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知情者說(shuō)

開(kāi)國政委張云逸的軍中往事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8期  作者:吳東峰  點(diǎn)擊次數:

張云逸(18921974),1955年被授予大將軍銜,并榮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他的政治委員任職履歷有:粵贛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抗日軍政大學(xué)第八分校校長(cháng),廣西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等職。他還曾任中共中央華南分局第二書(shū)記、中南行政委員會(huì )副主席、中共中央監察委員會(huì )副書(shū)記等職。

                  

                1955年,張云逸被授予大將軍銜

■從“險為黃花崗第七十三烈士”到紅7軍軍長(cháng)■

張云逸,廣東文昌縣(今屬海南)人,原名張運鎰,曾用名張勝之,16歲入廣州黃埔陸軍小學(xué),旋秘密參加同盟會(huì )。辛亥革命廣州之役,張云逸將軍踴躍報名參加“先鋒隊”(即敢死隊),任革命軍炸彈隊隊長(cháng)。

1911427日,“先鋒隊”隨黃興攻打兩廣總督衙門(mén),激戰半日,終因寡不敵眾,被迫退卻。其時(shí),清軍圍逼,張云逸等人被困于一民宅中。翌日晨,張云逸挎竹籃,佯裝買(mǎi)菜,上街探視,以覓突圍道路?;胤抵H,見(jiàn)所居民宅清軍林立,所有同志皆被槍殺,血染街頭,而將軍得以幸免。故張云逸將軍自言:“險為黃花崗第七十三烈士?!?/span>

1912年,張云逸入廣東陸軍速成學(xué)校學(xué)習,畢業(yè)后被同盟會(huì )南方支部派入軍閥部隊,從事秘密反袁世凱的斗爭,歷任粵軍排長(cháng)、連長(cháng)、營(yíng)長(cháng)。

1926年參加北伐戰爭,曾任國民革命軍第4軍第25師參謀長(cháng)、第二方面軍參謀長(cháng),與國民黨諸將領(lǐng)友善,交往甚多,如張發(fā)奎、李宗仁、白崇禧、陳濟棠、薛岳、楊虎城等。

192611月,張云逸在武漢秘密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時(shí)年34歲。新中國成立后的一天,張云逸的兒子張光東曾問(wèn)父親:“當初為何要入黨?”張云逸答:“你太小,你不知道當時(shí)的社會(huì )有多黑暗?!庇终f(shuō):“我入黨時(shí)年齡已經(jīng)很大,薪俸相當高,我是為了解放勞動(dòng)人民才入黨的?!?/span>

19341月,張云逸奉博古指示入閩,任中共駐19路軍軍事聯(lián)絡(luò )員,與方方共同參與同福建人民政府合作反蔣之談判。將軍曾撰文《一次重大的失策》,詳述此事。

在北伐戰爭中,張云逸在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任職,曾向張發(fā)奎力薦共產(chǎn)黨員盧德銘出任武漢國民政府警衛團團長(cháng)。后來(lái),盧德銘率部參加湘贛邊界秋收起義,成為毛澤東的得力干將。在張云逸的秘密支持和掩護下,第4軍第25師大部分武裝由李碩勛、周士第率領(lǐng)參加了南昌起義。

19293月,第一次蔣桂戰爭爆發(fā),蔣介石取勝,俞作柏、李明瑞從李宗仁、白崇禧的桂系中分化出來(lái),控制了廣西局勢。7月,張云逸被中共中央派往南寧,由廣東海軍司令陳策舉薦,打入廣西軍閥俞作柏、李明瑞的部隊,被任命為軍官教導總隊總隊長(cháng)兼警備第4大隊大隊長(cháng)。19291020日,張云逸和中共中央代表鄧小平在前往百色的途中第一次碰面,并共同策劃和組織了著(zhù)名的百色起義。

10月,俞作柏、李明瑞冒險反蔣,大敗。俞作柏遠走香港,李明瑞撤到龍州。此時(shí),張云逸果斷地利用南寧警備司令的職權,打開(kāi)省軍械庫,得步槍五六千支及大炮、電臺和大量彈藥。鄧小平令人備好10余艘汽輪和木船,從水路沿右江而上,運走軍械和彈藥。1022日,張云逸率領(lǐng)教導總隊與警備第4大隊步行到百色。警備第5大隊則在俞作豫帶領(lǐng)下開(kāi)到了左江地區的龍州。

1211日,百色城頭高舉義旗,宣告中國工農紅軍第7軍正式誕生。張云逸為軍長(cháng),鄧小平為政委和前委書(shū)記。是時(shí),左右江紅色區域有20個(gè)縣,100多萬(wàn)人口,成為當時(shí)全國矚目的革命根據地之一。

19311月,紅7軍奉命由全州北上,往江西蘇區與中央紅軍會(huì )師,史稱(chēng)“小長(cháng)征”。曾任張云逸將軍隨從醫生的歐陽(yáng)山回憶道:紅7軍“小長(cháng)征”,半年時(shí)間竟至千里。張云逸與士兵同薪餉,同衣食,同甘苦,同禍福,布衣蔬食,精神樂(lè )觀(guān)。每到宿營(yíng)地,將軍必至炊事班,拾柴、燒火、煮飯、炒菜,忙得不亦樂(lè )乎,故大家均稱(chēng)之為“老火頭軍”。

一天,張云逸將軍于行軍路上見(jiàn)一傷員一瘸一拐地行走,步履艱難,便上前相扶。傷員大懼,避之。將軍不解,人告之曰:此傷員已安置老鄉家,是偷偷跟來(lái)的。將軍聞之神情肅然,傳令:“什么東西都可以丟掉,就是不能丟掉傷員?!贝苏Z(yǔ)遂遍傳全軍,傷員聞之無(wú)不動(dòng)容奮進(jìn)。

■力薦葉挺出任新四軍軍長(cháng)■

19312月,紅7軍在搶渡樂(lè )昌河(即武水)戰斗中,前頭部隊55團在鄧小平政委、李明瑞總指揮帶領(lǐng)下勝利地過(guò)了河,后續部隊被敵炮火截斷。林青(曾參加百色起義,后任第四機械工業(yè)部辦公廳主任)在回憶張云逸的文章中記述了當時(shí)的情景:“在后續部隊的張軍長(cháng)當機立斷,命令58團和軍部直屬隊迅速后撤,迂回于崇山峻嶺中,并妥善安置了傷員?!?/span>

張云逸也曾著(zhù)文回憶此事:“之后,我們回到永新,對湘贛省委提議,我們要去找55團,省委同意了。于是我們從永新南下。這時(shí),55團在李明瑞、許卓?jì)赏镜穆暑I(lǐng)下也正在找我們。(55團到達崇義時(shí),小平同志到中央匯報去了,由許卓代理政委。)”

“文革”中,鄧小平被打倒,造反派質(zhì)疑此事,問(wèn)詢(xún)于張云逸將軍。將軍答:“鄧小平在崇義離開(kāi)紅7軍到中央匯報工作,是經(jīng)過(guò)前委討論,大家一致同意的?!?/span>

據史載,紅7軍赴江西途中,渡樂(lè )昌河,即被敵軍從中攔截。鄧小平率先頭部隊于河東,張云逸殿后于河西,遂斷聯(lián)絡(luò )達數月。故張云逸對家人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wú)?!?/span>

“文革”中,專(zhuān)案組要張云逸寫(xiě)“揭發(fā)”鄧小平的材料,張云逸斷然回絕:“據我所知,鄧小平的歷史是清白的。如果說(shuō)朱(德)毛(澤東)是一體,那么鄧(小平)張(云逸)也是一體的?!?/span>

193112月起,張云逸歷任中革軍委副參謀長(cháng)兼作戰局(一局)局長(cháng),紅一方面軍副參謀長(cháng)兼作戰部部長(cháng),粵贛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19338月,在八一建軍節之際,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huì )授予張云逸二等“紅星獎?wù)隆薄?/span>

193710月,南方八省的紅軍游擊隊整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由于國共兩黨意見(jiàn)分歧,軍長(cháng)人選一直懸而未決。張云逸為此力薦葉挺出面領(lǐng)導抗日。

張云逸與葉挺曾是同學(xué),同為張發(fā)奎部屬,亦同為北伐戰友。為此,張云逸奉黨中央之命,化裝為華僑闊佬,西裝革履,秘密潛入澳門(mén),會(huì )見(jiàn)葉挺將軍,力勸其出山任新四軍軍長(cháng)。葉挺將軍回憶,張云逸先生的到來(lái),讓他感到如久旱逢甘霖,寒冬見(jiàn)新綠。

全國性抗戰初期,中國共產(chǎn)黨對桂、粵、港、川抗日統一戰線(xiàn)工作成績(jì)卓著(zhù),張云逸功勞很大。毛澤東曾言:“共產(chǎn)黨能對國民黨將領(lǐng)說(shuō)話(huà)的人不多,張云逸是其一?!?/span>

193816日,新四軍軍部在南昌掛牌,葉挺任軍長(cháng),項英任副軍長(cháng),張云逸任參謀長(cháng)兼第3支隊司令員,袁國平任政治部主任。

此后,張云逸參與領(lǐng)導新四軍的組建、整編等工作?!陡=駡蟆?/span>1938215日曾刊文記述了張云逸入閩一事:

新編第四軍參謀長(cháng)張云逸,于前日抵福州,下榻安民巷。福建社記者,于昨日上午7時(shí),前往訪(fǎng)問(wèn)。張偕政治部主任王助出見(jiàn),發(fā)表談話(huà)如下:本人系廣東瓊崖人,現年40余,過(guò)去追隨孫總理多年。曾任炸彈隊隊員(長(cháng))?!舜蜗捣钪醒朊?,派任第四軍參謀長(cháng)。奉命后即來(lái)閩,途經(jīng)廣州,遇葉軍長(cháng)挺,后入江西……時(shí)王助部下正集中江西候命,張即日編組,即與王助從閩北到福州,同行者尚有王秘書(shū)柏如。到福州后,張參謀長(cháng)即晉謁陳主席,接洽一切,當即將隊伍開(kāi)赴前線(xiàn)殺敵?!劸?,記者興辭而退。

孫克驥將軍曾與筆者言,張云逸將軍入閩后,會(huì )見(jiàn)國民黨軍某旅旅長(cháng)。該旅長(cháng)酒后得意忘形,吹噓其與蔣介石之師生關(guān)系。張將軍問(wèn):“我與蔣委員長(cháng)已多年不見(jiàn),近來(lái)好嗎?”該旅長(cháng)一愣,張繼曰:“還是民國初年,我們在許崇智幕中共過(guò)事,有數十年了吧?!痹撀瞄L(cháng)大慚。

19389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召開(kāi)六屆六中全會(huì ),再次確定了鞏固華北、發(fā)展華中的戰略方針。會(huì )議剛結束,毛澤東、王稼祥、劉少奇就聯(lián)名致電項英:“現在安徽中部最便利新四軍活動(dòng),新四軍可否派兩個(gè)至三個(gè)營(yíng)交張云逸同志率領(lǐng)過(guò)江?”知情者認為,中共中央直接點(diǎn)將要張云逸過(guò)江,是經(jīng)過(guò)深思熟慮的,因為張云逸具有卓越的指揮才能,堪當重任。

19403月,國民黨江蘇省主席韓德勤部糾集八個(gè)團兵力,萬(wàn)余之眾,乘虛進(jìn)攻新四軍第5支隊后方半塔地區。張云逸臨危不懼,從容指揮,以教導隊500余人固守半塔,以10團、15團各一部及特務(wù)營(yíng),從南北兩翼鉗擊圍攻半塔之敵,苦戰七晝夜,半塔陣地固若金湯。陳毅元帥高度評價(jià)半塔戰役,曰:“先有半塔,后有郭村;有了半塔,才有黃橋?!?/span>

抗日戰爭時(shí)期,張云逸曾囑新四軍供給部部長(cháng)胡弼亮:“能否辦個(gè)煙廠(chǎng),以解決部隊官兵抽煙問(wèn)題?”新四軍4師供給部經(jīng)調查后,提出與當地淮南群眾煙草股份有限公司合資入股、共同管理之計劃,張云逸接報告后立馬批準。群眾煙草股份有限公司由此改名為新群煙草公司,原“神龍”香煙易名“飛馬”。后與路東軍分區創(chuàng )辦的東聯(lián)煙草公司合并,稱(chēng)新群煙草總公司。1948年春,新群煙草總公司并入山東大雞煙廠(chǎng)。新中國成立后,濟南、徐州等煙廠(chǎng)均生產(chǎn)過(guò)“飛馬”牌香煙。上海卷煙廠(chǎng)名牌“飛馬”煙,亦源于此。

由此推知,當今之“股份制”并非首創(chuàng ),戰爭年代張云逸即倡導實(shí)行過(guò)。 

                                     


           張云逸(左)與周恩來(lái)在一起

■“小長(cháng)征”與“大長(cháng)征”■

紅軍長(cháng)征途中,張云逸協(xié)助劉伯承總參謀長(cháng)投入進(jìn)軍川黔計劃的組織實(shí)施工作。部隊迫近烏江時(shí),他親自勘察地形、選擇渡口,完成組織突破烏江任務(wù)。19351月,奉毛澤東指示,張云逸親率工兵部隊架設江界河浮橋,保障紅一軍團主力部隊和中央軍委直屬縱隊渡過(guò)烏江,甩掉國民黨“追剿”縱隊,占領(lǐng)遵義。

張云逸晚年回憶:“什么是大事?部隊過(guò)烏江時(shí),毛主席指示去架橋,架橋便是大事。我這一生,有兩件事值得驕傲:一是率領(lǐng)紅7軍進(jìn)行‘小長(cháng)征’,二是隨毛主席參加‘大長(cháng)征’?!?/span>

抗日戰爭期間的一天,房東大娘患腹痛,張云逸急忙穿田埂、越溝壑,小跑至軍部門(mén)診所,請醫生去診治。又一日,張云逸夫人患頭痛,警衛員至門(mén)診所請醫生,欲往,遇張云逸。張云逸說(shuō):“以后凡是我家屬有病,只要她自己能走來(lái)看的,不要門(mén)診所派人來(lái)?!睂Υ?,原新四軍司令部門(mén)診所醫生沈華新回憶曰:“那時(shí)軍部駐江蘇阜寧縣停翅港。將軍風(fēng)范,終生難忘??!”

原新四軍參謀處參謀李曉光回憶,解放戰爭時(shí)期某日,他發(fā)高燒,張云逸聞之,夜持湯水,為其沐腳,并安排醫生診治。李曉光嗚咽曰:“首長(cháng)待我如父母,我愈不自安矣?!?/span>

某日,張云逸乘坐吉普車(chē)趕路。途中,遇一群傷兵攔阻,強行乘車(chē)。警衛員告之:“這是副軍長(cháng)的車(chē)?!眰?jiàn)其身著(zhù)長(cháng)衫,且敝垢點(diǎn)點(diǎn),不信,欲驅之下車(chē)。后當地縣公安局急調一個(gè)班來(lái)解圍。傷兵始信其為大官,皆面面相覷,誠惶誠恐。將軍則微笑下車(chē)問(wèn)傷兵,緣何攔車(chē)。傷兵答,到某地集中,糧票已用完。將軍當即批條子,為這批傷兵解決了糧票問(wèn)題。

張云逸對文電要求極嚴謹。某日,張云逸見(jiàn)一份電文中有“河流一岸”語(yǔ),召參謀曰:“是河流的左岸還是右岸?”參謀即改為“河流左岸”。張云逸又曰:“必須寫(xiě)上河流流向,否則會(huì )引起誤解?!睆堅埔菀幎?,凡起草文電,不準用草書(shū),“一般”“可能”“大概”“或者”等語(yǔ),均戒之。

某日,抗大八分校舉行開(kāi)學(xué)典禮,時(shí)任新四軍副軍長(cháng)兼抗大八分校校長(cháng)的張云逸與新四軍政治部主任鄧子恢同時(shí)出席。會(huì )間,張云逸起立,向鄧子恢敬禮,并請其作指示。有人提出:“副軍長(cháng)向政治部主任請示報告,不合禮儀?!睆堅埔菰唬骸拔译m是副軍長(cháng),但也是學(xué)校校長(cháng),學(xué)校校長(cháng)向軍政治部主任請示報告,有何不可?”聞?wù)叻Q(chēng)其知書(shū)達禮,謙虛謹慎。

中共七大期間,陳毅去了延安,張云逸代理新四軍軍長(cháng)。但在代理軍長(cháng)期間,他都是以副軍長(cháng)的名義下命令,從來(lái)沒(méi)有用過(guò)代軍長(cháng)的名義。

抗戰時(shí)期,成仿吾曾致函陳毅、張云逸,要求發(fā)一把手槍和一把提琴。成仿吾曰:“手槍以自衛,提琴以教學(xué)?!标愐汩喓苍唬骸拔娜顺指?,抗戰必勝?!睆堅埔莓敿磽]毫批曰:“劍膽琴心,精神可嘉,速辦!”

廣西解放后,張云逸任廣西省委書(shū)記,廣西省人民政府主席,廣西軍區司令員兼政委等職。張云逸居南寧市桃源路3號,常布衣出行,入市肆,與市民并坐而談;走農家,與農夫共話(huà)桑麻。

某日,張云逸驅車(chē)往柳州,途中見(jiàn)兩樵夫于山坡打柴,即下車(chē)與之拍肩交談。其時(shí)廣西匪患甚烈,警衛見(jiàn)樵夫手持砍刀,甚為緊張,而張云逸談笑自如,良久方上車(chē)。又某日,將軍驅車(chē)往百色,途中見(jiàn)山林起火,即令司機停車(chē),與當地群眾一道上山滅火。人言:“張將軍毫無(wú)官場(chǎng)習氣,猶是書(shū)生本色?!?/span>

19501114日,毛澤東致電葉劍英、方方并告鄧子恢、譚政及張云逸、莫文驊、陳漫遠、李天佑,嚴厲批評廣西剿匪形勢:“廣西剿匪工作為全國各省剿匪工作中最差者,其原因必是領(lǐng)導方法上有嚴重缺點(diǎn)?!辈谌~劍英前往廣西幫助剿匪。

同年1122日,張云逸與莫文驊、陳漫遠、李天佑致電毛澤東并鄧子恢、譚政、葉劍英,對廣西剿匪工作作初步檢討。

19512月中旬,張云逸患病至廣州休養。314日,張云逸致函毛澤東:“我因工作中不善衛生,致身體不好,妨礙工作,有負您和中央委托,殊為不安?!庇衷疲骸搬t師們建議宜作數月的療養,始能康復。知關(guān)垂注,謹此奉告?!?/span>

毛澤東回函許之。此后,張云逸即脫離廣西工作,先后至蘇聯(lián)及國內各地療養。

張云逸兒子張光東回憶,自己從小學(xué)讀到高中,每次履歷表家長(cháng)那一欄,父親都要求只填母親名字,不準填他的名字。1965年,張光東考上哈爾濱軍事工程學(xué)院,他問(wèn)父親,上大學(xué)了,這表怎么填?

張云逸回答:“還是填你媽媽?zhuān)灰钗??!?/span>

張光東問(wèn):“為什么我不填父親?”

張云逸答:“媽媽也是家長(cháng),這沒(méi)問(wèn)題呀!”

張光東問(wèn):“那人家問(wèn)我父親呢,我怎么回答?”

張云逸想了一下,說(shuō):“那你說(shuō)你父親出差了?!?/span>

張光東回憶,自己讀書(shū)時(shí),老師、同學(xué)基本上都不知道自己是張云逸大將的兒子。

“文革”中,張云逸于案頭手抄兩塊毛主席語(yǔ)錄牌,其一曰:“共產(chǎn)黨員必須隨時(shí)準備堅持真理,因為任何真理都是符合于人民利益的?!逼涠唬骸皩Υ枷肷系拿『驼紊系拿?,決不能采用魯莽的態(tài)度,必須采用‘治病救人’的態(tài)度,才是正確有效的方法?!狈苍旆磁蓙?lái)外調,張云逸必先念語(yǔ)錄,后回答問(wèn)題。張云逸言此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本文資料來(lái)源于莫文驊、孫克驥、余光茂、李曉光等采訪(fǎng)筆記,并參閱了張云逸的《一次重大的失策》,丁芒的《張云逸將軍軼事》,沈華新的《憶張云逸副軍長(cháng)的幾件事》,歐陽(yáng)山的《難忘的日日夜夜》,張遠之、王婷文的《敬愛(ài)的父親,我們永遠懷念您》等文章,一并致謝)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