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世紀回眸

黨的五大——危急關(guān)頭錯失時(shí)機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11期  作者:胡湘君  點(diǎn)擊次數:

黨的四大之后,轟轟烈烈的大革命進(jìn)入高潮,但同時(shí)反共勢力暗流涌動(dòng)。由于沒(méi)有認識到爭取統一戰線(xiàn)領(lǐng)導權的重要性,共產(chǎn)國際和中共中央對蔣介石一再采取妥協(xié)退讓之策,導致蔣介石獲取了越來(lái)越多的權力,并且逐漸撕下其反共偽裝,最終發(fā)動(dòng)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公開(kāi)叛變革命。在這樣的背景下,黨的五大召開(kāi)。然而,這次大會(huì )雖然意識到右傾錯誤的危害性,但沒(méi)有采取切實(shí)可行的糾正措施,許多重要問(wèn)題陷入沒(méi)有實(shí)際意義的空談,從而錯失了挽救革命危機的機會(huì )。

        黨的五大開(kāi)幕地點(diǎn)——武昌高等師范第一附屬小學(xué)

■蔣介石逐漸暴露出反共真面目,中國革命面臨嚴重危機■

黨的四大之后,革命形勢發(fā)展很快。但19253月孫中山病逝后,國民黨內部的分化也在加劇,一股反共逆流正在滋長(cháng)。

工農運動(dòng)的發(fā)展和共產(chǎn)黨力量的壯大,對蔣介石來(lái)說(shuō)是一個(gè)很大的刺激。他最擔心的是共產(chǎn)黨的力量和影響超過(guò)他,使他不能成為中國的最高領(lǐng)袖,于是加緊了反共活動(dòng),先是制造“中山艦事件”,而后提出“整理黨務(wù)案”。

“整理黨務(wù)案”后,蔣介石的反共活動(dòng)收斂了一段時(shí)間,他還沒(méi)有準備好公開(kāi)同共產(chǎn)黨分裂。19265月,蔣介石還在演講中大言不慚地宣稱(chēng):“我對共產(chǎn)主義,不但不反對,并且很贊同的?!贝藭r(shí),北伐戰爭正在準備,他需要共產(chǎn)黨發(fā)動(dòng)群眾支持北伐軍,需要共產(chǎn)國際和蘇聯(lián)給北伐提供物質(zhì)上的幫助。

192671日,國民革命軍正式出師北伐。由于共產(chǎn)黨人卓有成效的政治工作和廣泛發(fā)動(dòng)群眾支援北伐,加上蘇聯(lián)顧問(wèn)的幫助和蘇聯(lián)的物質(zhì)支持,北伐軍一路攻城略地,進(jìn)展順利。

在北伐戰爭不斷勝利的鼓舞下,工農運動(dòng)尤其是湖南、湖北、江西、河南等地的農民運動(dòng)蓬勃發(fā)展。

黨的四大雖然明確提出了無(wú)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權問(wèn)題,但并沒(méi)有真正解決國民革命中如何去取得領(lǐng)導權的問(wèn)題。當工農運動(dòng)在湖南、湖北、江西等地高漲之際,黨的中央領(lǐng)導機關(guān)卻依然在遠離革命風(fēng)暴中心的上海,黨的主要領(lǐng)導人的思想和行動(dòng),也大大落后于迅速發(fā)展的革命形勢。這從客觀(guān)上幫助了蔣介石,使其個(gè)人威望隨著(zhù)北伐的勝利進(jìn)軍不斷提高,勢力也由此不斷壯大。

北伐本來(lái)為共產(chǎn)黨人創(chuàng )造了掌握一部分軍隊和地方政權的條件,但中共中央沒(méi)有這樣做。中共中央甚至寫(xiě)信給湖北區委說(shuō):“以后我們的人力物力全用在民眾方面,萬(wàn)勿參加政府工作?!?/span>

192611月,北伐軍占領(lǐng)南昌。正在此時(shí),南方革命陣營(yíng)的分裂開(kāi)始明朗化了,蔣介石逐漸撕下其兩面派偽裝,露出其反共真面目。

12月中旬,中共中央在漢口舉行特別會(huì )議。這次會(huì )議,本應制定如何防止國民黨右轉,將革命引向新的高潮的具體政策,可是黨內一些人竟為國民黨右派對工農運動(dòng)的攻擊言論所左右,公然提出要反對所謂“左稚病”。

當時(shí),工農運動(dòng)即“民眾運動(dòng)”中“左”的傾向是客觀(guān)存在的,但它并不是國民革命的主要危害。會(huì )議通過(guò)的決議似乎既反“左”,又反右,很公正全面??墒擒姍嗾莆赵谑Y介石等人手中,共產(chǎn)黨沒(méi)有力量去糾正軍事政權的右,當時(shí)所做的只是對工農運動(dòng)進(jìn)行壓制,以討好國民黨不右轉。

這時(shí),一部分黨內同志反對陳獨秀的右傾政策,如毛澤東認為應進(jìn)一步發(fā)展農民運動(dòng),掌握農村一切權力,適時(shí)分配土地;瞿秋白提出無(wú)產(chǎn)階級應注重爭奪革命的領(lǐng)導權。但是,這些正確的建議并未為中共中央所采納。

共產(chǎn)黨的妥協(xié)退讓?zhuān)瑘远耸Y介石叛變革命的決心。19273月底,蔣介石到了上海。在得到帝國主義和江浙財團的支持,李宗仁、白崇禧桂系勢力的配合,以及流氓頭子黃金榮、杜月笙等人的保證后,蔣介石決定在上海實(shí)行“清黨”,向共產(chǎn)黨人和革命群眾舉起屠刀。

中共中央和上海區委對蔣介石的陰謀并非全未察覺(jué)。330日,周恩來(lái)在為組織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而成立的特別委員會(huì )會(huì )議上報告說(shuō):“整個(gè)情形,他們對付我們已有準備?!庇謹嘌裕骸皩?lái)他們對付武漢及解決上海只有憑武力,同時(shí),對付民眾只有如江西雇傭流氓?!比欢?,陳獨秀在此關(guān)鍵時(shí)刻卻十分害怕國共關(guān)系破裂,一味地妥協(xié)退讓。

41日,“中山艦事件”后出國的汪精衛,突然回到了上海。

這時(shí),蔣介石和陳獨秀對汪精衛的到來(lái)都抱很大希望。蔣介石希望汪精衛能合作共同反共,陳獨秀希望汪精衛能制止蔣介石叛變,汪精衛一時(shí)炙手可熱,成為各方爭相拉攏的對象。

為了表明共產(chǎn)黨方面維持國共合作的誠意,陳獨秀連夜起草了一份聲明,并于次日送給汪精衛簽字,這就是有名的《國共兩黨領(lǐng)袖聯(lián)合宣言——告兩黨同志書(shū)》,即《汪精衛、陳獨秀聯(lián)合宣言》。這份宣言在當天(45日)的上?!秶袢請蟆返葓蠹埳习l(fā)表。

陳獨秀在聲明中告誡世人不要“聽(tīng)信謠言”,可是,只過(guò)了幾天,“謠言”變成了事實(shí)。412日,蔣介石在上海突然發(fā)動(dòng)反革命政變,一大批共產(chǎn)黨員和革命群眾慘死在蔣介石的屠刀之下。接著(zhù),江蘇、浙江、安徽等省也相繼“清黨”。18日,蔣介石南京國民政府粉墨登場(chǎng),公開(kāi)與武漢國民政府對立。中國革命面臨嚴重危機。


■陳獨秀、鮑羅廷和羅易爭論不休,黨在革命的危急關(guān)頭召開(kāi)了五大■

此時(shí),武漢國民政府還在國民黨左派的控制之下,它所管轄的湘鄂贛三省的工農運動(dòng)仍在繼續高漲。

在這種情況下,中共中央決定召開(kāi)中國共產(chǎn)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

在五大召開(kāi)前夕,共產(chǎn)國際給中國派來(lái)了一位新代表。此人便是印度人羅易。19274月初,羅易經(jīng)廣州、長(cháng)沙到達武漢。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不久,陳獨秀也從上海來(lái)到武漢。

在此中國革命需要加強領(lǐng)導的時(shí)候,陳獨秀、鮑羅廷和羅易卻在中國革命何去何從的問(wèn)題上爭論不休,不少黨的領(lǐng)導干部也被卷入這場(chǎng)爭論之中。

當時(shí),爭論的焦點(diǎn)問(wèn)題有兩個(gè):一個(gè)是所謂“深入”與“發(fā)展”之爭,一個(gè)是“東征”與“北伐”之爭。所謂“深入”,就是現在的革命應該深入,立刻在湖北、湖南、江西等省實(shí)行土地革命,鞏固既有的革命根據地,再圖發(fā)展;所謂“發(fā)展”,就是繼續對外發(fā)展,土地革命應打到北京去后才實(shí)行。所謂“東征”,就是討蔣,因為蔣介石控制的南京、上海在武漢之東;“北伐”不言而喻,就是進(jìn)軍河南,討伐仍控制中國北方的奉系軍閥張作霖。

413日至15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huì )議上,羅易和鮑羅廷為此爭得不可開(kāi)交。鮑羅廷主張“北伐”,反對“東征”。而羅易是主張“深入”的,他在會(huì )上表示在原則上并不反對北伐,但認為目前階級分化正在加速,資產(chǎn)階級遲早要反對工農,所以立即北伐作戰充滿(mǎn)著(zhù)危險。由此,他主張開(kāi)展土地革命,由農民取得政權,建立一支革命的軍隊。

然而,羅易的主張遭到了鮑羅廷的堅決反對。鮑羅廷擔心這樣不可避免地導致共產(chǎn)黨人轉向反對國民政府,進(jìn)行武裝起義。陳獨秀到武漢后,也明確表示,“目前的迫切任務(wù)不是深入革命而是擴大革命”,支持鮑羅廷的北伐主張。

4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huì )議通過(guò)了《關(guān)于繼續北伐問(wèn)題的決議》。這個(gè)主張,正好與汪精衛為首的武漢國民政府的北伐決策是一致的。19日,武漢舉行繼續北伐誓師大會(huì ),武漢政府所屬主力部隊出師河南。這樣,東征討蔣和土地革命的主張都放棄了。

427日至59日,中國共產(chǎn)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在武漢舉行。陳獨秀和彭述之原想推遲五大召開(kāi)的時(shí)間,因為他們擔心此時(shí)召開(kāi)五大,代表們會(huì )對其右傾錯誤進(jìn)行譴責和批評,于己不利。但是,共產(chǎn)國際代表和多數中央委員都認為五大絕不能后延,應及時(shí)總結經(jīng)驗教訓,研究和制定挽救革命危機的方針政策,五大便基本上按預定的日期開(kāi)幕了。

出席五大的代表有陳獨秀、蔡和森、瞿秋白、毛澤東、任弼時(shí)、劉少奇、鄧中夏、張國燾、張太雷、李立三、李維漢等80多人,代表黨員5.7萬(wàn)多人。共產(chǎn)國際代表羅易、多里奧、維經(jīng)斯基以及職工國際代表團參加了會(huì )議。

■“綽號‘大口’的羅亦農同志走到秋白面前,嘆息著(zhù)說(shuō)了‘糟糕’兩字,表示對陳獨秀的報告的不滿(mǎn)”■

大會(huì )的開(kāi)幕式在武昌高等師范第一附屬小學(xué)的禮堂舉行。大會(huì )開(kāi)始后,宣布主席團名單:陳獨秀、蔡和森、李立三、李維漢、羅章龍、瞿秋白、張國燾、譚平山等。這是黨的全國代表大會(huì )歷史上第一次設主席團。大會(huì )設立了由陳獨秀等13人組成的政治委員會(huì ),由譚平山等10人組成的土地委員會(huì ),由李立三等9人組成的職工運動(dòng)委員會(huì ),分別以瞿秋白、毛澤東、鄧中夏為秘書(shū)。

為了避免加重武漢國民政府的“赤化”色彩,同時(shí)防止反動(dòng)分子的襲擾,會(huì )議沒(méi)有公開(kāi)發(fā)布消息,而且第一天后,會(huì )議也不再在武昌舉行,而改在漢口靠近郊外的黃陂會(huì )館,從開(kāi)幕式到大會(huì )真正開(kāi)始議程,中間還隔了幾天。

黨的五大代表楊之華回憶說(shuō):427日,中國共產(chǎn)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開(kāi)幕了。大會(huì )在武昌小學(xué)禮堂開(kāi)幕后,即遷到漢口黃陂會(huì )館繼續開(kāi)會(huì )。會(huì )場(chǎng)布置得莊嚴簡(jiǎn)樸,主席臺正中的墻上懸掛著(zhù)馬、恩、列、斯的相片,我黨黨旗和青天白日滿(mǎn)地紅旗(國民黨黨旗)。兩邊墻上是群眾團體送的錦旗,還掛著(zhù)‘遵守孫中山和列寧遺教,領(lǐng)導中國革命走向非資本主義的前途’的大幅標語(yǔ)。場(chǎng)內排列著(zhù)長(cháng)長(cháng)的條凳和條桌。參加會(huì )議的共100多人,其中代表有80多名?!?/span>

會(huì )議前期,陳獨秀代表第四屆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作《政治與組織的報告》。陳獨秀的報告很詳細,他一口氣講了5個(gè)多小時(shí),而報告涉及的時(shí)間只有兩年零三個(gè)月。報告既沒(méi)有正確總結幾年來(lái)的經(jīng)驗教訓,也沒(méi)有提出挽救時(shí)局的切實(shí)可行的政策辦法,而是千方百計地為過(guò)去的錯誤辯解,并繼續重復過(guò)去的一些錯誤,這成為陳獨秀報告的基調。

陳獨秀作完報告后,很多代表對這個(gè)報告不滿(mǎn),針對報告簽名要求發(fā)言者達38人。隨后幾天,代表們圍繞報告進(jìn)行了幾天的討論。楊之華回憶說(shuō):“大會(huì )開(kāi)幕后,陳獨秀致簡(jiǎn)短的開(kāi)幕詞,接著(zhù)由他作黨的工作報告。他穿著(zhù)長(cháng)衫,說(shuō)的是略帶安徽口音的普通話(huà),聲音不高,講得比較慢,頗有大學(xué)教授講課的神氣。會(huì )場(chǎng)里肅靜萬(wàn)分,代表們都很注意地傾聽(tīng)著(zhù)。會(huì )議休息的時(shí)候,綽號‘大口’的羅亦農同志走到秋白面前,嘆息著(zhù)說(shuō)了‘糟糕’兩字,表示對陳獨秀的報告的不滿(mǎn)。秋白抽著(zhù)煙,沉思著(zhù)?!?/span>

瞿秋白是陳獨秀右傾錯誤的激烈反對者。大會(huì )第二天,他向大會(huì )散發(fā)了同年2月寫(xiě)成的小冊子《中國革命中之爭論問(wèn)題》。小冊子的扉頁(yè)上寫(xiě)著(zhù)副標題《第三國際還是第零國際?——中國革命中之孟塞維克主義》,尖銳地批判了陳獨秀、彭述之的右傾錯誤,提出對黨的疾病“必須趕快施手術(shù),暴露其病根”。

黨的四大上被選為中央執行委員兼宣傳部主任的彭述之,曾為無(wú)產(chǎn)階級是“天然”領(lǐng)導階級的鼓吹者。他認為,無(wú)產(chǎn)階級的領(lǐng)導權是天然的,不需要去爭取,實(shí)際上和陳獨秀一樣放棄了領(lǐng)導權。因此,他成了陳獨秀右傾錯誤的忠實(shí)執行者。瞿秋白在小冊子中沒(méi)有公開(kāi)點(diǎn)陳獨秀的名,卻對彭述之進(jìn)行了指名道姓的批評。

黨的五大召開(kāi)前,毛澤東邀請彭湃、方志敏等各省農民協(xié)會(huì )負責人在武漢舉行聯(lián)席會(huì )議,制訂了解決農民土地問(wèn)題的方案,提交大會(huì ),建議黨立即解決農民的土地問(wèn)題。在陳獨秀的操縱下,大會(huì )拒絕討論毛澤東的提案,還剝奪了他在大會(huì )上的表決權。毛澤東在黨的七大上就此回憶:“就拿我來(lái)說(shuō),我是‘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逢雙數的大會(huì ),我都沒(méi)有參加。五次大會(huì )我參加了,但沒(méi)有表決權。我當時(shí)身為農委書(shū)記,提出一個(gè)農民運動(dòng)決議案,中央不通過(guò),五次大會(huì )也沒(méi)有采納?!?/span>

時(shí)任團中央書(shū)記的任弼時(shí)也對陳獨秀進(jìn)行了尖銳的批評,指出陳獨秀的政治路線(xiàn)是錯誤的,是自動(dòng)放棄無(wú)產(chǎn)階級在民主革命中的領(lǐng)導權,對國民黨不敢批評,處處退讓?zhuān)翢o(wú)獨立的階級政策。

大會(huì )的第二個(gè)議題是羅易作《共產(chǎn)國際執行委員會(huì )第七次擴大全體會(huì )議關(guān)于中國問(wèn)題決議案》等報告,說(shuō)中國革命非資本主義前途的可能性,大大超過(guò)資本主義前途的可能性。羅易的“非資本主義前途”,實(shí)際就是馬上進(jìn)行社會(huì )主義革命??墒?,五大召開(kāi)時(shí),根本不具備這樣的條件,中國革命仍舊是資產(chǎn)階級民主主義性質(zhì)的,盡管它必須由無(wú)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羅易的觀(guān)點(diǎn)完全是脫離實(shí)際的空談,根本無(wú)助于解決當時(shí)革命進(jìn)程中迫切要求解決的問(wèn)題。

會(huì )上,羅易強調了土地革命的重要性,認為它既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他的土地革命論建立在對革命力量的主觀(guān)夸大基礎上,認為共產(chǎn)黨已有力量左右武漢政府,有力量制止汪精衛等小資產(chǎn)階級領(lǐng)袖的動(dòng)搖,只要共產(chǎn)黨堅持土地革命的主張,就能挾持武漢政府推行土地革命。

實(shí)際上,當時(shí)共產(chǎn)黨不但沒(méi)有左右武漢政府的力量,而且武漢政府的領(lǐng)袖除鄧演達外,汪精衛、譚延闿、孫科等都是反對土地革命的,他們也不是小資產(chǎn)階級的代表,而是地主階級的代表。不去發(fā)動(dòng)千百萬(wàn)農民而幻想挾持武漢政府進(jìn)行土地革命,如同癡人說(shuō)夢(mèng)。

        周恩來(lái)

■中共五大沒(méi)有拿出克服困難的辦法■

經(jīng)過(guò)10余天的爭論,中共五大終于完成了它的議程,通過(guò)了《政治形勢與黨的任務(wù)議決案》《組織問(wèn)題議決案》《土地問(wèn)題議決案》《職工運動(dòng)議決案》《中國共產(chǎn)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宣言》等文件。

這些決議,否決了陳獨秀的右傾主張,批評了他在過(guò)去中央領(lǐng)導工作中的右傾錯誤并指出了其危害。黨的五大明確提出了現階段革命的主要任務(wù),“是土地問(wèn)題的急進(jìn)的解決”。大會(huì )通過(guò)的《土地問(wèn)題議決案》指出:“現在革命的階段之中,農民運動(dòng)——鄉村中農民反抗豪紳地主的階級斗爭,雖然在全國范圍內,他的發(fā)展階段很有參差,但是大致的趨勢,已經(jīng)是摧毀封建宗法政權而開(kāi)始解決土地問(wèn)題的時(shí)期,這是中國革命現時(shí)的新階段之主要的特點(diǎn)?!薄艾F在革命的趨勢,是要推翻土豪鄉紳的政權,沒(méi)收大地主及反革命派的土地,以貧農為中堅,建立農民的政權,實(shí)行改良農民的經(jīng)濟地位,一直到分配土地?!彼羞@些主張,無(wú)疑都是正確的。

黨的五大雖然提出了無(wú)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權問(wèn)題,但對于如何改造國民政府、改造國民黨,掌握政權、黨權,建立和擴大黨領(lǐng)導的革命武裝等緊要問(wèn)題,均未作出切實(shí)的回答。一些問(wèn)題陷入了空談,一些問(wèn)題繼續了過(guò)去的右傾錯誤。

黨的五大認為,中國的資產(chǎn)階級已經(jīng)叛變,中國革命到了“必須建立工、農、小資產(chǎn)階級的民權獨裁的階段”,中國革命將要在工、農、小資產(chǎn)階級聯(lián)合政權之下,向非資本主義前途發(fā)展。它將蔣介石集團的叛變看成整個(gè)民族資產(chǎn)階級都已叛變,又將汪精衛視為小資產(chǎn)階級的代表,把武漢政權視為工、農、小資產(chǎn)階級聯(lián)盟的政權,都是不符合事實(shí)的。

五大雖然提出要開(kāi)展土地革命,并作出了《土地問(wèn)題議決案》,提出了解決土地問(wèn)題的七項策略,但同時(shí)又強調,解決土地問(wèn)題須首先取得“小資產(chǎn)階級”的同意,也就是取得汪精衛等人的同意,又使這個(gè)問(wèn)題成為無(wú)法解決的難題。

當時(shí),最緊要的問(wèn)題是組織和發(fā)展黨領(lǐng)導革命軍隊,但是,五大并沒(méi)有對軍事問(wèn)題進(jìn)行認真的討論,更沒(méi)有提出切實(shí)可行的具體措施。因此,五大的缺陷在于:它雖然已經(jīng)意識到右傾投降主義的危害,卻拿不出糾正這種錯誤的具體辦法。

大會(huì )的最后一項議程是選舉中央領(lǐng)導機關(guān)。由于陳獨秀對自己的錯誤作了一些檢討,并表示接受大家的批評,加之黨對陳獨秀右傾錯誤的危害性還缺乏深刻的認識,大會(huì )仍然選舉他為中共中央委員會(huì )總書(shū)記。

大會(huì )選舉出的中央委員有陳獨秀、蔡和森、周恩來(lái)、李維漢、李立三、瞿秋白、張國燾、劉少奇等31人,中央候補委員有毛澤東、陳潭秋、陸沉、黃平等14人。在隨后舉行的中共五屆一中全會(huì )上,選舉陳獨秀、蔡和森、李維漢、瞿秋白、張國燾、譚平山、李立三、周恩來(lái)等為中央政治局委員;蘇兆征、張太雷為候補委員;陳獨秀、蔡和森、張國燾(后增補瞿秋白、譚平山)為中央政治局常委,陳獨秀為總書(shū)記。張國燾、蔡和森、周恩來(lái)、李立三、譚平山分任組織、宣傳、軍事、工人和農民部的部長(cháng)。

值得一提的是,五大在黨的歷史上第一次設置了專(zhuān)門(mén)的黨的紀律檢查機構——中央監察委員會(huì ),選舉產(chǎn)生王荷波、許白昊、張佐臣、楊匏安、劉峻山、周振聲、蔡以忱為中央監察委員,楊培森、蕭石月、阮嘯仙為候補委員。

五大之后,革命形勢日益惡化。513日,原駐宜昌的國民革命軍第14獨立師師長(cháng)夏斗寅,通電攻擊武漢政府,隨后率部向武漢進(jìn)攻,被武昌衛戍司令葉挺率部擊退。夏斗寅叛變后,中共中央仍未意識到要以武力應對突發(fā)事變。

521日,國民革命軍第35軍第33團團長(cháng)許克祥,在長(cháng)沙發(fā)動(dòng)反革命政變,捕殺共產(chǎn)黨員和革命群眾100多人,長(cháng)沙陷入一片白色恐怖,史稱(chēng)“馬日事變”。

“馬日事變”后,鮑羅廷很著(zhù)急,主動(dòng)同譚平山、陳公博赴湖南,一面查辦許克祥,一面查辦“過(guò)火”的農民運動(dòng)。剛到岳州(今岳陽(yáng)),就傳來(lái)許克祥發(fā)來(lái)的一封將調查人員就地槍決的電報,一干人趕忙返回武漢?;厝ブ?,鮑羅廷不是想辦法制止事態(tài)的發(fā)展,而是對湖南農民運動(dòng)大加指責。

“馬日事變”后,鮑羅廷和羅易各持己見(jiàn),中央政治局各常委也是各執一詞,在爭爭吵吵中拿不出統一的意見(jiàn),聽(tīng)任事態(tài)發(fā)展。不久,又發(fā)生了江西的朱培德“禮送”共產(chǎn)黨人出境的事件。此時(shí),鮑羅廷和陳獨秀等人還是拿不出任何應對緊急事變的辦法,只是把滿(mǎn)心希望寄托在北伐軍同馮玉祥部的會(huì )師上。

武漢北伐軍經(jīng)過(guò)苦戰,終于擊潰了奉軍在河南的主力,馮玉祥部得以占領(lǐng)鄭州,兩軍會(huì )師開(kāi)封。610日至12日,武漢政府頭面人物汪精衛、譚延闿、孫科在鄭州同馮玉祥舉行會(huì )議,決定將河南和西北的軍政大權全部交給馮玉祥,武漢北伐軍班師回武漢。

鄭州會(huì )議時(shí),中共中央派張國燾到鄭州了解情況,馮部政治部主任、共產(chǎn)黨員劉伯堅捎來(lái)口信說(shuō),馮玉祥對武漢的態(tài)度不好,傾向于南京的蔣介石。張國燾見(jiàn)此,取消了見(jiàn)馮玉祥的計劃,慌忙跑了回去。

劉伯堅提供的情報是真實(shí)的。馮玉祥這時(shí)也開(kāi)始右轉,只過(guò)了幾天,便到徐州與蔣介石舉行會(huì )議,公開(kāi)倒向蔣介石一邊,然后致電武漢政府,要求將鮑羅廷解職回國,并將所部國民軍中的共產(chǎn)黨員和政治工作人員押送出境。鮑羅廷和陳獨秀對馮玉祥的指望落了空。

陳獨秀等人眼看汪精衛將與共產(chǎn)黨決裂,不去作應對準備,卻千方百計地去討好汪精衛集團。他們取消了湖南武裝起義的計劃,下令解除了武漢工人糾察隊的武裝,甚至連童子軍的木棒也繳了,以為這樣可以消除汪精衛、唐生智分裂的口實(shí),結果助長(cháng)了其反革命氣焰。

715日,在做好充分準備之后,汪精衛在武漢召開(kāi)國民黨中央常務(wù)委員會(huì )擴大會(huì )議,正式同共產(chǎn)黨決裂,隨即在兩湖地區大肆搜查、屠殺共產(chǎn)黨人。至此,第一次國共合作全面破裂,大革命宣告失敗?!?/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