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史海鉤沉

石健民:千里護送程子華,為紅25軍長(cháng)征陜北建奇功
來(lái)源:《黨史博覽》  作者:甘心田 姜迋玉  點(diǎn)擊次數:


石健民畫(huà)像

安全神密的紅色“電波”

石健民,河南省新縣人,原籍為湖北省紅安縣箭場(chǎng)河鄉石崗村,生于1905年,1926年參加中國共產(chǎn)黨。這個(gè)出身貧苦的農民子弟,幼時(shí)只讀了幾年私塾,隨后在七里坪一家中藥鋪當過(guò)幾年學(xué)徒,多少懂得一點(diǎn)醫道。

192711月,石健民參加鄂東特委在七里坪文昌宮召開(kāi)的黨的活動(dòng)分子會(huì )議,緊接著(zhù)又參加了著(zhù)名的黃(安)麻(城)農民暴動(dòng)。1928年,大別山鄂東特委與上級黨組織失掉聯(lián)系,當時(shí)沒(méi)有電臺,在渴望中央指示與派人來(lái)指導革命斗爭的緊迫情勢下,只有選派石健民充當紅色“電波”去武漢,設法與上級黨組織接上關(guān)系。石健民到達武漢以后,輾轉找到了地下黨中共湖北省委,密秘接通了與上級黨的聯(lián)系。湖北省委指派兩名巡視員,到鄂東北地區巡視工作,帶來(lái)黨的第六次代表大會(huì )的重要文件。

此后,機智勇敢的地下交通員石健民又多次喬裝改扮,到武漢購買(mǎi)槍支彈藥,秘密運回鄂東北革命根據地,加強了紅軍隊伍的武裝進(jìn)攻。

石健民跟吳煥先同一故鄉,也是老戰友。193210月,紅四方面軍主力撤離鄂豫皖蘇區之后,吳煥先留任鄂東北游擊司令。石健民當時(shí)在鄂東北游擊司令部工作,擔任參謀主任。

19321129日,吳煥先根據鄂豫皖省委決定,主持重建紅25軍,擔任軍長(cháng)。不久,石健民也從游擊司令部調出,卸去參謀主任的職務(wù),擔任了鄂豫皖省委的交通員。從此以后,石健民就脫去了紅軍的灰布軍裝,像個(gè)飄忽不定而又變幻莫測的天涯流云,天南地北奔走于武漢、上海、鄭州等地,執行黨的特殊任務(wù),秘密傳送黨的文件。

當時(shí)組織安排石健民在平漢鐵路關(guān)口信陽(yáng)柳林隱蔽下來(lái)。柳林是中共中央連結鄂豫皖蘇區黨組織和河南省委、豫南特委的交通樞紐。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在柳林設立了地下交通站,當地老鄉周性初任站長(cháng),以開(kāi)辦油坊和煙葉店做掩護。石健民以周性初親友的名義當記賬先生,常以要賬為由往返于中共中央駐地上海和大別山、桐柏山蘇區之間,隱蔽傳遞重要文件,護送黨的重要領(lǐng)導人,大都轉危為安順利成功。


程子華

千里護送紅25軍軍長(cháng)程子華

談起25軍長(cháng)程子華以及紅25軍的長(cháng)征,這里有一份報告史料,現存黨史檔案中,為石健民當年自述內容:

“位三同志叫我(石健民)到東邊會(huì )合(鄂豫皖)省委,帶上近期的情況報告中央。由西邊到東邊,中間隔著(zhù)紅安……要經(jīng)過(guò)敵人的碉樓多處,有百數十里,交通員送信完全要夜間走動(dòng)。我由西邊到東邊去時(shí),省委和紅軍負責同志剛從皖西北過(guò)來(lái),由新集以北游擊到西邊去了,沒(méi)有會(huì )著(zhù)。我在鄂東北游擊總司令部(光山東八區)住了幾天。當時(shí)戴季英同志與我商量,紅軍一時(shí)會(huì )不著(zhù),而且中央限我回去的時(shí)間也快到了,恐延遲久了又怕失掉關(guān)系。故此戴季英同志布置我從潢川與光山縣之間,用少數武裝護送出來(lái),到潢川與信陽(yáng)之汽車(chē)路。在這個(gè)短促期間,又未得到省委負責同志見(jiàn)面,所以此次沒(méi)有帶來(lái)報告,只是帶了省委最近的工作決議案和紅五月的工作大綱各一份,中央可以了解鄂豫皖有關(guān)工作情形之大概。要是會(huì )著(zhù)了省委負責同志,當然不是這樣簡(jiǎn)單,或者有很多問(wèn)題報告中央。因為失了時(shí)間及機會(huì )的關(guān)系,戴季英同志就給了我致中央的介紹信,他及時(shí)將鄂豫皖省的最近的情形,當面同我談了幾點(diǎn)主要問(wèn)題,囑我來(lái)中央用口頭傳達…”

于是,囑咐石健民用口頭傳達的幾個(gè)問(wèn)題,而變成一份長(cháng)達6000字的書(shū)面報告。石健民在報告的末尾寫(xiě)道:“以上,是省委負責同志囑我口頭傳達中央,因為寫(xiě)得不清楚,有的重復,有的遺漏?!笔∶駠缹?shí)的工作態(tài)度,認真負責的革命精神,都連同他的名字一起,閃灼在黨的歷史文獻之中。

不謀而合,就在石健民寫(xiě)成報告的當天,中共中央及中央軍委給鄂豫皖蘇區發(fā)了一份“軍事訓令”,時(shí)間是1934613日。有鋼鐵意志且足智多謀的紅色“電波石健民,當時(shí)就身負如山重任,帶著(zhù)這份標有“嚴急!絕對秘密!”的機要文件,急匆匆地離開(kāi)上海,喬裝打扮,歷經(jīng)艱險,機敏化險為夷,于7月初返回到鄂東北境內,及時(shí)送交給卾豫皖省委書(shū)記徐寶珊?!败娛掠柫睢钡哪┪?,寫(xiě)有這樣一筆:“中央蘇區準派軍事干部來(lái)幫助你們工作?!?/span>

鄭位三在1934919日給中共中央的報告中寫(xiě)道:“由中央蘇區來(lái)的程同志于828日已到蘇區了。所帶之729日補充訓令及726日的秘密通知(關(guān)于組織紅軍北上抗日先鋒隊)、725日中央局關(guān)于開(kāi)展武裝自衛運動(dòng)的指示信,共計三份都收到了……”

其中提到的“程同志”,即程子華。

程子華被派到鄂豫皖蘇區工作,也有一段曲折離奇的故事:19331016日,鄂豫皖省委在紅安縣紫云寨召開(kāi)會(huì )議時(shí),就決定派省委宣傳部長(cháng)成仿吾,去上海找黨中央報告工作,要求指派軍事指揮干部。臨行之前,省委書(shū)記沈澤民在成仿吾的衣襟上,親手用米湯密寫(xiě)了這樣幾個(gè)大字:派成仿吾同志到中央報告工作。署名用的是俄文字母。成仿吾當時(shí)就帶著(zhù)這封“介紹信”,由紅25軍特務(wù)4大隊護送到花園搭上火車(chē),去上海尋找黨中央。他到了上海以后,首先通過(guò)內山完造先生與魯迅接上關(guān)系,隨后又經(jīng)過(guò)魯迅、茅盾與瞿秋白同志發(fā)生聯(lián)系,安全接上黨的組織關(guān)系。

而后,成仿吾根據黨中央的指示,由上海經(jīng)汕頭到達中央蘇區瑞金。幾經(jīng)周折之后,見(jiàn)到了當時(shí)擔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周恩來(lái),這才決定派程子華到鄂豫皖蘇區工作,同時(shí)指示大別山紅軍主力實(shí)行戰略轉移,創(chuàng )建新的革命根據地。

    程子華帶來(lái)的三份中央蘇區密件,是依靠石健民這位地下交通員千方百計安全護送成功的。石健民是程子華抵達鄂豫皖蘇區的向導,又是沿途擔任交通聯(lián)絡(luò )、負責安全保障的得力衛士。他肩扛重任,轉死為生,岀色地完成了這次驚險迭起的千里護送任務(wù)。

    當時(shí),石健民受領(lǐng)任務(wù)后,就按照規定的秘密聯(lián)絡(luò )方式,在上海跟程子華接上了頭。經(jīng)過(guò)一番周密準備,他們裝扮成普通客商,隨身帶了幾樣簡(jiǎn)單的行裝,搭乘一艘普通的客輪,沿長(cháng)江溯流而上武漢。到達漢口碼頭,他們就發(fā)現敵人的崗哨林立,盤(pán)查很?chē)馈?/span>不少男女乘客,有的因為身份上證件不全,有的因為盤(pán)查中露出破綻,被當作嫌疑分子強行搜查,好幾個(gè)無(wú)辜者被接連捉拿。

    石健民常來(lái)常往于漢口碼頭,對付敵人的盤(pán)查從容自若,也有一套隨機應變的經(jīng)驗,沒(méi)費多少口舌即被放行。程子華在大革命時(shí)期曾就讀于黃埔軍校武漢軍分校,對這座城市的街道商號,記憶都十分熟悉,對答如流,很快也應付過(guò)敵人的盤(pán)問(wèn)。這樣,他們才找到一個(gè)不那么引人注意的小客棧,暫且住了下來(lái)。

    從漢口搭乘北上火車(chē)時(shí),他們考慮到兩人的年齡相同,石健民是鄂北口音,程子華是山西口音,口音不同,走在一起勢必引起敵人的懷疑,容易惹出什么麻纏事兒。于是,石健民又改裝成老百姓,程子華仍是地道的商人打扮,兩人一前一后相跟著(zhù),表面上裝作互不相識,實(shí)際上卻以眼神、手勢作暗語(yǔ),互相照應著(zhù)步入漢口火車(chē)站。

漢口火車(chē)站的檢票口,對于北去孝感與信陽(yáng)之間沿途所經(jīng)過(guò)的花園、玉店、楊寨、廣水等地的乘客,向來(lái)就盤(pán)查很?chē)篮芗?,甚至雞蛋里頭挑脆骨。敵人只怕從人山人??土髦?,溜過(guò)去幾個(gè)赤色分子,神出鬼沒(méi)地潛入鄂東北河南省境內,因此決不肯輕易放過(guò)每一個(gè)可疑人。軍警森嚴的進(jìn)站口,除公開(kāi)執行搜查的警察外,四周還有不少便衣暗探。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程、石二人都買(mǎi)了直達信陽(yáng)的火車(chē)票,大搖大擺地接受檢查。

石健民憑著(zhù)一套隨機應變的嫻熟巧妙路數,神情自若地走在前面,很快就穿過(guò)了檢票口,心定氣閑慢步走向站臺??墒?,當他裝作脖子疼回頭一看,剛走過(guò)檢票口的程子華,卻又被一胖一瘦兩個(gè)軍警攔在一旁,盤(pán)問(wèn)個(gè)沒(méi)完沒(méi)了。

石健民只怕發(fā)生什么意外,心里急得火燎油煎一般,但又無(wú)可奈何。在此前的路上,他就聽(tīng)說(shuō)程子華在作戰中負過(guò)槍傷,看見(jiàn)他左手腕子還留著(zhù)一塊明顯的戰斗傷疤。這與他的商人打扮顯然是很不相稱(chēng)的,是個(gè)無(wú)法彌補的破綻。留在手腕上的彈痕,一旦被敵人所發(fā)現,后果將難以設想。就在這時(shí),石健民忽然靈機一動(dòng),急忙給程子華做了個(gè)揮動(dòng)扇子的手勢。程子華頓時(shí)也心領(lǐng)神會(huì ),趁著(zhù)敵人翻皮箱檢查的當兒,不慌不忙地從腰里掏出一把紙扇,用左手搖晃起來(lái),若無(wú)其事地扇著(zhù)涼兒。

對于敵人的翻箱檢查,石健民心里倒是十分坦然。因為黨中央的三份機密文件,全都攜帶在他的身上,跟程子華沾不著(zhù)邊兒。石健民假裝揉脖子捶腿,見(jiàn)敵人把程子華的皮箱翻個(gè)底朝天,把黨中央所送的兩樣禮物(五兩白木耳和一塊手表)查抄了出來(lái)。但這些無(wú)關(guān)緊要,因為上面沒(méi)有標著(zhù)特殊的記號。敵人想從皮箱里面找到一紙可疑的證據,是枉費心機。

折騰了好一陣子,敵人并沒(méi)有發(fā)現程子華帶有什么可疑之物,只是把那一包白木耳撥弄開(kāi)來(lái),散落在箱子里面。最后又摸了摸程子華的身子,就準予上車(chē)了。程子華用右手拎起皮箱,仍以左手搖動(dòng)著(zhù)扇子,邁步登上火車(chē)。有驚無(wú)險,石健民這時(shí)心中才像一塊石頭落了地,裝岀歪著(zhù)脖子、拐著(zhù)腿的樣子繼續前行。

北上的火車(chē)過(guò)了雞公山。他們一路己密謀商量好,沒(méi)有前往盤(pán)查嚴密的信陽(yáng)站,而是中途在柳林車(chē)站下了火車(chē)。這里也是石健民很熟悉的地方。

一到柳林,石健民就找到了秘密交通站負責人周性初,并將情況沿途情況作了介紹。周性初感到這次護送對黨的軍事指揮極端重要,也把敵人對通往鄂豫皖蘇區封鎖的嚴峻形勢告訴了石健民。石健民與周性初研究后決定:先把程子華妥善安排在一個(gè)可靠的地下交通員即地下黨員胡金典家中暫時(shí)隱蔽。他們在這里秘密住了十多天,把通往鄂東北根據地的地形道路、敵軍實(shí)行封鎖的兵力部署以及沿途可能遇到的種種情況,都認真作了一番了解、分析和研究,并通過(guò)周性初一個(gè)“黑白兩道”通吃的族侄,從側面了解到敵人內部的一些部署。


徐海東和吳煥先

為紅25軍長(cháng)征穿過(guò)平漢鐵路設奇策

根據中央蘇區指示,紅25軍將離開(kāi)大別山轉移北上抗日,勢必翻越平漢鐵路。面對信陽(yáng)地域沿鐵路敵人警惕戒備日夜封鎖森嚴、關(guān)卡林立的嚴峻形勢,紅25軍戰略轉移將會(huì )遭遇平漢鐵路艱險重重,甚至需付岀血的代價(jià)。

25軍如何能隱蔽巧妙穿越平漢鐵路,減少激戰傷亡代價(jià)?石健民和程子華、周性初反復密議,認為信陽(yáng)以北駐馬店以南平漢鐵路兩側多淺丘平原,利于敵機動(dòng)軍車(chē)騎兵奔馳圍追堵截,紅25軍若從此越過(guò)平漢鐵路會(huì )很容易暴露,而從廣水以北信陽(yáng)以南穿越平漢鐵路卻屬勝算之舉。這里為大別山、桐柏山交際帶,鐵路東西皆叢山峻嶺險巖密林,對善于山地戰的紅25軍隱蔽游擊征戰,如虎添翼。特別是對這里的敵情地貌,周性初了如指掌。紅25軍若從西雙河鐵路橋下孔道乘夜色隱秘通過(guò),恰好此處敵關(guān)卡相對稀疏。

為此,周性初、石健民伴程子華多次到鐵路橋秘密偵察,做到成竹在胸。

對于紅25軍的長(cháng)征,《劉華清回憶錄》中記載:我們行軍速度很快,(長(cháng)征紅25軍沖出大別山,)第二天在羅古寨擊退了敵“追剿縱隊”第五支隊的進(jìn)攻,當晚,在信陽(yáng)城南穿過(guò)了平漢鐵路。我們把過(guò)鐵路當做一大難關(guān),通過(guò)鐵路后都松了一口氣。在距鐵路幾百米遠的地方,我們躺在山坡邊,等待后面的部隊過(guò)來(lái)。省委書(shū)記徐寶珊和我們同時(shí)過(guò)了鐵路,也躺在山坡上。看來(lái)他對過(guò)鐵路也曾很擔心,這時(shí)見(jiàn)我們都不說(shuō)話(huà),就大聲說(shuō):“同志們!我們取得了大勝利。過(guò)了一大關(guān)?!?/span>

后衛部隊過(guò)來(lái)后,紅25迅速向西挺進(jìn),進(jìn)入桐柏山區。

據《徐海東傳》記載,蔣介石聽(tīng)說(shuō)紅25軍秘密過(guò)了平漢鐵路,進(jìn)入了桐柏山區,驚呼:“我們太大意了!”

且說(shuō)19348月上旬,石健民等到把一切都安排妥當之后,便和程子華告別了周性初,隱蔽進(jìn)入大別山根據地境內。石健民鑒于上次尋找省委不遇的情形,并知道省委主要領(lǐng)導隨同紅25軍一起行動(dòng),每日里機動(dòng)游擊不定,沒(méi)個(gè)固定的駐地,因此決定還是采取“晝伏夜行”的方式,抄小路進(jìn)入卡房一帶,首先把程子華護送到鄂東北道委。

就在石健民把程子華送往鄂東北道委不久后,即19349月中旬,因犯錯誤從豫北調往信陽(yáng)任縣委書(shū)記的李劍森被捕叛變,供出了我黨在河南省尤其是信陽(yáng)縣的黨組織和黨團員,致使信陽(yáng)縣100多名黨團員被逮捕或殺害。柳林地下交通站站長(cháng)周性初也被逮捕,可惡的叛徒還當面指認周性初。由于周性初與李劍森并未深交,敵人找不到證據,就以周“同情抗日罪”判處其一年徒刑,但是交通站被搗毀。如果一個(gè)月前程子華、石健民在柳林的行程有所延誤,后果將不堪設想。

石健民護送程子華夜晚迎著(zhù)月光,一路不停地連夜奔走了幾十里崎嶇山路,拂曉之前總算進(jìn)入鄂豫交界的大別山崇山峻嶺縱深。正要尋找地方隱藏休息之時(shí),恰好跟一支地方紅軍游擊隊不期而遇。游擊隊見(jiàn)程子華身穿長(cháng)衫大褂,還有隨從提著(zhù)一口皮箱,誤以為是個(gè)大土豪,當下就將這一對“主仆”扣留起來(lái)。在游擊隊的“武裝護送”下,他們平平安安地到達鄂東北道委駐地卡房。

果然,鄂豫皖省委這時(shí)已率領(lǐng)紅25軍游擊到大別山皖西北根據地去了。程子華來(lái)到大別山,首先向鄭位三傳達了周恩來(lái)關(guān)于紅軍主力實(shí)行戰略轉移、創(chuàng )建新的根據地的口頭指示,然后一起慎重商量研究下一步行動(dòng)計劃和應敵對策。

與此同時(shí),鄭位三以卾豫皖省委常委名義,于1934919日向中共中央寫(xiě)了上萬(wàn)字的書(shū)面報告,同時(shí)向鄂豫晥省委和紅25軍寫(xiě)了書(shū)信,派營(yíng)政委陳綿秀送往皖西,建議省委火速來(lái)鄂東北境內,商討今后行動(dòng)大計。

鄂豫晥省委接到信后,當即率紅25軍赴鄂北。

19341111日,鄂豫晥省委在光山縣花山寨召開(kāi)常務(wù)會(huì )議,根據中共中央有關(guān)文件精神和程子華傳達周恩來(lái)的指示,決定和部署了紅25軍向平漢鐵路以西實(shí)行戰略轉移的重大行動(dòng)。

25軍軍長(cháng)徐海東聽(tīng)說(shuō)中央派程子華到紅25軍工作,主動(dòng)向鄂豫皖省委書(shū)記徐寶珊要求自己當副軍長(cháng),力薦程子華擔任紅25軍軍長(cháng)。徐海東知道程子華是黃埔軍校武漢分校畢業(yè),參加過(guò)廣州起義和海陸豐斗爭,領(lǐng)導過(guò)大冶兵暴,后又歷任中央紅軍獨立第3師師長(cháng),紅5軍第40師師長(cháng)、第41師師長(cháng)兼政治委員,粵贛軍區代參謀長(cháng)等職,參加了第二次到第五次反“圍剿”斗爭,指揮作戰經(jīng)驗豐富。

徐海東讓賢力薦,鄂豫晥省委決定程子華擔任紅25軍軍長(cháng),徐海東當副軍長(cháng)。程子華的來(lái)到,對于鄂豫晥省委決定紅25軍實(shí)行遠程戰略轉移起了重要作用。

石健民千里迢迢護送來(lái)了程子華這位新的軍首長(cháng)之后,又帶著(zhù)鄭位三寫(xiě)給黨中央的報告,匆忙趕到上海。


徐海東(右一)與劉志丹在慶祝會(huì )師大會(huì )上

為長(cháng)征中的25軍傳遞中央指令

石健民當時(shí)沒(méi)有隨同紅25軍進(jìn)行長(cháng)征,但在紅25軍的長(cháng)征英名錄中,卻是一名必不可少的英雄人物。

25軍的第一期長(cháng)征,為時(shí)整10個(gè)月,“兩步走”:

第一步,193411月打岀大別山鄂豫皖根據地之后,殺入桐柏山伏牛山千里轉戰,順利進(jìn)入陜南,創(chuàng )建了鄂豫陜抗日根據地,使紅25軍得以扎根發(fā)展。

第二步,為配合中央主力紅軍的北上行動(dòng),紅25軍繼續西征北上,先期到達陜北,與劉志丹、習仲勛、謝子長(cháng)紅26軍、紅27軍組成紅15軍團,以勞山、榆林橋戰役的重大勝利,最終迎來(lái)了黨中央和中央紅軍。

說(shuō)起紅25軍的這第二步的長(cháng)征歷程,“猶如一顆新出現的明星,燦爛閃耀,光被四表”。

“六月十三,紅軍出山?!碑斈?,在終南山下廣為流傳著(zhù)這樣一句民謠。

1935715日,一位貌似朝山香客又象江湖郎中的外鄉人,一路跋山涉水,日夜兼程,闖過(guò)道道封鎖線(xiàn),歷經(jīng)了千難萬(wàn)險,從西安城的西關(guān)趕路而來(lái),徑直奔往紅25軍駐地。 

“政委,你看誰(shuí)來(lái)了?”軍政治部的程坦和劉華清領(lǐng)著(zhù)來(lái)人走進(jìn)屋子。吳煥先一見(jiàn),不由“啊”了一聲,驚喜地撲上前去,親切地搖晃著(zhù)來(lái)客的肩膀喊:“石健民!哈哈,看你這么一副打扮,是哪一門(mén)的先生哪?”

石健民見(jiàn)到老戰友咧著(zhù)嘴巴直笑,一坐下就脫掉那雙不大可腳的黑鞋子,神秘地笑著(zhù)說(shuō):“我帶來(lái)的兩件東西就縫在鞋子里面。呵呵,切莫見(jiàn)笑……”

說(shuō)著(zhù),石健民又將那把半新不舊的油紙傘遞給吳煥先:“傘把子里還有兩份密碼本?!?/span>

吳煥先喜出望外:“你來(lái)得太及時(shí)了,我們就像一群沒(méi)爹沒(méi)娘的孩子,這下可有盼頭了?!?/span>

石健民帶來(lái)的情報,無(wú)異于雪中送炭。根據他帶來(lái)的毛澤東主席、中央文件和中央紅軍的消息,紅25軍政委、鄂豫陜代理省委書(shū)記吳煥先連夜在長(cháng)安縣灃峪口主持召開(kāi)省委會(huì )議。會(huì )議根據石健民帶來(lái)的確切消息,站在全局的高度分析了形勢,決定紅25軍主力西征北上陜甘寧,配合中央紅軍主力行動(dòng),迅速創(chuàng )建西北新的鞏固的革命根據地。

于是,紅25軍決定留74師在陜南,以主力西征迎接黨中央。這一獨立自主的戰略決策,完全符合當時(shí)中國革命形勢的發(fā)展,符合黨中央把革命的大本營(yíng)駐扎在西北的戰略意圖。

石健民送來(lái)的文件與消息,為促成紅25軍第二期長(cháng)征這步果斷堅定、舉足輕重的戰略棋子,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兩天后,吳煥先在一座古廟里,借著(zhù)一束微弱燈光,向黨中央寫(xiě)了一份長(cháng)達8000余字的書(shū)面報告,就紅25軍的作戰行動(dòng)、有關(guān)斗爭策略以及省委工作中的進(jìn)步和缺點(diǎn),如實(shí)向中央作了反映。末尾附有兩句落款:“鄂豫皖省委吳煥先簽;717日夜,下三點(diǎn)半?!睂?xiě)好之后,他把報告連同省委關(guān)于進(jìn)行西征北上及創(chuàng )建新的鄂豫陜革命根據地的幾份決議案,慎重交給石健民,囑咐他穩妥送呈黨中央。

又一次肩負重任的石健民在臨別時(shí),激動(dòng)地對吳煥先說(shuō):“只要我姓石的活著(zhù),就一定能準時(shí)把你的心愿報告給黨中央。”吳煥先抱起雙拳,微笑地說(shuō):“好,好,但愿馬克思的在天之靈保佑你一路平安?!?/span>

交通經(jīng)驗豐富的石健民在紅25軍手槍團的護送下,沿著(zhù)一條坎坷的小路,滿(mǎn)懷勝利的信心,匆匆向北走去……

石健民及時(shí)帶來(lái)了希望之光。對于這段歷史,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曾經(jīng)這樣詳細地回憶:“紅25軍因為沒(méi)有電臺,自撤離鄂豫皖蘇區后,與中央失去了聯(lián)系……此時(shí),紅25軍是向川西方向轉移,還是繼續堅持孤軍北上?又一次面臨著(zhù)重大抉擇。恰在這關(guān)鍵時(shí)刻,原鄂豫皖省委交通員石健民從上海經(jīng)西安到達紅25軍駐地,送來(lái)了黨中央的文件,并確切證明了中央紅軍與紅四方面軍在川西會(huì )師和準備北上的消息。

后來(lái),毛澤東也對紅25軍的這次重大戰略決策和行動(dòng)作出了高度評價(jià)。

如今,這些閃耀著(zhù)歷史光輝的珍貴文獻,完整無(wú)缺地收藏在中央檔案館。吳煥先所寫(xiě)的長(cháng)篇報告被壓縮成一篇4000多字的文章,題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通訊》。

25軍老戰士、解放后曾擔任內務(wù)部副部長(cháng)的程坦回憶:“一個(gè)任務(wù)來(lái)了,只要交給石健民,天大的困難他也能千方百計去完成?!笔前?,為了完成黨交給的各項任務(wù),他做到了披肝瀝膽,萬(wàn)死不辭,無(wú)愧于“紅色交通員”這個(gè)光榮稱(chēng)號!

抗日戰爭初期,石健民又曾兩次到過(guò)陜北。1939年,他在新四軍部工作期間,在一次護送張云逸的愛(ài)人及其兒子去安徽廬江縣的途中,不幸被敵人逮捕。不久,石健民在立煌縣(今金寨縣)英勇就義,時(shí)年34歲。

(來(lái)源:《黨史博覽》)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