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知情者說(shuō)

革命忠心貫日月,戰功卓著(zhù)載史篇 ——楊勇將軍風(fēng)采側記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22年第2期  作者:余振魁  點(diǎn)擊次數:

毛澤東說(shuō):“再送一個(gè)羊(楊)到朝鮮,美國佬就徹底認輸了?!?/strong>
     “三楊”(楊成武、楊得志、楊勇)是深得毛澤東器重的解放軍高級將領(lǐng),也是抗美援朝戰爭的重要高級指揮員。毛澤東曾風(fēng)趣地稱(chēng)他們是“三羊(楊)”。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fā)后,為支援朝鮮人民的正義戰爭,為保家衛國,中共中央、毛澤東派中國人民志愿軍于當年10月19日入朝參戰。
      根據戰爭形勢的發(fā)展,1951年2月,楊得志奉命率19兵團赴朝參戰。周恩來(lái)代表中共中央、毛澤東在北京接見(jiàn)19兵團司令員楊得志、政治委員李志民時(shí)說(shuō):“你們19兵團,還有楊勇、楊成武的兩個(gè)兵團,都是有著(zhù)光榮傳統、戰斗力很強的部隊。我曾經(jīng)說(shuō)過(guò),要把你們拿出去,叫作‘三羊(楊)開(kāi)泰’!”同年6月,楊成武率第20兵團跨過(guò)鴨綠江。1953年4月8日,多次請纓入朝的楊勇正式接到毛澤東簽署的任命,調他擔任中國人民志愿軍第20兵團司令員。毛澤東幽默、肯定地說(shuō):“再送一個(gè)羊(楊)到朝鮮,美國佬就徹底認輸了?!?/span>
      楊勇入朝后,戰局異常復雜,被敵方中斷的停戰談判雖已恢復,但南朝鮮李承晚傀儡集團卻陰謀玩弄拖延戰術(shù),叫嚷“反對任何妥協(xié)”,千方百計阻撓談判進(jìn)行,妄圖拖著(zhù)美軍繼續打下去。楊勇審時(shí)度勢,明察秋毫,向中共中央、志愿軍總部提出了嚴懲李承晚集團的建議,這一合理化建議迅速獲得批準。志愿軍總部即決定以楊勇兵團為主力發(fā)起金城全面反擊戰。7月13日晚9時(shí),楊勇下令對敵發(fā)動(dòng)全面反擊。由于楊勇部署縝密周到,指揮果斷有力,開(kāi)戰才5個(gè)小時(shí),由楊育才等13人組成的加強營(yíng)先頭班就插入南朝鮮首都師白虎團團部所在的二青洞,擊斃敵團長(cháng)陸根洙和美軍顧問(wèn),繳獲白虎團“虎頭團旗”。從而,大大振奮了志愿軍全體將士的必勝信心,給了敵人以致命打擊。至7月27日,第20兵團即已向縱深延伸15公里,收復土地178平方公里,斃傷俘敵7.8萬(wàn)余人。楊育才率先頭班奇襲白虎團的戰例后來(lái)被編成了現代京劇《奇襲白虎團》而飲譽(yù)國內外。楊勇當年才40歲,他不負中共中央、毛澤東厚望,出色地組織指揮了金城反擊戰,給了美李集團以致命的打擊,迫使其徹底認輸,同意接受停戰。金城反擊戰成為“三羊(楊)開(kāi)泰”中的壓軸戲而名揚中外戰爭史。1954年2月,楊勇升任志愿軍副司令員兼參謀長(cháng)。1955年4月,楊勇被任命為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員。
建議志愿軍在出國作戰8周年紀念日撤離朝鮮
       1958年10月29日,中南海懷仁堂,毛澤東親切會(huì )見(jiàn)剛剛回國的志愿軍代表團。當毛澤東一眼看到楊勇時(shí),忙迎上去,楊勇向毛澤東剛敬過(guò)軍禮,毛澤東便伸出雙手緊緊握住楊勇的雙手,關(guān)切地問(wèn):“都回來(lái)了嗎?”楊勇報告說(shuō):“我們全部回到了祖國的懷抱!”毛澤東緊握著(zhù)楊勇的手不住地搖動(dòng),連連說(shuō):“好!回來(lái)好哇,熱烈歡迎你們?!?/span>
       1958年春節期間,周恩來(lái)、陳毅率團訪(fǎng)朝并慰問(wèn)志愿軍,向楊勇談起了黨中央已基本決定1958年上半年從朝鮮撤軍的事宜。楊勇當即表示:“我們擁護中央的決定?!本o接著(zhù),楊勇又對周恩來(lái)說(shuō):“不過(guò),我有個(gè)建議?!敝芏鱽?lái)和陳毅專(zhuān)注地聽(tīng)著(zhù)楊勇的建議?!爸驹杠娮詈笠慌烦龀r的時(shí)間,能不能推遲幾個(gè)月,安排在10月25日,那時(shí)正好是志愿軍出國作戰8周年的紀念日。這樣一來(lái),志愿軍還可以再幫助朝鮮建設幾個(gè)月?!薄?周年,湊個(gè)整數,挺有意義的嘛!”陳毅很是贊同。周恩來(lái)也點(diǎn)頭說(shuō):“這個(gè)建議可以考慮,還有什么意見(jiàn)?”楊勇回答:“其他的一些建議,我都寫(xiě)在了給彭部長(cháng)的報告里了?!痹瓉?lái),就志愿軍撤離朝鮮的一系列問(wèn)題,楊勇早就向國防部部長(cháng)彭德懷提交了一份詳細報告。周恩來(lái)見(jiàn)楊勇提及這份報告,便起身從他的文件包里取出一份材料對楊勇說(shuō):“就是這個(gè)報告吧?”“是的,個(gè)人的一點(diǎn)建議,僅供中央參考?!敝芏鱽?lái)指著(zhù)這個(gè)報告對楊勇說(shuō):“軍委已初步研究了,基本贊同你的意見(jiàn)?!?/span>
中共中央采納了楊勇的建議,1958年10月25日,中國人民志愿軍全部撤出朝鮮,回到了祖國。
楊勇對妹妹說(shuō):“我們得帶個(gè)好頭哩!”
       楊勇生前十分關(guān)注家鄉的建設和家鄉的親友,曾多次熱情接待過(guò)家鄉黨政領(lǐng)導和親友聽(tīng)取匯報,并對家鄉的建設提出中肯的意見(jiàn)。他從不利用自己的權力和影響為家鄉、為親友謀取特殊利益,但在不違背黨性原則的前提下,凡公家的事而他又能幫上忙的則盡量幫助。
       1958年上半年,楊勇得知瀏陽(yáng)縣政府欲成立縣汽車(chē)運輸隊,但苦于資金匱乏又弄不到汽車(chē)指標的消息,便熱情地從抗美援朝的戰利品中調出10多輛性能好的載重汽車(chē)無(wú)償送給縣里。1973年6月,楊勇調往新疆任職,曾任新疆軍區司令員、軍區黨委第二書(shū)記等職。其間,他的親侄、時(shí)任文家市公社蒼前大隊企業(yè)辦公室主任的楊慶成去新疆找他,請他幫村辦化工廠(chǎng)、鞭炮廠(chǎng)批點(diǎn)當時(shí)極為緊缺的硝酸鉀和鉀肥指標。新疆是產(chǎn)地,既是公事,又不失原則,楊勇欣然答應,指示有關(guān)部門(mén)批給了50噸硝酸鉀指標和10噸鉀肥指標。
       楊勇在接見(jiàn)家鄉黨政負責人時(shí)多次強調:文家市是自古有名的花炮重鎮,這個(gè)產(chǎn)業(yè)不但要傳承好,更要創(chuàng )新發(fā)展,要把花炮做大做強,搞出點(diǎn)名堂來(lái),使其成為支柱產(chǎn)業(yè)!楊勇還指示要做出文家市油餅的特色品牌……
      對親屬,楊勇一再告誡:“行行出狀元,種田也一樣。我幫不了你們什么忙,也不會(huì )幫你們找關(guān)系,開(kāi)后門(mén)。要自力更生,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搞好自己的家庭,不要有困難就來(lái)找我!”在楊勇的嚴格要求下,家鄉的親屬始終沒(méi)有因家事、私事找過(guò)他幫忙。楊勇也沒(méi)有給哪個(gè)親屬特殊關(guān)照。楊勇的大哥楊世岫一直務(wù)農,1993年去世,其二子三女,只有慶棋靠讀書(shū)謀了份工作,秀珍也憑自己的踏實(shí)努力找到了放電影的事兒。楊勇的二哥楊世岐有汽車(chē)駕駛技術(shù),新中國成立后在縣汽車(chē)站工作,后來(lái)一直是縣汽車(chē)隊普通職工,1977年去世。其三子兩女,慶文靠讀書(shū)謀得了工作,慶忠當兵多年組織上給安排了工作,秀蘭后來(lái)接了老爸的班在汽車(chē)隊里當會(huì )計。楊勇的其他親侄(女)、侄孫(女)都安分守己踏踏實(shí)實(shí)地在鄉務(wù)農。楊勇“文革”復職后,剛高中畢業(yè)的侄女秀蓮曾去北京找他要份工作,楊勇爽直地說(shuō):“我送你一套毛主席著(zhù)作,要工作可沒(méi)有!”楊勇?lián)沃泄仓醒霑?shū)記處書(shū)記后,他的妹妹楊莉華上京看望他,訴說(shuō)家里的困難,反映文家市的建設急需資金投入,請求三哥多加關(guān)照。楊勇說(shuō):“這不行啊,耀邦是黨中央的總書(shū)記,我也是黨中央書(shū)記處書(shū)記,我倆都是文家市人,我倆得向全黨負責,為全國人民謀利益,不能只想到家鄉,不能給家鄉開(kāi)綠燈,我們得帶個(gè)好頭哩!”楊勇還特別囑咐妹妹:“文家市不是辦了很多花炮廠(chǎng)嗎?你從小會(huì )做爆竹,發(fā)動(dòng)全家都去做爆竹吧,靠做爆竹也是能發(fā)家致富的!”
      楊勇一再告誡家鄉各級、各行業(yè)領(lǐng)導及親友:“來(lái)我這里,千萬(wàn)別送什么禮物,別把風(fēng)氣搞壞了!”家鄉人去楊勇那里一直都是空手而去,空手而歸。
未能了卻的心愿
       楊勇將畢生奉獻給了革命事業(yè),以至從1930年4月離家當紅軍后,僅在1949年7月率5兵團挺進(jìn)大西南時(shí)才順路回文家市老家小住了幾天。然而他鄉情悠悠,心里頭始終埋著(zhù)再回鄉看看的心愿。1982年,身體已嚴重不適的他在夫人林彬的陪伴下抱病去廣東省視察工作,途經(jīng)長(cháng)沙,向湖南省委提出了想回文家市看看的想法。湖南省委、省政府、省軍區的領(lǐng)導極為重視,即為他的回鄉之行作出周密安排。但楊勇夫婦反復商量后,覺(jué)得這趟回鄉,勢必給省、長(cháng)沙市、瀏陽(yáng)、文家市鎮各級黨政軍部門(mén)、公安部門(mén)造成壓力,帶來(lái)很大的麻煩,也可能會(huì )產(chǎn)生一些不好的影響,最后他毅然放棄了回鄉的打算。
      楊勇曾經(jīng)向在他家短住的大哥講過(guò),他退休后要回文家市老家安度晚年,然而他卻年逾古稀也未能退休,并因過(guò)度勞累染上惡疾倒在了工作崗位上。
      楊勇十分孝敬母親,卻未能實(shí)現他要為老母送終服喪的心愿。楊勇參加紅軍后,家里慘遭國民黨反動(dòng)派摧殘,在文家市街上開(kāi)的飯店被封。在貧困和壓迫交加中父親年僅46歲就病故,母親劉廷珍曾7次被敵人抓去監禁,被打得死去活來(lái),被逼交出“土匪”兒子,一家四分五散,但劉氏堅強地挺了過(guò)來(lái)。新中國成立后,楊勇曾接母親跟他住。但劉氏習慣不了城市生活,堅持回鄉居住。1963年5月,79歲高齡的劉氏病逝,噩耗傳到北京,楊勇十分悲痛。他因身居要職,國內國際局勢又容不得他分心,容不得他耽誤時(shí)間。為了不給地方黨政部門(mén)和親戚朋友添加麻煩,為了防止鋪張浪費和搞封建迷信,造成不良影響,楊勇寄回200元治喪費用,并發(fā)回電文表示:“一切從簡(jiǎn),速送老母歸山?!睘g陽(yáng)縣的各級黨政領(lǐng)導及楊勇在鄉親屬遵照他的指示只辦了6桌酒席,一切從簡(jiǎn)地送別這位英雄母親。文家市人民深受感動(dòng),深受教育,以“國失賢母,家痛慈親”的大門(mén)喪聯(lián)高度贊揚了楊母這位平凡而又偉大的女性,贊揚了楊勇忠孝兩全的崇高品德和風(fēng)范。
      1982年10月,積勞成疾的楊勇病倒了。12月31日晚,中共中央總書(shū)記胡耀邦到醫院看望他。楊勇深情地望著(zhù)自己的堂姨表弟、患難與共的老戰友,眼含熱淚,用微弱的聲音說(shuō):“你的擔子很重,別再為我浪費時(shí)間了。你可要愛(ài)惜自己的身體呀!”
       1983年1月1日,生命垂危的楊勇把全家人召集到病榻前,對他們說(shuō):“我這一生沒(méi)有什么遺憾了,黨對我很好,我也無(wú)愧于黨……我死后,你們要靠自己去生活,要努力為黨工作,不要向組織提出任何要求……”
      1983年1月6日清晨,一代名將楊勇帶著(zhù)戰爭年代留在身上的5處重傷疤,帶著(zhù)他崇高、偉大、傳奇的人生故事與世長(cháng)辭。黃克誠在《懷念楊勇同志》的深情詩(shī)篇中,用“革命忠心貫日月,戰功卓著(zhù)載史篇”的詩(shī)句高度概括了楊勇將軍光輝的一生?!?/span>
(感謝楊勇將軍親屬為本文提供素材)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