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知情者說(shuō)

人民大會(huì )堂萬(wàn)人大禮堂“水天一色”設計是怎么提出來(lái)的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9期  作者:章舜粵  點(diǎn)擊次數:

人民大會(huì )堂是新中國重要的政治地標,是新中國成立10周年之際北京“十大建筑”之一。建成之初,它主要由萬(wàn)人大禮堂、五千人宴會(huì )廳、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辦公樓和中央大廳組成。其中,“水天一色、滿(mǎn)天星斗”的萬(wàn)人大禮堂最常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成為人民大會(huì )堂最具標志性的場(chǎng)景。許多人都知道,“水天一色”設計方案是由周恩來(lái)提出的。但周恩來(lái)是在什么時(shí)候、什么場(chǎng)合,又是如何提出“水天一色”的呢?


                     中共十九大會(huì )場(chǎng)

■沈勃回憶:周恩來(lái)在19592月初審查模型時(shí)首次提出“水天一色”■

當前流行的說(shuō)法一般是依據當事人沈勃和張镈的回憶(以下簡(jiǎn)稱(chēng)沈說(shuō)和張說(shuō))。當時(shí),張镈任北京市建筑設計院總建筑師、人民大會(huì )堂總建筑師;沈勃任北京市建筑設計院副院長(cháng),是國慶工程設計領(lǐng)導小組成員。應該說(shuō),二者從始至終參與了人民大會(huì )堂的設計與建設,并且擔任了核心職位。他們是重要的歷史當事人,然而二者的回憶卻是互相矛盾的。這也造成了一些文章在提及這個(gè)問(wèn)題時(shí),要么泛泛而談,只說(shuō)周恩來(lái)提出了這一方案,要么將沈張兩種不同的說(shuō)法硬生生拼湊在一起。

1958年,人民大會(huì )堂總體方案確定后,萬(wàn)人大禮堂到臺口寬為74米,深為60米,到頂棚高為32.533米。這個(gè)尺寸是一般禮堂的兩三倍。如何才能使代表們能在里面看好、聽(tīng)好,同時(shí)不因禮堂過(guò)高過(guò)大而感覺(jué)自我渺小,成為設計師們面臨的一道難題。為此,周恩來(lái)在研究之后,提出頂棚與墻面交接處不做折角,而做成圓角。這便是“水天一色”設計方案的緣起。對此,沈張兩說(shuō)并無(wú)本質(zhì)不同,但周恩來(lái)提出“水天一色”的具體經(jīng)過(guò),沈說(shuō)和張說(shuō)差異較大。

沈勃回憶,周恩來(lái)是在19592月初審查萬(wàn)人禮堂大模型時(shí),第一次提出“水天一色”想法的?!盀榱税讶f(wàn)人大禮堂內部設計處理好,特地在故宮午門(mén)前做了一個(gè)一比十的大模型。2月初的一天上午,周總理由萬(wàn)里、吳晗和我陪同去看了這個(gè)模型……周總理先問(wèn)了一下各方面有什么不同的意見(jiàn)。我匯報說(shuō),不少建筑師認為凈空高33米太高,人在里面會(huì )顯得太渺??;但后面有兩層挑臺,如果壓得太低,又會(huì )使人感到壓抑。并說(shuō)這個(gè)問(wèn)題過(guò)去彭真同志聽(tīng)取匯報后,曾講過(guò)‘人在室外并沒(méi)有感到天高可怕’的話(huà)。周總理思忖了一會(huì )說(shuō):‘墻面和頂棚相交處,不要用折角,可做成水天一色,看看效果如何?’”

隨后,周恩來(lái)回到交際處,聽(tīng)取吳晗匯報情況后,講了10條意見(jiàn)。其中第4條是:“大禮堂要水天一色,不要折角;天花板和墻,要用鴨蛋青的白色?!?/span>

213日,建筑審查小組向周恩來(lái)提交審查報告,“大禮堂天花板向臺口傾斜,與舞臺做成‘水天一色’”。

沈勃回憶,其后周恩來(lái)又第二次審查了大模型,并針對“水天一色”再次提出方案?!?/span>216日,周總理又一次到午門(mén)前看了大禮堂模型后,談了如下意見(jiàn):把墻面和頂棚相交處改成‘水天一色’比較好;天花板中心所做的葵花還是應該有葵花瓣;原做的光環(huán)是齊的,是否做成波浪形,象征革命事業(yè)一浪高過(guò)一浪?!?/span>

■張镈回憶:1958年底,周恩來(lái)在中南海西花廳首次提出“水天一色”■

相較之下,張說(shuō)與沈說(shuō)相差甚大。

張镈說(shuō),由于萬(wàn)人大禮堂尺寸過(guò)大,大家都沒(méi)有相應的設計經(jīng)驗。周恩來(lái)對已有的幾種方案都不滿(mǎn)意,“委托吳晗同志負責邀請外地各省市的專(zhuān)家、學(xué)者二次到京,共同商議”。很快,楊廷寶等著(zhù)名專(zhuān)家再次來(lái)京,“主意多,出手快,不幾天得出十幾個(gè)方案”。但幾種方案中,大家“議論紛紛,猶豫不決”,“不得已,我們拿著(zhù)各個(gè)方案圖紙,再度到中南海西花廳向總理當面匯報”。

張镈回憶:“總理對大家反映又寬又深又高的意見(jiàn),經(jīng)過(guò)思考之后說(shuō),人民大會(huì )堂大廳是議論國家大事的地方,應該莊嚴、樸素、明朗、大方,不能按照歌舞劇院的形式處理。在形式和內容上應該以人為主,一切從人的觀(guān)感、舒適、衛生、安全出發(fā),以簡(jiǎn)潔、干凈為宜??偫硐葘λ囆g(shù)形式定了基調??偫硐肓艘幌掠终f(shuō),人站在地上,并不覺(jué)得天有多高;站在海邊,也不覺(jué)得水有多遠?!湎寂c孤鶩齊飛’的詩(shī)句是對水連天、天連水的環(huán)境的描寫(xiě),應該是一種啟發(fā),為什么不從水天一色和滿(mǎn)天星斗方面出發(fā)去作抽象的處理?總理又具體地用手比劃著(zhù)說(shuō),扁圓卵形的觀(guān)眾廳,后邊的圓角大,前邊淺弧線(xiàn)夾角小,都沒(méi)有平直的硬線(xiàn),有點(diǎn)類(lèi)似自然環(huán)境的無(wú)邊無(wú)緣。上邊的頂棚可以做成大穹隆形,象征天體的空間。頂棚與墻身交接之處如果做成大圓角形,就可能把頂棚的大弧線(xiàn)與墻身連成一體,沒(méi)有邊,沒(méi)有緣,沒(méi)有角,就會(huì )產(chǎn)生上下渾然一體的效果,可能會(huì )沖淡一般長(cháng)、寬、高同在而產(chǎn)生的生硬、龐大的印象?!?/span>

周恩來(lái)的創(chuàng )意得到了設計師們的贊揚,張镈“馬上進(jìn)行了具體繪制”,在第三天就繪出草圖?!盀榱舜蚱岂仿〉膯握{,做了三圈水波紋式的暗燈槽。中心安排了直徑5米的鑲紅色有機玻璃的五角星燈,圍以一圈鎦金的葵花瓣花飾。以紅五角星為中心向360°的圓周邊連以鎦金的直桿,象征著(zhù)金光閃閃的光束。甘東建議把這個(gè)光束做成38根,其含義是紅五星代表黨,到1959年是建黨的38周年,以萬(wàn)丈光芒的象征作為慶賀,一圈鎦金的葵花象征著(zhù)各族人民對黨猶葵花向陽(yáng),離不開(kāi)太陽(yáng)的溫暖和沐浴。三圈水波紋的暗燈槽象征著(zhù)黨領(lǐng)導著(zhù)全國各族人民從勝利走向更大的勝利?!?/span>

張镈、沈勃將草圖送到周恩來(lái)面前,并請他提意見(jiàn)。周恩來(lái)說(shuō):“這個(gè)葵花向陽(yáng)的五角星和三圈水波紋,象征著(zhù)大海后浪推前浪的氣勢,很好!”最后,周恩來(lái)對張和沈勃說(shuō),“這個(gè)禮堂是整個(gè)建筑的核心,為了取得直觀(guān)的第一手資料,必須做一個(gè)大模型,以能進(jìn)去觀(guān)察每個(gè)細部才好”。

沈勃和張镈商量后,決定做一個(gè)110的大模型,這樣有利于總理檢閱?!坝绕涫撬煲簧鸟仿№敽涂ㄏ蜿?yáng)紅五角星燈,以初次方案向總理匯報作了繪制,總理未置可否?!敝芏鱽?lái)指示,“紅五角星地位應在池座仰望時(shí)不受挑臺的遮擋,要把紅五星完整地露在二層挑臺之外”,它的中心點(diǎn)離臺口在34米左右,“也要在大模型中反映出來(lái)”。

張镈回憶,制作好的模型十分精美,“頂棚除傾斜外也把三圈水波紋暗燈槽和紅五角星做好。滿(mǎn)天星斗也如實(shí)做了反映”,“時(shí)在195812月中旬”,模型做完“已是當年年底”,周恩來(lái)立即來(lái)到現場(chǎng)觀(guān)看。他首先指出,頂棚斜向臺口的做法不夠莊嚴、肅穆,“穹隆頂不高、不大、不正、不平,有損紅五星居中的形象,必須按原草圖示意復原改正;紅五星露在挑臺的外邊是好的,但不能斜掛”。周恩來(lái)就三圈水波紋的暗燈槽和葵花向陽(yáng)的頂棚處理方式說(shuō):“中心的第一圈做正圓形為好,可以烘托好紅五星和金光燦燦的38根光束。二、三圈的橢圓形的設計,近臺12處可按你們設想的按正規橢圓形式做,后半部的橢圓線(xiàn)應該逐層放寬?!?/span>


                 周恩來(lái)在大模型中審查方案,左一為張镈
■沈說(shuō)和張說(shuō)的不同之處■

將沈勃和張镈兩人的回憶對照來(lái)看,存在以下幾點(diǎn)不同。

第一,是先有“水天一色”設想,還是先有大模型?按照沈說(shuō),周恩來(lái)是在審查大模型時(shí),提出的“水天一色”設想。按照張說(shuō),周恩來(lái)先在西花廳審查方案時(shí)提出了“水天一色”,隨后繪制草圖,再根據周恩來(lái)對草圖的意見(jiàn)和制作模型的指示,制作大模型。

第二,周恩來(lái)提出“水天一色”是在1958年底還是19592月初?按照沈說(shuō),周恩來(lái)在2月初和216日兩次審查大模型時(shí),均提出要做“水天一色”。而按照張說(shuō),大模型做好是在1958年底,此前周恩來(lái)已經(jīng)提出“水天一色”。

第三,是做了一次大模型,還是做了兩次大模型?周恩來(lái)又看了幾次?按照沈說(shuō),周恩來(lái)審查了兩次大模型。第二個(gè)大模型出現了葵花和光環(huán)。并且,周恩來(lái)在審查第二個(gè)大模型時(shí),還對外墻顏色提了意見(jiàn),并要求“找清華建筑系的學(xué)生來(lái)看看。對于柱頭,也應該做出模型來(lái)加以研究”。然而,按照張說(shuō),第一個(gè)大模型就是按照“水天一色、滿(mǎn)天星斗”做的。至于外墻顏色,周恩來(lái)是在第一次看大模型時(shí)提出“找清華大學(xué)學(xué)生來(lái)評論一下”。但是,此時(shí)墻面樣品已經(jīng)擺在模型現場(chǎng)會(huì )上,“樣板色澤鮮明,因石碴的大小不同而產(chǎn)生不同質(zhì)感”,故而周恩來(lái)才提出“聽(tīng)聽(tīng)青年們意見(jiàn)”。后來(lái),周恩來(lái)確實(shí)還看過(guò)一次柱頭模型,張镈沒(méi)有提及此次審查有萬(wàn)人禮堂模型。

第四,“人在室外并沒(méi)有感到天高可怕”之類(lèi)的話(huà),是周恩來(lái)說(shuō)的還是彭真說(shuō)的?按照沈說(shuō),是彭真此前的意見(jiàn)。按照張說(shuō),則是周恩來(lái)在提出“水天一色”時(shí)所舉的例子。

兩種說(shuō)法各執一詞,到底哪一種是真的呢?從自身的邏輯嚴密性來(lái)看,沈說(shuō)似有一些漏洞。

首先,按照沈說(shuō),周恩來(lái)第二次審查大模型時(shí),提出“把墻面和頂棚相交處改成‘水天一色’比較好;天花板中心所做的葵花還是應該有葵花瓣”。由此可以推斷出,第二個(gè)大模型沒(méi)有將墻面和頂棚相交處做成“水天一色”,否則周恩來(lái)就不會(huì )說(shuō)“改成‘水天一色’比較好”??墒?,沈勃自己稱(chēng),213日建筑審查小組就已經(jīng)決定做成“水天一色”,為什么在216日周恩來(lái)審查第二個(gè)大模型時(shí)沒(méi)有落實(shí)呢?難道是時(shí)間過(guò)于緊張?此外,按照沈說(shuō),天花板中心是沒(méi)有葵花瓣的葵花,也殊不可解。

其次,按照沈說(shuō),周恩來(lái)是216日看完第二個(gè)大模型后,看的人造假石外墻樣板,并提出“再找一些青年人看看,聽(tīng)聽(tīng)他們的意見(jiàn)”,同時(shí)要求做柱頭的模型。沈勃說(shuō),根據周恩來(lái)的指示,他們在午門(mén)前做了一面實(shí)墻,上面做了兩種人造假石,又做了10110不同柱頭的模型。215日,吳晗邀請清華大學(xué)建筑系教師25人、學(xué)生24人觀(guān)看人造假石和柱頭模型,隨后在交際處進(jìn)行了座談?!?/span>216日中午,周總理到北京市交際處,用很短的時(shí)間聽(tīng)取了吳晗同志的匯報。確定采取清華師生的意見(jiàn),大會(huì )堂外墻用淡米黃稍帶紅色的人造假石?!?/span>

這種說(shuō)法自相矛盾。不可能是周恩來(lái)于216日提出做人造假石樣板、柱頭模型,邀請清華師生提意見(jiàn),而215日清華師生來(lái)觀(guān)看模型。16日中午,周恩來(lái)又怎么能回來(lái)聽(tīng)取清華師生的意見(jiàn)呢?時(shí)間邏輯顯然是錯亂的。

綜上所述,沈說(shuō)自相矛盾之處較多,時(shí)間邏輯有錯亂之處。而張說(shuō)較為周密,前后一環(huán)接著(zhù)一環(huán),從回憶中挑不出什么毛病。

以上僅僅是根據當事人回憶所作的分析,還需檔案等其他證據作支撐。

■老照片助力揭開(kāi)“水天一色”之謎■

19984月,由中共北京市委城市建設工作委員會(huì )牽頭成立的寫(xiě)作組,在萬(wàn)里、趙鵬飛等的關(guān)懷和指導下,2001年出版了《奇跡是怎樣創(chuàng )造的——人民大會(huì )堂建設史話(huà)》一書(shū)。此書(shū)“以大量史料為依據,并采訪(fǎng)了許多當事人”,具有相當的權威性。遺憾的是,由于該書(shū)未按學(xué)術(shù)標準標注出處,具體使用了哪些檔案史料,我們無(wú)從知曉。

該書(shū)在談及“水天一色”方案的誕生時(shí),基本沿用了沈勃的說(shuō)法,但也雜糅了張說(shuō)的一部分。例如,將沈說(shuō)中周恩來(lái)審查第二個(gè)大模型時(shí)說(shuō)的話(huà)刪去,改成張說(shuō)中周恩來(lái)在第一次審查大模型時(shí)說(shuō)的話(huà)。此外,該書(shū)還修改了沈說(shuō)中的時(shí)間漏洞:將清華大學(xué)師生觀(guān)看模型的時(shí)間改為225日,將周恩來(lái)聽(tīng)取清華師生意見(jiàn)的匯報時(shí)間改為226日。

該書(shū)的一大價(jià)值是,選用了60余幅照片,“均為當時(shí)各個(gè)方面拍攝的第一手資料”,“許多珍貴照片為首次正式發(fā)表”。其中,就有一張周恩來(lái)在審查大模型方案時(shí)的照片。這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分辨沈說(shuō)和張說(shuō)。

從此照片中可以看到,周恩來(lái)正在張镈等人的陪同下,指著(zhù)頂棚,似乎正在發(fā)表意見(jiàn)。首先,照片符合張镈回憶所述,在頂棚和墻面方面,已經(jīng)做了“水天一色”,沈說(shuō)與之不符。其次,模型中出現了葵花向陽(yáng)紅五星和三圈水波紋,且紅五星放出光束(但不是38根),基本與張回憶相符。再次,照片中的葵花是有花瓣的,與沈說(shuō)“天花板中心所做的葵花還是應該有葵花瓣”不符。不過(guò),此模型中的確如沈勃所說(shuō),“光環(huán)(水波紋)是齊的”。而張的回憶也有錯漏。張說(shuō),模型里“滿(mǎn)天星斗也如實(shí)做了反映”,但照片中顯然不見(jiàn)“滿(mǎn)天星斗”的蹤影。

綜合兩人回憶和照片顯示,人民大會(huì )堂萬(wàn)人大禮堂“水天一色”方案很可能是這樣提出來(lái)的:1958年底,張等人向周恩來(lái)征求關(guān)于頂棚設計方案的意見(jiàn),周恩來(lái)提出了“水天一色”的想法。隨后,張初步繪制了“水天一色、滿(mǎn)天星斗”,中間有葵花向陽(yáng)紅五星的設計草圖,并得到了周恩來(lái)的認可。周恩來(lái)指示,將萬(wàn)人大禮堂設計方案制作成模型,方便認真觀(guān)察。為此,設計院根據周恩來(lái)修改意見(jiàn),制作了一個(gè)110的大模型。195812月,周恩來(lái)審查了這一模型,并提出進(jìn)一步修改方案。最終,“水天一色、滿(mǎn)天星斗”成為人民大會(huì )堂萬(wàn)人大禮堂的經(jīng)典設計。

“水天一色”設計方案的提出過(guò)程,雖然是一件小事,但從中可以看出,周恩來(lái)和人民大會(huì )堂的建設者們?yōu)榱诉@座人民的殿堂,殫精竭慮,嘔心瀝血。周恩來(lái)“以人為本”的建筑思想,使他無(wú)愧為國慶工程的“總設計師”?!?/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