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歷史珍聞

千名號兵出太行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10期  作者:張敏慧  點(diǎn)擊次數:

軍號是部隊的特殊武器,號兵在戰斗中起著(zhù)舉足輕重的作用。然而,正是由于特殊的作用,在戰場(chǎng)上號兵也是極其危險的兵種,是敵人重點(diǎn)打擊的目標,犧牲率極高。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再到抗美援朝戰爭,戰場(chǎng)上每次沖鋒號響起后,都伴隨著(zhù)許多英勇戰士的倒下,而最先倒下的,往往是吹軍號的號兵。

鮮為人知的是,人民解放軍中的許多號兵,都來(lái)自同一個(gè)地方——山西省晉城市陵川縣。在現在陵川縣的城東東崗山上,有一座始建于1946年的烈士紀念塔,在高聳的塔頂上,是一座金色的號兵銅像,號兵昂首挺立,目視前方,奮力吹響進(jìn)軍號。


   陵川縣城東東崗山上的烈士紀念塔

■司號制度:紅色血脈的傳承■

司號是世界各國軍隊進(jìn)行通信聯(lián)絡(luò )、實(shí)施正規化管理、鼓舞軍心斗志的傳統手段。對于人民解放軍來(lái)說(shuō),一路能夠從弱到強,不斷戰勝強大的敵人,毫不夸張地說(shuō),司號發(fā)揮了巨大的作用。

從許多戰爭影視劇中可以看到,通常到了戰況最關(guān)鍵、雙方最疲憊的時(shí)候,我軍就會(huì )有一名英勇的司號員挺身而出,吹響沖鋒號。隨著(zhù)嘹亮軍號聲的響起,戰士們就獲得了無(wú)窮的精神動(dòng)力,冒著(zhù)槍林彈雨,勇往直前地沖向敵人陣地。正如曾長(cháng)期擔任司號員一職的老紅軍段克禮講的那樣:“嘹亮的沖鋒號一響,不僅能起到發(fā)布命令的作用,還能鼓舞士氣,震懾敵人?!?/span>

人民軍隊早在初創(chuàng )時(shí)期就建立了司號制度。指戰員通過(guò)司號員吹奏軍號傳達作戰命令,指揮戰斗,或以軍號聲明確部隊行軍、集合、休息等活動(dòng)的時(shí)間。1927年,參加南昌起義的國民革命軍中就編有司號分隊和司號兵。中國工農紅軍第4軍成立后,在軍部副官處編司號班,設司號官,在團、營(yíng)、連分設司號長(cháng)、號目和司號員。1933年3月,中革軍委在瑞金附近坪山崗設立紅軍通信學(xué)校,開(kāi)設號兵班,開(kāi)始系統培訓司號骨干。在革命戰爭年代,軍號為保障戰爭勝利發(fā)揮了巨大作用。193111月,中革軍委總參謀部在瑞金召開(kāi)紅軍司號會(huì )議,根據部隊在作戰中反饋的意見(jiàn)建議制定頒布了《中國工農紅軍軍用號譜》,發(fā)出《關(guān)于司號問(wèn)題的通令》,人民軍隊首次擁有了自己的號譜和司號制度規范?!锻睢分忻鞔_指出:“軍隊使用號音,就是一種號令,不論平時(shí)戰時(shí),對于軍隊的集體行動(dòng),都用號音規定之?!碧栕V分為戰斗號譜、勤務(wù)號譜、名目號譜、儀式號譜共4類(lèi)300余種。

新中國成立后,人民軍隊形成了較完善的軍隊司號制度。全軍部隊在連編設司號員,營(yíng)編設司號班,團編設司號排,司號員成為解放軍基層部隊傳統的“八大員”之一。195010月,中國人民志愿軍開(kāi)赴朝鮮戰場(chǎng)參戰。志愿軍團以下部隊廣泛使用軍號,對“聯(lián)合國軍”起到了心理震懾、打擊士氣的重要作用。19626月,總參謀部通信兵部重新編印《中國人民解放軍軍號譜》。該版《號譜》分勤務(wù)號譜、名目號譜、戰斗號譜、儀式號譜共4類(lèi)109種,還附錄了2類(lèi)共8個(gè)練習曲譜。20世紀80年代以來(lái),隨著(zhù)戰爭形態(tài)的演進(jìn)和人民解放軍現代化建設的加快,軍號的指揮通信功能逐步被弱化,應用范圍逐步縮小,逐漸采用電子軍號取代了司號兵。

2018年,人民解放軍司號制度恢復和完善工作全面展開(kāi)。從2018101日起,全軍恢復了播放作息號制度。201981日,全軍施行新的司號制度,著(zhù)眼發(fā)揮軍號在強化號令意識、傳承紅色基因、規范部隊秩序、營(yíng)造備戰打仗氛圍等方面的獨特作用,將原有的名目類(lèi)、勤務(wù)類(lèi)、戰斗類(lèi)、儀式類(lèi)4類(lèi)109種號譜,精簡(jiǎn)優(yōu)化為作息類(lèi)、行動(dòng)類(lèi)、儀式類(lèi)3類(lèi)21種,采用司號員吹奏和播放電子號音相結合的方式。

■紅色陵川:嘹亮軍號吹響軍魂■

193777日,抗日戰爭全面爆發(fā)。9月以后,八路軍115師、120師、129師先后開(kāi)赴山西抗日前線(xiàn),開(kāi)辟了以太行山為中心的敵后抗日根據地。后來(lái),為了統一太南豫北的作戰指揮,成立了八路軍第2縱隊,總指揮部駐扎在陵川縣平城鎮義漢村,八路軍副參謀長(cháng)左權兼縱隊司令員,黃克誠任政委。隨著(zhù)抗戰工作的全面展開(kāi),無(wú)論八路軍的正規部隊還是地方武裝,都出現了一個(gè)問(wèn)題,那就是缺少司號員。一個(gè)連隊,最少需配23名號兵(太行八專(zhuān)署初創(chuàng )時(shí)轄4個(gè)縣,1944年達5個(gè)縣1個(gè)辦事處,1945年進(jìn)一步擴大到11個(gè)縣1個(gè)辦事處)。

山西省晉城市陵川縣,是太行八分區所在地,處在太行山南麓峰巔,地理位置隱蔽,山高溝深,建成根據地的時(shí)間較早,群眾基礎好,具備了訓練號兵的有利外部條件。因此,太行第八軍分區指示在陵川縣開(kāi)辦號兵訓練班,以解戰時(shí)的燃眉之急。194310月,根據太行第八地委和第八軍分區指示,陵川武委會(huì )在附城、奪火等地開(kāi)辦了號兵訓練班,每期招收30人左右。

號兵招收有嚴格的條件要求:一是年齡要小,一般要求在1518歲之間;二是身體素質(zhì)要好,要能打能跑;三是人要機靈,能隨機應變。當時(shí)的訓練不光是為了戰爭急需,同時(shí)也把號兵培訓作為軍隊和地方武裝建設的一項長(cháng)期任務(wù)來(lái)抓,制訂了編制計劃。號兵年齡大的隨時(shí)可以參軍,小的則先參加村自衛隊、區干隊、縣獨立營(yíng),然后再往部隊輸送,也起到了儲備和擴充兵員的作用。

1943年到1949年,陵川培訓了32期共1700多名號兵,其中有700多名政治堅定、技術(shù)過(guò)硬者參加了正規部隊,擔任連以上戰斗單位的司號員,其余都分配至附近幾個(gè)縣和本縣地方抗日武裝,他們?yōu)槿珖慕夥抛鞒隽司薮筘暙I。在河北省石家莊市檔案館,保存著(zhù)的一份軍人花名冊,記載著(zhù)900多個(gè)陵川司號兵的名字。而在《陵川烈士英名錄》記載的2465名烈士中,有389名是號兵。這些僅僅是記錄在案、有據可查的數字,實(shí)際上,號兵犧牲人數可能比這些還要多。

現有的關(guān)于陵川號兵的歷史資料,很多是中共陵川縣委黨史研究室原主任焦書(shū)文退休后用十幾年的時(shí)間搜集整理的。他搜集到一些陵川號兵資料,并采訪(fǎng)了上百位老號兵。通過(guò)他的實(shí)地采訪(fǎng)并結合縣檔案館的資料,已知陵川培訓過(guò)號兵的地方有城東、附城、蓋城、奪火、鳳凰、丈河、南河、廟凹、古郊、南圪臺、侯莊、郊底、牛腰坡、縣城北關(guān)、平城(元陽(yáng)觀(guān)、行家院)、侍郎崗、楊村等。

在陵川縣檔案館,有一份“陵川縣奪火區抗屬表、干部、民兵、號兵花名登記表”,內含檔案號為A10033003的“陵川縣奪火區區武委會(huì )號兵年齡統計表”和一份“陵川縣四區號兵統計表”。這兩份統計表詳細地記載了19471020日奪火區(陵川第四區)號兵的人員情況,包括村名、人名、年齡、任職年限、成分、參加過(guò)什么黨派團體、備注等情況。這份登記表中,擔任號兵職務(wù)最長(cháng)的4年有1人,2年的有6人,1年的有26人,半年的有13人。這份登記表說(shuō)明奪火區從1944年開(kāi)始,即有號兵訓練活動(dòng)存在,且每年都在訓練更新。至19471020日止,除參軍的以外,全區仍有受過(guò)訓練的號兵46人,當年新增號兵13人。

另一份“陵川縣武委會(huì )號兵訓練班糧食計算表花名冊”中,共52人,準銷(xiāo)12月份糧食米2990斤,麥390斤,洋37440元。上面有縣武委會(huì )主任茍潤堂的簽名,制表員為李秦生,落款時(shí)間為19461212日。從其中編制的人員花名冊一頁(yè)中,可以看到這些人員的名字:劉保富、李俏元、王書(shū)生、曹毛米、崔松富、李成發(fā)、余煌起、張廣會(huì )、靳保財、李拴驢、李紫悌、楊青山、原肉蛋、趙農僑。表格下有以下字樣:每人40天,米62斤,面8斤,菜金720元。并注明:每人五屯合麥柒斤半。

這些檔案資料和采訪(fǎng)記錄,從不同角度反映出了陵川號兵的規模、數量等細節。有名字記錄的,只是幸運的一部分,更多的號兵可能連姓名都沒(méi)有留下。這些年輕的號兵用青春和生命,吹響了八路軍、解放軍的沖鋒號。在新中國成立后,陵川縣延續號兵培訓傳統,一直到1984年后才停止培訓。在當地的民兵集訓、修水庫、植樹(shù)造林、修水電站等活動(dòng)中,都有號兵的身影。


一名吹軍號的紅軍戰士

■苦練傳承:陵川號兵英雄輩出■

一把銅號,只有五個(gè)音,組合出的數百種短譜卻是部隊的“行動(dòng)指南”。千軍萬(wàn)馬,在號聲指揮下,共同進(jìn)退,令行禁止,宛若一人。一名紅軍營(yíng)長(cháng)曾感慨道:“犧牲一個(gè)排長(cháng),可由班長(cháng)代理排長(cháng)。但是,失去一個(gè)司號員,我就成了聾子和瞎子?!?/span>

號兵的作用非常重要,但號兵也是一個(gè)很危險的兵種。他們既要保護首長(cháng),又要保護自己。接受命令后,一般要距離首長(cháng)30米遠,吹完號后要馬上轉移,否則就會(huì )成為敵人炮彈或狙擊槍襲擊的目標。這就要求號兵不僅要能力過(guò)硬,還必須靈活機動(dòng)。

首先,號兵必須掌握嫻熟的技術(shù)。一個(gè)號兵要想達到實(shí)戰要求,至少要三個(gè)月才能學(xué)成。焦書(shū)文在采訪(fǎng)中記錄道:受訪(fǎng)老兵在接受采訪(fǎng)時(shí),都讓來(lái)者觀(guān)察他們的嘴唇,即使過(guò)去了六七十年時(shí)間,他們的嘴唇還是留下了被軍號壓扁的痕跡,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為了保證基本功,學(xué)員從“1”音開(kāi)始練發(fā)音,直到練得號音飽滿(mǎn)了,才準許升級撥第二個(gè)音。以此類(lèi)推,一級一級往上撥。直到撥好了5個(gè)音,打牢了基礎,才開(kāi)始背誦和練習代表不同命令的號譜。而全部號譜有100多種,如起床號、開(kāi)飯號、集合號、沖鋒號、撤退號、防空號、熄燈號,以及專(zhuān)門(mén)用作部隊調動(dòng)、互相聯(lián)絡(luò )的特殊號譜等,必須反復誦唱練習,才能記牢,戰場(chǎng)上容不得一絲一毫的錯誤。還有些號譜為保密,是臨戰時(shí)制定的,更考驗號兵機變、記憶的基本功。為了適應不同的作戰條件,學(xué)員們不但于風(fēng)雨雪天練號,而且常常于搏擊、長(cháng)跑后緊急練號。個(gè)人加班加點(diǎn)練號,取站、跪、躺、臥等各種姿勢練號,有時(shí)候老師會(huì )帶著(zhù)他們到山高之處,特意面對大風(fēng),練習吹號。

其次,號兵除了學(xué)習吹號技術(shù),在培訓班還必須學(xué)三門(mén)課:一是文化課,要學(xué)會(huì )用簡(jiǎn)單的文字交流,學(xué)會(huì )識號譜。二是政治課,即接受政治教育,包括階級教育、立場(chǎng)教育、形勢教育等。三要學(xué)習軍事知識,包括號手操作規程、戰術(shù)動(dòng)作,如何利用地形地貌保護自己,如何保護首長(cháng)等。

號譜是號兵學(xué)習和使用的必備工具書(shū)。陵川縣城南社區的老號兵馮玲珠家中,保存有3本號譜。1963年,16歲的馮玲珠參加民兵并被選拔為司號員,一直到1983年退出基干民兵才把軍號上交,任司號員20年。他保存的這3本號譜為進(jìn)一步發(fā)掘陵川號兵歷史提供了重要佐證。

《民兵簡(jiǎn)易通信知識畫(huà)冊》,由中國人民解放軍通信兵部編制(訓練資料,內部發(fā)行),其中第三部分“軍號譜圖示”用連環(huán)畫(huà)形式繪出號譜67種。該畫(huà)冊19746月由遼寧丹東印刷廠(chǎng)第一次印刷。陵川縣城關(guān)人民公社武裝部手繪油印的《勝利號譜》,由時(shí)任陵川縣武裝部作戰科科長(cháng)的王振英、時(shí)任陵川縣城關(guān)人民公社南關(guān)民兵營(yíng)教導員的王貴保繪制而成。編號033,內含87種號譜;另有大馬斯第1至第7全套,敬禮2套,新馬斯10套,克出5套,安答蘭5套,共29套,于1974310日印刷。由民兵號手馮玲珠根據所學(xué)用五線(xiàn)譜繪制的《勝利號譜》,含號譜121種,于1974316日繪成。


一份1944年陵川縣四區號兵統計表

陵川號兵中涌現出很多英雄人物和感人事跡。這些英雄人物是陵川號兵的代表。陵川太和村人侯國富,1945年加入陵川獨立營(yíng),后在陵川號兵培訓班受訓,結業(yè)后被分配在13縱隊38792連任司號員,參加過(guò)上黨戰役,轉戰于晉冀豫各戰場(chǎng)。19482月,在臨汾攻堅戰中,他在吹響攻城的沖鋒號時(shí),被敵人的子彈擊中而英勇?tīng)奚?,年僅19歲。

陵川縣附城鎮黑土門(mén)村人張喜發(fā),1927年生,19458月參加八路軍,先在陵川獨立營(yíng)任戰士,1946年春參加陵川縣號兵培訓班。結業(yè)后被分配到八路軍太行四分區461營(yíng)3連任司號員。1947年在攻打焦作的戰斗中,他在執行首長(cháng)命令躍起吹號時(shí),一發(fā)炮彈帶著(zhù)尖嘯聲襲來(lái)。他因站的位置高,又在執行吹響沖鋒號的命令,不幸被彈片擊中犧牲,時(shí)年20歲。

平城鎮南坡村的池連喜老人,17歲參加號兵訓練班,開(kāi)始在平城北街元陽(yáng)觀(guān)大廟里(號兵訓練基地)學(xué)習吹號,次年又轉移到平城侍郎崗村學(xué)習了2個(gè)月,一共學(xué)習了3年多時(shí)間,當時(shí)共有40多名年輕人參加學(xué)習。后來(lái),池連喜參軍,參加了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在解放戰爭中,他先后擔任太行四分區472營(yíng)營(yíng)部司號員、平原省警32營(yíng)營(yíng)部司號員等;在抗美援朝戰爭中,他繼續擔任司號員和話(huà)務(wù)兵,并多次立功受獎?!?/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