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黨史人物

羅榮桓(1902~1963)
來(lái)源:《黨史博覽》資料庫  作者:鄭 風(fēng)  點(diǎn)擊次數:
      羅榮桓,原名羅慎鎮,字雅懷,號宗人。1902年11月26日生于湖南衡山寒水鄉魚(yú)形鎮南灣村(今屬衡東縣)。8歲讀私塾,12歲上小學(xué)。1919年入長(cháng)沙協(xié)均中學(xué),曾參加驅逐軍閥張敬堯和抵制日貨的運動(dòng)。1924年7月考入山東青島大學(xué)預科。1925年作為學(xué)生會(huì )負責人之一,組織學(xué)生參加“五卅”反帝愛(ài)國運動(dòng)。1926年夏畢業(yè)后,回鄉從事農民運動(dòng)。1927年4月到武昌中山大學(xué)理學(xué)院就讀。5月加入中國共產(chǎn)主義青年團,不久轉入中國共產(chǎn)黨。8月參與組織通城秋收暴動(dòng),任通城、崇陽(yáng)農民自衛軍黨代表。爾后率起義武裝百余人到江西修水,編入由國民革命軍第四集團軍第二方面軍總指揮部警衛團改編的江西省防軍暫編第1師(不久改稱(chēng)工農革命軍第1師),參加湘贛邊界秋收起義,任師部參謀。后改任連黨代表,隨毛澤東參加創(chuàng )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斗爭。1928年4月朱毛會(huì )師后,任中國工農紅軍第4軍第31團3營(yíng)黨代表。1929年初隨紅4軍進(jìn)軍贛南、閩西,3月任紅4軍第3縱隊9支隊黨代表。參加了攻打龍巖、出擊閩中和廣東東江地區的各次戰斗。12月出席中共紅4軍第九次代表大會(huì )(古田會(huì )議),支持毛澤東提出的建軍思想,當選為紅4軍前敵委員會(huì )委員。他在擔任連、營(yíng)、支隊黨代表期間,積極實(shí)踐毛澤東提出的各項建軍原則,參加人民軍隊政治工作的創(chuàng )建,在基層實(shí)行民主制度,反對軍閥作風(fēng),以自己的模范行動(dòng)贏(yíng)得了部隊指戰員的愛(ài)戴。

      1930年1月調任第2縱隊政治委員,為貫徹古田會(huì )議決議、改造部隊的思想作風(fēng),進(jìn)行了艱苦細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使第2縱隊的面貌發(fā)生顯著(zhù)變化。6月代理紅4軍政治委員,8月任政治委員,與軍長(cháng)林彪率部參加了攻打長(cháng)沙和攻占吉安等戰斗。同年冬在所謂肅清AB團的斗爭中,他反對濫捕錯殺,解救了一批同志。在中央蘇區第一、第二、第三次反“圍剿”中,參與作戰指揮,領(lǐng)導政治工作,同時(shí)組織部隊發(fā)動(dòng)群眾,打土豪、分田地、籌糧款,擴大紅軍隊伍。1932年3月任紅1軍團政治部主任兼入閩作戰的東路軍政治部主任,4月參與指揮漳州戰役。攻占漳州后,嚴格執行保護民族工商業(yè)的政策,宣傳黨的抗日救亡主張,擴大了共產(chǎn)黨和紅軍的政治影響。1933年3月參加中央蘇區第四次反“圍剿”。4月起先后任江西軍區政治部主任、軍委總政治部巡視員和武裝動(dòng)員部部長(cháng)。7月兼任總政治部擴大紅軍突擊隊總隊長(cháng)。采取從少先隊、赤衛隊到紅軍逐步升級的辦法,通過(guò)宣傳鼓動(dòng)、說(shuō)服教育,出色完成擴大紅軍的任務(wù),受到中共中央表彰。1934年1月被選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候補委員,并獲紅星獎?wù)隆?月任紅8軍團政治部主任,參加長(cháng)征。遵義會(huì )議后任紅3軍團政治部代理主任,不久調回總政治部任巡視員。1935年9月任紅1軍團(陜甘支隊第1縱隊)政治部副主任。1936年2月隨先頭部隊從陜北東渡黃河,參加東征戰役。6月入中國人民抗日紅軍大學(xué)學(xué)習,并兼任培訓高級干部的第一科政治委員。1937年1月任紅軍后方政治部主任,7月任紅1軍團政治部主任。

      抗日戰爭爆發(fā)后,任八路軍第115師政治部主任,率115師一部從陜西三原出發(fā),東渡黃河,開(kāi)赴山西抗日前線(xiàn),在晉察冀邊界地區的阜平、曲陽(yáng)一帶發(fā)動(dòng)群眾,組織抗日武裝,建立起敵后最早的縣級抗日民主政權。1938年初南下呂梁山地區,參與領(lǐng)導創(chuàng )建抗日根據地,與代師長(cháng)陳光先后指揮午城井溝和薛公嶺、油坊坪、王家池等戰斗,保衛了黃河河防。同年秋參加在延安舉行的中共六屆六中全會(huì ),會(huì )后任115師政治委員。1939年3月初,根據中共中央決策,與陳光率115師師部和686團等部東進(jìn)魯西平原,執行鞏固和擴大山東抗日根據地的戰略任務(wù)。首戰樊壩,全殲偽軍1個(gè)團,打開(kāi)了魯西地區的抗日局面。8月參與指揮梁山戰斗,殲日偽軍300余人。11月與郭洪濤等趕赴湖(微山湖)西地區,迅速制止和妥善處理了濫捕錯殺的“肅托”事件,解救了大批受害干部和群眾,挽救了湖西抗日根據地。他率115師進(jìn)入山東后,指揮所屬各部隊,和山東人民抗日起義武裝組成的八路軍山東縱隊并肩與日偽軍作戰,執行中共中央關(guān)于在統一戰線(xiàn)中堅持獨立自主的原則,團結抗日的友軍和愛(ài)國進(jìn)步人士,孤立和打擊制造摩擦的國民黨頑固派,分別在魯西、魯南、冀魯邊、魯中、濱海地區發(fā)動(dòng)群眾,建立抗日民主政權,發(fā)展人民武裝,鞏固擴大了山東抗日根據地,使之成為連接華北和華中敵后戰場(chǎng)的樞紐。

      1941年8月任中共中央山東分局委員、山東軍政委員會(huì )書(shū)記。同年冬,日偽軍5萬(wàn)余人“掃蕩”魯中抗日根據地,中共中央山東分局和115師師部等領(lǐng)導機關(guān)被日偽軍合圍于沂水縣留田一帶。他準確地判斷敵情,掌握時(shí)機,果斷決策,出敵不意地率部向日軍占領(lǐng)區臨沂方向轉移,跳出敵人重圍。后又返回根據地中心地區,領(lǐng)導軍民堅持斗爭,挫敗日軍在山東進(jìn)行的規模最大的一次“掃蕩”。在頻繁的反“掃蕩”斗爭中,領(lǐng)導部隊實(shí)行精兵簡(jiǎn)政,改變兩個(gè)指揮系統并存的局面,加強黨的建設和政治工作建設,提高了部隊戰斗力。1942年3月主持召開(kāi)115師連隊政治工作會(huì )議,全面論述了政治工作的任務(wù)、原則和方法,強調保證戰斗與工作任務(wù)的完成,是政治工作的基本任務(wù);實(shí)事求是,一切從實(shí)際出發(fā),是政治工作的基本原則;民主的方法,群眾路線(xiàn)的方法,說(shuō)服教育的方法,是政治工作的基本方法。與此同時(shí),他總結反“掃蕩”的經(jīng)驗,針對日軍對根據地實(shí)行的“鐵壁合圍”戰法,提出采用“敵打到我這里來(lái),我打到敵那里去”的“翻邊戰術(shù)”,即把主力部隊部署在根據地邊緣地區,當敵人“掃蕩”時(shí),不在根據地內與敵周旋,而是采取“敵進(jìn)我進(jìn)”的辦法,在摸清敵人尤其是當面之敵的動(dòng)向后,趁其包圍圈尚未緊縮時(shí),選擇空隙打到敵人后方去,打亂其部署,粉碎其“掃蕩”。1942年11月初,日偽軍調集1萬(wàn)余人合圍在魯中的山東軍區等軍政機關(guān)時(shí),他運用“翻邊戰術(shù)”,指揮115師主力部隊,出敵不意地向隴海路挺進(jìn),6天內連克靠近隴海路的海陵地區16處日偽據點(diǎn),殲敵千余人,取得反“掃蕩”勝利。山東各根據地普遍采用“翻邊戰術(shù)”后,迅速扭轉了被動(dòng)局面。

     1943年3月任山東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115師政治委員、代師長(cháng),9月任中共中央山東分局書(shū)記,統一領(lǐng)導山東抗日根據地的黨政軍工作。在日偽軍進(jìn)行頻繁、殘酷的“掃蕩”和“蠶食”的情況下,他領(lǐng)導實(shí)行主力地方化,開(kāi)展分散性、地方性、群眾性的游擊戰爭,加強對敵政治攻勢,同時(shí)主張堅持邊緣游擊區,使之成為外圍的擴張線(xiàn)和活動(dòng)的跳板。1944年,隨著(zhù)軍事斗爭形勢的好轉,領(lǐng)導部隊從以反“掃蕩”為重點(diǎn)的防御作戰逐步轉向攻勢作戰,發(fā)起一系列戰役攻勢,相繼攻克日偽軍堅固設防的沂水、利津等縣城,并連續爭取多批偽軍起義,打通了山東各根據地之間的聯(lián)系。7月1日發(fā)表《學(xué)習毛澤東同志的思想》,提出要“以毛澤東思想為遵循的方向”,同時(shí)強調要以實(shí)事求是的科學(xué)態(tài)度學(xué)習和運用毛澤東思想。9月在山東軍區工作會(huì )議上,提出不能只在熟人的小圈子中,以合乎個(gè)人口味來(lái)衡量使用干部,而要團結和發(fā)揮各方面干部的作用。1945年指揮部隊進(jìn)行大反攻,控制山東境內的津浦、膠濟、隴海鐵路,包圍山東所有的戰略要點(diǎn),收復了山東的大部分縣城和廣大鄉村,山東的八路軍發(fā)展到27萬(wàn)余人。同年6月當選為中共第七屆中央委員。

      抗日戰爭勝利后,領(lǐng)導山東解放區軍民積極執行中共中央爭取東北的戰略決策,使山東成為進(jìn)軍東北的主要前進(jìn)基地和兵員基地,并率山東主力部隊6萬(wàn)余人進(jìn)軍東北。1945年10月任東北人民自治軍第二政治委員,12月任東北民主聯(lián)軍副政治委員。在國共兩黨進(jìn)行停戰談判期間,提出不要把和平估計過(guò)急,應全面發(fā)展自己,準備長(cháng)期作戰,并積極貫徹中共中央“讓開(kāi)大路、占領(lǐng)兩廂”的戰略方針,發(fā)動(dòng)群眾、創(chuàng )建東北根據地。1946年6月任中共中央東北局副書(shū)記。8月去蘇聯(lián)治病,切除一側腎臟。1947年5月回到東北戰場(chǎng),隨后參與指揮了秋季、冬季等攻勢作戰,組織領(lǐng)導了大兵團作戰中的政治工作。他在部隊中推廣第3縱隊訴苦教育經(jīng)驗,增強指戰員的戰斗意志,提高部隊戰斗力。這一經(jīng)驗后經(jīng)中共中央軍委批示在全軍推廣。他建議并主持建設東北二線(xiàn)兵團,在一年多的時(shí)間里組建了164個(gè)獨立團,為主力部隊輸送了大批兵員,對東北解放戰爭的勝利發(fā)展具有戰略意義。他還極力糾正一些部隊破壞城市的違紀行為,促成東北軍區頒布了8條《入城紀律守則》,后來(lái)中央軍委將這一守則轉發(fā)全軍。1948年8月任東北軍區第一副政治委員兼東北野戰軍政治委員,參與指揮遼沈戰役。他堅定地執行中共中央軍委關(guān)于先打錦州、把國民黨軍封閉在東北予以各個(gè)殲滅的戰略決策,對奪取戰役勝利起了重要作用。東北解放后,與林彪率東北野戰軍入關(guān)作戰。平津戰役中,作為中共平津前線(xiàn)總前委委員和人民解放軍平津前線(xiàn)政治委員,參與戰役指揮及和平解放北平的談判工作。1949年1月任第四野戰軍政治委員。3月主持中共與傅作義、董其武方面關(guān)于和平解放綏遠問(wèn)題的談判。6月被任命為中共中央華中局(后為中南局)第二書(shū)記、華中軍區(后為中南軍區)第一政治委員。9月30日任最高人民檢察署檢察長(cháng)。

       1950年4月任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和總干部管理部部長(cháng),參與領(lǐng)導人民解放軍的現代化、正規化建設,具體指導了部隊整編復員中的思想政治工作和各軍兵種、各院校領(lǐng)導干部的選調配備工作。同時(shí),他領(lǐng)導了建國初期全軍部隊“向文化進(jìn)軍”,提出了“系統的、聯(lián)系實(shí)際的、穩步前進(jìn)的”部隊政治理論教育方針。在領(lǐng)導全軍政治工作中,他強調發(fā)揚人民軍隊政治工作的優(yōu)良傳統,學(xué)習蘇聯(lián)軍隊經(jīng)驗要切合中國軍隊的實(shí)際,在現代化、正規化建設中加強政治委員制度和政治工作制度,堅持黨委集體領(lǐng)導下的分工負責制。由他主持制訂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草案)》,在總結建軍以來(lái)政治工作經(jīng)驗的基礎上,簡(jiǎn)明而系統地規定了人民解放軍政治工作的原則、任務(wù)和基本方法,成為人民軍隊建設的基本法規。他領(lǐng)導制定和完善了干部工作的根本制度,加強了干部隊伍的建設。

       1954年6月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huì )副主席。9月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huì )常務(wù)委員會(huì )副委員長(cháng)、國防委員會(huì )副主席。11月兼任人民解放軍政治學(xué)院院長(cháng)。1955年組織實(shí)施了全軍授銜、授勛工作。9月獲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1月任中共解放軍監察委員會(huì )書(shū)記。1956年9月被選為中共第八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同時(shí)因健康原因,獲準辭去總政治部主任及總干部管理部部長(cháng)職務(wù),但仍經(jīng)常到部隊視察,進(jìn)行調查研究。1959年9月任中共中央軍委委員,分管民兵建設工作,制定了民兵工作的指導方針,提出民兵與預備役相結合的思想,糾正民兵工作中的浮夸風(fēng)和強迫命令風(fēng)。1961年1月復任總政治部主任后,提倡結合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學(xué)習毛澤東著(zhù)作,著(zhù)重掌握毛澤東思想的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方法,領(lǐng)會(huì )其精神實(shí)質(zhì),反對林彪提出的“帶著(zhù)問(wèn)題學(xué)”、死記硬背、“立竿見(jiàn)影”等把學(xué)習毛澤東思想庸俗化的主張,反對用教條主義的態(tài)度對待毛澤東思想。他還提倡發(fā)揚黨的民主作風(fēng),堅持實(shí)事求是原則,主張政治與業(yè)務(wù)密切結合,政治工作要保證業(yè)務(wù)工作的完成。他長(cháng)期帶病堅持工作,為了解部隊的實(shí)際情況,不顧日益加劇的腎病,堅持深入部隊、院校和海防前線(xiàn)進(jìn)行調查研究。1963年9月因腎功能衰竭引發(fā)尿毒癥而再次住院。12月16日在北京逝世。他去世后,毛澤東在《七律·吊羅榮桓同志》中曾發(fā)出“君今不幸離人世,國有疑難可問(wèn)誰(shuí)?”的感慨。主要著(zhù)作收入《羅榮桓軍事文選》。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