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知情者說(shuō)

回憶周總理處理對越關(guān)系二三事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13年第7期  作者:李家忠  點(diǎn)擊次數:

 周恩來(lái)總理離開(kāi)我們已經(jīng)37年了,但他那無(wú)產(chǎn)階級革命家的崇高風(fēng)范和音容笑貌仍牢牢印刻在我的腦海里,銘記在我的心中。我在外交部和駐越使館工作期間,曾幾次見(jiàn)到過(guò)周總理,有幾件往事令我終身難忘。

 

■親自過(guò)問(wèn)禮賓安排■

       19666月,越南總理范文同內部訪(fǎng)華,李先念副總理到機場(chǎng)迎接,并陪同越南代表團到釣魚(yú)臺國賓館。當時(shí)我正從駐越使館回國休假,也參加了接待工作。

       當禮賓官引領(lǐng)范文同一行走向釣魚(yú)臺3號樓時(shí),曾多次訪(fǎng)華、對釣魚(yú)臺國賓館各棟樓房都比較熟悉的范文同可能感到這棟樓較小,便小聲問(wèn)身邊的越南駐華大使陳子平:“這是幾號樓?”陳子平說(shuō):“3號樓?!狈段耐?tīng)后沒(méi)有再說(shuō)什么。

       下午2點(diǎn),周總理來(lái)到3號樓,準備與范文同會(huì )談??偫韺Π才旁侥峡腿俗?/span>3號樓非常不滿(mǎn)。禮賓司副司長(cháng)向總理匯報說(shuō),釣魚(yú)臺所有的樓房都已住滿(mǎn)了人,就連3號樓,也還是當天上午請陳永貴同志搬出后騰出來(lái)的??偫韱?wèn):“為什么不住6號樓?”禮賓司副司長(cháng)說(shuō):“6號樓住的是巴基斯坦議長(cháng),因為考慮到巴基斯坦是友好鄰邦?!笨偫碚f(shuō):“越南不僅是友好鄰邦,而且處于抗美前線(xiàn),你們考慮了嗎?”總理問(wèn):“為什么不住8號樓?”禮賓司副司長(cháng)面有難色地說(shuō):“8號樓住的是江青同志?!笨偫碛謫?wèn):“有困難為什么不把矛盾上交?”禮賓司副司長(cháng)無(wú)言以對,只得低頭接受總理的批評。

      后來(lái)經(jīng)過(guò)總理親自做工作,江青搬出了8號樓。范文同一行于當天晚飯前非常滿(mǎn)意地住進(jìn)了8號樓。根據我的記憶,1964年國慶節期間范文同訪(fǎng)華時(shí),住的就是8號樓。禮賓司副司長(cháng)當面向范文同表示歉意,并說(shuō)他為此還受到了總理的批評。范文同聽(tīng)后十分感動(dòng),并對周總理親自安排他的住房表示感謝。

■給胡志明送烤鴨■

      1969年春,越南胡志明主席的健康每況愈下。周總理對此十分關(guān)心,派醫療組到河內給胡志明看病。6月初,胡志明的病情相對穩定,便對醫療組的同志說(shuō),大家來(lái)河內的時(shí)間不短了,這里天氣又熱,現在讓你們回國休息三個(gè)星期,然后再回來(lái)。6月底,醫療組返回河內,我作為翻譯,隨同大使館政務(wù)參贊陳亮到機場(chǎng)迎接。

      630日,越南主席府給大使館打來(lái)電話(huà)說(shuō),明天71日是中國共產(chǎn)黨的生日,胡主席定于中午12時(shí)在主席府請王幼平大使吃飯。第二天中午,我隨同王大使準時(shí)到達主席府。胡主席的秘書(shū)武期將我們引領(lǐng)到一間平房,也就是平時(shí)胡主席用餐的地方。當時(shí)胡主席尚未來(lái)到,武期秘書(shū)說(shuō),今天胡主席要請王大使吃北京烤鴨。我一面給王大使翻譯,一面心中嘀咕,心想:河內哪來(lái)的北京烤鴨?甚至懷疑自己聽(tīng)錯了。武期秘書(shū)可能看出了我們的疑惑,趁著(zhù)胡主席還沒(méi)到場(chǎng),便給王大使講述了他從醫療組那里聽(tīng)到的關(guān)于總理送烤鴨的故事。

      武期秘書(shū)說(shuō),醫療組回國前,胡主席親自設茶點(diǎn)為他們送行。醫療組的同志感謝胡主席對他們的關(guān)懷,并詢(xún)問(wèn)胡主席需要他們從北京帶回些什么。胡主席順口笑著(zhù)說(shuō),什么都不需要,只要一只北京烤鴨就行了。醫療組回到北京后,周總理親自聽(tīng)取匯報。當得知胡主席想吃北京烤鴨時(shí),周總理十分重視,當即指示說(shuō),一只烤鴨不夠,要送兩只,而且要把甜面醬、大蔥和薄餅一起配齊。這件事在北京辦起來(lái)很容易,但要在炎熱的夏天把烤鴨送到河內,并確保新鮮不變質(zhì),則難度很大。最重要的是必須解決好冷凍保鮮問(wèn)題。為此,總理把外貿部長(cháng)李強找來(lái),研究解決辦法,但李強部長(cháng)也缺乏保鮮知識。最后,找來(lái)幾名保鮮專(zhuān)家,決定將烤鴨和各種配料嚴密包好,放在一個(gè)白色搪瓷水桶里,四周撒上一種特制的化學(xué)冰粉,可將溫度控制在一定的范圍內??绝嗊\到河內后,胡主席決定把一只送給醫療組,另一只用來(lái)宴請王幼平大使。

     不一會(huì )兒,胡主席由服務(wù)人員攙扶著(zhù)來(lái)到用餐間。他身穿淺黃色布料長(cháng)褲和無(wú)領(lǐng)短衫,腳下穿著(zhù)布襪,沒(méi)有穿鞋,看上去身體相當虛弱,但精神矍鑠,談話(huà)興致很高。由于胡主席能講流利的中文,他和王大使基本上可以直接對話(huà)。胡主席還風(fēng)趣地問(wèn)大使館的蚊子多不多,并說(shuō)如果不夠,主席府可以支援一部分,說(shuō)得大家都笑了起來(lái)。胡主席由服務(wù)人員攙扶著(zhù)站起來(lái),為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48周年干杯。王大使也起立祝胡主席萬(wàn)壽無(wú)疆。這時(shí)胡主席說(shuō),人是不可能萬(wàn)壽無(wú)疆的。他還做出手勢說(shuō),人總有一天是要倒下去的。那天胡主席在餐桌上并沒(méi)有吃多少烤鴨,但送烤鴨的事確實(shí)體現了周總理對胡主席的深厚革命情誼。

      1999年胡主席的秘書(shū)武期業(yè)已78歲高齡,一次和我談起周總理給胡主席送烤鴨的事,他仍十分激動(dòng)。他告訴我說(shuō),至今他仍珍藏著(zhù)當年裝甜面醬的陶瓷小罐,并把它看作是有歷史意義的革命文物。


■前往河內吊唁■

      196992日,胡志明主席因病逝世,享年79歲。93日,中國駐越大使館接到國內指示,得知周總理將率中國共產(chǎn)黨代表團于4日上午乘專(zhuān)機抵達河內進(jìn)行吊唁,并于當天返回北京。代表團副團長(cháng)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葉劍英,團員有中央委員、廣西壯族自治區革委會(huì )主任韋國清和中國駐越南大使王幼平。指示中說(shuō),由于越南領(lǐng)導人正忙于喪事,為不給越方增添麻煩,周總理一行將在大使館休息,而不入住越方安排的賓館。王幼平立即向越方作了通報。越方答復同意接待周總理一行,但又說(shuō)由于胡主席的遺體正在作醫學(xué)處理,因此代表團無(wú)法向胡主席的遺體告別。盡管如此,周總理仍決定按原計劃到達河內。但越方堅持不肯讓周總理一行到大使館休息,最終他同意到越南國防部賓館下榻。

      越南領(lǐng)導人范文同、武元甲等見(jiàn)到周總理后,無(wú)不失聲痛哭。下午,雙方領(lǐng)導人舉行了會(huì )談。越方參加的有勞動(dòng)黨中央第一書(shū)記黎筍、政府總理范文同、副總理兼國防部長(cháng)武元甲、國會(huì )副主席黃文歡。周總理首先說(shuō),胡主席不幸逝世,中國黨、政府、軍隊和全體中國人民感到十分悲痛。胡主席一生奮斗,不僅為越南人民建立了不朽功勛,而且對國際無(wú)產(chǎn)階級事業(yè)也作出了很大貢獻。胡主席同中國革命、中國黨的關(guān)系尤為密切。他幾次到中國,參加中國革命,同中國人民共患難,并肩戰斗,同中國人民、中國黨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周總理高度評價(jià)胡主席的一生,他接著(zhù)說(shuō):胡主席的共產(chǎn)主義品質(zhì),對勞動(dòng)人民的關(guān)心,他的革命意志、同敵人斗爭到底的精神、艱苦樸素的工作作風(fēng),幾十年如一日,值得每一個(gè)共產(chǎn)黨員學(xué)習。胡主席逝世不僅是越南人民的損失,也是中國人民和全世界反帝人民的損失。周總理表示,我們沒(méi)能在胡主席去世前同他見(jiàn)一面,這次雖來(lái)得很倉促,但還是來(lái)晚了。

      在談到中國代表團的組成時(shí),周總理說(shuō):代表團的成員都是同胡主席和越南人民共同戰斗過(guò)的人。我是受毛主席的委托來(lái)的,我本人又是胡主席的老戰友。葉劍英同志在抗日戰爭期間同胡主席一起工作過(guò)。對韋國清同志,你們是很熟悉的。周總理所說(shuō)的“很熟悉”,是指在越南抗法戰爭期間,中央曾派韋國清和陳賡一起,作為軍事顧問(wèn)到越南工作過(guò)。

      越南勞動(dòng)黨中央第一書(shū)記黎筍對周總理專(zhuān)程前來(lái)吊唁表示十分感謝。他說(shuō):在當前這個(gè)困難時(shí)刻,請周恩來(lái)同志給我們提出一些意見(jiàn),幫助我們。因為過(guò)去遇到困難的時(shí)候,我們兩黨總是一起商量問(wèn)題。因此,當前我們很需要聽(tīng)取中國同志的意見(jiàn)。周總理沒(méi)有發(fā)表長(cháng)篇講話(huà),主要是希望越南黨和越南人民繼承胡主席的遺志,對付美帝的侵略,并強調這是當前的主要任務(wù)。周總理重申:七億中國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堅強后盾,遼闊的中國領(lǐng)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胡主席雖然離開(kāi)了我們,但中國將一如既往,堅決支持越南人民把抗美救國斗爭進(jìn)行到底。周總理還通報說(shuō),中方將派李先念副總理率黨政代表團參加胡主席的葬禮,并當面邀請范文同總理率團于當年9月底訪(fǎng)華,參加中國國慶20周年慶?;顒?dòng)。范文同當即表示接受邀請。

     越方盡管事先告知代表團將無(wú)法向胡主席遺體告別,但在最后時(shí)刻,還是采取了特殊措施,安排了周總理一行在4日下午回國前向胡主席遺體作了告別。


■向越南藝術(shù)團贈送步槍■

      19704月,應中國對外友好協(xié)會(huì )的邀請,越南一個(gè)由非專(zhuān)業(yè)演員組成的藝術(shù)團訪(fǎng)華。這個(gè)藝術(shù)團的演員,既是抗美斗爭中的青年突擊手,又是文藝活動(dòng)積極分子。他們演出的節目都是反映抗美斗爭中的英雄事跡的,很有戰斗氣息和教育意義。

      中方對藝術(shù)團的接待頗為隆重,安排他們在北京新僑飯店下榻,并由韓念龍副外長(cháng)出面宴請。在北京的活動(dòng)結束后,他們又到武漢、長(cháng)沙和桂林演出,為時(shí)近一個(gè)月。

      越南藝術(shù)團在北京首場(chǎng)演出的地點(diǎn)在王府井南口的青年藝術(shù)劇院,周總理在百忙之中抽空前往觀(guān)看,并在休息室接見(jiàn)了藝術(shù)團的領(lǐng)導和部分演員??偫眇堄信d趣地聽(tīng)取藝術(shù)團團長(cháng)介紹藝術(shù)團在越南的活動(dòng)情況,當聽(tīng)說(shuō)有人曾用步槍打下美國飛機時(shí),總理十分高興??偫韱?wèn):“藝術(shù)團成員使用的都是什么武器?”團長(cháng)說(shuō):“都是部隊使用過(guò)的步槍等簡(jiǎn)陋武器?!笨偫斫又?zhù)問(wèn):“能否平均每人有一支步槍?zhuān)俊眻F長(cháng)說(shuō):“不能,只能兩三個(gè)人一支步槍?!边@時(shí)總理說(shuō):“現在我送給大家每人一支嶄新的步槍?zhuān)瑢⒃谒囆g(shù)團訪(fǎng)問(wèn)結束時(shí)發(fā)給大家?!彼f(shuō)完便當場(chǎng)寫(xiě)了一張便條,交給了站在身旁的解放軍總參謀長(cháng)黃永勝。藝術(shù)團成員聽(tīng)到這一消息,無(wú)不感到歡欣鼓舞。當藝術(shù)團在廣西南寧結束最后一場(chǎng)演出后,廣西壯族自治區革委會(huì )主任韋國清代表周總理,把步槍交給了藝術(shù)團團長(cháng)。藝術(shù)團滿(mǎn)載周總理和中國人民的深情厚誼回到了越南。


■陪客人到延安參觀(guān)訪(fǎng)問(wèn)■

      19736月,越南領(lǐng)導人黎筍、范文同率黨政代表團訪(fǎng)華。中方對來(lái)自抗美前線(xiàn)的客人給予了十分隆重的接待。我有機會(huì )參加了這次接待工作。

      身患重病的周總理親自到機場(chǎng)迎接,陪同毛主席會(huì )見(jiàn),主持會(huì )談和舉行招待會(huì )。招待會(huì )結束后,我看見(jiàn)周總理把客人送到人民大會(huì )堂大門(mén)外,并走下臺階,一直送到汽車(chē)前。之后,他又陪同客人到延安參觀(guān)訪(fǎng)問(wèn)。

      專(zhuān)機抵達延安機場(chǎng)后,越南代表團成員和中方陪同人員的車(chē)隊緩緩進(jìn)入市區。盡管事先并未通報周總理要來(lái)延安的消息,但不知怎的,仍有十幾萬(wàn)延安群眾不約而同地擁上街頭,致使車(chē)隊無(wú)法前行。我看見(jiàn)陪同前去的公安部副部長(cháng)于桑不得不走下汽車(chē),站在人群里,像交警一樣指揮交通。半個(gè)多小時(shí)后,車(chē)隊才到達賓館。當時(shí)我坐在越南副總理黎清毅的汽車(chē)里,他對我說(shuō):“看得出來(lái),延安人民是在歡迎周總理?!?

      下午在向客人介紹延安情況前,周總理對中方人員說(shuō),中午趁大家休息時(shí),他悄悄地登上了寶塔山。為了不讓群眾發(fā)現,再造成交通堵塞,總理?yè)Q乘吉普車(chē)前往,并繞道從莊稼地穿過(guò)。不料吉普車(chē)陷進(jìn)了泥里,是地方的同志和警衛人員一起把車(chē)抬出來(lái)的。當時(shí)我們并不知道總理已身患重病,現在回想起來(lái),那次總理登上寶塔山,可能是向延安的父老鄉親作最后告別吧。

       隨后,總理陪同客人參觀(guān)毛主席等中央領(lǐng)導同志舊居和延安革命紀念館。在延安革命紀念館,當看到19491026日毛主席寫(xiě)給延安人民的復信時(shí),總理停下了腳步說(shuō),早在20多年前,毛主席就囑咐延安人民要“繼續團結一致,迅速恢復戰爭的創(chuàng )傷,發(fā)展經(jīng)濟建設和文化建設”,但這一條我們做得很不夠,很不夠。當晚,延安革委會(huì )宴請越南客人,總理和陜西省及延安市的領(lǐng)導出席。宴會(huì )上還準備了延安的土特產(chǎn),如煮玉米、煮土豆等,客人吃得很香甜。

     宴會(huì )進(jìn)行到將近一半的時(shí)候,總理站起來(lái)面對大家說(shuō),解放都這么多年了,延安的經(jīng)濟還沒(méi)有發(fā)展起來(lái),人民生活還這么艱難。我作為國務(wù)院總理,對此負有直接責任,今天要當眾作自我批評。說(shuō)到這里,在場(chǎng)的陜西省委書(shū)記李瑞山馬上站起來(lái)說(shuō),黨中央、國務(wù)院和周總理對延安的工作和經(jīng)濟發(fā)展始終十分關(guān)心,是我們自己的工作沒(méi)有做好。他表示一定記住總理的指示,盡快把延安的經(jīng)濟搞上去。

      20多年后我擔任駐老撾大使期間,于1995年回國述職時(shí),外交部組織部分正在北京的駐外大使、參贊到延安學(xué)習、考察。舊地重游,看到延安的面貌發(fā)生了巨大變化,想起總理抱病回延安的情景和講話(huà),我思緒萬(wàn)千,心情無(wú)比激動(dòng)??偫戆旬吷木托难极I給了黨和人民,深受人民的衷心愛(ài)戴。正像一首詩(shī)中所寫(xiě)的那樣:“人民的總理人民愛(ài),人民的總理愛(ài)人民,總理和人民在一起,人民和總理心連心?!?/span>


■向總理遺體告別■

     197618日,周總理與世長(cháng)辭。消息傳來(lái),舉國悲痛?!八娜藥汀痹谛覟臉?lè )禍的同時(shí),拼命壓低悼念總理的規格。在他們的授意下,總理的遺體被停放在北京醫院一個(gè)很小的普通太平間里。當時(shí)外交部規定,處長(cháng)以上干部和高級翻譯可以前去向總理遺體告別,每個(gè)處還可以推舉一名群眾代表。我既不是處長(cháng),也不是高級翻譯,便主動(dòng)推薦了自己,但亞洲司的領(lǐng)導不同意,說(shuō)要派一名具有法家思想的年輕人前去。下班后,我去部里政治部再次說(shuō)明我的愿望,一邊說(shuō)一邊流淚。政治部負責人康曉對我說(shuō):大家已經(jīng)在院子里排隊準備出發(fā),天也快黑了,你就悄悄站在隊伍里和大家一起去吧。

      走進(jìn)北京醫院,只見(jiàn)一隊隊解放軍軍官冒著(zhù)寒風(fēng),一邊手托軍帽緩步行進(jìn),一邊失聲痛哭。周總理的遺體安臥在鮮花叢中,外交部的人員默默地向總理作最后的告別。

     在輿論的強大壓力下,“四人幫”被迫同意在勞動(dòng)人民文化宮為總理設置靈堂。由于朝鮮和越南駐華大使要前來(lái)轉送兩國領(lǐng)導人從國內運來(lái)的花圈,亞洲司便派懂朝鮮語(yǔ)的譚靜和我到勞動(dòng)人民文化宮值班。我們在現場(chǎng)看見(jiàn)解放軍軍樂(lè )隊的隊員一邊吹奏哀樂(lè ),一邊流著(zhù)熱淚,情景極為感人。

      1976年清明節,天安門(mén)廣場(chǎng)爆發(fā)了群眾自發(fā)悼念周總理的活動(dòng)。當時(shí)北京市已向各單位打招呼,讓人們不要去天安門(mén)廣場(chǎng),但我還是去了。

      那天,只見(jiàn)人民英雄紀念碑四周已經(jīng)成了花圈的海洋。廣場(chǎng)里停放著(zhù)許多自行車(chē),雖沒(méi)有上鎖,但秩序井然。我看見(jiàn)有幾個(gè)解放軍戰士推著(zhù)一輛平板三輪車(chē),上面放著(zhù)一個(gè)大花圈,落款處寫(xiě)著(zhù)“第二炮兵某部”。我上前詢(xún)問(wèn):“解放軍怎么也敢來(lái)天安門(mén)?”其中一名戰士說(shuō):“悼念周總理,有什么不敢?”不久,上級正式下達了不準去天安門(mén)的命令,接著(zhù)便要求大家將抄寫(xiě)的悼念周總理的詩(shī)詞上交。我悄悄地用糨糊把抄寫(xiě)的詩(shī)詞貼在床板下面,躲過(guò)了檢查。

      30多年來(lái),我國國家面貌發(fā)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我作為外交戰線(xiàn)上的一名老兵,此時(shí)此刻更加懷念周總理?!?/span>

    (圖片說(shuō)明:1960年5月,周恩來(lái)訪(fǎng)問(wèn)越南 )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