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國是春秋

抗洪搶險:沙風(fēng)指揮炸壩抗擊“75·8”特大洪水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3年第6期  作者:李金明  點(diǎn)擊次數:

潰壩后的板橋水庫


臺風(fēng)襲來(lái),河南駐馬店洪水泛濫,交通大動(dòng)脈京廣鐵路被沖垮

1975年8月初,3號臺風(fēng)從福建省登陸,以罕見(jiàn)的風(fēng)力和攜水量,從福建越過(guò)江西,穿過(guò)湖南然后轉向,渡過(guò)長(cháng)江進(jìn)入河南,直達中原腹地。

由于當時(shí)的氣象觀(guān)測技術(shù)差,臺風(fēng)在氣象局監視屏上不知去向。不少觀(guān)測站還是靠看天看云預測氣象,也沒(méi)有建立相應的天氣預報聯(lián)動(dòng)機制。結果臺風(fēng)云團轉入到河南駐馬店以西山區,驟降3天暴雨,降下相當于當地兩年的雨量。暴雨中心在駐馬店以西45公里的板橋水庫和洪河上游、舞陽(yáng)縣境內的石漫灘水庫一帶。這場(chǎng)特大暴雨,使駐馬店地區及周邊的周口、漯河、信陽(yáng)等地一片汪洋,交通大動(dòng)脈京廣鐵路被洪水沖垮。

由于洪水來(lái)勢兇猛,淮河流域的洪汝河、沙潁河等河水量暴漲。先是駐馬店的白水灘水庫和上面的一個(gè)小水庫垮壩,大量水庫的水直沖泄下來(lái),致使板橋水庫、石漫灘水庫和中游的一些中小水庫先后決堤潰壩。滔滔的洪水挾沙帶石,以每秒6米的速度呼嘯而下。洪峰過(guò)處被夷為平地,合抱之木被連根拔起,猶如山崩地裂。60噸重的大油罐被沖到20公里之外,50噸重的火車(chē)車(chē)廂被沖走5公里,京廣鐵路鐵軌被扭成麻花狀。這就是史稱(chēng)的“75·8水災”。

8月5日,國務(wù)院通知,以農林部部長(cháng)沙風(fēng)為團長(cháng),組織慰問(wèn)團奔赴河南駐馬店一帶災區慰問(wèn)。

這里交代一下沙風(fēng)的簡(jiǎn)歷。沙風(fēng)于1937年11月奔赴延安,次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抗大畢業(yè)后被分配到新四軍工作,參加了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歷任營(yíng)長(cháng)、團長(cháng)、副師長(cháng)等職。新中國成立后任戰車(chē)師師長(cháng)、第一坦克學(xué)校校長(cháng)、裝甲兵工程學(xué)院院長(cháng)、裝甲兵副司令員兼參謀長(cháng),1964年被授予少將軍銜。1968年8月,沙風(fēng)被選到國務(wù)院農林辦公室和中央農林政治部任軍代表。1970年7月任農林部革委會(huì )主任。1975年1月17日,四屆全國人大一次會(huì )議在北京召開(kāi),經(jīng)國務(wù)院總理周恩來(lái)提名,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批準,沙風(fēng)被任命為農林部部長(cháng)。這是一位久經(jīng)戰爭考驗,有文化、善學(xué)習、素質(zhì)全面的領(lǐng)導干部。這年,他57歲。


沙風(fēng)

8月9日,駐馬店地委向黨中央發(fā)出特急電報:300多萬(wàn)人被洪水包圍,困在房頂、樹(shù)上已有兩三天,萬(wàn)分危急!駐馬店告急,豫南告急!

沙風(fēng)發(fā)現情況嚴重,立即報告中央軍委,請求派人民解放軍支援,同時(shí)協(xié)調有關(guān)部門(mén)投入搶險救災。隨著(zhù)災情的擴大,黨中央、國務(wù)院決定迅速調集空軍,舟山的海軍,武漢軍區部隊趕赴災區,并組成以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wù)院副總理紀登奎為團長(cháng),烏蘭夫(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副委員長(cháng))、沙風(fēng)、鄧東哲(國家計委副主任)、丁志輝(總后衛生部副部長(cháng))為副團長(cháng),包括安法乾(商業(yè)部副部長(cháng))等13人在內的中央慰問(wèn)團趕赴災區,慰問(wèn)災民,參加搶險救災。

12日,沙風(fēng)和慰問(wèn)團部分成員乘飛機赴河南。因下大雨,飛機只得轉道大同到豫南。在京外視察工作的紀登奎從杭州直飛駐馬店會(huì )合。沙風(fēng)到駐馬店以后,看到街上有不少軍人在忙碌。經(jīng)詢(xún)問(wèn),駐信陽(yáng)的解放軍第61師和武漢軍區舟橋部隊已經(jīng)先后趕到。他知道中央軍委的命令已經(jīng)下達,心里稍微平靜了一些。

劉建勛含著(zhù)眼淚對沙風(fēng)說(shuō):“你去,代表我,代表河南,只有一個(gè)請求,炸開(kāi)阻水工程,解救河南人民?!?/span>

沙風(fēng)和烏蘭夫在駐馬店見(jiàn)到河南省委第一書(shū)記劉建勛。劉建勛見(jiàn)到慰問(wèn)團就哭了,說(shuō):死了那么多人,我們怎么對得起黨,對得起人民!隨即,沙風(fēng)決定去看洪水現場(chǎng)。經(jīng)過(guò)與趕來(lái)的武漢軍區副司令員孔慶德商量,調來(lái)了直升機。慰問(wèn)團在劉建勛的陪同下,乘米-8直升機視察了京廣鐵路以東被洪水淹沒(méi)和圍困的災區災民。沙風(fēng)等人在50米的高空視察,飛了半小時(shí)仍然是洪水,不見(jiàn)陸地,5座縣城和零星“小島”上密集的災民在高處等待,很多人站在水里或騎在樹(shù)上,不停揮動(dòng)雙手。隨后,直升機轉向,又視察了京廣鐵路以西石漫灘水庫和板橋垮壩水庫。

8月12日16時(shí),沙風(fēng)和慰問(wèn)團其他同志一道乘直升機回到駐馬店。他們步行到軍分區禮堂,聽(tīng)取趕來(lái)的地委和各縣縣委書(shū)記的匯報。遂平縣委書(shū)記先匯報遂平縣沿河群眾的受災情況,再由駐馬店地委第一書(shū)記蘇華匯報全地區水情和災情。他們懇切地說(shuō):“災民們在洪水中逃生已經(jīng)四五天了,只靠空投食物維持生命,白天受烈日烤炙,夜晚受寒氣侵襲,已經(jīng)筋疲力盡。有的還躲在樹(shù)上或站在水中。老弱、婦女和兒童,因為體力不支,墜入水中死去的慘劇每天都有發(fā)生?!闭f(shuō)到痛處,蘇華哽咽地說(shuō)不出話(huà)。通過(guò)匯報,沙風(fēng)和慰問(wèn)團基本掌握了情況:被洪水卷走的無(wú)可挽回,但災區內500多萬(wàn)災民需要救援,特別是困在水中的100多萬(wàn)災民迫切需要拯救。聽(tīng)完匯報,沙風(fēng)和中央慰問(wèn)團同志認為當務(wù)之急,是要盡快排除洪汝平原上的積水。

13日上午,沙風(fēng)與駐馬店地委第一書(shū)記蘇華、水電部處長(cháng)黃盛熙等乘直升機到洪河下游安徽境內,視察了當地的阻水堤壩,同當地政府負責人協(xié)商炸開(kāi)阻水堤壩問(wèn)題。沙風(fēng)回駐馬店后,向紀登奎等領(lǐng)導匯報了所看到的災情,提出應立即排水泄洪。他說(shuō):災情還在向惡化的方向發(fā)展,如果繼續下雨,河南的宿鴨湖水庫決堤,淮河大堤必然難保,出現這種情況最少也會(huì )有上百萬(wàn)人死亡。

紀登奎在河南省委工作過(guò)很長(cháng)時(shí)間,對當地的水利設施熟悉。宿鴨湖水庫位于河南省駐馬店市汝南縣羅店鎮東,是淮河支流洪汝河水系中的大型水庫,建成于1958年,控制流域面積4000多平方公里,總庫容16億立方米。一旦潰壩,后果不堪設想。沙風(fēng)和紀登奎、烏蘭夫商量后,決定立即派一個(gè)步兵師的兵力,沿宿鴨湖水庫的大堤布防。五步一兵帶手電筒,晝夜觀(guān)察,一旦發(fā)現堤涌,迅即以沙袋堵住,然后再大力救援。

沙風(fēng)和紀登奎、烏蘭夫商量后,初步確定了要炸開(kāi)的幾處堤壩。開(kāi)完會(huì ),通知當地駐軍準備炸藥,一旦中央同意炸堤壩,立即執行。沙風(fēng)正在部署工作,軍分區司令員來(lái)了,訴苦說(shuō)找不到車(chē),問(wèn):(運送炸藥)找誰(shuí)批???沙風(fēng)十分嚴肅地說(shuō):怎么找車(chē)怎么運,是你的問(wèn)題。這是命令,國務(wù)院下命令,就是最高命令。還找誰(shuí)批?

當時(shí)國務(wù)院也管軍隊的事兒,國務(wù)院命令就是最高命令了。軍分區司令員看到沙風(fēng)嚴峻的神情,趕緊去安排搬運炸藥的車(chē)輛。

晚上9時(shí)許,紀登奎告訴沙風(fēng),國務(wù)院要研究加速排水的問(wèn)題,要他帶蓋國英(水電部水政司副司長(cháng))、陳惺(河南水利專(zhuān)家)去北京匯報。同時(shí),通過(guò)中央防總急電安徽,要求連夜轉移洪洼區群眾,準備炸開(kāi)阻水堤壩。走時(shí),劉建勛含著(zhù)眼淚對沙風(fēng)說(shuō):“你去,代表我,代表河南,只有一個(gè)請求,炸開(kāi)阻水工程,解救河南人民?!鄙筹L(fēng)看看他,沒(méi)有說(shuō)話(huà)。河南泄洪淹安徽,領(lǐng)導和群眾都要做工作,不是一件簡(jiǎn)單的事。

李先念心情沉重,說(shuō):“為了救人,你們說(shuō)炸開(kāi)哪里,我們就同意炸開(kāi)哪里?!?/span>

沙風(fēng)等人乘直升機于13日晚10點(diǎn)從駐馬店起飛,11點(diǎn)到李新店機場(chǎng),換三叉戟飛機飛往北京。14日0點(diǎn)15分,沙風(fēng)、蓋國英、陳惺等一行乘坐的飛機降落在北京西郊機場(chǎng),國務(wù)院副秘書(shū)長(cháng)吳慶彤和派來(lái)的汽車(chē)已經(jīng)在機場(chǎng)等候。上車(chē)后,大家直奔國務(wù)院會(huì )議室參加緊急會(huì )議。沙風(fēng)進(jìn)門(mén)看到會(huì )議室里燈火通明,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wù)院副總理李先念及有關(guān)部門(mén)的領(lǐng)導早已等候在那里,人人臉上露出擔憂(yōu)的神色。沙風(fēng)匯報了災情,并轉達了河南省委要求加速排水的請求。說(shuō)起災情,沙風(fēng)有些難過(guò)。他說(shuō),災區群眾白天烈日,晚上寒冷,吃的全靠飛機空投,每天都有災民因體力不支死亡。說(shuō)到解救之策,沙風(fēng)提出:“要盡快疏導洪水,必須炸開(kāi)班臺水閘等泄洪阻礙物?!?/span>

班臺水閘屬于安徽,在它上游的洪汝平原,積水深3.4米,而下游淮河水位卻較低,流量也不大。班臺水閘成了困住洪水東去的“攔路虎”。如果不打開(kāi)班臺水閘,洪水繼續浸泡著(zhù)的數百萬(wàn)民眾,發(fā)病率將迅速上升,餓死、病死和瘟疫造成的死亡將遠遠高于洪水卷走的生命。目前只有一個(gè)方案:炸掉班臺水閘。但是炸掉班臺水閘,必將殃及安徽境內居民。班臺水閘是1958年修的,目的就是防止來(lái)自河南的洪水。因為排水問(wèn)題,河南和安徽曾發(fā)生過(guò)矛盾。

李先念心情也非常沉重,說(shuō):“為了救人,你們說(shuō)炸開(kāi)哪里,我們就同意炸開(kāi)哪里?!标愋试诘貓D上指出需要爆破的位置,李先念在征求身邊水利電力部部長(cháng)錢(qián)正英的意見(jiàn)后,表示同意,并要錢(qián)正英起草國務(wù)院和中央軍委的聯(lián)合命令調動(dòng)部隊。聯(lián)合命令起草好,李先念看過(guò)后即和當時(shí)主持軍委工作的鄧小平通話(huà),得到同意后,簽發(fā)命令。武漢軍區和南京軍區的舟橋部隊緊急出動(dòng),執行爆破任務(wù)。

時(shí)間緊迫,李先念要求武漢軍區和南京軍區的部隊先出發(fā),由他簽字的命令隨后由空軍空投到各部隊所在位置。凌晨3時(shí),李先念通知安徽省委書(shū)記王光宇急赴班臺鎮,監督炸開(kāi)班臺水閘。

在錢(qián)正英起草命令時(shí),李先念問(wèn)河南水利專(zhuān)家陳惺還有什么問(wèn)題。陳惺說(shuō),宿鴨湖水庫尚未脫離危險。李先念即要陳惺和河南省委領(lǐng)導通電話(huà),要他們采取緊急措施,確保水庫安全。李先念痛心地說(shuō):“宿鴨湖水庫再也不能出事,再出問(wèn)題,它就是催命鬼?!?/span>

散會(huì )后,李先念對沙風(fēng)講了一句話(huà):如果救災不力,發(fā)生更大的死亡,那么你們(指沙風(fēng)和紀登奎)就到天安門(mén)向全國人民謝罪吧!

沙風(fēng)知道這句話(huà)的分量,沒(méi)敢耽擱,連夜乘飛機趕往災區,凌晨6時(shí)趕到駐馬店,即向慰問(wèn)團和武漢軍區、河南省委匯報了黨中央的關(guān)懷與國務(wù)院會(huì )議的情況及聯(lián)合命令。講到李先念關(guān)注宿鴨湖水庫災情時(shí),紀登奎說(shuō):如果宿鴨湖水庫再出問(wèn)題,我們就下地獄了,決升不了天堂。

沙風(fēng)說(shuō):我帶幾個(gè)人去前面指揮炸壩排水吧!

紀登奎點(diǎn)點(diǎn)頭:你去吧,事不宜遲。隨后,他批準成立由沙風(fēng)、蓋國英、陳惺等人組成的排水指揮小組,沙風(fēng)任組長(cháng)。

沙風(fēng)沒(méi)有耽擱,即率蓋國英、陳惺和駐馬店地委第一書(shū)記蘇華乘直升機去新蔡縣。直升機到了新蔡縣城,找了一塊高地降落。沙風(fēng)看到遍地是水,指示換船前行。在縣委領(lǐng)導的配合下,沙風(fēng)帶領(lǐng)水電部一男一女兩位同志和武漢軍區工兵團的同志,帶上大量炸藥,到縣城南關(guān)換了一條柴油機船,直奔班臺鎮。此時(shí)四處已是一片汪洋,道路、田野都在水下,只有電線(xiàn)桿、樹(shù)梢露出水面。

沙風(fēng)在船上,忽然發(fā)現一架直升機在鄉鎮上空盤(pán)旋。為了救一個(gè)老人和一個(gè)小孩,直升機往下扔救生衣后爬高時(shí),尾翼掃在樹(shù)梢上,掉了下來(lái)。還好,直升機掉在了一個(gè)倉庫上,沒(méi)有機毀人亡。沙風(fēng)趕緊指揮柴油機船過(guò)去搶救。正副駕駛員從飛機里出來(lái),在船上人員的引領(lǐng)下到了船上。他們見(jiàn)到沙風(fēng)非常緊張。正駕駛員說(shuō):“報告首長(cháng),是我的責任!”副駕駛員也說(shuō):“首長(cháng),是我的責任!”沙風(fēng)安慰他們說(shuō):“你們這是救護災民,你們受驚了,不追究責任??词軅麤](méi)有,好好休息?!彪S后,隨行人員把正副駕駛員安排到船尾去檢查治傷。

安徽班臺水閘被炸掉,阜陽(yáng)地區6個(gè)縣150萬(wàn)人作出了巨大犧牲,挽救了駐馬店很多群眾的生命

沙風(fēng)等人到達班臺水閘附近時(shí),安徽阜陽(yáng)地委書(shū)記正在班臺水閘的一個(gè)地方等待。沙風(fēng)命令立即去找他。不一會(huì )兒,他被帶到指揮船上。沙風(fēng)下令:按照中央指令,立即轉移下游群眾。地委書(shū)記顯然知道要炸壩,他說(shuō):群眾不愿轉移,我們不同意炸壩。他身邊跟著(zhù)的干部喊道:“我們與班臺水閘共存亡?!?/span>

沙風(fēng)嚴厲地強調:“中央命令一點(diǎn)都不能變動(dòng),必須炸壩!立即執行?!?/span>

沙風(fēng)看到隨行的阜陽(yáng)地委負責人不敢暴露身份,擔心安徽的老百姓傷害他,只得找到部隊領(lǐng)導,讓部隊迅速派出若干支小分隊,深入村民中做工作。同時(shí)給家住下游的部隊指戰員提要求,要他們勸告親人,要自家人迅速轉移,而且要求父母、妻子、兒女去做親友、鄰居工作,趕緊轉移。在軍隊的大力協(xié)助下,豫皖邊界的地、縣委很快將分洪區的群眾迅速轉移。

10時(shí),沙風(fēng)一行趕到班臺水閘,武漢軍區副司令員孔慶德前來(lái)報告:10噸炸藥已經(jīng)準備好。爆破由第88團司令部副參謀長(cháng)孫誠負責。孫誠在遼沈戰役中被東北野戰軍授予過(guò)“爆破能手”的光榮稱(chēng)號。他察看班臺水閘結構和周?chē)匦魏?,與爆破組其他成員準確地計算出炸藥量,選準炸點(diǎn),安裝好炸藥。

12點(diǎn)30分,隨著(zhù)沙風(fēng)一道起爆指令,班臺水閘的所有閘門(mén)、胸墻、橋面和部分橋墩先后被炸毀,被束縛的洪水立即向下游泄去,被淹沒(méi)了7天的駐馬店地區,漸漸露出了地面。安徽阜陽(yáng)地區6個(gè)縣150萬(wàn)人作出了巨大犧牲,挽救了駐馬店很多群眾的生命。

沙風(fēng)看到班臺水閘被炸,又乘東海艦隊派來(lái)的船艇帶著(zhù)工兵部隊炸開(kāi)洪河、內水河隔堤及安徽境內堤防多處。在指揮炸堤行動(dòng)中,由于沒(méi)有通信聯(lián)絡(luò )設施,沙風(fēng)兩天兩夜內與紀登奎沒(méi)有聯(lián)系。沙風(fēng)轉道安徽蚌埠,到了治淮委員會(huì )駐地后才與紀登奎通電話(huà)。紀登奎說(shuō):我們急死了,武漢軍區副司令員孔慶德帶工兵沿河搜找你兩天了,以為你已經(jīng)淹死了……你立即回鄭州。

沙風(fēng)由蚌埠乘一架小型飛機到鄭州,向紀登奎、烏蘭夫匯報了情況。他最后不客氣地講:這次救災成功,我們工作占三分,天老爺幫忙占七分,如果這幾天再降大雨,宿鴨湖(水庫)難保,必然潰堤。河南、安徽必然成大災難,那時(shí)即使炸壩開(kāi)閘也無(wú)濟于事。

紀登奎聽(tīng)了后說(shuō):最近你主持開(kāi)一次治淮委員會(huì )會(huì )議,講講這次治淮的經(jīng)驗,今后治淮工作由你來(lái)領(lǐng)導。

沙風(fēng)當即表示,不能接受這個(gè)任務(wù)。我不懂水利。紀登奎聽(tīng)完他的話(huà),沒(méi)有再勉強。

沙風(fēng)返回鄭州匯報時(shí),已經(jīng)連著(zhù)幾天幾夜來(lái)回奔波,連眼都沒(méi)合。本是慰問(wèn)團的成員,卻擔起了救災之責。沙風(fēng)曾問(wèn)紀登奎:李先念副總理要讓我們倆到天安門(mén)謝罪,這是什么意思?紀登奎說(shuō),這你還不理解,謝罪就是把我們倆綁到天安門(mén)前殺頭。沙風(fēng)說(shuō),李先念是說(shuō)說(shuō)而已吧?紀登奎說(shuō),這不是說(shuō)說(shuō)而已,到那時(shí)是完全可能的。

在黨中央、國務(wù)院的領(lǐng)導下,中央慰問(wèn)團為了盡快救護駐馬店地區被水圍困的100多萬(wàn)群眾,除緊急協(xié)調繼續空投熟食和救生衣、救生圈、橡皮艇等救生工具,組織船隊進(jìn)入水區撤運災民外,還督促河南省委扒開(kāi)新蔡縣境內劉埠口洪河堤防兩處排水救人。為解決災民的吃、住和治病問(wèn)題,沙風(fēng)和慰問(wèn)團報告國務(wù)院,調運一批糧食、炊具、醫藥和搭蓋簡(jiǎn)易住房用的席子等物資,安排群眾生活,恢復生產(chǎn)。

為方便救災的人力和各種物資迅速運進(jìn)災區,慰問(wèn)團請示中央軍委、國務(wù)院批準,調來(lái)了2.6萬(wàn)多名解放軍指戰員,開(kāi)赴駐馬店至漯河之間,日夜搶修被洪水沖壞的京廣鐵路。

中央慰問(wèn)團和河南省委向中央、國務(wù)院報告,先后調來(lái)解放軍和全國各地醫療隊2700多人,分赴災區為災民防病治病,使疾病得到了及時(shí)的治療,控制了疾病蔓延。

沙風(fēng)和慰問(wèn)團在駐馬店期間,為抗擊特大洪水,搶救人民生命財產(chǎn),發(fā)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