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世紀回眸

黨的四大——明確提出領(lǐng)導權問(wèn)題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9期  作者:胡湘君  點(diǎn)擊次數:

隨著(zhù)國共合作的實(shí)現和革命形勢的發(fā)展,黨面臨許多新的情況。為了加強對日益高漲的革命運動(dòng)的領(lǐng)導,19251月,黨的四大在上海召開(kāi)。這次大會(huì )總結了國共合作一年多的經(jīng)驗,第一次明確提出無(wú)產(chǎn)階級在民主革命中的領(lǐng)導權和工農聯(lián)盟的問(wèn)題。

■為迎接革命高潮的到來(lái),黨決定召開(kāi)四大■

中共三大和國民黨一大的召開(kāi),使得大批的共產(chǎn)黨員和共青團員加入國民黨。國民黨也實(shí)現了改組,由資產(chǎn)階級性質(zhì)的政黨改變?yōu)楦鱾€(gè)革命階級的聯(lián)盟。隨著(zhù)國共合作的實(shí)現,中國革命形勢發(fā)展很快。

共產(chǎn)黨員加入國民黨后,在全國各地積極創(chuàng )立和發(fā)展國民黨組織。此前,國民黨名義上是一個(gè)全國性的政黨,但其組織只在廣東、上海、四川、山東等少數地區和海外存在,工作也僅在上層,缺乏下層群眾基礎。雖然也有進(jìn)步分子想改變這種局面,但他們對下層群眾不熟悉,而這方面恰恰是共產(chǎn)黨人的長(cháng)處。共產(chǎn)黨人在軍閥統治的地區,進(jìn)行艱苦的宣傳組織工作,建立國民黨組織。

這一時(shí)期,許多國民黨省、市黨部的負責人都是共產(chǎn)黨員。如北京執行部的李大釗,湖北省黨部的董必武,湖南省黨部的何叔衡、夏曦等。周恩來(lái)在回顧這段歷史時(shí)說(shuō):“當時(shí),國民黨不但思想上依靠我們,復活和發(fā)展它的三民主義,而且組織上也依靠我們,在各省普遍建立黨部,發(fā)展組織?!薄笆俏覀凕h把革命青年吸引到國民黨中,是我們黨使國民黨與工農發(fā)生關(guān)系。國民黨左派在各地的國民黨組織中都占優(yōu)勢。國民黨組織得到最大發(fā)展的地方,就是左派最占優(yōu)勢的地方,也是共產(chǎn)黨員最多的地方?!?/span>


            圖為中國共產(chǎn)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通過(guò)的議決案及宣言

國共合作后,孫中山?jīng)Q定著(zhù)手建立一支革命武裝力量。在中國共產(chǎn)黨的建議和蘇聯(lián)的幫助下,他決定創(chuàng )辦一所培養革命軍官的學(xué)校,命名為“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xué)?!?。孫中山任軍??偫?,蔣介石任校長(cháng),廖仲愷任黨代表,并聘請蘇聯(lián)將領(lǐng)加倫等為顧問(wèn)。軍校于19242月開(kāi)始招生,同年5月正式成立。因為校址設在廣州附近的黃埔長(cháng)洲島上,故稱(chēng)“黃埔軍?!?。

孫中山創(chuàng )辦黃埔軍校,中國共產(chǎn)黨給予了全力支持,不但派遣周恩來(lái)等一批優(yōu)秀黨員到軍校任職,而且還從全國各地選送了大批黨、團員和革命青年到軍校學(xué)習。黃埔第一期學(xué)生中,共產(chǎn)黨員和共青團員有五六十人,占這一屆學(xué)生的十分之一,其中有徐向前、陳賡、蔣先云、左權、許繼慎等,他們后來(lái)都成為了人民軍隊的重要將領(lǐng)。

在共產(chǎn)黨和國民黨的共同努力下,國民革命的思潮由南向北,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全國傳播。192410月,馮玉祥發(fā)動(dòng)北京政變,推翻了直系軍閥曹錕、吳佩孚控制的北京政府,并電請孫中山北上共商國是。11月,孫中山離廣州北上,沿途宣傳召開(kāi)國民會(huì )議和廢除不平等條約的主張。上海、浙江、廣東、湖南、湖北等地也相繼組織了國民會(huì )議,各地民眾團體紛紛通電擁護,形成了廣泛的國民會(huì )議運動(dòng)。

中共三大之后,一度沉寂的工人運動(dòng)也得以復蘇和發(fā)展。19247月,在外國人集中居住的廣州沙面租界,數千名中國工人舉行罷工,抗議英法租界當局限制中國工人自由進(jìn)入沙面租界,連華人警察也參與了罷崗。斗爭堅持了一個(gè)月,終于取得了勝利。這次罷工成為新一輪工人運動(dòng)的起點(diǎn)。農民運動(dòng)也有了很大發(fā)展。早在1922年,彭湃就在他的家鄉海豐組織農會(huì ),發(fā)動(dòng)農民進(jìn)行減租減息。這時(shí),廣東各縣的農民紛紛建立農民協(xié)會(huì ),開(kāi)展反對土豪劣紳和貪官污吏的斗爭。經(jīng)共產(chǎn)黨人提議,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決定于19247月在廣州開(kāi)辦農民運動(dòng)講習所,講習所先后由共產(chǎn)黨員彭湃、阮嘯仙、毛澤東主持,為農民運動(dòng)培養了一批骨干力量。

就這樣,國共合作實(shí)現后的一段時(shí)間內,中國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革命新氣象。

但是,隨著(zhù)革命形勢的發(fā)展,革命陣營(yíng)內部的矛盾也逐漸暴露出來(lái)。國民黨右派分子開(kāi)始了他們的反共分裂活動(dòng),反對和破壞剛剛形成的國共合作局面。

國民黨一大召開(kāi)前的192311月,鄧澤如等11人秘密上書(shū)孫中山,污蔑鮑羅廷和共產(chǎn)黨幫助孫中山改組國民黨,是“借國民黨之軀殼,注入共產(chǎn)黨之靈魂”,“使我黨隱為彼共產(chǎn)所指揮,成則共黨享其福,敗則吾黨受其禍”。只是由于孫中山改組國民黨的決心已定,堅決駁斥了鄧澤如等人的謬論,才使改組工作沒(méi)有停頓下來(lái)。

國民黨右派并沒(méi)有就此罷休。19246月,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鄧澤如、張繼、謝持三人,向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提出“彈劾共產(chǎn)黨案”,借口共產(chǎn)黨在國民黨內設有黨團,主張國民黨內“絕對不宜黨中有黨”,也就是要同共產(chǎn)黨人分手。針對國民黨右派的言行,陳獨秀、惲代英、瞿秋白、蔡和森等相繼發(fā)表文章,痛斥國民黨右派破壞革命隊伍內部團結的言行。

815日至23日,國民黨第一屆第二次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全體會(huì )議在廣州舉行。會(huì )上,張繼等人再提“彈劾”共產(chǎn)黨、反對國共合作的陳詞濫調,遭到了共產(chǎn)黨和國民黨左派的有力駁斥。會(huì )后,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發(fā)表《關(guān)于容納共產(chǎn)分子之訓令》,明確指出:“黨內當不致因有共產(chǎn)派而發(fā)生問(wèn)題。蓋中國共產(chǎn)黨在本黨之外,其黨員之加入本黨者,本黨以本黨黨員待遇之,未嘗有所歧視。謂本黨因有共產(chǎn)黨員之加入,而本黨主義遂以變更者,匡謬極戾,無(wú)待于辯。所謂本黨因有共產(chǎn)黨員之加入,而本黨團體將分裂者,亦有類(lèi)于杞憂(yōu)……”

由于孫中山在國民黨內享有崇高威望,而他又堅決主張國共合作,這次會(huì )議后,國民黨右派的反共言行不得不有所收斂。為了應對復雜的形勢,解決革命中面臨的許多新問(wèn)題,迎接革命高潮的到來(lái),中國共產(chǎn)黨決定召開(kāi)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

■由于做了比較充分的準備,大會(huì )開(kāi)得非常平靜■

1924831日,中共中央致函所屬組織,因“第四次全國大會(huì )開(kāi)會(huì )為期不遠”,要求各區、各地委員會(huì )、各獨立組對于中共三大以來(lái)的各種政策,工農、青年、國民黨各種實(shí)際運動(dòng),以及黨內教育、組織上的各種問(wèn)題,發(fā)表自己的意見(jiàn),并在小組會(huì )議上提出討論,將結果報告中央。個(gè)人有特別意見(jiàn)者,也要求寫(xiě)成意見(jiàn)書(shū),由黨的委員會(huì )或組長(cháng)匯寄中央局。

同年915日,中共中央正式發(fā)出召開(kāi)黨的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的通知。其中說(shuō)道,黨的四大定于11月開(kāi)會(huì ),應出代表之地方及俄、法兩特別組應召集同志開(kāi)大會(huì ),推選代表于1114日前到滬,開(kāi)會(huì )地點(diǎn)在上海。會(huì )議擬從1115日開(kāi)始,會(huì )議人數由廣州、上海、南京、濟南、北京、唐山、天津、武漢、長(cháng)沙、安源、蘇俄特別組、法國特別組、少年中國學(xué)會(huì )、特別邀請各出一人共14人,代表全國994名黨員參會(huì )。

當時(shí)擬定的會(huì )議日程有:一、世界政治經(jīng)濟報告;二、中國政治經(jīng)濟報告;三、中共中央局的報告;四、對中央局報告的討論;五、共產(chǎn)黨與民族運動(dòng);六、中國勞動(dòng)運動(dòng)與民族運動(dòng);七、黨的發(fā)展計劃;八、黨的章程修改案;九、黨的組織與教育;十、選舉。

由于共產(chǎn)國際代表到12月才能到達,中共中央決定將大會(huì )改在1220日后進(jìn)行。

12月初,中共中央指定專(zhuān)人組成大會(huì )文件起草委員會(huì ),成員有陳獨秀、彭述之和共產(chǎn)國際代表維經(jīng)斯基。在起草委員會(huì )上,各委員對民族革命性質(zhì)問(wèn)題、無(wú)產(chǎn)階級在國民革命中的領(lǐng)導地位問(wèn)題、青年運動(dòng)問(wèn)題等,都有不同意見(jiàn)。其中,無(wú)產(chǎn)階級在國民革命中的領(lǐng)導地位問(wèn)題,是黨的領(lǐng)導人特別注意和集中討論的問(wèn)題。

1925111日至22日,中共四大召開(kāi)。大會(huì )會(huì )址是在上海東寶興路的“廣吉里”。這里屬于華界,又靠近租界,華界和租界的警探都不甚注意。這是一棟石庫門(mén)里弄的小樓,樓下是客堂,二樓的房間布置成教室,有課桌、黑板。大會(huì )就在“教室”里舉行。樓梯口裝有拉鈴,如有警探進(jìn)來(lái),就以此通知樓上,以便代表們收起文件而拿起英語(yǔ)課本,借口私人辦的英語(yǔ)學(xué)校為掩護。三樓的房間作為外地代表的臨時(shí)宿舍。


                    瞿秋白

四大代表現在可以確認的有陳獨秀、蔡和森、瞿秋白、張太雷、周恩來(lái)、陳潭秋、朱錦棠、彭述之、李立三、李啟漢、李維漢、羅章龍、高君宇、王荷波、項英、楊殷、何今亮(即汪壽華),旁聽(tīng)或列席的有張申府、劉清揚、沈玄廬、黃平等。毛澤東沒(méi)有出席這次大會(huì )。大會(huì )之前,他因勞累患病,經(jīng)中共中央同意,回到湖南療養。

大會(huì )由陳獨秀主持,秘書(shū)長(cháng)是彭述之,記錄為鄭超麟、張伯簡(jiǎn)。

陳獨秀代表第三屆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向大會(huì )作了工作報告。代表們同意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對中國政局的分析,對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領(lǐng)導本黨在國民黨及國民運動(dòng)中的活動(dòng),使本黨日漸與政治生活接近而有可以領(lǐng)導中國國民運動(dòng)之趨勢”,基本表示滿(mǎn)意,同時(shí)對中央組織工作上的失誤及執行中央決議的遲延,提出了批評與建議。

共產(chǎn)國際原駐中國代表馬林已于19248月調離中國,參加四大的共產(chǎn)國際代表是維經(jīng)斯基。維經(jīng)斯基出席了第一天的會(huì )議,并作了世界共產(chǎn)主義運動(dòng)的報告,大會(huì )還通過(guò)了這個(gè)報告的議決案。

中共四大召開(kāi)的時(shí)候,俄共(布)內部已經(jīng)發(fā)生了斯大林和托洛茨基間的爭論。這場(chǎng)爭論既有兩人在世界革命等許多理論問(wèn)題上的分歧,也有權力斗爭的因素。此時(shí),斗爭的結果已初見(jiàn)端倪,斯大林鞏固了在蘇聯(lián)黨和國家中的領(lǐng)導地位,托洛茨基成了少數派。維經(jīng)斯基在大會(huì )上提出,會(huì )議應作出一個(gè)反對托洛茨基的議決案。其他的議決案,都是事先起草好,油印發(fā)給代表的,唯有這份議決案是臨時(shí)提出的。參加會(huì )議的代表雖然知道俄共(布)黨內發(fā)生了爭論,但多數人對爭論的內容不甚了解。會(huì )上有人將議決案朗讀了一遍,議決案很簡(jiǎn)短:“中國共產(chǎn)黨第四次大會(huì ),看著(zhù)歐美反動(dòng)潮流,對于世界無(wú)產(chǎn)階級非常危險,認為托洛茨基最近言論上的態(tài)度,反對俄國共產(chǎn)黨之布爾塞維克的中央委員會(huì )及第三國際的領(lǐng)袖,實(shí)際上可以受世界共產(chǎn)主義運動(dòng)之仇敵所利用?!薄爸袊伯a(chǎn)黨大會(huì )對于俄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袖所解釋之托洛茨基主義亦為投機主義之一派,完全同意;并且希望托洛茨基同志改正自己的錯誤而完全承受列寧主義,以后不再繼續其1917年以前與布爾塞維克主義相異之理論的宣傳,對于列寧主義為修正之嘗試?!薄爸袊伯a(chǎn)黨大會(huì )恭賀共產(chǎn)國際及列寧派之俄國共產(chǎn)黨中央委員會(huì )?!?/span>

議決案宣讀后,隔了好久沒(méi)有人說(shuō)話(huà),最后彭述之站起來(lái)說(shuō)了一番話(huà),會(huì )議才一致通過(guò)了這個(gè)議決案。

會(huì )上,出席1924年六七月間的共產(chǎn)國際第五次代表大會(huì )的中共代表彭述之,作了關(guān)于共產(chǎn)國際五大情況的報告和議決精神的報告。蔡和森、瞿秋白、周恩來(lái)、何今亮在大會(huì )上講了話(huà)。周恩來(lái)主要講廣東的軍事情況,各區、各地方委員會(huì )的代表向大會(huì )報告了本地區的工作情況。

在會(huì )議進(jìn)行時(shí),旁聽(tīng)的張申府幾次起立發(fā)言,談及國共合作問(wèn)題,反對中國共產(chǎn)黨與國民黨合作。因為這個(gè)問(wèn)題已在三大上解決,因此沒(méi)有討論的必要。不過(guò),瞿秋白還是從座位上站起來(lái)回答了張申府。瞿秋白除講述國共必須合作的一般理論外,還舉例說(shuō):“譬如我們要刻一個(gè)圖章,內有共產(chǎn)黨或其他事項,在上海就不能拿到刻字店去刻,在廣州就不成問(wèn)題。由此可見(jiàn)這個(gè)政策有利于我們?!?/span>

大會(huì )集中討論了黨如何加強對日益高漲的革命運動(dòng)的領(lǐng)導,以及在組織工作、群眾工作上如何準備等問(wèn)題。會(huì )議對這些問(wèn)題沒(méi)有爭論,順利地通過(guò)了《中國共產(chǎn)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宣言》《中國共產(chǎn)黨第二次修正章程》《對于職工運動(dòng)之議決案》《對于農民運動(dòng)之議決案》等文件。

這是一次相對平靜的會(huì )議。擔任記錄的鄭超麟回憶說(shuō):“國際代表伍庭康(維經(jīng)斯基)來(lái)了一次,瞿秋白翻譯他的演說(shuō)。政治議決案及其他重要文件都是他起草后,由秋白譯成中文的。在理論問(wèn)題上和政治問(wèn)題上,大會(huì )簡(jiǎn)單接受?chē)H的訓令,中央委員會(huì )沒(méi)有不同意見(jiàn)。各地代表也沒(méi)有不同意見(jiàn)。開(kāi)會(huì )經(jīng)過(guò)如此平靜,好像舉行一種典禮,一種儀式,以至我這個(gè)記錄員,記錄了全大會(huì )十分之八九的發(fā)言,也沒(méi)有保留深刻的印象?!?/span>

雖然黨代會(huì )是非常嚴肅的會(huì )議,但這次會(huì )議的氣氛是相對輕松的。張太雷就不斷地同其他代表開(kāi)玩笑,并給不少外地代表取了綽號。在這次大會(huì )上,湖南代表李維漢引人注目。會(huì )議雖然沒(méi)有大的爭論,但小的事務(wù)性的爭論還是有的。每遇爭論時(shí),李維漢先不說(shuō)話(huà),到最后才斬釘截鐵地說(shuō)幾句。他的話(huà)有決定問(wèn)題的意義。張太雷就稱(chēng)他為“實(shí)力派”,可李維漢卻很厭惡這個(gè)綽號。李維漢說(shuō):“我們天天喊無(wú)產(chǎn)階級化,像瞿秋白這樣的怎么能夠‘無(wú)產(chǎn)階級化’呢?”因為瞿秋白穿著(zhù)很筆挺的西裝。

大會(huì )最后根據《中國共產(chǎn)黨第二次修正章程》中關(guān)于中央委員會(huì )組成的決定,選舉陳獨秀、李大釗、蔡和森、張國燾、項英、瞿秋白、彭述之、譚平山、李維漢等9人為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委員;選舉鄧培、王荷波、羅章龍、張太雷、朱錦棠為候補委員。接著(zhù),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舉行第一次會(huì )議,決定陳獨秀、彭述之、張國燾、蔡和森、瞿秋白5人組成中央局,并確定了中央領(lǐng)導機構的具體分工:

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總書(shū)記兼中央組織部主任:陳獨秀;中央宣傳部主任:彭述之;中央農工部主任:張國燾。同時(shí),決定蔡和森、瞿秋白任中央宣傳部委員并負責編輯《向導》,向警予負責婦女部,羅章龍、王荷波任鐵路總工會(huì )負責人,張太雷任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負責人。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分別被派到各地的有:李大釗駐北京,譚平山駐廣東,李維漢駐長(cháng)沙,項英駐漢口,鄧培駐唐山,朱錦棠駐安源。


                      中共四大紀念館

■明確提出無(wú)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權問(wèn)題,強調要警惕“左”、右兩種傾向■

1923年中共三大,進(jìn)一步明確了現階段黨的中心工作是聯(lián)合各革命階級致力于反帝反封建的國民革命運動(dòng),制定了同國民黨建立統一戰線(xiàn)的策略,決定全體共產(chǎn)黨員加入國民黨,同時(shí)保持自己組織上的獨立性。但在中共三大上,有不少人認為,國民革命的領(lǐng)導權屬于資產(chǎn)階級,無(wú)產(chǎn)階級只能站在資產(chǎn)階級的從屬地位??梢?jiàn),在黨的四大以前,黨對于怎樣去實(shí)現民主革命綱領(lǐng),如何去貫徹統一戰線(xiàn)的方針和政策,并沒(méi)有給予理論上的正確回答。

促使中共四大明確提出領(lǐng)導權問(wèn)題的一個(gè)重要原因,是共產(chǎn)國際在這個(gè)問(wèn)題上作出了比較正確的指示。19235月,也就是中共三大召開(kāi)前夕,共產(chǎn)國際在《對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三次代表大會(huì )的指示》中強調指出,“毫無(wú)疑問(wèn),領(lǐng)導權應當歸于工人階級的政黨”,“鞏固共產(chǎn)黨,使其成為群眾性的政黨,在工會(huì )中聚集工人階級的力量,這就是共產(chǎn)黨人的首要任務(wù)”。此外,共產(chǎn)國際還要求中國共產(chǎn)黨注意農民問(wèn)題,認為這是“全部政策的中心問(wèn)題”,“共產(chǎn)黨作為工人階級政黨,應當力求實(shí)現工農聯(lián)盟”。

那時(shí),中國共產(chǎn)黨與共產(chǎn)國際之間還沒(méi)有電訊聯(lián)系,中蘇相隔遙遠,發(fā)出這份指示離三大召開(kāi)只有20天的時(shí)間,所以大會(huì )召開(kāi)時(shí)未能收到這份指示,故三大會(huì )議上沒(méi)有明確提出領(lǐng)導權問(wèn)題。1924年上半年,共產(chǎn)國際東方部和中共旅莫(斯科)支部一起開(kāi)會(huì )討論中國革命問(wèn)題時(shí),進(jìn)一步明確了中國國民革命應由無(wú)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的思想。不久,旅莫支部負責人彭述之等一批留蘇學(xué)生帶著(zhù)共產(chǎn)國際的指示回國,共產(chǎn)國際東方部負責人維經(jīng)斯基又參加了四大文件的起草工作,使共產(chǎn)國際的指示在四大會(huì )議上得到充分貫徹。

對于無(wú)產(chǎn)階級在國民革命中的領(lǐng)導權問(wèn)題,四大通過(guò)的《對于民族革命運動(dòng)之議決案》中指出:“無(wú)產(chǎn)階級的政黨應該指導無(wú)產(chǎn)階級參加民族運動(dòng),不是附屬資產(chǎn)階級而參加,乃以自己階級獨立的地位與目的而參加,如此無(wú)產(chǎn)階級在參加民族運動(dòng)中,方不致失其特性——階級性與世界性?!薄安坏谕品鈬蹏髁x的爭斗中,須依靠無(wú)產(chǎn)階級及農民等一切勞動(dòng)群眾之努力,即此等爭斗得著(zhù)勝利,亦須無(wú)產(chǎn)階級及農民等一切勞動(dòng)群眾有他們強固的階級組織及其政黨,才能夠保障革命的勝利,并抵抗新的反動(dòng)勢力,進(jìn)行自己階級的革命?!?/span>

四大對中國社會(huì )各主要階級的政治態(tài)度作了分析,認為買(mǎi)辦資產(chǎn)階級完全是帝國主義的工具,“他們和剝削農民的地主階級還沒(méi)有利害的沖突,且有聯(lián)合壓迫農工平民民族運動(dòng)之傾向,他們(買(mǎi)辦階級及地主階級)都是中國資產(chǎn)階級之反革命派”。小商人和手工業(yè)主,尤其是生活不安的知識階級,都希望有一個(gè)民族民主的革命;游民無(wú)產(chǎn)階級多出于破產(chǎn)的農民及手工業(yè)者,如果能在無(wú)產(chǎn)階級指導之下,在民族革命運動(dòng)中,也有相當的作用;占中國全部人口大多數的農民“天然是工人階級之同盟者”?!耙虼酥袊拿褡甯锩\動(dòng),必須最革命的無(wú)產(chǎn)階級有力的參加,并且取得領(lǐng)導的地位,才能夠得到勝利?!?/span>

那么,如何才能取得領(lǐng)導權,議決案中強調:“若要民族革命運動(dòng)得到較徹底的勝利,固然需要最革命的無(wú)產(chǎn)階級站在領(lǐng)導地位,同時(shí)這領(lǐng)導階級也要能夠抓住被壓迫的各社會(huì )階級的力量,向共同的敵人——帝國主義及其工具(國內軍閥及地主買(mǎi)辦階級)——作戰,才免得處在孤立地位,這是一個(gè)重要問(wèn)題?!?/span>

四大還專(zhuān)門(mén)討論了農民問(wèn)題在中國革命中的重要性,大會(huì )通過(guò)的《對于農民運動(dòng)之議決案》指出:“農民問(wèn)題,在無(wú)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的世界革命,尤其是在東方的民族革命運動(dòng)中,占一個(gè)重要的地位?!薄敖?jīng)濟落后的中國,農業(yè)經(jīng)濟基礎,雖經(jīng)國際(資本)帝國主義長(cháng)期的侵略而崩潰□后,然而農民階級至今還是社會(huì )的重要成分,約占全國人口百分之八十。所以農民問(wèn)題在中國尤其在民族革命時(shí)代的中國,是特別的重要。中國共產(chǎn)黨與工人階級要領(lǐng)導中國革命至于成功,必須盡可能地系統地鼓動(dòng)并組織各地農民逐漸從事經(jīng)濟的和政治的爭斗。沒(méi)有這種努力,我們希望中國革命成功以及在民族運動(dòng)中取得領(lǐng)導地位,都是不可能的?!?/span>

四大還總結了國共合作一年多的經(jīng)驗教訓,強調無(wú)產(chǎn)階級在民族運動(dòng)中既要反對“左”的傾向,也要反對右的傾向?!白蟆钡膬A向表現為反對加入國民黨,甚至反對參加國民革命,以為這是和資產(chǎn)階級妥協(xié)。但右傾的錯誤比“左”傾的錯誤更危險,而且更普遍:一是以為既然以國民運動(dòng)為中心工作,便應集全力于國民黨的工作,不必同時(shí)進(jìn)行共產(chǎn)黨的工作;二是共產(chǎn)黨既然加入多階級的國民黨做國民運動(dòng),便只好采取勞資調協(xié)的政策,不便鼓動(dòng)工人階級與資產(chǎn)階級的斗爭;三是以為“應該幫助整個(gè)的國民黨,不必助長(cháng)左右派之分裂”。大會(huì )強調對于黨內出現的“右傾的危險,我們的同志應該時(shí)刻警戒在心”。共產(chǎn)黨應該做到:堅持徹底的民主革命綱領(lǐng),保持自己的獨立性;在思想上、組織上和民眾宣傳上擴大國民黨的左派,爭取中派,反對右派;既幫助國民黨在實(shí)際運動(dòng)和組織上發(fā)展,又加緊同國民黨內的妥協(xié)傾向作斗爭。

自然,這次大會(huì )也有不足。例如,大會(huì )對民族資產(chǎn)階級缺乏正確的分析,認為中國的民族資產(chǎn)階級還沒(méi)有形成獨立的階級,還在“由買(mǎi)辦官僚的資產(chǎn)階級到民族的工業(yè)資產(chǎn)階級之過(guò)程中,所以還不能參加民族革命運動(dòng)”。沒(méi)有對民族資產(chǎn)階級在民主革命中的地位作出正確的認識。這次大會(huì )雖然明確提出了無(wú)產(chǎn)階級的領(lǐng)導權問(wèn)題,但對領(lǐng)導權如何去取得,又如何同國民黨右派即資產(chǎn)階級爭奪領(lǐng)導權等復雜問(wèn)題,并沒(méi)有作出具體的回答。政權問(wèn)題和武裝斗爭問(wèn)題,也沒(méi)有引起大會(huì )的足夠注意。這些缺點(diǎn)在隨后的革命過(guò)程中逐漸表現出來(lái),并產(chǎn)生了嚴重后果。

黨的四大之后,以五卅運動(dòng)為起點(diǎn),全國范圍的大革命高潮到來(lái)了。廣大共產(chǎn)黨人投身于火熱的革命斗爭,領(lǐng)導了聲勢浩大的五卅運動(dòng)和省港大罷工,與國民黨合作完成了統一廣東革命根據地的工作,廣東、湖南的農民運動(dòng)迅猛發(fā)展,并迎來(lái)轟轟烈烈的北伐戰爭。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