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一代風(fēng)流

韶山親屬回憶毛澤東的少年生活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09年第12期  作者:胡長(cháng)明  點(diǎn)擊次數:

偏僻的韶山?jīng)_何以走出了一代偉人毛澤東,這一直是學(xué)界和民眾最感興趣的話(huà)題之一。樹(shù)有根,水有源,人們在敬佩毛澤東不世之業(yè)的同時(shí),自然要追尋其所以成之之故。毛澤東的性格、愛(ài)好和生活習慣都初步形成于在韶山生活的17年,他是帶著(zhù)這片山水賦予他的文化氣息而走向外部世界的。要還原毛澤東的少年生活,除了依據他本人對斯諾等人的談話(huà),還必須求諸于韶山親友的回憶。


1959年6月,毛澤東在故鄉韶山同家鄉的干部群眾合影。

19604月,韶山有關(guān)部門(mén)曾組織召開(kāi)老人座談會(huì ),邀請王淑蘭、毛宇居、文運昌等親屬和友人詳談他們所知道的毛澤東,匯集了一批珍貴的史料。從學(xué)術(shù)經(jīng)驗來(lái)看,我以為這批史料比那些大而化之的論文要有價(jià)值得多,因為其中有生動(dòng)的歷史細節,有韶山當地的民俗民情,乃至回憶者的語(yǔ)言風(fēng)格都令人回味無(wú)窮。然而,其中不少史料卻從未被完整地發(fā)表和引用過(guò)。為了緬懷毛澤東,筆者從中選取三則史料以饗讀者,并作一些必要的解讀。

一、王淑蘭回憶毛澤東

王淑蘭(1896~1964),189625出生在今湖南湘鄉市金石鄉團田村的一個(gè)農民家庭,1913年與毛澤民結婚,是毛澤東的大弟媳。她嫁到韶山?jīng)_以后,侍奉毛澤東的母親文氏、父親毛順生六七年(文氏和毛順生分別于1919年和1920年去世),從翁姑和鄰里鄉親那里聽(tīng)到許多少年毛澤東讀書(shū)、生活的故事。19604月,她在老人座談會(huì )上說(shuō):

媽媽?zhuān)疵珴蓶|的母親)告訴我:“你伯爺七歲就發(fā)蒙讀書(shū),讀書(shū)的學(xué)堂就在南岸,發(fā)蒙的老師是鄒春培。”鄒春培是個(gè)老讀書(shū)人,他對我媽媽說(shuō):“五十?huà)鹱?,你家這個(gè)學(xué)生有些特別?!眿寢寙?wèn)他什么特別,鄒講:“我要給他(指毛澤東)點(diǎn)書(shū),他就對我說(shuō),春培阿公,你老人家不要點(diǎn),難費累。我就講,你特來(lái)讀書(shū),不點(diǎn)書(shū)何理要得?他就講,你不點(diǎn),我背就是。他就是天分好,填紅蒙字(即用土紅寫(xiě)字,學(xué)生用紙蒙在上面摹寫(xiě))他也不填,要自己寫(xiě),比一般的學(xué)生照著(zhù)填還要好一些?!庇捎谒旆指?,會(huì )讀書(shū),大家就給他起個(gè)渾名,叫“省教員”。以后只要聽(tīng)到喊“省教員”,就曉得是喊澤東。有一次,鄒春培出了個(gè)題目“茶炕子”(注:烘茶葉的用具),叫澤東做文章,做得蠻好,鄒春培說(shuō)他口氣大,不敢教……

澤東八歲時(shí),正月間到唐家圫(毛澤東外婆家),正碰到耍獅子。那時(shí)耍獅子耍到一家人家,一邊耍還要一邊贊。澤東只有八歲就會(huì )贊,他贊了四句:“獅子眼鼓鼓,擦菜子煮豆腐,酒要熱些燒,肉要爛些煮?!闭f(shuō)得大家都哈哈大笑,說(shuō)他是奇才。

毛澤東后來(lái)到毛宇居先生那里讀書(shū),媽媽對宇居先生是不大滿(mǎn)意的,毛澤東對他也不大滿(mǎn)意,原因是宇居先生要澤東喊他先生,澤東就偏要喊他大哥。宇居先生又愛(ài)打人。有一次,他把毛澤東打得跑到湘鄉他外婆家里去了。

毛澤東十三、四歲時(shí),就沒(méi)讀書(shū)了,在屋里出工下力。他有兩門(mén)工夫不做,不擔牛糞,還有一門(mén)不記得了,其他樣樣都做。

住在南岸不遠,有個(gè)下山的和尚蕭貴桶,毛澤東小時(shí)與他搞得蠻好,主要是到他那里去借經(jīng)書(shū)看,經(jīng)常把一疊疊的經(jīng)書(shū)搬回來(lái)看。后來(lái),就到唐家圫借《三國志》等書(shū)看,表兄文運昌人好,他總是幫毛澤東到處借書(shū)。熱天晚上睡覺(jué)時(shí),就在床檔頭放一張凳,凳上放一盞燈,把腦殼伸到帳子外面看。冷天就干脆不放帳子,困在床上看??戳恕度龂尽?,他就跟媽媽講:“三國志還是好,有道理?!?/span>

王淑蘭回憶了毛澤東在故居旁邊的南岸讀書(shū)的情況,還特別提到他與一位下山和尚蕭貴桶的交往。這在當時(shí)不是偶然的。毛澤東在韶山生活時(shí),佛教興盛,在毛氏家族聚居的韶峰一帶就有韶峰庵、仙女庵、白蓮庵、尋源庵、慈悅庵等五個(gè)庵堂。毛澤東的母親便是虔誠的佛教徒。受母親影響,少年毛澤東也相信佛教,并一度為父親不信佛教深表?yè)鷳n(yōu)。盡管后來(lái)毛澤東不信佛了,但對佛教的興趣卻終生不變。在他看來(lái),佛經(jīng)也有區別的,有上層的佛經(jīng),也有勞動(dòng)人民的佛經(jīng),唐朝時(shí)六祖的佛經(jīng)《法寶坊經(jīng)》就是勞動(dòng)人民的。1956年,毛澤東的文家表兄文運昌、文澗泉等去北京看望他,他還饒有興致地問(wèn)起仙女庵、慈悅庵、白蓮庵的情況,當得知這幾處庵堂在土改時(shí)已毀壞時(shí),他遺憾地說(shuō):“其實(shí),這幾處也是韶山的名勝,各處地勢較高,四周古樹(shù)參天,山泉瀝瀝,曲徑通幽,風(fēng)景蔚為可觀(guān)。每日晨鐘暮鼓,響徹群山,別有一番風(fēng)味?!?964年8月18日,毛澤東在一次談話(huà)中說(shuō):“中國研究佛學(xué)的水平還很低,除了任繼愈的幾篇文章,好的實(shí)在太少?!边@樣的評論,顯然是建立在他自幼閱讀佛經(jīng)的修養基礎之上的。

王淑蘭在1921年春節后,隨丈夫毛澤民去長(cháng)沙生活。1927年到1949年,曾長(cháng)期在長(cháng)沙、上海、湘南等地從事黨的地下工作。韶山解放后,她回到韶山?jīng)_,收集、贖回了部分家俱和農具,為毛澤東故居對外開(kāi)放作了大量的準備工作,并成為首位講解員。1964年去世后安葬在韶山?jīng)_。

二、毛宇居回憶毛澤東

毛宇居(1881~1964),派名澤啟,字先甲,號宇居,毛澤東的族兄,家住毛澤東祖居地滴水洞東茅塘北側的萃嘉塘。他的高祖父毛祥玙與毛澤東的高祖父毛祥煥為親兄弟,毛祥煥居長(cháng),毛祥玙排行第四(后稱(chēng)“四房”)。毛宇居的曾祖父毛蘭芳、叔父毛麓鐘、父親毛福生都是讀書(shū)人。從毛蘭芳到毛宇居,四房書(shū)香不斷,形成韶山毛氏家族中少有的人才鏈,并對毛澤東產(chǎn)生過(guò)直接的影響。


1959年6月,毛澤東和老師毛宇居攜手而行。

1906年秋,13歲的毛澤東成為族兄毛宇居的學(xué)生。毛宇居年長(cháng)毛澤東12歲,對毛澤東的要求非常嚴格。關(guān)于這段師生之誼及其他情況,毛宇居在19604月的老人座談會(huì )上說(shuō):

我與毛澤東是族兄弟。我父親叫福生公,與澤東的父親順生公要好,來(lái)往密切。

澤東大概是八歲發(fā)蒙讀書(shū),地點(diǎn)在韶山土地沖的南岸。老師名叫鄒春培。我們毛家認為《百家姓》、《增廣賢文》、《勸學(xué)》等書(shū)是一些俗書(shū),不給讀,所以毛澤東開(kāi)始發(fā)蒙的書(shū)是《三字經(jīng)》。

澤東的祖父毛翼臣是個(gè)農民,家里很窮,作了一世的田。后來(lái)家境轉好,是由于順生公勤儉持家,并做些谷米、牲豬生意而上升的。

他家的家教很?chē)?,在鄒春培那里讀書(shū)時(shí),早晚要看牛,晚上還要學(xué)打算盤(pán),學(xué)記賬。

他父親沒(méi)有打算讓他讀長(cháng)書(shū)。當時(shí)韶山毛姓讀書(shū)的少,只有我們四房的人講究讀書(shū)。他父親的打算是讓他種田,或做生意。

他在鄒春培處讀書(shū)后,又轉學(xué)幾處,才到我這里讀書(shū)。當時(shí)我在韶山?jīng)_口的井灣里開(kāi)館,有七、八個(gè)學(xué)生,都是寄宿,讀的是《春秋》。澤東最喜看小說(shuō),看的是《三國演義》、《水滸》、《說(shuō)唐》等等。當時(shí)私塾的規矩,認為小說(shuō)是雜書(shū),不準學(xué)生看。他總是偷著(zhù)看,見(jiàn)我來(lái)了,就把正書(shū)放在小說(shuō)上面。后來(lái)我發(fā)覺(jué)了,就故意多點(diǎn)書(shū)讓他背,他都背得出來(lái)。

讀完一年后,他父親不要他讀書(shū)了,要他下力務(wù)農,于是他就在家里作田、砍柴、加工大米。

澤東在家下力兩年后,想再去讀書(shū),但父親不肯。他找了我父親福生公和毛麓鐘(秀才)談,總想讀書(shū)。

那時(shí)我家有《盛世危言》、康梁文集,他經(jīng)常借去看。后來(lái)得到父親允許,他就到毛麓鐘、毛簡(jiǎn)臣那里讀了一年,地點(diǎn)是在東茅塘、烏龜井,讀的是古文、《綱鑒易知錄》。這時(shí)他最喜看《盛世危言》和康梁文集,也喜韓文。記得澤東在這時(shí)作了一篇“策論”,作得好,內容記不清楚了。

文運昌是澤東的老表,見(jiàn)他會(huì )讀書(shū),就邀他去湘鄉東山學(xué)校讀書(shū),校長(cháng)、教員都喜歡這個(gè)學(xué)生,因為他的文章作得好。

澤東的字寫(xiě)得很好,開(kāi)始習歐字,后習錢(qián)字、習草書(shū),后來(lái)他的字獨具一格,應歸功于錢(qián)字和草書(shū)。

宣統二年發(fā)生饑荒。有次從長(cháng)沙來(lái)了許多豆商,說(shuō)長(cháng)沙饑民搶米,為首的被撫臺斬了頭。澤東聽(tīng)了,很是不平,說(shuō)饑民起來(lái)造反是逼成的,怪不得饑民。

澤東的母親最賢慧,澤東與父親意見(jiàn)不合,但最聽(tīng)母親的話(huà),受母親的影響最深。

有次家里來(lái)客,來(lái)客都是一些做生意的人,父親叫他出來(lái)陪客,他不肯。父親叫了幾次,見(jiàn)他不出來(lái),就罵他不孝,他就沖出門(mén)去,不回來(lái)。后來(lái)把他找回來(lái),母親要他去同父親說(shuō)好陪禮,他不肯。父親要他讀書(shū),是想要他學(xué)會(huì )“和是非”、“做狀紙”,或者能成為秀才,而澤東卻不想這樣。

有一次,澤東從長(cháng)沙讀書(shū)歸來(lái),簡(jiǎn)臣公問(wèn)他讀書(shū)出來(lái),要作何事。他答,做翻天覆地的事,簡(jiǎn)臣公聽(tīng)了很高興。簡(jiǎn)臣公死后,澤東還作了一首挽聯(lián),表示悼念。

毛宇居在回憶中兩次提到的毛簡(jiǎn)臣(1848~1925),派名恩鎔,字羽義,是毛澤東的堂叔祖父。毛簡(jiǎn)臣幼承庭訓,熟讀經(jīng)史,年輕時(shí)曾跟隨左宗棠的湘軍遠征新疆,回鄉后便開(kāi)辦私塾,課讀鄉間子弟。在毛簡(jiǎn)臣門(mén)下,毛澤東主要研讀《史記》,初步了解到秦漢及其以前的歷史,并苦練書(shū)法。1911年毛澤東到長(cháng)沙求學(xué)后,仍與毛簡(jiǎn)臣保持著(zhù)聯(lián)系。當毛簡(jiǎn)臣問(wèn)他讀書(shū)出來(lái)做何事時(shí),他回答要“做翻天覆地的事”,顯示了他不同凡響的高遠志向。1925年,毛澤東和楊開(kāi)慧回韶山開(kāi)展農民運動(dòng)時(shí),還專(zhuān)程去韶山烏龜井看望過(guò)毛簡(jiǎn)臣。毛簡(jiǎn)臣的兒子毛岱鐘畢業(yè)于一所政法學(xué)堂,早年與毛澤東有些交往,后官至南京國民政府監察院專(zhuān)員,1936年病逝。

新中國成立后,毛宇居與毛澤東交往頻繁,現在保存下來(lái)的毛澤東致毛宇居的書(shū)信有近十封,居韶山各親友之首。1951923日,這對昔日的師生歡聚于北京。毛澤東用家鄉菜如紅燒肉、鰱魚(yú)湯、空心菜等招待毛宇居等鄉親。毛澤東攙扶著(zhù)毛宇居走進(jìn)餐廳,歉意地說(shuō):“沒(méi)有好菜吃,但不敢忘了鄉情?!泵罹有α耍骸叭艘夂?,水也甜??!”毛澤東示意毛宇居坐上座,毛宇居誠惶誠恐,連連擺手:“您是主席,‘天地君親師’,我乃一介百姓,哪能坐上座?!泵珴蓶|馬上引用了一句古典:“‘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是我的老師,當然要坐上座?!?/span>19596月,毛澤東回到闊別三十二年的韶山,在前往毛震公祠參拜祖宗時(shí),銀髯飄拂的毛宇居與身材偉岸的毛澤東手牽手走過(guò)田埂,成為當時(shí)最為感人肺腑的場(chǎng)面之一。

1941年,毛宇居等主修韶山毛氏四修族譜,稱(chēng)毛澤東“閎中肆外,國爾忘家”,表現了極大的勇氣和見(jiàn)識。他還煞費苦心地將毛澤東在湖南一師讀書(shū)時(shí)的筆記《講堂錄》等保留下來(lái),成為后來(lái)研究毛澤東的第一手材料。

三、文運昌回憶毛澤東

毛澤東有兩位親舅父,即七舅文玉瑞(1853~1920)和八舅文玉欽(1959~1929)。毛澤東從小拜七舅文玉瑞為干爹,八舅母趙氏為干娘。8歲以前,毛澤東主要在湘鄉唐家圫(現屬韶山)外婆家生活,那時(shí)八舅文玉欽在家開(kāi)設蒙館,毛澤東時(shí)常旁聽(tīng),所以文玉欽算是毛澤東真正的啟蒙老師。文運昌(1884~1961)為文玉欽的次子,是毛澤東交往最密切,也對他影響最大的外家表兄。關(guān)于少年毛澤東讀書(shū)和生活的情況,文運昌回憶道:

毛主席乳名石三,澤東是派名,號潤芝。他七歲上學(xué)發(fā)蒙,老師點(diǎn)授的書(shū),讀后即能背誦。他見(jiàn)書(shū)就看,最喜歡看《水滸》、《三國志》、《西游記》等小說(shuō),有時(shí)模仿古代英雄,神情畢露,好似身歷其境一般。我的《新民叢報》、《盛世危言》等書(shū),他借去讀了又讀,熟記腦中。

到了十二、三歲時(shí),他認為鄉村塾師腦筋不新,只照書(shū)本點(diǎn)授,不講解,讀死書(shū),有些教法不對,不合自己的心意。他覺(jué)得在此海禁大開(kāi),外強侵略,國家危險的時(shí)候,宜廢科舉,設學(xué)堂,改舊制,研究科學(xué)技術(shù),造就愛(ài)國的文武雙全的人物來(lái),以挽救大局。

有一年元宵節,他的父親(我的姑父)說(shuō):“今年送石三到郭家亭上邊闊人家去讀書(shū)?!蹦菓?hù)人家在當地很有名望,家里有男工做茶飯,女工洗衣服,生活過(guò)得好,極好自修學(xué)業(yè)。上學(xué)之日,主席挑著(zhù)書(shū)箱、被帳,隨父親進(jìn)入那家私熟。誰(shuí)知那塾師仍是只點(diǎn)讀而不詳解,他實(shí)在不愿讀了。放端午假時(shí),他回家陪雙親過(guò)節。到這時(shí),他逢人就講,不想秀才功名,秀才背了時(shí),一文不值。意思是說(shuō),不愿再去私塾讀書(shū)。到了五月十五日那天,他父親穿了整齊的衣服,提點(diǎn)魚(yú)肉、鹽蛋送他上學(xué),走到離家近三里的關(guān)公橋下面路邊一口大塘附近時(shí),他不走大路,卻往田埂上走,父親隨追隨罵,他便跳到田中,抓走一把田泥撒在父親的衣上。父親快步追趕。他站到塘基上,對父親說(shuō),來(lái)吧,我就跳到塘里去。父親見(jiàn)田野無(wú)人,沒(méi)人排解糾紛,只好忍氣退讓。我姑父回家后,怒氣沖沖,責怪我姑媽養此不知禮義的兒子,出此不爭氣的后人,就上床睡覺(jué)了。這時(shí)主席心想,此次雖得勝利,但回家定會(huì )挨打,免不了皮破血流;不回家吧,父親又會(huì )望我,因此決定晚點(diǎn)回家。他到鄰近屋里坐坐談?wù)?,我姑母淚盈雙眼,前來(lái)教誨:石三,你不該這樣不懂事,你爸爸不送你讀書(shū)了,你只和牛結得伴了。為娘的撫養你成人,而你做出這樣無(wú)禮的事。你的干爹和八舅要曉得這事,定會(huì )幫同打你的。你想想,誰(shuí)不望你讀書(shū)成名,知法明禮,你做出這種蠢事,人家都會(huì )指娘失教。你辜負了外家的愛(ài)護和希望。主席聽(tīng)了后,聲柔氣和地對娘說(shuō),兒不是逃學(xué)、偷懶,是不想讀死書(shū),不喜歡那些不明時(shí)局的、拿著(zhù)八股文章說(shuō)之乎也者、討人敬奉的塾師?;丶腋锸羌檬?,不是丑事。這時(shí)姑母和鄰居娭毑對他說(shuō),你爸爸氣得要命,睡了。你先回去吧,是你自己斷絕學(xué)路的,你爸爸再不送你讀書(shū)了。在大家的勸說(shuō)下,他回到了家里,吃過(guò)晚飯,還和四弟(即毛澤民)、六弟(即毛澤覃)等人細細講了些笑話(huà)才睡。第二天一清早,主席就上山放牛,還撿柴、剎草、收糞。種地耕田,他邊學(xué)邊做,樣樣動(dòng)得手,不落人后。晚上讀書(shū),聲音嘹亮,把有趣的文章、詩(shī)詞、歌賦同四弟朗讀講解,好似博學(xué)多藝的老師。他與四弟同練小楷書(shū)法,學(xué)珠算,談白話(huà),唱山歌,講古代英雄事跡,談他們成敗的原因。對于農業(yè),他說(shuō),務(wù)農為大本,動(dòng)手就有收,勤動(dòng)手就多收,因時(shí)制宜,因地制宜,抓緊去做,衣食豐足,不成問(wèn)題。過(guò)了一個(gè)多月,我姑父想起上次送他讀書(shū)的事,恐怕他將來(lái)鬧出更大的事來(lái),必須早加約束。于是請來(lái)房族,想用族規家法來(lái)教育兒子。那天,請的客齊來(lái)了,他們談?wù)勑π?,但都認為不用家法為妥,好象都站在石三一邊,囑我姑父:要順情順理,切莫粗言,好兒要培養,等等。酒后,大家圍坐閑談,講起耕牛行情、谷米漲價(jià)、縣里派捐許多事情。我姑父說(shuō):今日起動(dòng)各位,無(wú)好招待,因石三不肖、秉性橫蠻,不讀書(shū),做出這次無(wú)禮的事,我不會(huì )管教,特請前輩以族規家法處理,免得以后鬧出大事,使韶山堂堂的毛族丟臉。主席年輕膽壯,聽(tīng)了父親的話(huà)以后,馬上出來(lái)答辯,說(shuō):父親不送我讀書(shū),并不是我罷讀,也不是我逃學(xué)、偷懶,我只是不愿讀那死板書(shū),他老人家不理解兒的心意。那些老先生不知時(shí)局危急,國土就要被人家瓜分了,還是這種教法,我實(shí)不愿這樣學(xué),還是罷讀好,種田好。公開(kāi)的說(shuō),我不信什么天牌不天牌!請來(lái)的那些房族尊長(cháng),大概覺(jué)得這話(huà)有道理,一齊勸我姑父:你家石三,是個(gè)不羈之才,品質(zhì)不凡,見(jiàn)地不錯。今后慢慢勸導,并托外家舅父多多指點(diǎn),定會(huì )成器的。這次,主席又得了勝利。

有一年,主席的父親要送主席到湘潭一個(gè)米店去當學(xué)徒。那時(shí)他家里有兩張大碓,我姑父修寬豬欄,專(zhuān)走湘鄉農家做豬、谷轉販生意,用自家毛義順堂的花票,擴大貿易資金,運回豬、谷,把豬喂大喂肥,把米碾成上熟米,運到湘潭賣(mài)高價(jià)。他想送主席去米店當學(xué)徒,練習寫(xiě)算,學(xué)會(huì )做生意,好把家業(yè)興隆起來(lái)。然而主席的心志,如泰山般搖不動(dòng)。他說(shuō),這個(gè)行業(yè),損人肥己,我不動(dòng)心;湘潭城里雖未去過(guò),聽(tīng)說(shuō)市面繁榮,是個(gè)好玩的口岸,但是不合我的心愿。務(wù)農為本,我還是當一個(gè)田秀才吧。

后來(lái),我父親來(lái)到南岸,與姑父講起石三讀書(shū)一事。我父親說(shuō),還是要送他去讀書(shū)為好,他不愿到農村讀,就送城里去;不愛(ài)讀老書(shū),就送洋學(xué)堂;趕快去,莫耽誤了時(shí)間。我來(lái)是勸你們送他上東山這個(gè)洋學(xué)堂,同我家運昌一起去讀書(shū)的。姑父動(dòng)了心,說(shuō):我石三家在湘潭,只怕有界限。我父親說(shuō),你莫管,有我家運昌去辦,求學(xué)不分界限,中國學(xué)生出國留學(xué)的很多,以志為先。你要把眼界放開(kāi)些,以順應潮流,趕上時(shí)代的變化??婆e已廢除,維新教育會(huì )興起。書(shū)院改學(xué)堂,重在選人才,挽回國運,抵住列強侵略……石三好手,具有滿(mǎn)腹愛(ài)國心,快培植他,將來(lái)你們會(huì )看到的。姑父母笑著(zhù)答應了,說(shuō):石三去讀新學(xué),我們送。

我記得是七月初,我在東山放署假回來(lái),我父親和伯父對我說(shuō):你校下期招新生時(shí),要帶潤芝去試一試,考試不成問(wèn)題,湘潭籍也能變通的。過(guò)了幾天,我到韶山南岸上屋場(chǎng),專(zhuān)約表弟去東山應考。姑父姑母問(wèn)了校舍、校規、教員、課程等情況,非常高興,他們認為這樣的新學(xué)堂正合石三的意。姑父說(shuō):“石三,你同十六哥去投考,考不上,回來(lái)作田?!钡诙煸缟?,我們吃了一缽團魚(yú)燉大蒜,不顧天氣炎熱,走路到湘鄉縣城,住在北正街豫昌公館。他頭次來(lái)到湘鄉縣城,滿(mǎn)眼都是新鮮事,連街心用小石頭鋪成,也覺(jué)奇怪,問(wèn)我:“為什么不用石板,而填些小石頭?”我說(shuō):“此城古名龍城,用小石頭砌成,象龍的鱗甲?!睎|山高等小學(xué)堂在東岸坪下邊,縣城的東面(即今東山學(xué)校)。主席跨進(jìn)學(xué)校時(shí)非常愜意,問(wèn)我除東山外,還有哪幾個(gè)學(xué)校,問(wèn)了又問(wèn),我一一告訴了他。

主席進(jìn)東山考試,試題是《言志》。他交卷在前,發(fā)榜時(shí)名列首位。東山校長(cháng)李元甫先生,學(xué)問(wèn)眼光都好。新生揭榜的那天晚上,教職員一起敘談,校長(cháng)說(shuō):前日考試的新生毛澤東,定是一個(gè)建國才。大家爭看試卷,個(gè)個(gè)稱(chēng)贊。

主席編在戊班上課,自修室、宿舍在后齋,他除做好作業(yè)、復習課文外,還選讀古文作家如蘇海、韓濤的文章,加圈加點(diǎn)……新時(shí)代的經(jīng)濟策議,梁?jiǎn)⒊骶幍摹缎旅駞矆蟆泛涂涤袨榈热说奈恼?,讀了又讀,手不釋卷。

當時(shí)學(xué)校里,大多數是富戶(hù)子弟,穿得很闊氣;主席穿的大布長(cháng)衣、夾衣等全是舊的。他看到社會(huì )上的不平等情況,對我說(shuō):“窮的冒得飯吃,要討米;富的餐魚(yú)餐肉,還要坐轎子,要女人招扶,還要欺負人。只有他們才能當紳士,我們這些冒得的哪有份?”他心里積下了這些對社會(huì )不滿(mǎn)的材料。

文運昌的回憶,再現了少年毛澤東與父親的矛盾,以及他不滿(mǎn)舊時(shí)私塾教書(shū)方法的態(tài)度。那句“秀才背了時(shí),一文不值”,是何等傳神!至于投考湘鄉東山高等小學(xué)堂的情形,文運昌更是以豐富的歷史細節,刻畫(huà)了毛澤東對外部世界的驚奇和向往。

文運昌喜歡讀書(shū),也喜歡藏書(shū)。毛澤東從讀私塾起,就源源不斷地找他借書(shū)。至今韶山毛澤東紀念館還保存著(zhù)1915年毛澤東寫(xiě)給表兄的還書(shū)便條,便條中說(shuō):“書(shū)十一本,內《盛世危言》失布匣,《新民叢報》損去首頁(yè),抱歉之至,尚希原諒?!?927年后,文運昌因為與毛澤東的特殊關(guān)系,曾長(cháng)期顛沛流離,嘗盡了亂世謀生的艱辛。1937年11月27日,毛澤東在延安給文運昌寫(xiě)了一封長(cháng)信,其中寫(xiě)道:“我為全社會(huì )出一些力,是把我十分敬愛(ài)的外家及我家鄉一切窮苦人包括在內的,我十分眷念我外家諸兄弟子侄,及一切窮苦同鄉?!毙轮袊闪⒑?,文運昌被聘為湖南文史館館員,并先后六次進(jìn)京面見(jiàn)毛澤東。文運昌保存有大量的文物資料。新中國成立時(shí),他將毛澤東父母照片、毛澤東兄弟與母親的合影等圖片上交文物部門(mén),為韶山開(kāi)展毛澤東生平陳列貢獻甚多。1961年12月11日,文運昌病逝,毛澤東拍發(fā)唁電,并寄上500元作奠禮,以表達他對表兄的懷念之情。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