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知情者說(shuō)

記張春橋陰險狡詐表現的若干事例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13年第1期  作者:劉 巖  點(diǎn)擊次數:

      “四人幫”骨干張春橋的名字,我是在1958年9月看到《人民日報》發(fā)表其《破除資產(chǎn)階級的法權思想》一文時(shí)知道的,從此對他的“左”傾思想留下了印象?!拔幕蟾锩敝?,張春橋到中央文革后的表現,不僅政治上“左”得出奇,品行上更是陰險狡詐、飛揚跋扈。他擔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后,我與他的辦公室雖然在同一座大樓里,但他很少到總政上班,沒(méi)有接觸機會(huì )。我對他陰險狡詐的品質(zhì),在其就任總政治部主任以前就深有感受。


張春橋充任“欽差大臣”,與姚文元在濟南搞兩面手法

     196723日,青島市副市長(cháng)王效禹在中央文革康生等人的授意和支持下,竄到濟南奪了中共山東省委的權,成立了山東省革命委員會(huì )。旋即,中央文革向濟南軍區發(fā)出了所謂“四個(gè)支持”的指示,即“支持王效禹、支持以王效禹為首的省革委、支持‘三結合’、支持三大左派組織”。

     濟南軍區黨委在當時(shí)的歷史條件下,盡管對“文革”很不理解,但出于對中共中央和毛澤東的堅定信念,基于服從命令聽(tīng)指揮的組織紀律觀(guān)念,對王效禹給予了應有的尊重和支持。軍區黨委確定,司令員楊得志分工參加省革委“三結合”,政委袁升平分工抓部隊的“三支兩軍”工作。機關(guān)抽調了大批干部組成“支左指揮部”,全區抽調十幾萬(wàn)名指戰員投入“三支兩軍”,這對穩定山東當時(shí)十分混亂的局勢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拔母铩背跗凇翱窟呎尽钡牡胤筋I(lǐng)導干部,大多被解放出來(lái)參加了“三結合”工作,分裂的群眾組織聯(lián)合了起來(lái),生產(chǎn)和社會(huì )秩序得到逐步恢復。

      但是,這種局勢沒(méi)有維持多久,就被王效禹一伙破壞了。王效禹把群眾組織劃分為“革”與“?!眱膳?,親一派,壓一派;把解放干部出來(lái)工作,說(shuō)成是“走資派復辟”;把“三結合”的革委會(huì ),說(shuō)成是“大雜燴”,要“踢開(kāi)”“砸爛”;把抓恢復和發(fā)展生產(chǎn)的工作,說(shuō)成是“以生產(chǎn)壓革命”;等等。濟南軍區黨委與王效禹的分歧日益嚴重。

      正在這時(shí),江青等人在北京進(jìn)行反所謂“二月逆流”和“帶槍的劉鄧路線(xiàn)”。王效禹一伙據此立即在全省發(fā)動(dòng)了所謂反“逆流”運動(dòng),把矛頭首先指向了“支左”的解放軍?!熬境霰J貏萘Φ暮诤笈_”“拔掉反革命逆流的總根子”“打倒帶槍的劉鄧路線(xiàn)”“打倒楊得志”“打倒楊國夫(參加省革委‘三結合’的軍區副司令員)”等大幅標語(yǔ)和大字報,貼滿(mǎn)濟南和全省各地的大街小巷。因此,濟南軍區黨委向中共中央、毛澤東發(fā)電報,對王效禹的做法提出了批評意見(jiàn)。

     430日,張春橋、姚文元聲稱(chēng)奉毛澤東和中共中央指示,秘密到達濟南。他們宣稱(chēng)“要做各方面的工作”,“正確解決山東問(wèn)題”。為了表示“不偏不倚”,他們下飛機后不住軍區招待所,也不住省革委會(huì )賓館,而是就地住在飛機場(chǎng)。

     我當時(shí)在濟南軍區政治部工作,和軍區機關(guān)的廣大干部心情一樣,對張、姚“一碗水端平”的表態(tài)信以為真,以為他們會(huì )秉公執法,實(shí)事求是地處理好軍隊與王效禹、社會(huì )上兩派群眾組織之間的矛盾。

     張、姚住下不久,假惺惺地召集軍隊和地方的代表開(kāi)座談會(huì ),聽(tīng)取雙方意見(jiàn),并坐車(chē)去街上看大字報、大標語(yǔ)。張春橋在街上看到擁護解放軍的標語(yǔ)后,原形畢露,情不自禁地說(shuō):“憑我的經(jīng)驗,一看就知道是‘老?!N的!”陪同視察的袁升平政委回敬了他一句:“左派就不應該擁護解放軍嗎?”張春橋聽(tīng)了滿(mǎn)臉不高興,并懷恨在心,這成為他以后整袁升平的誘因。

     在安排他們的活動(dòng)日程時(shí),張、姚自己提出分工:張春橋重點(diǎn)做“支左”解放軍的工作,姚文元重點(diǎn)做兩派群眾的工作。軍區黨委尊重他們的意見(jiàn),很快安排駐濟南機關(guān)、部隊的排以上干部集會(huì ),請張春橋講話(huà),希望他能從軍隊與王效禹、兩派群眾組織之間團結的愿望出發(fā),發(fā)表雙方都能接受的有利于問(wèn)題解決的高見(jiàn)。

      但是,張春橋向“八一”大禮堂里的1000多名軍隊干部講的完全是王效禹欣賞的那一套陳詞濫調。他大講解放軍要如何提高“路線(xiàn)斗爭覺(jué)悟”,介紹上海如何親造反派、愛(ài)造反派、保護造反派、支持造反派,如何分化保守派、瓦解保守派、打垮保守派、消滅保守派的經(jīng)驗。他要求“支左”的指戰員要“掉屁股,轉彎子”,要“同造反派團結在一起、戰斗在一起、勝利在一起”。他的講話(huà),在軍隊極少數人員中起到了煽動(dòng)作用,導致軍隊內部出現分裂現象,局勢更為復雜。

      張春橋的這次講話(huà)助長(cháng)了王效禹的反動(dòng)氣焰。兩天后,他就制造了震驚全省的鎮壓一派群眾的“五七”事件。

      張春橋、姚文元在做兩派群眾工作的幌子下,決定在57日召開(kāi)群眾大會(huì )發(fā)表講話(huà)。但是,王效禹一伙按照張春橋介紹的上海對付“保守派”的經(jīng)驗,聽(tīng)報告的入場(chǎng)票只發(fā)給造反派,不發(fā)給保守派,這就引起了相當多群眾的不滿(mǎn)。從56日開(kāi)始,陸續有人到省革委會(huì )去要聽(tīng)報告的入場(chǎng)票。王效禹設置圈套,誘使領(lǐng)不到票的一派群眾,于當晚大量擁入省革委會(huì )大院。王效禹同時(shí)派人混入院內,胡寫(xiě)亂畫(huà),打砸器物,偽造現場(chǎng),栽贓陷害要票的群眾。57日凌晨4時(shí),王效禹派出宣傳車(chē),宣布進(jìn)入省革委會(huì )大院要票群眾的行動(dòng),是“沖擊省革委的反革命事件”。同時(shí)調集數萬(wàn)造反派,包圍并沖入大院強行驅趕要票的群眾,有近萬(wàn)人遭毆打。他們勒令每個(gè)人口銜稻草,高舉雙手做投降狀,進(jìn)行人身侮辱,并把300多人非法逮捕關(guān)押。

       王效禹還企圖把要票的一派群眾組織,打成“反革命組織”,公開(kāi)予以取締。他擬出文稿,要求以濟南軍區與省革委會(huì )的名義,聯(lián)合發(fā)文宣布。軍區黨委認為這不符合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關(guān)于對待和處理大型群眾組織的規定,拒絕簽署。同時(shí),楊得志與袁升平迅速找到張春橋、姚文元,請他們對此事表明態(tài)度。張春橋既不點(diǎn)頭,又不搖頭,板著(zhù)面孔?;^說(shuō):“再考慮考慮?!逼鋵?shí),就在王效禹用棍棒驅趕進(jìn)入省革委會(huì )大院要票的群眾后,張春橋便緊握王效禹的手表示祝賀,姚文元跟著(zhù)幫腔:“祝賀你們!祝賀你們打了一個(gè)大勝仗!我們永遠和你們戰斗在一起、勝利在一起!”


張春橋因四川會(huì )議放電影之事責令我和中辦秘書(shū)寫(xiě)檢討

      19723月,中央決定四川省革命委員會(huì )和成都軍區的領(lǐng)導人員來(lái)京,在政治局直接領(lǐng)導下召開(kāi)四川會(huì )議,解決四川在“揭發(fā)批判林陳反黨集團的斗爭”中的問(wèn)題。會(huì )址確定在京西賓館,會(huì )務(wù)工作由中央辦公廳秘書(shū)處和總政治部各派出一人承擔。中央辦公廳派出的是一位河南林縣籍姓許的年輕人(我稱(chēng)他小許),總政治部確定派我參加。

       總政治部主任李德生午夜2點(diǎn),在總政大樓的辦公室里,當面向我交代了任務(wù)。他說(shuō),上班后你就去京西賓館報到,工作任務(wù)主要是作記錄、寫(xiě)簡(jiǎn)報。實(shí)際上,我和小許兩人除了作大會(huì )小會(huì )的會(huì )議記錄,每天寫(xiě)一期會(huì )議簡(jiǎn)報外,還要安排與會(huì )人員的食宿和文化娛樂(lè )活動(dòng),布置每次開(kāi)會(huì )的會(huì )場(chǎng),向有關(guān)方面轉達與會(huì )同志提出的其他問(wèn)題。將近一個(gè)月的會(huì )議,每天連續進(jìn)行,不過(guò)星期日。我倆白天參加會(huì )議,晚上寫(xiě)簡(jiǎn)報,8小時(shí)的睡眠時(shí)間有時(shí)都難以保證。

      會(huì )議由四川省革命委員會(huì )負責人李大章和會(huì )議期間由廣州軍區調任成都軍區的政委劉興元擔任召集人。四川來(lái)京全體人員,在開(kāi)會(huì )前和會(huì )議結束時(shí),兩次到人民大會(huì )堂由周恩來(lái)率政治局全體成員集體接見(jiàn);中間每天的會(huì )議,一般都有政治局部分成員輪流參加,少則二三人,多時(shí)四五人,到會(huì )次數較多的是李先念、李德生、紀登奎等;其間,周恩來(lái)臨時(shí)安排了一次范圍較大的接見(jiàn)活動(dòng)——除參加四川會(huì )議的全體人員外,還有廣東、廣西、湖南三省區和廣州軍區的領(lǐng)導人。

      315日晚飯后,小許接到中央辦公廳的電話(huà)通知,說(shuō)周恩來(lái)晚上10點(diǎn)以后要到京西賓館接見(jiàn)四川省和中南三省來(lái)京的同志,請會(huì )務(wù)組安排會(huì )場(chǎng)。我讓小許請示作不作會(huì )議記錄,因為那時(shí)中共中央召集的會(huì )議,均使用由中央辦公廳統一印制的記錄本,每本50頁(yè),每一頁(yè)都編有序號,封面上印有該記錄本的使用會(huì )別、起止時(shí)間、編號、記錄人的姓名等,特別正規。如果要作記錄的話(huà),我們去會(huì )議室時(shí)就必須把記錄本帶上。經(jīng)中辦請示周恩來(lái),不用作記錄。

      晚上10點(diǎn),我們請參加接見(jiàn)的領(lǐng)導同志,到京西賓館會(huì )議樓的第二會(huì )議室集合。中共中央領(lǐng)導人葉劍英、紀登奎、李德生、華國鋒等也陸續到達。等到午夜過(guò)后,周恩來(lái)才忙完別的事情趕到京西賓館。此時(shí)他還沒(méi)顧上吃晚飯,進(jìn)入會(huì )議室同大家一一握手后,讓會(huì )議樓的服務(wù)員轉告廚師給他準備晚飯。飯送來(lái)后,周恩來(lái)坐在茶幾前邊吃邊說(shuō),寒暄一陣后,向大家宣布了一些人事安排。接著(zhù),周恩來(lái)比較詳細地談了“九一三”事件發(fā)生的過(guò)程。中間有人插話(huà)問(wèn):“為什么不把飛機打下來(lái),叫他跑出去了?”周恩來(lái)說(shuō):“林彪是副統帥,我們手里沒(méi)有現在的這些材料,打下來(lái)怎么交代?”他用手指朝著(zhù)會(huì )場(chǎng)四周的人來(lái)回點(diǎn)著(zhù)問(wèn):“你們哪一個(gè)人當時(shí)敢下這個(gè)決心?”之后,周恩來(lái)接著(zhù)回顧了中共歷史上的歷次路線(xiàn)斗爭。越談興致越濃,從凌晨1點(diǎn)一口氣談到4點(diǎn)半,談了3個(gè)半小時(shí)。

      我從周恩來(lái)開(kāi)始寒暄的語(yǔ)氣看,感覺(jué)他可能要談一些重要問(wèn)題,所以順手從會(huì )議桌里取出一些32開(kāi)大小的便箋紙,私下里記錄了他這次談話(huà)的要點(diǎn),至今保存完好。

       那么,張春橋在四川會(huì )議上,為什么會(huì )為放電影的事情責令我和小許寫(xiě)檢討呢?

      324日,四川會(huì )議的議程進(jìn)行完畢,會(huì )上通過(guò)《關(guān)于繼續深入開(kāi)展反對林陳反黨集團斗爭問(wèn)題的請示報告》后,有幾位同志向我和小許提出看電影的要求。我們請他們提個(gè)影片名稱(chēng),大家提了《喬老爺上轎》等七八部。小許問(wèn)我選哪一部,我說(shuō)按官職大小選,誰(shuí)官大按誰(shuí)的意見(jiàn)定。于是就按劉興元的意見(jiàn),確定放映《王熙鳳大鬧寧國府》。這部影片我和小許都沒(méi)有看過(guò),連聽(tīng)都沒(méi)有聽(tīng)說(shuō)過(guò),但可以肯定是一部“封存片”,得寫(xiě)報告經(jīng)一位政治局委員批準,才能到國家電影局取片子。

      我和小許都覺(jué)得李先念“好說(shuō)話(huà)”。于是,我倆給李先念寫(xiě)了借用影片的報告,他立即批示“同意”。當天下午,從東郊地下倉庫里將影片借回。

      吃過(guò)晚飯天黑后,在京西賓館第一會(huì )議室剛開(kāi)始放映電影,中央辦公廳來(lái)電話(huà)通知說(shuō),周恩來(lái)和政治局同志要在人民大會(huì )堂接見(jiàn)參加四川會(huì )議人員。四川的同志雖全部撤走了,但電影不能停映,因為場(chǎng)內還有五名觀(guān)眾,其中一人是浙江省革委會(huì )負責人、當地部隊軍事首長(cháng)熊某。

      熊某與另一位浙江省革委會(huì )負責人、當地部隊政治首長(cháng)南某,幾天前來(lái)到北京,準備參加政治局召開(kāi)的浙江會(huì )議,也住在京西賓館。中央辦公廳委托四川會(huì )議會(huì )務(wù)組代為照料他們。我和小許覺(jué)得南、熊晚上沒(méi)有事干,可以看看電影。小許通知他倆后,南是浙江省的第一把手,在浙江問(wèn)題沒(méi)有解決的情況下,沒(méi)有心思看電影,只有熊前往觀(guān)看。

      第二天一早,中央辦公廳通知小許,張春橋和姚文元上午9點(diǎn)要到京西賓館接見(jiàn)南、熊,讓做好準備。8點(diǎn)30分以前,我倆到會(huì )議樓布置好會(huì )場(chǎng),然后下樓在禮堂后院等待他倆的到來(lái)。不一會(huì )兒,張、姚共乘一輛紅旗牌轎車(chē)來(lái)了。我倆將他們引入會(huì )議室后,張春橋看到我們帶著(zhù)會(huì )議記錄本,便說(shuō):“不作記錄,你們回去吧?!?/span>

      我們回到主樓11層住處后,以為上午可以輕松一下了。小許守電話(huà),我下到一樓小賣(mài)部購物。東西還沒(méi)有買(mǎi)上,小許便拿著(zhù)記錄本急匆匆地往會(huì )議樓趕,一面緊走一面朝我喊:“老劉,叫呢!”我說(shuō):“你先去,我趕緊回去拿記錄本,戴帽子,隨后就到?!蔽疑蠘侨×藮|西,趕到會(huì )議樓,按下電梯按鈕等待上樓時(shí),電梯從樓上下來(lái),門(mén)一打開(kāi),小許從里面出來(lái)了,讓我回去。我從他的臉色看,估計是出什么事了。到11樓后,小許才說(shuō):“他們追問(wèn)昨晚的電影是誰(shuí)讓放的,質(zhì)問(wèn)放這種‘封、資、修’的電影,與‘兩條路線(xiàn)斗爭’有什么關(guān)系,對解決四川問(wèn)題有什么幫助,你們知不知道這是部香港出的電影,是禁止看的!這個(gè)問(wèn)題很?chē)乐?,你們要?xiě)出深刻檢討!”

      小許出了會(huì )議室,從在走廊里休息的秘書(shū)和警衛人員口中,才知道是熊某告訴張、姚二人的。原來(lái),我和小許從會(huì )議室里退出后,張春橋在談?wù)轮?,?wèn)南、熊這幾天都干什么事了。熊說(shuō):“昨晚看了場(chǎng)《王熙鳳大鬧寧國府》的電影,亂七八糟的,什么玩意兒嘛!”

      最后,由我倆簽字送上去一份檢討書(shū),大意是:由于我們學(xué)習不夠,路線(xiàn)斗爭覺(jué)悟不高,又缺乏文藝方面的常識,不知道電影《王熙鳳大鬧寧國府》是哪里拍的,演的是什么內容,更沒(méi)有與路線(xiàn)斗爭和解決四川問(wèn)題聯(lián)系起來(lái)考慮,只是覺(jué)得四川來(lái)京同志緊張地開(kāi)了近一個(gè)月的會(huì ),很辛苦,精神上應放松一下。我們聽(tīng)說(shuō)有這樣一部逗樂(lè )的影片,就自作主張盲目地借來(lái)放了。四川的同志基本上沒(méi)有看成,剛看了個(gè)頭就去人民大會(huì )堂了。我們誠懇地接受首長(cháng)的批評,認真吸取教訓,保證今后不再犯這樣的錯誤。

      午飯前,張、姚還沒(méi)有離開(kāi)京西賓館,小許把檢討書(shū)送給他們的秘書(shū)。后來(lái)小許告訴我,他聽(tīng)釣魚(yú)臺的某秘書(shū)講,我們的檢討書(shū),張、姚看過(guò)后,轉送給了江青。


張春橋在江西會(huì )議期間逢迎江青,反復折騰換會(huì )場(chǎng)

      19723月下旬,四川會(huì )議結束后,政治局接著(zhù)召開(kāi)了江西會(huì )議和浙江會(huì )議。我和小許負責江西會(huì )議的會(huì )務(wù)工作。

      江西會(huì )議主要是解決江西省委書(shū)記、省革委會(huì )主任、福州軍區副政委兼江西省軍區第一政委程世清所犯的嚴重方向路線(xiàn)錯誤,“揭開(kāi)江西兩條路線(xiàn)斗爭的蓋子”。會(huì )議開(kāi)始指定的牽頭人是程世清,但他除了在我們每天寫(xiě)的會(huì )議簡(jiǎn)報上簽字外,其他行政方面的工作都由省委副書(shū)記白棟材具體負責;文字方面的工作由原省委書(shū)記處候補書(shū)記兼省委秘書(shū)長(cháng)黃知真負責。會(huì )議進(jìn)行到后期,中央調福州軍區司令員韓先楚來(lái)京接替程世清擔任會(huì )議主持人。

      會(huì )議開(kāi)始前,周恩來(lái)在政治局集體接見(jiàn)參會(huì )人員時(shí)指示,會(huì )議首先要安排一項議程,就是與會(huì )全體人員集體參觀(guān)毛家灣林彪住所。周恩來(lái)說(shuō):“程世清同志,明天你到毛家灣看看,林彪的住所是否像你《在林彪副主席家做客》文章宣傳的那樣,為了堅持艱苦樸素,用煤球爐子取暖……看看你們江西給林彪制造的水陸兩用汽車(chē)?!?

      第二天上午,我和小許事先進(jìn)行了到參觀(guān)現場(chǎng)后的分工,我負責參觀(guān)隊伍的收尾工作,防止有人掉隊;小許專(zhuān)門(mén)跟隨程世清,觀(guān)察他在參觀(guān)中的情緒變化。整個(gè)參觀(guān)過(guò)程中,程世清的情緒十分低落,特別是看到院子里停放的水陸兩用吉普車(chē)時(shí),表情很不自然,隨后就徑直走到停車(chē)處,一屁股坐進(jìn)車(chē)內,靠在車(chē)座的后背上,仰頭閉眼,連續罵了幾聲。程世清的這些表現,我們不能寫(xiě)在簡(jiǎn)報里,因為簡(jiǎn)報需要由他簽發(fā),所以就用我和小許的名義,寫(xiě)了一份《情況反映》的手抄件,呈送上去。

      后來(lái),又陸續有些事情需要用這種方式向上匯報,當我們第三次寫(xiě)時(shí),覺(jué)得應該編個(gè)號,以免忘記送的次數,于是就編了個(gè)“第三號”。中央辦公廳的領(lǐng)導同志大概覺(jué)得我們這次反映的情況比較重要,就送給了毛澤東參閱。毛澤東看到這是“第三號”了,提出要看第一、第二號。因毛澤東索要前兩次《情況反映》,中央辦公廳通知了小許,說(shuō)今后的《情況反映》,每次都要呈報毛主席,并發(fā)政治局成員,要改成鉛印。

       我和小許開(kāi)始手寫(xiě)的《情況反映》,每次也就兩頁(yè)紙,內容單一,竟然引起毛澤東的關(guān)注,從這一點(diǎn)也可以看出,他對江西會(huì )議是很重視的。

       然而,江青卻是另外一種態(tài)度。江青參加江西會(huì )議次數不是很多,但在解決江西路線(xiàn)問(wèn)題這樣嚴肅的會(huì )議上,表現得很不嚴肅。張春橋則極盡逢迎巴結之能事。

       有一天上午的會(huì )議,政治局成員中江青和張春橋出席。按慣例,我們仍將會(huì )場(chǎng)準備在第二會(huì )議室。江青和張春橋進(jìn)入會(huì )議室,還沒(méi)有說(shuō)開(kāi)會(huì )的事,江青就提出:“這么大的會(huì )場(chǎng),空蕩蕩的,換個(gè)小點(diǎn)的地方嘛?!?

        張春橋馬上點(diǎn)頭哈腰地從第二會(huì )議室出去,親自找會(huì )議樓的工作人員帶領(lǐng)他選擇另外的會(huì )場(chǎng)。不一會(huì )兒,張春橋回來(lái)招呼大家換會(huì )場(chǎng)。他選定的是第二會(huì )議室往南,窗戶(hù)同樣朝東,沒(méi)有沙發(fā),只有會(huì )議桌和椅子的一間小會(huì )議室。

      大家搬過(guò)去就位后,開(kāi)始發(fā)言。江青說(shuō)房子里有風(fēng),張春橋馬上站起來(lái),跑到窗戶(hù)前查看何處漏風(fēng)。他沒(méi)有發(fā)現漏風(fēng)的地方,說(shuō)可能是窗戶(hù)的朝向問(wèn)題,便讓會(huì )議樓的工作人員再次領(lǐng)他去找窗戶(hù)朝南的房子。張春橋找好后,返回來(lái)帶領(lǐng)大家再次換會(huì )場(chǎng)。

      轉移到第三個(gè)會(huì )場(chǎng)后不久,江青說(shuō)她還沒(méi)有吃早飯。張春橋便出去讓服務(wù)員找廚師為江青備餐。不一會(huì )兒,服務(wù)員將飯送來(lái),江青不肯在會(huì )議桌上當著(zhù)大家的面吃,張春橋就陪她出去另找吃飯的房間。江青吃完飯后,不想返回大家等候她的這間會(huì )議室了,張春橋又招呼人們換到江青吃過(guò)飯的地方。人們跟著(zhù)張春橋過(guò)去一看,還是江青認為“有風(fēng)”的那間會(huì )議室。就這樣,會(huì )議室的數次搬遷,加上江青吃飯,折騰了約兩個(gè)小時(shí),上午的會(huì )基本上沒(méi)有開(kāi)成。當時(shí),我不由自主地在腦海里出現張春橋在別的場(chǎng)合飛揚跋扈的情景,與他當天對江青阿諛?lè )畛械呐畔嘞啾?,?jiǎn)直判若兩人。


張春橋在江西會(huì )議的簡(jiǎn)報上給江青寫(xiě)開(kāi)脫“證明”

      江西會(huì )議正式開(kāi)始后,程世清首先作檢查發(fā)言,大家聽(tīng)了很不滿(mǎn)意。他連最起碼的一些事實(shí)都沒(méi)有交代清楚。比如,程世清陪林彪從九江上廬山,是否與林彪坐在一輛車(chē)內?周宇馳19718月駕直升機去汕頭找林立果,路經(jīng)南昌時(shí)與程世清是否接觸過(guò)?

      那天李先念、李德生、紀登奎參加了會(huì )議,他們詢(xún)問(wèn)這些情況時(shí),程世清總是以“記不清了”搪塞。比如,他說(shuō)“接林彪上廬山,我是坐的我的車(chē)呢,還是坐的林彪的車(chē),實(shí)在記不得了,你們可以問(wèn)問(wèn)我的司機,他應該記得”,“周宇馳到南昌的事,我怎么就沒(méi)印象呢”。

       我們作記錄的人員看到這種場(chǎng)面,也感到著(zhù)急。李先念事先曾跟我和小許說(shuō):“你們對會(huì )議的開(kāi)法,有什么看法和建議,可以提出來(lái)?!庇谑?,我把“九一三”事件以后參加總政工作組,進(jìn)駐空軍三十四師期間,副師長(cháng)王煥今向我們詳細交代的他陪同周宇馳(王是帶周宇馳學(xué)直升機的教練),駕駛云雀直升機在南昌會(huì )見(jiàn)程世清的情況,寫(xiě)了一張紙條遞給李德生。

      李德生宣讀了王煥今交代的情況后,程世清當即交代了他那次會(huì )見(jiàn)周宇馳的經(jīng)過(guò)。在當天晚上舉行的沒(méi)有政治局成員參加的小組會(huì )上,程世清一口氣把他與林彪及其黨羽的來(lái)往情況,比較詳細地講了出來(lái)。

       第二天,在有好幾位政治局成員參加的會(huì )上,程世清作了進(jìn)一步的交代檢討,我們在簡(jiǎn)報中作了反映。當天午夜,江青卻在這期簡(jiǎn)報的傳閱草稿上批了“造謠”二字。工作人員都很緊張,折騰了半夜又半天,才使風(fēng)波平息下來(lái)。

       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

       按照當時(shí)中央對會(huì )議簡(jiǎn)報出臺流程的規定,我們草擬的簡(jiǎn)報初稿,會(huì )議召集人簽署后,先呈送中央辦公廳,初審通過(guò)后排印出清樣稿,再送當天出席會(huì )議的每位政治局委員過(guò)目,無(wú)異議后才能定稿印刷發(fā)出。江青參加了當天的會(huì )議,所以這期簡(jiǎn)報清樣稿得送她過(guò)目。午夜時(shí)分,她審閱時(shí),在一句話(huà)的下面畫(huà)了一道橫杠,打箭頭到一旁,惡狠狠地批了“造謠”兩個(gè)大字。

      傳送稿子的工作人員不敢怠慢,馬上報告了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汪東興星夜趕到京西賓館,詢(xún)問(wèn)了一些情況后,安慰我和小許說(shuō):“江青同志不是說(shuō)你們寫(xiě)簡(jiǎn)報的同志造謠,是說(shuō)程世清造謠。上班以后,你們找春橋同志問(wèn)問(wèn),在廬山的那天會(huì )上,這句話(huà)江青同志到底是怎么說(shuō)的,春橋同志那天參加了華東組會(huì )議?!?

      程世清在檢討到關(guān)于他在廬山會(huì )議華東組會(huì )上,表態(tài)同意華北組第六號簡(jiǎn)報的意見(jiàn),擁護設國家主席的問(wèn)題時(shí)說(shuō):“那天,江青同志在華東組會(huì )上,本來(lái)就明確指出,憲法上如果寫(xiě)上設國家主席,有人就會(huì )伸手,但是我還執迷不悟……”江青否認她說(shuō)過(guò)“有人就會(huì )伸手”的話(huà),指責是程世清“造謠”。汪東興讓我們找張春橋,核實(shí)的就是這句話(huà)。

      上午上班后,張春橋在京西賓館參加浙江會(huì )議。小許因害怕張春橋,就讓我去問(wèn)他。我將簡(jiǎn)報清樣稿中江青批有“造謠”字樣的那一頁(yè)紙翻到上面,進(jìn)到第二會(huì )議室,繞到張春橋坐的沙發(fā)背后,一面把簡(jiǎn)報放在他面前的茶幾上,一面湊近他的耳朵說(shuō):“東興同志請你回憶一下這句話(huà)的情況?!?

       張春橋沒(méi)有回頭看一眼找他的是誰(shuí),便拿起簡(jiǎn)報稿子看了一會(huì )兒,又翻了翻前后頁(yè),拿起筆在簡(jiǎn)報前頁(yè)紙的空白背面,寫(xiě)了兩行字,大意是:江青同志那天沒(méi)有說(shuō)過(guò)“有人就會(huì )伸手”的話(huà),她是說(shuō)如果設國家主席,就會(huì )有人覬覦。

      張春橋否定了江青說(shuō)過(guò)“有人就會(huì )伸手”的話(huà),起到為江青開(kāi)脫的作用。但是,我覺(jué)得從張春橋寫(xiě)的全文看,并不能說(shuō)明程世清是憑空捏造,即“造謠”。因為“覬覦”一詞有希望得到(不應該得到的東西)的意思。在簡(jiǎn)報上怎么處理這一情況才符合實(shí)事求是的原則?我想出一個(gè)辦法,小許也表示了同意。我把程世清的原話(huà)保留不動(dòng),在江青打了橫杠的字后面加一個(gè)括號,里面寫(xiě)上“春橋同志注:”,在冒號后面,原封不動(dòng)地引入張春橋寫(xiě)的那段話(huà)。這樣等于是讓張春橋在此給江青寫(xiě)了一個(gè)“證明”,即江青那天說(shuō)的話(huà),不是“有人就會(huì )伸手”。簡(jiǎn)報稿作了這樣的處理后,即報送給汪東興,之后沒(méi)有人為此事再找我們。


張春橋在軍委辦公會(huì )議上突然夾起皮包要退席

      張春橋成為中央軍委領(lǐng)導機構的成員,是在“九一三”事件之后。當時(shí),中央決定撤銷(xiāo)軍委辦事組,成立軍委辦公會(huì )議,并確定張春橋為辦公會(huì )議成員。

     1971103日,中共中央發(fā)出一份文件。文件中稱(chēng):“中央決定,撤銷(xiāo)軍委辦事組,成立軍委辦公會(huì )議。軍委辦公會(huì )議由軍委副主席葉劍英同志主持,并由葉劍英、謝富治、張春橋、李先念、李德生、紀登奎、汪東興、陳士榘、張才千、劉賢權十同志組成,即日成立,在中央軍委領(lǐng)導下負責軍委日常工作?!?

      軍委辦公會(huì )議成立后,辦公地址設在景山西邊的三座門(mén)。19733月,我隨總政治部赴昆明軍區工作組組長(cháng)、總政干部部部長(cháng)魏伯亭,到三座門(mén)會(huì )議樓一層會(huì )議室匯報工作。魏伯亭帶著(zhù)打印的《匯報提綱》準備匯報時(shí),張春橋忽然從沙發(fā)上跳起來(lái),夾起皮包,用食指指著(zhù)魏伯亭手里的《匯報提綱》,怒氣沖沖地大聲吼道:“你是不是要念稿子呀?你要是念稿子,我馬上就走!”

      張春橋的拙劣表演,使與會(huì )者都目瞪口呆。片刻之后,葉劍英出面圓場(chǎng)說(shuō):“魏伯亭同志,你就抓住主要問(wèn)題說(shuō)吧,一些具體數字我們看材料好了?!?

      魏伯亭是從全軍優(yōu)秀的軍政治委員中選拔到總政工作的。他政治工作經(jīng)驗豐富,思路清晰,經(jīng)過(guò)各級政治主官崗位的鍛煉,口才不錯,下部隊檢查工作的情況,不用稿子也可以講清楚。但是,他這次帶工作組去昆明軍區,周恩來(lái)和李先念交給他一個(gè)任務(wù),就是要順便調查一下貴州的“抓革命促生產(chǎn)”情況(貴州省在昆明軍區管轄范圍內),重點(diǎn)是了解貴陽(yáng)鋼鐵廠(chǎng)的生產(chǎn)恢復情況。

       總政工作組從昆明轉到貴陽(yáng)后,除了對貴州省軍區系統的“批林整風(fēng)”運動(dòng)進(jìn)展情況進(jìn)行調研外,魏伯亭還帶一部分人在貴陽(yáng)調查,并派出一個(gè)小組到遵義地區調查了解“支左”部隊在地方“抓革命促生產(chǎn)”的情況。這對工作組來(lái)說(shuō),是一個(gè)新的領(lǐng)域,搜集的很多資料,特別是一些具體數據,憑腦子很難記清楚,所以我們?yōu)槠湔砹艘环莶牧稀?

       葉劍英指示后,魏伯亭把《匯報提綱》丟在一旁,開(kāi)始匯報。坐在后排的我一面聽(tīng)著(zhù)匯報,一面看著(zhù)《匯報提綱》,發(fā)現他匯報的內容與原來(lái)準備的材料基本上一致。匯報中間,葉劍英、李先念、李德生插話(huà)詢(xún)問(wèn)一些情況,張春橋則一言不發(fā)。這大概是他對“抓革命促生產(chǎn)”問(wèn)題不感興趣,加上會(huì )議開(kāi)始時(shí)的火氣尚未消除的原因吧?!?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