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知情者說(shuō)

親歷“九一三”:我曾令用油料車(chē)阻止林彪專(zhuān)機起飛
來(lái)源:《黨史博覽》  作者:佟玉春 舒 云  點(diǎn)擊次數:

親歷九一三:我曾令用油料車(chē)阻止林彪專(zhuān)機起飛

 

/佟玉春 口述    舒  云  整理

我是遼寧大連人,讀過(guò)六年書(shū),學(xué)過(guò)日語(yǔ),1944年初中畢業(yè),考進(jìn)株式會(huì )社當社員。1945年5月株式會(huì )社要把我們弄到日本后方,我出了個(gè)點(diǎn)子,要求請假回家看看,這樣我們六個(gè)人都逃掉了。日本投降后,我回家種地。1947年遼南獨二師到了遼寧普南店,我報名參了軍,以后我們部隊被編進(jìn)東北野戰軍第四縱隊。我參加了遼沈戰役、平津戰役、渡江戰役、衡寶戰役、兩廣戰役等,打遍了大半個(gè)中國。

1949年1月,我加入了中國共產(chǎn)黨。

1950年底,部隊從干部中選飛行員,我是代理排長(cháng),被挑中了。到大軍區檢查身體時(shí),醫生說(shuō)我鼻中隔有點(diǎn)兒彎曲,還有點(diǎn)兒沙眼,被送到航校一期學(xué)地勤。半年后畢業(yè),我被分到航空兵十七師四十九團任機械師。1952年我隨部隊參加抗美援朝。1954年我們部隊編入??沼⑿蹐F,我就到了海軍。


身著(zhù)五五式軍制服的佟玉春

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主要是保證專(zhuān)機安全,所以挑選干部非常嚴格。大概是因為愛(ài)動(dòng)腦筋吧,我被任命為山海關(guān)場(chǎng)站參謀長(cháng)。北海艦隊司令員、政委親自找我談話(huà),反復強調,要百分之百保證安全。

山海關(guān)場(chǎng)站組建兩個(gè)月后,進(jìn)入了北戴河暑期。從此每年夏天,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都全力以赴保證專(zhuān)機安全。

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原是日本人搞的,開(kāi)始只有教練機,弄了條2000米的土跑道。我們接收后,擴大了停機坪。1970年我國從巴基斯坦進(jìn)口三叉戟后,我們又加固、加長(cháng)了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的跑道。

1971年9月12日18點(diǎn)30分,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調度值班員李萬(wàn)香報告:北京飛來(lái)一架專(zhuān)機。我是場(chǎng)站參謀長(cháng),負責保障專(zhuān)機安全,就立即到現場(chǎng)指揮??墒菍?zhuān)機遲遲不到,直到20點(diǎn)10分,才說(shuō)專(zhuān)機要來(lái)了。

20點(diǎn)15分,一架三叉戟專(zhuān)機在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降落。我到專(zhuān)機跟前迎接。這是慣例,首長(cháng)上下飛機,機場(chǎng)領(lǐng)導總要迎來(lái)送往。我看見(jiàn)林彪的兒子林立果從機艙里出來(lái),后面跟著(zhù)一個(gè)穿軍裝的人(后來(lái)才知道此人是空軍司令部辦公室副處長(cháng)劉沛豐)。林立果三天兩頭來(lái),老見(jiàn)面。他和我打了個(gè)招呼,就準備坐車(chē)走。

我突然發(fā)現北戴河沒(méi)有派車(chē)來(lái)接。奇怪!中直機關(guān)怎么沒(méi)有派車(chē)?我忙讓場(chǎng)站值班員與北戴河聯(lián)系。

林立果一臉焦急,像是有什么急事。他等不及北戴河來(lái)車(chē),向我要車(chē)。1969年我們場(chǎng)站組建時(shí),上級給了6輛新吉普車(chē),這在北海艦隊的機場(chǎng)中是獨一無(wú)二的。吉普車(chē)很快來(lái)了,林立果叫司機下來(lái),他坐到了司機的位置上。劉沛豐上車(chē)后,林立果飛快地把車(chē)開(kāi)走了。

我注意到林立果走錯了路。天黑了,林立果又不熟悉機場(chǎng)道路,走到機場(chǎng)修理飛機的機庫去了。我馬上趕過(guò)去,看見(jiàn)林立果的車(chē)撞到了車(chē)庫門(mén)熄了火。他想掉頭,卻怎么也打不著(zhù)火。我很快又調來(lái)一輛吉普車(chē),林立果也沒(méi)有多說(shuō)話(huà),換了車(chē),和劉沛豐就一溜煙地開(kāi)跑了。

我卻越想越不放心,從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到北戴河40多公里,路況不好,白天車(chē)就少,夜間就更沒(méi)有車(chē)了。萬(wàn)一林立果的車(chē)在半路再熄火,前不著(zhù)村后不著(zhù)店,他可就沒(méi)有辦法了。我和站長(cháng)潘浩、政委史岳龍商量:他用的是我們機場(chǎng)的車(chē),別半路出事,我到路上看看。

經(jīng)潘站長(cháng)和史政委同意,我又調了一輛吉普車(chē),沿路一直追到北戴河西山的大門(mén)口,也沒(méi)有發(fā)現吉普車(chē)。我這才放心地返回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九一三”事件后,我才知道林立果在快到秦皇島的路上遇到了北戴河接他的小汽車(chē)。他把吉普車(chē)換下,開(kāi)小汽車(chē)回到了北戴河,吉普車(chē)則被接他的司機開(kāi)回北戴河。

我返回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時(shí)已經(jīng)接近22點(diǎn)。

因為專(zhuān)機停在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潘浩、史岳龍還守在機場(chǎng)平房李海彬的調度室里。李海彬是空軍專(zhuān)機師的調度室主任。每年暑期,空軍專(zhuān)機師都要派調度室主任到山海關(guān)坐鎮。這間平房既是李海彬的調度室,也是他的宿舍。專(zhuān)機來(lái)往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由李海彬通知我們場(chǎng)站調度室實(shí)施指揮。

我問(wèn)有什么情況,潘浩說(shuō)專(zhuān)機明早7點(diǎn)起飛。

1970年進(jìn)口三叉戟后,我們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落過(guò)三叉戟,不過(guò)每次都是當天來(lái)當天走,還從來(lái)沒(méi)有在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過(guò)夜的。

我回到機場(chǎng)宿舍,已經(jīng)是22點(diǎn)多。我老在想怎么這么奇怪,北戴河為什么沒(méi)有派人來(lái)接林立果,而且林立果的表情那么緊張,好像要發(fā)生什么大事。當然我想不明白,但總希望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不要發(fā)生什么事,我是參謀長(cháng),責任重大。因此,我睡覺(jué)時(shí)沒(méi)有脫衣服。

23點(diǎn)30分左右,住在我隔壁的政委史岳龍敲我的門(mén),叫我趕快到他家。史政委講李萬(wàn)香電話(huà)報告潘站長(cháng),海軍第一政委李作鵬先后來(lái)了兩次電話(huà),第一次是了解當天下午是否有飛機到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什么時(shí)候到的。潘站長(cháng)沒(méi)有把這件事當回事,告訴了他。過(guò)了10多分鐘,李作鵬第二次來(lái)電話(huà)問(wèn)飛機型號。潘站長(cháng)沉不住氣了,打電話(huà)告訴了政委史岳龍。

這時(shí)潘站長(cháng)也到了史政委家,我們三人認為這是大事。

我心里始終不安,覺(jué)得應該把這個(gè)情況立即向我們的上級海航某師報告,他們也同意我的意見(jiàn)。潘浩在電話(huà)里對師長(cháng)張兆發(fā)講,有緊急情況,叫師里馬上來(lái)人。師部駐在遼寧錦西,要坐兩個(gè)多小時(shí)的火車(chē)才能趕到,當時(shí)我們還是要自己想辦法。

我們三人連夜去了機場(chǎng),路上把副站長(cháng)趙雅輝也叫了起來(lái),和他講了情況。我們四人直奔場(chǎng)站調度室。李萬(wàn)香報告:0點(diǎn)6分李作鵬政委又來(lái)了第三次電話(huà),仍是要求飛機起飛要聽(tīng)北京周總理、黃(永勝)總長(cháng)、吳(法憲)副總長(cháng)和他的指示,其他人批準了也不能起飛。李作鵬還說(shuō)誰(shuí)來(lái)指示,要報告他。我更吃驚了,看來(lái)真要發(fā)生大事了。

值班員李萬(wàn)香還報告:李海彬已經(jīng)要了兩輛油車(chē)加油。


林彪所乘三叉戟飛機殘骸

我覺(jué)得情況緊急,保證專(zhuān)機安全是我們最重要的任務(wù)。我提醒潘站長(cháng):是不是與李作鵬政委直接通個(gè)話(huà)?我們到指揮所后,我用保密機要通海軍總機,然后把電話(huà)交給潘浩,由他直接和李作鵬通話(huà)。李作鵬重復了他先前在電話(huà)里講的內容。我在一邊提醒潘浩:現在飛機正在加油,如果飛機強行起飛怎么辦?李作鵬可能也沒(méi)想到這種情況,他遲疑一下,說(shuō)強行起飛,就直接報告周總理。潘浩又請示:是不是要告訴林彪專(zhuān)機飛行員潘(景寅)副政委?李作鵬表示同意。

站長(cháng)潘浩和副站長(cháng)趙雅輝去通知潘景寅,但他不在房間里。事后他們才知道潘景寅那時(shí)正在隔壁李海彬的調度室里。如果他們到調度室看一看,就可能通知到潘景寅,當然潘景寅聽(tīng)不聽(tīng)是另一回事。

13日0點(diǎn)15分,我步行去停機坪。在距離林彪專(zhuān)機不到100米的地方時(shí),林彪的大紅旗車(chē)飛快地開(kāi)進(jìn)了機場(chǎng),停在離專(zhuān)機很近的地方,時(shí)間是0點(diǎn)22分。

我趕緊往專(zhuān)機跟前跑,看見(jiàn)林立果、劉沛豐先下了車(chē),然后林彪、葉群也下了車(chē)。葉群大喊:“有人要害林副主席,我們要走了?!彼艿接蛙?chē)跟前大喊:“快把油車(chē)開(kāi)走!快把油車(chē)開(kāi)走!”

林立果下車(chē)后也大叫:“快,快,快,飛機快啟動(dòng)!飛機快啟動(dòng)!”我看見(jiàn)林彪他們沒(méi)有等梯子車(chē)開(kāi)過(guò)來(lái),就順著(zhù)駕駛艙工作人員的小梯子往上爬。第一個(gè)上去的是劉沛豐,第二個(gè)是葉群,林彪緊跟著(zhù)葉群上去了。

這時(shí),一輛吉普車(chē)開(kāi)到停機坪,七八個(gè)八三四一部隊的戰士下了車(chē)。他們沒(méi)有任何反應,只是呆呆地看著(zhù)林彪他們上飛機。

林立果則到專(zhuān)機旁邊打電話(huà)(專(zhuān)機旁邊安裝有固定電話(huà))。林彪專(zhuān)機上下來(lái)一個(gè)人,事后才知道是特設師邰起良。潘景寅叫起三個(gè)機械師加油,兩名機械師李平和張延奎爬到飛機右翼上加油,特設師邰起良在機艙里作飛行前的準備。他看見(jiàn)林彪到了,但兩個(gè)副駕駛以及領(lǐng)航員、通信員等五名機組成員還沒(méi)有到,就下飛機給李海彬打電話(huà)。

我攔住邰起良,對他說(shuō):“沒(méi)有周總理批準,專(zhuān)機不能起飛!”邰起良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沒(méi)有說(shuō)什么。

林立果推著(zhù)邰起良上了飛機。邰起良似乎有些猶豫,回過(guò)頭還看了好幾次。林立果最后一個(gè)上了飛機。

我感到情況異常緊急。海軍第一政委李作鵬已經(jīng)明確說(shuō)周總理不讓這架專(zhuān)機起飛。我決定采取非常措施,用兩輛油車(chē)去阻止專(zhuān)機起飛。我叫油料科長(cháng)王學(xué)高和油料排長(cháng)王敬之各帶一輛油車(chē),開(kāi)到離滑行道出口50米處,擋住專(zhuān)機,決不能讓它起飛。

以后好多人問(wèn)我怎么有那么大的膽子,敢攔林彪的飛機。我說(shuō):周總理不讓起飛,不管誰(shuí)讓起飛,都不能起飛,我有把握!林彪這次上飛機就像逃命一樣。塔臺既沒(méi)有調度放行,也沒(méi)有領(lǐng)航和通信保障,太反常了!

可惜我安排的兩輛油車(chē)只有一輛油車(chē)半到位。如果兩輛油車(chē)全部到位,肯定把林彪專(zhuān)機堵死了,它既不能前進(jìn),也不能后退,而龐大的三叉戟專(zhuān)機又不可能轉身打發(fā)走兩輛油車(chē)。我叫機場(chǎng)警衛連緊急集合,但是疏忽一點(diǎn),忘了帶槍。我趕快跑到外場(chǎng)值班室找槍?zhuān)昧藰尯蛢H有的3發(fā)子彈。

這時(shí),林彪專(zhuān)機開(kāi)始發(fā)動(dòng)了。跑道燈沒(méi)有開(kāi),只有停機坪上的燈亮著(zhù),而警衛連還沒(méi)有來(lái)。我朝天打了三槍?zhuān)馑际谴叽倬l連趕快來(lái)。李萬(wàn)香聽(tīng)到槍聲后,立即熄滅停機坪上的照明燈,山海關(guān)機場(chǎng)漆黑一片。

這時(shí),林彪專(zhuān)機的三臺發(fā)動(dòng)機都發(fā)動(dòng)起來(lái)了,聲音非常大。因為林彪專(zhuān)機的機頭燈開(kāi)著(zhù),所以我能看見(jiàn)飛機在快速移動(dòng)。也許是飛行員潘景寅太著(zhù)急,沖著(zhù)跑道邊上的一堆大石頭去了。這些石頭是維修跑道時(shí)剩下的,還沒(méi)有來(lái)得及移走。潘景寅強扭了90°的大彎,致使專(zhuān)機提前轉了彎,一個(gè)輪子陷入跑道邊的豆子地里。9月12日白天山海關(guān)下了大雨,地里全是泥。我急忙坐一輛油車(chē)去追,還沒(méi)有等我趕到,林彪專(zhuān)機已經(jīng)加大油門(mén),狂吼著(zhù)從東向西沖進(jìn)了跑道。

專(zhuān)機雖然看不見(jiàn)了,但我當時(shí)認為專(zhuān)機沒(méi)有起飛,還往西邊秦皇島的方向看。這時(shí)八三四一部隊負責警衛林彪的二大隊大隊長(cháng)姜作壽也乘車(chē)來(lái)了,說(shuō)飛機已經(jīng)飛走了。

我和姜作壽一起去看那輛半到位的油車(chē)。王學(xué)高帶的油車(chē)沒(méi)有按我的命令開(kāi)到指定位置。他害怕了,說(shuō)下去看看,就下了車(chē)。司機是老兵,也沒(méi)有執行我的命令,停在半路。王敬之看油料科長(cháng)的車(chē)掉了隊,他也借故下去看看,離開(kāi)了油車(chē)。油車(chē)上只剩1970年入伍的新兵劉三兒。劉三兒倒是把油車(chē)開(kāi)到了指定位置,但他沒(méi)有熄火。林彪專(zhuān)機過(guò)來(lái)了,上邊有人喊:“油車(chē)快讓開(kāi)!油車(chē)快讓開(kāi)!”他嚇得趕快把車(chē)往路邊上開(kāi),但是專(zhuān)機的右翼還是刮住了油車(chē)頂上的鐵蓋兒,把油車(chē)鐵蓋兒上的棍子都撞彎了,飛機上也被刮掉不少東西??煲粋€(gè)月后,豆子收割了,老百姓到地里拾草,把撿到的飛機鋁皮、燈罩等東西交給我們。我們如數轉交給中央專(zhuān)案組的公安部副部長(cháng)于桑。

我和姜作壽一起去了調度室。我讓李萬(wàn)香通知附近雷達開(kāi)機,監視飛機去向。林彪專(zhuān)機向西飛,然后轉彎,向赤峰方向飛去,很快雷達就看不到了。當時(shí),我們不知道林彪專(zhuān)機出了國境。天亮以后,海航某師師長(cháng)張兆發(fā)來(lái)了,北海艦隊副司令員王天保也來(lái)了。

9月13日14點(diǎn)前,姜作壽給我打電話(huà)說(shuō),林彪專(zhuān)機墜毀了,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之后,我們8個(gè)當事人,站長(cháng)潘浩、政委史岳龍、我、副站長(cháng)趙雅輝、油料科長(cháng)王學(xué)高、油料排長(cháng)王敬之、司機劉三兒和另一個(gè)司機(名字忘記了),都被集中到沈陽(yáng)軍區,各寫(xiě)各的材料。之后我們又回到機場(chǎng)上班,王學(xué)高和王敬之也沒(méi)有受到什么處理。

多年來(lái),我一直在想林彪專(zhuān)機失事的原因??哲娪蟹輬蟾?,認為林彪專(zhuān)機失事的原因是沒(méi)油了。我認為林彪專(zhuān)機失事原因不是沒(méi)有油了,而是飛機和油車(chē)相撞,造成右翼嚴重受損。從到現場(chǎng)的中國駐蒙古大使館的二等秘書(shū)孫一先的書(shū)中,我特別注意到三叉戟專(zhuān)機的右翼上有個(gè)直徑40厘米的大洞。飛機外殼是鋁殼,油車(chē)蓋兒是鐵殼,鋁可比鐵軟多了,鐵棍都撞彎了,這架飛機的右翼底部受的損傷也不會(huì )小。三叉戟兩個(gè)機翼都是油箱,而且飛機右翼底下有個(gè)加油口。也許剛撞上沒(méi)事,但是飛行一兩千公里后,在高空氣流等各種復雜因素作用下,飛機受傷處比別的地方要承受更大的壓力,很可能破裂,或者造成起火。當然,我從來(lái)沒(méi)有看到有人這么分析過(guò)。不過(guò),我認為這是分析“九一三”事件飛機墜毀原因的一個(gè)重要思路。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