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知情者說(shuō)

楊成武談中印邊境自衛反擊作戰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5期  作者:張子申  點(diǎn)擊次數:

20多年前,為撰寫(xiě)《毛澤東和楊成武》一書(shū),筆者曾多次聆聽(tīng)了楊成武將軍回憶在毛澤東麾下48年的經(jīng)歷。中印邊境自衛反擊作戰期間,楊成武擔任副總參謀長(cháng),分管作戰。他詳細講述了毛澤東對中印邊界問(wèn)題的分析和自衛反擊作戰的決策。之后,筆者又去中央軍委檔案館(今解放軍檔案館)查閱、復印了有關(guān)資料,對中印的歷史恩怨和邊界問(wèn)題有了一些了解。

楊成武晚年在回憶戰斗經(jīng)歷

■中印之間的歷史恩怨■

中印邊界線(xiàn)雖然從未正式劃定,但中印兩國人民有著(zhù)2000多年和睦友好歷史,按照雙方行政管轄所及的范圍,早已形成傳統的習慣邊界線(xiàn),全長(cháng)約2000公里,分東段、中段和西段。

楊成武說(shuō):“我國政府多次向印度政府說(shuō)明,我國并不承認‘麥克馬洪線(xiàn)’。但是為了中印友誼和維持邊境和睦,我國軍隊從不越過(guò)這條線(xiàn),以利于通過(guò)談判謀求邊界問(wèn)題的合理解決。由于我國的友好態(tài)度,長(cháng)期以來(lái),中印邊境基本上相安無(wú)事?!?

所謂“麥克馬洪線(xiàn)”,是指英帝國主義為侵略中國西藏而單方面制造的所謂“中印東段邊界線(xiàn)”,由參加所謂的“西姆拉會(huì )議”的英國政府代表麥克馬洪同西藏地方當局代表背著(zhù)中國中央政府代表于1914年3月通過(guò)私下交易劃定。該線(xiàn)西起不丹邊境,向東延伸,在中印東部邊境地區,把歷來(lái)屬于中國、面積達9萬(wàn)平方公里的地區劃歸當時(shí)英國統治的印度。歷屆中國政府都發(fā)表聲明,嚴正指出“麥克馬洪線(xiàn)”是非法的、無(wú)效的,不予承認。實(shí)際上,此后數十年,中國西藏地方政府仍對所謂的“麥克馬洪線(xiàn)”以南、傳統習慣邊界線(xiàn)以北地區行使行政管轄權力,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英國才派兵越過(guò)傳統習慣邊界線(xiàn)。

我國向印度總理尼赫魯交了底,說(shuō)明我國的戰略重點(diǎn)在東方,永遠無(wú)意與印度為敵。為什么他還要和我們打仗呢?對于這個(gè)問(wèn)題,毛澤東是思考了很久的。毛澤東聽(tīng)過(guò)周恩來(lái)和其他中央領(lǐng)導同志的意見(jiàn),也曾問(wèn)過(guò)楊成武的看法。在中央討論作戰部署之前,他還叫楊成武把總參作戰部同志叫去,聽(tīng)了他們的看法。

有的人說(shuō):“印度總理尼赫魯看我們遇到天災人禍,經(jīng)濟困難,妄圖乘機實(shí)現他的擴張野心?!?/span>

毛澤東靜靜地聽(tīng)著(zhù),沒(méi)有表態(tài)。

有的人說(shuō):“美國、蘇聯(lián)都在整我們,尼赫魯以為打我們,可以從兩方面得到軍事援助?!?/span>

毛澤東只是說(shuō):“尼赫魯知道,軍事上和我們較量,他不行?!?/span>

又有人說(shuō):“我邊防部隊一直避免和印軍發(fā)生流血沖突,他可能認為我們軟弱可欺,打我們可以得手?!?/span>

毛澤東搖搖頭,否定了這種說(shuō)法。

“他以為我們不會(huì )打他!”有人分析,“雖然印度上層矛盾重重,有反對和中國打仗的,斗爭很激烈,但尼赫魯押了個(gè)寶,認定中國不敢打他?!?/span>

毛澤東笑了,點(diǎn)點(diǎn)頭說(shuō):“恐怕是這么回事。不過(guò),他非打不可的話(huà),就先輸了理,戰爭的責任和后果也就都得由他來(lái)負了?!?/span>

楊成武說(shuō):毛主席對維護、發(fā)展中印兩國人民的傳統友好關(guān)系考慮是很深很遠的。1954年10月,尼赫魯來(lái)訪(fǎng)時(shí),毛澤東開(kāi)誠布公地對他說(shuō):“朋友之間有時(shí)也有分歧,有時(shí)也吵架,甚至吵到面紅耳赤,但這種吵架和我們同杜勒斯的吵架,性質(zhì)是不同的?!?/span>

就在印度當局軍事冒險態(tài)勢不可逆轉時(shí),毛澤東仍然語(yǔ)重心長(cháng)地對楊成武和參與中印邊界自衛反擊作戰部署的人員說(shuō):“我國自唐朝和印度開(kāi)始外交往來(lái),已長(cháng)達10多個(gè)世紀,兩國有沒(méi)有打過(guò)仗?先是貞觀(guān)三年(公元629年),玄奘到印度取經(jīng)。之后,公元641年,唐朝和印度的卡瑙季王朝建立睦鄰友好關(guān)系。公元647年,唐太宗派使團去卡瑙季覲見(jiàn)印度國王。這時(shí),原來(lái)的國王一年前死了,王位被一個(gè)叫阿羅那順的人篡奪了。他一面收下送來(lái)的大量珍貴禮品,一面陰謀殺害全部使團人員。使團的領(lǐng)隊立刻設法帶一名隨員逃到尼泊爾,招募起一支隊伍,打回卡瑙季,捉拿了阿羅那順,并將他押到唐都長(cháng)安。唐太宗對阿羅那順采取了寬大政策,讓他客居長(cháng)安。唐太宗死后的陵墓兩旁,立有160多個(gè)功臣貴戚的石像作為陪葬,其中還有阿羅那順的石像?!?/span>

毛澤東講得引人入勝,楊成武等人聽(tīng)得津津有味,幾乎完全從緊張的邊界沖突中飄然而出,好像回到了1300多年前。

“有的史書(shū)把這段歷史稱(chēng)作中印戰爭?!泵珴蓶|的一句話(huà),又把大家帶回到現實(shí)之中,他接著(zhù)說(shuō),“那也算場(chǎng)戰爭嗎?后來(lái)真正打過(guò)印度的,是成吉思汗‘來(lái)如天墜,去如電逝’的軍隊。他們西征時(shí),為追擊一個(gè)大國的王子,打到了印度,曾兵臨德里城下。要算這筆老賬,我們也只攤上一半,因為他們分成了內蒙古、外蒙古嘛。這事,魯迅說(shuō)得透徹,那個(gè)時(shí)代,中國和許多國家的‘境遇都一樣,就都是被蒙古人征服的’?!?/span>

楊成武感慨地說(shuō):“毛主席寥寥數語(yǔ),就把中國和印度歷史上的恩恩怨怨講清楚了?!?/span>


中國邊防戰士在追擊敵人

■入侵與自衛反擊■

楊成武指出:“印度政府一直支持西藏反動(dòng)分子分裂中國的活動(dòng),也不肯改變他們繼承的英帝國主義在西藏的特權,不肯放棄英帝國主義的侵略遺產(chǎn)。從1951年起,印度軍隊利用中國人民抗美援朝的契機,越過(guò)中印傳統的習慣邊界線(xiàn),擴大侵占范圍,建立侵略據點(diǎn),不斷蠶食中國領(lǐng)土。我國政府多次提出通過(guò)談判解決邊界問(wèn)題的建議,均被印度政府拒絕。

“從1959年3月平息西藏上層反動(dòng)分子武裝叛亂后,印軍不僅超越了所謂的‘麥克馬洪線(xiàn)’,而且超越了印度現行出版的地圖上標明的邊界線(xiàn),侵占了朗久、著(zhù)沙則、兼則馬尼(沙則)、塔馬墩等地。印軍還對‘麥克馬洪線(xiàn)’以北的我國邊防警戒部隊進(jìn)行挑釁,這不能不引起我國人民的極大憤慨?!?/span>

在西藏武裝叛亂當天,尼赫魯致函周恩來(lái),向中國提出大片領(lǐng)土要求。不僅要求將其非法侵占的約9萬(wàn)平方公里土地和中段約2000平方公里領(lǐng)土劃歸其所有,還要求將西段我國的阿克賽欽約3.3萬(wàn)平方公里領(lǐng)土也劃歸印度,合計12.5萬(wàn)平方公里,面積相當于一個(gè)福建省。

楊成武說(shuō):“中國政府本著(zhù)中印友好的精神,由駐印度大使潘自力向印度外交部提交了一份《書(shū)面談話(huà)》。然而,尼赫魯卻認為我國軟弱可欺,使邊界爭端和邊境形勢日趨緊張。7月,面對印軍的蠶食和進(jìn)攻,中印邊界西段的中國邊防部隊向總參提出:在加勒萬(wàn)河谷實(shí)施反擊,打掉印軍在中國邊防軍哨卡背后修建的幾個(gè)據點(diǎn),以保障邊防哨卡后方補給的暢通和安全?!?/span>

楊成武主持總參作戰會(huì )議研究后,將作戰方案上報周恩來(lái)和毛澤東。毛澤東當即指示:“停止實(shí)施這個(gè)方案?!币筮叿啦筷牐骸皩τ≤姷娜肭?,絕不退讓?zhuān)幈苊饬餮??!薄叭澜诲e,長(cháng)期武裝共處?!苯拥街甘竞?,楊成武在總參作戰會(huì )議上感慨地說(shuō):“毛主席的胸懷太寬厚了,我國政府對印度真是一忍再忍,一讓再讓了!”

1959年4月25日,印度軍隊侵入“麥克馬洪線(xiàn)”以北的朗久地區,28日對我國駐塔馬墩的邊防部隊開(kāi)火,我軍未予理睬。印軍隨后退往“麥克馬洪線(xiàn)”以南。

1962年10月、11月,印軍越過(guò)中印邊境東段、西段雙方實(shí)際控制線(xiàn),悍然向我國邊防部隊發(fā)動(dòng)大規模進(jìn)攻。西藏、新疆邊防部隊在忍無(wú)可忍的情況下,被迫進(jìn)行自衛反擊,驅除入侵的印軍,維護了我國領(lǐng)土和主權。

印度政府在軍事進(jìn)逼的同時(shí),掀起了反華高潮。帝國主義也借機煽風(fēng)點(diǎn)火,竭力挑撥中印關(guān)系,不斷對中國施加壓力,企圖迫使我國接受印度政府從英帝國主義那里承襲下來(lái)的非法邊界線(xiàn)。

為明辨是非和責任,周恩來(lái)代表中國政府于9月8日致函尼赫魯,系統地說(shuō)明中印邊界的真實(shí)情況,中國政府為維護中印友好和公平合理地解決中印邊界問(wèn)題所采取的一貫立場(chǎng)和主張。但是,印度政府和軍隊仍然一意孤行,繼續擴大邊界武裝沖突。

印度國防部還宣布成立新軍團第4軍,任命陸軍司令部參謀局局長(cháng)考爾中將為司令。印度國防部長(cháng)宣稱(chēng):“要同中國打到最后一個(gè)人,最后一支槍?!苯又?zhù),他又乘飛機到靠近中印邊界東段的提斯浦爾城,進(jìn)行軍事部署。隨后,印軍在東段大量增兵。幾天后,印軍第7旅向“麥克馬洪線(xiàn)”以北大舉進(jìn)攻,并不顧中國政府的多次抗議和警告,進(jìn)一步擴大事態(tài),公然下令在中印邊界東段、西段,以10個(gè)旅的兵力同時(shí)發(fā)動(dòng)大規模進(jìn)攻。

在難以克制和忍讓的嚴峻形勢下,我國邊防部隊紛紛上書(shū)總參和軍委,強烈要求進(jìn)行自衛反擊。楊成武把情況一次次報告周恩來(lái)、毛澤東。毛澤東說(shuō):“不忙,通知部隊后撤?!泵珴蓶|又說(shuō),“告訴他們再退,暫不還擊”,并叮囑楊成武,“要通知部隊,什么時(shí)候打響自衛反擊第一槍?zhuān)欢ㄒ溶娢拿睢?。還說(shuō),“這個(gè)事我要管”。

在楊成武向毛澤東匯報邊防部隊開(kāi)進(jìn)情況時(shí),毛澤東指示:“打第一槍要有最高統帥部的命令?!边€說(shuō):“打響第一槍之后,仗怎么打,那就主要由你們負責了?!彪S后,毛澤東在聽(tīng)取總參關(guān)于作戰部署的匯報時(shí)說(shuō):“有這個(gè)部署,我們就主動(dòng)了,什么事情都要事先有個(gè)要求?!辈⒃俅螐娬{:“打第一槍要有最高統帥部的命令,至于第一槍打響之后,仗怎么打,放多少槍?zhuān)蚨嗌倥?,我不管,反正打勝就是了?!?/span>

為了實(shí)現毛澤東“務(wù)求初戰必勝”的指示,楊成武指揮總參、總后及西藏、新疆軍區做了充分的戰前準備。為加強自衛反擊作戰的組織指揮,根據總參的指示,西藏軍區邊防部隊由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副司令員鄧少東、趙文進(jìn)和副政委呂義山等組成中印邊界東段指揮部;西藏軍區政委譚冠三、副司令員陳明義、副政委詹化雨和參謀長(cháng)王亢等主持拉薩基本指揮所;新疆邊防部隊成立了由南疆軍區司令員何家產(chǎn)主持的中印邊界西段指揮部。在入侵印軍越過(guò)朗久河進(jìn)占克節朗地區后,在中印邊界東段,我國邊防部隊又先后組成“東段東部指揮部”,由成都軍區第54軍軍長(cháng)丁盛、副軍長(cháng)韋統泰負責指揮。

當時(shí),中印邊界東段和西段,印軍兵力為1個(gè)軍部、1個(gè)師部、4個(gè)旅部、21個(gè)步兵營(yíng),共約2.2萬(wàn)人。根據毛澤東、周恩來(lái)及老帥的指示,總參擬定了中印邊境自衛反擊作戰方案。

10月20日,印度軍隊越過(guò)克節朗河向中國邊防部隊發(fā)起大規模武裝進(jìn)攻。三五分鐘后,消息傳到總參,楊成武立即報告周恩來(lái)和毛澤東。毛澤東一聲令下,楊成武簽發(fā)了《關(guān)于西段天文點(diǎn)、西犬溝戰役作戰方案》《關(guān)于殲滅入侵克節朗地區的印軍的作戰命令》,中國邊防部隊在東、西兩段同時(shí)展開(kāi)了中印邊界自衛反擊作戰。

東段的西藏邊防部隊針對印軍第7旅沿著(zhù)克節朗河右岸的進(jìn)攻,集中優(yōu)勢兵力,采取兩翼攻擊、迂回側后、分割包圍、各個(gè)擊破的戰法進(jìn)行反擊,拔除了其侵略據點(diǎn),全殲了印軍第7旅,俘獲旅長(cháng)達維爾準將。西段的新疆邊防部隊向侵入加勒萬(wàn)河谷和紅山頭地區的印軍進(jìn)行反擊,全殲了入侵的印軍,戰況都是由楊成武報告給周恩來(lái)、毛澤東的。

楊成武回憶說(shuō):在自衛反擊作戰初戰勝利的情況下,根據毛澤東的戰略意圖,中國政府向印度政府提出“停止沖突,重開(kāi)談判,和平解決邊境問(wèn)題”的三項和平建議。與此同時(shí),中央軍委指示,中國邊防部隊暫時(shí)停止自衛反擊作戰,甚至停止邊防部隊的正常巡邏。繼而,周恩來(lái)總理致函尼赫魯,希望他對“三項建議”作出積極反響。然而,尼赫魯置若罔聞,頑固堅持走軍事冒險之路。他一面尋找外國軍援,一面將一線(xiàn)作戰部隊增加到3萬(wàn)多人。隨后,印軍在東段西山口和瓦弄等地不斷實(shí)施炮擊;在西段熱瓊溝西側增建6個(gè)據點(diǎn),威脅中國邊防軍的縱深安全。11月14日和16日,印軍又一次向中國邊防部隊發(fā)起全線(xiàn)進(jìn)攻。

隨即,根據毛澤東和中央軍委的作戰命令,中印邊界前線(xiàn)指揮部下令開(kāi)始進(jìn)行第二階段自衛反擊作戰。11月18日晨,邊防部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殲滅了侵入西山口地區的印軍大部,接著(zhù)繼續向南反擊。當天上午,西段印軍又在斯潘古爾湖地區發(fā)起進(jìn)攻,中國邊防部隊當即進(jìn)行自衛反擊。

戰至11月21日,中國邊防部隊逼近中印傳統習慣邊界線(xiàn),拔除了印軍設在中國實(shí)際控制線(xiàn)一側的據點(diǎn),全殲其1個(gè)旅,重創(chuàng )其6個(gè)旅,繳獲大批武器裝備,俘虜一批印軍官兵,粉碎了印軍的再次侵犯。

■勝利者的善意■

楊成武說(shuō),正當戰役勝利發(fā)展時(shí),毛主席從戰略全局出發(fā),下達了新的命令:“剎車(chē)!”毛澤東對楊成武說(shuō):“告訴政治委員,要保證剎車(chē)!”楊成武立即發(fā)電報給前線(xiàn)指揮部,并打電話(huà)給譚冠三,要他確保部隊立即停止自衛反擊作戰。

之后,“毛主席又決定自衛反擊部隊主動(dòng)后撤,把繳獲的武器裝備擦拭干凈,交還給印度政府”。這是我軍乃至世界戰爭史上罕見(jiàn)的舉措。為了執行好毛澤東的命令,楊成武和總參作戰部對前線(xiàn)指揮員反復進(jìn)行了說(shuō)服工作。

當天,中國政府發(fā)表聲明,宣布中國邊防部隊將實(shí)行全線(xiàn)主動(dòng)?;?,主動(dòng)后撤。于是,我國邊防部隊在進(jìn)行了加勒萬(wàn)河、紅山口戰役,班公洛、熱欽溝戰役,克節朗戰役,西山口、邦迪拉戰役和瓦弄戰役后,于11月22日零時(shí)在中印邊境全線(xiàn)主動(dòng)?;?,12月1日開(kāi)始全線(xiàn)撤軍。

12月,我國邊防部隊將火炮192門(mén)、槍支3322支、炮彈2.61萬(wàn)發(fā)、子彈215.3萬(wàn)多發(fā)、運輸機1架、坦克2輛、汽車(chē)127輛、筑路機械12臺,以及其他大批軍用物資交還給印度,并釋放了達維爾準將以下戰俘3213名。

我國邊防部隊對印軍被俘人員,一律不殺、不罵、不侮辱、不沒(méi)收私人財物,生活上給予優(yōu)待,受傷者給予治療,還組織他們到中國一些著(zhù)名城市參觀(guān)。至1963年5月下旬,中國政府將印軍被俘人員全部釋放回國。中國政府的誠意和友好行動(dòng),博得了世界愛(ài)好和平國家和人民的贊譽(yù)。

楊成武說(shuō):“毛主席指示,要釋放俘虜、交還武器裝備。周總理對這兩項工作十分重視,抓得很細。他要求邊防部隊和外事部門(mén),要周密安排,密切配合,做好工作。還特別交代在移交被俘人員和裝備時(shí),可讓印方人員打著(zhù)綠旗來(lái)領(lǐng)?!?/span>

為什么不打白旗而打綠色旗呢?楊成武解釋說(shuō):“這是周總理從戰略全局和長(cháng)遠利益考慮的。通常打白旗意味著(zhù)投降,打綠旗意味著(zhù)和平。印度入侵中國,被我們打敗了,它輸了理。我們還是希望中印兩國人民友好相處,讓印軍打綠旗,體現了我們化干戈為玉帛的善美心意。在國際上開(kāi)創(chuàng )了戰勝?lài)婈犞鲃?dòng)?;?、主動(dòng)后撤、主動(dòng)交還繳獲的全部武器裝備的先例,打出了國威、軍威,是一次化干戈為玉帛的驚世創(chuàng )舉?!?/span>

毛澤東、周恩來(lái)的所有良苦用心,雖然未能感化尼赫魯,但他終于還是作出了明智的選擇,沒(méi)有再向中國發(fā)動(dòng)新的武裝進(jìn)攻,并宣布:接受中國政府提出的?;鹇暶?,贊成中印雙方武裝部隊脫離接觸。這樣,中印邊境地區在較長(cháng)時(shí)間內趨于平靜。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