下,綜合中央軍委領(lǐng)導和前線(xiàn)彭德懷的一些說(shuō)法,開(kāi)誠布公地說(shuō):“我們都是吃‘劉鄧’飯的,近山啊,打定陶你是尖兵,千里躍進(jìn)大別山,你是開(kāi)路先鋒。這次朝鮮回撤失利,你不是右傾,主要是指揮不當。你太麻痹了,太輕敵了。彭老總已經(jīng)替你承擔了責任,你要深刻地想一想?,F在作戰的對象變了,光靠死打硬拼不行,要注意總結新經(jīng)驗……”

“我接受你的批評,可我哪有臉面對彭總呢?他肯定……”王近山犯起愁來(lái)。

“你可以這樣嘛,”陳賡給他出主意,“你怕見(jiàn)彭老總,你可以到北京直接找毛主席請罪,同時(shí)把檢討交給彭嘛?!?/span>

“對,我負荊請罪!”王近山突然又高興起來(lái),“還是老領(lǐng)導辦法多!”

■前線(xiàn)還在打仗,不能搞得人心惶惶

陳賡惦記一八○師的事,當受損部隊講到通信不行時(shí),他特別留意,并答應給他們調一名通信專(zhuān)家。有點(diǎn)空閑,他就給正在志愿軍三兵團司令部的戴其萼(陳賡的老部下,陳賡就任三兵團司令員后,將他從云南抽調過(guò)來(lái))打電話(huà):

“老戴嗎?你們那兒搞得怎么樣了?”陳賡問(wèn)的是當時(shí)的“三反”“五反”運動(dòng)情況。

“已經(jīng)完了?!?/span>

“你呢?”

“我沒(méi)事?!?/span>

“你沒(méi)事就快來(lái)。聽(tīng)說(shuō)你那個(gè)通信處貪污了十好幾個(gè)億!”當時(shí)的億,相當于今天的萬(wàn)。

“我不相信,我們通信處數我膽兒大,可我連公家一雙鞋也沒(méi)多占,別人誰(shuí)敢貪污十多億?我們也沒(méi)那么多錢(qián)??赡苁怯幸慌ㄐ牌鞑臎](méi)有上報,打了點(diǎn)埋伏,他們把這個(gè)折價(jià)弄成貪污了!”

“你發(fā)個(gè)電報,作個(gè)檢討。你到志司來(lái)之前把電報寫(xiě)好。發(fā)出之前,拿來(lái)給我看一看?!?/span>

晚上,戴其萼來(lái)找陳賡。陳賡和彭德懷、甘泗淇、鄧華一起住在一個(gè)礦洞里面。這里用木板隔成四個(gè)房間,每人住一間。房子很小,里面的陳設也很簡(jiǎn)單。戴其萼進(jìn)來(lái)后,陳賡讓他坐下,緩緩地問(wèn):“今天我問(wèn)你幾個(gè)問(wèn)題,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說(shuō),你說(shuō)錯了我不怪你,但必須說(shuō)真話(huà)?!?/span>

戴其萼疑惑地點(diǎn)點(diǎn)頭。

“現在有個(gè)通報,說(shuō)你們通信處貪污,你已經(jīng)說(shuō)明白了。還說(shuō)咱們的后勤部長(cháng)貪污了一汽車(chē)黃金,你認為是真的嗎?”

“我不相信?!贝髌漭囫R上答道,“我們全兵團也沒(méi)一汽車(chē)黃金!閻部長(cháng)不是這種人。我估計這又是‘貧雇當家’那一伙整的……”

“是啊,有些人就愛(ài)搞這一套?!标愘s站起來(lái),在小屋里轉來(lái)轉去,“我對部隊這些同志是了解的??晌覐脑侥匣貋?lái),就又到朝鮮來(lái)了。這十多個(gè)月情況不了解。所以我要問(wèn)你,部隊有什么變化,是不是大家都在做生意,發(fā)財呀?”

“我們部隊一直是艱苦的。不能說(shuō)個(gè)別人沒(méi)有變化,但整個(gè)部隊我覺(jué)得還是保持了艱苦奮斗傳統的?!?/span>

陳賡又問(wèn)了幾個(gè)人的情況,沉思著(zhù)。突然,他轉過(guò)身來(lái),兩眼直盯著(zhù)戴其萼:“現在都要打包票,你打不打?”

“我打?!?/span>

“你對作計劃下指標打‘老虎’,有什么看法?”

“我不理解。我覺(jué)得和毛主席的‘實(shí)事求是’統一不起來(lái)。危險,大家不怕;關(guān)鍵時(shí)刻冤枉人家,將來(lái)不好說(shuō)話(huà)?!?/span>

“是啊,這跟抓特務(wù)一樣,有幾個(gè)抓幾個(gè),怎么能訂計劃呢?行了,我就問(wèn)你這些?!睆年愘s屋里出來(lái),戴其萼覺(jué)得奇怪:談這些干什么呢?

直到回國以后,戴其萼才從老戰友王步青那里得知,當時(shí)有關(guān)部門(mén)把一位后勤部長(cháng)的所謂貪污案作為大案要案,問(wèn)陳賡:你對這個(gè)問(wèn)題有什么看法?

陳賡在找一些知情人了解情況后,立即向云南軍區和中央發(fā)電:后勤部長(cháng)跟我多年,可能有些大手大腳,浪費現象,至于貪污我不相信,我敢用黨籍擔保!這個(gè)案子可能是假的。因為我們全兵團20多萬(wàn)人馬,兩年全部經(jīng)費也不到一汽車(chē)黃金,20多萬(wàn)人不可能不吃不用!我建議中央查清這個(gè)案子!前線(xiàn)還在打仗,不能搞得人心惶惶!

后來(lái),陳賡還找戴其萼了解通信方面的情況。他問(wèn)戴其萼:“你給我講三個(gè)問(wèn)題:第一,對美帝作戰給通信聯(lián)絡(luò )帶來(lái)哪些特點(diǎn)?第二,你們采取了哪些措施?第三,你們對各級指揮員有什么要求?”此后,他根據戴其萼的建議,給部隊下達了《加強通信聯(lián)絡(luò )的決定》,并且用的是兵團黨委的名義,以引起部隊的重視。
    

■“你們不認識吧?來(lái)個(gè)自我介紹,我叫陳賡?!?/span>

1951年9月2日,陳賡到志愿軍司令部的時(shí)候,志司駐地還在伊川西北的空寺洞。

9月15日,志司搬遷到平壤以西的檜倉金礦。這個(gè)金礦離檜倉城兩三公里。礦洞很深,里面缺氧,也很潮濕,到處滲水。初到時(shí)連電燈也沒(méi)有,只能點(diǎn)著(zhù)蠟燭照明辦公。洞中很暗,人們進(jìn)去要帶手電,沒(méi)手電就沒(méi)辦法前進(jìn),也出不來(lái)。洞中有些地方低矮,走路得低頭,不然就會(huì )撞腦袋。而且曲折迂回,像一座迷宮。如果不懂得路線(xiàn)也沒(méi)向導,進(jìn)去后就很難走出來(lái)。陳賡身體不好,整天呆在洞里,經(jīng)常頭昏腦脹。

盡管礦洞中的工作條件很差,生活也苦,但陳賡的心情卻是愉快的。他初到志司工作的時(shí)候,盡管人們都熟知他的大名,但真正與他共過(guò)事的人不多,只覺(jué)得他很瀟灑,對他肅然起敬。時(shí)間一長(cháng),大家都覺(jué)得他沒(méi)有首長(cháng)架子,很好接近。他遇見(jiàn)什么人都愛(ài)聊一聊。

東線(xiàn)的文藝演出隊要去上甘嶺慰問(wèn)。陳賡要同隊員們聊一聊。

團長(cháng)漠雁帶了幾個(gè)演員,興沖沖應邀而來(lái)。他們走進(jìn)嵌在半山腰的防空洞,正對著(zhù)小房里的一張行軍床和墻上的地圖發(fā)愣,陳賡洪亮的嗓門(mén)響起來(lái):“爬山爬累了吧?啊,進(jìn)來(lái)坐吧!”大家推推搡搡,有些拘束。

陳賡抓住一個(gè)演員的手,往屋里拉:“別看屋子小,你們幾個(gè)人還坐得下?!?/span>

大家進(jìn)了小屋,揣度這位首長(cháng)是誰(shuí),陳賡道:“你們不認識吧?來(lái)個(gè)自我介紹,我叫陳賡?!?/span>

演員們差點(diǎn)驚叫起來(lái):這就是當年率領(lǐng)數十萬(wàn)人馬同劉鄧大軍一起打過(guò)黃河,威震中原的陳賡!大家急忙起立,敬禮。

陳賡笑了起來(lái):“我又不閱兵,快坐下吧?!彼樖帜闷鹨粋€(gè)蘋(píng)果削著(zhù):“你們說(shuō)朝鮮的蘋(píng)果甜,還是祖國的蘋(píng)果甜?”大家被問(wèn)愣了,傻笑著(zhù)說(shuō):“都甜?!?/span>

陳賡說(shuō):“我說(shuō)朝鮮的蘋(píng)果更甜。你們不要笑,甜就是甜!是不是怕說(shuō)不甜就不愛(ài)國啦?從政治上說(shuō),沒(méi)有朝鮮人民的支援,沒(méi)有人民軍的并肩作戰,要打敗美帝國主義侵略軍隊是不可能的,毛主席要求我們愛(ài)護朝鮮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根本道理就在這里?!?/span>

陳賡把一個(gè)削好的蘋(píng)果遞給一個(gè)同志,可他不肯接;再遞給其他人,還是沒(méi)人接。陳賡嘴角一咧:“你們這些小知識分子,就是愛(ài)面子,心里想吃又不拿,給!”他把蘋(píng)果硬塞給一個(gè)隊員。

后來(lái),漠雁陪著(zhù)陳賡看演出。陳賡看到一個(gè)叫《戰地小休息》的節目,見(jiàn)到劇中戰士滿(mǎn)臉被煙熏黑的樣子,不滿(mǎn)意地搖了搖頭:“為什么要把志愿軍戰士搞得那么臟?那么野蠻?挽袖子把胳膊,很不雅觀(guān)。我們的戰士是很文明的,是很講衛生的!美國兵在陣地前捉虱子,我們的戰士自造洗澡桶,一天洗一次澡,還在陣地上種種花草,這才是真正的樂(lè )觀(guān)主義,別搞形式!”

■堅持說(shuō)自己在志愿軍里是“后來(lái)的”

1951年下半年,朝鮮戰場(chǎng)的戰線(xiàn)已經(jīng)穩定在“三八”線(xiàn)一帶。美國放棄了侵占全朝鮮的企圖,并作出了愿意在“三八”線(xiàn)附近談判?;鸬谋硎?。中朝領(lǐng)導人也決心邊打邊談,爭取和談成功。這樣,和平解決朝鮮問(wèn)題的曙光初現,志愿軍最高指揮部里,也開(kāi)始了醞釀?wù)l(shuí)出任和談代表的問(wèn)題。

在此之前,彭德懷曾收到金日成發(fā)給毛澤東的電報。電報申明了朝鮮方面對同美國戰場(chǎng)和談的意見(jiàn),提出了目前談判的內容和地點(diǎn),并要求彭德懷代表志愿軍出席和談會(huì )議。彭德懷立刻召集陳賡、鄧華、甘泗淇、杜平、解方等總部領(lǐng)導討論一下,看誰(shuí)去好。大家對朝鮮提出談判的內容和地點(diǎn)都無(wú)異議,他們尊重人民軍的選擇,只是認為彭德懷是“總指揮”,應該坐鎮志司,主持作戰。彭德懷也覺(jué)自己離開(kāi)戰斗崗位不合適,提議鄧華去。

鄧華道:“我這個(gè)人一輩子沒(méi)干過(guò)外交,不知怎樣對待,我看還是換個(gè)懂外交的同志去吧?!彼幌掳l(fā)現陳賡,便高興起來(lái):“我看還是陳司令員去吧,你是老資格,蔣介石都怕你,老美更沒(méi)什么說(shuō)的。你不是參加過(guò)停戰談判么,正好!”

陳賡笑了:“今非昔比,如今我這身體腦子都不如從前,拄著(zhù)拐讓人家看笑話(huà)?!彼透抒翡拷粨Q了眼神,接著(zhù)對鄧華說(shuō),“外交雖非你所長(cháng),你是打仗的料,可我們都同意彭總的意見(jiàn)。你是咱志愿軍第一副司令,一至五次戰役你通通參加了,對和談最有發(fā)言權。我那時(shí)在太原執行小組談得好,靠的就是情況熟?!?/span>

甘泗淇響應道:“老陳說(shuō)得對,你情況熟,你去吧?!?/span>

在大家的推舉下,鄧華就不好推辭了。

彭德懷點(diǎn)燃一支煙,慢慢吸著(zhù)。大家圍繞談判問(wèn)題又討論起來(lái)。

陳賡說(shuō):“美帝國主義愿意和談,這是我們的勝利。朝鮮戰爭對英法等國無(wú)實(shí)際利益,而西歐本身又受著(zhù)威脅,所以它們與美國相互間的矛盾是存在的,同時(shí)美國統治集團內部的斗爭也日益劇烈,使杜魯門(mén)不能不考慮選擇談判。他想結束朝鮮戰爭,擺脫被動(dòng)局面?!?/span>

會(huì )后,彭德懷將會(huì )議討論和推選鄧華、解方為志愿軍談判代表的情況,上報了中央軍委。

1951年10月以后,陳賡因病回國治療,至1952年3月,第三次入朝。他這次是替換回國的彭德懷的。

朝鮮戰場(chǎng)上特別艱苦的生活,異常繁忙的工作,同樣影響著(zhù)彭德懷的身體。原先,彭德懷就患有慢性腸炎,是早年在舊軍隊當兵時(shí)得下的,還有嚴重的痔瘡。這幾天,頭部又生了一個(gè)瘤子,身體日見(jiàn)瘦弱。大家勸他回國檢查治療,他總是說(shuō):“這是小病,不要緊,死不了人!”繼續在前方堅持工作。

3月31日黃昏,陳賡到達志司。當夜就與彭德懷交談,告訴他毛澤東對戰爭的看法,以及自己來(lái)的意思,督促彭德懷回國休養。彭德懷想堅持到5月朝鮮戰局穩定后再回國。陳賡對其負責嚴肅的態(tài)度,打心里敬佩。

但周恩來(lái)請示毛澤東后,要彭德懷馬上回國治療,絕對不要推到5月。周恩來(lái)的電報同意彭德懷去與金日成會(huì )談,動(dòng)身時(shí)間不要遲過(guò)4月上旬。陳賡拿著(zhù)中央的電報讓彭德懷看,笑道:“中央來(lái)電催你馬上回國治病,我看你還敢違抗中央命令嗎?”4月4日,中央再次來(lái)電催促,彭德懷不得不于4月7日動(dòng)身回國。

回國前,陳賡把洪學(xué)智找來(lái)說(shuō):“彭總這次回國,要當軍委常務(wù)副主席,主持軍委日常工作。周總理太忙,還兼著(zhù)軍委常務(wù)副主席,忙不過(guò)來(lái),所以非要彭總回去不可?!?/span>

彭德懷交代:“我回去以后,我在志愿軍的一切職務(wù)由陳賡同志代理。他是1922年的老黨員,資格比我還老。你們要支持他的工作,配合好?!标愘s開(kāi)起玩笑:“可是,我在志愿軍里的資格可沒(méi)有學(xué)智同志老喲,我是后來(lái)的?!?/span>

洪學(xué)智對彭德懷說(shuō):“你放心,我堅決服從他的領(lǐng)導?!?/span>

陳賡又開(kāi)玩笑:“什么服從不服從的,你把后方那一攤抓好了,就行了?!?/span>

彭德懷點(diǎn)點(diǎn)頭,和陳賡重重地握了握手,深情地道別……■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