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yè)

當前位置: 網(wǎng)站首頁(yè) > 黨史人物

徐向前(1901~1990)
來(lái)源:《黨史博覽》資料庫  作者:$fbname$  點(diǎn)擊次數:
      徐向前,原名徐象謙,字子敬。1901年11月8日生于山西五臺永安村。10歲讀私塾,13歲上小學(xué)。1917年因家庭貧困輟學(xué),到河北阜平一家雜貨店當學(xué)徒。1919年春考入閻錫山創(chuàng )辦的山西省立國民師范學(xué)校速成班,受五四運動(dòng)影響參加進(jìn)步活動(dòng),并接受了一些基本的軍事教育和訓練。1921年畢業(yè)后,先后在陽(yáng)曲縣和五臺縣河邊村當小學(xué)教員,均因向學(xué)生灌輸愛(ài)國進(jìn)步思想,被校方辭退。1924年5月考入黃埔軍校第1期,編在第1隊。在校期間,參加了由共產(chǎn)黨人組織領(lǐng)導的“青年軍人聯(lián)合會(huì )”。同年9月被編入孫中山的衛隊前往韶關(guān),參加北伐誓師。11月畢業(yè)后留校,在第3期入伍生第1營(yíng)擔任副排長(cháng)。1925年春參加討伐軍閥陳炯明的第一次東征,升任排長(cháng)。后被派到河南國民第2軍第6混成旅,先后任教導營(yíng)教官、司令部參謀、第2團團副等職。北伐戰爭開(kāi)始后,于1926年11月前往武漢,任南湖學(xué)兵團政治指導員。

       1927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不久任中央軍事政治學(xué)校武漢分校學(xué)員隊長(cháng),曾率隊參加反擊叛軍夏斗寅部。大革命失敗后到上海尋找黨組織,被中共中央軍委派赴廣州,負責對工人赤衛隊第6聯(lián)隊進(jìn)行軍事訓練并率隊參加廣州起義。起義失敗后轉往海陸豐地區,先后任工農革命軍第4師第10團黨代表、師參謀長(cháng)、師長(cháng),與彭湃等領(lǐng)導開(kāi)展東江武裝戰爭。1929年6月被中共中央軍委派往鄂東北,任中國工農紅軍第11軍第31師副師長(cháng)、中共鄂豫邊特委委員、鄂豫邊革命委員會(huì )軍事委員會(huì )主席。指揮部隊避實(shí)就虛,避強擊弱,連續打退國民黨軍和地方反動(dòng)武裝發(fā)動(dòng)的三次“會(huì )剿”,并與第31師黨代表戴克敏等共同起草《軍事問(wèn)題決議案》,總結領(lǐng)導邊區武裝斗爭的經(jīng)驗,提出“集中作戰,分散游擊”、“紅軍作戰盡量號召群眾參加”、“敵情不明不與作戰”、“敵進(jìn)我退,敵退我進(jìn)”、“對敵采取跑圈的形式”等7條游擊戰術(shù)原則。1930年4月起任紅1軍副軍長(cháng)兼第1師師長(cháng)、紅4軍參謀長(cháng),參與指揮粉碎國民黨軍對鄂豫皖蘇區發(fā)動(dòng)的第一、第二次“圍剿”。新集戰斗中,首次采用坑道爆破法攻堅,全殲守敵。1931年7月任紅4軍軍長(cháng),與政治委員曾中生反對張國燾“攻打安慶、威脅南京”的冒險計劃,率部南下攻占浠水、廣濟等地。11月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總指揮、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huì )委員。先后組織指揮了黃安、商潢、蘇家埠、潢光4次戰役,以劣勢兵力殲敵6萬(wàn)余人,成功打破國民黨軍的第三次“圍剿”計劃,擴大了鄂豫皖蘇區,并使紅四方面軍逐步發(fā)展成為紅軍三大主力之一。

      1932年10月,由于張國燾錯誤推行“不停頓地進(jìn)攻”的軍事冒險路線(xiàn),紅四方面軍沒(méi)能打退敵人的第四次“圍剿”,被迫率部向西轉移,途中在漫川關(guān)附近陷入國民黨軍重圍。他堅決反對張國燾化整為零、分散游擊的主張,集中兵力一舉突圍成功,保存了紅四方面軍主力。隨后,他又靈活運用多種戰術(shù),指揮部隊甩脫尾追敵軍,翻越秦嶺、大巴山,進(jìn)入四川通江、南江、巴中地區,開(kāi)辟了川陜蘇區。1933年2月起,指揮紅四方面軍利用有利地形,采取收緊陣地、節節抗擊、待機反攻、重點(diǎn)突破的作戰方針,先后取得反“三路圍攻”和反“六路圍攻”的勝利,使蘇區和紅軍得以鞏固和擴大。幾乎每次戰役戰斗,他都親臨前線(xiàn),研究敵情和部署作戰行動(dòng),同廣大指戰員同甘共苦。在此期間,他還曾任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huì )副主席、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等職。1935年春,為策應中央紅軍長(cháng)征北上,指揮部隊發(fā)起嘉陵江戰役。6月與中央紅軍在川西會(huì )師后,兼任紅軍前敵總指揮部總指揮。8月在毛兒蓋召開(kāi)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huì )議上,擁護中共中央關(guān)于北上創(chuàng )建川陜甘根據地的戰略方針,并被增補為中共第六屆中央委員。會(huì )后率右路軍攻占包座,打開(kāi)北進(jìn)通道,并與毛澤東、周恩來(lái)、陳昌浩等聯(lián)名電促張國燾率左路軍北上。但張國燾拒絕北上,并強令他率軍南下。在中共中央率紅1、紅3軍北上后,積極維護黨和紅軍的團結,和朱德、劉伯承等反對張國燾的分裂活動(dòng),推動(dòng)部隊第二次北上。1936年6月與紅二方面軍會(huì )師后,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員。10月率部抵達會(huì )寧,實(shí)現紅軍三大主力會(huì )師。爾后根據中央軍委命令,率紅四方面軍一部西渡黃河,執行寧夏戰役計劃。11月任西路軍總指揮兼西路軍軍政委員會(huì )副主席兼西路軍總指揮,與陳昌浩率部繼續西進(jìn),執行“打通國際路線(xiàn)”、策應紅一方面軍河東作戰的戰略任務(wù)。由于敵眾我寡及個(gè)別領(lǐng)導人指揮失誤,西路軍浴血奮戰4個(gè)多月,最后彈盡糧絕而失敗。1937年3月,根據西路軍軍政委員會(huì )會(huì )議決定,與陳昌浩離隊東返陜北,向黨中央匯報情況。途中歷盡艱險,于6月中旬輾轉抵達延安。

       抗日戰爭爆發(fā)后,被任命為八路軍第129師副師長(cháng),并在中共中央于洛川召開(kāi)的政治局擴大會(huì )議上被選為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huì )委員。會(huì )后,隨周恩來(lái)等至太原等地,利用同鄉關(guān)系做閻錫山的統戰工作,就八路軍開(kāi)赴山西及合作抗日問(wèn)題與其展開(kāi)談判。經(jīng)過(guò)談判,閻錫山答應與八路軍共同抗日,并給予后勤保障。11月率129師一部轉戰晉東南,參與指揮廣陽(yáng)、神頭嶺、響堂鋪等戰斗以及反“六路圍攻”和反“九路圍攻”作戰。1938年4月,遵照中共中央關(guān)于開(kāi)展平原游擊戰爭的指示,率由129師和115師各一部組成的“路東縱隊”挺進(jìn)冀南,創(chuàng )建了以南宮為中心的冀南抗日根據地。在根據地創(chuàng )建過(guò)程中,他明確提出依靠群眾建造平原地區“人山”的思想,堅持抗日統一戰線(xiàn)的策略方針,迅速發(fā)展和擴大了抗日武裝,并相繼建立起各級抗日民主政權。1939年6月奉命到山東沂蒙山區,擔任八路軍第1縱隊司令員、中共北方局山東分局委員、山東軍政委員會(huì )委員,組織領(lǐng)導根據地軍民多次挫敗日偽軍“掃蕩”,并對制造軍事摩擦、破壞抗日大局的國民黨頑固派進(jìn)行了必要和有節制的反擊,使根據地和抗日民主政權得到鞏固,抗日武裝力量也得到很大發(fā)展。1940年6月奉命回延安,準備出席中共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匮影埠蟛痪眉幢灰黄ナ荏@的馬踢中左腿,造成脛骨骨折,臥床半年多,邊休息治療,邊堅持工作,曾撰寫(xiě)《敵寇在華北戰略戰術(shù)的演變及其特點(diǎn)》等文章。1941年10月發(fā)起成立延安黃埔同學(xué)會(huì ),當選為主席。1942年5月任陜甘寧晉綏聯(lián)防司令部副司令員兼參謀長(cháng)。1943年3月調任抗日軍政大學(xué)校長(cháng)兼中共中央處理委員會(huì )主任。8月任抗大總學(xué)習委員會(huì )書(shū)記,領(lǐng)導抗大的整風(fēng)學(xué)習。1944年7月因患肋膜炎住進(jìn)醫院治療。此后一直處于休養狀態(tài),未能出席中共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但當選為中共第七屆中央委員。

      1946年全面內戰爆發(fā)后,根據中共中央轉移傷病員的決定,被先行疏散至綏德。他不顧身體虛弱,到綏德后不久即請求重返前線(xiàn)工作,經(jīng)黨中央批準后轉赴太行地區休養。1947年6月就任晉冀魯豫軍區副司令員。軍區主力部隊在劉伯承、鄧小平率領(lǐng)下強渡黃河,南下挺進(jìn)大別山后,負責主持軍區工作,并于同年底組織留守的第8縱隊和地方武裝協(xié)同西北野戰軍第2縱隊實(shí)施運城戰役。1948年3月指揮發(fā)起臨汾戰役。鑒于臨汾城高墻厚、易守難攻,他先命部隊拔除敵外圍據點(diǎn),繼而采用坑道爆破方法突入城內,全殲守軍,解放晉南全境。為攻克臨汾立下頭功的晉冀魯豫野戰軍第8縱隊第23旅,因此榮獲“臨汾旅”的稱(chēng)號。同年5月任華北軍區副司令員、華北野戰軍第1兵團(后改為第18兵團)司令員兼政治委員。6月指揮發(fā)起晉中戰役,利用運動(dòng)戰充分調動(dòng)敵人,再尋機予以分割包圍,一個(gè)月內殲敵10余萬(wàn),解放縣城14座,兵鋒直指閻錫山老巢太原。7月起擔任中共太原前線(xiàn)前敵委員會(huì )書(shū)記、太原前線(xiàn)司令部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中共太原前線(xiàn)總前委書(shū)記,帶病組織指揮太原戰役。由于勞累過(guò)度,導致新舊病癥并發(fā),但他堅持不回后方治療,邊養病邊指揮戰役。太原解放后,他辭去有關(guān)職務(wù),赴青島治病療養。

      新中國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huì )委員、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cháng)。由于他身體一直沒(méi)有康復,因此并未到任,總參謀長(cháng)一職由聶榮臻代理。1951年5月病情趨于好轉后,出任中央人民政府兵工代表團團長(cháng),赴莫斯科同蘇聯(lián)談判軍工合作問(wèn)題。11回國途中因肋膜炎復發(fā),再次住進(jìn)醫院,并長(cháng)期接受療養。1954年起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huì )副主席、國防委員會(huì )副主席。1955年9月被授予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59年9月任中共中央軍委常委,與劉伯承分管戰略問(wèn)題研究,并任戰略問(wèn)題研究組副組長(cháng),曾就戰略方針、戰爭準備和戰場(chǎng)建設等問(wèn)題提出不少意見(jiàn)。1964年8月任中央軍委人民武裝委員會(huì )主任,主管民兵工作。多次到浙江、廣東等地視察,在軍委會(huì )議和民兵工作會(huì )議上多次闡述民兵工作的有關(guān)原則。1965年底參加中央上海會(huì )議,被增補為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

      “文化大革命”中,1967年1月被任命為全軍文化革命小組組長(cháng),對林彪、江青一伙進(jìn)行了針?shù)h相對的斗爭。2月在中央政治局碰頭會(huì )上,與譚震林、陳毅、葉劍英等老同志同康生、陳伯達展開(kāi)激烈交鋒,后被江青等誣陷為“二月逆流”成員,遭到錯誤批判。1969年2月起被派到長(cháng)辛店“二七”機車(chē)車(chē)輛廠(chǎng)勞動(dòng)學(xué)習。在此期間,他參加了由陳毅主持的國際形勢座談會(huì ),與聶榮臻、葉劍英一起為打開(kāi)對外工作的新局面提出許多戰略性意見(jiàn)和建議。同年10月被林彪以加強戰備為借口,“疏散”到河南開(kāi)封。粉碎“四人幫”后重新參與中央軍委的領(lǐng)導工作,先后任軍委戰略委員會(huì )主任、武裝力量委員會(huì )主任。1978年任國務(wù)院副總理兼國防部長(cháng)。1983年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huì )副主席。1984年開(kāi)始出版回憶錄《歷史的回顧》。1990年9月21日在北京病逝。他是中共第七至第十二屆中央委員,第八、第十一、第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委員,第三、第四屆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副委員長(cháng),第一至第三屆國防委員會(huì )副主席。他為人謙和謹慎,文雅樸實(shí),見(jiàn)者多形容他像一個(gè)“教書(shū)先生”。美國著(zhù)名記者埃德加·斯諾的夫人海倫·福斯特于1937年訪(fǎng)問(wèn)延安后,在其所著(zhù)《紅色中國內幕》一書(shū)中曾評價(jià)他“態(tài)度謙遜、拘謹,言語(yǔ)不多”、“十分謹慎,講求實(shí)際”。但徐向前用兵打仗卻韌勁十足,膽略超人,尤其善打惡仗、硬仗,慣于以少勝多、以弱克強。其主要著(zhù)述收入《徐向前軍事文選》。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wǎng)求是網(wǎng)鳳凰網(wǎng)國際在線(xiàn)中國青年網(wǎng)共產(chǎn)黨員網(wǎng)光明網(wǎng)中國日報網(wǎng)央視網(wǎng)中國網(wǎng)新華網(wǎng)中國政府網(wǎng)中國共產(chǎn)黨新聞網(wǎng)人民網(wǎng)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網(wǎng)河南黨史方志網(wǎng)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wǎng)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zhuān)題專(zhuān)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1