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史海鉤沉

鐘循仁:從省委書(shū)記到落發(fā)為僧(下)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12年第7期  作者:葉介甫  點(diǎn)擊次數:

 

■突圍后與黨組織失去聯(lián)系,無(wú)奈到寺廟棲身剃度成僧■

鐘循仁來(lái)到閩贛根據地后,省委和軍區領(lǐng)導所屬的紅十二、十七、十八團,堅持在清流、寧化、明溪之間輾轉進(jìn)行游擊斗爭,給當地的反革命勢力以沉重打擊。

國民黨軍第三十六師宋希濂部和第五十二師盧興榮部奉命進(jìn)入寧化、清流一帶“圍剿”這支隊伍。19352月,紅十七、十八團在明溪的蓋洋、夏坊、水口一帶與敵第三十六師遭遇。一場(chǎng)激戰后,紅十七、十八團迅速向黃天嶺轉移。一直隨省委工作團和軍區機關(guān)行動(dòng)的紅十二團,這時(shí)在泰寧的龍安與敵第五十二師交上了火。由于敵強我弱,紅十二團被迫撤往將樂(lè )、泰寧、明溪之間的壟灑山,后又轉移到沙縣的夏茂。

3月上旬,當鐘循仁率領(lǐng)省級機關(guān)干部和紅十二團行至將樂(lè )縣境的一個(gè)村莊時(shí),忽然收到中央分局的一份電報,大意是:中央分局今后不再用電報與閩贛聯(lián)系,閩贛根據地的斗爭必須獨立自主地堅持下去。希望全體同志在省委的統一領(lǐng)導下,將這場(chǎng)游擊戰爭堅持到最后。面對中央分局這最后一份電文,省委工作團及軍區的領(lǐng)導無(wú)不憂(yōu)心忡忡,都為這支隊伍的前途擔憂(yōu)。

此時(shí),宋清泉、彭祜、徐江漢等人的思想更為動(dòng)搖。在這種情況下,鐘循仁決定立即召開(kāi)省級機關(guān)和紅十二團全體干部戰士大會(huì )。這次大會(huì )開(kāi)得比較成功,在場(chǎng)的指戰員從鐘循仁的講話(huà)中受到很大鼓舞。

會(huì )后的第二天,為擺脫國民黨軍第三十六、五十二師的合圍,鐘循仁決定率部隊離開(kāi)閩贛根據地,開(kāi)往閩中地區。紅十二團進(jìn)入南平、順昌附近時(shí),乘敵軍在閩中兵力空虛之機,接連攻占了江記、溪口、峽陽(yáng)、五臺、元坑、漢布、鄭坊等地,一路上打土豪,籌糧款以充軍需,并襲擊敵軍的汽車(chē),截斷順昌至將樂(lè )、南平之間的交通。國民黨軍指揮機關(guān)驚恐萬(wàn)分,急忙調集第五十六師一部、第七十五師一部,兵分幾路向順昌縣境猛撲。由于敵軍十倍于己,紅十二團及省委工作團、軍區機關(guān)立即轉移,于3月底回到將樂(lè )的白蓮和明溪的御簾等地。

4月初的一天,當部隊行進(jìn)到明溪的沙溪宿營(yíng)時(shí),遭到敵第五十二師三一一團的突然襲擊。時(shí)已夜晚,紅十二團與省委工作團及軍區機關(guān)正分別宿營(yíng)在溪流的兩岸。戰斗打響后,由于國民黨軍炮火異常猛烈,加上夜間看不清,彼此無(wú)法聯(lián)系,只能各自為戰。為保存實(shí)力,省委工作團及軍區機關(guān)連忙撤出陣地,但紅十二團去向不明。天亮后,鐘循仁派人四處尋找,毫無(wú)結果。為避敵鋒芒,不得不自行北撤至龍湖??紤]到紅十七、十八團在此之前已分散行動(dòng),而且已被國民黨軍分割,一時(shí)難以集結,紅十二團又失去聯(lián)系等情況,為便于指揮和加強隊伍的戰斗力,省委工作團與軍區主要領(lǐng)導人研究決定,將軍區直屬隊與各機關(guān)工作人員合編,組成贛南省新編第一團,下轄3個(gè)營(yíng),由軍區司令員宋清泉兼任團長(cháng)。整編工作就緒后,鐘循仁等即帶著(zhù)隊伍向沙縣方向行進(jìn)。隊伍來(lái)到沙縣尤溪鎮渡河南進(jìn)時(shí),遭到敵第五十二師特務(wù)營(yíng)的伏擊,隊伍被打散了。經(jīng)過(guò)一番努力,將沖散的指戰員集攏,但行進(jìn)到德化水口時(shí),又先后與德化的地主武裝和敵軍第九師一部遭遇。紅軍部隊已無(wú)法繼續南進(jìn),只好在永泰縣伏口就近渡過(guò)大樟溪,登上紫山。

紫山位于德化、永泰、仙游三縣交界處的戴云山區,是開(kāi)展游擊戰爭的好地方。隊伍上山后,鐘循仁立即主持召開(kāi)省委擴大會(huì )議,研究部隊的行動(dòng)方針。由于國民黨軍第九師、五十二師已尾追而來(lái),而仙游等地的反動(dòng)民軍也對紫山形成了包圍態(tài)勢,因此,鐘循仁主張轉移到閩西堅持斗爭,而宋清泉等則表示反對。

會(huì )后,宋清泉等人策劃了以一個(gè)團的名義投敵的行動(dòng)。他們先派指導員楊良生去仙游縣民軍司令部談判。省委擴大會(huì )議的第二天,仙游縣民軍司令部派了一個(gè)姓陳的人到山上去,聲稱(chēng)要見(jiàn)軍區負責人。宋清泉等背著(zhù)省委與其進(jìn)行了密談。此人下山時(shí),碰巧被楊道明看見(jiàn),他立即將情況報告了鐘循仁。鐘循仁一邊找宋清泉等人開(kāi)會(huì ),一邊讓隊伍向山頂轉移。

57日,宋清泉派楊良生下山與仙游縣民軍談判的當天下午,仙游縣民軍一名軍官帶著(zhù)兩個(gè)士兵,抬了一頭大肥豬到山上來(lái)。鐘循仁見(jiàn)此心急如焚,馬上找到宋清泉等人,并通知楊道明和保衛局局長(cháng)陳常青,召開(kāi)緊急會(huì )議。

為制止這一即將公開(kāi)的叛變行徑,鐘循仁對宋清泉等人作了苦口婆心的勸導和義正詞嚴的批評,敦促他們懸崖勒馬。楊道明、陳常青等也相繼在會(huì )上發(fā)了言,表明自己的立場(chǎng),規勸三人尊重并執行省委的決議。

晚上,宋清泉等人把隊伍拉下山叛變投敵。山上只剩下省委工作團的二三十人。鐘循仁急忙找到楊道明商量,決定派一個(gè)人往永泰方向了解一下情況,以便從永泰突圍。當天晚上乘天黑摸下山,剛過(guò)了大樟溪,隊伍就被永泰保安團打散了。只有鐘循仁、楊道明、陳常青等七人突圍出來(lái)。

當時(shí),擺在他們面前的一個(gè)亟待決定的問(wèn)題是,到哪里去。陳常青和另外四人提出回老家贛東北去,鐘循仁表示同意,并督促他們立即動(dòng)身。但是,他和楊道明家是不能回的,因為他們都是出了名的“共匪”,此時(shí)回去只能是自投羅網(wǎng)。他們原準備尋找黨組織,可是從3月初就已與上級失去了聯(lián)系,連中央分局現在何方也不知道。當時(shí)楊道明正患肺病,無(wú)法長(cháng)途跋涉。紫山也不能久留,敵人很可能在叛徒的帶領(lǐng)下正在搜捕他們。

鐘循仁和楊道明鑒于身份的特殊性,在尋找黨組織未果的情況下,兩個(gè)人便先到秋壟九座寺棲身。鐘循仁改名黃家法,楊道明改名謝長(cháng)生。后經(jīng)方丈妙智法師介紹,他們到遠離永泰縣百里之遙的闇亭寺剃度當了和尚。鐘循仁法號妙圓,楊道明法號馨揚。

 

■組織尋找未果,一封家信解開(kāi)了一個(gè)重大歷史疑團■

1935年春,陶鑄聽(tīng)歸隊的同志報告鐘循仁、楊道明沒(méi)有死,曾派人到闇亭寺一帶尋找鐘循仁。恰巧,楊道明因肺病外出就醫,寺中和尚以“無(wú)鐘姓和楊姓外地人”為由打發(fā)他們走了。楊道明得知消息后說(shuō):“這真是天大的遺憾。失之交臂,錯過(guò)這次機會(huì )再也無(wú)法和組織聯(lián)系上了!”

1981429日,鐘循仁因病醫治無(wú)效,在闇亭寺去世。

1985年,南京軍區原顧問(wèn)鐘國楚少將(曾任閩贛軍區第十八團政委),曾專(zhuān)程驅車(chē)看望楊道明。楊道明對這位闊別了半個(gè)世紀的老部下說(shuō):“歲月流逝,人世滄桑,但我一直沒(méi)有忘記蘇區的斗爭歷史,經(jīng)常夜里夢(mèng)醒,秉燭獨坐,懷念那些朝同事、夜同床、情同手足而為革命光榮犧牲的同志,常常淚濕枕巾,徹夜難眠?!?/span>

199013日,楊道明對鐘循仁的下落作了證實(shí):“……我交代太遲了。我年逾80歲,如不向組織交代,我死后就沒(méi)有人知道鐘循仁就是黃家法,出家當和尚,法號妙圓。1981429日鐘循仁死的前一天,還告誡我不要向他家里通信,也不要向上級反映。今天我把他的兩張照片、一封家信,他寫(xiě)的一本書(shū)和詩(shī)詞,原物交給組織保管?!贝诵疟唤唤o了福建省委組織部辦公室,一個(gè)重大歷史疑團從此解開(kāi)。

1999514日下午2點(diǎn)30分,楊道明在福建永泰下傺寺病故,終年90歲?!?/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