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歷史珍聞

皖南事變中新四軍第3縱隊突圍歷險記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3期  作者:歐陽(yáng)青  點(diǎn)擊次數:
      1940年12月底,新四軍軍部及皖南部隊為向北移動(dòng),進(jìn)行了戰斗編組,組成了三個(gè)新編縱隊。
      1941年1月4日,皖南事變爆發(fā)。事變發(fā)生后,新四軍三個(gè)縱隊都進(jìn)行了轉移、突圍。其中,新四軍第3縱隊在皖南突圍中犧牲慘烈,脫險者不多。突圍中,縱隊司令員張正坤,老5團團長(cháng)徐錦樹(shù)、政委林開(kāi)鳳不幸被俘,堅貞不屈,后均慘遭敵人殺害;而縱隊政委胡榮更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拒絕被俘,自戕而死。當然,也有幸運的,如老5團參謀長(cháng)梁金華被俘后,與敵人斗智斗勇,最后越獄逃脫,日后成為開(kāi)國少將。還有身負重傷,又歷險數月,卻突圍成功的老5團第2營(yíng)營(yíng)長(cháng)陳仁洪、副營(yíng)長(cháng)馬長(cháng)炎,日后一個(gè)成為開(kāi)國少將,一個(gè)成為省部級領(lǐng)導。 
 老5團固守頑強,犧牲慘烈。陳仁洪、馬長(cháng)炎重傷數月,奇跡脫險  
      皖南事變前夕,老5團只需一小時(shí)即能實(shí)現渡江北撤,但他們服從命令聽(tīng)指揮,疾馳南下赴云嶺,與軍部特務(wù)團臨時(shí)編入第3縱隊序列,作為右路殿后,掩護軍部和皖南部隊向東南轉移。事變發(fā)生后不久,老5團即奉命由后衛改為前衛,為全軍撤退打開(kāi)通道。接著(zhù),任務(wù)再變,軍長(cháng)葉挺親自下令老5團連夜趕到里潭倉,搶占丕嶺西南的高嶺,堅守三天,與國民黨軍第79師展開(kāi)激戰,掩護軍部和大部隊向涇縣方向突圍。完成了軍長(cháng)交給的任務(wù)后,老5團又從高嶺急行軍,追上軍部,參加石井坑保衛戰。敵我激戰持續兩天兩夜,老5團英勇頑強,確保東流山諸峰不失,尤其是陳仁洪指揮的第2營(yíng)表現神勇,打退國民黨軍第40師數十次進(jìn)攻,擊斃、擊傷其旅長(cháng)各一名。老5團也付出了重大代價(jià),指戰員們都是豁出去死戰,全團六位正副營(yíng)長(cháng)犧牲兩位,重傷三位。具體到第2營(yíng),戰斗中,一顆子彈擊中陳仁洪的胸部左側,軍衣被鮮血染紅。他咬著(zhù)牙,堅持指揮。隨后,副營(yíng)長(cháng)馬長(cháng)炎的左胳膊也負重傷,因失血過(guò)多陷入昏迷。戰至12日下午4時(shí),團部派副官主任曾水元趕過(guò)來(lái),接替第2、3營(yíng)的東頭山陣地指揮,陳仁洪和馬長(cháng)炎被抬下山進(jìn)行搶救。 
      13日突圍前夕,陳仁洪主動(dòng)提出就地隱蔽養傷,為的是不增加部隊突圍的負擔。隨后,他和馬長(cháng)炎帶著(zhù)一個(gè)偵察班和一名衛生員和一些藥品、糧食以及一竹筒熬熟的豬油,告別了部隊,隱蔽到10余公里以外的深山老林之中。曾水元指揮剩余的幾十人奉命進(jìn)行突圍,戰至彈盡糧絕后,跳出戰壕與數十倍之敵展開(kāi)肉搏,幾乎全部犧牲失散。陳仁洪的這種負傷隱蔽,其實(shí)也意味著(zhù)犧牲。山上山下到處是搜山的敵軍,他們潛伏在深山野嶺的隱蔽處,不敢生火做飯,白天怕冒煙、晚上怕火光被發(fā)現,只好用鹽和豬油拌著(zhù)生大米維持生命,還常吃野菜、嚼草根,巧妙地躲過(guò)頑軍一次次的搜捕。 
      后來(lái),陳仁洪、馬長(cháng)炎在深山老林中通過(guò)老鄉的幫助,養好了傷,并在隱蔽中堅持了下來(lái)。到3月份,他們逐漸聚集了失散人員30多人。后與項英、李志高取得聯(lián)系。清明節后,隨李志高等避開(kāi)大路、村莊,沿著(zhù)山間僻徑,夜行曉宿,向茂林、章家渡、北貢里、戴家匯、板石嶺、泥埠橋方向急速趕路。他們幾十個(gè)人分成了幾個(gè)戰斗小組,行軍時(shí)拉開(kāi)一定的距離。山上的路很難走,大家經(jīng)常被野藤絆倒,臉和衣服被劃了一道道口子,但是歸隊心切,誰(shuí)也不在乎這些,渴了喝口山水,餓了嚼把炒米。這樣一直走了三天三夜。第四天,隊伍來(lái)到第2營(yíng)的原駐地老虎山。在村西邊的一座大廟里休息了一天,吃了一頓竹筍白米飯。當夜趕到長(cháng)江南岸繁昌縣的油坊嘴附近,通過(guò)老鄉找到了渡船。4月13日黎明前,一行幾十人未放一槍順利過(guò)江,到達江北無(wú)為的白茆洲。 
 特務(wù)團突圍險象環(huán)生。張云龍等98人成為最先勝利突圍到江北的英雄  
      1月9日晚,在葉挺指揮高坦突圍(也是第一次突圍)時(shí),第3縱隊特務(wù)團就已經(jīng)幸運地突圍出去了一部。當時(shí),特務(wù)團奉命在高坦分兩路突圍,一路由團長(cháng)劉別生、副營(yíng)長(cháng)曾昭墟率第2營(yíng)為前衛營(yíng)充當突圍先鋒,另一路由政委張闖初率領(lǐng)團主力隨后跟進(jìn)突圍。葉挺規定的突圍方向是章家渡,集結地點(diǎn)在青弋江北岸。 
      在突圍中,劉別生率特務(wù)團前衛營(yíng)在前頭開(kāi)路。向北翻過(guò)幾個(gè)山頭,剛剛進(jìn)入一個(gè)谷地,就遭到早已等待在此的敵人襲擊。很快,劉別生帶著(zhù)一個(gè)排從側翼?yè)淞诉^(guò)去,但不久就被沖散失聯(lián)了。團總支書(shū)記石昂繼續帶前衛營(yíng)突圍,終于沖到了青弋江邊的一個(gè)渡口,突圍出來(lái)有100余人。接著(zhù),張闖初率領(lǐng)團主力突圍出來(lái)也有100余人。但突圍至青弋江北岸以后,兩支隊伍失去聯(lián)絡(luò )。
      為了行動(dòng)靈活,以便相機北渡,在曾昭墟、石昂的統一指揮下,組成四個(gè)隊,分散在南陵、涇縣、銅陵、繁昌一帶活動(dòng)。軍政治部干事陳虹負責率領(lǐng)一個(gè)隊在銅陵、繁昌開(kāi)展游擊行動(dòng),收容零散突圍出來(lái)的指戰員。 
      在繁昌縣獅子山上,曾昭墟他們又見(jiàn)到了從另一路突圍出來(lái)的張闖初和代參謀長(cháng)楊采衡等。會(huì )合后,四個(gè)隊經(jīng)統一指揮,準備渡江。2月15日晚,共280多人的隊伍分三批坐船渡江,在江北無(wú)為游擊縱隊的接應下,勝利到達長(cháng)江北岸的無(wú)為白茆洲。 
      特務(wù)團的兩次突圍也充滿(mǎn)了傳奇色彩。1月9日高坦突圍時(shí),僅前衛營(yíng)突出高坦,主力兩個(gè)營(yíng)受阻擊后回到石井坑,堅守長(cháng)龍山陣地。而帶前衛營(yíng)突圍的劉別生卻沒(méi)有沖出去,又返回了軍部。團主力兩個(gè)營(yíng)雖然受阻,但率領(lǐng)他們突圍的張闖初和楊采衡卻沖出去了。第一批沖到長(cháng)江南岸后,他們服從命令,留下游擊,進(jìn)行收容,其實(shí)并未脫險。 
      1月10日起,特務(wù)團第3營(yíng)副營(yíng)長(cháng)雷光熙率領(lǐng)因受到阻攔未沖出去的第3營(yíng),自動(dòng)留在長(cháng)龍山守陣地。在即將被國民黨軍切斷打散的危急時(shí)刻,軍部參謀張云龍奉副參謀長(cháng)周子昆之命,趕到長(cháng)龍山指揮特務(wù)團兩個(gè)營(yíng),與數倍之敵血戰三天三夜,圓滿(mǎn)完成阻擊任務(wù)。1月13日的第二次石井坑突圍時(shí),劉別生奉命帶領(lǐng)軍警衛連、偵察連、通信連各一排人員,掩護主力突圍,后被沖散。后來(lái),張云龍帶領(lǐng)特務(wù)團第3營(yíng)突圍的余部,與劉別生所部相遇,又與第2縱隊政委黃火星率領(lǐng)的老3團余部相遇,遂合兵一處,尚有建制完整的警衛排,還有教導總隊、軍直屬隊、新1團、老5團等失散人員近200人。經(jīng)大康王村再次突圍,從章家渡過(guò)青弋江的舒溪河,再次被打散。大家各自日宿夜行,于19日凌晨5時(shí),趁日軍巡邏艇停巡的間隙,從繁昌油坊嘴乘幾艘船渡江到達無(wú)為白茆洲。20日到達巢南江北無(wú)為游擊縱隊司令部。張云龍他們這98人是第一批突圍成功后脫險,并勝利到達江北的。 
     與此同時(shí),特務(wù)團第1營(yíng)由石井坑突圍至大康王村,決定按第1、2、3連分成三個(gè)戰斗分隊,分別由營(yíng)長(cháng)徐紹榮、團政治處主任程業(yè)棠、軍事主任教員蔡園率領(lǐng)突圍。蔡園負責第2連組成的分隊,成立臨時(shí)黨支部,宣布為“新四軍東進(jìn)獨立大隊”,蔡園任大隊長(cháng)。在突圍中,20多人先后犧牲。春節后,僅徐紹榮、程業(yè)棠、蔡園10多人由繁昌泥埠橋附近過(guò)江到無(wú)為二區泥汊附近上岸。
 張福標改名張雍耿,帶30余人渡江北返。何志遠與未婚妻機智靈活脫險  
       1月13日下午突圍前夕,第3縱隊政治部軍法處處長(cháng)張福標布置好保衛縱隊首長(cháng)突圍安全的重點(diǎn)要求、行動(dòng)路線(xiàn)、警衛人員跟進(jìn)等事項。晚上突圍時(shí),敵我接火的槍聲一響,很快突圍陣形就亂了。他作為軍法處處長(cháng),不但沒(méi)能跟在首長(cháng)身邊調度、保護,隊伍也被敵人沖散,孤零零地在漆黑的山林間行進(jìn)。后來(lái),張福標陸陸續續地收容了幾名戰友。 
      14日一早,他們與縱隊司令部作戰科科長(cháng)馬森榮、通訊科參謀沙林等20多人巧遇。隊伍被沖散后,大家都是一股一股的,三三兩兩的,還有不少單打獨斗的。為了縮小目標,他們白天化整為零,分頭行動(dòng),晚上再集中會(huì )合,以學(xué)鳥(niǎo)叫為集合暗號。他們在東流山的溝谷中轉來(lái)轉去,一天后才轉到東流山西南的高坦村。大致突圍方向是對的,但高坦村已被國民黨軍后勤部隊占據。幸好遇到老5團突圍出來(lái)的零散戰友,說(shuō)高坦村后有一座木板橋可以通往茂林。大家喜出望外,合兵一處,以短槍班在前,抹掉了國民黨軍的哨兵,悄悄過(guò)橋出村。不久,在向銅山進(jìn)發(fā)途中,馬森榮英勇?tīng)奚?,改由張福標接任這支突圍隊的隊長(cháng)兼指導員。為了防止被搜山的國民黨軍發(fā)現行動(dòng)足跡,張福標讓走在最后面的同志把踩倒的草扶起來(lái),消除腳印?;蛘吖室獬?zhù)相反的方向踩草,把國民黨軍引到另外的一條溝里去。走出山林后,又碰上了幾個(gè)國民黨軍散兵游勇,張福標讓短槍班擊斃了幾人,為馬森榮報仇。 
      后來(lái),張福標找到一個(gè)可靠的向導,向導帶著(zhù)大家到了銅山,大家住在一位老鄉家里。休息了兩天后,他們假扮成筑路隊,扛著(zhù)扁擔、鐵鍬和鐵鏟,蒙混過(guò)敵人的崗哨,來(lái)到東濯河邊。在一位船工的幫助下,他們渡過(guò)了青弋江,終于跳出了國民黨軍的第三層包圍圈。隨后,從青陽(yáng)和涇縣的交界處,北上通過(guò)南陵縣境,來(lái)到繁昌縣西南的梅沖,再到鐵礦山。沖過(guò)日軍的封鎖線(xiàn)后,在山腳下的一個(gè)村子里與地下交通站接上了聯(lián)系。2月上旬,張福標和沙林等30余人,從繁昌油坊嘴渡江成功到達無(wú)為白茆洲。 
      1941年春夏期間,張福標奉命到江蘇鹽城華中局黨校學(xué)習。這里戰友多,知識分子多,大家對從皖南事變中九死一生突圍脫險出來(lái)的傅秋濤、張福標等人的英雄事跡敬佩不已。代軍長(cháng)陳毅聽(tīng)完他們的經(jīng)歷后,笑著(zhù)說(shuō):“你們這是跟閻王爺有親戚???到了門(mén)口就是不收你們!”另外,大家覺(jué)得張福標的名字比較封建,不大好聽(tīng),說(shuō)你對革命忠心耿耿,應該叫張雍耿。張福標覺(jué)得有道理,從此改名張雍耿。 
      同樣在1月13日下午突圍前夕,第3縱隊一線(xiàn)部隊老5團陣地戰斗異常慘烈,團長(cháng)、政委和參謀長(cháng)都負傷轉移,大部分戰士不是犧牲就是負傷。這時(shí),全團只剩下不到百人,團政治處副主任何志遠果斷地站出來(lái),向大家宣布:“我來(lái)負責全團,與同志們堅守陣地?!焙髞?lái),軍部讓部隊撤退突圍的命令下達。何志遠首先來(lái)到堅守最頑強的第2營(yíng),在傳達命令的同時(shí),看望身負重傷的陳仁洪、馬長(cháng)炎,并準備給他們每人組織十幾個(gè)戰士輪換抬著(zhù)一起突圍。陳仁洪、馬長(cháng)炎堅定地表示,這樣會(huì )給部隊行動(dòng)帶來(lái)很多麻煩,我們不能再拖累部隊,申請就地隱蔽養傷,如有可能活下來(lái),爭取早日歸隊。 
      何志遠安頓好部隊和傷員之后,又回到團部進(jìn)行突圍準備,卻沒(méi)有時(shí)間去看望自己的未婚妻——時(shí)為團政治處下屬民運工作隊隊員的趙亞。他倆是在工作中認識的,若皖南事變沒(méi)有發(fā)生,他們就會(huì )在江南水鄉駐地結婚?,F在,竟面臨險境,生死難卜。殘酷的現實(shí)是,他倆近在咫尺,卻難以共同攜手突圍,因為各有各的任務(wù)。 
       突圍時(shí),除了打沖鋒的突擊隊和保衛首長(cháng)的警衛隊,其余人員,能跟著(zhù)大部隊突圍的就突圍,不能跟著(zhù)的,就各自為戰、分散突圍。一時(shí)間,槍聲四起,硝煙彌漫,戰馬嘶鳴,步伐凌亂,人聲嘈雜。很快,隊伍就被沖散了。也有不少就地隱蔽的,尤其是非戰斗人員。天黑后,槍聲停了,敵我雙方都不打了。何志遠留了下來(lái)。他和團特派員劉國興率老5團機關(guān)干部包括部分非戰斗人員,鉆進(jìn)山上一片密林里。趁天黑敵人停止進(jìn)攻之時(shí),他們才艱難地撤下了東流山。 
      第二天,國民黨部隊就開(kāi)始搜山了。山上,山下,谷口,坡地,曳光彈和流彈交叉紛飛,到處是敵人的分隊,到處都有新四軍的零散人員。有的被抓,有的被打傷,甚至被打死。機敏的趙亞身體靈巧地騎在山崖邊一棵橫倒的樹(shù)上,因有樹(shù)葉的遮擋,幸而沒(méi)被發(fā)現,躲過(guò)了敵人的幾撥搜捕。就這樣,躲躲藏藏,趙亞又在山上轉了幾天,既為保全自己伺機突圍,又為執著(zhù)地要尋找自己的未婚夫何志遠。 
      最終,趙亞在突圍的路上與何志遠相遇。這時(shí),何志遠右胸負傷已不能提槍。何志遠告訴她,自己在敵人搜山時(shí)被發(fā)現了。敵人摸到他身上有錢(qián),問(wèn)他是什么人,何志遠靈機一動(dòng)說(shuō)自己是軍需。兩個(gè)士兵便把錢(qián)搜走了。其中有個(gè)恰好是湖南人,于是何志遠和他攀起老鄉:“中國人不打中國人,老鄉更是如此。這些錢(qián)你拿去逃個(gè)生路,大家各自方便吧?!蹦莻€(gè)湖南士兵可能良心發(fā)現,不但放了何志遠,臨走還丟下一些錢(qián)說(shuō):“給你做盤(pán)纏?!?/span> 
      2月中旬,何志遠、劉國興、趙亞等一行,計劃從繁昌油坊嘴渡江到無(wú)為白茆洲。后來(lái),組織上把趙亞留在江南繁昌縣委工作,她就沒(méi)有過(guò)江。 
       過(guò)了江的同志休息一段時(shí)間后,何志遠、劉國興隨即參加簡(jiǎn)單整訓,接著(zhù)領(lǐng)受新的戰斗任務(wù)。這個(gè)任務(wù)是重返皖南!新四軍第7師派巫希權、何志遠、肖須知率第55團第1營(yíng)部分武裝重返皖南,成立銅陵、青陽(yáng)、南陵地區黨政軍委員會(huì )。何志遠任書(shū)記兼游擊大隊政委,巫希權任游擊大隊大隊長(cháng),楊明任副書(shū)記。具體任務(wù)是接應和收容在皖南事變中失散的新四軍人員,繼續堅持開(kāi)展抗日斗爭,創(chuàng )建皖南根據地。接著(zhù),何志遠等率領(lǐng)兩個(gè)大隊的部分人員共200余人,分兩路開(kāi)進(jìn),分批從無(wú)為白茆洲南渡長(cháng)江,到皖南繁昌紅花山會(huì )合。半年多時(shí)間里,何志遠他們收留了皖南事變中失散的100余名干部、戰士。除大部分護送江北外,留下一部分充實(shí)到各地游擊隊和地方黨組織中去。同時(shí),動(dòng)員當地青年參加新四軍,部隊發(fā)展到600多人。這期間,在江南5、6月份花紅柳綠的季節,何志遠從皖南回到師部駐地無(wú)為東鄉匯報工作,同時(shí)打了結婚報告,由新四軍第7師政委曾希圣批準,與已到達江北,并在中共皖南特委黨校學(xué)習的趙亞在無(wú)為東鄉三官殿附近的一個(gè)村子里結婚。僅住了一個(gè)晚上,第二天,他便回到了皖南前線(xiàn),繼續領(lǐng)導游擊斗爭。 
 梁金華在醫院逃脫,一路化裝成叫花子找部隊。陳茂輝九死一生,在上饒集中營(yíng)成功越獄  
      老5團參謀長(cháng)梁金華是在指揮東流山主峰陣地阻擊戰中英勇負傷的。突圍時(shí),他也躲藏了,卻沒(méi)有陳仁洪和馬長(cháng)炎幸運,后來(lái)被國民黨軍搜山部隊搜出而被俘。國民黨軍監視著(zhù)新四軍被俘戰士,用擔架將身負重傷的梁金華抬到第六后方醫院。梁金華亮出在平江談判時(shí)國民黨軍發(fā)的通行證,自稱(chēng)是國民黨軍的一個(gè)參謀。因此,在后方醫院治療時(shí),醫護人員對他比較盡心盡力。由于誤認為梁金華是“自己人”,醫院對他的管理比較松懈。梁金華在傷勢沒(méi)有痊愈的情況下,瞅準機會(huì )偷偷逃了出來(lái)。一路上,他化裝成叫花子,沿途乞討于皖贛交界處,秘密地尋找新四軍。 
       有一次,梁金華遇到了一伙日軍士兵的盤(pán)查。他瞄準機會(huì ),奪過(guò)一挺機槍?zhuān)拖驍橙嗣蛼?,一下子擊斃了十幾個(gè)日軍士兵。不等日軍士兵回過(guò)神來(lái),梁金華已經(jīng)逃脫了。接著(zhù),他鉆進(jìn)一戶(hù)農家。老大爺見(jiàn)他說(shuō)是新四軍,情勢危急,一把拉他到閨女房中,讓他躲在被窩里假裝生病。日軍士兵追進(jìn)來(lái)以后,老鄉說(shuō)自己女婿患天花傳染病,這才騙走了他們。為了感激老大爺的救命之恩,身材魁梧的梁金華保證說(shuō),等革命勝利了,一定來(lái)娶你的女兒當媳婦。經(jīng)歷了千辛萬(wàn)苦,梁金華終于找到新四軍,并被送到受我黨影響較深的何正宏私人醫院進(jìn)行治療和康復。突圍負傷的皖南特委書(shū)記李步新也在同一醫院接受治療和康復。 
      1月12日晚,軍部首長(cháng)機關(guān)突圍時(shí),軍政治部民運部第三科科長(cháng)陳茂輝跟隨軍長(cháng)葉挺等一起行動(dòng)。途中遇到敵人攔阻射擊,陳茂輝與葉挺等退回山上隱蔽。不久,敵人一個(gè)沖鋒,又把他和葉挺沖散了。 
      14日傍晚,軍部在葉挺下山談判被國民黨軍無(wú)理扣押的情況下,再次進(jìn)行突圍,也是最后的突圍。陳茂輝由于連日勞累、饑餓,導致生病而吐血,無(wú)法行動(dòng)。在這種情況下,組織安排他帶領(lǐng)一個(gè)機槍排長(cháng)和兩名戰士、一個(gè)炊事員等人,在大康王西坑的一個(gè)山溝里隱蔽起來(lái)。突圍后,許多人被俘。陳茂輝等零星人員摸黑在山路上艱難前行。 
      16日,敵人滿(mǎn)山遍野擁上來(lái),一面燒山,一面胡亂放槍?zhuān)诿土业幕鹧婧蜆屄暲?,那個(gè)炊事員跳起來(lái)逃生。這樣,陳茂輝他們暴露了。敵人一下子擁上來(lái),饑病交加的陳茂輝被俘了。 
      后來(lái),陳茂輝和葉挺等1000多名被俘人員被關(guān)押進(jìn)上饒集中營(yíng)。1941年4月24日,陳茂輝和同室病友、皖南特委秘書(shū)長(cháng)張世杰,在被安排打掃隔壁醫務(wù)室的衛生時(shí),偶然發(fā)現室內墻角的一個(gè)舊櫥子,靠著(zhù)一扇沒(méi)有釘死只是插了閂的側門(mén)。醫務(wù)室本身就是用農民的住房改造的,通前后院。于是,當天午夜,他們乘哨兵打呼嚕沉睡之時(shí),躡手躡腳地走到舊櫥子跟前,并將其移開(kāi),露出側門(mén)。再把白天用一個(gè)小碗接的水澆在門(mén)閂上,然后無(wú)聲地拉開(kāi)門(mén)閂,把側門(mén)推開(kāi)一個(gè)窄縫,側著(zhù)身子輕輕擠出去。然后,他們伏下身子,穿過(guò)一條小巷,迅速向對面的山上跑去,終于逃出魔窟,從上饒集中營(yíng)越獄成功。他們千辛萬(wàn)苦,九死一生,從江西至福建、浙江,最后到安徽。兩人在皖南旌德縣分手。陳茂輝回到江北新四軍第7師,張世杰回到重建的皖南特委。陳茂輝于2015年3月23日逝世,享年103歲。 
       新四軍從1月4日離開(kāi)皖南,歷經(jīng)四個(gè)多月,同國民黨頑軍進(jìn)行了你死我活、百折不撓的斗爭。在艱難困苦、九死一生的惡劣環(huán)境中,他們沖破了國民黨軍隊的包圍、堵截、封鎖、“清剿”,歷經(jīng)千辛萬(wàn)苦,許多人突圍、脫險成功。新四軍不僅沒(méi)有被國民黨頑軍消滅,而且在中國共產(chǎn)黨的領(lǐng)導下更加發(fā)展壯大。數萬(wàn)新四軍健兒馳騁在抗日疆場(chǎng),轉戰大江南北,為奪取抗日戰爭的徹底勝利作出了重大貢獻?!?/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