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一代風(fēng)流

覃正彥:一個(gè)30年堅持搞包產(chǎn)到戶(hù)的縣委書(shū)記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12年第11期  作者:閻長(cháng)貴  點(diǎn)擊次數:

覃正彥,從20世紀60年代初起任湖南石門(mén)縣委書(shū)記 (原是分管農業(yè)的縣委書(shū)記,1965年任第一書(shū)記),70年代任湖南國營(yíng)西洞庭農場(chǎng)黨委書(shū)記,80年代任湖南桃源縣委書(shū)記。不論在哪里任書(shū)記,他都堅持在農業(yè)戰線(xiàn)搞包產(chǎn)到戶(hù)和生產(chǎn)責任制,并都取得了成功,贏(yíng)得了群眾擁護,也給國家作出了貢獻。1983年他升任常德地區紀委書(shū)記,1985年當選為湖南省紀委委員,1990年任常德市委特約顧問(wèn),1992年退休。這里,我們談?wù)勊?0世紀60年代、70年代、80年代,不屈不撓、堅持不懈地搞包產(chǎn)到戶(hù)和生產(chǎn)責任制的故事。


覃正彥

公開(kāi)宣傳包產(chǎn)到戶(hù)的好處

20世紀50年代后期開(kāi)始,由于在農村長(cháng)期推行極左政策,大搞“一大二公”“一平二調”“一手高指標,一手右傾帽”,導致嚴重的“五風(fēng)”錯誤(即浮夸風(fēng)、強迫命令風(fēng)、“共產(chǎn)”風(fēng)、生產(chǎn)瞎指揮風(fēng)、干部特殊化風(fēng)),造成農業(yè)和畜牧業(yè)大減產(chǎn),再加上糧食高征購,造成城鄉人民生活極端困難,特別是農民更苦,吃不飽飯,許多地方農民吃野菜,吃樹(shù)皮,甚至吃觀(guān)音土,餓死了不少人。

1961年,覃正彥帶領(lǐng)石門(mén)有關(guān)部門(mén)的同志在農村進(jìn)行了一個(gè)月的調查研究。在雁池公社馬家大隊,他們發(fā)現一個(gè)生產(chǎn)隊在少量的自留地和新開(kāi)墾的荒地上種玉米、紅薯、黃豆等,結果以不足生產(chǎn)隊總耕地面積的10%,卻收獲了占全隊30%以上的糧食,群眾就靠這些糧食渡過(guò)了難關(guān)。

在城關(guān)公社紅土坡大隊的一個(gè)生產(chǎn)隊調查,晚上開(kāi)座談會(huì )時(shí),有個(gè)叫王傳江的社員站起來(lái)說(shuō):“你們都怕說(shuō),我來(lái)說(shuō),說(shuō)錯了我坐牢,坐牢還有飯吃。農業(yè)生產(chǎn)這樣搞下去只有死路一條。按我們社員要求就是要搞包產(chǎn)到戶(hù)?!彼幌抡f(shuō)出包產(chǎn)到戶(hù)有十大好處:多產(chǎn)糧食社員能吃飽飯,生產(chǎn)隊長(cháng)不用天天喊工催工,生產(chǎn)有責任心,不偷工減料,生產(chǎn)質(zhì)量有保證,勤快人更加勤快,懶人也不偷懶,狡猾人搞不成狡猾工,社員不為評記工分吵架了,國家征購任務(wù)也可以完成。王傳江發(fā)言后,其他人都搶著(zhù)發(fā)言,都要求搞包產(chǎn)到戶(hù),七嘴八舌又補充了五大好處,這樣包產(chǎn)到戶(hù)就有了十五大好處。

當時(shí),覃正彥內心是主張搞包產(chǎn)到戶(hù)的,但又害怕,因為這是個(gè)禁區,搞不好要受批評,甚至受處分。1962年3月,他在全縣三級干部(大隊支部書(shū)記、公社干部、區干部)大會(huì )上作報告,講到農業(yè)生產(chǎn)時(shí),原原本本地講了包產(chǎn)到戶(hù)的十五大好處,但同時(shí)也講了包產(chǎn)到戶(hù)有七大壞處(主要是怕產(chǎn)生資本主義),并提出西北山區可以搞包產(chǎn)到戶(hù)或包產(chǎn)到組。這樣,全縣有不少生產(chǎn)隊搞了包產(chǎn)到戶(hù),有的變相搞了包產(chǎn)到戶(hù)、包產(chǎn)到組等多種形式。凡是搞了責任制的都增產(chǎn)增收,干部群眾的生活得到了改善,國家征購任務(wù)也完成了。但他卻為此挨了不少批,特別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有人把這當成他破壞社會(huì )主義經(jīng)濟的一大罪狀。

1966年11月,當時(shí)地委社教工作隊的負責人跟覃正彥談話(huà),說(shuō):“老覃,你確實(shí)犯了走資本主義道路的錯誤,縣委書(shū)記在三級干部大會(huì )上鼓吹包產(chǎn)到戶(hù)有十五大好處,全省沒(méi)有,全國也可能沒(méi)有?!?/span>

1967年10月,由軍代表支持的造反組織印發(fā)了覃正彥的“罪狀布告”,布告上“覃正彥”三個(gè)字還用紅筆打了“×”。布告上羅列的十大“罪狀”之一就是說(shuō)他“全面復辟資本主義,大肆鼓吹包產(chǎn)到戶(hù)有十五大好處,致使全縣許多生產(chǎn)隊搞了包產(chǎn)到戶(hù)和包產(chǎn)到組,嚴重破壞了農村社會(huì )主義經(jīng)濟”。加上其他莫須有的罪名,他在“文革”中遭受了六七年的殘酷斗爭和折磨。

一不怕戴帽子,二不怕打棍子

恢復工作后的1973年1月,覃正彥被貶到國營(yíng)西洞庭農場(chǎng),任中共國營(yíng)西洞庭農場(chǎng)黨委書(shū)記兼革委會(huì )主任、場(chǎng)長(cháng)。西洞庭農場(chǎng)屬于“文化大革命”的重災區,生產(chǎn)受到嚴重破壞,由贏(yíng)利變成了嚴重虧損,干部職工生產(chǎn)勞動(dòng)的積極性受到極大挫傷。當時(shí),他認為自己主政一個(gè)縣的工作都搞得好,對辦好這個(gè)小小農場(chǎng)(只有一個(gè)公社的人口,一個(gè)區的面積)充滿(mǎn)自信。隨后,他和辦公室的冉祖武,到三分場(chǎng)三隊進(jìn)行調查研究,發(fā)現這個(gè)隊的干部職工居住條件非常簡(jiǎn)陋,情緒低落,勞均虧損500多元;第二天到一分場(chǎng)八隊調查,也是勞均虧損近600元。走遍全場(chǎng),虧損的現象普遍存在。究其原因,除了“文化大革命”造成的破壞外,主要是農場(chǎng)管理體制嚴重阻礙了生產(chǎn)力的發(fā)展。1.4萬(wàn)名男女勞力,100多個(gè)獨立生產(chǎn)單位,由總場(chǎng)統一核算,按等級發(fā)工資,職工平均工資不到20元,男女同工不同酬,干多干少一個(gè)樣,干與不干一個(gè)樣,多勞不能多得,正如干部職工反映的是“坐大船劃懶槳”。通過(guò)全面調查,他下決心要改革農場(chǎng)經(jīng)營(yíng)管理體制,改總場(chǎng)一級核算為三級核算(總場(chǎng)、分場(chǎng)、生產(chǎn)隊)四級管理(加上作業(yè)組),超產(chǎn)獎勵到職工個(gè)人;超產(chǎn)部分總場(chǎng)得小頭,分場(chǎng)、生產(chǎn)隊和職工個(gè)人得大頭,一般是二八開(kāi)的比例。他在一分場(chǎng)八隊,辦經(jīng)營(yíng)管理體制改革試點(diǎn),制定農場(chǎng)體制改革八條,印發(fā)到全場(chǎng)基層單位,召開(kāi)干部職工大會(huì ),宣講農場(chǎng)體制改革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他用通俗形象的語(yǔ)言說(shuō):“小小農場(chǎng),看起來(lái)好似一葉輕舟,劃起來(lái)猶如萬(wàn)噸巨輪,為什么劃不動(dòng)呢?正如干部和職工反映的,主要是‘坐大船劃懶槳’,責任不在干部職工,而是農場(chǎng)管理體制造成的,所以要改革管理體制,大家齊心協(xié)力劃快槳,使農場(chǎng)經(jīng)濟騰飛?!痹诮?jīng)營(yíng)方針上,他提出:“農場(chǎng)本姓農,屁股坐在農業(yè)上,兩眼盯在工業(yè)上?!彼哉f(shuō)“屁股坐在農業(yè)上”,是因為當時(shí)國家實(shí)行計劃經(jīng)濟,農場(chǎng)每年要上繳征購糧1200萬(wàn)斤,統購皮棉1800擔,出口肥豬4000頭,還有外銷(xiāo)內銷(xiāo)魚(yú)80多萬(wàn)斤。為什么說(shuō)要“兩眼盯在工業(yè)上”呢?他認為農場(chǎng)只有大力發(fā)展工業(yè),才能做到以工補農,農、工、商一體化,才能扭虧為盈,使農場(chǎng)的經(jīng)濟快速發(fā)展。

1973年,農場(chǎng)工農業(yè)都有很大發(fā)展,實(shí)現了扭虧為盈。1974年,“四人幫”打著(zhù)“批林批孔”的旗號,批資本主義復辟。農場(chǎng)的造反派到處搞串聯(lián)活動(dòng),拼湊上千人,組成七個(gè)造反隊,到總場(chǎng)造反,要揪農場(chǎng)的“孔老二”,揪制定經(jīng)營(yíng)管理“黑八條”的“黑后臺”。二分場(chǎng)有個(gè)副隊長(cháng)寫(xiě)了一張批判覃正彥的大字報,其內容是:“可憐可憐真可憐!可憐一九七三年,自從來(lái)了公社佬(指覃正彥),就把責任制來(lái)搞,資本主義復辟了,我們要保衛毛主席的革命路線(xiàn),農場(chǎng)職工要線(xiàn)不要錢(qián)……”

在造反派氣焰囂張的情況下,一名農場(chǎng)黨委常委提出,農場(chǎng)制定的管理八條是否暫停執行?覃正彥召開(kāi)農場(chǎng)黨委常委擴大會(huì )議,理直氣壯地表明態(tài)度:“農場(chǎng)制定的管理八條,不是‘黑八條’是紅八條,我也不是‘黑后臺’,是‘紅’是‘黑’要由廣大職工評說(shuō)?!辈远ǖ卣f(shuō):“我是洞庭湖的麻雀,經(jīng)過(guò)大風(fēng)大浪,嚇大了膽,我‘賊心不死’,管理八條要全面執行?!边@次會(huì )議后,統一了思想,頂住了“批林批孔”的歪風(fēng)邪氣,農場(chǎng)制定的管理八條不但順利執行,還更加完善。1975年,覃正彥在四分場(chǎng)十隊推行油菜包產(chǎn)到戶(hù)超產(chǎn)歸己的責任制;1976年,他在三分場(chǎng)八隊辦試點(diǎn),搞了包產(chǎn)到作業(yè)組、分解到勞、超產(chǎn)全獎的責任制,效果都很好。農場(chǎng)連年增產(chǎn)增收,到1979年農場(chǎng)五級(總場(chǎng)、分場(chǎng)、生產(chǎn)大隊、生產(chǎn)小隊、作業(yè)組)以及工副業(yè)單位,共計贏(yíng)利1000多萬(wàn)元,上繳稅金800萬(wàn)元,獎給職工獎金200萬(wàn)元。當時(shí),方案上報地區農辦請示地委領(lǐng)導,地委領(lǐng)導認為數額太大不批,報到省農墾局和省農辦也不批,最后發(fā)電報給農墾部,農墾部回電按所訂合同辦。接到回電后,全場(chǎng)干部職工都非常高興,農場(chǎng)黨委召開(kāi)干部職工大會(huì )當場(chǎng)兌現獎金,有的戶(hù)得獎金上千元,廣大職工笑逐顏開(kāi),大大調動(dòng)了干部和職工的積極性。

包產(chǎn)到戶(hù)是農業(yè)生產(chǎn)責任制一次大變革,當時(shí)中央是不允許的,還有來(lái)自各方面的阻力,特別是來(lái)自省、地農墾部門(mén)的壓力。1976年,湖南省農墾局局長(cháng)陪同湖北省農墾局局長(cháng)到西洞庭農場(chǎng)參觀(guān),覃正彥和農場(chǎng)黨委常委、副場(chǎng)長(cháng)王和安向客人匯報。當匯報到有的生產(chǎn)隊包產(chǎn)到組聯(lián)產(chǎn)到勞時(shí),湖南省農墾局局長(cháng)當即批評說(shuō):“老覃,國營(yíng)農場(chǎng)不能這樣搞,不是公社,這是搞資本主義?!焙笔∧敲珠L(cháng)接著(zhù)說(shuō):“我們省兩個(gè)農場(chǎng)想搞聯(lián)產(chǎn)承包,是我一棒子打回去了?!瘪龔┖屯鹾桶伯敿瓷昝鳎骸拔覀円徊慌麓髅弊?,二不怕打棍子,我們不是搞資本主義,是克服平均主義,維護社會(huì )主義?!苯Y果,這次匯報不歡而散。

農民的呼聲、農民的要求我是了解的,農民的疾苦我是同情的

1980年12月,湖南常德地委通知覃正彥調桃源縣任縣委書(shū)記。1981年1月,他帶著(zhù)農場(chǎng)聯(lián)產(chǎn)承包到戶(hù)的一本農業(yè)生產(chǎn)責任制的材料到桃源上任。到桃源不久,覃正彥參加了縣委召開(kāi)的區鄉黨委書(shū)記會(huì )議。在這次會(huì )議上,中日農業(yè)合作試驗站的領(lǐng)導楊達志和縣委領(lǐng)導圍繞農業(yè)生產(chǎn)責任制的問(wèn)題發(fā)生了爭議??h委領(lǐng)導按照省委和地委的要求,堅持以生產(chǎn)隊為單位核算,包工到組,按勞分配。楊達志則建議搞包產(chǎn)到戶(hù)。覃正彥的內心思想是主張包產(chǎn)到戶(hù)的,但到桃源只有幾天,不了解農村情況,不好明確表態(tài)。

會(huì )議結束后,覃正彥就下到農村,對農業(yè)生產(chǎn)責任制進(jìn)行調查研究。菖蒲鄉黨委書(shū)記劉清池向他匯報了包產(chǎn)到戶(hù)的情況。劉用試探的口氣說(shuō):“我們有些生產(chǎn)隊要求包產(chǎn)到戶(hù),有的已經(jīng)搞了,鄉黨委要他們改過(guò)來(lái),生產(chǎn)隊長(cháng)和社員思想不通,現在正在做工作?!瘪龔┝⒓幢響B(tài),不要硬扭,可以讓他們試驗。他還到菖蒲生產(chǎn)隊了解該隊包產(chǎn)到戶(hù)的情況,發(fā)現這個(gè)隊對包產(chǎn)到戶(hù)的具體問(wèn)題處理得很好,對勞動(dòng)力少的貧困戶(hù)和五保戶(hù)都分別進(jìn)行了照顧,社員滿(mǎn)意。他很贊賞該隊的做法,鼓勵他們履行合同,爭取今年大豐收。劉見(jiàn)他支持搞包產(chǎn)到戶(hù),解除了思想顧慮,向他談了真實(shí)情況:全鄉大部分隊搞了包產(chǎn)到戶(hù),但沒(méi)有向縣委匯報。覃正彥則明確地告訴劉:你放下包袱,輕裝上陣,大膽搞下去。

覃正彥和縣委領(lǐng)導通過(guò)廣泛交換意見(jiàn),基本上統一了搞包產(chǎn)到戶(hù)的思想。在召開(kāi)區鄉黨委書(shū)記會(huì )議時(shí),由于地委強調以生產(chǎn)隊為核算單位,實(shí)行包工到組,統一分配的生產(chǎn)責任制,縣長(cháng)在作報告時(shí),同意生產(chǎn)隊核算和包產(chǎn)到戶(hù)兩種責任制形式都可以搞。最后,覃正彥作了簡(jiǎn)短的表態(tài)。他說(shuō):“縣長(cháng)的報告,我一言以蔽之,就是要搞包產(chǎn)到戶(hù)?!钡匚闹饕撠熗九u覃正彥只聽(tīng)中日農業(yè)試驗站某些人的話(huà),跟著(zhù)他們走,其實(shí)這是他自己的意見(jiàn)。地委常委、常務(wù)副專(zhuān)員找他談話(huà),要他對包產(chǎn)到戶(hù)只搞試點(diǎn),不要全縣推開(kāi)。他說(shuō),現在已是春耕大忙,改不過(guò)來(lái)了,再翻盤(pán)會(huì )影響生產(chǎn),請地委放心,不會(huì )出大問(wèn)題的。湖南省委書(shū)記毛致用和省農辦史主任到桃源檢查工作,他和縣委副書(shū)記方平向省領(lǐng)導匯報包產(chǎn)到戶(hù)的情況。湖南省農辦史主任當即批評這樣搞會(huì )造成兩極分化,他們爭論起來(lái)。毛致用說(shuō):“已經(jīng)搞了就試試看吧!”覃正彥深知省委和地委領(lǐng)導的苦衷,因為1980年《中共中央加快農業(yè)發(fā)展若干問(wèn)題的決定(草案)》和《農村人民公社條例(試行草案)》(即“新六十條”)中有兩個(gè)不許:不許包產(chǎn)到戶(hù),不許單干。同時(shí)也有來(lái)自基層干部和社會(huì )上少數人的指責,說(shuō)什么“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耕牛農具都沒(méi)得,大田就要分幾節”等。


覃正彥在解釋幾十年堅持不懈地搞包產(chǎn)到戶(hù)的動(dòng)力時(shí)說(shuō):并不是我有什么高明之處,我出身于一個(gè)貧苦農民的家庭,從一個(gè)貧苦農民成長(cháng)為一名基層領(lǐng)導干部,長(cháng)期主管農業(yè),農民的呼聲、農民的要求我是了解的,農民的疾苦我是同情的。人民公社搞“一大二公”,吃大鍋飯,使農民吃盡了苦頭,包產(chǎn)到戶(hù)使農民嘗到了甜頭,正反兩方面的經(jīng)驗教訓使我清醒了,今后再也不能干那種違反群眾意愿和實(shí)際的蠢事了。

后來(lái),中央連發(fā)文件,各級報刊也不斷發(fā)社論和文章,高度評價(jià)農業(yè)包產(chǎn)到戶(hù)是農村的一次革命,對改革開(kāi)放起到了帶頭作用。中央一再申明全國實(shí)行包產(chǎn)到戶(hù)30年不變,農民有了自主權,廣大農村發(fā)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理論到實(shí)踐都表明,覃正彥幾十年走的路是對的。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覃正彥的正氣、勇氣、睿智和堅強,令人敬佩。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