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史海鉤沉

鐘循仁:從省委書(shū)記到落發(fā)為僧(上)
來(lái)源:《黨史博覽》2012年第7期  作者:葉介甫  點(diǎn)擊次數:

        鐘循仁于1927年春參加革命,同年冬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曾任中共興國縣委書(shū)記,永(豐)吉(安)泰(和)中心縣委書(shū)記,福建省蘇維埃政府主席,中共粵贛省委執行委員,贛南省委書(shū)記兼贛南軍區政委,閩贛省委書(shū)記兼閩贛軍區政委等職。中央主力紅軍長(cháng)征后,鐘循仁獨立領(lǐng)導閩贛邊區的革命斗爭,后因閩贛軍區司令員宋清泉拉隊伍投敵叛變,余部在突圍中被沖散,他與省蘇維埃政府主席楊道明一同出家當了和尚……

 

■毛澤東說(shuō):“興國模范縣,事實(shí)上是在鐘循仁手上創(chuàng )造出來(lái)的?!薄?/span>

19269月,北伐軍進(jìn)駐贛州城后,共產(chǎn)黨員陳奇涵等人以國民革命軍政治部特派員身份,回到家鄉興國縣開(kāi)展工農革命運動(dòng)。他們在公開(kāi)建立工會(huì )、農會(huì )的同時(shí),還在縣城、城郊及長(cháng)岡、高興等鄉秘密發(fā)展共產(chǎn)黨員。鐘循仁于1927年春參加了高興鄉農民協(xié)會(huì ),積極投身到農民運動(dòng)中。

1927年春,在中共興國臨時(shí)縣委的領(lǐng)導下,鐘循仁與他的青年伙伴們在家鄉組織起第一支農民武裝——高興赤衛隊,并積極帶領(lǐng)群眾開(kāi)展抗租、抗糧、抗稅、抗捐、抗息的“五抗”運動(dòng)。

193012月底至19319月,國民黨軍隊相繼對中央主力紅軍發(fā)動(dòng)了三次大“圍剿”。興國縣作為國民黨軍進(jìn)攻紅軍的戰略要地,一次次大兵壓境。在長(cháng)達9個(gè)多月的時(shí)間里,位于反“圍剿”前哨陣地的高興區所受到的破壞極為嚴重。時(shí)任區委書(shū)記的鐘循仁遵照中共上級組織的指示和毛澤東的教導,積極組織全區群眾進(jìn)行堅壁清野,領(lǐng)導各鄉游擊隊與國民黨軍開(kāi)展靈活多變的斗爭,有效地配合了主力紅軍的反“圍剿”作戰。與此同時(shí),鐘循仁先后在各鄉組織起一支支擔架隊、運輸隊、救護隊,奔赴前線(xiàn),支援紅軍作戰。

在第三次反“圍剿”斗爭勝利后,一度被撤銷(xiāo)的中共興國縣委員會(huì )重新組建。鐘循仁奉命調縣委工作,起初擔任巡視員,不久改任組織部部長(cháng)。由于他工作能力強、作風(fēng)樸實(shí)、團結同志,深得縣委書(shū)記賀昌的賞識。19322月賀昌調中共中央工作時(shí),舉薦鐘循仁接任縣委書(shū)記職務(wù)。這個(gè)時(shí)期,以贛南閩西為中心的中央革命根據地,在臨時(shí)中央政府執行委員會(huì )主席毛澤東的領(lǐng)導下,各項建設事業(yè)都提上了重要議事日程,并逐步地予以推行。無(wú)論是農業(yè)生產(chǎn)、經(jīng)濟建設、文化教育事業(yè),還是擴大紅軍、支援前線(xiàn)、擁軍優(yōu)屬等群眾工作都取得了顯著(zhù)的成績(jì),其中尤以擴紅參軍最為突出。在19329月的擴紅競賽中,興國縣用10天時(shí)間擴充紅軍1600余人,超額完成任務(wù),獲全省擴紅工作的桂冠。緊接著(zhù)在貫徹中共江西省委3個(gè)月(10月、11月、12月)擴紅沖鋒計劃中,興國縣又以2727人參加紅軍的成績(jì),再次奪得全省第一名。更為可貴的是,以鐘循仁為首的縣領(lǐng)導一班人,處處模范帶頭,言傳身教,逐漸在全縣干部中培養起至今仍為人傳頌的“蘇區干部好作風(fēng)”。

1933年春,中共江西省委在組織10縣參觀(guān)團赴興國參觀(guān)時(shí),特別強調要求“各縣代表從實(shí)際參觀(guān)中學(xué)習興國這一革命戰爭動(dòng)員的模范縣的一切工作作風(fēng)和他們的艱苦奮斗的精神”。當年興國縣被譽(yù)為中央蘇區模范縣,曾多次受到毛澤東、周恩來(lái)等中央領(lǐng)導的高度稱(chēng)贊。毛澤東說(shuō):“興國模范縣,事實(shí)上是在鐘循仁手上創(chuàng )造出來(lái)的?!?/span>

 

■協(xié)助紅軍架起五座浮橋,中央機關(guān)和主力紅軍邁出萬(wàn)里長(cháng)征第一步■

19334月,中共永吉泰中心縣委書(shū)記毛澤覃受到臨時(shí)中央的錯誤批判,并被撤銷(xiāo)了職務(wù)。鐘循仁受命接任永吉泰中心縣委書(shū)記。但時(shí)隔不久,臨時(shí)中央將他調往福建,接替張鼎丞任福建省蘇維埃政府主席一職。9月,鐘循仁被任命為中共粵贛省委執行委員,協(xié)助省委書(shū)記劉曉主持粵贛省的工作。

鑒于第五次反“圍剿”斗爭的失利,中共臨時(shí)中央決定率領(lǐng)主力紅軍撤出中央革命根據地。為適應今后戰爭及撤退的需要,臨時(shí)中央于19348月作出決定,將原贛南戰地委員會(huì )所屬于都、贛縣、楊殷及粵贛省的登賢等4縣組成贛南省。鐘循仁臨危受命,擔任中共贛南省委書(shū)記兼贛南省軍區政委。

9月初,鐘循仁離開(kāi)粵贛省前往贛南省委駐地于都縣城。于都縣是中央機關(guān)和主力紅軍撤離中央革命根據地前的主要集結地。為了使這支擁有8萬(wàn)兵力的龐大隊伍能在最短時(shí)間內渡過(guò)于都河,隱蔽而迅速地到達突圍地點(diǎn),從1012日起,各軍團都派出了工兵部隊,先后來(lái)到于都縣架設橋梁。于都河亦稱(chēng)貢江,流經(jīng)于都縣城東門(mén)外,江面寬300米至600米,且水深流急。贛南省軍區接到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huì )責成協(xié)助造橋的命令后,立即調集了大批地方部隊和民工開(kāi)赴造橋工地,并派人協(xié)助紅軍戰士四處尋找木船,籌備各種建橋材料。鐘循仁更是忙得馬不停蹄,從勘察地形、選擇各渡江點(diǎn)到組織建橋所需的人力、物力,甚至造橋部隊的日常生活,他都親自過(guò)問(wèn)。經(jīng)過(guò)造橋軍民的日夜奮戰,只用了五天時(shí)間,于都河上神話(huà)般地架起了五條“長(cháng)虹”,從而保證了中央機關(guān)和主力紅軍按照既定時(shí)間順利渡過(guò)了于都河,邁出了萬(wàn)里長(cháng)征第一步。

自從各路主力紅軍于10月份先后來(lái)到于都縣境集結待命后,紅軍要撤出中央革命根據地的消息迅速在贛南省所屬各縣悄悄傳開(kāi)?!爸髁t軍走了,我們地方干部怎么辦?”這是當時(shí)擺在贛南省全體干部面前的一個(gè)現實(shí)而嚴峻的問(wèn)題。為了穩定各級干部的情緒,在鐘循仁主持下,中共贛南省委于10月中旬召開(kāi)了全省白區工作會(huì )議和全省三級干部大會(huì )。毛澤東參加了1015日的大會(huì ),并作重要講話(huà),使各級干部清楚地認識了當時(shí)國內革命戰爭的形勢以及主力紅軍這次撤離中央革命根據地的戰略意圖。

 

■中央革命根據地斗爭形勢惡化,奉命調任閩贛省委書(shū)記■

中央主力紅軍離開(kāi)于都后,為了牽制國民黨軍,使中央機關(guān)能順利地轉移出去,中共贛南省委當即在省直屬機關(guān)建立起一個(gè)獨立營(yíng),協(xié)同于都、贛縣等地的地方紅軍、游擊隊,開(kāi)赴贛粵邊與國民黨軍作戰。同時(shí)組織全省軍民進(jìn)行堅壁清野,做好迎擊國民黨軍的應變工作。

11月初,國民黨軍兵分數路向于都縣城進(jìn)逼。中共贛南省委、省蘇維埃政府、贛南軍區全部移駐于都的小溪。根據中共蘇區中央分局關(guān)于加強游擊戰爭的指示,鐘循仁在小溪主持召開(kāi)了省委會(huì )議,決定成立以李樂(lè )天為書(shū)記,楊尚奎為副書(shū)記的信(豐)(南)康贛(縣)邊特委和信康贛邊軍分區。1117日,于都縣城被國民黨軍占領(lǐng)。為了適應今后游擊戰爭的需要,贛南省委與省蘇維埃政府合并組成贛南工作團,由鐘循仁任團長(cháng),領(lǐng)導贛南部分地方紅軍在贛粵邊的高山密林中展開(kāi)游擊戰。

193412月下旬,鑒于中央革命根據地的斗爭形勢日趨惡化,中共蘇區中央分局研究決定,將留守在中央革命根據地的主力紅軍第二十四師化整為零,分散游擊。中央分局機關(guān)除項英、陳毅、賀昌3人外,其他領(lǐng)導均派往各地以加強領(lǐng)導。與此同時(shí),中央分局決定調贛南省委書(shū)記、贛南軍區政委鐘循仁前往福建,接任中共閩贛省委書(shū)記等職務(wù)。

19351月初,鐘循仁動(dòng)身前往閩贛根據地。由于當時(shí)中央革命根據地已經(jīng)丟失殆盡,從于都到閩贛省委機關(guān)臨時(shí)駐地彭湃縣,沿途敵軍重重,碉堡林立,中央分局決定派出一個(gè)營(yíng)的兵力予以護送。閩贛省委在接到中央分局的電報后,立即委派省蘇維埃政府主席楊道明帶一個(gè)連的人到瑞金的隘前接應。鐘循仁在赴閩贛根據地的途中幾經(jīng)激戰,到達瑞金的隘前時(shí),身邊僅剩下幾十個(gè)人了,幸虧楊道明帶隊伍及時(shí)趕到,才得以安全抵達省委機關(guān)。

抵達省委機關(guān)后,鐘循仁不分晝夜地找干部個(gè)別談話(huà)、聽(tīng)取匯報。讓他焦慮不安的是,軍區幾個(gè)主要領(lǐng)導與省委、省蘇維埃負責人之間嚴重不團結的問(wèn)題。矛盾的主要癥結在軍區司令員宋清泉、政治部主任彭祜、參謀長(cháng)徐江漢三人身上。他們一向不把省委、省蘇維埃政府的負責人放在眼里,尤其是在省委、省蘇維埃政府隨同軍區撤出寧化以來(lái)表現得更為明顯。

盡管此時(shí)省委、省蘇維埃政府已合并組成閩贛根據地的最高領(lǐng)導機關(guān)——省委工作團,但他們仍然我行我素,從不與省委工作團聯(lián)系和研究工作。為此,鐘循仁決定召開(kāi)省委工作團與軍區領(lǐng)導人的聯(lián)席會(huì )議。會(huì )上,他首先將主力紅軍長(cháng)征前夕毛澤東在贛南省干部大會(huì )上的講話(huà),以及中央分局書(shū)記項英最近對閩贛省委工作的指示作了傳達,希望通過(guò)對中央領(lǐng)導指示的學(xué)習,雙方能在大是大非問(wèn)題上統一認識。

宋清泉、彭祜等人根本聽(tīng)不進(jìn)上級的指示。在討論閩贛部隊今后的行動(dòng)方針時(shí),他們不顧中央分局關(guān)于堅持閩贛地區斗爭的部署,提出要把部隊帶到閩南去,開(kāi)辟所謂的新游擊區,遭到省委工作團的一致反對。這次會(huì )議不歡而散。軍區幾個(gè)主要領(lǐng)導從此對鐘循仁產(chǎn)生不滿(mǎn)。

當時(shí)還有一個(gè)緊急而棘手的問(wèn)題,即處理所謂“AB團”分子方志純。方志純原是中共閩贛省彭湃縣委書(shū)記兼城防司令。幾個(gè)月前由于對省委和軍區領(lǐng)導人在工作上提出過(guò)批評,被省肅反委員會(huì )當做“AB團”分子抓了起來(lái),一再受到審問(wèn)和嚴刑拷打。閩贛省黨政機關(guān)撤出寧化城以來(lái),一路上省保衛局將其與另一個(gè)“AB團”分子、省委宣傳部原部長(cháng)劉炳龍監管在一起。

2月中旬,部隊在一次轉移途中,劉炳龍乘機帶槍逃跑,叛變投敵,致使軍區所屬紅十二團連遭國民黨軍襲擊,傷亡很大。于是軍區領(lǐng)導人想立即處死方志純,以免留下后患。

當宋清泉、彭祜向鐘循仁提出這個(gè)問(wèn)題時(shí),鐘循仁感到非常為難。批準吧,過(guò)去黨在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不能再干那種令親者痛仇者快的蠢事了。不批準吧,自己對方志純的過(guò)去全不了解,原肅反委員會(huì )的其他領(lǐng)導同志也不好表態(tài),誰(shuí)也保證不了不會(huì )再發(fā)生“劉炳龍事件”。正在他猶豫不決之時(shí),方志純本人提出了要求,在處決之前將他的情況給中央分局書(shū)記項英發(fā)個(gè)電報。鐘循仁也想到應向中央分局匯報,遂答應了方志純的要求,立即派人發(fā)電報告訴項英。項英很快回電,明確指出方志純是個(gè)好同志,不是“AB團”分子。于是鐘循仁決定將方志純釋放并重新分配了工作。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