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紅墻紀事

毛澤東為什么倡導學(xué)習研究中共黨史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7期  作者:丁曉平  點(diǎn)擊次數:

2021年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100周年之際,習近平總書(shū)記立足黨的百年歷史新起點(diǎn)、統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動(dòng)員全黨進(jìn)行黨史學(xué)習教育,號召全黨同志做到學(xué)史明理、學(xué)史增信、學(xué)史崇德、學(xué)史力行。20223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fā)了《關(guān)于推動(dòng)黨史學(xué)習教育常態(tài)化長(cháng)效化的意見(jiàn)》,提出推動(dòng)黨史學(xué)習教育常態(tài)化長(cháng)效化是建設馬克思主義學(xué)習型政黨的一項長(cháng)期重要任務(wù)。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我們重溫毛澤東的《如何研究中共黨史》,對于進(jìn)一步感悟思想偉力,把握歷史發(fā)展規律和大勢,深化對黨的性質(zhì)宗旨的認識,總結黨的歷史經(jīng)驗,發(fā)揚革命精神,增強黨的團結和集中統一,具有重要的現實(shí)指導意義。


        1938年9月至11月,中共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huì )在延安舉行。圖為會(huì )議主席團成員合影

■毛澤東倡導學(xué)習研究中共黨史的歷史緣起■

為什么要學(xué)習研究中共黨史?作為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一代領(lǐng)導集體的核心,毛澤東不僅是中共黨史的創(chuàng )造者之一,而且是最早倡導和組織中共黨史研究的領(lǐng)導人。他在20世紀40年代初主持編輯的《六大以來(lái)》《六大以前》《兩條路線(xiàn)》等重要文獻,奠定了中共黨史學(xué)科的基礎。

一生都重視歷史學(xué)習的毛澤東倡導研究黨史,緣于1940年下半年開(kāi)始主持編輯《六大以來(lái)》?!读笠詠?lái)》分上下兩冊,上冊是政治性文件,下冊是組織性文件,匯集了從19286月中共六大到194111月間未公開(kāi)發(fā)表過(guò)的歷史文獻519篇,280多萬(wàn)字。最初的目的并不是為了編印一本書(shū),而是為預定于1941年上半年召開(kāi)的中共七大準備材料,總結六大以來(lái)的歷史經(jīng)驗,批判黨的第三次“左”傾路線(xiàn),這條錯誤路線(xiàn)幾乎斷送了中國革命的前程。1940124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huì )議上批評了中共歷史上各個(gè)時(shí)期特別是王明“左”傾錯誤路線(xiàn)統治時(shí)期所犯的錯誤,提出要總結過(guò)去的經(jīng)驗教訓。他說(shuō):“總結過(guò)去的經(jīng)驗,對于犯錯誤和沒(méi)有犯錯誤的人都是一種教育。了解過(guò)去的錯誤,可以使今后不犯重復的錯誤?!彼€說(shuō):“總結過(guò)去的經(jīng)驗教訓,大體上要分大革命、蘇維埃與抗戰三個(gè)時(shí)期,總的錯誤是不了解中國革命的長(cháng)期性、不平衡性?!边@個(gè)發(fā)言提出了研究中共黨史的任務(wù),并初步闡明了研究中共黨史的目的、線(xiàn)索和方法。

時(shí)任毛澤東秘書(shū)的胡喬木回憶,因為“即使在黨的高級干部中,在1941年,也還有一些人對這條‘左’傾錯誤路線(xiàn)(主要是指王明的‘左’傾錯誤和‘立三路線(xiàn)’所帶來(lái)的主觀(guān)主義、教條主義)缺乏正確的認識,甚至根本否認有過(guò)這么一條錯誤路線(xiàn)。在這樣一種思想狀態(tài)下,要成功地召開(kāi)七大是不可能的。為了確保七大成功召開(kāi),毛主席認為有必要首先在黨的高級干部中開(kāi)展一個(gè)學(xué)習和研究黨的歷史的活動(dòng),以提高高級干部的路線(xiàn)覺(jué)悟,統一全黨的認識”。于是,在1941年八九月的一次中央會(huì )議上,毛澤東建議把他正在審核的為七大準備的六大以來(lái)的歷史文獻匯編成冊,供高級干部學(xué)習與研究黨的歷史用。會(huì )議同意了毛澤東的這一建議。

因為文獻史料太多太龐雜,通讀一遍都有困難,學(xué)習研究更談不上。于是,毛澤東在主持編輯過(guò)程中有意識地對文獻進(jìn)行了篩選,先后挑選出86篇有代表性的重要文獻,以散頁(yè)形式發(fā)給了延安的高級干部學(xué)習研究。因此,《六大以來(lái)》實(shí)際上有兩個(gè)版本:一個(gè)是匯集本,一個(gè)是選集本。匯集本僅僅印刷了500套,只發(fā)中央各部機關(guān)、中央局、軍委、軍分區等大單位,不對個(gè)人發(fā)放。后來(lái)在撤離延安時(shí)因攜帶不便只由中央秘書(shū)處帶出了幾套,其余全部被銷(xiāo)毀。從某種意義上來(lái)說(shuō),《六大以來(lái)》的編印其實(shí)就是要解決中共黨史上一些常識性的問(wèn)題,比如“王明路線(xiàn)”“立三路線(xiàn)”到底是什么,算一算歷史賬,在政治上說(shuō)清楚。胡喬木回憶說(shuō):“現在把這些文件編出來(lái),說(shuō)那時(shí)中央一些領(lǐng)導人存在主觀(guān)主義、教條主義就有了可靠的根據。有的人就啞口無(wú)言了。毛主席怎么同‘左’傾路線(xiàn)斗爭,兩種領(lǐng)導前后一對比,就清楚地看到毛主席確實(shí)代表了正確路線(xiàn),從而更加確定了他在黨內的領(lǐng)導地位。從《六大以來(lái)》,引起整風(fēng)運動(dòng)對黨的歷史的學(xué)習、對黨的歷史決議的起草?!读笠詠?lái)》成了黨整風(fēng)的基本武器?!?/span>

1941910日至10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kāi)擴大會(huì )議,毛澤東在會(huì )上作了反對主觀(guān)主義和宗派主義的報告。會(huì )議經(jīng)過(guò)充分討論,對十年內戰后期中共中央犯了“左”傾機會(huì )主義路線(xiàn)錯誤的問(wèn)題,基本上取得了一致認識。這次會(huì )議后,中共高級干部組成中央學(xué)習組和高級學(xué)習組,開(kāi)始進(jìn)行整風(fēng)學(xué)習。整風(fēng)學(xué)習的重要內容之一,是學(xué)習和研究中共黨史?!读笠詠?lái)》下發(fā)后,對高級干部認識黨的歷史“發(fā)生了啟發(fā)思想的作用”,“同志們讀了以后恍然大悟”,“個(gè)別原先不承認犯了路線(xiàn)錯誤的同志也放棄了自己的觀(guān)點(diǎn),承認了錯誤”。

在這種形勢的積極影響下,許多人提出學(xué)習研究黨史應該從中共一大開(kāi)始。926日,中共中央書(shū)記處發(fā)出經(jīng)毛澤東修改審定的《關(guān)于高級學(xué)習組的決定》。其中規定高級組的學(xué)習“以理論與實(shí)踐統一為方法,第一期為半年,研究馬、恩、列、斯的思想方法論與我黨二十年歷史兩個(gè)題目”。

由毛澤東擔任組長(cháng)的中央學(xué)習組對中共黨史的研究,經(jīng)歷了兩個(gè)階段:第一個(gè)階段是通讀《六大以來(lái)》一書(shū),第二個(gè)階段是全面研究中共黨史和中國革命史。于是,毛澤東在1942年又開(kāi)始著(zhù)手主持編輯《六大以前》,并要求陶鑄和胡喬木負責資料工作。327日,中共中央書(shū)記處召開(kāi)工作會(huì )議,決定中央學(xué)習組通讀《六大以來(lái)》一書(shū)的計劃告一段落,從下周起開(kāi)始研究中共黨史和中國革命史。

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為了指導中共黨史的學(xué)習研究,330日,毛澤東在中央學(xué)習組作了《如何研究中共黨史》的報告,客觀(guān)、辯證地闡述了學(xué)習研究中共黨史的經(jīng)驗和方法。

■毛澤東倡導學(xué)習研究歷史的目的■

毛澤東在《如何研究中共黨史》中開(kāi)宗明義、深入淺出地闡明了他的觀(guān)點(diǎn),即全面地、系統地研究中共黨史。“這個(gè)工作我們過(guò)去沒(méi)有做過(guò),現在正在開(kāi)始做”,因為“如果不把黨的歷史搞清楚,不把黨在歷史上所走的路搞清楚,便不能把事情辦得更好”。

早在193810月,毛澤東就在《中國共產(chǎn)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一文中指出:“指導一個(gè)偉大的革命運動(dòng)的政黨,如果沒(méi)有革命理論,沒(méi)有歷史知識,沒(méi)有對于實(shí)際運動(dòng)的深刻的了解,要取得勝利是不可能的?!泵珴蓶|把“歷史知識”的重要性擺到與“革命理論”“對于實(shí)際運動(dòng)的深刻的了解”相同的位置來(lái)看待,這是具有戰略性的政治舉措和遠見(jiàn)??梢哉f(shuō),在中共過(guò)去的歷史上,還沒(méi)有誰(shuí)比毛澤東更重視對“歷史知識”的認知和運用。

毛澤東如此重視“歷史知識”,或許并不是很多人都能真正理解的。他為什么把“歷史知識”的學(xué)習和研究擺在如此重要的位置呢?具體分析來(lái)看,有兩個(gè)方面的主要原因。


    1949年4月,毛澤東與胡喬木在北平香山交談

■“歷史知識”可以幫助人們懂得中國實(shí)際,懂得中國國情 ■

延安時(shí)期,毛澤東向中國共產(chǎn)黨全體黨員提出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任務(wù)。與此同時(shí),他也向全黨提出了研究中國歷史的任務(wù)。19381014日,毛澤東在延安舉行的中共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huì )上說(shuō):“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具體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現中帶著(zhù)必須有的中國的特性,即是說(shuō),按照中國的特點(diǎn)去應用它,成為全黨亟待了解并亟須解決的問(wèn)題?!睘榱藢?shí)現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毛澤東向全黨特別是中央委員和高級干部提出了學(xué)習和研究的任務(wù)。他說(shuō):“一切有相當研究能力的共產(chǎn)黨員,都要研究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的理論,都要研究我們民族的歷史,都要研究當前運動(dòng)的情況和趨勢?!痹谶@里,毛澤東把研究中華民族的歷史擺到了與研究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革命運動(dòng)的現狀同等重要的地位。

19415月,毛澤東在《改造我們的學(xué)習》一文中尖銳地批評了一種不良的學(xué)風(fēng)。這種不良的學(xué)風(fēng)在對待“歷史知識”的學(xué)習和研究上的具體表現是:“不論是近百年的和古代的中國史,在許多黨員的心目中還是漆黑一團。許多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學(xué)者也是言必稱(chēng)希臘,對于自己的祖宗,則對不住,忘記了。認真地研究現狀的空氣是不濃厚的,認真地研究歷史的空氣也是不濃厚的?!薄皩τ谧约旱臍v史一點(diǎn)不懂,或懂得甚少,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行┤藢τ谧约旱臇|西既無(wú)知識,于是剩下了希臘和外國故事,也是可憐得很,從外國故紙堆中零星地檢來(lái)的?!庇捎趯ψ约簢业臍v史不了解,于是只能“言必稱(chēng)希臘”,生搬硬套馬克思主義理論和外國的革命經(jīng)驗。毛澤東認為這是一種“極壞的作風(fēng)”,是一種“主觀(guān)主義的態(tài)度”?!霸谶@種態(tài)度下,就是割斷歷史,只懂得希臘,不懂得中國,對于中國昨天和前天的面目漆黑一團?!倍@種作風(fēng)危害之嚴重,就是“拿了律己,則害了自己;拿了教人,則害了別人;拿了指導革命,則害了革命”。

為了改變上述狀況,毛澤東除要求全黨認真研究現狀,結合中國革命實(shí)際學(xué)習馬克思主義理論外,還向全黨鄭重提出:“對于近百年的中國史,應聚集人才,分工合作地去做,克服無(wú)組織的狀態(tài)。應先作經(jīng)濟史、政治史、軍事史、文化史幾個(gè)部門(mén)的分析的研究,然后才有可能作綜合的研究?!泵珴蓶|的這些論述,深刻地表明了一個(gè)人人皆知卻往往又難以落實(shí)到實(shí)際工作中去的道理:不懂得現狀就不懂得中國的實(shí)際、中國的國情;同樣,不懂得中國的歷史即“中國的昨天和前天”,也不可能真正懂得中國的實(shí)際、中國的國情。

何謂國情?國情既是現實(shí)的,也是歷史的。說(shuō)是現實(shí)的,即現實(shí)的中國政治、經(jīng)濟、軍事、文化、教育、科技、宗教、社會(huì )等的狀況;說(shuō)是歷史的,即存在于現實(shí)之中的歷史遺存、歷史傳統及其在現實(shí)中的反映。而要真正認識這些歷史遺存和歷史傳統,就必須要弄清它們的全貌和根源。從這個(gè)意義上說(shuō),沒(méi)有現實(shí)的國情,是空洞的、不存在的;沒(méi)有歷史的國情,是斷裂的、不現實(shí)的。更何況,在歷史和現實(shí)之間,本身就沒(méi)有截然劃分的界限。我們記錄的“現實(shí)”,在某種程度上都是“過(guò)去式”,就是歷史。也正是從這種意義上來(lái)說(shuō),“一切真歷史都是當代史”。

毛澤東重視“歷史知識”的研究與運用,目的就是達到明辨是非,統一思想,提高黨員干部的思想認識。他指出:“只有認清中國社會(huì )的性質(zhì),才能認清中國革命的對象、中國革命的任務(wù)、中國革命的動(dòng)力、中國革命的性質(zhì)、中國革命的前途和轉變。所以,認清中國社會(huì )的性質(zhì),就是說(shuō),認清中國的國情,乃是認清一切革命問(wèn)題的基本的根據?!彼瑫r(shí)強調:“我們要用這樣的研究來(lái)使我們對今天的路線(xiàn)和政策有更好的認識,使工作做得更好,更有進(jìn)步?!庇纱丝梢?jiàn),毛澤東把對于“歷史知識”的運用,提高到了戰略思想的高度來(lái)看待。在他看來(lái),制定路線(xiàn)、方針、政策和策略,要懂得并認清中國的國情、中國的實(shí)際,沒(méi)有“歷史知識”是不行的,沒(méi)有在掌握“歷史知識”的基礎上提煉出來(lái)的歷史見(jiàn)識也是不行的。也正因為如此,毛澤東始終強調馬克思主義要同中國實(shí)際結合起來(lái),只有實(shí)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才能制定出符合中國國情的路線(xiàn)、方針、政策。正是在他的高度重視和強烈號召下,中共黨內的范文瀾、何干之、胡繩等歷史學(xué)家在近代史的研究方面取得了相當大的成績(jì),最早構建了馬克思主義的中國近代史學(xué)科體系。


    1938年,毛澤東在延安窯洞撰寫(xiě)了《論持久戰》。這篇著(zhù)作是指導全國抗戰的綱領(lǐng)性文件

■“歷史知識”可以幫助人們總結經(jīng)驗,指導工作實(shí)踐 ■

毛澤東在《如何研究中共黨史》中指出:“我們要研究哪些是過(guò)去的成功和勝利,哪些是失敗,前車(chē)之覆,后車(chē)之鑒?!边@就是要以歷史經(jīng)驗作為借鑒,來(lái)指導當時(shí)的工作。

“歷史知識”,按照其本身的實(shí)際價(jià)值來(lái)看,既具有“歷史”的品格,又具有“現實(shí)”的品格。問(wèn)題在于,我們能不能在工作的實(shí)際中認識到這一點(diǎn),是否能夠在實(shí)踐中把它“歷史”的品格與“現實(shí)”的品格有機地結合起來(lái),這絕對是一種“藝術(shù)”。毛澤東是把“歷史”與“現實(shí)”實(shí)現“藝術(shù)”結合的大師。他非常重視并善于運用歷史經(jīng)驗作為現實(shí)的借鑒,使其獲得新的生命力。他說(shuō):“學(xué)習我們的歷史遺產(chǎn),用馬克思主義的方法給以批判的總結,是我們學(xué)習的另一任務(wù)。我們這個(gè)民族有數千年的歷史,有它的特點(diǎn),有它的許多珍貴品。對于這些,我們還是小學(xué)生。今天的中國是歷史的中國的一個(gè)發(fā)展;我們是馬克思主義的歷史主義者,我們不應當割斷歷史。從孔夫子到孫中山,我們應當給以總結,承繼這一份珍貴的遺產(chǎn)。這對于指導當前的偉大的運動(dòng),是有重要的幫助的?!?/span>

在這里,毛澤東提出了“總結”和“承繼”的任務(wù)。不“總結”,就不足以弄清“珍貴的遺產(chǎn)”的面貌;不“承繼”,就不能夠發(fā)揮“珍貴的遺產(chǎn)”在現實(shí)中的作用。也就是說(shuō),“歷史知識”雖然不等同于現實(shí),但作為“珍貴的遺產(chǎn)”,可以激勵人們創(chuàng )造更加輝煌的現實(shí)和更加美好的未來(lái)。在毛澤東看來(lái),研究中共黨史,就是要通過(guò)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總結中共黨史的經(jīng)驗教訓,“可以創(chuàng )造些新的東西”。所謂“創(chuàng )造些新的東西”,實(shí)際上就是創(chuàng )造新的理論。所以,毛澤東認為研究中共黨史,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條重要途徑。

毛澤東認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就是馬克思主義必須和中國的具體特點(diǎn)相結合,就是國際主義的內容和中國的民族形式相結合,就是馬克思主義必須體現出新鮮活潑的中國作風(fēng)和中國氣派。所有這些,都必須研究中國的歷史和現狀,通過(guò)研究中國歷史和現狀去認識和把握中國的特點(diǎn),認識和把握中國革命的具體環(huán)境,從而指導中國革命的實(shí)踐。我們可以在毛澤東的著(zhù)作中找到很多實(shí)際的例子。比如,他在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武裝斗爭的初期,就曾十分尖銳地批評了當時(shí)存在著(zhù)的嚴重的流寇思想。他在《關(guān)于糾正黨內的錯誤思想》一文中指出:“一切流寇思想的表現,極大地妨礙著(zhù)紅軍去執行正確的任務(wù),故肅清流寇思想,實(shí)為紅軍黨內思想斗爭的一個(gè)重要目標。應當認識,歷史上的黃巢、李闖式的流寇主義,已為今日的環(huán)境所不許可?!?/span>


    延安整風(fēng)期間,毛澤東作整頓“三風(fēng)”的報告,并主持編輯出版黨的歷史文獻。這是當時(shí)編印的部分歷史文獻

毛澤東在《論持久戰》中講到戰爭中主觀(guān)指導作用的重要性時(shí)指出:“主觀(guān)指導的正確與否,影響到優(yōu)勢劣勢和主動(dòng)被動(dòng)的變化,觀(guān)于強大之軍打敗仗、弱小之軍打勝仗的歷史事實(shí)而益信。中外歷史上這類(lèi)事情是多得很的?!睘榇?,他列舉了中國歷史上的晉楚城濮之戰、楚漢成皋之戰、韓信破趙之戰、新漢昆陽(yáng)之戰、袁曹官渡之戰、吳魏赤壁之戰、秦晉淝水之戰等戰例,總結歷史經(jīng)驗并從中找到歷史的規律性認識來(lái)指導現實(shí)的戰爭。

針對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上的經(jīng)驗教訓,毛澤東也在實(shí)踐中結合實(shí)際,不斷總結經(jīng)驗教訓來(lái)指導工作。1944年,他發(fā)表的著(zhù)名的《學(xué)習和時(shí)局》一文,可謂是總結歷史經(jīng)驗的理論與方法論的名作。他說(shuō):“我黨歷史上曾經(jīng)有過(guò)幾次表現了大的驕傲,都是吃了虧的?!苯又?zhù),他列舉了1927年上半年、1930年、1931年、1938年這幾次“大的驕傲”而“吃了虧”的教訓,進(jìn)而指出:“全黨同志對于這幾次驕傲,幾次錯誤,都要引為鑒戒。近日我們印了郭沫若論李自成的文章,也是叫同志們引為鑒戒,不要重犯勝利時(shí)驕傲的錯誤?!泵珴蓶|在這里提到的“郭沫若論李自成的文章”,指的是《甲申三百年祭》,并以此次農民起義的歷史經(jīng)驗和中國共產(chǎn)黨自身的歷史經(jīng)驗,總結出一條共同的規律:“小勝即驕傲,大勝更驕傲,一次又一次吃虧?!?/span>

19493月,毛澤東在離開(kāi)河北平山縣西柏坡“進(jìn)京趕考”的途中,仍帶著(zhù)郭沫若的這本《甲申三百年祭》。由此可見(jiàn),毛澤東之所以重視“歷史知識”,已經(jīng)不再僅僅是一個(gè)歷史學(xué)上的理論問(wèn)題,而是革命斗爭中的理論與實(shí)踐相結合的重要問(wèn)題了?!?/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